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歐美文學> 固有瑕疵

固有瑕疵

Inherent Vice

作者:湯瑪斯.品瓊 Thomas Pynchon

譯者:但漢松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5-04-15

產品編號:9789863591153

定價 $39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最神祕的美國作家」

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中呼聲最高的美國作家

最好讀、最平易近人、首度被搬上大螢幕、

《大亨小傳》式的作品。

 

我們會因愛情暈頭轉向,

我們會因理想變得崇高,

但人的本質不會改變,固有的瑕疵只能粉飾,

難以抹消。

 

陽光。沙灘。衝浪。

加州。大麻。占星。

爆炸頭。披頭四。迷幻藥。

前女友。地產大亨。FBI。

六○年代的半吊子偵探。

 

「她沿著小巷走來,爬上後門樓梯,就像過去那樣。多克已有一年多沒見到她了。沒人見過。」

她叫莎斯塔。

洛杉磯私家偵探多克哼著披頭四的〈愛情無價〉(Can’t Buy Me Love),聆聽前女友希望僱用他接下的一個「案子」:她現在是地產大亨米奇‧沃夫曼包養的小三,而米奇的老婆和她外頭的小王想拉攏她,「把米奇給關進什麼地方」。

多克——從來都沒辦法拒絕美麗動人的莎斯塔——接下這件案子之後,可以不誇張地說,所以事情都找上門了:一個名叫塔里克的黑人請他幫忙找個朋友,對方是地產大亨沃夫曼的保鑣;然而當多克循線找到某間色情按摩店,卻發現沃夫曼的保鑣神祕地一哄而散,而他被人偷襲——等多克醒來,迎接他的是警局冤家「大腳」(兩度踹破他事務所的門)、一名死掉的保鑣(就是他要找的那個人),以及麻煩的殺人嫌疑。

然而「大腳」小隊長卻在此時提供了他一個爽缺:只要多克能趕在FBI之前找到米奇‧沃夫曼,他就可以得到優渥的線民獎金——沃夫曼、沃夫曼、沃夫曼,每一件事都與這個地產大亨有關,全洛杉磯的黑白兩道都在找他——為什麼?而這個腰纏萬罐、能呼風喚雨的大亨失蹤,與一個登記死亡卻其實沒死的吉他手、一個名為「金獠牙」的牙醫組織,又有什麼關係?

多克,就這麼踏進一場比抽了太多大麻菸還迷幻的、俄羅斯娃娃般的犯罪現場。

 

 

簡單地沿著情節或類型小說的思路——儘管《固有瑕疵》確實有一個類似錢德勒偵探小說的外殼——來分析當今世界最神祕的後現代小說家湯瑪斯.品瓊的作品,顯然不夠;然而,對這本特殊的小說,若僅做冷冰冰的技術分析,也未必就是正途。事實上,閱讀《固有瑕疵》,雖然你看到的仍舊是「百科全書式」的炫目風景,但你無需準備登山鞋;它可能更像是暮年品瓊的一次私人化寫作,充滿了一個老人對六○年代洛杉磯、那個曼哈頓海灘的鄉愁記憶——不僅僅因為他是一個親歷者,更因為他隱密地懷念著那些嬉皮青年的天真浪漫和革命理想:他們並不只是為了享受片刻致幻的頹廢高潮,他們背後有一套完整的哲學、宗教體系,胡士托音樂節是他們的彌撒,分享和友愛則是他們對抗自私、貪婪商業社會的信條。

——長期研究品瓊作品的譯者但漢松,不僅在譯後記中精彩分享了翻譯品瓊百科全書式寫作的困難,更提供了讀者精采絕倫的閱讀比較:

「其實,我覺得還有一種更好的比較式讀法,那就是它和《大亨小傳》的平行關係。多克和蓋茲比一樣,昔日戀人委身於富豪,在改變身分後徒勞地尋找消逝的真愛,甚至黛西和莎斯塔的中間名也相同——『菲』(Fay)。如果說費茲傑羅刻畫了爵士年代『美國夢』特有的喧囂和哀傷,那麼品瓊同樣也並非兒戲地在續寫『偉大美國小說』(GAN)的傳統。於是,多克也成為品瓊筆下人物中罕見的情種,他像所有嬉皮一樣戴著玩世不恭的面具行走江湖,但卻心甘情願地為了拯救莎斯塔而奔赴險境。」

 

 

 

湯瑪斯.品瓊(Thomas Pynchon)

美國後現代主義的代表作家,他的作品往往以神祕的荒誕文學與科學的交叉結合為特色,對二十世紀下半葉的後現代文學全景影響深遠。他曾獲得美國全國圖書獎,但拒絕領獎,亦從不在公眾場合拋頭露面,媒體連一幀他的照片都拿不到。品瓊的代表作包括《V》、《拍賣第49號》和《萬有引力之虹》等,後者被評論界稱為只能憑借神力才能完成的「大百科全書」。

《固有瑕疵》是品瓊近年來的最新作品,出版後以其空前好讀的故事和空前外露的情感表達(相對於他的其他作品而言),在品瓊迷中激起熱烈反響。

 

但漢松

現任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英語系副教授,1979年生,湖北咸寧人。於哈爾濱工業大學外語系獲得學士、碩士學位;又於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獲得英美文學博士學位;後又於大連外國語學院應用英語學院工作。專研二十世紀美國小說和戲劇,尤其是桑頓‧懷爾德(Thornton Wilder, 1897-1975)與湯瑪斯.品瓊。2008年8月至2009年6月間受美國富布萊特聯合培養博士子項目資助,在美國馬里蘭大學訪學。

 

她沿著小巷走來,爬上後門樓梯,就像過去那樣。多克已有一年多沒見到她了。沒人見過。她過去總穿涼鞋,下半身印花比基尼,配上「鄉村喬與魚」的褪色T恤。今晚她卻完全一副平原地區打扮,頭髮比他記憶中的短很多,看上去就像她自己所不齒的那副模樣。

「是妳嗎,莎斯塔?」

「以為出現幻覺了吧。」

「只是這身新行頭,我猜。」

他們站在從廚房窗戶透進來的街燈裡(這種窗戶根本沒有拉窗簾的必要),聽著山下海浪的拍打聲。有些晚上,假如颳的是西風,整個鎮上都能聽見海浪聲。

「要你幫個忙,多克。」

「妳知道我現在有辦公室吧?就像那種白天上班的人。」

「我查了電話簿,差一點就去那裡了。不過我又想,這地方看起來挺隱密,對我們都好。」

好吧,今夜是沒啥浪漫可指望了。見鬼。但可能來了一個賺錢的工作。「有人跟蹤妳?」

「剛剛在馬路上花了一個小時,希望是甩掉了。」

「來點啤酒怎麼樣?」他走到冰箱前,從裡面的盒子中拿出兩罐來,遞給莎斯塔一個。

「有個男人,」她說。

當然會有,何必大驚小怪?如果每次聽見客戶如此開場,他都有五分錢可拿,那麼他現在早就有錢去夏威夷,鎮日飄飄欲仙、欣賞威美亞的海浪,或者乾脆僱人替他盯著……「正經八百的紳士吧?」他笑道。

「好吧,多克。他結婚了。」

「和……錢有關吧。」

她晃著腦後已經剪掉的頭髮,揚起眉毛,一副那又如何的表情。

多克才無所謂。「人家妻子知道妳了?」

莎斯塔點了點頭。「可她外面也有人,但不是那種普通情夫——他們正在一起設一個局。」

「拿著老公的錢閃人,是吧?我在洛杉磯聽過一、兩樁這種事。那麼……妳究竟想要我做什麼?」他找出用來裝晚餐的紙袋,假裝忙著在上頭做筆記。就因為這身正派小妞穿的衣服,妝又化得似有若無,他感覺到了過去熟悉的那種勃起。莎斯塔總能讓他這樣。他懷疑兩人是否算真的結束了。當然算。早就結束了。

他們走到前廳,多克躺在沙發上,而莎斯塔依舊站著,走來走去。

「他們想拉我入夥,」她說,「他們認為我是那種可以在他軟弱的時候趁虛而入的人,或是說盡可能沒提防時。」

「光屁股睡覺時。」

「我知道你懂的。」

「妳還在想這是對是錯嗎,莎斯塔?」

「比這還糟,」她緊盯著他,那種眼神他記憶猶新。他還記得那些時刻。「我在考慮自己欠他多少忠心。」

「希望妳不是在問我。說句大實話,如果妳總在操某人,有虧欠的就是妳。」

「謝謝。親愛的艾比也這麼講。」

「很好。不談感情,那麼我們來談錢。房租他出多少?」

「全部。」刹那間,他抓到那副曾有過的笑容——瞇著眼睛,充滿挑釁。

「不便宜吧?」

「租在漢考克公園。」

多克哼起了那首〈愛情無價〉的高潮部分,壓根兒就不看她的臉。「當然,妳從他那裡得到的一切都是有寫下欠據的。」

「我操,要是早知道你還是這麼刻薄——

「我?只是想表現得專業一點,僅此而已。那個老婆和男友拖妳下水,給多少好處?」

莎斯塔說了一個數字。多克曾在帕莎迪納高速公路上超一輛改裝過的勞斯萊斯,那車裡坐滿了憤怒的海洛英販子,而在霧裡拐過那些設計粗糙的彎道時,他居然開到了時速一百;他也曾在洛杉磯河東邊的背街小巷獨行,包裡只帶一個借來的爆炸頭梳子防身;他還曾拿著大把的越南大麻,在司法大廈進進出出。如今他幾乎確信那種放肆的年代已經一去不返了,但現在他又開始感到內心深處的緊張。「這個……」他現在說話謹慎起來,「這不是幾張限制級的拍立得照片,也不像在汽車儀表板上的小櫃裡藏些大麻……」

在過去,她能幾個星期也沒啥複雜表情,頂多噘一下嘴。現在她讓他看到的是面部各種表情的組合,以至於他根本就讀不懂。可能是她在表演課上學到的玩意兒。「不是你想的那樣,多克。」

「別急,可以過會兒再想。還有啥?」

「我不確定,但聽上去他們打算把他關進瘋人院。」

「你是說合法地?還是說像綁架那種?」

「沒人告訴我,多克。我只是一個誘餌。」想到這裡,她話音裡也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憂傷,「我聽說你在和下城的某個女人約會?」

約會。好吧,「哦,妳說的是佩妮?她是平原地區來的,人不錯,就是想找個嬉皮,來場隱密刺激的戀愛——

「也在伊楊格的局子裡當地區助理檢察官吧?

多克想了一下。「妳認為那兒的人可以阻止這件事發生?」

「碰到這種事情我也沒幾個地方能去,多克。」

「好吧,我會找佩妮談談,看能怎麼做。妳那對幸福的伴侶——他們都有姓名地址吧?」

當他聽到這個老紳士的名字時,說道:「這和經常上報的米奇‧沃夫曼是同一個人吧?地產大亨?」

「你不能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多克。」

「裝聾作啞是我們的職業要求。妳有電話號碼可以給我嗎?」

她聳了聳肩,皺皺眉,給了他一個號碼。「盡量不要用。」

「很好,那我怎麼找妳?」

「不要找我。我從原來的住處搬出來了,待在我還能待的地方。別問。」

他幾乎要說:「這裡有地方。」實際上沒地方了。但是他看見她四處打量那些保持原樣的東西:馬車轤轆上掛著的真品英式酒吧飛鏢盤、妓院用的那種吊燈(裡面裝著紫色螢光燈泡,用的是震顫燈絲),收藏的全部由酷爾斯易開罐做的舊改裝車模型,威爾特‧張伯倫用日輝畫筆簽名的沙灘排球,還有天鵝絨畫之類的。她的表情中——你不得不承認——帶著厭惡。

他陪她走到山下停車的地方。這裡平日晚上和週末並沒有多少分別,小鎮這頭已經到處是出來找樂子的人,有酒客和衝浪手在街巷裡尖叫,有癮君子出來買東西吃,有山下來的男人在找空姐一夜情,還有在地面工作的平原地區女人希望被人當成空姐。在山間隱匿的道路上,車流沿著高速公路駛進駛出,排氣管悅耳的聲音回盪在海面。駛過的油輪上有船員聽見這些聲音,可能還以為這是異國海岸野生動物的夜間活動。

接近燈火通明的比奇弗蘭特大街時,他們在暗處停了下來。人們走到這種地方總喜歡這麼做,它往往意味著一個吻,或至少掐下屁股。但她卻說:「別往前走了,現在可能有人在盯梢。」

「給我打通電話什麼的。」

「你從來沒讓我失望過,多克。」

「別急,我會的——

「不,我是說過去沒有過。」

「哦……

 

書籍代號:0ECL0090

商品條碼EAN:9789863591153

ISBN:9789863591153

印刷:單色

頁數:464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