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興亡的世界史】歐洲霸權的光和影──「近代」的形成與舊秩序的終結

【興亡的世界史】歐洲霸權的光和影──「近代」的形成與舊秩序的終結

近代ヨーロッパの覇権

作者:福井憲彥

譯者:黃耀進

出版品牌: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8-08-01

產品編號:9789578654259

定價 $550/折扣2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日本講談社百年鉅獻,從探究時代的「興亡」,認知未來前進的道路

全套 21 卷,至 2019 年 6 月中將出版 18 卷,全套定價 11,550 元,預購優惠價只要 7,999 元!

※ 每雙月出版 2 卷,預購後會先一次寄送已出版的卷數,之後新書出版上市另行寄出。

最低的 69 折訂閱方案優惠,6/30 即將截止,機會稍縱即逝!


 

從大航海時代到歐盟的成立──

以長期跨距,全面俯瞰歐洲霸權勃興與衰退的四百年,

 

歐洲稱霸世界的主因──民族國家/產業文明

以這兩條線索為主軸,探索歐洲如何席捲近代世界!

 

令亞洲望塵莫及的歐亞大陸最西部的國家們,如何席捲世界,在現代擴散其影響?最終,近代歐洲霸權又是如何崩壞?一戰結束前的近代歐洲史,是一部歐洲稱霸世界的故事。然而,人類無論哪個時代的歷史都有光明與黑暗的一面。

 

十九世紀的歐洲不只確立了科學技術、經濟繁榮、國民政治權力的提升,同時潛藏著殖民地統治、移民差別待遇、勞工階級問題等不安。傳統的近代史只強調歐洲的進步與理性,卻未能公平對待歐洲殖民侵略的歷史真相。因此,本書指出歐洲霸權的成因及其影響,剖析民族國家的形成、產業文明的發展,乃是霸權興衰的雙面刃──它促成歐洲影響力擴及全球,最終卻也導致世界局勢重新洗牌,領導地位由美國取代。

 

  • 採用「年鑑學派」的史學觀,打破傳統歷史認知,

  「產業革命」與「民族國家」非十九世界突然出現的潮流!

 

本書作者福井憲彥為日本研究「年鑑學派史學」的第一人。為了究明長期、隱而不顯的歷史線索,將歐洲稱霸世界的時代視為「漫長的十九世紀」,並將論述的時間軸從十五世紀的大航海時代開始談起,到二十世紀初的一戰結束為止,分析讓亞洲望塵莫及的歐洲四百多年來從強大到衰弱、解體再重組的變化因由。

 

十八世紀的歐洲,由開明專制的君主與信仰理性的知識分子們,率先開始了由上而下的「近代化」。進入十九世紀後,相繼發生美國獨立與法國大革命,掀起了大西洋周邊的連鎖革命浪潮,「民族國家」的雛形逐漸浮現。「產業文明」與「民族國家」並非十九世紀專屬的發展,而是貫穿歐洲四百年歷史的主線。

 

重新質問近代史上關鍵的概念──

  何謂「民族主義」、「近代」、「產業革命」、「帝國主義」?

 

現今習以為常的「民族國家」(Nation State),究竟有什麼涵義?「Nation」一詞到底該如何解釋?「Nation」是包含國家、國民、民族三種意義的詞彙,至十八世紀末才產生,並且在經過一世紀之後,「民族主義」的樣貌已和初期大不相同。

 

「近代」(Modern)並不是一個有明確定義的概念,對歐洲各個國家的發展進程來說,意義也不相同,因此本書對「近代歐洲」採用「漫長的十九世紀」的觀念,將十八世紀後半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為止設定為「近代歐洲」的時間範圍。另外,作者認為,「Industrial revolution」也應該稱為「產業」而非「工業」革命,因為不只包含工業的生產現場發生革命,連消費、流通、勞動與生活的各種層面都發生了變化。因此這樣的變化,絕不只是工業短期進步的現象。

 

■ 產業革命與民族國家產生的戰爭模式──「總體戰」,

  使歐洲結束了「美好年代」,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喪失了霸權。

 

從十九世紀末,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的這段時間,在歐洲往往被稱為「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然而,這其實是在經歷過彷彿惡夢般的一戰後,後人回顧那段時光,所賦予的感想。

 

經過產業革命後工業化程度大幅提高的歐洲,在戰爭時可以最大程度地動員所有生產技術,並研發出新的戰術(壕溝戰)與武器(機關槍),使戰爭進入長期化,進而必須投注全國之力與人員。因此,使戰爭深入到日常生活的「總體戰」體制就此誕生。

 

產業文明與民族主義經由戰爭成為一把雙面刃,在經歷過喪失超過一千萬生命、使歐陸化為焦土的一戰後,歐洲的霸權逐漸凋零,取而代之的是美國的崛起。

 

■ 經歷兩次大戰後的歐洲,世界霸權的地位由美國所取代,

  今日的歐盟該如何超越過去民族國家的界限、共同解決來自世界的難題?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各國間的秩序面臨崩解與重整,歐洲為了經濟上的合作,從歐洲經濟共同體(EEC)開始、經歐洲共同體(EC)後形成歐盟(EU),如今堪稱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實體。

 

然而,歐洲目前待處理的課題仍堆積如山,隨著英國脫歐、持續擴大的貧富差距、難民潮的湧入、恐怖攻擊、全球的環境議題,歐洲現今需要解決的問題已不是民族國家所能應付,而需要超越國家組織之間的合作,才能記取歷史的教訓,擺脫民族國家舊秩序的束縛,共同面對來自內部與世界的挑戰。

 

歐洲成為世界霸主之路的光彩與背後伴隨的陰影。

 

在產業革命、科學發展、國民權力提升的理性、進步一面的背後,也交織著對勞動者的榨取、奴隸的苛使及殖民地侵略等等文明的陰影。看似富裕的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的「美好年代」,內部其實已潛藏著讓霸權衰落的種子。

 

政治與文化

經過法國大革命與拿破崙帝國的統治之後,布爾喬亞成為歐洲新崛起的統治階級,他們憑藉自己的經濟實力而取代貴族,變成政治的支配者。

 

都市與農村

近代歐洲的特徵之一,便是工業化過程造成的都市發展,大量人口朝向都市集中。以往農村人口占多數的社會結構面臨崩解。

 

◎金融資本與大企業的興起

相較於產業革命初期,十九世紀後半隨著經濟規模增加,銀行與企業開始具有龐大影響力,出現了大型「財團」。

 

富裕階層與勞動階層

在產業革命蓬勃發展的十九世紀,以歐洲各地的都市為舞台,各式社會運動也隨之興起,要求政治上的平等權。資本主義的發展必然同時伴隨著社會主義。

 

◎科學的進步與「科學信仰」

從十九世紀開始,人類的科學以驚人的速度進步,不斷重複著「典範轉移」的過程,然而,也出現了將自己的主張以科學之名加以包裝的「科學信仰」。

 

====================

■ 《歐洲霸權的光和影》能夠帶給台灣讀者什麼啟示?

 

近代歐洲民族主義的光,成就了歐洲霸權;影,則把歐洲拖入總體戰的深淵。

『民族主義』是雙面刃,它對主體身分逐漸覺醒並高漲的台灣,又有哪些啟發呢?

 

本書的啟示是:

東亞大陸,包括台灣在內,本身就置身於工業革命、民族主義這兩大「近現代」框架內。兩岸在「民族主義」上的認知出現裂痕並開始角力,故歐洲霸權故事的光與影,實在值得當下的東亞加以借鑑。

 

====================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歐洲霸權的光和影──「近代」的形成與舊秩序的終結》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14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本書系由21卷構成,陸續出版中――

 

01《人類文明的黎明與黃昏》

克服多次的滅絕後,「人類」興起、擴散出去的「文明」是?

作者:青柳正規(東京大學名譽教授)

 

02《亞歷山大的征服與神話》

偉大皇帝的帝國為何一代就破滅?重新探討希臘中心的希臘化時代觀。

作者:森古公俊(帝京大學教授)

 

03《斯基泰和匈奴.遊牧的文明》

在駿馬奔馳的草原上──探索希羅多德和司馬遷筆下騎馬遊牧民族的世界。

作者:林 俊雄(創價大學教授)

 

04《通商國家迦太基》

腓尼基人建立,卻在布匿戰爭被羅馬埋葬的海上帝國。

作者:栗田伸子(東京學藝大學教授)、佐藤育子(日本女子大學學術研究員)

 

05《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

從都市國家發展成大帝國,後因一神教的誕生而轉變的古代社會大劇。

作者:本村凌二(東京大學名譽教授)

 

06《絲路、遊牧民與唐帝國》

「唐」是漢民族的王朝嗎?粟特人的足跡和歐亞大陸中央的躍動。

作者:森安孝夫(大阪大學名譽教授)

 

07《伊斯蘭帝國的聖戰》

一瞬之間創造出大帝國,全新的世界真理。從穆罕默德到現代。

作者:小杉 泰(京都大學教授)

 

08《塞爾特的水脈》

在被羅馬和基督教襲捲之前。「夢幻之民」的文化遺跡。

作者:原 聖(女子美術大學教授)

 

09《義大利海洋都市的精神》

漫步在威尼斯和阿瑪菲,在街上感受相融的「時間重疊」。

作者:陣內秀信(法政大學教授)

 

10《蒙古帝國及其漫長後續》

為人類史帶來開創性的大帝國解體後,中亞發生了甚麼事?

作者:杉山正明(京都大學名譽教授)

 

11《奧斯曼帝國五百年的和平》

繼承拜占庭帝國首都‧伊斯坦堡的「長壽巨象」的多樣性。

作者:林 佳世子(東京外國語大學教授)

 

12《亦近亦遠的東南亞》

從吳哥窟開始,託付給巨大遺跡的民族精神和世界觀。

作者:石澤良昭(上智大學特任教授)

 

13《印加和西班牙.帝國的交錯》

在西班牙支配下維持命脈的「印加」。原住民和征服者的共生和反叛。

作者:網野徹哉(東京大學教授)

 

14《歐洲霸權的光和影》

從國民國家誕生到歐盟。製造世界秩序的「歐洲」之全貌。

作者:福井憲彥(學習院大學名譽教授)

 

15《搖擺於歐亞間的沙皇們》

在歐洲和亞洲間搖擺,廣大無邊的帝國和皇帝一族之光與闇。

作者:土肥恆之(一橋大學名譽教授)

 

16《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

史上最初的股份公司,從誕生到消滅的兩百年。亞洲海域是世界中心。

作者:羽田 正(東京大學教授)

 

17《大英帝國的經驗》

空前的繁榮,是放手殖民地美國而帶來的。從物品和女性看世界帝國的盛衰。

作者:井野瀨久美惠(甲南大學教授)

 

18《大清帝國與中華的混迷》

滿洲人的光輝帝國。中國民族主義和西藏問題的起源。

作者:平野 聰(東京大學教授)

 

19《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

透過日韓戰後形成的滿洲人脈,朴正熙和岸信介。質問東北亞的現在。

作者:姜尚中(東京大學名譽教授)、玄武岩(北海道大學副教授)

 

20《空中帝國.美國的二十世紀》

從萊特兄弟到九一一。在「戰爭世紀」勝出之超級大國的一百年。

作者:生井英考(立教大學教授)

 

21《人類該何去何從?》

環境與人口、海洋與人類、宗教與社會,以及非洲的現狀。多面向的論述。

作者:大塚柳太郎(東京大學名譽教授)、應地利明(京都大學名譽教授)、森本公誠(東大寺長老)、松田素二(京都大學教授)、朝尾直弘(京都大學名譽教授)、Ronald Toby(伊利諾大學教授)、福井憲彥、杉山正明、青柳正規、陣內秀信

福井憲彥

學習院大學名譽教授,第十一任學習院大學校長。専長歐洲近代史、法國史、歐洲現代歷史學。年鑑學派著名學者,本套書的編輯委員之一。著有《何謂「新歷史學」?──從年鑑學派學到的事情》(講談社,1995)、《時間與習俗的社會史──邁向復甦的法國近代》(筑摩文庫,1996)、《世紀末與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的文化》(山川,1999)、《歐洲近代的社會史──工業化與國民形成》(岩波,2005)、《歷史學入門》(岩波,2006)、《近代歐洲史──改變世界的十九世紀》(筑摩書房,2010)等書。

 

審定、導讀者簡介

周惠民

政治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同大學人文中心主任。德國佛萊堡大學博士,專長世界近代史、文化史。著有《德國史》、《愛爾蘭史》、《德國對華關係史》、《飲膳佳會:餐桌上的文化史》等書。

黃耀進

日本一橋大學大學院言語社會研究科博士候選人、內容力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譯有《亂世的犧牲者》、《歧視:統合與排他的日本近現代史》、《活著回來的男人》、《我住在日語》等,合譯有《東京審判》、《滿洲國的實相與幻象》、《半路上》、《「他們」的日本語》等。

終章 歷史文化的傳承與歐洲聯盟的未來

近代歐洲多元的樣貌

關於近代歐洲霸權的成立及崩毀,本書採取從十六世紀起到二十世紀前半為止的長期跨距來理解。最終而言,把焦點集中於產業文明的成立與推動其發展的單位──民族國家的建構,這樣的歷史演進可以說是此段漫長時間的主流。這個主流伴隨著一種非常樂觀的信念,那就是邁向設定好的目標,採取重視理性的戰略態勢,並且認為所謂的歷史是體現人類進步之物,而站在這個進步最前端的就是歐洲。

 

確實這段期間的歐洲,內部不斷擴張政治自由的幅度,亦即民主主義的成長;經濟方面也在科學技術的基礎上取得長足的進步與發展,同時在軍事上也壓倒全球。當前我們所使用的許多思想與學術,以及多樣化的科學技術,要說幾乎全部的出發點都可以在這個時期的歐洲中找到,也不算過分。現實中的這種情況,肯定是支撐近代歐洲的自信與樂觀世界觀的原因。

 

與歐洲的這種現實相對,世界上歐洲以外的區域便受到極具侵略性、攻擊性的負面影響,這點也不能裝作沒看到。即便在歐洲內部,面對被視為「非歐洲」的人事物,也同樣會出現這樣的傾向。

 

然而,從二十世紀末邁入二十一世紀時,歐洲內也出現了一些動作,進行歷史性的反省。歐盟成立的本身,肯定也帶著歷史反省的面向。此外,例如在政治界,一九七〇年西德總理布蘭德(Willy Brandt)前往華沙的猶太人殉難紀念碑獻花時,向猶太人謝罪,或者法國總統席哈克(Jacques René Chirac)於二〇〇六年公開表示對過往的奴隸交易進行反省並設定了紀念日等,這幾個例子馬上就會在腦海中浮現。

 

不過只舉出長期主流,認為僅藉此便可理解近代歐洲文明,這種想法還是存有問題。本書也數度提及了歐洲內部存在的差異與多樣性。都市與農村的差異、男女的差異、國家間變化速度的差異、同一國家之內擁有的多樣差異,這種進入細節的觀點,無論何者都必須加以重視。

 

近代以追求理性為要,近代被認為從古典主義中找出均衡模範,這樣的理解雖然正確,但貫穿整體十九世紀的感覺中,我們也不能忽略浪漫主義的感性。它們有時互相扞格,有時相互共鳴而並存。然而浪漫主義本身又該如何定義,文學、造形藝術、音樂等根據不同領域而有不同,依據不同社會的情況也有不同,甚至與包括歷史學在內的學問領域,或者政治態度的抉擇等也有關聯。

 

浪漫主義,重視多樣性的情感流露,重視個人自由行動與自我犧牲這種乍看相反的行為,仇視壓迫與扶持弱者,並對稱揚執行這些信念的英雄主義,這樣的態度也順應著民族主義的擴大。浪漫主義除此之外,還有禮讚自然的面向,以及講究各自地方的傳承與歷史記憶的面向。講究自然與歷史這點,與邁向產業文明的主流有所背離,但表現在讚揚民族性或領土的場合,則完全搭上了這個時代的潮流。

 

十九世紀是「歷史的世紀」

歐洲朝向產業文明邁進的十九世紀,其實也是被命名為「歷史的世紀」的時代。此處打算先整理三個重點。第一,是歷史學與考古學作為近代學問的命題。

 

從十九世紀前半浪漫主義感性的歷史鑽研之中,以具有近代性的史料批判為基礎的歷史學開始確立。歷史學家們不論站在什麼政治立場,都以史料為依據,闡明國民、民族的過往,確立歐洲的過去以及自己的出身,並根據這些考察確認當下自身存在的根據,具有如此現實的課題。透過這樣的觀點,去評價古典時期(Classical antiquity)、關注中世紀,對文藝復興(Renaissance)的稱呼也逐漸普及與固定。在這樣的過程中,與歐洲各國的國別史齊頭並進的,就是產生對歐洲文明發展的共通認知。

 

第二,與這種學問確立並行的,是整理保存史料、調查保存及修復歷史遺產,並逐漸增加專為此目的而設立的專門組織與機構。十九世紀歐洲也是各地開始以國民為前提成立檔案館、史料館的時代。這與明確以資料作為政策與目標的判斷根據這種態度有關,和同時代發展的政治自由擴大方向一致,另一方面同時具有扮演社會教育事業的任務,將大眾關於過往的記憶進行共享、固定,也帶有傳播給大眾的意圖。此時也接連成立博物館及美術館,這種舉措也可以在上述的脈絡中來理解。

 

第三,這種維持設立檔案館與博物館的態度,傳承直至今日,透過更為日常的方式展示歷史,也培養出人們面對從過往祖先處承繼的事物一種不可輕忽的態度。雖然工業化下的經濟發展確實帶有不斷帶來各種新事物,以及追求變化的面向,但同時對於祖先們傳下的各種事物,即便多少有所不便或不合時宜,人們也毫無疑問、毫不抵抗的接受繼續使用與傳承這些事物。這不僅是在個別的家族或家庭中可見,甚至在小鎮或村莊的生活樣式的景色中,也可窺見同樣的特色。

 

一言以蔽之,這就是歷史文化的傳承。也就是並非完全由嶄新事物席捲一切的社會。即便在經歷大量消費時代的現代二十一世紀,這樣的情形與行動模式不僅未曾消逝,反而形成得以持續保存的社會,並重新加強其重要性。然而,在人、物、資訊的動態不斷以極高速度與密度開展的二十一世紀,各地繼承歷史文化的態度是否能在自己國家內,或者歐洲之內保持下去,恐怕面臨著相當的困難。或者早已不斷遭遇困頓,進入一個重新尋找新方法的時代。

書籍代號:0UWH1014

商品條碼EAN:9789578654259

ISBN:9789578654259

印刷:黑白

頁數:400

裝訂:精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