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傳記哲學> 叛逆就是哲學的開始:從尼采、笛卡兒到李維史陀,一本讀懂11位世界哲人的經典哲學思維

叛逆就是哲學的開始:從尼采、笛卡兒到李維史陀,一本讀懂11位世界哲人的經典哲學思維

14歳からの哲学入門 「今」を生きるためのテキスト

作者:飲茶

譯者:邱心柔

出版品牌:大牌出版

出版日期:2018-03-07

產品編號:9789869602235

定價 $38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懷疑是走向哲學的第一步!

世界隱藏特定的規則,找出這個規則就能看清世界
日本哲學鬼才飲茶的12堂哲學思辨課

 

哲學,就是「思考」

哲學,就是在找出新的「價值」

哲學,就是建構出自身價值觀與對世界的認知

 

質疑固有事物×發現前所未有的觀點×建立新價值   

本書作者、日本哲學鬼才飲茶指出,從青少年開始,我們會不斷對身邊的事物產生懷疑,當發現真實世界與建構的認知產生牴觸,便會陷入自我懷疑,甚或面臨價值觀的崩解。此時我們可以選擇「妥協」,或選擇「反抗」,甚或可以「進行哲學思考」。哲學家們通常不是選擇單純的拒絕或接受、肯定或否定,他們僅僅是因為無法滿足現狀,於是透過不斷懷疑和思辨,將自己的理念堅持下去,發展成一套論述。

 

「哲學」不會告訴我們答案,但「哲學」能協助人類克服遭遇價值觀瓦解時的心靈困頓。而每個時期的哲學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毫不留情地抨擊當時的價值觀,建立起新時代的新意義,為個人生存與社會理想建造思考的立足點。

 

本書收錄近代哲學史以降,11位哲學家的哲學主張:尼采的「上帝已死」、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乃至於沙特的「存在先於本質」,到布希亞提出「符號消費社會」。

不只解說哲人們的超凡哲理,更深入剖析哲理背後的脈絡。哲學家無疑都是思辨大師,他們善用「叛逆」這個最具原創力的欲望,懷疑世界的存在、質疑人生的意義;他們追求自由、渴望幸福,說得更直接一點,他們希望能夠藉由思辨,「解放」人類加諸在自己身上的禁錮。


理解200年來哲學家們終極真理的探索
尼采【永劫回歸】──比死亡還可怕的虛無主義,不停重複的人生,毫無意義。

笛卡兒【我思故我在】──唯一無法懷疑的事實,就是我正在懷疑。

休姆【獲得經驗的機器】──「正確」是一種由經驗產生的觀念。

康德【物自體】──人類無法直接接觸真正的世界,人類與世界的連結必須經過轉換裝置。

黑格爾【真理是整體】──世界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主觀與客觀合而為一,成為真理。

齊克果【致死的疾病】──「絕望」是一直持續到死亡的疾病。

沙特【存在先於本質】──在萬物的意義出現之前,萬物已經存在,意義由人類賦予。

李維史陀【隱藏的結構】──人類意志隱藏在世界的結構裡。

維根斯坦【語言遊戲】──哲學的結構就是語言的結構,而語言的意義,取決於使用語言的規則。

德希達【解構】從文本出發,持續發展無窮盡的解釋。

布希亞【符號消費社會】──資本主義社會不會崩解,每個人都在生產符號滿足其他人的消費欲。

未來世代【閒暇哲學】──將餘暇轉念,過明智、輕鬆自在又富裕的生活。

飲茶

生於日本北國,畢業於東北大學研究所。是狂熱的刃牙粉絲。原本只是普通的部落客,突然被發掘出道成為作家。他曾經寫過一些書,把哲學與科學等難以親近的學問講解得很簡單,因而大受歡迎。當時,他以為應該不會再有人找他寫續作,於是隨便取了筆名,現在感到很後悔──「要是當時取個看起來強一點的名字就好了!」

 

著有《史上最強哲學入門》、《哲學性的一些事,還有科學之類的》、《哲學性的一些事,還有數學之類的》。製作有《哲學女孩》一書,以飛躍得更高為目標。口頭禪是「趁我還沒踢飛你之前,給我滾」。
  
作者部落格:blog.yamcha.jp

邱心柔

國立台灣大學哲學系畢業,日檢N1合格,現為專職譯者,譯有《逆境力:找回自信變堅強,把挫折化為力量的92句話》。

前言 

懷疑是走向哲學的第一步

 

作家池田晶子的著作《十四歲開始的哲學:學習思考的第一本書》、《給十四歲的你》,還有漫畫家楳圖一雄的長篇漫畫《十四歲》,市面上有許許多多給十四歲青少年看的哲學書。為什麼是十四歲呢?

十四歲,剛好是國中二年級的年紀。自孩童時期被灌輸的各種「小孩的思想」,諸如:大人是對的、老師很了不起、世界上有善與惡,以及戰爭是好的國家與壞的國家在打仗……等等,這些思想都在這個時期開始土崩瓦解。因此,十四歲也是應該建構出「自身價值觀」的時期,其實,這個時期最該學的就是「哲學」。因為,哲學是──

 

質疑人們一直以來認為正確的事情,

發現前所未有的觀點,

並建立新的價值觀與對世界的認知。

 

這正是哲學家一貫的做法。偉大的哲學家都跟正值叛逆期的十四歲少年、少女一樣,懷疑舊有的思想,並創造出「自身價值觀」。然後,因為這份價值觀實在是項劃時代的創舉,於是給當時的人們帶來很大的震撼,最後留名青史。

不過,可別誤會,他們之所以能夠發展出這麼厲害的哲學,並不是因為特別聰明。事實上正好相反。他們大多有著「與青少年同等級的胡思亂想」,甚至應該說,正因為如此,他們才能推翻當時普遍的認知。

那麼,「跟青少年同等級的胡思亂想」,到底是什麼呢?大概會是像這樣的感覺:

 

「要聽老師的話啦!」

「喔?那老師叫你去死,你就會去死囉?」

 

小時候,不聽老師的話而被人指責後,會這樣回答對方的人,每個班上大概都會有一、兩個,對話內容大致上就像這種程度。看在大人眼裡,這是十分愚蠢、無聊透頂的「極端且幼稚的胡思亂想」。

但是,這樣就夠了。許多把世界普遍觀念推翻掉的哲學,就是從這種程度的胡思亂想中誕生的。

 

「所有人在叛逆期的時候,都有『既有價值觀瓦解』的體驗。原本以為是對的事情,其實正好相反。而在既有的價值觀瓦解時,人會有什麼反應呢?」這裡針對這點稍做分析。在這種時候,基本上會有以下三種反應:「妥協」、「反抗」、以及「進行哲學思考」。

例如,對一個幼兒或小學低年級的小朋友說「要聽老師的話」時,這個年紀的小孩一定不會有任何質疑,會乖乖地點頭說「好」。因為對這個小孩來說,這是理所當然的事,身邊其他的小朋友也都是這麼做的。

可是,隨著年紀增加,這個小孩會漸漸發現,老師也只是一個普通人,未必所有老師都是好老師。也就是說,自己一直以來的認知與價值觀瓦解了。

那麼,他該怎麼對應這種情況呢?他必須從以下三種選項中選出一種。

 

第一種是「妥協」。

儘管深深明白,這份認知有著不完備的地方,但是違抗的話也不會有任何好處,所以就選擇妥協、就此接受。這等於就此變成了大人。

「也對……不該違抗老師的。」

 

第二種是「反抗」。

既然這種認知明顯有不完備的地方,那就根本不需要服從。這就等於,變成了不良少年、不遵守規範的人。

「開什麼玩笑,我絕對不會聽老師的話!」

 

儘管第一種與第二種選項,發展的方向恰恰相反,但是卻可以說,都是用同樣的框架看待事情。拒絕或接受、肯定或否定、右邊或左邊,差別僅此而已。

所謂的「普通人」會選擇這兩種的其中一種,當價值觀瓦解時,會想讓自己的精神維持穩定,然而,這世界上有一些人無法因此滿足。

這種人別無選擇,只能選擇「哲學」這個選項。

選擇最後這個選項的人,就是所謂的「怪人」,說得更清楚一點,就是這些人的想法跟現實有點脫節。

雖說想法跟現實脫節,但絕非荒謬,這些人只是很「極端」而已。當正經的大人會妥協、讓步的時候,這些人卻會不停地想些極端的事。例如,對於「要聽老師的話」這種宣導,他們會這樣回應: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想像一個『史上最兇惡的老師』吧!如果這個老師叫我們去死的話,我們應該要怎麼做?不對,不只這樣,這個老師會叫我們去隨機殘殺無辜的人,這樣的話我們應該要怎麼做?」

 

雖然這種話會讓人很想吐槽:「才不會有這種老師咧!」但是,這些人常常就會發表這種極端的言論,而且接下來,這些人多半還會將話題繼續延伸到令人出乎意料的方向。

……隨機殺人。人類絕對不能做這種事,所以,老師說的話果然不是非聽不可的。」

「但是這麼一來,『人類應有的行為』就優先於師生關係了。其實這才是『學生聽老師的話的前提』吧!」

「咦,可是……這件事老師從來沒教過,老師應該要弄清楚怎樣才是『人類應有的行為』,然後也讓學生知道。這才是師生關係的基礎與出發點,但現代教育卻沒有談論這點,僅僅把師生的上下關係,當作理所當然,強迫學生接受,這樣的教育是錯誤的!」

 

好了,聽完以上發言,或許大家會覺得這些想法幼稚得如同妄想。實際上,如果有人聽到「國中男生」說這些話,應該會嗤之以鼻,沒人會去理會吧。

但是,同樣的話如果是由著名學者或是大學教授,用高雅的文句寫出讓三成以上的人都看不懂的難懂文章……「(雖然不是很懂,但是)真是太棒了!」、「這讓我恍然大悟。」、「寫成書的話,應該會是一本不斷被人翻閱的書。」人們應該就會拍著手,用恭恭敬敬的態度來看待吧。

 

本書雖然是所謂的十四歲書,但卻不是為了「教導年紀十四歲的青少年,對往後人生會有幫助的哲學」;也不是那種為了吸引普羅大眾購買,刻意「把難懂的哲學,用十四歲青少年都能理解的程度寫出來」的書。本書想說的是,所有的哲學都是來自相當於十四歲叛逆期等級的想法,或者大膽地說,是來自「極端且幼稚的想法」。哲學書看起來都很難懂,但如果除去「難懂的部分(對所有可能的批評做好周全的準備,專門給專家看的、寫得很嚴謹的部分)」,那麼,哲學的骨幹部分真的就只是這樣的東西。

本書斷定,歷史上偉大哲學家的水準,其實都跟十四歲的青少年差不多。這麼說並不是想要降低哲學的難度,宣稱「哲學其實很簡單喔」。本書想讓大家清楚明白的是,哲學原本就是哲學家「厚臉皮地主張」自己幼稚的胡思亂想與妄想:牽強附會的東西;以及哲學能協助人克服遭遇到「價值觀瓦解」時的心靈困境。

如果讀者看了本書後,會回想起自己以前的經驗:「說起來,我以前也有這樣想過耶。」或是覺得:「如果我當時那不堪回首的幼稚想法,有一直貫徹下去的話,說不定我也會是留名青史的偉大哲學家喔!」如果讀者能這樣想,我會感到非常高興。

 

 

 

內容連載

 

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節錄)

 

永劫回歸

 

它的意思就跟字面上一樣,「同一件事永遠會再回到起點,一直不斷地重來」。尼采在散步中,突然發現「永遠重複下去」才是比死還要強而有力的「最可怕的虛無主義」,但是,「永遠重複下去」為什麼會是最可怕的呢?

俄國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在小說《死屋手記》(The House of the Dead)中這麼寫著:

 

「如果想讓罪犯領悟到自己所犯的罪孽,就讓他挖土,來回地移動,再把土埋回去,回復原狀,長時間反覆進行這些工作。這是一種終極的刑罰,最後將會導致精神異常。」

 

說起來,其實我們不管受到怎樣的痛苦、不管遭遇怎樣的不幸,都還是可以從中找到價值。這是因為,我們認為這些事「只會發生一次」。也就是說,我們認為「這是僅有一次的、無可取代的人生中所發生的不幸」,所以能夠看到其中的「價值」。

那麼,如果這個不幸並不是只發生一次,而是「無限重複」呢?對於永劫回歸的「無限重複」這點,尼采是這麼解釋的:

 

「你至今所度過的人生,必須要再過一次、甚至是無限次。

而且不會有任何新的東西,所有的痛苦與快樂、所有的思念與嘆息,

你的人生的所有一切都不會有絲毫改變,就這樣再重新來過。

宇宙就像是沙漏一樣,而你不過只是其中的一粒沙子。

而這個沙漏永遠都會不斷重複翻轉,也包括你在內。」

 

如果宇宙就像尼采所說的,彷彿冰冷的機械,分毫不差地不斷重複的話,無可取代的「唯一性」就不再存在了。這樣也同時代表著,不管是怎樣的不幸(不只是這樣,甚至也包括了幸福與其他所有事物),都沒辦法找到其中的「價值」了。

想想看。假設你「把很重的石頭辛苦運到山頂,到了山頂後又讓這些石頭滾下來,然後又再運到山頂」。

這樣的事,如果做個一次倒還好。不管再怎樣辛苦的勞動,不對,甚至應該說愈辛苦的勞動,就愈能得到成就感,你會覺得:「終於完成了,可以結束了!」

但是,如果做個五億次、五兆次,都還不能結束,要一直「無限」地進行這些工作,這樣如何呢?而且,不管重複幾次,都不會出現任何改變,搬運過程都一樣、絲毫不差。這樣的工作不管怎麼想,都實在看不出有任何意義(價值),也找不到任何目標(理想)。

 

就只是挖了又埋、挖了又埋──。只是不斷重複一樣的事情,沒有任何的變化。就算挖好了,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之後又會再埋起來,然後又要重複挖。埋起來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之後又會挖開來,然後又再埋起來……

 

這些行為沒有價值、沒有意義、徒勞無功,是種刑罰。

 

因此,尼采才會認為──「永劫回歸」比死亡還可怕,是最可怕的虛無主義。

 

齊克果(Søren Aabye Kierkegaard(節錄)

 

存在主義是什麼

 

好了,所以在「理性主義」之後,接著要開始的就是「存在主義」,但是,「存在主義」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存在」這個單字本身感覺就滿陌生的,不過說得更精確一點,就是「現實存在」。所以「存在主義」其實應該要叫做「現實存在主義」,用更簡單一點方法來講,就會是:

 

「好好重視『現實存在』的一種思考方式。」

 

那麼,所謂的現實存在為何──雖然很想要立刻來講這個,不過,現實存在本來有個反義詞,叫做「本質存在」,或許這兩個詞一起說明會比較好。這是因為,其實存在主義發展的背景是這樣的──

 

「上個時代的哲學都光是在思考『本質存在』,

思考得太過頭了,現在起就不要再思考這個了,

多去著眼剛剛好相反的『現實存在』吧。」

 

所以,要了解存在主義,就必須明白「本質存在」與「現實存在」的區別,以及各自有著什麼樣的關係。表3-1將「本質存在」與「現實存在」做了比較。首先,請看這張表左邊的「現實存在」。這邊描寫的是「蘋果A、蘋果B等一顆顆蘋果」、「石頭掉落、球掉落等個別掉落的現象」,總之是說,「可以在現實中看到、摸到的個別物體或事件」就是現實存在。如果要再更簡單一點,也可以將文字用「現實存在=現實的事物」的方式來替換。

 

接下來請看右邊的「本質存在」。這邊描寫的是「一種紅色圓形的水果。產季為八至十一月」、「掉落的方程式」,總之是說,「由個別的物體與事件推導出,具有一般性的、普遍的性質或原理」就是本質存在。「本質存在」這個詞好像有點難懂,但其實可以直接用「本質」這個詞來替換。

好了,從這張表就能了解,看得到、摸得到,存在於現實中的是「現實存在」,與此相反的則是「本質存在」。但是,基本上我們都比較傾向於重視「本質存在」。

例如科學。也就是指「觀察個別的物理現象,並從中找出一般性的、普遍的性質或原理的一種行為」,而這個行為很明顯具有「從現實存在(個別的現象)前往本質存在」這種方向性。也就是說,科學是重視並追求「本質存在」的一種行為。除此之外,還有生物學、化學、數學等等,差不多所有的學問都可以說是「由個別的現象導出本質的一種行為=重視本質存在的一種行為」。

嗯,雖然這樣的說法是很合理啦,不過這件事根本沒那麼複雜吧。學問當然是在追求事物的本質了。話說回來,要是不追求事物的本質,那還叫什麼學問啊?真要說起來的話,其實我們有著「想要掌握事物的本質」這種強烈的渴望,正因為有這樣的渴望,人類幾千年來才會一直不斷地進行學術發展。

但是啊……存在主義的主張卻違背了這份渴望,扯人後腿說:「一味追求本質是不行的。」這是為什麼呢?追求本質的行為怎麼想都很棒啊。存在主義到底想說什麼呢?

他們想說的是:

 

「追求事物的本質、鑽研學問,確實是人類的很棒的行為。

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得意忘形,如果將這樣的做法套用在自己身上──

即『現實中存在於此時此地的人類(現實存在)』,就是不行的。」

 

喔!原來如此。既然這麼說,那現在就實際來將追求本質的做法,套用在「人類」身上試試看吧。

有門學問叫做人類學。請想像有一群偉大的學者,鉅細靡遺地研究人類的本質。而這門學問宣稱已經了解「人類的本質」了。而他們所研究出來的人類本質,假設是這樣:

 

「所謂的人類,是一種哺乳動物,具有語言能力,直立雙足步行。這種動物擁有利己的特性,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毫不在乎地說謊,此外,具有差別待遇的特性,會組成團體欺負群體裡最弱小的那一個,凝聚群體的向心力。生殖方面,除了基因低劣的個體以外,一般會在二十歲前半進行生殖,到了二十歲後半時,會生下一至三個小孩。」

 

好啦,這樣如何?的確,就某個方面來說,或許可以說是掌握到了本質。但是,如果斷定這就是「人類的本質」,恐怕很少人會同意。正確來講,其實內容就算不是如前所述,不管是怎樣的內容(例如像是極力讚揚人類的、很正面的內容,或是可以符合大部分人類的、很貼切的內容),人們也還是不會同意人類的本質可以用簡單的幾句話描述吧。因為大家可以很簡單地就反駁:「不對啊,也有人不是這樣啊。」

但是仔細想想,如果講的是蘋果的話,我們就不會一直反駁。「所謂的蘋果,是一種紅色圓形的水果。」對於這種描述方式,就不會有人去吐槽:「也有那種不圓的蘋果啊!」

這是為什麼呢?蘋果跟人類到底差在哪呢?

差別在於,人類擁有「自由意志(一種主體的意志,可以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或者說,我們一般都相信人類擁有自由意志。舉個例子,假設人類學的偉大教授說:「人類都是騙子,人類擁有這種本質。」而且實際上,現在全部的人類也真的都是如此。但是,我們可以對這個本質,發表這樣的違抗宣言:

 

「不對,我不是這樣!只有我不是這樣!我從現在開始絕對不會再騙人了!」

 

我們可以像這樣,用自己的意志來做決定,可以徹底改變「人類都是騙子」的本質。

 

「雖然人家說人類這種動物會欺負別人,但是我就絕對不會欺負人!我一定會保護你!」

「不管世界上的人說你是壞蛋,或是說你的主張不合理、是錯的,我都會站在你這邊!我一定會保護你!」

 

只要人類可以做出這樣的決定,「人類的本質」就無法套用在人類身上。這是因為,無論說「人類的本質是A」或「B」,人們都可以說:「但是我不一樣!我要違抗這個說法!

這點可謂是蘋果及其他動物所沒有的,是只有人類才有的特質。就算有人說「蘋果就是這樣的一種東西」,將蘋果的性質或特有的功能套用在蘋果上,蘋果也沒辦法「反抗」,但是人類卻可以。也就是說,人類這種生物,擁有一種「可能性」,可以依照自己的意志,做出不同的選擇。

然而,那些一味追求本質的傢伙,那群光是在書桌前搬弄道理(理性)的面黃肌瘦的學者,根本就不去注意這份「可能性」。人類本來就是一種「絲毫無法論究其本質的一種特殊的現實存在」。結果那些人卻自以為了不起,斷定「人類就是這樣的一種東西」。

存在主義就是想反對這件事,而存在主義的宗旨就是「不能一味地著眼於本質喔」,好了,明白了這點之後,我們再來回顧上個時代的哲學吧。

舉康德的例子。他的哲學內容是關於人類認知的極限,以及人類有辦法想什麼、沒辦法想什麼,很明顯是屬於「重視本質存在」的思考方式。理由在於,他的內容完全不著眼於每個人的差異,而是用「人類只有這種認知能力、只有這種思考能力」的方式,將我們所有人總括起來。

而黑格爾作為上個時代哲學的集大成者,更是嚴重。他的哲學主張「人類具有辯證法的特性,不論是誰,活在世上都是朝著絕對精神(消解所有對立的一種終極精神)的方向前進」,這份主張完全斷定了「人類活著的意義與目的(人類的本質)」。

當然,就像前面所講的那樣,我們其實沒辦法進行這樣的斷言。因為我們擁有意志,足以違抗這些斷言。

 

「不要隨便決定我人生的意義和目的啦!你以為你是誰啊!我才不會變成什麼絕對精神,也絕對不會管什麼辯證法咧!」

 

結果,不管是康德還是黑格爾,理性主義的哲學家,全都把人當成量產相機一樣,去調查其中的功能,一直用這樣的態度來分析人類的能力(認知、思考)。因此,他們忘了這件最重要的事:

 

「每一名人類,都擁有著『可能性』,

可以藉由自己的意志,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

人類無法僅僅被還原成『人類就是哪樣哪樣的』

這種『一般化的語句(即本質)』,

人類是一種特別的現實存在。」

 

理性主義的哲學家發展出了無機的、冰冷的學問。接下來即將出現一個更可怕的怪物,他會針對這方面的缺失,將上個時代大家拼命研究的「理性主義哲學」,輕易地當作垃圾全部丟掉。他就是丹麥的哲學家──齊克果。

 

沙特(Jean-Paul Charles Aymard Sartre(節錄)

 

為人生賦予意義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這一個相當根本的問題,每個人在年輕的時候,好歹也會想過一次。對於這個問題,沙特正面回答:

 

「根本就沒有什麼意義啦!」

 

再繼續接著說:

 

「但是,正因為這樣,

所以才要靠自己的意志,

創造出『意義(本質)』不是嗎!」

 

當時仍然是個保守的時代。活在世界上應該要做什麼事,已經由「神、國家、傳統」等等先決定好了,人們應該直接照著做──這種價值觀在當時還是很普遍,所以沙特的存在主義帶給人們很大的衝擊。

但是,就算這麼說,眼下我們應該用什麼方式生活才好呢?能讓自己覺得「我就是為了這個而活著的」那種有價值的意義,感覺是很難創造出來的。

不要緊。沙特為我們創造了一個新的哲學用語,這個詞帶著魔法,可以驅除這樣的疑心,幫助我們下定決心。這個詞就是……

 

Engagement。」

 

這個詞是法文,翻譯成「社會參與」,而沙特賦予了這個詞一些新的意思,並傳布給年輕人:

 

「人生沒有意義,但是,正因為如此,才硬是要積極參與社會。」

 

結果,立刻就爆紅了。這個詞在年輕人之間極為流行,大家把「Engagement」當成一個口號,並開始致力於社會參與。

不過,為什麼年輕人會被「Engagement」這個詞深深吸引呢?硬要講的話,就是「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只是覺得很酷」。

首先,「Engagement」這個詞的主張,是用相反的觀點來看待事情。要是世界和人生沒有意義的話,根本就不需要去管社會上的事,只要靜悄悄過活就好了嘛。可是「Engagement」卻煽動人們「正因為這樣,所以反而更應該躍上社會的舞台」。

一般說來,使用這種跟一般相反的表達方式,很容易牽動年輕人的心。舉例來說,如果對年輕人說:「讀書很重要,不讀書以後就沒有成就,快點讀書。」年輕人根本理都不理,但如果是用跟一般相反的說法,這麼對他們說:「讀書一點意義也沒有,出了社會也用不到,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是硬來讀書吧!」這樣一來,不知道為什麼就會覺得很酷。在這種情況下讀書,要是還變成了「全班讀書讀得最好的一個」,那感覺一定非常痛快吧。

另外,「Engagement」這個詞,本身也暗藏玄機。這個詞我們不太常用,所以大家或許不明白,其實參考這個詞的拼法(Engagement)就會明白,是從「Engage(婚約)」這個字來的。現在來把「Engagement」這個令人毫無頭緒的詞,代換成下面這種讓人看得懂的話吧。

 

「訂下Engage(婚約)的人。」

 

如何呢?會不會覺得這個詞感覺有點酷呢?而實際上,這個詞在當時擄獲了年輕人的心。例如像是這樣的情況:

 

「可惡,我想要進女生宿舍,結果教授就罵我,說我違反規定!」

「真的假的。話說為什麼不能進女生宿舍啊?這些規則都只是那些死板的教授擅自訂的吧?沙特老師說,世界上的東西都不是預先決定好的。還說這些東西要靠自己的意志去創造。」

「好!那我們就來改變大學這個社會吧!就算跟所有教授為敵,也要改變規則!對,我們要變成沙特老師說的那個……

「『訂下婚約的人』!」

 

「等一下!怎麼可以把我忘了啊!」

「學、學長!可是學長你們已經找到工作了,如果現在跟教授起衝突,會影響到你們的工作吧……

「有什麼關係!我們是同一個大學的伙伴吧!而且有些事情比區區一個工作還重要。這些事情要由我……由我們來決定!不管怎麼說,我們是……雖然知道社會沒有意義,卻還硬是跟社會訂下婚約(扯上關係)的人,雖然擁有自由、可以安穩度日,卻還硬是讓自己跟名為革命的戰鬥訂下婚約(受到束縛),對,我們是……

 

「明明知道沒有意義,卻還是跟這個世界訂下婚約的人──Engagement!」

 

雖然講得有點誇張,不過當沙特在世時,當時的學生大致上真的就是用這麼激昂的態度,來看待他說的話。事實上,在巴黎的一所大學裡,學生對女生宿舍限制男生進入的規定發起抗議,占據了女生宿舍。他們製作了路障,並跟大批警力發生衝突。

這個事件乍看之下,感覺只是學生出於無聊的原因,魯莽行事而已,但是令人驚訝的是,這起事件竟然一路擴展到各地的大學。「給我們自由與發言權!禁止你們禁止我們!」全國上下的學生高呼這個口號,大鬧特鬧、占領大學──甚至還發展到了這個局面。

而且,還不只是這樣,這場騷動也引起各地的勞工響應。發生了大規模的罷工,導致工廠及交通系統癱瘓。結果甚至迫使議會面臨解散的命運。

這起事件,就是之後人們所說的「五月風暴」(事件起始於有一些人吵著要進去女生宿舍,結果最後卻將法國政府推翻了,不過這場動亂背後,受到了沙特存在主義很大的影響,這點當然自不用說。

一般來說,對於革命(將社會改造成理想的樣貌)這件事情,我們通常都會覺得是那些英雄的事業,跟自己沒有關係。但是,至少在沙特在世的時候、存在主義具有強大影響力的時候,人們並不是這麼想的。

如前面所述,我們必須藉由自己的意志,來創造出人類和人生的意義。我們就是背負著這樣的宿命。當然,這個宿命的負擔應該很重。不管怎麼想,直接照著別人說的方式活下去,肯定會比較輕鬆,要是特地站上麻煩的社會舞台,還會被人抨擊。

不過,但是,正因如此⋯⋯,反而⋯⋯,硬是要⋯⋯,機會難得,不如就乾脆站到大舞台去。躍上名為歷史的這個華麗舞台,藉由自己做的決定,「賦予」自己在歷史上的定位與活著的意義。

沙特的哲學在這些年輕人的背後推了一把,這些年輕人十分狂熱。他們自己決定自己的生活方式,認為:「自己人生的意義,要由自己來創造!」並從此醉心於——

 

「社會革命(創造出理想的社會)」。

書籍代號:0KMM4015

商品條碼EAN:9789869602235

ISBN:9789869602235

印刷:

頁數:360

裝訂: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