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歐美文學> 海底兩萬里

海底兩萬里

Vingt Mille Lieues sous les Mers

作者:凡爾納 Jules Verne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7-04-07

產品編號:9789863593843

定價 $280/折扣1冊

缺貨中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海底故事的經典

幻想小說的里程碑之作

    1866年,海上發生一件怪事。許多船員繪聲繪影描述海上有一隻獨角獸般的怪物。它有梭狀外型,時而發出磷光,體積比鯨魚還大,行動速度遠比鯨魚更快。

    為了調查此事,來自巴黎的生物學家阿羅納克斯教授,找了一位擅長分類的僕人龔賽伊和一位捕鯨高手尼德蘭同行。

    但他們赫然發現:這龐然怪物並非什麼生物,卻是一艘構造奇特的潛水艇。這艘潛艇叫做「鸚鵡螺號」,由一位國籍與身分不明的船長尼莫管理。

    尼莫船長邀請阿羅納克斯教授一行三人登上鸚鵡螺號,從北緯30度7 分、西經37度15分的位置出發,進行一趟海底旅行。

    他們先認識潛艇內的空間:那龐大而精密的工程構造,以及藏書豐富的圖書室和美術館。

    而後他們穿上潛水服,出了潛艇,在海底漫步,走在珍珠蛤沙灘上。他們看到:海底森林、火山爆發、珊瑚成群、冰山聳立,還有船艦殘骸。

    隨著鸚鵡螺號航向各大洋,他們還要遇到海中生物來襲擊,將與巨大章魚進行殊死鬥。

    他們從太平洋、印度洋、紅海、地中海、大西洋、南極海到北極海,多數時候在海底前進,有時也浮出海面。經歷十個月的航行,最後,他們遇到一艘戰艦,與之對抗;而尼莫船長也失去了蹤影….

 

凡爾納 (Jules Verne,1828-1905)

法國博物學家科普作家

著有六十部科幻小說,有「科幻小說之父」稱譽,是現代科幻小說的重要開創者。

第一部小說是《氣球上的五星期》(Cinq semaines en ballon, 1863)。其後幾部知名的作品包括《地心歷險記》(Voyage au centre de la terre, 1864)、《從地球到月球》(De la terre à la lune, 1866)、《海底兩萬里》(20,000 lieues sous les mers, 1873)。《環遊世界八十天》Le tour du monde en quatre-vingt jours, 1873

他的小說非常暢銷,在歐洲大受歡迎。凡爾納也成了富翁。1876年,他購置了一艘大遊艇,開始環遊歐洲。1888年獲選為亞眠市議員,擔任此職務直到過世。他在生前發表的最後一部小說是《大海入侵》(L'invasion de la mer, 1905)。

 

凡爾納在小說中放入科學知識,以幻想之名所做的描述往往出於科學根據。因此,從今人已知的事實來對照,凡爾納在一百多年前出自想像而寫的小說乃是預言一般的故事。

李達達  (編譯‧重寫)

自由寫作者。政大新聞系、科管所畢業。得過幾項文學獎。為雜誌與報紙撰寫專欄。從小學到高中特別熱愛地球科學。《海底兩萬里》是他的第一本改寫作品。

尾聲

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內文摘錄)

01移動的礁石

西元一八六六年發生了一些離奇的事件。讓歐洲美洲的航海員們特別激動,從商人、船東、船長到各國海軍,都對這件事展現極高的關注。

事件的概況是這樣的:有段時間,幾艘船在海上遇見一種龐然大物,梭狀外型,時而發出磷光,體積比鯨魚還要大,行動速度也遠比鯨魚快。

不只一艘船遇見這龐然大物,眾多的目擊描述都相互吻合。然而種種線索拼湊起來,卻又顯得極不合理。海洋生態學家認定這怪物不可能是現存的鯨魚,海怪的傳言四起。

一八六六年七月二十日,有一位船長在澳大利亞東海岸五海哩的地方目擊到這個龐然大物。這位船長一起先還以為遇上了一塊巨礁,但這塊礁石卻在他面前噴出了兩道150英尺高的水柱。除非礁石上有噴泉,不然這就是一條鯨魚。

同年七月二十三日,另一艘船在七百海哩外的太平洋面上目擊了這條鯨魚。短時間內出現在兩地,證明了另一件事,這條怪鯨魚游得極快。

兩個星期後,在兩千海哩外,又有兩艘郵輪同時在大西洋洋面上看到這隻海怪。這兩艘船的首尾長度都有一百公尺,但仍然不比這隻海怪長。在此前,人們所觀察到最大的鯨魚從來沒有超過五十六公尺。

這隻海怪不但成為都市裡的熱門話題,也引發了各方論戰。那些懷疑論者與神靈的支持者在各種報刊上筆戰。但就像所有論戰一樣,這個話題在一陣互相嘲諷之中逐漸被淡忘。

直到一八六七年三月五日,一艘滿載兩百三十七名乘客從加拿大出發的郵輪,夜間航行至北緯2730分、西經7215分的海面上,右船舷高速撞上了一塊海圖上沒有標明的礁石。幸虧這艘船船體堅固,船殼才沒有破裂,沉入大海。上岸檢查之後,技師們才發現船底龍骨已經部分受損。

三星期之後,類似的事件再度發生。

一八六七年四月十三日,一艘英國籍的大郵輪航行在北大西洋洋面上,北緯4537分、西經1512分。下午四點十七分,船上的乘客正聚在大廳用餐,這艘名為斯哥蒂亞號的郵輪左舷後方傳來了一陣輕微的震動。更清楚一點地說,它是被戳了一下。要不是船員大喊船艙進水了,大概只會被誤以為是一波海浪造成的衝擊。

船內大量進水,七個船艙雖然各自密封,但海水已經灌入第五個船艙。幸好蒸氣鍋爐所在的船艙沒有遭到海水入侵,否則爐火熄了將不堪設想。這艘斯哥蒂亞號郵輪,就在半淹水的狀況下,延誤了三天才緩緩駛回港口。

工程師們在船塢為斯哥蒂亞號進行檢查,看到了難以置信的景象。船體吃水線下兩米半的地方被撞出一個等腰三角形的大洞,破洞的邊緣乾淨俐落,恐怕連鑽頭都不能鑽得如此精確整齊。鑿出這個大洞的工具,肯定不是普通的焠火技術能打造出來的。畢竟,它不只是穿透了四公分厚的鋼板,它還能在撞擊之後拔出它的銳角,全身而退。

這個事件讓輿論再次沸騰。從此之後所有的海難事件,都歸咎給這個海怪。隨著沈船事件接連發生,這個海怪不論是否存在,都已經是代罪羔羊。

因為它對人類航海造成了威脅,人們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消滅這條巨鯨。

 

02      贊成與反對

上述那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剛結束一段在美國荒野地區的科學探索。我身為巴黎自然博物館的客座教授,受法國政府委託,在美國工作了六個月。在回返法國之前,我待在紐約分析收集來的礦物與動、植物樣本。就是在這段期間,斯哥蒂亞號被戳了一個洞。

我抵達紐約時,這個話題正在沸騰。某些智商不高的人,提出了浮動小島或者漂泊礁石的假設。這樣的假設當然很快就被鄙棄,除非礁石內裝有機器,否則它不可能在海上高速移動。同理,那也不可能是什麼巨大殘骸或者遇難船隻所構成的浮島。

人們各持己見,一派認為那是頭怪物,另一派認為是某種「潛水船」。但任何一個平民都不可能秘密打造那樣巨大的機器。

目前看來似乎只有各國政府有本錢做這樣的事。然而,潛水船的建造依舊是大工程,要保守機密更加困難。各國也都發表聲明,公佈調查報告,最終推翻了潛水船的假設。

於是在各家小報的大肆渲染之下,人們的想像力又再次翱翔,認定這大海中存在著某種神奇的魚類。

我抵達紐約後,許多人都問我對於這件奇聞的看法。我曾在法國發表一部稱為《海底奧秘》的著作。這部作品讓我成為海洋博物學的專家。不久,我就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表明了自己對整件事的看法。

以下是我於四月三十日發表在《紐約先驅論壇報》上的文章之節錄。

 

對各種假設進行了謹慎的研究之後,我相信這種力大無比的海洋生物真的存在。我們對海洋深層一無所知,探測器也無法深入海底。海平面下12000公尺或15000公尺的巨大水壓之下,存活著怎麼樣的生物呢?這一切我們都無從猜測。

但是,我們還是可以用推理的方式去思考。

假設我們不了解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那在世界的角落之中,一定有我們沒發現、未曾見過的新品種。過去這個力大無窮的新品種的動物,可能一直活在深水層之中,未曾上浮。但出於某個事件,或者它們突發奇想,近來開始浮出海面。

反之,假設我們熟知地球上所有的生物,就得從海洋生物的分類中找出我們正在討論的動物,在這種條件下,我傾向接受獨角巨鯨的存在。

普通的獨角鯨只有60英尺,將這個尺寸放大五到十倍,再假設它的力量與身材成正比,它的獠牙也會變得更大更有殺傷力。巴黎醫學院陳列館就收藏著一根長打2.25米,底寬48釐米的獨角鯨獠牙。如果體型跟威力都放大十倍,以它的速度乘以重量,將鐵殼船鑽穿,也是可能的。

雖然這種說法可以解釋某些無法解釋的現象,儘管也有人目擊、感受或者察覺到過,但這一切仍可能只是個傳說。

 

有不少讀者支持我的論點,因為我的文章能讓他們自由發揮想像力。海洋是人類進行宏偉發想的最佳空間,也是巨型動物能夠繁衍的唯一環境。從前的地質時期地球上存在那麼多巨大的動物,在深不可測的海底,一定有什麼巨大的物種被藏在大海的懷抱裡。

至此,大多數的人們已經確信了這神奇動物的存在。有些人把這件事情視為科學研究題材,有另一群更積極的人認為這是一件待處理的危機。

美利堅合眾國率先組織一支清剿獨角鯨的遠征船隊。高速驅逐艦─亞伯拉罕˙林肯號已經在紐約積極備航,艦長法拉格特在各家兵工廠之間奔走。

但事情總是這樣,當人們決心要捕殺海怪,它就消失無蹤整整兩個月。直到七月三日才傳來消息,一艘從美國加州三藩市出發前往上海的船在北太平洋上又遇到了這海怪。

這新聞一傳開來,法拉格特艦長就接獲命令,立即出征。在亞伯拉罕˙林肯號驅逐艦離開布魯克林碼頭前三個小時,我收到一封信。

 

紐約  第五大道旅館

巴黎自然史博物館教授阿羅納克斯先生 啟

先生:

如果您願意參與亞伯拉罕˙林肯號的遠征,合眾國政府會樂見由您來代表法蘭西加盟此事。法拉格特艦長已預留了一間客艙供您使用。

                                               順致

敬禮                            

                                                海軍部長J.B. 霍布森

 

03     遵命,先生

收到了霍布森的來信之後,我終於明白自己的志向。我要追剿這頭海怪,將牠從這個世界消除。

然而,我才完成一趟艱困的旅行,現在只想休息。我想要回祖國,與朋友見面,回到我植物園的小屋欣賞自己的珍藏。但如今已經沒有什麼可以阻止我,我必須忘卻疲憊、友情和珍藏,接受美國政府的邀請。

雖然要繞上一些遠路,但一定可以回家的,說不定這條怪鯨魚會出現在歐洲海域,我就能順道回去法國。到時候我可要為巴黎自然科學博物館帶一隻戟狀大獠牙回去。在那之前,我得要先往北太平洋尋找這條獨角鯨,雖然這將與我回國的方向相反。

「龔塞伊!」我急躁地叫喊。

龔塞伊是我的僕人,他是個忠心耿耿的傢伙。我每次出門遠行都有他的陪伴。他規矩、熱心,面對各種意外又能冷靜鎮定。他雙手靈巧,什麼都能做。

由於常與我們這些巴黎植物園圈子內的學者接觸,龔賽伊逐漸學到一些知識。他非常精通博物學分類,能夠靈活地將一個生物的門、類、綱、亞綱、目、科、屬、亞屬、種、變種,一直背誦到最後一個類別。只可惜,他僅是記憶力驚人。他對分類學的實踐不感興趣,就算抹香鯨和鬚鯨游過他面前,他恐怕也看不出兩者的差別。雖然如此,他仍是一個正直、能幹的好傢伙。

龔賽伊是我最好的旅伴,不論我到哪裡科學考察,他都毫無怨言,始終跟隨著我。他強壯、結實,提起旅行箱就出發,他能抵抗任何疾病,也沒從未有過衝動惱火的時刻。我們出海那年,這小夥子三十歲,他跟我的年齡比,是15:20。請原諒我用這麼迂迴的方式來交代自已的年齡。

龔賽伊只有一個缺點:太過拘謹。總是用第三人稱跟我說話。

「龔塞伊!」我又喊了一次,開始匆忙收拾行李。

平常我從來不會問他是否願意跟隨我一起旅行,但這次剿鯨之征非同小可,不但得繞道,更沒有確切的期限,對手是凶狠的獨角巨鯨,我們甚至可能賠上小命。就連最沉著冷靜的人都會猶豫不前,不知道龔賽伊會怎麼說。

「龔賽伊!」我叫了他第三次。

龔賽伊終於露臉了。

「先生,叫我嗎?」他進門時應答道。

「是的,小夥子。快幫我準備一下,你自己也打點好,我們兩小時後出發。」

「遵命,先生。」龔賽伊平靜地回應。

「我們一刻都不能遲,把我所有的旅行用品都帶上,外套、襯衫、襪子通通塞進行李箱去,不必計較數量,盡量多帶就是了。」

「那麼,先生收集的標本、化石、骨骼該怎麼辦?」龔塞伊提醒我。

「寄放在旅館吧。」

「那只活鹿豚呢?」

「我們不在時,請別人餵養。另外我會託人將我們那群動物運回法國去的。」

「所以我們不回巴黎了嗎?」龔賽伊問道。

「回,我們當然會回去。」我支支吾吾地回答:「不過我們得繞點路。」

「不論先生想怎麼繞都行。」

「只是一條沒那麼直接的路。我們要去搭亞伯拉罕˙林肯號。」

「合先生的意就好。」龔賽伊冷靜從容地回答。

「我的朋友,我不想對你有任何隱瞞,這事關於那頭恐怖的獨角鯨,我們要去剿殺牠。雖然很光榮,但也很危險,可能一去就再也回不了頭了。」

「先生怎麼做,我便跟從。」

一刻鐘之後我們的行李便收拾妥當。留下一筆錢給旅館,打點好動植物標本後我跟龔賽伊就跳上馬車,轉搭渡輪到布魯克林,下船走幾分鐘便到了『林肯號』上。一位水手領我到艉樓,有位神采飛揚的軍官對我伸出手。

「您是皮耶爾˙阿羅納克斯先生嗎?」他問。

「正是。」我答道:「您就是法拉格特艦長吧?」

「沒錯,歡迎您,你的艙房早就備好了。」

為了讓艦長專心準備出航,我請水手領著我跟龔賽伊到我的艙房。我留龔賽伊在房裡安置行李,自己則回到甲板上去看水手們的出航準備。此時,法拉格特艦長下令鬆開最後一條纜繩。若我們再晚到一點,就會錯過這趟非比尋常的旅程。法拉格特艦長一刻都不願耽擱,一叫來了輪機長便問:「壓力夠了嗎?」

「夠了,先生。」輪機長回答。

「啟航!」法拉格特艦長大聲下令。

港口內站滿了好奇的人群,五十萬人一齊歡呼三聲,揮動手帕,向剛出航的亞伯拉罕˙林肯號致敬。

 

04尼德 ˙

法拉格特艦長是一名優秀的航海家,他是林肯號的靈魂人物。關於獨角鯨的存在他深信不疑,他也不容許船員們討論海怪存在與否,因為他曾發過誓,一定要將這頭海怪除掉,不是這位艦長將獨角鯨消滅,就是這位艦長被獨角鯨撞死,沒有第三種可能。

但船員們都相信獨角鯨的存在,他們無時無刻注意著洋面的狀況,想像著各種相遇的可能性。他們急著遇上獨角鯨,將牠拖上船,碎屍萬段。而且,法拉格特艦長下了重賞,不論是見習生還是水手,只要任何人發現了獨角鯨,就可以獲得2000美金的獎賞。

觀察洋面本來就是我的工作,我也不會輕易把份內事留給別人。整艘船上只有龔賽伊與眾不同,他對獨角鯨的問題表現得非常平淡。

法拉格特艦長為林肯號準備各式各樣的捕鯨器具,勝過所有專業的捕鯨船,從手投的魚叉到能夠發射倒鈎箭的魚槍、打野鴨的霰彈槍,一應俱全。船上還有一座後膛炮,這型號的大砲大概在一八六七年的萬國博覽會展出過。砲筒壁非常厚,但砲口極小,發射一種四公斤重,錐形的砲彈,平均射程可達16公里。

總之,這船上什麼武器都有,還請來捕鯨大王,尼德˙蘭。

尼德˙蘭是加拿大人,他機智靈活,本領高強。在他危險的捕鯨生涯中尚未遇過敵手,除非是狡詐的抹香鯨或大頭鯨,一般鯨魚很難逃過他的魚叉。我必須說,法拉格特艦長邀尼德˙蘭上船是明智之舉,他一個人的臂力就能頂過一船的人。

這加拿大人祖籍魁北克,也講法語,年約四十歲,身高六英尺多,身強體壯,神情嚴肅,生性內向,但同時也衝動,易怒。他的視力極好像隻鷹,敏銳有神的目光讓他的表情更加鮮明突出。

也許是因為我的國籍吸引了他,他開始願意與我交談。我喜歡聽他講北冰洋的冒險故事,他經常用詩一樣的語言描述他的歷險,幾乎可說是一部史詩。但只要一碰觸到獨角鯨的話題,他便逃開。

整艘船卻只有尼德˙蘭持抱持相反的看法,他幾乎不相信獨角鯨的存在。對一個專業的捕鯨人來說,經驗是最直接的證據,他多年的海上歷險告訴他,任何一種鯨魚都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力量可以戳穿鐵殼船。

我們出發後三星期,一個美妙的夜晚,林肯號越過南回歸線,麥哲倫海峽離我們不到700海哩,不用再一個星期,林肯號驅逐艦就可以在太平洋上乘風破浪。

那晚我與尼德˙蘭坐在艉樓上望著神祕的大海閒談,看不見海的深處,我自然將話題導向了獨角巨鯨上,分析著失敗或成功的種種可能,後來尼德˙蘭因此一言不發,我便直接逼他開口。

「我不懂,尼德。」我問他:「你怎麼會不相信我們要追剿的巨鯨的存在呢?你如此抗拒,難道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嗎?」

他在回答之前,拍了拍他寬大的前額,閉眼沉思一會兒,終於開口:

「也許有吧,阿羅納克斯先生。」

「尼德,你是一名職業捕鯨手,熟悉這些動物,憑著想像應該不難接受這巨鯨的假設,你何必去當那最後一個懷疑者呢?」

「您錯了,教授先生。普通人可以輕信那些奇談,相信地球內部存在著古代的怪獸,可是地質學家絕對不會接受這種無稽之談。捕鯨人也是,我過去追捕過許多鯨魚,刺傷、殺死好幾條。不管這些鯨魚多麼有力,身上長著什麼武器,絕對不可能擊穿一艘汽輪的鋼板。」

「聽我說,尼德………」

「不,不,教授先生,除了這件事,我什麼都可以聽您的。說是大章魚還比較可能……」

「那就更不可能了,尼德,章魚是軟體動物,即便牠再巨大無法弄穿鋼板。」

「那麼,博物學家先生。」尼德諷刺地說:「您仍然認為這種巨大的鯨類動物存在囉?」

「是的,假設這動物住在深海,牠必然擁有一副堅實無比的機體。」

「為什麼一定要有這樣的軀體呢?」尼德˙蘭問道。

「因為生活在深海,要抵擋海水的壓力,就必須具有巨大的力量。」

「真的?」尼德眨了眨眼看我。

「真的。引用幾組數據你就能明白。」

「噢!那些數據都是憑空捏造的!」

「聽我說,這是實驗的結果獲得的數據。根據實驗,在水下32英尺,面積一萬七千平方公分的人體,就要承受一萬七千五六十八公斤的壓力,320英尺就要十倍,3200就要百倍。到了三萬兩千英尺的深處,你要承受一千七百五十六萬八千公斤的重量,你就會被壓扁。」

「哇,這麼厲害!」尼德˙蘭讚嘆道。

「如果有身長百米的脊椎動物,牠們就要承受十億公斤的壓力。」我繼續算給牠聽。

「那麼牠們必須要有八英吋厚的鋼板才撐得住。」尼德˙蘭終於接上了話。

「怎麼樣,被我說服了吧!」

「也許…但也說不定這一切…都是編造的。」

這種回答只能說明這位捕鯨手的固執,我沒有再與他爭論。根據以上推定的種種理由,這頭動物應該屬於脊椎動物門,哺乳動物綱,魚類,鯨魚目,與長鬚鯨或海豚同屬一科。但究竟該被歸入那個屬、種,那是今後要面對的問題。

這個問題的解答,就要看我們能不能捉住這個怪物了。

書籍代號:0EID0538

商品條碼EAN:9789863593843

ISBN:9789863593843

印刷:

頁數:296

裝訂: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