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青少年文學> 北極熊探險隊2 女巫山

北極熊探險隊2 女巫山

Explorers on Witch Mountain

作者:艾莉克斯‧貝爾 (Alex Bell)/文、托米斯拉夫.托米奇 (Tomislav Tomić)/圖

譯者:柯清心

出版品牌:字畝文化

出版日期:2021-07-21

產品編號:9789860784251

定價 $38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本年度最想緊緊擁抱的小說,充滿歡樂與勇氣!
長踞英國Amazon暢銷榜的奇幻冒險小說三部曲,版權銷售超過15國


不乖的白髮少女、膽小的精靈醫生、孤僻的獸語師、自大的魔法師,
這次要跟史上最邪惡的女巫正面對決……

史黛拉抬起頭,喉中發出恐懼的叫聲。一隻宛若來自惡夢的巨大禿鷹陰森森的在她上方盤旋,禿鷹揮動長達六公尺的雙翼,搧出陣陣寒氣。史黛拉無從選擇,只能扭身逃跑,腳上的絨毛靴子,踢起一坨坨的白雪。房子感覺好遠,她絶對跑不到了……

史黛拉不僅是第一位獲准加入北極熊探險家俱樂部的少女,她和三位好朋友(精靈醫師豆豆、巫師伊森和狼語者謝伊)還成為了最先抵達冰凍群島最寒之境的探險家。
誰知史黛拉的身世曝光,殺死她父母的女巫派出巨大禿鷹來攻擊她。養父菲利克斯為了保護她,不顧眾人勸告,獨自前往女巫山想去逮捕女巫。然而,那裏到處都是會殺人的女巫和食人骨的禿鷹,還有黑巫術,從來不曾有探險家活著回來。於是史黛拉和好友們也立刻趕往女巫山。
這四位少年探險家一路遇到會咬人的南瓜、魔幻掃帚森林、發光食人魚、吸血鬼妖精,以及專門吞噬靈魂的巫狼。但最令史黛拉恐懼的是,她頭冠上的冰魔法會凍結她的心……

 

各界推薦

王淑芬(科幻小說《最後的一個人》作者)
吳在媖(兒童文學作家、閱讀種籽學苑發起人)
徐永康(臺灣兒童閱讀學會常務理事)
張子樟(青少年文學研究者,《我導讀,你好讀》作者)
許建崑(中華民國兒童文學學會理事長)
陳欣希(臺灣讀寫教學研究學會 創會理事長)
陳郁如(華文兒少奇幻《養心》作者)
黃秋芳(山海經奇幻小說《崑崙傳說》作者)
蔡明灑(朗朗小書房創辦人)
黃雅淳(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副教授)
            ──歡樂推薦

故事的筆調明快,對話輕鬆,讀起來很過癮。——陳郁如
四個青少年不斷在嘗試失敗中壯大成長,並打開生命的邊界。——黃秋芳
書中各種驚心動魄又富原創性的情節,我猜想,很快會拍攝成電影而廣受青少年喜愛。——黃雅淳
相信年輕讀者在一同神遊這場奇幻的冰雪冒險之後,會發現生活中的種種考驗與挫折,其實有著美妙的一面。——蔡明灑
神奇的歷險,包含了友誼、勇氣和決心,充滿想像力的世界。——《書商》(The Bookseller)
這應該是本年度最讓人想緊緊擁抱的小說。無敵的可愛,而且充滿歡樂與機智的氛圍,讀來暢快淋漓。——《科奇幻周刊》(SFX)

*童書/無注音

 

艾利克絲‧貝爾(文)(Alex Bell, 1986-)

英國作家,出版過許多小說和短篇故事,包括《冰凍夏洛特》。【北極熊探險家俱樂部】是她首度為青少年寫小說,沒想到會成為英國Amazon排行榜的暢銷書,並且翻譯成十幾國語言。

艾麗克斯.貝爾一直想當作家,不過,為了確保自己不至於淪落到領救濟金,所以先去取得律師執照,目前在英國公民諮詢局服務。她的空閒時光大多用來當貓奴,服伺一隻任性的暹羅貓。

 

托米斯拉夫.托米奇(圖)(Tomislav Tomić, 1977-)

是一位出生於克羅埃西亞的國際著名畫家。他一直都很喜歡繪作圖畫書,大學期間就已經出版了自己的作品。托米奇以精緻而細膩的鋼筆黑白畫著稱,非常擅長描繪充滿魔力與幻想的故事,充滿文藝復興風格的精美插畫,深受各年齡讀者的喜愛。

廖綉玉
輔仁大學翻譯學研究所中英筆譯組畢業。曾任中國時報國際新聞中心實習編譯和金融機構翻譯人員,現為專職自由譯者,譯有《廚房屋》、《凡爾賽蠟雕師》等書。

【導讀】開箱
黃秋芳(山海經奇幻小說《崑崙傳說》作者)

我們每一天都生活在很多很多的箱子裡。
睡覺時,躺在「房間箱子」裡;睜開眼睛去上學時,把自己裝進一個有輪子、會流動的「車箱子」裡;到了學校,坐在更大的「教室箱子」裡,和更多同學一起學習、一起玩鬧;回到家,又關進我們最熟悉的「房屋箱子」。
就像電腦磁碟「格式化」,我們的生活也被區隔成一個又一個箱子。過去經驗的累積,讓我們認定,爸爸這樣、媽媽是那樣,我說的話別人都不聽,別人的世界我也不想搭理……,類似這些由一個又一個強化出來的「印象」,打包成「偏見箱子」。就連我們讀童話時,也用差不多的樣貌來裝載「公主箱子」、「巫婆箱子」、「魔物箱子」,以及充滿意見的「喜歡箱子」、「羨慕箱子」、「恐懼箱子」、「討厭箱子」……。慢慢地,我們自以為提早掌握了世界,同時也放棄各種試探和發現。所以,海倫.凱勒才提醒我們說:「生命不是勇於冒險,就是荒廢生命。」想想看,既聾又啞又眼盲的她,原本是最不適合冒險的人,為何要堅持冒險?
因為,只有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冒險旅程,在高風險且結果無從預料的衝撞中,去擊敗對「平凡」的厭倦,對「未知」的恐懼,我們才能在生命的凍原上創造出「殊異」,才能累積出「已知」,才能擦亮一點點、又一點點的歡愉和希望。
在面臨人生重大決定時,湧生出熱情、勇氣,以及無論如何一定得學會的智慧,才能打破箱子,帶著「熱情」、「聆聽」、「重建」和「修整」這些輕裝備,完成「北極熊探險隊」的冒險旅程,截斷大人的保護和支援,獨立面對不可思議的挑戰。
在第一部曲中,「北極熊探險隊」的四個青少年從冰凍群島出發,羅盤定向在「世界上最寒冷的地方」。過程中,冰雪公主喚醒冰雪城堡,用熱情融化冰冷的心;異能少年狼語者以傾聽和大自然起伏共振,而擁有了接納一切、支撐一切的寬闊心靈;不斷在嘗試失敗中壯大成長的小巫師,透過和異質對抗、成全和理解破壞後的重建,來打開生命的邊界,看見更寬闊的可能;溫柔而神經質的療癒系精靈,在不斷造成災難的脆弱、疏失和不完美中,透過豐富的知識和無私的真誠,面對挫折、反覆修整,於是壯大了自己,也豐富了團隊。
因為並肩奮鬥,這四位新手探險家才能一起克服磨難,從噩夢碎片中拼貼出「邪惡」、「殺戮」、「復仇」和「女巫」的各種混亂意識。當旅程結束時,他們也把一個又一個「偏見箱子」打包,一起帶回家。
從箱子裡爬出來的女巫木偶,打破日常秩序,成為最初的「開箱」(Unboxing),所有新產品介入生活,都是一場冒險。裝在箱子裡的記憶和判斷,一旦開箱,世界便開始翻轉:生活充滿驚奇,遠端女巫的監控不一定是惡意,禿鷹的攻擊不一定是因為血腥,解救行動不見得必要,飛行船一啟航就丟了錨,乳牛換不了傑克的魔豆,稻草人找不到心,女巫獵人和女巫的相遇是友情的起點,報仇雪恨的夢魘其實是童年溫暖的救贖,童話故事開箱後回不到從前……
在第二部曲中新加入了一位異能少年。他在「熱情」、「聆聽」、「重建」和「修整」這些精神充氣的輕裝備中,注入非常務實的野餐布置:飲饌。飲饌,成為生命中應該被凸顯的美好。可惜,異質相遇,並不一定能順利整合成團隊,粗暴和後悔,都是生活的必然;每一次的衝突,也不一定都能透過善意和溫柔得到和解。透過不斷的開箱,我們就能發現更多的真相,同時也負載了更多的箱子,帶著更多的記憶和想像一起前行。
「北極熊」以浮冰和斷橋探測冰凍邊界;「海魷魚」召喚出沉睡在死亡城市中的克蘇魯神話譜系,水棲海怪戲劇性的八爪和觸手,站立如高聳大樹、伸出扭曲枝枒的幼崽,不定形菌絲黑泥中翻滾,慢慢浮出夢境;難以捉摸的「叢林貓」,無從猜測的「沙漠豺」,以飛行船、飛毯和魔帳毯併入奇幻冒險。
看起來,四大探險隊的拼圖湊齊了,只是在各種嶄新的發現中,我們忍不住好奇,真的是這樣嗎?會不會這個世界上永遠藏著我們想像不到的驚奇?
開箱,成為神奇的冒險遊戲。常常,我們在打開「偏見箱子」後發現,箱底藏著很多帶著驚喜和祝福,讓我們懂得謙卑、學會寬容、打磨出智慧和勇氣,但有時箱子裡「甚麼都沒有」,很可能,這也是一種特別的神秘禮物喔!

 

【內文試閱】

逃離冰蛛網
史黛拉根本是逃出村子的,其他人得加緊腳步才能趕上她。她繞過鋪滿小圓石的街角時,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手都在抖。
一條血跡……
那表示菲利克斯一定受傷了,說不定禿鷹腳上的魔法腳銬已經沒有法力了,或者他在上女巫山的途中,遭到其他東西攻擊。此刻,他比他們整整早了一天,而且就要獨自面對潔西貝拉了——事實上,他很可能已經見過她,說不定他們已經來遲了……
大夥找到了側邊出口,那是一道拱門,他們一穿過門,便看到雪徑上有血跡往前方延伸。沒時間了,探險隊靜默的快速循著路徑走,氣氛緊繃到無法談話——沒有人想多做臆測找到女巫後會發現什麼。陡峭的路徑直通山頂,這裡的空氣感覺十分冰寒且稀薄刺人,他們凍到耳朵發疼,胸口因拚命吸氣而疼痛。
小徑終於穿過山上的一條隧道,探險家們通過時,寒風在他們耳邊呼嘯,聽起像詭異的人聲,令史黛拉想起他們上次去冰凍群島探險時聽到的冰凍靈魂——所有死於寒冷深受折磨的靈魂。身為冰霜公主,她通常不太覺得冷——而且似乎越來越不怕冷了——可她現在卻發著抖,緊緊裹住身上的披風。
一行人來到隧道的另一端,乍看之下像是條死路——僅有一面牢實的石牆聳立在他們上方。
「也許我們在哪個地方轉錯路了。」謝伊說。
「可是一定是這條路沒錯。」史黛拉答說:「那血……血跡繼續從這邊穿過去。」
石地上確實有道血痕。
「也許菲利克斯發現這是條死路,便回頭循原路折回去了。」謝伊提議。


「可是進隧道的路只有一條。」史黛拉表示:「這裡一定有另一條出去的路。」
她高舉精靈燈,探險家們仔細檢視每一吋山壁。終於,豆豆看到石壁上有道狹窄的裂口了。
凱蒂搖頭說:「蓋思根本不可能穿得過去,牠得在這裡等我們。」
「尼杰也是。」伊森說。
蓋思不喜歡不能跟著凱蒂,大夥離開時,牠不依的大聲吼叫。他們清楚聽到牠的木髓帽咚咚的敲在石上好幾回,蓋思努力想跟過來,可是沒有成功。
「蓋思,你沒法穿過這裡的,你的身體塞不進來。」凱蒂說:「你那麼龐大,這個縫這麼小,你瞧。」她把手臂穿出去拍拍蓋思髭鬚橫生的臉。「我們很快就會回來接你了,我保證。」
 探險隊擠過岩縫後,進入一條更大的隧道,他們循著這條通道來到另一頭的空地上。眾人走出來,不清楚會發現什麼,但大家都覺得不會是好事。
事實上,事情比他們想像的還要糟糕。
蜘蛛網從四面八方將他們團團圍住,只是這些並非普通的蜘蛛網。首先,網子十分巨大——比探險家的個頭大上許多——其二,網子是冰製的。冰網朝他們閃著危險的光芒,阻去了前方的視線。
「天啊。」史黛拉終於開口:「不知道這些網子是誰做的?」
「是冰蜘蛛。」豆豆壓低聲在她旁邊說。史黛拉看著他,發現豆豆的臉色看起來有點差。「冰蜘蛛極其危險。」
史黛拉想起精靈男子提到,潔西貝拉對寵物的奇異品味。
「當然危險了。」伊森嘆道。
「難怪村裡的那個男人會說,從來沒有人會想到這裡。」史黛拉說。
不過她忍不住想,這些蜘蛛網好美,非常細膩繁複,讓她想到每一片雪花都獨一無二,各具特色。不過一想到能織出這種巨網的蜘蛛有多大,史黛拉便心驚膽顫——這些網子高踞在探險家的上方,令空氣發寒,並遮蔽了太陽,僅篩落蒼藍彷若鬼魅的微光。冰網四周一片死寂,空氣刺寒,就像所有空氣都被抽乾,有個東西蹲踞在附近,屏息監視他們……
「我們可以爬過去。」史黛拉說:「網絲之間的空隙夠大,我們鑽得過去,不過我覺得最好別摸到網子——」
可惜叢林小仙子已經有點太豪勇難當的往前衝了,史黛拉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哈斐瑞已擦觸到其中一根冰絲線,太過冰冷以致立即在他的手上凍出一道傷痕,哈斐瑞痛苦的哀號一聲,馬上抽回手臂。不同於一般的蜘蛛網,這冰網並不黏人,也未誘捕叢林小仙子,那絲線被觸動後,發出鐘鈴般的聲音,從一條絲線迴盪到另一條絲線,直到空中大聲響鳴,有如同時敲響數百個冰鈴。
探險隊挫敗的四下環顧,叢林小仙子們則逃到史黛拉的披風口袋裡尋求庇護,他們把頭探到口袋外,慌張的四處張望。大夥隨即明白,那響聲是一種警示系統,用意要警告某個東西有闖入者到來。片刻過後,有個東西狂暴且快速的朝他們過來,叮叮噹噹弄響更多鐘聲——而且不斷迴盪——幾乎震耳欲聾。
就在下一秒,怪物抵達了,陰影橫落在探險家身上,一隻巨大如房屋的冰蜘蛛在他們上方若隱若現。蜘蛛細長的冰腿上豎著利如短刀的尖刺;嘴鉗興奮的咬著,令人觸目驚心;八隻血紅色的眼珠貪婪無比的俯視眾人。
面對這隻怪物,只有一種適合的反應,那就是放聲尖叫,拔腿逃命。探險隊趕緊鑽過蛛網的冰絲,盡量不去多想靴子咔咔有聲的踩著一層厚厚的枯骨。每次有人撞到網子,鐘聲和回聲就又響徹雲霄,聲音震到令人耳朵發疼。有幾次,他們之間有人重重撞在網子上,力道之大將絲線撞碎了,結果引發更大的聲響,彷彿有人在他們頭旁邊吹響喇叭。
他們不可能跑得過蜘蛛,無論怎麼轉繞,都擺脫不掉牠。蜘蛛順著織網爬到他們上方,然後垂降到他們前方的路徑上,阻去任何可以逃走的路線。探險隊只好逃至網子深處,大夥一起在空地上蹲下來,蜘蛛則急速的在上方來回快爬,試圖找出他們的位置。
「我們該怎麼辦?」凱蒂喘著氣問:「你們身上沒帶任何武器嗎?」
「你沒有嗎?」伊森問。
「沒有大到可以攻擊冰蜘蛛的東西。」獵人回說。
「冰蜘蛛看不見。」豆豆說:「如果我們躡手躡腳的通過,不碰到網子,不發出任何聲音,牠就有可能不會發現我們。」
「這招或許管用。」謝伊說:「假若我們慢慢來,別慌張,便能避免碰到蛛網了。」
史黛拉確認叢林小仙子都乖乖待在她的口袋後,他們才繼續行動,戰戰兢兢的低頭避開、鑽過並跨越每一條冰絲線。有一陣子,這麼做似乎挺管用,蜘蛛在他們上方來回移動,但是都找不到他們的行蹤,最後蜘蛛乾脆停在網子中央,顫抖著長腿,等待有人發出聲響,洩漏出位置。
謝伊用手肘推了一下史黛拉,然後指指前方。隔著最後幾道絲線,他們可以看到前方有棟房子,那一定就是女巫的家了。史黛拉對謝伊點點頭,他們就快到了……
接著豆豆踩到一根骨頭,靴子底下發出好大一聲「啪」。所有人立即僵住不動,可惜太遲了,蜘蛛已經聽到聲音,匆匆奔過來了。四周的網子不停轟然響著,蜘蛛往他們衝來,在離豆豆幾公分的地方停住。
史黛拉對著她的好友抬起雙手,默默警告豆豆定住別亂動,千萬不要出聲。醫師他動都不敢動,儘管史黛拉看到他帽子上的毛球都在微微顫抖。蜘蛛逼得更近了,嘴鉗焦躁的快速張咬著。最後蜘蛛與豆豆的距離,已經近到豆豆都能看見蜘蛛下巴上的每一根冰毛,以及每一隻紅眼裡的奶白色斑點了。
所有人都屏住氣息,史黛拉祈禱千萬不要有人在此時突然打噴嚏,就連叢林小仙子似乎也能理解,在這種嚴峻時刻不適合唱死亡之歌。
冰蜘蛛終於從豆豆身旁撤離了,轉身離眾人而去,回到自己原本監守的崗位。眾人全鬆了一口大氣,但凱蒂卻在接下來的瞬間大叫一聲,其他人駭然的轉身望著她,看到一片鋒利的魚鰭刺穿她背上的背包,緊接著又刺出一片魚鰭,然後另一片,再接著一片。
女巫獵人扯下背包扔到地上,背包被撕開來,裡頭的青蛙開始變回發光食人魚了。牠們全咬牙切齒,怒張著魚鰭,看起來處於盛怒之中——也許是因為被變成了青蛙,然後又被塞到一個裝滿更多青蛙的袋子裡吧——探險家們只得火速往後跳開,避開那些滿口張咬的利牙。
不幸的是,這場混仗吵得震天嘎響,惹得蜘蛛立即又衝回他們上方。就在蜘蛛即將用嘴刺入謝伊的背部時,伊森從地上抓住一條食人魚的尾巴,拎起來擲向蜘蛛。憤怒的食人魚立即咬住蜘蛛的腿,冰裂紋像髮際線似的一路從牠腿上往下裂開。
其他人趕緊有樣學樣,抓起食人魚的尾巴丟向冰蜘蛛。凱蒂開始連青蛙都掏出來丟了,大部分青蛙都彈開了逕自跳走,但有幾隻青蛙突著眼,緊趴在蜘蛛身上不放。而巨大的怪物蜘蛛正四處甩晃,想拋開咬住自己的食人魚。
「別再扔青蛙了!」史黛拉喊道:「其中有一隻是探險家呀!」
「那隻不是。」凱蒂指說。原本一直趴附在蜘蛛背上的青蛙,現在變成一隻茫然的吸血蟾蜍,在陽光下眨著眼睛。
「反正也沒效!」謝伊大喊:「食人魚只會更加激怒蜘蛛。」
「蛙群裡也有一些鯊魚。」伊森邊喊邊朝最近的一隻青蛙施法,結果輕輕的「啵」一聲,青蛙突然變成一名男孩了——有著滑亮栗色頭髮,頭戴睡帽,身穿印有叢林貓探險家俱樂部徽冠的綠色晨衣男孩。
「吉迪恩!」史黛拉高聲喊道,很高興其中一隻青蛙真的就是探險家,他們沒有把他落在飛鯊洞裡,或是魔幻掃帚森林的污濁沼澤中。
「唉,討厭。」伊森說:「這傢伙對任何人都沒有用處。」
吉迪恩.格拉海.史邁思的頭髮往四面八方亂豎,晨衣皺巴巴的,但除此之外,他並未露出疲態。不過吉迪恩一恢復人形,便發出可怕的呻吟,氣呼呼的眨著眼睛,怒瞪眾人。
「我簡直無法相信你們竟然把我變成青蛙!太難以置信了!我實在——」
他還沒能繼續往下說,伊森便對另一隻青蛙施法了,冰一炸,青蛙突然變成飛鯊,而不是食人魚、探險家或吸血蟾蜍。飛鯊似乎跟食人魚一樣,也極度不爽被變成青蛙。牠露出嚇人的牙齒,擺動強壯有力的身軀,重新適應新的形體,眨動凶殘冷酷的眼睛,左顧右盼,急欲攻擊看到的第一個對象——恰好就是冰蜘蛛。
鯊魚氣沖沖的飛向蜘蛛,後頭緊跟著另一隻剛被伊森變回原貌的飛鯊。兩隻鯊魚都急著想攻擊咬人,以重拾被變成青蛙後失去的鯊魚雄風。牠們大口大口的咬下蜘蛛身上的肉,蜘蛛邊退回蛛網邊揮腳咬嘴,力抗飛鯊的攻擊。
碎冰嘩嘩的落在眾人周圍,分不清哪些是冰網,哪些是冰蜘蛛,但探險隊沒有留下來一探究竟,他們轉身盡速離去,丟下後方這幾隻激戰方酣的怪物,全速衝向女巫的房子。

 

書籍代號:XBSY0032

商品條碼EAN:9789860784251

ISBN:9789860784251

印刷:黑白

頁數:400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