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商業財經>經貿理財> 我的庶民養錢術:經營之聖稻盛和夫的啟蒙導師親授,零基礎也能立即上手的理財策略

我的庶民養錢術:經營之聖稻盛和夫的啟蒙導師親授,零基礎也能立即上手的理財策略

私の財産告白

作者:本多靜六

譯者:江裕真

出版品牌:大牌出版

出版日期:2019-09-11

產品編號:9789867645869

定價 $38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暢銷日本逾50年,不朽經典再現】

本多靜六獨樹一格的養錢術,不僅教你積累金錢,

更囊括足以招攬財運的「活法」!

 

──《生命的活法:日本巨富學人本多靜六的財產告白》暢銷紀念版──

源於日本、最上乘的「有錢人哲學」

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強力推薦、經營之聖稻盛和夫《活法》的啟蒙書

 

【商業周刊第1205期專文推薦】

賺錢不是靠紙上談兵,而是實際行動。不是計畫,而是努力。不是預估,而是結果。要說到有什麼祕訣,畢竟還是在於最根本的心態問題。──本多靜六

 

日本「公園之父」本多靜六,曾經參與明治神宮、北海道大沼公園等著名的造林以及庭園設計,是日本近代的林學、造園大師。不過他除了是一介學者之外,獨特的人生觀和致富手法,也讓他累積巨額的財富。

 

本書披露他的致富之道,讀者們可能會驚訝於居然如此簡單。但誠如日本財經作家岡本吏郎所說:「沒錯,本多靜六講的只是誰都明白、誰也都知道、極其理所當然的事而已。也正因為如此,才說它是當頭棒喝!」

 

而他最推薦的致富哲學是:「景氣好時勤儉儲蓄,景氣不好時斷然投資。」

 

˜透過最強「四分之一儲蓄法」,累積資本。

˜盤點自身專業,使其成為能穩定變現的技能:本多靜六藉由自身的林學專業,每天產出一篇有印刷價值的文章,「賣學問」。

˜記住:只靠勤儉儲蓄是難以致富的!更要勤於觀察大環境,投資未來的趨勢:本多靜六藉由投資新幹線與購買林地,不僅財產翻了好幾倍,甚至還因此成為繳稅大戶。

˜「本多流」股票投資心法──要投資而非投機,選擇有潛力的績優股,在股價下跌時斷然買進。然後謹守一個原則:兩成就套利,翻倍就賣掉一半。

˜如何以資金引出資金?將投資賺來的錢以及存款利息,存在另一個銀行帳戶,藉由存款增加的「信用」,向銀行貸款。

 

雖然從一位窮學者躋身為億萬富翁,但本多靜六晚年卻以「父母的財富,不能給子女帶來幸福」為由,匿名將所有財產捐贈出去,甘於再次過著赤貧恬淡、工作與學習並進的簡樸生活。因為他始終相信,「人生就要努力,而努力就會幸福」、「雙倍的財富不等於雙倍的幸福」。所以,日本人不僅認為他是最懂得如何運用金錢的人,亦是最懂得「生活之道」的人。

 

半世紀前的致富與處世哲學,對出生於現代的我們來說,如今讀來依然受用。

 

*本書2010年曾以《生命的活法:日本巨富學人本多靜六的財產告白》書名出版。

本多靜六

一八六六年生於埼玉縣菖蒲町。苦學之下得以在一八八四年進入東京山林學校(後來的東京農科大學、目前的東大農學系)就讀。學業曾一度不及格,但拼命用功,以第一名畢業。其後,私費至德國留學,取得慕尼黑大學國家經濟學博士學位。

一八九二年,成為東京農科大學副教授,開始他的「預扣四分之一儲蓄」,以及每天寫一頁文稿的行動。藉由實踐自己特有的儲蓄投資方法與生活哲學,累積了龐大的財產。一九○○年,昇任為教授,在研究生活之外,同時也負責明治神宮的森林、日比谷公園、北海道的大沼國定公園等日本七十餘處公園的設計和改良,在日本被譽為「公園之父」。

一九二七年屆齡退休時,他匿名捐出所有財產。其後,他也以「人生就要努力,努力就會幸福」為座右銘,在戰爭中與戰後持續著工作與學習並進的簡樸生活,留下了三百七十多部著作。

一九五二年一月去世,享年八十五歲。

江裕真

輔大管研所、中央資管系畢,以翻譯為樂、為師、為業、為志。譯有《壽司幹嘛轉來轉去?》、《史上最強哲學入門》、《打敗大你10倍對手的終極武器》、《懂人,要從自己開始》等暢銷書。

自序

 

我今年八十五了,自己也覺得,已經是一把年紀了。然而,活在「人生就要努力.努力就會幸福」的新人生觀下的我,無論肉體上、精神上,都沒有什麼衰老的感覺,還是一樣日新又新地愈來愈有幹勁,每天反覆過著工作與學習並進的生活。我看著這世界實際的一面,不避諱也不恐懼,正視著它,在樂趣中愉快地持續與之搏鬥,而有所得。我真的只能說感謝。

 

此時此地,我回顧過去,驚訝於世界上充斥著這麼多的虛偽、欺暪與好聽的表面話。事到如今,我深感慚愧,自己也是在這世界上活到今天、過著偽善生活的其中一人。然而,一個人一旦已經有了八十五年的經驗,總不好還是和虛偽至極的這世界抱持同樣的看法。除了偽善之外,我還必須奮力甩掉偽惡的外表,講述事實,把﹁真話﹂講出來不可。我覺得,這既是為了社會、為了人們,也是適合我這個老人扮演的角色。

 

收錄在本書中的〈我的財產告白〉、〈我的體驗社會學〉這兩篇,正是出於這樣的用意。它們是我透過《實業之日本》雜誌質問這個世界的真心話,也都贏得了異常多的讀者迴響。

 

古諺有云,人都有毛病。老人也一樣有毛病,而且其中一項「說教癖」,恐怕該算是萬人共通的吧。本書的內容,或許也不例外。不過,我在這裡所主張的,並非只靠嘴巴說說或筆寫寫就拿來推薦給別人;我所宣揚的事情或所講的故事,全都是我自己實行過,而且有實際成效的;裡頭沒有隻字片語是我為說教而說教的。

 

坦白說,一件事再怎麼好,如果是來自於自己的實踐,而且還獲得了相當的成果,總覺得會變成老王賣瓜一樣,不好介紹。更何況講的是財產與致富的話題,在社會以往的看法中,大家很容易會覺得我的心裡很卑劣,因此說真的,由我本人來講它,實在很難啟齒。活在這個金錢的世界、身處於這個很多人一輩子都一直在為錢勞碌的世界裡,之所以很少人把與錢有關的事實講出來,原因其實也在這裡。

 

不過,要想講述真正的處世之道,勢必就要談到與財產和金錢有關的真實面。如果把最重要的這一點含糊帶過,卻說自己要講述處世的要訣,可就是天大的矛盾了。

 

因此,在做好可能會遭受部分人士恥笑的心理準備後,我還是僭越地付諸了實行,寫出這本《我的財產告白》。原本它其實只是一個極其平凡的平凡人的告白,自無任何要向社會訴說的新東西。而且,一反我的預期,以財界知名人士為首,各階層的社會人士中,竟然會有許多深有同感的人,我必須說這是老生我最近最為欣慰的快事了。

 

 

 

內容連載

 

「無一物中無盡藏」:我的〈生活白皮書〉

 

就先從「我的財產告白」這個話題開始吧。我要講的是,一貧如洗的我如何賺到錢、累積財富,然後,又回歸一無所有的故事。

 

現在的我,其實並不適合談有關財產的話題。大家可能會誤以為,本多到現在,暗地裡仍然像個大資產家一樣。因此,一開始,我想先向各位公開自己目前的生活白皮書,也就是禪家所講的「無一物中無盡藏」,那種在貧乏中也能滿足的生活。

 

我在後面會詳細談到,在我滿六十歲從大學教授一職退休時,由於有所感悟,就把自己所有的財產都悄悄捐贈給公共事業了。我就這樣進入了工作與學習並進的簡樸生活,與老伴一起再次回歸以前的貧困家庭。不過,雖然說是貧困家庭,但還是留下了價值一百萬圓1左右的土地、房子與股票,而且做好了勤儉儲蓄的心理準備,我甚至還訂好了能追加捐贈給各界的計畫。但由於日本戰敗,占我財產六成多的正金銀行及其他海外事業的股票,全部賠光,再加上幾十萬圓的財產稅以及未受戰爭災害者的稅款支付等項目,除了東京的住處,以及箱根、伊東碩果僅存的不動產之外,我就一無所有了。不消說,其後的生活,我被迫靠變賣家產度日。

 

不過,靠著戰爭期間執行至今的晝耕夜學,以及吃地瓜粥和醃內臟(我私下對醃生菜的暱稱)的簡易生活,我忍著艱苦,還是穩穩地撐過來了。而且從今年初開始,由於通貨膨脹結束以及退休金的增加,我的經濟面總算穩定下來。只要嚴加小心不要驕傲自滿、浪費與怠惰,我似乎能夠平安活到一百二十歲以上。

 

接著,我要在此清楚地公開自己具體的生活收支。首先,退休金每年七萬多圓,出租房屋與土地的收入每年約三萬圓,再加上農地作物的預估產值,這就是我家全部的年收入了。當然,我完全沒有接受孩子或任何人的照料,我把一切都交給老伴,由老伴掌理家務。地瓜粥與醃內臟的簡單生活,讓我們愈來愈健康,而且老伴的手邊似乎還有幾筆存款。此外,我還有自己賺來的稿費、演講費、個人諮詢謝酬等副收入,其中一半當成零用錢使用,另一半又拿去儲蓄。這筆存款,我打算用來下次(第二十次)出國用,以及用於捐給培養人才的相關財團。在這樣的狀況下,現在的我在經濟上、生活上,全無任何不安;我健康、開朗,也很開心期待著八十五歲的年紀能趕快再添一歲。而且,我忘了自己年事已高,每天都以苟日新、日日新的努力生活為樂。

 

這就是我目前的「生活白皮書」。

 

下定決心克服貧困

 

好了,言歸正傳吧。

 

我從少年到學生時代,一直都過著極其貧困的生活。就這樣,我被迫體會貧困所導致的深切痛苦,以及難耐的屈辱。因此,我最原始的想法是,一定要先跳脫這貧困的生活,否則根本談不上精神與生活的獨立。

 

明治二十五年,我留德回國,成為東京大學農學系副教授。那是在我滿二十五歲的時候,當時我是奏任官,年薪八百圓,按月平均領取。這八百圓,要先被扣掉一成當國家的造船費,淨額七百二十圓除起來每月只有六十圓。其中還要先扣掉退休基金等項目,實際拿到手的只有五十八圓左右。

 

當時我已成家立業,靠著這筆收入,要過著能維持大學教師顏面的生活,已經足夠。只要普通度日,差不多剛好夠用。不過,糟糕的是,或許是因為他們覺得我從國外回來,月薪一定很豐厚,很快就有人來借住,全家成員甚至多達九人。就算那時的物價再低廉,但這樣下去根本很難養家活口。

 

即便如此,原本是前幕府臣下女兒身份的我岳母等人,以為我到大學就職就像以武士身份領取俸祿一樣,不管花掉多少,都可以從天皇那裡領到那麼多,覺得「有什麼關係」。雖然我拚命試著解釋﹁領月薪並不同於武士受封領地,領地是家裡以前受封的,但月薪是相對於我的勤務發給的。如果我不上班,就一毛錢也不會付給我﹂,但家人們似乎不太能夠理解。

 

家裡有一群這樣的九個人要養,無論多久我都無法跳脫貧困。因此,我那時的想法是,想要克服貧困,就必須自己主動摧毀它才行。我當時認為,自己不能因為受迫於貧困,而無可奈何地在生活中節衣縮食,而應該自發、積極地厲行勤儉與儲蓄,反過來戰勝貧困才行。

 

於是,我斷然下定決心付諸實行的,就是本多式「預扣四分之一儲蓄法」。如果只期望在痛苦持續的普通生活當中,還能多少留下一點錢的話,根本不可能會有這種多餘的錢出現。要想跳脫貧困,絕對不能妄想靠這種溫和的手段。所以,不管多少都沒關係,一有收入時,就二話不說,先預扣四分之一下來儲蓄吧。這樣的話,就要做好心理準備,以其他的四分之三堅持著度過更艱苦的生活。當然,此舉需要莫大的決心與勇氣,不過,我還是硬著頭皮執行了。

 

也就是說,從我每個月五十八圓的月薪袋裡,突然就把四分之一的十四圓五十錢抽起來儲蓄。這麼一來,就等於要用那剩下的四十三圓五十錢,撐持一家九口的生活了。

 

這每個月預扣的十四圓五十錢,成了日後累積為數百圓(實質上是幾千萬圓)資產的第一步,連我自己都大感驚訝。

書籍代號:0KBZ0066

商品條碼EAN:9789867645869

ISBN:9789867645869

印刷:單色

頁數:264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書籍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