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傳記哲學> 成為自己的神!──尼采巔峰創作三部曲: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善惡的彼岸╳論道德的系譜

成為自己的神!──尼采巔峰創作三部曲: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善惡的彼岸╳論道德的系譜

作者:尼采 Friedrich W. Nietzsche

譯者:錢春綺、趙千帆

出版社:大家出版

出版日期:2017-08-30

產品編號:8667106506793

定價 $1250/折扣3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上帝已死!」
這是尼采宣講的新福音。
「成為自己的神!」
就是人類無可迴避的歷史命運。
 
很多人誤解尼采的思想是出於對世人的憎厭和生命的虛無。然而,他其實比所有人都更愛著世人,他比所有人都更熱烈擁抱著生命。
 
他宣布:「上帝死了」,但這不是世界末日,這是新世界的到來。
 
他厭棄人們被庸俗的道德挾持的生命狀態,因此他要成為先知,宣講超人的福音,把世人從奴隸狀態救拔出來,要人成為自己的主人,做自己的神。
 
在上帝早已離開的現代世界,人的一切活動和生存意義必須由自己掌握和創造。這是身為人無可違抗的命運──乍悲乍喜地,在這片只剩下自己的大地上狂奔與高叫。
 
尼采的生命結束在十九世紀的最後一年,似乎正預告了,存續在二十世紀以後的我們活在「尼采時刻」,他留下給人類的課題與任務,仍待解決……

▍一八八三年至一八八七年是尼采的創作巔峰,此時的尼采正處於「偉大的正午時刻」,他在這段時期完成了《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登上了自己詩性創作的高峰,並寫就《善惡的彼岸》及其姊妹作《論道德的系譜》,這是正午及其後的「尼采三部曲」。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請聽,查拉圖斯特拉怎麼說!耶穌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查拉圖斯特拉說:「上帝已死,人類當成為超人。」新約聖經中的耶穌,成為肉身的神,來到世間對眾人傳遞天國的福音。孤獨的查拉圖斯特拉也下了山,想把光帶入人世,而他傳遞的會是什麼「福音」?《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乃集尼采思想大成之作,告誡世人:人應該擺脫動物的狀態,以態度和意志來決定自身存在的意義,從人類的過渡階段,走向超人。
 
《善惡的彼岸──一個未來哲學的序曲》
 
當傳統道德學說以「真─僞」、「善─惡」的對立來指引人類行為,尼采說,那是權力意志在某個階段狹隘、局促和歪曲的表達。在人們遠航之前,要先學會克服對「此岸」的依賴與眷念,就像水手克服暈船病那樣。我們要做的是從根本上拋棄真實與虛假、善與惡之類的既定目標,並有勇氣看到和站到這個視角之外去──到達善惡的彼岸。「以深不可測的自負鎮定生活著;始終立於彼岸。」
 
《論道德的系譜──一本論戰著作》
 
在「重估一切價值」的旗幟下,尼采對西方的道德信仰展開了系譜學的研究,強烈地對既有的道德系統展開批判。對尼采而言,西方哲學中的道德主體其實是怨恨者的自我想像,所謂的嫉惡揚善,不過是對自身無能的掩飾,並在這些遮掩之下苟且度日。本書是對《善惡的彼岸》的說明與擴充,論證嚴密,風格成熟,乃是尼采著作中最具哲學論述體系的作品,因而成為後世對尼采思想分析的重要文本與依據。

尼采
 
尼采曾說,「有些人是死後才得以誕生的」,他自認屬於他的時代在他生前尚未到來。他的這句話不僅說明了自己的命運,彷彿更預言了他對後世的影響。
 
雖然尼采從未試圖建立任何哲學體系,但他犀利的文字卻如投槍一般,往往直擊人們的內心,宛如當頭棒喝。他就像一面鏡子,甚至是一面放大鏡,可以映照、放大人們內心深處的焦慮,不斷地要求人們思考當前的生命處境,正面迎向世界的挑戰。
 
他所留下的著作並非為此時、此地而發,弔詭的是――這完全無礙於今日讀者將其視為同時代的偉大作家。
 

錢春綺
 
中國文學名譯家,譯有《浮士德》、《歌德詩集》、海涅《詩歌集》、波德萊爾《惡之花》等。榮獲中國作家協會頒發的魯迅文學獎,其譯作被認為是德國文藝翻譯的佼佼者。錢春綺作詩、譯詩,也是德國文學研究者,譯筆神采飛揚又極盡忠於原文。他所譯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有「詩人的譯本」之譽。
 
趙千帆
 
福建侯官人,浙江大學哲學博士,2008年德國洪堡總理獎學金獲得者,先後訪學於德國漢堡大學、柏林洪堡大學。自2005年起任教於上海同濟大學哲學系,研究領域爲德國哲學和美學,尤其是法蘭克福學派和尼采的翻譯與研究。譯有尼采《善惡的彼岸》、《論道德的系譜》。

查拉圖斯特拉的前言
 
1
 
查拉圖斯特拉三十歲時,離開他的家鄉和他家鄉的湖,到山裡去。他在那裡安享他的智慧和孤獨,十年不倦。可是最後,他的心情變了,──某日清晨,他跟曙光一同起身,走到太陽面前,對它如是說道:
 
「你偉大的天體啊! 你如果沒有你所照耀的人們,你有何幸福可言哩!
 
十年來,你向我的山洞這裡升起:如果沒有我,沒有我的鷹和我的蛇,你會對你的光和行程感到厭倦吧。
 
可是,我們每天早晨恭候你,接受你的充沛的光,並為此向你感恩。
 
瞧!我對我的智慧感到厭膩,就像蜜蜂採集了過多的蜜,我需要有人伸手來接取智慧。
 
我願意贈送和分發,直到世人中的智者再度樂其愚,貧者再度樂其富。
 
因此我必須下山,深入人世:如同你每晚所行的,走下到海的那邊,還把你的光帶往那下面的世界,你這極度豐饒的天體啊!
 
我必須,像你一樣,下降,正如我要下去見他們的那些世人所稱為的沒落。
 
 
就請祝福我吧,你這寧靜的眼睛。即使看到最大的幸福,你也不會嫉妒祝福這個快要漫出來的杯子吧,讓杯裡的水變得金光燦爛地流出,把反映你的喜悅的光送往各處!
 
瞧!這個杯子想要再成為空杯,查拉圖斯特拉想要再成為凡人。」
 
──於是查拉圖斯特拉開始下降。
 
2
 
查拉圖斯特拉獨自下山,沒有碰到任何人。可是,當他走進森林時,突然有一位白髮老者出現在他的面前,那位老者是為了到林中尋覓草根而離開自己的聖庵的。老者對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道:
 
「這位行人很面熟:好多年前,他經過此處。他叫查拉圖斯特拉;可是他變了樣子了。那時你把你的死灰帶進山裡:今天你要把你的火帶往山谷中去嗎? 你不怕放火者受到的懲罰嗎?
 
是的,我認得查拉圖斯特拉。他的眼睛是純潔的,他的口角上不藏有一點厭惡。
 
他不是像個舞蹈者一樣走過來嗎?查拉圖斯特拉變了,查拉圖斯特拉變成了孩子,查拉圖斯特拉是個覺醒者。現在你要到沉睡者那裡去幹什麼呢?
 
像在海中一樣,你曾生活在孤獨之中,海水負載過你。哎呀,你要上岸?哎呀,你又要拖曳你的身體行走嗎?」
 
查拉圖斯特拉回道:「我愛世人。」
 
「可是,」那位聖人說道,「我為什麼走進這片森林的偏僻地方?不是由於我愛世人愛得太過頭了嗎?
 
現在我愛上帝:我不愛世人。我覺得世人是太不完美的東西。對世人的愛,會把我毀掉。」
 
查拉圖斯特拉回道:「我怎麼說起愛來!我是去給世人贈送禮物的!」
 
「什麼也不要給他們,」聖人說道,「倒不如替他們拿掉些什麼,幫他們背著──這將是你對他們做的極大的好事:只要你樂意!如果你要給予他們,那就不要超過一種施捨,並且還要讓他們先向你乞求!」
 
「不,」查拉圖斯特拉回道,「我不給什麼施捨。我還沒有貧到如此程度。」
 
那位聖人聽到查拉圖斯特拉的說話,大笑一聲,如是說道:「那就看他們來接受你的寶物吧!他們不信任隱修者,不相信我們是去送寶的。我們走過街道上的腳步聲,他們聽起來,覺得太孤寂了。就像他們在夜間躺在床上,聽到有人行走,那時離日出還有很長時間,他們一定會問:這小偷要往哪裡去?不要到世人那裡去,留在森林裡!倒不如走到動物那裡去!你為什麼不願學我的樣子──做熊群中的一隻熊,鳥群中的一隻鳥?」
 
「聖人在森林中幹什麼呢?」查拉圖斯特拉問道。
 
聖人回道:「我作歌,並且唱它,我作歌時,又笑又哭,嘰哩咕嚕:我就這樣讚美上帝。
 
我以歌唱、哭笑、嘰哩咕嚕讚美上帝,他是我的上帝。可是你給我們送什麼禮物呢?」
 
查拉圖斯特拉聽罷此言,對聖人施了一禮,說道:「但願我有什麼送給你們就好了!可是讓我快點走開,免得拿走你們的什麼!」──於是那位老者和那位壯男,他們笑著分手了,他們笑起來就像兩個孩童。
 
可是當查拉圖斯特拉獨自一人時,他對他的心如是說道:「難道有這種可能!這位老聖人在森林中竟毫無所聞,不知道上帝死掉了!」──
 
3
 
當查拉圖斯特拉走到森林外邊最先到達的市鎮時,看到許多人聚集在廣場上:因為曾有預告,叫大家來看一個走鋼絲者表演。查拉圖斯特拉對群眾如是說道:我教你們何謂超人:人是應被超越的某種東西。
 
你們為了超越自己,幹過什麼呢?
 
直到現在,一切生物都創造過超越自身的某種東西:難道你們要做大潮的退潮,情願倒退為動物而不願超越人的本身嗎?
 
猿猴在人的眼中是什麼呢?乃是讓我們感到好笑或是感到痛苦的恥辱的物件。在超人眼中,人也應當是這樣:一種好笑的東西或者是痛苦的恥辱。
 
你們走過了從蟲到人的道路,你們內心中有許多還是蟲。從前你們是猿猴,就是現在,你們比任何猿猴還更加是猿猴。
 
你們當中的最聰明者,也不過是植物和鬼怪的分裂體和雜種。可是難道是我叫你們變成鬼怪或是植物的嗎?
 
瞧,我是教你們做超人。
 
超人就是大地的意思。你們的意志要這樣說:讓超人就是大地的意思吧!
 
我懇求你們,我的弟兄們,忠於大地吧。
 
不要相信那些跟你們侈談超脫塵世的希望的人!他們是調製毒藥者,不管他們有意或無意。
 
他們是蔑視生命者,行將死滅者,毒害自己者,大地對他們感到厭煩:那就讓他們離開人世吧!從前褻瀆上帝乃是最大的褻瀆,可是上帝死掉了,因而這些褻瀆上帝者也死掉了。現在最可怕者乃是褻瀆大地,而且把不可探究者的臟腑看得比大地的意義還高。
 
從前靈魂對肉體投以輕蔑的眼光:這種輕蔑在當時是最崇高的思想──靈魂要肉體消瘦、醜陋、餓死。這樣靈魂就以為可以擺脫肉體和大地。哦,這種靈魂本身卻是更加消瘦、醜陋而且餓得要死:作殘酷行為乃是這種靈魂的快樂。可是,我的弟兄們,請你們也對我談談:你們的肉體在講到你們的靈魂時說些什麼呢?你們的靈魂不就是貧乏、不潔和可憐的安逸嗎?
 
確實,人是一條不潔的河。要能容納不潔的河流而不致污濁,人必須是大海。
 
注意,我教你們做超人:他就是大海,你們的極大的輕蔑會沉沒在這種大海裡。
 
你們能體驗到的最大的事物是什麼呢?那就是極大輕蔑的時刻,在這個時刻,連你們的幸福也使你們感到噁心,你們的理智和道德也是如此。
 
在這個時刻,你們說:「我們的幸福有什麼重要呢!它是貧乏、不潔和可憐的安逸。可是,我的幸福應當是肯定生存本身!「在這個時刻,你們說:「我的理性有什麼重要呢!它追求知識如同獅子追求食物嗎?它是貧乏、不潔和可憐的安逸!」
 
在這個時刻,你們說:「我的道德有什麼重要呢!它還沒有使我熱狂過。我對我的善和我的惡是怎樣感到厭煩啊!這一切都是貧乏、不潔和可憐的安逸!」
 
在這個時刻,你們說:「我的正義有什麼重要呢!我看不出我是火和煤。可是正義的人卻是火和煤!」
 
在這個時刻,你們說:「我的同情有什麼重要呢!同情不就是那位愛世人者被釘上去的十字架嗎?
 
可是我的同情並不是什麼釘上十字架的死刑。」
 
你們已經這樣說過嗎?你們已經這樣叫過嗎?啊,但願我曾聽到你們這樣叫過!
 
向上天呼叫的,不是你們的罪,而是你們的自我滿足,是你們罪惡中的貪心向上天呼叫!
 
可是,用火舌舐你們的閃電在哪裡! 你們必須讓它灌輸的瘋狂在哪裡?
 
注意,我教你們做超人:他就是這種閃電,他就是這種瘋狂!──查拉圖斯特拉說完這些話,群眾中有一人叫道:「關於走鋼絲者的事,我們已經聽夠了,現在讓我們瞧瞧他的真本領吧!」所有的群眾都嘲笑查拉圖斯特拉。而那個走鋼絲者,他以為此話是指他而言,就開始表演起來。
 
4
 
查拉圖斯特拉卻望望那些群眾而感到驚異。
 
隨後,他如是說道:
 
人是聯結在動物與超人之間的一根繩索──懸在深淵上的繩索。走過去是危險的,在半當中是危險的,回頭看是危險的,戰慄而停步是危險的。人之所以偉大,乃在於他是橋樑而不是目的:人之所以可愛,乃在於他是過渡和沒落。
 
我愛那些不知道怎樣生活的人,他們只知道做個沒落的人,因為他們是向彼處過渡者。
 
我愛那些大大的蔑視者,因為他們是大大的尊敬者,是嚮往彼岸的憧憬之箭。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們不向星空的那邊尋求沒落和犧牲的理由,他們只向大地獻身,讓大地將來屬於超人。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為了求認識而生活,他想認識有一天超人會出現。因此他情願自己沒落。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幹活、動腦筋,是為了給超人建住房,為了給超人準備大地、動物和植物:因此他情願自己沒落。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愛自己的道德:因為道德就是甘於沒落的意志,一支憧憬之箭。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不為自己保留一滴精神,而想要完全成為自己的道德之精神:因此他作為精神之靈走過橋去。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把自己的道德變為自己的偏愛和自己的宿命:因此他甘願為自己的道德生存或死滅。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不願具有太多的道德。一個道德勝於兩個道德,因為一個道德是扣住命運的更牢固的結。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的靈魂很慷慨大方,他不要人感謝,也不給人報答:因為他總是贈予而不想為自己保留。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為擲骰子賭贏而感到羞愧,並且自問是不是作弊的賭徒?──因為他自甘滅亡。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在行動之前先拋出金言,他所履行的,總超過他所許諾的:因為他自願沒落。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肯定未來的人們,拯救過去的人們:因為他甘願因現在的人們而滅亡。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因為愛他的神而懲罰他的神:因為他必須干神怒而滅亡。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的靈魂雖受傷而不失其深,他能因小小的體驗而死滅:因此他就樂願過橋。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的靈魂過於充實,因此忘卻自己,而且萬物都備於他一身:因此一切事物都成為他的沒落的機緣。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有自由的精神和自由的心情:因此他的頭腦就不過是他的心情的臟腑,而他的心情卻驅使他沒落。
 
我愛那樣一種人,他們全像沉重的雨點,從高懸在世人上空的烏雲裡一滴一滴落下來:他們宣告閃電的到來,而作為宣告者滅亡。
 
瞧啊,我是閃電的宣告者,從雲中落下的一滴沉重的雨點:而這個閃電就叫做超人。
 

書籍代號:0C002039

商品條碼EAN:8667106506793

ISBN:8667106506793

印刷:單色

頁數:1088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