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商業財經>經貿理財> 血戰華爾街:驚爆投資銀行內幕,巴菲特與合夥人蒙格推薦必讀

血戰華爾街:驚爆投資銀行內幕,巴菲特與合夥人蒙格推薦必讀

F.I.A.S.C.O.: Blood in the Water on Wall Street

作者:法蘭克.帕特諾伊 Frank Partnoy

譯者:劉道捷

出版社:大牌出版

出版日期:2017-08-30

產品編號:9789869503143

定價 $480/折扣1冊

缺貨中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本書一上市就遭到金融巨頭摩根士丹利全面封殺
《機構投資人》稱本書是摩根士丹利的「公關噩夢」
這是個關於投資銀行操弄金融遊戲以獲得巨額佣金的故事
沒讀完這本書前,別急著下海投資!
巴菲特與智慧合夥人蒙格推薦必讀

 

「全球商業書籍獎」決選作品|《聖地牙哥聯合論壇報》年度代表作者
《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倫敦時報》、《金融時報》多家媒體專文書評

 
每一筆驚人財富背後,都有滔天大罪。
摩根士丹利前員工揭露金融界駭人內幕!
 
投資人買股票時,買的究竟是什麼?
是製造業公司,還是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投機者?
若干衍生性金融商品的設計,似乎是要讓投資機構參與法令禁止參與的賭博,所以最保守的退休基金、共同基金、保險公司,甚至是著名企業都有可能是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最大買主,如果投資人過去幾年裡擁有股票或共同基金,很可能在衍生商品的虧損,你也有份。銀行一再強調,衍生性金融商品主要功能是「避險」和「降低風險」的說法,可信嗎?
 
《血戰華爾街》是市面上極少數討論衍生性金融商品及投資銀行黑暗面的書。身為局內人的帕特諾伊,詳實揭露1990年代中葉他在華爾街的生活,以及華爾街如何利用嶄新的手法──衍生性金融商品,和超有創意的行銷──沒人要的「垃圾債券」改名為比較好聽的「高收益債券」,被視為「爛貨」的「第三世界債券」取名為「新興市場債券」,獵殺毫無警覺心的客戶。故事從帕特諾伊離開第一波士頓跳槽到摩根士丹利的衍生性金融商品部門開始講起,這個部門在短短兩年的時間,一共賺到十億美元上下的佣金,可說是世界上最會賺錢的團體。帕特諾伊揭露華爾街這群最精明的人,如何在金融市場上大開殺戒,坑殺無辜的客戶。
 
金融殺手的養成教育
要成為世界上最賺錢的金融高手,必須結合智慧和子彈,華爾街不再只是叢林,也變成了精密的現代金融戰爭樞紐,光是當個招財進寶的大高手已經不夠,也必須開槍射擊!華爾街從業員為什麼特別喜歡獵鴿子?因為射擊鴿子很容易。這種打獵太輕鬆了,像銷售衍生性金融商品一樣,幾乎不可能失手。對於利用複雜金融工具的彈片,刺穿沒有疑心的「富人鴿子」而言,射擊鴿子是絕佳的訓練,也是培養交易員「狼性」與「殺手本能」的自我催眠儀式。在這一行,讓客戶虧錢者領最高的佣金,讓股東賺錢者領最低的年薪。
 
「就像只要世界上有政客,政治弊案就會層出不窮一樣,
我相信,只要世界上有銀行家,金融弊案就會層出不窮。」
幾千年前金錢出現後,擁有比較多資訊的金融仲介,就一直占資訊較少的放款人和借款人的便宜。金融業的各種分支行業一直是絕佳的行業,原因之一是銀行家擁有不尋常的技能,能夠熬過一個世紀又一個世紀的弊案,繼續生存。衍生性金融商品是金融史的基本主題:「華爾街欺騙一般大眾」的最新範例。衍生性金融商品是一種金融創新,其價值連結或衍生自股票或債券之類的其他證券,只是這種創新可能突然變得一文不值。巴菲特和蒙格都把衍生性金融商品視為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蒙格還把這本書列為推薦書單,順便補充了一句:「這本書會讓你作嘔。」衍生性金融商品大致上不受監理,大部分的超額加注賭博不為外人所知,投資人只能透過帕特諾伊的故事趨吉避凶。
 
名人.媒體專業推薦
 
投資人為什麼要看這本書?因為我們要擁有知識,我們要從歷史來了解過去,我們要從反面來認識正面,從黑夜來認識白天,從貪婪來認識誠信,從殺戮血戰來認識、避開危機,讓未曾經歷的人免去承受損失之苦。──財經作家 雷浩斯 專文推薦
 
「金融鉅子的真相:槍枝、暴飲和嗜血殺戮。」──《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
 
「《血戰華爾街》給你一個極佳視野,欣賞華爾街如何玩最齷齪卻又最重要的金融遊戲。想像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是場血腥獵殺,而毫無警覺心的客戶淪為獵物。」──麥可.路易士,《魔球》作者
 
「這是個關於金融界詐欺、基金管理人操控市場以獲得巨額佣金的故事──是敲醒投資客的一記響鐘。……這本引人入勝的書,會吸引任何嚴謹的投資者。」──《圖書館雜誌》(Library Journal)
 
「難以想像有什麼比《血戰華爾街》更能完整解釋,為何投資客可以被如此誤導,去相信那些複雜的避險工具是安全投資。」──《Worth》雜誌
 
「致命的俄羅斯輪盤遊戲仍活生生、強而有力地出現在華爾街──以衍生性金融商品市場的形式出現。《血戰華爾街》中,前大摩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員法蘭克‧帕特諾伊,揭露高風險金融市場最卑劣的一面。……在引人入勝卻又令人驚恐的細節描寫中,帕特諾伊直指摩根士丹利的諸多交易根本華而不實,是不折不扣的詐騙。……他的書能讓你變得更明智,或者可能,更憂心忡忡。」──《Amazon.com評論》

法蘭克‧帕特諾伊Frank Partnoy
美國聖地牙哥大學法學院法律與財務教授,專長於公司法與證券法。
 
曾於一九九四年至一九九五年於摩根士丹利任職。對於當時方興未艾的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有著第一手的資訊與觀察。離開華爾街後,帕特諾伊於華府任執業律師兩年,後於加州取得教職。一九九七年《血戰華爾街》出版,帕特諾伊遂成為疾呼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需要全盤透明化、接受金融監管的先鋒。帕特諾伊更曾在二〇〇二安隆(Enron)破產事件的後續調查中列席證人,於美國參議院作證衍生性金融商品是如何作為安隆純屬蓄意詐欺的投機行為之一環。
 
著有《火柴大王》、《華爾街貪婪故事》、《等待的技術:慢想,讓決定更好》。

劉道捷
台大外文系畢,曾任國內財經專業報紙國際新聞中心主任,現專事翻譯。翻譯作品包括《超值投資:價值投資贏家的選股策略》、《這次不一樣》、《祖魯法則》等,譯作繁多,曾獲中國時報、聯合報年度十大好書獎及其他獎項。

推薦序
從華爾街殺戮血戰來認識避開危機
文/價值投資者、暢銷作家 雷浩斯
 
《血戰華爾街》這本書講的是一九九○年代末期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故事。當我看了這本書之後,心裡的想法是:「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九○年代末期在現在看來是二十年前的故事,但是它和二○○八年的金融風暴出奇地相似。華爾街所設計的複雜金融商品和刻意過度包裝的行銷手法,無論在哪個年代看來都如出一轍。
 
要賣落後國家的金融商品?只要把「落後」改成「新興」兩個字就可以了,雖然你不知道這些國家要怎麼興起。
 
要轉移風險?只要把各種證券商品連結再連結,包裝複雜到別人看不出來就可以了。雖然這不代表風險真的轉移,甚至可能帶來更大的風險。
 
要取得投資人的信任?只要讓標準普爾和穆迪這些信評機構打出AAA的評等就可以了,雖然附注的小字會註明AAA評等的範圍,但是誰會是看附注?
 
於是乎,在數學魔術和金融智慧結晶下生產的金融商品,讓這些華爾街金童的薪水不是六位數就是七位數,他們坑殺了許多客戶,使他們損失慘重,但是金童們口袋賺得飽飽,毫無損失,金童主管甚至對下屬狂吼:「你們為什麼告訴客戶佣金只有一%,告訴他們要二%。」
 
而世界上第二有錢的股神巴菲特,身為波克夏董事長,為不少股東賺進財富的他年薪只有十萬美元。
 
讓客戶虧錢者領最高的佣金,讓股東賺錢者領最低的年薪—令人諷刺的對比。
 
衍生性金融商品是否危險?又是否只有最聰明的專家能賺到錢?倪德厚夫不會同意你。這人是衍生性金融商品的奇才,操作上億美元的資金,連鼎鼎大名的索羅斯都想請他操盤。他的績效連續十五年高達三○%,還出了一本《投機客養成教育》,但是在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時,短短幾天之內基金破產,悲慘無比。
 
如果倪德厚夫的時代離我們太遠,那麼二○○八金融海嘯就是這些事件的強化版──劇本相同,演出的角色不同,結果完全一致。
 
巴菲特和查理‧蒙格把衍生性金融商品說成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查理‧蒙格還把這本書列為推薦書單之一,順便補充了一句:「這本書會讓你作嘔。」這句話我百分之百贊成,看稿的這幾天我的確食慾不佳。
 
那投資人為什麼要看這本書?
 
因為我們要擁有知識,我們要從歷史來了解過去,我們要從反面來認識正面,從黑夜來認識白天,從貪婪來認識誠信,從殺戮血戰來認識避開危機,讓未曾經歷的人免去承受損失之苦。
 
每一筆驚人財富背後,都有滔天大罪。如同本書的書名一樣,「血戰」華爾街。只是作者沒想到他的書出版之後,收到了一些商學院學生來信,希望得到建議,讓他們進入金融圈,在這殺戮戰場中大賺一筆。
 
這些商學院的學生都很聰明,也很想賺錢。但我認為,聰明是一種天賦,善良是一種選擇,就算在金融市場,你也有不一樣的典範可以選擇。
 
巴菲特在他的傳記《雪球》前面,對為他寫傳記的作者說:「每一筆驚人財富背後,都有滔天大罪,但這不適用於波克夏。」
 
你仍有典範可以選擇。
 
前言
被欲望與謊言驅動的華爾街
 
一九九三到一九九五年間,我在華爾街銷售衍生性金融商品,和摩根士丹利(大摩)衍生性金融商品部門的七十幾位同事,在紐約、倫敦和東京分公司,一共賺到十億美元上下的佣金,每個人平均賺到將近一千五百萬美元。我們這個部門可以說是世界上最會賺錢的團體。
 
摩根士丹利是歷史最悠久、名聲最顯赫的頂尖投資銀行,我們部門是推動公司前進的動力,也是公司裡最大型的印鈔機,規模遠遠超過其他部門。我們賺到的十億美元,足以支付公司全球上萬員工的薪水,還可以留下很多錢給我們自己。我們部門的經理人獎金都有幾百萬美元,連最低階員工都領六位數字的薪水,而且包括我在內,很多人才二十來歲。
 
我們怎麼這麼會賺錢?原因之一是我們很精明,我跟衍生性金融商品業務最傑出的人才合作,精通複雜的現代金融,難怪別人把我們叫做「火箭科學家」。
 
往日的大摩不是這樣。一九二○年代,這家白人精英投資銀行培養出上流的名聲,以鮮花、精美的家具、典雅的合夥人餐廳和保守的業務作風著稱,公司的理念是:「一流企業、一流作風」。
 
然而,到了一九八○年代,銀行業聲勢如日中天之際,大摩卻面臨其他銀行的激烈競爭,從第一名的地位滑落下來。公司的合夥人為了因應變局,把重點從維持聲譽轉變為注重獲利,徹底改造了這家公司。到一九九四年我加入公司時,大摩文雅的傳統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油腔滑調的銷售與交易,以追求豐厚的利潤。
 
包括我加入大摩前服務的第一波士頓等銀行,根本無法跟大摩全國性的新銷售戰術競爭。從每一項標準來看,大摩都已經面目全非──鮮花消失,桌椅換成富美家塑膠家具,經理人忙碌之餘,要是還有時間吃中餐的話,都是擠到交易廳裡的兩條走道中間,在塞在走道中的甜甜圈攤子前站著狼吞虎嚥。侵略性的業務作風啟迪了「一流企業、二流手段」的全新信念,幾十年來,大摩的人都彬彬有禮,現在全成了野人。
 
公司執行長麥晉桁(John Mack)率領衍生金融產品部,發出大力進軍的命令。麥晉桁從交易廳基層幹起,一路晉升,交易廳裡的人提到他時,仍然叫他的外號「麥小刀」。他的桌上放著一支金屬大尖刺,謠傳他曾威脅要把無能的員工釘死在尖刺上。敲定某筆金融交易之後,麥晉桁沒有收到傳統的公司紀念品—附有「墓碑形」公司名牌的透明長方形紙鎮,而是收到一個壓克力盒子,裡面裝著摔壞的電話聽筒,紀念他在交易廳奮鬥的日子。大摩在麥晉桁的領導下,平靜美好的日子已經結束。
 
遵循麥晉桁的領導,我那些天縱英明的上級變成野性十足的百萬富翁:半是技客、半是野狼。他們在執行複雜的電腦計算之餘嘶吼著要怎麼「海削別人」,或是「讓某人虧死」。在工作之外,他們會舉辦私人運動俱樂部飛靶射擊比賽、非洲殺伐旅、南美洲獵鴿之旅,還舉辦最重要、名字也貼切的大摩「固定收益」年度運動飛靶大賽,簡稱「慘敗大賽」(Fixed Income Annual Sporting Clays Outing, F.I.A.S.C.O.)以磨練自己的殺手本能,這種射擊大賽促使公司以野蠻的心態,看待客戶日增的衍生性金融商品虧損。一九九四年四月,客戶的虧損開始增加以後,麥晉桁的指示十分清楚:「我嗅到血腥味了,讓我們去搏殺一番吧。」
 
我們準備大開殺戒,實際上也這麼做了。衍生性金融商品戰場上屍橫遍野,都是我們坑殺的受害者,你也許在報紙上看過他們的名字。在加州橘郡、霸菱銀行、大和銀行、住友商事和其他不見經傳的公司,一人就足以造成超過十億美元的虧損。還有些公司也虧損了十億美元,卻不是一個人造成的。包括寶鹼公司在內的幾十家著名企業和共同基金,都在衍生商品上虧掉幾億美元,加總起來,損失高達數十億美元。在墨西哥貨幣危機,投資人損失的五百億美元中,衍生商品受害者的賠累也占有一定的比例。難怪已故的參議員埃弗瑞.德克森(Everett Dirksen)說:「這裡虧個十億、那裡虧個十億,很快就會變成真正的大錢。」如果你過去幾年裡擁有股票或共同基金,很可能在衍生商品虧損的錢中,就有你的份。
 
衍生性金融商品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市場,根據一九九六年的估計,市場規模達到五十五兆美元,是美國股市總市值的兩倍、美國國債總額的十倍以上,同時,大家在這種商品上的虧損繼續倍增。
 
在這種商品上賺錢的公司大有人在,摩根士丹利當然包括在內,衍生性金融商品買家在止痛療傷之際,大摩的衍生商品部門業務卻蒸蒸日上。有些客戶對於被人海削或虧個半死厭煩之至,以至於一九九五年到一九九六年間,我們的業務曾短暫衰退,很多同事離職,有些人投效沒有那麼心狠手辣的公司。大摩把最積極進取的經理人,調到其他更為「適合」的單位,但還是有許多員工留任現職。今天衍生性金融商品部門繼續存在,經歷過改造,卻仍然賺錢。人人摩拳擦掌,蓄勢待發。
 
內容連載
第四章 墨西哥盛宴
 
以我在第一波士頓的經驗來說,其實我是拉丁美洲衍生性金融商品老手,摩根士丹利雇用我和另一位同事,目的是要擴大已經居於領先的拉丁美洲衍生性金融商品事業。拉丁美洲債券迅速變成交易廳中最重要的一環。稻草人負責領導我們的拉丁美洲行動。
 
我應該花一點時間,描述交易廳的布局和階級,好讓你了解拉丁美洲衍生性金融商品的地位,其實這種商品的地位比你想像得還重要。
 
某個部門在交易廳中的權威是高是低,跟他們賺多少錢很有關係。幾年來,華爾街上最令人羨慕的工作就在衍生商品部門中,這種部門通常都主宰交易廳。一般說來,如果你不屬於衍生商品部門,你和政府公債交易──債券交易廳的核心──愈貼近愈好。跟政府公債交易相關的工作是中階職位,工作包括外匯、房貸債券和公司債交易。比較不受歡迎的工作甚至不會放在交易廳裡,股權銷售不是好工作,私人客戶銷售可能更差。最糟糕的工作之一是在費城銷售貨幣市場工具,這一點的前提是公司在費城仍然設有分公司,但很多公司已經沒有費城分公司了。
 
真正最糟糕的工作是在市政公債部門裡,市政債券通常是免稅債券,由市、州或其他地方政府機關發行,目的是要籌募道路、教育、下水道等建設的經費,這個部門都塞在交易廳的僻靜角落裡,或是丟在投資銀行部門的荒地中。我在第一波士頓參加訓練考試時,有人告訴我:「你最好考好一點,否則……」我很清楚「否則」的意思是:「否則,你會流落到市政債券部門去。」
 
幸好我沒有流落到那裡,而且我所屬的新興市場部門在交易廳裡,處於接近頂層的地方。你可能知道新興市場的意義,如果你不知道,我得告訴你,這是華爾街行銷專家貢獻、創造的名詞。債券業務員非常善於為高風險的債券,創造欺人耳目的名字,好讓這種債券比較受人歡迎,例子之一是一九八○年代運氣不好的「垃圾債券」,現在改名為比較好聽的「高收益債券」,另一個例子是新興市場債券。
 
由墨西哥、巴西、奈及利亞等第三世界國家發行的債券,原本叫做「第三世界債券」,第三世界債務危機爆發後,大家更確切地稱之為「爛貨」。這種債券中,有數十億美元是積欠美國商業銀行的債務,這些銀行急於脫手,不幸的是,卻找不到半個買家。
 
到了一九八○年代末期,美國財政部長布雷迪(Nicholas Brady)批准一個計畫,把這種爛貨跟很有價值的美國債券結合、拼湊或重組成一種比較有吸引力的第三世界債券,希望找到買家。布雷迪謙虛地把這種可口的債券叫做「布雷迪債券」,不幸的是,光靠布雷迪的大名,無法說服投資人吃進這種債券,市場因而無法發展。
 
整個市場需要動聽又吸引人的新名字,第三世界債券業務員有很多點子,首先試著改名為「低度發展國家」債券,但「低度發展」同樣太過負面,於是LDC的名稱出現,業者希望潛在買主可能不記得L代表「低度」。然而,這番努力也失敗了,這樣做雖然比肯德基炸雞改名KFC還早,但一九八○年代的投資人可不像今日的速食消費者,這麼容易受到愚弄。
 
接著,債券業務員推出「開發中國家」債券,這個名稱幾乎立刻廣為通行,但還是跟「低度發展」太相近。最後,一位聰明有創意的業務員建議改用「新興市場」,每個人都欣然同意,華爾街上所有相關部門紛紛改名。例如,我在第一波士頓服務的地方,就先改名「新興市場國家資本市場部門」,後來再與經營階層無數次的折衝拉鋸和令人焦慮不安的投票後,才本著公司改名CS第一波士頓的精神,改名為較精簡的「新興市場部門」。
 
大家不清楚「新興」是什麼意思,也不清楚這些市場要怎麼「興起」。然而,這個名字非常好聽,也有助於掩飾投資人購買的新興市場債券,實際上是從十九世紀起就沒有付息的一筆祕魯貸款。
 
我不打算投身新興市場衍生性金融商品業務,也不是適合的候補人選。我什麼外語都不會說,又沒有國際經驗,對最重要的新興市場──拉丁美洲所知有限。事實上,我甚至不知道第一波士頓設有新興市場部門,直到我問跟我面談的主考官他覺得那個領域未來幾年最熱門,他答:「新興市場」,我才知道有所謂新興市場的存在,於是我問人事主任,我是否可以跟這個部門的人談談不管他們是何方神聖。
 
一位經理給我這輩子最好的建議。他說,只要我告訴大家,我是新興市場專家,我就可以變成新興市場專家,久而久之,我會補滿其中的缺口。令人訝異的是,這個建議很正確。我從事這種業務一段時間後,連摩根士丹利衍產部的員工,包括稻草人在內,都認為我是新興市場衍生性金融商品大師。我不打算反駁他們,只要新興市場,尤其是拉丁美洲市場,繼續表現得強而有力又有利可圖,我就喜愛自己在公司裡的地位。
 
第六章 麻辣女王
 
每個交易廳裡都有一個惡魔,是業務員和交易員都極為害怕且敬而遠之的人。十多年來,麥晉桁一直在摩根士丹利扮演陰魂不散、用鐵腕統治交易廳的邪神。其他投資銀行也有類似的角色,所羅門兄弟的那位仁兄叫食人魚;第一波士頓的那人出身特戰部隊,據說曾扯斷過別人的手臂;大摩的就是麥小刀。
 
然而,麥晉桁榮升大摩總裁,讓出交易廳時,留下了一塊真空地帶。誰可以接替他呢?有什麼人邪惡到可以取代他呢?彼得.柯奇斯(Peter Karches)是固定收益部門的新老闆,的確具有足夠的權力,但是他為人和善,因此資格不符。紐約衍產部的主管沈恩得到很多選票,他比任何人更有模有樣,火爆脾氣也名聞遐邇。然而,隨著業務轉移到海外,沈恩在公司裡的地位已經下降,他花在玩電腦西洋棋的時間,跟花在衍生性金融商品業務上的時間一樣多。
 
接著,一種激進的想法出現。摩根士丹利在一九九○年代,已經在晉升政策取得了很大的進步,跟第一波士頓相比,更是如此。大摩對待少數民族的紀錄有些瑕疵,遭指責歧視,就像華爾街上的大多數公司一樣。但是大摩對待女性的紀錄沒有那麼糟,到一九九四年時,公司裡已經有好幾位女職員榮升,擺脫祕書工作,大摩也不像第一波士頓,沒有穿著暴露短裙的女職員在交易廳遊蕩,女性甚至還參加年度運動飛靶大賽。
 
所謂激進的想法是──讓女性接任交易廳主管。全美都有女性升任企業最高職位,還有不少女性擔任牧師和猶太教長,甚至有人猜測上帝是女性,難道玻璃天花板一直延伸到天堂上嗎?如果不是這樣,地獄上方怎麼可能會有玻璃地板呢?我思考著這個問題時,想到,惡魔會不會是個女人?
 
答案似乎是肯定的。尋找適任黑暗公主的過程就此展開,可以選擇的人不多,只有少數女性能夠列入考慮,其中好幾位都相當和善,在交易廳擔任高階職位。所有資深女性業務員和交易員中,只有一位勉強符合資格,她的個性適合、升遷快速,是公司裡待遇最高的合夥人之一。不幸的是,她是我的上司,我叫她重新包裝資產工具女王。
 
女王的外號得自她所創造和銷售的衍生性金融商品,這種金融商品叫做RAV,是「重新包裝資產工具」(Repackaged Asset Vehicles)的簡稱,名字取得很好,因為這是投資銀行利用包括信託和特殊公司在內的各種投資工具,把現有的證券重新包裝後,變出來的新衍生性金融商品。大家經常把這種商品叫做「黑箱交易」,因為你把現有的證券,放進大家稱為黑箱的信託或公司裡,重新包裝,然後,這些證券就搖身一變,變成了衍生性金融商品。披索連結美元保證票券就是一種RAV,摩根士丹利製造這種票券時,是利用百慕達一家公司作為黑箱,把墨西哥債券重新包裝,再由黑箱公司發行新的衍生性金融商品。
 
重新包裝資產工具是摩根士丹利的另一項重大發明。簡單的黑箱交易很常見,幾乎每家銀行和大毒梟都會操作,《經濟學人》等財經刊物甚至還盛讚這種交易。然而,摩根士丹利的重新包裝資產工具複雜多了,倒像是全然不同的交易,也是風格別樹一幟的高明行銷。
 
RAV是公司裡最高檔的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替公司賺到最多的錢,也是經理人在衍生性金融商品獵遊之旅中,所獵取的「大象」。一筆重新包裝資產工具交易創造的費用,可能高達幾百萬美元。
 
即使在公司內部,了解RAV的人也寥寥可數。衍產部裡的RAV小組拚命保護自己的地盤。我進公司幾個月後,和另外幾位資淺的員工,一起加入大家夢寐以求的這個小組,不出幾天我就痛苦地了解霸權的意義、適應了新的階級制度。如果摩根士丹利有什麼王族的話,RAV小組一定就是王室家族,RAV女王顯然就是王族統治者。
 
女王的脾氣暴烈,吵起架來跟波灣戰爭一樣激烈,包括四人幫在內,衍產部裡的每一個人都怕她大發雷霆。這一點理所當然,我在爭辯時,相當善於替自己辯護,但是女王在很多次爭論中,都用尖牙利齒把我撕咬成碎片。小組的其他成員也遭遇到同樣的命運,稻草人沒有一點機會,因為他沒有頭腦,女王卻沒有心腸。我的小狗死掉幾天後,我們在討論小狗時,我終於了解女王是多麼沒有心腸的人──她說她討厭所有的寵物。什麼樣的人才會討厭所有的寵物呢?
 
(中略)
 
女王是衍產部經理人當中,唯一能夠牢牢掌握現實的人。我告訴她這個消息時,她把拳頭握得緊緊的,伸到我脖子旁,要我清楚說明為什麼標準普爾會把我們的菲律賓第一信託評等加上限制字樣。我們在這些一系列談判中,最後為什麼會失利?說真的,我不知道──不過我認為,原因之一是標準普爾的作法很正確:這些債券的確不是AAA級的貨色。好幾位業務員在聽我們說話,想知道我是不是有答案。我不想說謊,卻也不打算說出
無力的藉口,況且我也沒有什麼絕妙回答,因此我相當誠實地說:「我不知道。」
 
女王一聽暴跳如雷,當時我不知道交易廳的基本原則是:你萬萬不能說「我不知道」。我話才一出口,女王就開始在我面前厲聲尖叫。「我不知道」在此是絕對不能接受的答案,一群人圍過來看我的好戲。
 
我說,我不知道不可以說「我不知道」。這再度突顯我的無知,你在交易廳裡可以說任何髒話、說任何噁心或惡毒的話,但是「我不知道」就是讓人反感、厭惡,就算輕聲細語地說,都可能被人把頭砍下來。
 
女王叫了另一位經理來,告訴他我剛剛說了什麼話。他失望地搖搖頭,我猜他們打算用香皂把我的嘴巴洗乾淨。事後回想,我打算替自己辯護的作法相當可悲。
 
「如果我真的不知道,我該怎麼說?我說『我不知道』,是因為我真的不知道。」
「我才不管你知不知道。」
「但是如果我不知道答案,我該怎麼說?」
「編點故事,你說什麼不重要,只是永遠、永遠不要再說『我不知道。』」
「但我就是不知道啊。」
「該死!永遠不准再說那幾個字!」
 
我學到的痛苦教訓是:衍生性金融商品是一種你絕對不能犯錯的遊戲,連一次都不行。雖然衍產部在菲律賓第一信託上賺了一百多萬美元,女王卻會忘掉這個案子的所有好處,只記得我對一個問題回答「我不知道」,還有這個案子的評等是限制級。我本來很高興這筆交易用我的名字命名,現在卻希望把案子的名稱,從我的透明壓克力交易紀念牌上刮掉。這個名稱印在行銷文件和公開說明書上,在公司和幾十位客戶手中流傳,我跟我們
的第一筆限制級案子的關係永遠難解難分了。我掉進深不見底的坑裡了!
 

書籍代號:0KBZ0051

商品條碼EAN:9789869503143

ISBN:9789869503143

印刷:單色

頁數:39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書籍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