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中國古典文學> 最美的國文課【唐詩】:融合電影、音樂、哲學的唐詩跨界全解讀

最美的國文課【唐詩】:融合電影、音樂、哲學的唐詩跨界全解讀

作者:夏昆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8-05-09

產品編號:9789863842569

定價 $42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一本廣大讀者欣羨:「為什麼我的國文老師不是夏昆!」的驚艷之作

國文課之神 央視中國詩詞大會「金牌擂主」 夏昆

串聯現代音樂電影哲學,跨界解唐詩

用最唯美的詮釋、最深情款款的洞見,邂逅唐朝的千古流韻、動人風情!

作家祁立峰、凌性傑、北一女教師徐秋玲 大力推薦!

 

全國各級國文教師浪漫推薦!

 

祁立峰 《讀古文撞到鄉民》作者

凌性傑 作家

徐秋玲  北一女中國文教師

 

40位唐朝重量級詩人 X 超過100首課本必收唐詩 X 300年大唐絕美時光!

 

夏昆還原詩人精神性靈,打通詩詞任督二脈,

栩栩如生重現從初唐、盛唐、中唐,到晚唐歷史長河之上,

時代的浪漫與瀟灑、詩人的英豪與情長,

帶你走一場意料之外、精采絕倫的唐詩盛宴!

 

優美開講1:用小說般的故事,讓詩人從悠遠的作品中,走入你的生活

「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乍看之下以為是情傷故事,其實是張籍自比作妾,絞盡腦汁婉拒叛亂軍閥招攬的詩作,藉此逃離死劫呢!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杜甫遭逢安史之亂,險歷殺身之禍,他的潛台詞是:老夫登的不是高臺,老夫登的是寂寞和淒涼,悲的是夢想成空、韶華白頭啊!

 

另類開講2:漫談唐代詩人之「狂」,走進詩人的靈魂

李白登高官(北海太守)家門自薦,卻坐冷板凳,氣得大放狂詞:「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假令風歇時下來,猶能簸卻滄溟水。」我要是哪天遇見伯樂,必能高飛直上九萬里!到時振臂揮翅,還能把你個小小北海搧乾!

唐朝風氣之開放寬鬆,讓李商隱狂妄地寫詩諷刺皇帝的愛情結局「如何四紀為天子,不及盧家有莫愁」,譏諷唐玄宗遭馬嵬禁軍要脅,誅殺貴妃,遠遠比不上平民夫妻能一輩子相守相伴……

 

跨界開講3:哲學、音樂、電影、流行文化,都可以與詩融合

【哲學】以佛洛伊德三個自我理論,剖析李白「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亮=超我,影子=本我,李白=自我,三者共飲,對比出靈魂與肉身的衝突,也解釋了李白孤寂的源頭……

【歌劇】先聽華格納《女武神》樂章,再讀高適「校尉羽書飛瀚海,單于獵火照狼山」,大戰在即、眾神高亢的氣氛中,秒懂詩句中血腥的屠殺修羅場:「沙漠軍使急傳書信,單于練兵火光映天」!

【電影】岑參筆下「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飄動的紅旗在寒風中瞬間凝固,不就是基努‧李維在《駭客任務》中的「子彈時間」特技?

【搖滾樂】中國搖滾樂團「唐朝樂隊」的〈夢回唐朝〉一曲「菊花古劍和酒,被咖啡泡入喧囂的庭院……今宵酒醒無夢」,精準點出唐詩精神的三大關鍵字──「詩、酒、劍」!

 

本書特色 ▌

 

  1. 特別繪製唐詩分期長河:一眼覽盡大唐詩人絕代風華

目錄將300年大唐絕美時光,分為四大時期:初唐、盛唐、中唐,到晚唐,繪製成一條浩浩湯湯的唐詩歷史大河,寫意地將40位風格迥異的大詩人,按照生辰時間排序列入,並為每個詩人,總結一句最切合生平際遇的深情短語。這條歷史大河,能讓你一眼看盡唐朝詩歌風格的劇烈演變,一瞥覽遍40位詩人最獨一無二的性格色彩!

  1. 最獨具新意的解讀視角:結合哲學、音樂、電影、流行文化解詩

夏昆視野獨特,獨闢蹊徑從常人不能的思考角度入手,巧妙運用現代的藝術,跨領域解讀古意濃厚的詩詞文學,讓蘊藏在唐詩裡的豪情愁緒,自意想不到之徑,走入每位讀者的生命!

  1. 精彩書末附錄:細緻整理唐朝詩人間的動人友情

唐詩中不乏大量詠歎友誼的詩句,許多詩句至今仍膾炙人口,如王勃的「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夏昆在附錄裡,精彩重現如李白與杜甫、劉禹錫與柳宗元等人,這些俠肝義膽的生死交情!

 

名家好評|讀者傾情推薦!▌

 

「此書文筆動人,能徵引古今以發幽思,對唐詩其人其事其狂的掌握,兼具理性與感性,深度與廣度,非常適合教學者與學子閱讀。」──北一女中國文老師|徐秋玲

 

「在學校裡上夏老師的選修課,講詩詞如同講故事般娓娓道來……夏老師一向是可以將音樂,電影,詩詞相融合,將文藝美好詮釋得令人怦然心動。……看到他給學生做音樂,電影,詩詞鑒賞,覺得這位老師在我高中開了一扇窗,即使不能夠體會他所有的課堂,但知道有這樣一位老師的存在,已經是莫大的慰藉了。」──少女婉婉

 

「聽夏老師講詩詞,像親身經歷一個故事。倘若是做夢,夢醒了,會逐漸忘記,但是踏踏實實經歷的故事,卻忘也忘不了,愈回味愈有味!」──廣羽

 

「我最高興的事情就是我的學生走進大學之後,跟他們同學談高中國文課時,他們的同學說得是各種學習、各種考試、各種暗無天日;而我的學生說得卻是各種詩詞、各種音樂、各種電影、各種豐富多彩。」──夏昆

 

祁立峰 《讀古文撞到鄉民》作者

凌性傑 作家

徐秋玲  北一女中國文教師

★國文課之神:中國最受歡迎的在職國文名師

★第一季《中國詩詞大會》金牌擂主!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為中國而教」(Teach For China)特聘培訓師

★中國高考戰神

 

夏昆

 

1970年出生,成都市新都一中國文教師,教齡超過二十年。夏昆曾有一個學生因高考失利而自殺,這讓他重新反思教育和生命的意義。他認為教育應該是幫助學生尋覓智慧與生命之美,而非計算現實功利的損失。因此,他堅持開展人文藝術實踐課程,以反傳統的啟發式教學,引領學生進入文學的殿堂,系統性地開設了音樂、詩詞和電影鑑賞課,可謂是中國版的《春風化雨》(Dead Poets Society)。

 

「當了老師之後才發現,我們的教育不是什麼麥田,而是一間屋子,裡面關著學生,也關著老師和家長。我要做的就是一腳踢開擋住窗戶的人,告訴裡面的每一個人,窗外有很多很美好的景色。」

 

在他的國文課堂上,音樂、電影、動漫、吹拉彈唱、捏泥、爬山,都是讓學生更親近詩詞,獲得豐盈生命體驗的途徑。夏昆除了登上第一季《中國詩詞大會》的金牌擂主之位,還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為中國而教」項目(TFC)特聘培訓師,以及央視中學生頻道特聘教師。

 

近年來,夏昆在全國各地開公益講座,講授唐詩宋詞。北京大學著名學者錢理群稱讚夏昆和他的同道,是一群極具教育活力、創造力、「永遠都走在路上」的教育行動者。

【自序】

 

夢回唐朝:中國人最奔放、最詩意、最瀟灑、最自信的時代

 

  西元七世紀,世界正處在一個劇變的時代。當時的歐洲還在蠻族入侵的噩夢中沉睡,處於中世紀的黑暗中;穆罕默德從麥加徙往麥地那,這次遷徙被稱為「聖遷」;與此同時,曾經盛極一時的波斯帝國日益衰落,終於在七世紀初被阿拉伯帝國消滅。在中國,西元六一八年,十五歲的隋恭帝楊侑,在即位只有半年之後,被李淵廢為希國公,之後不明不白地死去,隋朝滅亡。

  歷史有時候總是驚人的相似。西元前二二一年,秦始皇掃平六國,履至尊而制六合,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統一的王朝——秦朝,他自稱始皇帝,並且規定其即位者依次為二世、三世,以至無窮。但是,秦朝僅僅存在了短短的十五年時間,就被劉邦推翻,這個偉大而短命的朝代只是充當了更偉大的朝代——漢朝的開路人。西元五八一年,隋文帝楊堅派大將韓擒虎,幾乎沒費什麼大力氣就消滅了最後一個割據政權陳,結束了長期的分裂局面,建立了隋朝。可是,秦朝的歷史再次重演,隋朝只存在了三十七年,就被唐朝代替。

  唐朝則存在了二百九十年,在那之後的漫長時間裡面,唐朝這個詞就成了一個符號,一個圖騰,象徵著中國人最奔放、最詩意、最瀟灑、最自信的時代。一千多年後,一支搖滾樂隊還以「唐朝」命名,在他們的主打歌夢回唐朝中唱道:

 

  菊花古劍和酒

  被咖啡泡入喧囂的亭院

  異族在日壇膜拜古人的月亮

  開元盛世令人神往

  風 吹不散長恨

  花 染不透鄉愁

  雪 映不出山河

  月 圓不了古夢

  沿著掌紋烙著宿命

  今宵酒醒無夢

  沿著宿命走入迷思

  夢裡回到唐朝

  今宵杯中映著明月  男耕女織絲路繁忙

  今宵杯中映著明月  物華天寶人傑地靈

  今宵杯中映著明月  紙香墨飛辭賦滿江

  今宵杯中映著明月  豪傑英氣大千錦亮

 

  「詩」、「酒」、「劍」,成為唐朝最重要的三個關鍵字,這三個詞像一個三角形的箭頭,指向藝術與美的最高境界。當唐朝隨著時間的流逝,離我們愈來愈遠的同時,我們卻愈來愈清晰地看到那個時代的浪漫與瀟灑、自信與豪放,甚至清晰地聽到只屬於那個時代的人的笑聲與哭聲,看到他們的命運沉浮、人生際遇。這完全歸功於一個具有魔力的詞,這個詞在那個時代逝去之後,幾乎成了漢語詞典中最富神奇魅力的詞語,它,就是唐詩。

 

 

【摘文一】

崔顥:讓詩仙斂手的詩人

 

 少年得志輕薄放縱,頻娶妻又頻棄妻,中年困頓一掃浮艷之氣

  唐代詩人輩出,當中執牛耳者當屬李白杜甫。所謂「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因此李杜在一定程度上已經成為一個標杆,全面超越固不可能,即使能在一招半式上討得便宜,也可垂之不朽了,崔顥就是這樣的詩人。

  崔顥(七○四?~七五四年),汴州人,《唐才子傳》說他是開元十一年進士,以此計算,崔顥中進士的時候還不到二十歲,在「三十老明經,五十少進士」(三十歲考上明經,年紀已經算大的了,但五十歲考上進士,還不算晚。)的唐代,可以算是少年得志了。與很多神童出身的詩人一樣,崔顥方仲永式的光芒似乎只是在中進士前後短暫地閃耀了一下,之後就幾乎杳無聲息了。進士及第之後,他擔任尚書司勳員外郎。政績上沒有什麼聲譽,也許是由於受南朝詩歌影響的原因,時人評價他「少年為詩,意浮豔,多陷輕薄」,詩名並不好。而其名聲不佳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可能還是在他的私生活上。

  《唐才子傳》說,崔顥少年得志,行履放縱,嗜酒好賭,更關鍵的是好色無度。娶妻專挑美女,「稍不愜,即棄之」。史書裡並沒有說崔顥頻繁娶妻又棄妻原因是什麼,只是說他「凡易三四」,三四之類數字,在古文中常屬虛指,也許是崔顥結婚離異太頻繁,讓史家也難於計算了吧。也許由於這些原因,崔顥的名聲一直不是太好。在他的仕途生涯中,也曾經有過機會,可以借名人提拔而改變命運的。比如當時著名的詩人、書法家李邕聽說崔顥的詩名之後,曾親自邀請崔顥至家做客。誰知道崔顥來之後,獻〈王家少婦〉詩一首,第一句就是「十五嫁王昌」,李邕一聽他走的還是淫詞豔曲的路子,大怒說:「小兒無禮!」拂袖而去,再不與之交往。

  詩風不合於時,名聲又欠佳的崔顥,在名家輩出的唐代,早年一直無籍籍名也許是註定的命運了,但是,上蒼也許只是給他開了一個殘酷的玩笑,讓他從世事的艱難中跳出狹隘的輕薄浮豔,在困頓之後奏響悲涼的琴弦,留下真正動人的樂章吧。史書說崔顥到了晚年之後,詩風突然一變:「風骨凜然」,讓人稱奇。也許,這真的應了那句話:「詩窮而後工」,當崔顥完成了少年輕薄到中年困頓,直到老年剛勁的旅程時,詩神為他安排了一場無法斷定盈虧的交易,以詩人一生的宦達為代價,換取詩歌最隱秘最精深的密室的入場券,讓崔顥一睹詩神最燦爛輝煌的羽翼,在這羽翼之上,留下自己的華章。交易的地點,就是黃鶴樓。

 

 〈黃鶴樓〉氣韻、膽識凌駕李白,格律犯規卻成千古名篇!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氣勢驚人,連李白都忍不住作詩模仿

 

  黃鶴樓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仙人駕鶴而去本是傳說,但是詩人每每將假做真,也是借求仙訪道抒發自己在現實中的不平,澆胸中之塊壘吧。崔顥年少的輝煌與半生的失意交織在胸,糾纏不清,形成了萬噸岩漿沉埋地底,但是一遇縫隙就會噴薄而出,而登臨黃鶴樓,就為這岩漿尋到了這難得的縫隙。於是,當崔顥的沉鬱衝開縫隙沖向雲霄的時候,他就再也不顧及什麼平仄格律之類的清規戒律,而任由這鬱結之氣揮灑恣肆了。

  古詩最忌用詞重複,深知格律的崔顥不會不知道這點,但是在詩歌的前三句,詩人卻兵行險著,每句都出現「黃鶴」一詞。但是讓人驚奇的是,三次重複的出現不僅不顯得累贅,反而給人氣韻上一唱三歎之感:三次黃鶴,仿佛是一道三疊泉,詩興甫發,詩歌的甘泉剛剛奔出,第一個臺階便將其擱置一下,激起飛花點點;等到我們沖過第一疊,滿以為能夠一瀉千里之時,第二疊又攔住了去路,此時泉水擊石,泠泠作響,水花四濺,急著要翻過第二疊,奔下懸崖;誰知此時第三疊又橫在路前,此時泉水之勢已被蓄足,碎瓊亂玉漸迷人眼,日光下徹,飛花點翠,美不勝收。

  直到沖過第三疊,泉水終於舒展了身體,調正了方向,潺潺而去。更令人叫絕的是,三疊似乎將前三句分成三節,但是氣韻卻一往貫通,似乎是詩人登樓望遠,懷古思今,那一股沉鬱之氣在胸中歷經百波千折,雖幽深隱晦卻不絕如縷,終於在黃鶴之影已了無蹤跡可尋時,自詩人的胸中吐出,暴曬在這高樓之上,日光之下。《紅樓夢》裡黛玉教人作詩時說:「若是果有了奇句,連平仄虛實不對都使得的。」不以詞害意似乎人人都懂,可是很少人能有崔顥這樣的天縱之才,有這樣的膽識,在要求最苛刻的格律詩的天空中,用自己氣韻的狂風掃除一切規則的羈絆,亮出一片從來沒有過的青天。

  這股氣一旦從詩人胸中吐出,便一發而不可收,樹影歷歷,芳草萋萋,萬千憂喜,湧上心頭。鸚鵡洲是三國時禰衡被殺之地,但是作者並不挑明,只是用地名含蓄帶過,餘音嫋嫋,讓讀者有了無限的想像空間:是作者悲歎自己一生如耿直敢言的禰衡一樣,命運多舛?還是暗指當權者如黃祖一樣,濫殺英才?或者更是影射權貴如曹操一樣陰險毒辣,借黃祖之手除自己眼中之釘?這一切詩人並沒有明說,但是正是這樣,詩句卻更有了常人無法想像的更飽滿的張力。

  面對著無限的江山,無限的空間和時間,詩人知道自己終究是渺小的,經歷了半生的困頓沉鬱之後,詩人發現,自己已經陷於進退兩難的處境:日暮途窮,故鄉何在?前進固不可能,就連後退也成為一種奢侈。於是,在八世紀的一個清朗的日子裡,在仙人駕鶴西去的高樓上,崔顥木然地對著空空闊闊坦坦蕩蕩的江山,黯然地看著樓下來來往往忙忙碌碌的人,斯人獨憔悴。

  古人說:「文以氣為主。」「氣」其實指的就是氣韻。〈黃鶴樓〉這首詩,根本不顧平仄格律的要求,只顧一股氣吐將出來,這股氣一直鬱結於詩人胸中,而現在竟充塞了天地,縈繞於麗日浮雲之上,更纏繞在每一個失意遊子的心中。於是,這首嚴重「犯規」的格律詩,竟成了最成功的一首格律詩。《唐詩別裁》卷十三中沈德潛評此詩,以為「意得象先,神行語外,縱筆寫去,遂擅千古之奇」,嚴羽《滄浪詩話》更是盛讚:「唐人七言律詩,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

  關於此詩,還有一個有趣的傳說,《唐才子傳》說:崔顥此詩出後,詩仙李白來到黃鶴樓,詩興大發,突然看見崔顥的詩,長歎道:「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有人說此說多半為後人附會,但是我倒是願意相信此事屬實,因為李白後來模仿〈黃鶴樓〉寫過兩首詩,其中一首是頗有些名氣的〈登金陵鳳凰台〉,這首詩借用了崔顥的韻腳,很多地方也不乏模仿痕跡,後人認為兩首詩各有千秋,這裡姑且不提。但是李白模仿崔顥的另一首〈鸚鵡洲〉,則連很多李白的崇拜者都羞於提起了。

 

  鸚鵡洲

 

  鸚鵡來過吳江水,江上洲傳鸚鵡名。

  鸚鵡西飛隴山去,芳洲之樹何青青。

  煙開蘭葉香風暖,岸夾桃花錦浪生。

  遷客此時徒極目,長洲孤月向誰明。

 

  明眼人一看即知,李白也效法崔顥的「三疊泉」,在前三句反復出現「鸚鵡」之詞,但是,整個詩卻給人以邯鄲學步東施效顰之感,全無詩仙氣象。看來,李白此時並不明白,崔顥〈黃鶴樓〉依仗的其實就是胸中的那股氣,這氣是無法複製,更無法效仿的,因為真正的經典,永遠只有一個。

 

 

【摘文二】

賀知章:可愛的老狂人

 

 誰人能比老夫狂!

  詩人似乎多多少少都有些狂放,唐代詩人更是如此。初唐四傑自不必說,王勃、楊炯一個勝一個狂,詩仙李白更是狂放不羈,就連沉鬱頓挫的杜甫,也忍不住吟出〈狂夫〉「欲填溝壑唯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的詩句(我這老骨頭快要遭扔進溝里了,無官無錢只剩狂放,我大笑啊,當年的狂夫老了卻更狂!)。

在這麼一個崇尚「瘋狂」的時代裡,多出一兩個狂人也不足為奇,賀知章就是狂人中的一個。

  賀知章自號「四明狂客」,關於他狂的事蹟的確不少。賀知章嗜酒如命,杜甫〈飲中八仙歌〉把他排於首位,說「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賀知章比杜甫大五十三歲,杜甫居然調侃他醉酒落井,還在井底酣睡,看來,賀知章的確很狂,居然到了跟屬於自己孫子輩的杜甫,都可以互相調笑不分彼此的境界了。

  今人說起賀知章,大多知道他是著名詩人,很多人卻不知道,他也是著名書法家,《唐才子傳》說他「善草隸」。 每遇有人求字,賀知章會先問:「你有多少張紙?」人家回答之後,便興酣命筆,把紙寫完才甘休。賀知章和號稱「草聖」的張旭是好友,兩人經常叫僕童背酒,出入百姓家,見到人家好的牆壁,興之所至,就在牆上揮毫題字。張旭外號「張顛」,跟「狂客」倒是配成一對「癲狂」,這種把戲,已經跟頑童有些類似了。

  一次,賀知章見一家花園景致甚好,便大大咧咧走入觀賞,主人詢問時,他以詩相答:

 

  題袁氏別業(一作〈偶游主人園〉)

 

  主人不相識,偶坐為林泉。

  莫謾愁沽酒,囊中自有錢。

 

  他告訴主人:我們的確素不相識,我到貴府來只為欣賞美景。別擔心沒錢招待我,我兜裡有錢,請你一起喝!再吝嗇的主人,在這一番與孩童無異的天真面前,恐怕都會莞爾吧?誰會想到,擁有這樣童心的人,竟然就是太子賓客、曾任禮部侍郎,後改任工部侍郎、銀青光祿大夫兼正授秘書監的朝廷重臣賀知章呢?

 

 老狂人慧眼識英雄,胸襟寬大提拔詩仙李白

  常人以為,狂似乎就是狂妄和瘋狂,而瘋狂的後果很可能就是使自己和周圍的人受到傷害。但這只是狂的其中一種含義。《論語》說:「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如果找不到行止合乎中庸之道的人交往,那就和狂者或狷者交往吧!狂狷兩者雖然都不合乎中道,但狂者有進取心,狷者不為不善之事,都是可取的人才)在這裡,狂即積極進取,勇於開拓之意。李白也曾說:「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我本是楚狂人,唱著鳳歌笑孔丘)這裡的狂,更多的是不受約束、自由自在之意。賀知章大概就是這樣的狂人,他的狂所要突破的約束,就是年齡、身份和地位。

  天寶元年,三十多歲的李白前來謁見當時已經名重海內的賀知章。他先給賀知章看了自己的詩作〈烏棲曲〉,賀知章不絕口地讚賞:「這首詩真可以泣鬼神了!」前輩的讚賞讓年輕詩人惴惴的心放下一大半,於是再拿出自己的〈蜀道難〉給賀知章看,賀知章還沒看完,就把李白稱為「謫仙人」,於是,李白,盛唐最偉大的詩人,以詩仙之名,登上中國的詩歌舞臺。

  自那以後,賀知章和李白就成了忘年交,經常一起喝酒。據說有一次,出門之後賀知章才發現,居然沒帶錢,於是他毫不猶豫地解下腰間繫的金龜交給店主換酒喝。唐代的金龜是三品以上高官才能佩戴的飾物,賀知章用來換酒,可謂狂到極點了。而後來李白〈將進酒〉中的名句「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用我的五色寶馬和千金裘衣,喚出小兒拿去換美酒,與你一起暢飲,銷掉萬古愁緒),也許就是受到賀知章金龜換酒的啟發吧。

多年後,李白回憶起這段故事:

 

  四明有狂客,風流賀季真。

  長安一相見,呼我謫仙人。

  昔好杯中物,今為松下塵。

  金龜換酒處,卻憶淚沾巾。

 

  李白寫此詩時,賀知章已經去世了,他回想起這位可敬可親的前輩,潸然淚下。

 

 

【摘文三】

李白:寂寞於神靈和人群之間

 

  月下獨酌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相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李白說,他「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又疑瑤台鏡,飛在青雲端」〈古朗月行〉。那時候的月亮,大概是清澈的,如清澈的水,如孩童的心。從那時開始,月亮就成了李白最好的夥伴。

  於是,在一個春天的夜晚,詩人在花叢中,擺下了一壺酒,頭頂月光如水,腳下疏影橫斜,但是,沒有人陪著他一起酣飲。似乎所有的詩人都曾經有過這尷尬的寂寞和孤獨的時刻,陶淵明〈雜詩〉曾說:「欲言無予和,揮杯勸孤影。」菊花主人在沒有朋友的時候,只好跟自己的影子喝酒。而李白沒有朋友的時候,自然不會忘記自己最好的朋友:月亮,加上自己的影子,於是竟有三人之眾:月、影、自己,也算很熱鬧了。

  對詩人來說,孤獨是結果,也是原因,當他們用繆斯的眼神俯瞰奧林匹斯山下的芸芸眾生時,他們並沒有意識到,他們已經與眾生相隔太遠;而他們又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神靈,於是,詩人的肉體還留在凡塵,而他們的靈魂已經上升到了天際,與天地同壽,與日月齊輝。而兼具肉體和靈魂的詩人,就在神靈與人群之間寂寞著。

  月亮是不會喝酒的,因為月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靈的象徵,只會用單純的靜穆的目光,看著這個喧囂的世界;影子很活躍,但只是跟著詩人的腳步亦步亦趨罷了,如詩人身後眾多的崇拜者,他們可以隨著他大笑,隨著他大哭,但是卻沒有資格與詩人平等地坐在桌旁,與詩人對飲。此時,雖有三人之眾,詩人還是孤獨的,因為,這三人,其實都只是他自己。

  影子,既是低於詩人的眾生,也是曾經的詩人,是他的源頭;月亮,既是高於詩人的神靈,也是他神性的自我,是他內心夢幻和理想的寫照。而詩人就在這過去的我、現在的我、神靈的我中間徘徊著、淩亂著、寂寞著、孤獨著。

  佛洛伊德說,每個人都有三個自我:本我、自我和超我,而影子就是李白的本我,月亮,就是李白的超我。靈魂對超我的念念不忘,與肉體無法擺脫本我的羈絆,是詩人孤獨的原因,也是詩人偉大的源泉。正是這種靈與肉的衝突使他們將靈魂無限地接近偉大與崇高,又不得不隨時受著塵世凡俗的困擾,他們意識到自己的孤獨,卻無法擺脫孤獨。

  佛家在面對這種孤獨的時候,採取的辦法是摒棄肉身,於是肉體在他們眼裡不過是一副臭皮囊,唯有精神才是永恆和崇高的。李白是道士,道家希望把肉體修煉得和精神一樣輕靈,一樣無拘無束,於是,可以駕鶴歸去,可以白日飛升。李白一直做著這夢,所以「且放白鹿青崖間,須行即騎訪名山」〈夢遊天姥吟留別),可是白日飛升終究只是一個渺茫的夢,內心的掙扎卻是永遠的。

 

 最詩意的死亡:謫仙人跳水撈月而死

 

  西元七六三年,李白去世了,有人說他是病死的,也有人說,他是醉酒之後,跳入水中捉月亮而溺死的。很多人相信後一種說法,因為,李白自己說過,他很早就想這樣做了。

  人們說,李白是謫仙,我想,他一定是從月亮上被貶下凡間的,當他在人間的使命結束之後,仙人要回去了,回到他真正的家,找回他真正的自己——月亮。凡人是來自泥土,回到泥土,但是,神靈不是這樣。於是,他跳入水中,擁抱月亮,與自己的源頭合而為一,用最詩意的行為,完成了自己生命中最後一次跳躍,最後一次追逐,得到了最大的一次圓滿。

書籍代號:0NIN0016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2569

ISBN:9789863842569

印刷:部分套色

頁數:33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