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歷史 / 武俠小說> 一代商王(卷一)置之死地而後生

一代商王(卷一)置之死地而後生

作者:趙之羽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5-12-02

產品編號:9789863841067

定價 $99/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書籍專頁

 

商戰╳謀略╳歷史╳傳記

 

讀書人的生意經,生意人的戰國策
以智計為先、仁義為本的「儒商」精神典範!

 

一代商王˙古平原

白天經商,晚上讀書,憑智商決定經商!
進與退、顯與藏,洞燭先機者,局勢盡握掌中!

 

★ 作者趙之羽的先祖為清朝開國大將、滿文創始人,

多年潛心清史研究,堪稱最懂清朝政商關係的小說家。

★ 主角古平原原型:古允源,胡錦濤的太祖父

★ 系列作品熱銷50萬冊,中國政商小說里程碑之作

 

 

  一百五十餘年前,帝國的政治時局正值風雨飄搖,商業卻開始一步步走向繁盛的頂峰,「財神」胡雪巖、「亮財主」喬致庸、「狀元商人」張謇、「第一官商」盛宣懷、「雲南錢王」王熾……一批中國歷史上著名的大生意人紛紛登場。在這群奪目的商業精英間,最天才、最具傳奇色彩的,卻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名字:古平原。

  這個後來超越胡雪巖、被《明清商賈奇聞錄》尊為「一代商王」的年輕人,從販賣一袋私鹽做起,短短數十年間,借勢謀局,翻雲覆雨,周旋於商幫、政府、買辦及三教九流之間,將生意越做越大,成為財傾天下的一代首富!待到國難當頭,更以糧濟萬民、以身家性命力拚洋商,百業稱雄卻能惠民無數。

 

  「自幼束髮讀書,事事以孔孟之徒自勵,就算是決定棄文從商的那一刻,心中也有一番大志向。」

  白天經商,晚上讀書,古平原秉持徽商「賈而好儒」的儒商精神,但憑書中所學,揮灑其商業手腕與政治心術、經營人脈與處事智慧。更難能可貴的是,一招一式,一言一行,無不以儒家的誠、信、義做為商業道德的根本。

  翻開《一代商王》,讀懂在中國傳統政商關係下做生意的至高智慧和隱祕準則,也道盡了全天下生意人的種種艱難抉擇、犧牲、悔恨、與榮耀。

 

 

[卷一]故事情節

徹底沒救,才能置之死地而後生

一介秀才古平原,滿身才學卻被人誣陷入獄、流放關外,

路遇被官府與高利債所迫、意欲輕生的常四老爹,

古平原不忘儒家仁義,發揮所學想出救人救己的妙策,

但執行妙策的第一件事,卻差點讓古平原一命嗚呼……

 

借勢而起,躋身商幫爭霸戰局

正值清廷帝王遞嬗之際,商機卻靜悄悄來臨,

古平原如何從平凡看出不凡,找出翻身契機,讓微利之物累積鉅富?

一場藉勢謀局、以小搏大的清代商幫爭霸,如今正式開戰!

 

從販賣私鹽到撼動國本,逃亡秀才如何在詭譎商場中翻雲覆雨;

他又是如何識破中國政商界的潛規則,發揮仁商的高超智慧?

 

【讀者書評】

★各大網路書城火爆連載,千萬讀者跳坑熱捧!

★豆瓣讀書網友五顆星狂推:根本停不下來,太好看了!

 

˙財上平如水,人中直似衡。中國版的《商道》。──于師傅

˙話說從商要讀胡雪巖,也可讀讀古平原。──越讀悅讀

˙從關外到山西,還原一代晉商的精氣神!──好吃

˙這書真是好看,從故事的精彩角度說,一點不比盜墓差。──林間的猴子

˙劇情緊湊,情節跌宕起伏,最近看的書裡的難得佳作。可惜每卷又剛好停在關鍵˙時刻,為啥不幾部一起出啊。──maranatha

˙文筆很見功力,故事也精彩,好小說!──yehuo

˙太太太精彩了,都不想睡覺了,太好看了! ! ! ! !──我是小書蟲

˙徹夜讀完。──澤板牙

 

【出版節奏】(每月1卷)

[卷一] 置之死地而後生

[卷二] 富貴險中求

[卷三] 商者以信義為本

[卷四] 人脈即是錢脈

[卷五] 利字當頭不動心

[卷六] 穩紮穩打賺民心

 

 

書籍專頁

 

作者 趙之羽

滿族正藍旗人,畢業於遼寧大學,主修漢語言文學,《北京晚報》「清代政商」專欄作家。曾任高教研究所研究員,現任職於大學校報編輯部。

先祖伊爾根覺羅˙噶蓋為清朝開國大將、大學者,也是滿文創始人。由於家學傳統淵博,文史造詣深厚,多年來致力於研究清史,尤其對清朝商業史的剖析甚深,堪稱最懂清朝政商關係的小說家。善於將肅然歷史和奧妙經商智慧編織成鮮活故事,讀來令人拍案叫絕,細細品味卻又有悟於心,讓人不忍釋卷,一讀再讀。

作品有《一代商王》。

 

【目錄】

 

第一章 別人徹底沒救的生意,被古平原玩活了

  古平原淡淡一笑,並不出聲。其實徽州商人經商的方式共有五種,「走販」排在第一位。徽商最善於「走販」,夾帶私貨的方法不勝枚舉。古平原家中幾代都是買賣人,從小到大的身邊鄰里更是商販無數。適逢亂世,苛捐雜稅繁雜,不夾帶私貨則走販必定血本無歸,所以古平原每日聽的都是回鄉的行商講述與各地稅關鬥智鬥勇的故事;加之天分極高,所以當別人一籌莫展時,他卻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想出萬無一失的法子。

 

 

第二章 第一筆生意,要有死的覺悟

  這一招正打在致命之處!常四老爹與劉黑塔對望一眼,都知道要壞事。別的車都無所謂,但裝有古平原那輛車的吃水明顯要比別的車淺,像這般驗法不可能不出事。常四老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只覺得腳下平地都變軟了。劉黑塔抿了抿嘴唇,用手摸摸腰上的九節鏈子鞭,悄悄鬆開就近一輛車的拴馬扣。他打算一旦事情敗露就立刻上馬揮鞭,搶上老爹逃出關口。

 

 

第三章 商機來臨時,總是靜悄悄的

  「不見得。」古平原想了一陣子,心中已有腹案,「眼下就有個機會,若是看得準,把握得住,用老爹手中剩下的銀子就能賺上一大筆。」

  「古老弟,你不是開玩笑吧?你入關才一天,而且這一天我都與你在一起,哪會有機會你能看見,我卻看不見?」

  古平原笑了:「其實看見這個機會的人是老爹,只是你沒想到罷了。」

 

 

第四章 大局要越做越大,細節要越算越細

  古平原倒吸一口涼氣,原本以為一省之內不甚方便互通消息,所以只要王天貴派到別地去的人來不及往返請示,消息在這幾天之內無法互通便大功告成了!可他千算萬算就是算不到本地居然還有「信狗」這樣的東西,這可怎麼辦才好?

古平原急得雙手互搓,在地上直轉圈。此時此刻只要有一條「信狗」跑到泰裕豐總號裡,那就一切前功盡棄。

 

 

【楔子】

 

武王伐紂,滅了殷商,商的遺民被趕出自己的土地,只得以生意為活路,以貿易求殘喘,四宇之內從此有了「商人」。

商人之稱從一開始就帶著「賤民」的意味,士農工商排名在最後倒也還罷了,看看史上那些著名的大商人:呂不韋被秦始皇誅殺,沈萬三被明太祖流放,石崇因綠珠而夷族,弦高為犒師而破家……如此一來,掐指算算上下五千年,商人若是出人頭地,竟沒幾個有好下場。

朝代更迭,歷經血腥的商人們逐漸學會了韜光養晦之術,或者不問政事,但求以巨富之資頤養天年,如一夜之間建起揚州白塔的兩淮鹽商,又或者成幫結夥來應對官府的無盡需索與同行的種種競爭,如此便有所謂的「十大商幫」流傳於世,其中倒也真出了不少名嘈一時的大商人,如魯商孟洛川、徽商胡開文、寧紹幫葉澄衷等,俱是各商幫中一時無兩的大人物,可惜「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這些人也恰恰是因為被各自商幫的利益所困,生意雖然越做越大,卻漸漸發現自己始終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的大生意人。

到了清末,洋商從通商口岸進入中國,一旦發生貿易糾紛,外國兵艦便會為本國商人出頭,替他們爭得最大的利益,這也讓一向慣於自生自滅的中國商人大開眼界的同時,不免自怨自艾。然而就在眾商幫齊齊注目洋商之時,冷不防在一向被商人冷落的關外,居然悄悄起了一個不久之後足以令商界大老為之動容的變化……

 

奉天尚陽堡與黑龍江寧古塔齊名,是清朝在關外的兩大發配流放地之一。民諺有云:「一入尚陽堡,性命十有九難保;一入寧古塔,情願地陷與天塌。」

然而就是在這虎狼生懼的地方,竟於大清末年出現了一位商界奇才,短短十年間,以茶發家、以鹽立業、以糧濟萬民、以絲降洋商,稱雄商海,聚金攏銀數以千萬,令當時縱橫商界的晉商、湖商、京商、洞庭商幫、龍游商會、廣州十三行無不甘拜下風。此人以身家性命力拚洋商,擊垮不可一世的上海買辦集團,而後又能於功成之際,毅然身退,攜妻小遠赴海外,終得全始全終。難怪民國時兆秩裕的《明清商賈奇聞錄》,將其排名「財神」胡雪巖之上,稱為「一代商王」。

  此人出身甚是低微,乃咸豐年間一名被流放發配尚陽堡的犯人,原籍徽州歙(音同設)縣。

 

 

【摘文1】

  淩海鎮南邊不遠有一處十里長的亂石灘,灘上都是粗礪的尖石,一向少有人來。像這樣風雨欲來的天氣,這裡更是應該一眼望不到人影。但偏偏就在這個時候,竟有一人步履蹣跚地走在海岸邊,不時停下來,望著大海嘆上口氣。

  「棋差一著滿盤輸,輸了,完了。」他長吐著氣,彷彿要吐出滿腔鬱悶。

  「唉!」走到一塊高出海面數米的巨石旁,那人呆立了良久,終於一跺腳,向上爬了幾步,來到岩石頂上,雙手攏成圓圈狀,對著海面高聲呼喊,「玉兒,爹對不住妳,爹沒用!」喊過幾聲之後,作勢就要往海中跳。

  「慢著!」身後忽然傳來一聲喊,倒把這要跳海的人嚇了一跳。他身子一僵,緩緩轉過身來,看清叫住他的人竟一位年輕後生。

  那位後生也看清了要跳海的人有五十多歲年紀,鬍子頭髮白了一多半,再配上一身的短衣襟和一雙長滿粗繭的大手,肯定是常年在外跑買賣的生意人。

  後生一抱拳:「這位大叔,我要是沒看錯的話,您怕是想不開要跳海吧。」

  這位「大叔」就是常四老爹,方才他到關門口去打聽,正趕上一夥販鹽的人被搜驗出在米袋的私鹽。這夥人好話說盡,還遞上一百兩銀子,怎奈那曹守備臉黑得像墨汁,一聲令下就沒收所有貨物。商隊的騾夥計每人還被重打四十杖,兩名管事各被枷號十天。常四老爹見狀,覺得這一次肯定是在劫難逃,不由得心灰意冷,走著走著到了海邊,便有輕生的念頭。

  沒想到這時恰好被一名後生叫住了,常四老爹也抬眼打量來人。見這後生長身鶴立,英氣勃勃,雖著粗布短衫,神情中卻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絕非庸碌之輩。再看他眼裡含笑,眸子一閃十分有神,好像四面八方的事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常四老爹也是閱人無數,一瞥就知道這人不是歹人,隨後「噗通」一聲便跪在後生面前。那位後生猝不及防倒嚇了一跳,連忙閃身避開,伸手來攙:「大叔,這可使不得,您有話就說,何必這樣!」

  常四老爹不肯起來,哽咽道:「年輕人,你說得不錯,我是想自盡。可我方才糊塗了,沒有交代後事就死,倒累了我身邊的人。」說罷他從懷裡拿出一隻銅哨:「我叫常四,是從山西來的商人,車隊就歇在前面鎮子的『來福記』。夥計裡有個黑大個是我乾兒子,綽號叫劉黑塔。小夥子,我拜託你,拿我這隻哨子去找他,就說我死了,讓他不必找屍首,把貨就地賣了,不管多少錢,拿回山西去還債。然後照顧我女兒,找塊地過安生日子……」說著說著,常四老爹眼淚落了下來。

  那年輕後生也面容慘然,勸道:「常大叔,你不要想不開,誰沒有走窄了的時候,關二爺還走過麥城呢。您且放寬心,不管什麼事,總有法子不是?」

  常四老爹連連擺手:「唉,這次我是看清楚了,過不去了……過不去了……」

  後生見他這樣,憐憫之下倒是起了好奇心,追問道:「到底什麼事呢?」

  常四老爹本沒心思講自己的事情,但轉念一想,既然求人家捎話,也不能吞吞吐吐什麼都不說,就簡要地把事情經過講了一番,末了加了一句:「可憐我這人做了一輩子生意,從不欺心,這世道是真不讓人活啊!」

  後生心裡有數,這個曹守備新官上任,升官的心比火炭都熱,是一心要拿走私行商的身家性命來染自己的頂子,想從他這裡進關,真是千難萬難。不過這後生還有一句話要說:「老人家,這麼說您只是發愁進不了關。不錯,我也知道這個曹守備不好對付,但眼下已是九月底,再過一個多月,另一位肯吃賄賂的劉守備就要來了,現在淩海鎮上不走的那些商隊,十有八九都在等他,你何不也……」

  「唉,我要是也能等就好了……」常四老爹連拍大腿。

  這下後生才恍然大悟,眼前這個人和他的商隊竟是一刻也容不得耽誤,非要馬上進關不可,否則就有家破人亡的危險。

  後生的眼裡忽然一亮,也不去接常四老爹的哨子,他背著手走了兩步,低眉斂目沉思不語,隨後又抬眼仔細地盯了常四老爹兩眼。

  後生的神情倒把常四老爹給搞糊塗了,看不出怎麼這名年輕後生心思好像比我的還重?

過不多時,後生點了點頭,彷彿下定了決心,再次來到常四老爹的面前,一拱手:「對不住,這口訊我不能幫您老帶了。」

  「這……這是為何?」

  後生微微一笑:「因為大叔您不必死,我有辦法讓您把貨物帶進關。」

  常四老爹先是一驚,但馬上就想到這是後生的一句託詞。想來人家也是好心,打算先穩住自己,再慢慢來勸。他是絕了生念的人,只是淡淡一笑,也不搭話。

  那後生倒是有些詫異,但他最是機警不過,腦子一轉就已明白常四老爹心中所想,知道自己出言太急,話也說得太滿,難怪難以取信於人。

  「常大叔,我的辦法也不是萬無一失,但只要願意試總還有一條生路,況且我也不是一無所求。」

  常四老爹這才認真地品了品他話裡的意思,覺得不像是在開玩笑,遲疑著開口道:「你……真的有辦法?要多少銀子?」

  後生道:「花不了幾個錢。」

  「怎會……」

  「這先不提,我先說說我的條件,要是能行,咱們再說出關的辦法不遲。」

  常四老爹點頭,倒不知這後生有何條件,如果是銀子,百八十兩倒是能湊湊,再多了卻也頭疼。

  就見後生微微一笑:「方才聽大叔說,您的車隊要夾帶私鹽入關,我想請您再多帶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後生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你?」常四老爹吃驚不小,「你要入關,何須我將你帶進去,自己到關口直接進去就是了。」

  後生不動聲色:「這關外幾百萬人,有的能入關,有的就入不了關。如果真像大叔說的那樣,我能如此輕易就入關,還用提這個條件嗎?」

  常四老爹為人老實,可一點也不傻。聽到這裡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失聲道:「你……你是流犯?」

  後生沒說話,只將褲腿向上一拽,露出腳踝外側的一個黑色三角的烙印,這正是流犯的標記。

常四老爹看得清清楚楚,倒抽了一口涼氣,連連擺手:「年輕人,你簡直是在開玩笑。我不幫你,死我一個;我若幫你,死的就是我全家,這如何使得?」

  也難怪常四老爹大驚失色,大清朝有極為嚴苛的《逃人法》,該法在立國之初還僅限用於各王府、旗主的逃奴,後來推而廣之,連流犯也包括了進去。這《逃人法》最凶蠻的地方就在於對窩主和幫助犯人逃亡的人,處罰比「逃人」還要嚴厲。主犯必定斬首,家屬充作官奴,家產一律充公。自此法施行以來,有些奸惡之徒甚至冒充逃人假意借宿,然後同夥再借機敲詐,非將人弄得傾家蕩產不可。

  遠的不提,就說現下。如果有人見到常四老爹與一名流犯在如此偏僻的地方交談,給二人安上一個「密謀逃亡」的罪名,也是不得了的!

  常四老爹正是想到這一層,才驚慌不已,甚至還怕眼前就是個「仙人跳」。自己本來已經山窮水盡,萬一再攤上這種官司,連家眷都要受連累,那可真是死不瞑目了。

  後生見常四老爹嚇得嘴唇都發了白,一時倒也愣住了,想了想才道:「常大叔,您別害怕。我也不瞞您,我姓古,叫平原,是安徽歙縣人。五年前我在京裡攤了場官司,發配到關外。細的也不說了,我在關外一待五年,什麼走私的法子都看過了。如今我想出了一個絕佳的法子販私鹽,就連如何混在你的車隊裡入關,我也有萬全之策。只要你點頭答允,你我都能得救;你要是不答應,我也不勉強。」

  常四老爹始終在搖頭:「不行,不行!我還是那句話,無論如何我不能連累家裡人,你既然是流犯,我的事情也不敢拜託了,就此別過吧。」

  聽了這話,那叫古平原的後生眼光黯淡下來,掉頭向鎮上走去,走幾步再回頭,見常四老爹還是站在礁石上,眼睛望著海面,顯見得死意未息。

  古平原心想,這是能救人而不救,說起來還是造孽。自己在千里之外尚有牽掛之事,何不行此一善,就當積德也好。一念及此,他又往回走,揚聲道:「大叔,你先下來,我有話說。」

常四老爹並未轉身,只是喑啞著嗓子道:「我是將死之人,你就不要連累我了吧。」

  「既然常大叔怕受連累,我也不敢再求。只是那私鹽入關之法,大叔可要聽聽?」

  常四老爹聞言一震,緩緩轉頭:「我不幫你,你還要將那法子告訴我?」

  古平原不在意地一笑:「我又不是商人,用不著一物換一物。」說罷,他乾脆也爬上了礁石,伸手指向大海:「常大叔您方才要是跳下去,這海就成了催命的閻王,但現在,它卻是您救命的福星!」

  「這話怎說?」

  「我這個法子也簡單得很:您連夜買上三車最新鮮的活魚,總共花費不到二、三十兩銀子,然後將水槽裡注滿淡水,再將那七成私鹽倒入其中冒充海水。外人看您運的是魚,其實運的卻是鹽,管教神仙也猜不到。」

  常四老爹倒吸一口氣,重又上下打量了古平原幾眼:「這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法子,真虧你想得出來。好!好!」

  古平原一笑:「我這個人就是喜歡瞎琢磨。這些日子沒事就湊在城門口看熱鬧,想著自己就是個私鹽販子,要如何運鹽入關。看他們搜檢得有經驗了,也看出些破綻來,便想了這個法子。原以為是窮極無聊打發時間,想不到今日卻有了用處。」

  常四老爹連連點頭:「你可真是有心人!」

  「不過辦法雖好,卻有兩件事情一定要留意。第一,那魚只能在到關口前的半個時辰放入水裡,否則水太鹹,魚一翻白就露餡了。第二,這水中摻鹽的事只能找你從山西帶來的夥計去做,萬不可交給關外的騾夥計,保不齊裡面有一心謀財的傢伙拿你告官。」古平原又道。

  常四老爹聽得頻頻點頭,忽又想起一事,重皺愁眉:「那入了關之後又該如何,這三大車的鹽水若是曬起來,沒有十天半月不成,時間上還是來不及啊。」

  古平原點頭道:「有時間自然可以曬鹽,現在我們沒有時間,難道不可以煎嗎?」

  「不錯!」常四老爹一拍大腿。

  製鹽之法有曬、煮、煎三法,煎鹽法的損耗最重,但時間卻是最快。曬鹽法恰好相反,煮鹽法則取其中。眼下事急從權,平素不用的煎鹽法正好可以派上大用場。

  死中得了一線生機,常四老爹自是大喜過望。忽又想起這叫古平原的後生求自己的事情,自己無法辦到,不由得大是尷尬。然而要是應承下來,委實關係太大,心中實在難以抉擇。

古平原笑了笑:「常大叔不必為難,我既然將秘訣和盤托出,自然也就不會以此要脅於您,您只管放心入關吧。」說罷,轉身就走。

  「等等!」常四老爹為人方正,一輩子不曾欠過人情,眼見這後生一走,自己這人情要虧上一輩子,連忙將他叫住。

  「古老弟,我雖然不能幫你逃進關去,但你要是有其他事可以託付給我,我自當盡力去辦。」

  古平原想了一下:「算了,我要做的事,若是能逃入關我就會自己去做,就算送命也不怕。但要大叔為我冒險……」他搖了搖頭。

  古平原的確是個厚道人,辦法既然已經和盤托出,常四老爹又不願帶自己入關,再留下去徒然讓人家為難,所以他拱了拱手:「您回去準備吧,一切留神,我這就告辭了。」說罷回頭走向鎮上。

  「哎……」常四老爹的話在喉嚨裡打了轉,又咽了回去。他方才一個衝動想把古平原叫住,答應幫他逃亡,但一閃念間又猶豫不決,只得眼睜睜地看著古平原漸漸遠去。

 

書籍代號:0NSM0070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1067

ISBN:9789863841067

印刷:黑白

頁數:224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