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上一堂有趣的中國性愛課:從上古到隋唐

上一堂有趣的中國性愛課:從上古到隋唐

作者:王威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6-09-28

產品編號:9789863592976

定價 $35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自上古時代遺留下來的有文字記載的文獻顯示,
中國人曾經有一個激情澎湃而又鮮活的時代。」

透過本書,一探中國五千年的閨房之樂與性愛文化
 
你知道《易經》其實是一本性書嗎?
古代為了促進生育,曾舉辦過全國聯誼轟趴?
所謂的宮刑是怎麼回事?
中國房中術最大的特色是什麼?
佛道中所說的「雙修」是指什麼?
中國最早的同性戀紀錄是在何時?
中國哪些皇帝最好男色?
人妖分成哪三種類型?
中國曾經建立過一個太監王國?
中國第一個紅燈區在哪裡?
春藥和媚術是如何產生的?
春宮秘戲圖裡面究竟藏有什麼祕密?

  本書以「性」為主題,由中國上古夏商周三代以至隋唐五代時期的文化發展、思想觀念、宗教信仰,乃至身心靈的啟發等多層面切入,探討中國古代性文化的發展歷程。

    作者以輕鬆詼諧、淺顯易懂的方式講述,博引歷史上的人物事件為例,資料豐富,精采絕倫。並搭配多幅古籍圖畫、照片等,有助於了解中國歷代「性」在人類生活中的發展變化。

王威

榕樹下狀元閣十八狀元之一,不自由撰稿人,非主流性學家。已出版《圖解醫學的故事》、《族天下》等文史類圖書多部。



   我的老家是和臺灣隔海相望的一個小島,叫做東山島,自從台海演習以來,聲譽鵲起。我便是在這個地方出生成長。小島很小,小到只有一百多平方公里。

  小時候,和同學去郊遊,在海邊看到一個巨大的石頭,像極了女性的陰部,陰核、陰毛、陰唇、陰道等部位無不寫實。老人們說,解放之前這裡可是香火茂盛,鄉人對這石女陰的供奉敬拜無日無之,當然了,來的多是已婚的婦女。根據當地的傳統民俗,來人要將石頭投入「陰道」內,口中默默念誦祈願,則來年必得貴子。這樣的生殖崇拜不唯在神州大地所在多有,便是世界各國,遺風濫觴,至於今日,更是數不勝數。

  事實上,自有人類以來,性已經成為一種文化,而不僅僅是一種生殖手段。生殖的重要性不需要去論證,因為沒有生殖,人類的一切文化就無法生根繁衍,但是如果生殖僅僅是一種義務的話,估計也沒有人會去上心。

  人類之所以不同於動物,是在於對自己感知的自信,林奈在《自然系統》中就把人歸結為靈長目。在性快樂的追逐上體現得更是明顯,並讓這種追逐凝聚成性文化。從母系社會到父系社會,從群婚到單婚,從性開放到性保守、性封閉,性的每一步變化幾乎都滲透到人類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

  性的快樂,可謂是造物主對人的偉大恩賜。

  不過本書的主題討論的是中國古代性文化的發展歷程,討論這個話題,不可能不旁及中國人的性觀念。從本書中我們可以看到,性文化和性科學是如何結合起來了,雖然這樣的結合,是建立在一種陰陽天道觀想像的基礎上。我們先人的聰明有時候令我們這些後人歎為觀止——居然會鍛造出這樣一套既能延年益壽又不耽誤追逐歡樂的房中理論——夫婦之道乃是天地陰陽之道的精巧複製。

  從《洞玄子》、《房內記》、《素女經》、《玉房秘訣》到《大樂賦》,這些房中經典振振有詞地告訴讀者們:男女交合會損耗生命力,陰陽不交又會導致疾病,因此,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學習既讓人不斷地享受房事的性樂,又不損耗人的生命力的房中術。

  無論現代社會發展如何迅速,變化如何劇烈,我們終究無法割斷歷史。表層的東西變得再快,深層的東西仍可能依舊。整個社會如何看待性,都會對房中術造成影響。在禮教的束縛持續加重時期,特別是宋明理學興起之後,中國人對性的態度完全成了偽君子式的,房中術自然也被排斥為邪術。當然,房中術在長期流傳的過程中,逐漸被有些人加以篡改,變成施行淫亂的手段也是一部分的原因。

  而在今天,隨著個人隱私權日益受到尊重,人們普遍放棄了禁欲主義流行時代那種自覺充任「道德員警」、「道德法官」的做法,特別是進入改革開放的二十世紀八○年代之後,中國人對待性的態度已經開始自然起來。我們甚至可以看到出現了性學的專門雜誌、廣播電臺上的性話題欄目、良莠不齊的性學圖書,特別是互聯網上涉及性的話題變得異常的活躍,這些都反映了現代社會對性問題所持的寬容態度,這也是本書之所以得以順利出版的原因。

  是為序。

 
導言

  自上古時代遺留下來的有文字記載的文獻顯示,中國人曾經有一個激情澎湃而又鮮活的時代。

  「四書五經」成為中國人教育的基礎。以天道來闡述人道並由此引發的激烈而又互相矛盾的大辯論,使得中國人的性文化性觀念在此期間成型。於是把性交譬為「雲雨」,這是因為他們把女子的肚腹看成是土壤,把男人的精子看成是種子,如果沒有雲和雨,自然也就沒有收穫。

  總之,天和地、陰和陽、男和女要交合才好,才是事物的生機。這便是所謂的「天人合一」的觀念。如果說天人合一是儒家的觀念,那麼陰陽則是道家的堅持,在道家構建的樸素哲學裡,陰陽,可以解釋一切事物。一切事物可以用陰陽分開,一切事物和諧相處甚至合二為一也是因為陰陽。陰代表女性,也象徵寒冷、黑暗、疾病與死亡;陽代表男性,象徵溫暖、光明、健康與生命。陰陽和諧使萬物井然有序,陰陽不諧會引起疾病與死亡。所以呢,男女不做愛,陰陽就不協調,簡而言之,就是沒有「天理」了。

  最後,值得提醒讀者們注意的是:正如在許多其他方面那樣,中國文明受到它自身的古老性、早熟性和連續性的影響很大,在性文化方面也是如此。

  從秦朝一統六國到漢朝的對外擴張,中國人在由分封制轉型為郡縣制的軍事帝國過程中,經歷了難以想像的陣痛,其後第一個大分裂時代來臨了,經過漫長的四個世紀,最後進入隋唐的貴族帝國時代。

  這段時期是中國社會文化史上最複雜的時期之一:一方面玄學的發展力圖擺脫經學的控制,佛經進入中國了,其所帶來的思想引來本土思想激烈的圍剿;另一方面,長期的分裂狀態,為漢文明尋找更多的發展路向提供了可能。在此期間,性文化在各種思潮的影響下,緩慢地演進。就兩性關係而言,男方對女方的控制越來越緊密。在陰和陽占統治地位的理論影響下,在一個被設想完美的宇宙帝國之中,建立全面秩序的鼓吹者們(陰陽家、儒家和法家、道家)聯合起來,一點一點地侵犯個人的私密空間。這是個不好的開始。

  房中術在此時蔚然大興,最重要的理由當然還是廣嗣種子。但是,它並不僅僅掛靠在醫學之下,因為它所籠罩的範圍,明顯又比醫學的範圍還廣闊,一會兒是「天下至道」,一會又是「通於神明」。還精補腦、采陰補陽等等在現代人看起來奇怪的概念於焉悄然成型,其影響力一直延伸到民國。

  西元五八一年開國的隋王朝結束了自東漢以來長期的分裂狀態(其間西晉王朝曾維繫了時間不長的統一)。但是這個隋王朝在二任帝楊廣的肆意揮霍下,很快陷入全國混戰,在經過慘烈的廝殺之後,奉楊廣之命在太原防守遊牧民族的將軍李淵在長安建立了新的唐王朝。

  在安史之亂之前,唐王朝整合了北朝的社會和政治傳統,以及南朝的文學和藝術遺產,從而產生了一個幾乎全新的政府。在李世民治下的「天可汗」時代,對整個東亞乃至於全世界都施加了極為廣泛的影響。

  中國歡迎從外國來的一切。中國的光芒也從未如此光輝燦爛過。中國人從未如此自信過。然而,安史之亂的發生,使得儒家知識份子在事後總結歷史經驗時,認為這個王朝因對外開拓而受傷,應該尋求建立一種更穩健的更為內斂的國家型態。因為開放,這一時期的性觀念是如此的大方,以至於後世的儒家知識分子咂有煩言。

  在這段時間,房中術的發展卻停滯了。這是因為兩漢魏晉南北朝時代,中國房中術的大廈已經巍巍聳立,各種概念已經得到較為完善的鋪陳,使得後來者難以開拓創新。再有一點,就是任何文明抵達了它自身的成熟期之後,往往在學術上停滯了,即便有所發展,也要托古,而沒辦法發展的時候,就去復古。於是醫學家們開始全面接管房中術,雖然接管的時候,還是沒有抹去道家的痕跡,當然,也無法完全地抹去。總之,舊瓶開始裝上了新酒,滋味雖然大同,細微處卻有小異。

  當趙匡胤決定建立一個完全由文官主導的政府宋王朝時,他自身可能也沒有料想到,自己一下子把中華文明推向了全世界的巔峰。在西元一○○○年前後,中國迎來了第一次「文藝復興」,把歐洲文明完全地拋在後面。由文官主導的政府使得中國人從內心深處深信,中華文明是具有永恆性的,這一永恆性留駐在政治型態、基本制度、經濟、思想和技術等各個層面上。這種自信使得哪怕是被異族入侵,乃至於國家滅亡,知識分子們也沒有喪失信心。基於這種自信,隨後的元帝國的解體和明王朝的建立彷彿是那麼的順理成章,並由此實現了第二次「文藝復興」。

  宋代也是一個女人自願裹小腳的時代,以至於男人作為美的欣賞者,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會自然地在詩詞裡讚歎女人的美。宋代的男人們寫起詩詞來,對女人是那麼情意綿綿。然而,我們知道,任何時代都有一小撮借著道德名義敵視美、敵視浪漫的老頭子,他們嘶啞著嗓子高喊「餓死事小,失節事大」。每個看到的人,都免不了要嘲笑他們的癡與呆。

  我們知道,這些老頭很生氣。

  我們還知道,老頭們生氣的後果很嚴重。

  可以說,理學道學的興起,在宋明兩朝的興盛並不是沒有原因,宇宙論和倫理學在儒家知識份子的手上,似乎完美地結合起來了。因此理學道學進入每個臣民的生活空間,並連最微小的細節也不放過。只有在理解了這一點的基礎上,我們才能明白為什麼一方面整個中國無處不有貞節牌坊,而又一方面,黃色小說又近乎氾濫。我們也不得不承認,在這個漫長朝代的大部分時間裡頭,專制主義和正統思想的有害影響互相配合,窒息著思想的自由發展。

  明朝洪武和永樂年間,這是一個文化重建的時代,同時也是軍事和外交發展的時代。從全面內斂到全面擴張,這個王朝在小心翼翼地尋找自己的性格。他們在成功擊退了蒙古之後,終於選擇了收縮和防禦。這一個似乎是文化貧乏、在藝術和文學領域缺乏獨立精神的模仿時代,突然間在它的最後幾十年間,經歷了思想新方向的開始(或者說離經叛道的開始),小說這一歷史上不入流的文學形式奇異地崛起,對新學實學產生從來未有的興趣,並由此實現了第二次「文藝復興」。

  因此一方面,我們會看到大都會花榜(妓女選美活動)之復熾,讓女色被放置於公眾場域中,被公開觀賞、品評。在此品賞中,女色就不只是作為一種私人情欲的投注對象而已,而是在與地域文化相結合之後,成為了一種文化象徵。

  而另一方面,作為相反的一面,著名的哲學家李贄在麻城講學時,將他和梅澹然等女弟子討論佛學的往來問答刊刻流行,內容全是談論佛學,沒有半點違背禮教之處,但這本小冊子是他與諸女弟子的問答這一事實本身,就已經驚世駭俗,足以成為罪狀了。事情演變的結果竟是李贄以七十之齡自刎於囚牢之中。作為現代人的我們,又將如何看待這些事實呢?

  幾乎形成極大的諷刺的是,清王朝雖然以異族的身份入主中原,然而在康熙和其繼任者的努力下,這個覆蓋了亞洲大陸絕大部分地區的大清帝國,成為了世界上財富增加和人口發展最快的國家。亞洲的大部分國家和地區(尼泊爾、緬甸、暹羅、越南、菲律賓、朝鮮),幾乎都承認了大清王朝的宗主權。

  與此同時,經典研究和漢族文學掀起了新的高潮。訓詁學家們開始用懷疑的眼光檢討一切被以為是天經地義的經典文獻,「四書五經」首當其衝。比如有一位叫做汪中的學者甚至把孔夫子從聖人的寶座請下來,將他歸於諸子百家中的一位。崔述拒絕上古三皇五帝的傳說,袁枚則把《詩經》中的國風視為普通的情歌。

  隨著鴉片戰爭的爆發、太平天國的運動和西方科學文化的進入,一個災難重重的年代開始了,中國人在自己的地盤上第一次感到手足無措,在清王朝的經濟和社會走向崩潰的前夜,一種進步和充滿希望的未來也在鼓舞著人們。

  很多研究者都注意到,中國人的公共生活有著陰陽兩面。具體在性文化的層面上,一些口耳相傳的黃段子顯然揭示了中國人「陰」的一面,反映出了潛藏於內心的情色意識。當它們被說出來時,往往會起到紓解和昇華內心焦慮與情欲衝動的作用。事實上,借助笑話,發揮狂野的情色想像以巧妙地繞過禮教禁忌,並不需要以顛覆社會倫理為代價,反而可以舒緩禮教對情欲的壓制,使欲望找到宣泄的出口。

  以「天下第一淫書」而論,曹雪芹借筆下的賈寶玉提出了「意淫」這一概念,這大抵相當於柏拉圖在兩千多年前提出的「精神戀愛」這一概念。如果就此而言,中國人的感情生活確實比較失敗啊,精神戀愛確實來得太晚了。

  總之,在這個最壞和最好的時代,一方面是上海租界名媛選舉的興起,另一方面則是家家戶戶都擠滿了纏足的女子。中國人的性觀念和性文化仿佛是沒有座標的航船,在漫漫的黑夜中,尚不知曉要前往何處……。

書籍代號:0ELG4116

商品條碼EAN:9789863592976

ISBN:9789863592976

印刷:單色

頁數:384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