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日本文學> 從謊言開始的旅程:熊本少年一個人的東京修業旅行(暢銷燙金紀念版)

從謊言開始的旅程:熊本少年一個人的東京修業旅行(暢銷燙金紀念版)

「また、必ず会おう」と誰もが言った

作者:喜多川泰

譯者:陳嫺若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7-05-10

產品編號:9789863841975

定價 $28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金石堂/誠品連鎖書店暢銷榜
★台北市圖好書大家讀 推薦書籍
★日本百萬國民作家 最動人的勵志小說
★產經新聞、日本財團法人讀書推動協議會專文推薦
★送給年輕人的20本必讀好書

 
媲美少年小樹之歌的都市少年成長之旅
 
我說謊了。
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這趟旅程原本是我無心的一個謊言,
卻沒想到因此改變了我的一生。
倘若如果沒有這趟旅程的波折,
也許我的人生最後也會是充滿謊言與欺騙的結局。
 
 家住熊本的高二學生秋月和也在升上高三的暑假為了跟同伴的打賭隻身前往位於東京迪士尼樂園,原本規劃好一日來回的行程,因為路上偶然的車禍意外,錯過了原訂搭乘的班機,卻也因此踏上與先前截然不同的生命旅程。在旅程中與邂逅的各種人、事、物,激盪出看似理所當然卻充滿智慧光輝的生活話語。
 
 旅途中的那些人那些事都將成為最美好珍貴的回憶
 偶然的相遇 許多的必然
 
 發生在我身上的遭遇,全是走到山窮水盡時的偶然。
 
 「哎呀,不管怎麼說,這真是一次很有意思的經驗呢。現在的你,也許無暇去體會它的趣味,不過,你現在所經歷的,一定會成為你人生中難忘的經驗。
 「我能在這段歷程中與你認識,是我的榮幸。」
 
 「我說,兄弟。你的人生屬於你自己。發生的一切你必須自己負責。不論你面對的是大人,還是老師,若是為了得到你想要的東西,而對他們言聽計從,你就失去了自己。
 「然後,你就會把發生的事怪罪到別人身上,而不會反思自己。懂嗎?」

 日本讀者書評:
 
 我把這本令人感動的書送給了正在就讀高中的兒子。
 我相信,兒子從書中那些發人深省的片段中所學到的人生智慧,
 比準備考大學還要重要。──金太郎(埼玉縣)
 
 這本書能讓你釐清自己的價值觀、重新找回自己的初衷,並且改變你的人生!
 特別推薦給正在找工作的大學生一讀。──Yakei
 
 我學到了要珍惜人生中的每一次邂逅。
 相遇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只要能夠珍惜每一個這樣的當下,一定會活出更精采的人生!──紅丸
 
 愛孩子就要讓他經歷風雨、見世面。
 每一次和不同人的接觸,都會誘發出無限的可能性。
 旅行很重要,關懷他人很重要,
 在這樣的過程中探究人生奧義更是重要。──tamadam(名古屋市)
 
 我年輕時,曾獨自到奧地利提洛爾地區旅遊,
 這本書讓我回想到當時遇到的種種意外窘境。
 我每年會買200本書左右,這是第一本讓我在書店裡邊讀邊哭的書。
 於是我掏錢買下了它,帶回去給家人一起分享。──zinc (東京都大田區)
 
 這是一本非常淺顯易讀的小說,卻能讓人反思自己的人生。
 書中主角遇到的人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深深留在我心裡。──emi(福井縣)

喜多川泰
  1970年生於東京,在愛媛縣西条市長大。東京學藝大學畢業。98年於橫濱市創立「聰明舍」補習班,不斷追求新式的教學法。2005年開始寫作。獨特的文學筆觸深受讀者喜愛,作品內容多為勵志激發人心之作,是日本暢銷與長銷皆備的心靈作家。目前仍持續不斷在全日本巡迴演講。作品有《從謊言開始的旅程:熊本少年一個人的東京修業旅行》、《從謊言開始的夢想:相聲少年與演講少女的奇蹟尋夢之旅》、《轉學生的惡作劇:穿越時空找回勇氣的成長冒險旅程》(以上由野人文化出版)、《圓夢的手紙屋》、《築夢的手紙屋》、《賢者之書》、《因為遇見你》、等。

陳嫺若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從事編輯、翻譯工作多年。譯有《喜樂京都》、《東京下町職人生活》、《今天也謝謝招待了》、《避稅天堂》、《怒》、《走向荒野》等書。

 第二天 偶然或是必然?
 讓你覺得舒服自在的地方,並不是因為周圍人為你做了什麼,而是因為你能為周圍人做什麼。
 
    第二天早晨,我醒來時,身旁的墊被已經不見了。
    「糟了。」
    阿姨在廚房忙著來回移動。
    「阿姨早。我本來想早點起床的……對不起。」
    「哦,年輕人醒來啦?昨天跟你說了那番話,如果還比你晚起,那不就太丟臉了嗎?昨天沒睡好吧?」
    「不會……沒關係。」
    「那麼,快去洗臉吧。早飯就快好了。」
    阿姨狀甚開心地在餐桌前準備兩人份的餐點。
    她在我面前擺上各式小菜,就早飯來說,相當豐盛。
    「最後是飯。」
    阿姨邊說著,把盛好的飯放在我面前,然後解下圍裙,自己也入座。
    「好了,吃吧!」
    我沉默地點點頭,兩手合十。
    「我開動了。」
    比起我來,阿姨一定更想幫自己的兒子這樣做早飯吧。哪怕只有一秒鐘也好,我希望能當一會兒阿姨的兒子。
    「阿姨!」
    「嗯?」
    「這煎蛋做得好好吃哦。謝謝您為我做這麼費工的料理。」
    阿姨停下筷子,莞爾一笑。
    「你這小子,從來沒對你媽說過這麼好聽的話吧?這些話一定要對你媽說。她為你做飯的心情,和我今天幫你做飯的心情是一樣的。」
    我用力的點點頭,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我趕緊扒了幾口眼前的菜掩飾過去。
    阿姨把自己的菜都推到我面前要我吃。
    我沒辦法一一拒絕,只好盡可能全塞進肚子裡,我想把阿姨兒子的份都一起吃進去。
    「對了,昨晚,你還幫我清洗了浴室和廁所,對吧?謝謝你嘍。」
    「沒什麼。因為浴室和廁所我都借用了,只是順便而已。」
    「打掃之後,感覺怎麼樣?」
    「比起什麼都沒做,心情上好像舒暢多了。」
    「我說對了吧。其實寄人籬下的時候,借宿人的壓力也很大哦。所以,如果覺得自己無法幫上忙,心裡肯定會不太舒坦。」
    「我懂。發現自己對別人有用處,就能享受置身當下的快樂。阿姨昨天想告訴我的就是這一點吧。」
    「小子,這些事你從小到大都沒有做過吧?不過你要知道,讓你覺得舒服自在的地方,並不是因為周圍人為你做了什麼,而是因為你為周圍人做了什麼。不論在家裡、在學校,還是在職場都是一樣。你從來沒有思考過這些,卻還能感到幸福,那是因為你的家裡有個願意包容你一切的人,不論你用什麼態度,她都還是每天為你付出一切。這一點你千萬不能忘記。」
    阿姨說得沒錯。我在家裡從來沒做過家事。
    不管是倒垃圾、打掃自己房間之外的地方、廁所浴室、飯前飯後的準備收拾,母親都好像理所當然幫我打理好了。但是我沒有被趕出去,全是因為那是我自己的家,和對父母的一種恃寵而嬌吧。在自己家之外的地方,應該都不可能得到這種待遇。
    吃完早飯,我吐了一口氣,靜靜閉上眼睛,兩手在鼻前合掌道:
    「多謝招待。」
    我吃完了從小到大最讓我感恩的早飯。肚子雖然撐得滿滿的,但現在我真想吃吃自己母親做的早飯。
    睜開眼,眼前是阿姨滿足的微笑。
    然後,我把昨晚考慮好的事告訴阿姨。
 
    「阿姨,我今天要去找妳兒子。」
    阿姨露出我認識她以來第一次驚慌失措的表情。
 
    我站在新宿車站的月台,等待中央線的電車。
    太陽西斜,時鐘指著五點。
    今天結束前恐怕還是無法離開東京吧。
    昨天對旅行的興奮已經消失殆盡,速度快得連自己都覺得丟臉。
    車站月台上人潮擁擠,這令我更加疲倦。
    阿姨特意為我洗好的T恤,現在又是汗水淋漓了。
    橘色的電車姍姍進站,我被推著擠進電車,目標是吉祥寺。
    錢包裡只剩下幾十塊錢了。
 
    離開阿姨家之後,我花了兩個半小時,從川崎到阿姨兒子住的靜岡某町。循   著阿姨給我的地址,大約在中午前到達阿姨前夫的老家。
    我帶著阿姨交給我的手錶,在大門前等待。
    前一晚,阿姨告訴我,她每年都會為兒子買一件生日禮物,可是卻一次也沒送出去。而今年因為兒子就要滿二十歲,所以她買了一支錶作為成年的紀念。
    阿姨手握啤酒,望著手錶的神情令我印象深刻:
    「我沒奢望能交到他手上。不過,一想到他就要成年了,還是很認真的幫他選了一支。」
    就那一剎那,我決定幫阿姨把這支錶送出去。
    反正靜岡就在回家的路途上。而且這單日無限次搭乘的車票,不論上下車幾 次都無所謂。我只要把錶交給他,再坐上電車的話,應該就可以到達岡山吧。
阿姨剛開始一再拒絕,但也沒有非常堅持。
    「阿姨,不論妳再怎麼拒絕,我都決定要去。而且,受到阿姨的照顧,如果    不能為妳做點事聊表謝意,我會良心不安。」
    最後阿姨終於接受了。
    「好吧,麻煩你了。」這類的話,她一句也沒說。
    阿姨沉思了好一會兒,才突然轉身向裡間走去。她在白紙上寫了什麼,走回來默默地把它交給我。
    上面寫的是地址。
    阿姨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
    我從她手中接過手錶和一天份的飯糰,在車站前車票攤開店的同時,買下一張「青春18車票」,便跳上下行列車。
    靜悄悄的宅院大門口,走出一個比我想像中歲數更大的老先生,應該是爺爺吧。
    「請問……谷雄太先生在不在這裡?」
    老人霎時陷入沉思地注視著我的臉,之後才緩緩問道:
    「你是雄太的朋友?」
    「不,其實算不上朋友啦。因為先前受到田中昌美女士的照顧,所以,我想幫她交一件東西給雄太哥。」
    老人喃喃地說了一句:「是昌美啊……」便閉上嘴不再言語,只是靜靜地直點頭。他像是突然回過神來,開口道:
    「哎~,站著說話不方便,請進來說吧。我幫你倒杯茶。」
    阿姨的兒子可能出去了,屋裡靜悄悄地,好像一個人也沒有。
    爺爺慢條斯理地招待我坐下,又去幫我泡茶。
    我很想趕快離開這裡,坐上電車往西部去。瞄了一眼時間,沒等爺爺把茶端過來,我就對著在廚房忙活的老人家背影說:
    「雄太哥會很晚回來嗎?」
    爺爺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倒是反問我一個問題。
    「昌美現在住在哪裡?」
    「在川崎。」
    「是嗎?所以,你是川崎人?」
    「不是,我是從熊本來的。到東京的時候遇到了一點困難,偶然間得到昌美阿姨的幫助。我並不是為了報答阿姨,只是想幫阿姨跑個腿,把她為祝賀雄太哥買的禮物交給他。」
    「也就是說,你接著就要回熊本了?」
    「是的,所以,我想盡可能早點從這裡出發。……」
    「這可麻煩了……」
    爺爺終於把茶泡好,端到桌前來。
    然後,他慢吞吞地在我對面坐下。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真是抱歉,不過,雄太已經不住在這裡了。」
    我瞬間凝結。
 
    爺爺是這麼說的。
    雄太哥與爸爸的關係不好。雖然進了這附近有名的升學高中,但是他爸爸為了讓他進大學,總是逼他念書。於是,爸爸逼得越緊,雄太哥也就離家越遠了。
最後,高中二年級的暑假,他決定離家自己討生活。當時,他爸爸也放棄了逼他進大學的期望,丟下一句「隨便你」就走了。雄太哥離開時,他連送都沒送。
聽說雄太哥現在已經找了份工作,他在東京吉祥寺當美容師。
    爺爺說他不清楚詳細的地址,不過有一次雄太打電話回來時提到,他工作的店名叫做「K」。
    「實在很抱歉,不過就因為父子倆鬧得不愉快,已經快四年沒見到他了。」
    「原來是這樣……」
    我虛弱地低聲說。
    「那麼,我可以把昌美阿姨交給我的禮物,暫時放在這裡嗎?說不定哪天他回來這裡時,就可以轉交給雄太哥……」
    爺爺沒等我的話說完,就猛力地搖了搖頭。
    「很遺憾,不過不太可能。雄太對這裡沒有一點好印象。我想他應該也沒有回來的打算。而且,如果交給那孩子的爸,說不定還會被他扔掉。當然,也有可能會收藏起來,但他會有什麼反應,我完全猜不到。只是說把禮物放在我這裡,也不知他何時會來,一直這麼等下去,並不是好辦法。因為我這老頭子也不知還有幾年好活。很抱歉,年輕人,還是只好請你把這禮物拿回去吧。
 
    我深深地向他行禮告辭,然後走出大門。
    到玄關來送我的爺爺微笑地說:
    「我了解昌美為什麼那麼照顧你,因為你跟雄太長得一模一樣。」
 
    我往車站走去,一面思考著接下來的步驟。
    我沿著來時路走回去,可是自己往哪兒怎麼走,卻完全不記得了。等我回過神來,已經來到車站的剪票口。
    直到最後還是沒法決定接下來該往哪個方向。
    就這樣一直朝西走嗎……?
    還是回東京去找阿姨的兒子呢……?
 
    我看看錶。
    已經過了下午一點半,沒時間再在這裡瞎磨蹭了。
    我必須立刻做下決定。
 
    最後我搭上了上行列車。
    我想折回去,找到阿姨的兒子。
    這個時間往西行,今天也找不到住宿的地方了。若是往東京走,說不定還可以在阿姨家再住一晚。
    我如此想了之後下了結論。
 
    到達吉祥寺站,我先尋找派出所。
    「K」美容院沒有想像中難找,而且從車站過去只要幾分鐘就到了。我以接近跑步的步伐往那裡走去,但還是難以壓抑心中的激動。
    走到店門口,我從玻璃窗探看店內的狀況。
    排隊等候的客人大約有四位,從我的位置可以看到的員工就有六人,也許裡面還有。
    我推開入口的門,聽見「光臨──!」的聲音。經過幾秒我才意會到那是「歡迎光臨」的意思。店裡開了冷氣,我感到身上的汗水一下子全縮了回去。
    一位女性員工向我伸出手,暗示我可以把背包遞給她。
    「您有預約嗎?」
    「不,不是的……。」
    「現在店裡客人很多,可能要請您多等一下……」
    那位店員說到最後,視線移到我的小平頭,才注意到我不是客人。
    「您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這裡是不是有一位谷雄太先生。」
    「小谷嗎?有的……。不過他今天休假。」
    今天好像做什麼事都不順。
    「哦,真的嗎?」
    我氣餒地回答。
    「您找他有什麼事呢?」
    「我是受雄太哥的母親委託……」
    也許是聽到我的話,眾多工作的員工中,有一位貌似店長的人停下了手,朝著我走來。
    「你說,雄太母親委託你,是真的嗎?」
    「是,是真的。」
    「嗯……」
    這個人手上還握著剪刀和梳子,竟然就這麼抵著下巴,做出沉思的動作。
    「這樣吧,你可以等我一下嗎?」
    「哦……好的……」
    我在美容院的等候室,望著夜幕漸沉的街道虛度時間。
    昨天我沒察覺到一點,這裡天色暗得比熊本早。回想起來,昨天入睡的時間已是拂曉,天剛露出魚肚白的時間,可是一看手錶卻還相當早,令我有些吃驚。
 
    在美容院的店裡工作的,還有幾個年輕的孩子。
    一個跟我差不多同年的女孩子向我走來。
    「有沒有想看的雜誌?我隨便拿一些過來,如果有你想看的就直說哦。我把茶放在這裡。這茶剛冰過的,很好喝。」
    「哦……謝謝……」
    那女孩立刻引導我身旁的客人到洗髮的座位去,一面與客人談笑,一面為客人在脖子周圍捲上毛巾和美容院特有的塑膠披肩。
    看起來好神氣。
    我打算考大學,不過,並不是為了想念大學才開始用功的。
    只是覺得那些國中高中畢業就馬上工作的人很可憐。理由很簡單哪,去工作之後,就沒有暑假了,而且現在我享有的種種特權,應該都會被取消吧,還必須繳稅呢。不過現在眼前工作的這些人,比我更能對自己的人生負責,看起來活得好開心。
    他們都是大人了,而且好有活力。而我卻連別人問話都答不好,總覺得好像只有自己還長不大似的,好丟臉。
    等了一個多鐘頭,終於聽到店長叫我的名字。
    「對不起、對不起,手邊一直閒不下來。」
    他帶我到店後面的員工休息室。
    「剛才聽你說,你是受到雄太母親的委託?」
    「是的,不過說得正確一點,並不是她委託我,而是我主動求她讓我來的。」
    「等等,你是雄太的弟弟或是什麼人嗎?」
    「不,不是的。我跟他完全沒有親戚關係。」
    我把這兩天的來龍去脈,大致跟店長說了一遍。
 
    「呵,原來是這樣。你的遭遇真有意思。」
    「對我來說可是笑不出來的事呢!」
    「別這麼想,這是非常棒的經驗哩。明天雄太會上班,我本來想叫你把東西留下來就好了。不過既然是這麼回事,我想你自己交給他會更好。」
    「我沒辦法留到明天。我得趁現在趕快去坐電車,再往西走一點才行。因為車票就快不能用了……」
    「你現在往西走,晚上要睡在哪裡呢?今天先在我家住一晚,明天你親自把票交給他吧。到了這個時間,你就算多往西走一點,跟留在這裡有什麼差別?而且當務之急,是先解決今晚在哪裡落腳的問題吧。」
    我望著已經完全變黑的室外,就算現在出發,在凌晨之前也許能趕到靜岡。只是就如店長所說,到達的地點也沒有可住的地方。
    「你不想自己交給他嗎?」
    既然到了這種狀態,今天還是放棄前進吧。
    從靜岡折返的時候,我就有這種預感了。
    「好吧,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好的,你在這裡坐一坐,等我們店打烊。」
    「謝謝。」
    店長回去工作了。
    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後,我打量起整個房間。
    員工休息室十分混亂,值得好好打掃一番,窗子好像也不知幾年沒擦了。我  不覺浮起微笑。
    我再次體會到阿姨教我在陌生地方安心自處的方法,有多麼寶貴了。如果我什麼都不做,在這兒等著打烊的話,心裡一定想東想西,七上八下。慌張失措的模樣,自己想了都覺得難為情。
    不過,我現在知道怎麼自在地待在這裡了。
    那就是專心打掃。我要把這裡整理得乾乾淨淨,給大家一個驚喜。
    店裡可能很忙,打掃的時候,一個探頭進來的人都沒有。所以我很專心地打掃了將近兩個鐘頭。
    忘記時間地專心掃除,真的是件愉快的事。我從來沒想過,在這種狀況下,打掃竟然能讓心情平靜下來。但奇妙的是,我真的感到快樂。從前學校打掃時間,也從來沒認真做過的我,竟好像變了個人似的,享受著打掃的過程,想起來就覺得好笑。
    店長和其他員工結束工作,回到休息室時,我正一手拿著抹布,清理牆上的污跡。
    「咦,你在幹什麼?」
    「哦,各位辛苦了。我想自己是不是能幫點忙,所以把這房間打掃了一下。不過,不能碰的東西,我都沒碰。」
    「哇,真謝謝你。整理得好整齊啊,這房間變得這麼乾淨呢。」
    不只是店長,其他人都很開心的樣子。
    剛才的孩子氣已經消失,現在的我充滿了自信。
    我知道不論到什麼地方,我都能生存了。
    剎那間,我感受到自己的堅強。
    我又參加了打烊之後的店內打掃,也因此和許多人結為好友。最初拿雜誌給我的女孩,原來大我三歲。
 
    店長的家在從吉祥寺坐井之頭線數站之外的住宅大樓。
    「木原哥,你幾歲了?」
    「我?三十二了。」
    「三十二歲就有一家自己的店,住在這麼豪華的大樓,你真厲害。」
    「哪有厲害,我的店是借錢開的,這個房子也是貸款買的呢。哈哈哈。」
    木原哥開了大門的鑰匙,走進屋裡,從衣櫃裡拿出T恤和短褲。
    「這兩件你可以穿吧。好吧,就給你算了。我要先去洗澡,你等一下也洗個澡。然後我們一起到外面吃東西。」
    木原哥開車帶我去的地方,是一家拉麵店。
    聽木原哥說,這家店經常有電視節目來採訪,相當有名,不過在熊本我沒看過那種節目。
    之後他又說,既然難得到東京來,乾脆帶我去兜風,看看東京的夜景。
    「小子,剛才我在洗澡的時候,你幫我把水槽裡的碗筷都洗了吧?」
    「在這兒白吃白住,這點小勞動算不了什麼。」
    「哈哈哈。你這麼勤快,走到哪裡都有地方住的啦。還有啊,你那個小平頭最順眼了。看起來就像鄉下孩子。」
    「謝謝。」
    「我其實也是從鄉下上來的。國中的時候也像你那樣,留個小平頭。」
    「木原哥的家鄉在哪裡?」
    「我的家鄉嗎?石川。鎮上到處都是蒲公英,看得煩透了。我想,上大學是離開小鎮的捷徑,所以雖然不愛念書但還是拚命用功,好不容易考上東京的三流大學,歡天喜地地上京來了。」
    「所以,你是在大學畢業後才開始現在的工作嗎?」
    「不是。大學讀一年我就不念了。因為我沒去學校,只顧著到處玩,所以想當然耳,我一個大學同學都沒有,反而在校外交到一票朋友。在大學裡若是沒有朋友,想順利畢業會很辛苦。你以後就會知道了。而我校外的朋友淨是每天晚上到處遊樂的損友,我沒去學校而去打工,賺到的錢都拿去玩。後來連打工的錢都不夠花,只好把家裡寄來的學費都拿來用了。總之,就是個典型的壞學生。最後我大學不想去,學費也沒繳,所以瞞著父母提出退學申請,就這麼退學啦。」
    「父母沒發現嗎?」
    「其實我老媽全都知情,而且好像還幫我瞞著我爸。照理說不可能不知道,不過我爸真的沒發現。不過後來我才知道,我沒去上學,沒繳學費,還有提出退學申請這些事,學校都一一跟我老家聯絡過了,只有我一個人不知道。後來那兩年,我假裝去學校,拿家人寄的生活費過活。不過,我實在沒臉叫他們寄學費來,所以告訴他們我在打工賺錢,學費我自己湊就行了,用這種自以為是的藉口矇混過去。總之就成了打工族,天天游手好閒。」
    「阿姨一直沒問你嗎?」
    「對啊,她什麼也沒問。」
    「木原哥是什麼時候發現爸媽都知道了呢?」
    「退學兩年之後。我媽病倒住院,我回到好久不見的老家,才聽我爸說的。他說,不論我做了什麼事,我媽都完全信任我。所以,她一直不願吭聲,相信我有一天會主動向她解釋。然而,我卻一直讓她失望。」
    「伯母現在……」
    「別擔心,她還活得好好的。只不過有點後遺症,說話不太清楚,走路也不太方便。」
    我望著一棟棟高樓大廈中的點點燈火,想念起自己母親的笑容。
    「今天你看到我們店裡的氣氛,有什麼感覺?」
    「我覺得大家都好有活力,好開心的樣子。而且每個人都很親切,又溫暖。」
    「我們店的主張就是『感謝』,對一切抱著感謝而工作。」
    「的確有傳達出這種訊息。」
    「對顧客抱懷感謝,對能夠相逢而感謝,對能夠工作而感謝。店名的『K』,也包含了感謝的K。」
    「我還以為是木原哥的名字K呢!真是一家很棒的店。」
    「我一點都不了解父母的心意,成天只知道游手好閒,這種不孝子說出『感謝』兩個字,你應該覺得很意外吧。不過,不管別人怎麼說我,也為了一直守候我、相信我的老媽,當下我決定要痛改前非。雖然有點太晚了,不過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我進了美容學校,走進了現在的世界,如今,我爸媽也都接受我的一切了。因為這層關係,我也經常提醒我的員工,要珍惜自己的父母。我們店裡,只要父母生日都可以休假哦。這種商家應該很少見吧。利用這一天,向父母表達感謝,或是寫信給他們。總之,我希望在這一天,大家能把自己心裡的感謝傳達給父母。」
    「我也很感謝爸媽,不過不太好意思說出來。」
    「每個人都會不好意思啊。到我店裡來想當美容師的員工,有好幾個都在年輕時愛玩不聽話,讓父母傷過腦筋。不過,我一再告誡他們,如果沒有坦誠面對的勇氣,就沒法做好工作。高中時候沒有這種勇氣還不打緊,但是出了社會之後就不行了。沒有勇氣去承認自己的錯誤,進而真誠地道歉加以感謝的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聽得好刺耳……」
    「這趟旅行是個很好的轉捩點哦。你說謊讓媽媽擔心了對吧。今晚,你就寫封信向母親道歉和感謝吧。我相信,你媽一定會把這封信當成一輩子的寶物。」
    「好,我寫。」
    「哈哈哈,真是乖孩子。雖然有點讓人操心,但不要緊。若是你能透過這次經驗,學得成熟一點,回家之後,你媽一定也會為你高興。不過,這也是做兒子的,自以為是的想法啦。
    「不管怎麼樣,你絕對想不到會跟一個陌生大哥,在這種地方兜風觀光吧?快看左邊,是東京鐵塔。」
    從夜裡的首都高速公路上看到的東京鐵塔,比電視裡看到的更大,塔身閃耀著橘色的光輝。四周圍矗立著許多高聳的大樓,整個東京就像一道道高樓形成的海浪般起起伏伏,分不清哪裡才是地面。原來這就是大都市。
    「雄太啊,他最喜歡做討別人高興的事,所以總是得到最多同事和客人的感謝。不過,一說到他的父母,他就完全封閉起來。他父親好像不想見他,所以他堅持『不去見面才是體貼對方』。而母親方面,我只聽他說已經不在了,所以當你說有雄太母親送的東西要交給他時,我真的嚇了一跳。」
    「原來如此。阿姨一直沒有忘記雄太,每年他生日都會買了禮物放在身邊沒送給他。」
    「我想雄太一定會很高興。那傢伙一定早就明白,他媽媽將他交給父親時的痛苦心情。為了讓媽媽幸福,為了不造成她的負擔,才下定決心回到父親家去的。不過,儘管知道媽媽是騙他的,但畢竟媽媽說過『想自己一個人生活』這句話,所以雄太沒辦法主動去見她。我猜他也一直在等媽媽聯絡他吧。」
    「阿姨說的話正相反,她說是自己拋棄孩子在先,哪有資格主動去見他。」
    「總之,彼此若是太在乎對方的想法,也是個問題呢。」
    「的確……」
    「所以啦,一個偶然的機會,出現了你這個天使丘比特。我覺得也許不是偶然,而是一開始就注定好的。」
    木原哥的話讓我啞口難言。
    因為在我身上發生的種種狀況,全都是走投無路時偶然遇到的。
    然而,一對分隔兩地的母子,彼此都想念著對方,都希望有一天能再見面、一起生活的話,那麼在某時某地出現的契機,也許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了。也就是說,對他們兩人來說,我的來臨是個必然?

書籍代號:0NSB4045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1975

ISBN:9789863841975

印刷:

頁數:25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