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殺戮世代:伊戰、美軍與現代戰爭的真實面貌

殺戮世代:伊戰、美軍與現代戰爭的真實面貌

Generation Kill: Devil Dogs, Ice Man, Captain America, and the New Face of American War

作者:艾文‧萊特 Evan Wright

譯者:趙武靈

出版品牌: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7-11-08

產品編號:9789869541886

定價 $39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震撼人心的戰地記者見聞☆
☆只要不是冷漠無情之人,讀後一定腎上腺素激增★
美軍指揮官指定閱讀,一窺戰爭最真實的面貌
☆HBO同名戰爭影集全球熱播★
 
這不是一部反映光輝英雄主義的作品,而是真實道出戰場上軍人的錯誤、弱點,以及揭露戰爭真相的報導文學。被譽為「關於伊拉克戰爭最好作品」的《殺戮世代》,混合了幽默、恐懼與粗俗元素,是關於這些不平凡的士兵,為勝利所付出的代價。作者在一場新型態式戰爭中觀察到那些不掩飾、未造假的殘酷現況的第一手記錄。
 
《殺戮世代》是一部經典之作,在最具感染力和真實性的戰爭報導文學最高殿堂占有一席之地,是可與《諾曼第大空降》、《黑鷹計劃》和《鍋蓋頭》等作品齊名。
 
軍隊是社會的縮影,親自隨軍到戰場採訪更是了解年輕人次文化的好機會。作者艾文‧萊特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走上了他的成為暢銷作家的冒險旅途。萊特歷經16場激烈的交火,卻始終留在戰場,大部分時候他乘坐的車子是全軍的最前頭。
 
本書焦點是美國海軍陸戰隊最強悍的第一偵察營。陸戰隊不是一般的軍種,他們必須面對最嚴峻且可能致命的狀況,偵察營更是地表上最凶猛的戰士。在我們看似一切妥當安排的戰略行動底下,他們卻必須面對裝備不足、矛盾的指令,甚至是不斷改變的交戰守則和晦暗不明的作戰策略向敵前進。
 
陸戰隊第一偵察營駕駛著防護力有限的悍馬車跨越伊拉克邊境,直奔世界文明的發源地——兩河流域,然後再孤軍轉戰伊拉克最前線。在連續30天的時間裡,這些驕傲、勇敢、意志堅強卻又小心謹慎的陸戰隊員,幾乎每天與火力強大的敵軍交戰,執行各種幾近於玩命的不可能任務。艾文‧萊特與這些陸戰隊員共同生活了兩個月,親眼目睹了激烈的戰鬥,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個衝鋒陷陣的車隊半步。作者看到了其他主流媒體所忽略的細節。
 
這是一個沒有英雄的世代,這些以大眾流行文化與青少年次文化滋養長大的年輕世代,不曾像父執輩般歷經戰火的洗禮。反恐戰爭開打之後,國家號召他們,要他們成為自己世代的戰爭英雄。他們是第一批繼越戰之後,在沒有完整終戰規畫就投入戰爭的美國士兵。在準備好面對前線的生理、情緒和道德恐慌之前,他們就成為攻打伊拉克的前鋒,對付海珊軍隊最頑強的抵抗。
 
他們殺人如打電動般的亢奮與刺激,所以被冠上「殺戮世代」的稱號!
 
艾文‧萊特認為美國社會並不懂得什麼是戰爭,甚至對戰爭的理解是不成熟的。他取《殺戮世代》作為書名,就是為了反諷過去沉浸在湯姆‧布洛克在《最偉大的世代》(The Greatest Generation)所營造出來的戰爭浪漫氣息,並且表達出戰爭就是殺戮的事實。對於那些在嘻哈文化、網路情色、重金屬搖滾樂、電動遊戲、吸毒等等生活習慣與文化長大的年輕世代,比起在硫磺島上面對槍林彈雨威脅的前輩們,現在的美國軍人,殺人——對他們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從艾文‧萊特親眼所觀察,也點出了美國無法在這場戰爭中輕易脫身的種種前因。作者親歷戰場,對戰爭有更鮮明、更直接的印象。他看到士兵因戰爭的洗禮,對他們的道德、精神、情感,乃至於身體上的磨難與衝擊。他也看到平民遭受戰火的無辜波及,許多人還因此失去了性命。
 
本書內容比許多來自前線片段式的報導更為深入,在作者觀察入微、生動描寫的寫作呈現下,更讓人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那是一種強烈的真實感、巨大的衝擊和對軍旅生活令人驚嘆的感覺。本書的每一頁都散發出濃烈的戰爭氣息——不可預知的狀況、感官上的刺激、疲勞、恐懼以及無所不在的死亡。本書的重心是對伊拉克戰爭的省思,毫不掩飾的把美軍在伊拉克造成的傷害、衝擊、混亂,赤裸裸地呈現在讀者的眼前。

本書特色
★得獎無數,獲得各界肯定,拍成電視影集,影響層面更深遠。
★紀實寫作,以類似《黑鷹計劃》和《鍋蓋頭》的寫實手法,刻畫出一幅屬於年輕世代軍人的火爆畫面。
★不做修飾,毫不掩飾地把戰場與人性最真實的一面完全披露在讀者眼前。
★反思戰爭,從對伊拉克戰爭的省思,探究對人類造成的傷害、衝擊與混亂。

艾文‧萊特
美國《滾石》雜誌撰稿記者。1990年代後期,他專注於年輕人次文化的研究,內容包括極端環境主義者、光頭黨和聯誼會女孩。其作品特性在於深入主題的世界,詳細的報導與黑色的幽默。2003年美國進攻伊拉克期間,少數以隨軍戰地記者的身份,跟隨美國海軍陸戰隊衝鋒陷陣,直到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淪陷為止,他把長達兩個月的採訪經歷,從原本的三篇雜誌報導擴大寫成本書。他同時也是HBO同名迷你影集的共同編劇。艾文‧萊特
美國《滾石》雜誌撰稿記者。1990年代後期,他專注於年輕人次文化的研究,內容包括極端環境主義者、光頭黨和聯誼會女孩。其作品特性在於深入主題的世界,詳細的報導與黑色的幽默。2003年美國進攻伊拉克期間,少數以隨軍戰地記者的身份,跟隨美國海軍陸戰隊衝鋒陷陣,直到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淪陷為止,他把長達兩個月的採訪經歷,從原本的三篇雜誌報導擴大寫成本書。他同時也是HBO同名迷你影集的共同編劇。

趙武靈
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具十年英文教學與十九年的軍事研究/寫作經歷。專注於「特種作戰」、「恐怖活動」、「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與「美軍戰術與戰術醫療」等領域。具備國內合格EMT與美方認證之戰術緊急傷患救護員資格,譯作有《射手》(Shooter)。

第十五章
三月二十六日晚上,發生於阿里法郊區的友軍誤擊事件後,費克探頭到柯柏特的車裡來,通知他陸戰隊員的夜間行動正要展開。在接下來的六個小時,第一偵察營將要快速通過空曠道路與沙漠小徑,在敵後挺進二十五至三十公里,以便對一座靠近卡拉蘇卡鎮(Qalat Sukhar)的伊拉克軍用機場進行偵察,這一切必須儘快地完成。一支英軍空降團計畫在黎明時奪取機場,但從美軍偵察機取得的情報來看,該處可能有防空砲兵陣地與T-72戰車駐守,因此第一偵察營必須趕往該處,確定英軍的行動不會受到阻撓。
但這項任務從一開始,就被一堆時常出現的搞砸狀況所困擾。一輛支援連的卡車在阿里法外圍陷在泥巴當中。第一偵察營停留了四十五分鐘,高層爭辯著是否要拖出那輛卡車。最後的決定是將其留在原處,事後再回來拖它。但在我們出發後不久,卡車就先被掠奪一空,然後被至少一枚RPG火箭彈擊中,最後燒成灰燼。這輛卡車原先是搭載著全營的主要軍糧補給,結果因為這次事件,每人每天的MRE即食餐配給,減少到一天一包半,直到我們抵達巴格達為止。
到了午夜,我們已經開了好幾個小時的車。最後這四十五分鐘,悍馬車左搖右晃地,感覺起來就像坐在船上一樣。我們在黑暗中穿過遍布土丘的原野,每座土丘約有一公尺高,就像波浪般。雖然柯柏特努力地藉著地圖,並在無線電上與費克時常保持聯繫,以追蹤營部的路線,但最後他仍然不知道我們置身何處。
「兄弟,我現在真的搞不清方向了,」柯柏特說。這是自從在納西利亞交火後,經過九十六小時的睡眠不足所引發的疲勞行為,柯柏特罕見地,承認自己的無力感。
「我知道我們的行進方向,不用擔心,」柏森回答他。但連他講話其實也是斷斷續續且喘不過氣的。柏森現在正受到自己幾天以來,大量服用咖啡因提神劑的影響。「你記得南方公園裡面,同性戀狗的那一集嗎?就是史帕基因為自己會搞其他的公狗那類蠢事,所以逃家的那段。」
「幹,我當然記得,」柯柏特說。他就和柏森一起重複著那一集的口號:「嗨,這裡!小狗狗,我是大同性戀艾爾。」
「有人在密西根州我的家鄉,開了間同性戀俱樂部,」湯布利接話:「每晚都有人去那裡鬧事,一個月後他們就關門大吉了。」
「是啊,」柏森說,他的聲音裡帶著一種好戰的意味:「等我回國,我會去開一家同性戀俱樂部,並把它取名為「男廁」。裡面會有很大的尿斗,上頭還要裝一片雙面鏡,這間廁所會面對吧台,這樣每個人在那邊喝酒時,就能有種人家在朝他們尿尿的感覺。」
「柏森,」柯柏特對他說:「拜託,閉嘴。」
三月二十七日,凌晨三點半,營部抵達了敵軍機場的邊緣,停在距離該處約兩公里的位置,所有悍馬車建起一道防線。柯柏特小隊鋪好了偽裝網,然後我們在黑暗中挖掘睡覺用的散兵坑。溫度低到近乎冰點,多數的陸戰隊員也都持續在注意敵情。有兩支偵察隊徒步前進去機場,執行營部交代,為即將發起攻擊的英軍傘兵進行偵察,但在黎明時他們被召回來了。
大約在早上六點,第一偵察營營長費蘭多中校,接到了一通來自馬提斯少將的電話,詢問他敵軍機場有何狀況。英軍預計於七點半展開空中突擊,但來自美軍偵察機的最新報告顯示,該處除了有多達四輛T-72戰車外,還可能包括數個防砲陣地,足以對英軍造成重大傷亡。費蘭多被迫告訴馬提斯,自己仍不清楚機場上敵情為何,因為偵察隊無法在指定時間內抵達該處。
費蘭多向馬提斯報告,說第一偵察營將會奪取機場。這是項大膽的決定,費蘭多認為,假如在機場內有戰車的報告屬實,這次任務將會導致「數十甚至上百名手下的傷亡。」
 
到了早上六點二十分,九十分鐘前才剛爬進散兵坑瞇一下的柯柏特,被費克給叫醒。「我們要去攻擊機場,」費克告訴他:「我們在十分鐘的時間內要趕往目標。」
二排在悍馬車周圍跑著,把偽裝網卸下、把裝備丟上車。這是個晴朗、寒冷的早晨。每個人上車後,嘴裡都冒出白霧,武器則喀拉作響。大家的動作都不太靈光,仍然試圖保持清醒,並擺脫失眠的痛苦。就以我的狀況來說,看到早上的晨光就覺得痛苦。「好吧,」柯柏特告訴全隊:「我們要去攻擊一座機場,我和你們都一樣,就只知道這麼多。」他笑著搖搖頭:「柏森,我們有地圖嗎?」
到了早上六點二十八分,分別來自A、B、C連的大約四十輛車子,從營地開拔,前去攻擊機場。
 
由於依然擔心部下有可能在機場與敵軍的裝甲與防砲接戰,費蘭多改變了接戰準則。他以無線電通知各連連長,並告訴他們:「每個在該區出現的人,都被視為敵軍。」
在越戰時,美軍有時會將特定區域指定為「自由射擊區」。但因為這些做法造成大量平民傷亡,這個語辭因此不再使用,但費蘭多的命令卻和它意思相同。將所有人視為敵軍,代表陸戰隊員可能(甚至應該)要射擊他們接觸到的任何人類。當帕特森上尉收到這項命令時,他說:「我他媽的沒辦法將這種命令傳達下去。」他事後解釋自己的想法是,把機場劃定為一個「自由射擊區」,並無助於他的手下。他們面對的是個物理問題:防空砲與戰車無論在射程與火力上,都遠勝過悍馬車上的任何武器,即使他的手下衝進目標區,無論對方有無武裝都對其一陣掃射,這樣仍然無助於他們擊敗那些大口徑武器。此外,以帕特森的觀點認為,費蘭多並「沒有權限去改變接戰準則。」因此他告訴手下的資深人員:「不要在無線電上傳遞接戰準則改變的命令,因為我們的弟兄夠聰明,能依照現行的準則來評估情勢。」
 
在柯柏特的車上,我們的速度已經達到約每小時四十英里。這時無線電上傳來改變接戰準則的消息。「在該處的所有人都將視為敵軍,」柯柏特高喊。「如果你看到任何人,就開槍。」他補了這句。
同時負責多項工作的柯柏特好像一名狂人。他把自己的武器伸出車外,尋找目標。同時又得在無線電上,與費克和其他隊伍保持聯絡。由於陸戰隊沒有適當的通訊工具,因此他們正在想辦法,看如何與頭頂上的A-10攻擊機取得聯繫。「我可不想被A-10給轟掉,」柯柏特喊著:「它們隸屬於天殺的陸軍,是會朝陸戰隊員開火的。」(就如同三天前他們在納西利亞幹的一樣)同時,柯柏特拿出地圖,試著從我們行駛的道路來找出機場的位置。在他的地圖上顯示,機場四周有圍籬環繞,因此柯柏特和柏森又開始爭論,是要直接撞穿圍籬,還是停下車來用破壞剪。
「破壞剪在後面的座位底下,」柏森說:「我們拿不到。」
「那就撞穿圍籬吧。」
在我旁邊的湯布利說:「我看到十點鐘方向,兩百公尺處,有人在跑!」
「他們有武裝嗎?」柯柏特問。
「還有些別的,」湯布利回答:「一輛白色卡車。」
「所有人都視為敵軍,」柯柏特下令:「他媽的幹掉他們。」
湯布利的班用機槍,短暫地連射了兩次。「開火打那些他媽的王八蛋很酷,」他自得其樂地說。
在我們後方,有一挺陸戰隊的機槍也開始射擊。
我從湯布利的窗子向外張望,看到了一棟泥磚屋和一些駱駝。後者正瘋狂地朝四面八方逃散,有幾頭距離我們的車子才不過幾公尺,我完全不清楚湯布利是在射什麼鬼。
站在槍塔裡的哈索,開始敲打著悍馬車的車頂:「他媽的!」
「什麼事?」柯柏特吼著。
「Mk 19故障了!」哈索喊著:「卡彈了。」
「我的Mk 19故障了!」柯柏特對著無線電大喊。身為連上的前鋒,如果在衝進機場,要和戰車與防砲對決時沒有了重型武器,無疑是場造災難。「我重複一遍,我的Mk 19故障了!」
這是第一次費克聽到,「冰人」在無線電上情緒失控。「他媽的平靜下來,」費克對柯柏特下令:「我現在讓第二小隊領頭。」
 
雖然B連的弟兄到目前為止,才短暫地用機槍掃射過三趟,不過在我們後方前進的美國隊長,就拿起無線電大喊:「他們從四面八方開火,我們正遭到攻擊!」
似乎為「自由射擊區」的心態所影響,美國隊長將他那把東德製的AK朝向窗外,開始射擊。坐在他那輛悍馬車後座的,是二十一歲的上等兵安迪‧克羅斯比(Andy Crosby)。克羅斯比只看到一棟小屋、人和動物,因此他對排長大喊:「你他媽的在幹嘛?」不過美國隊長仍繼續掃射。他射出的子彈一度打中路旁的廢金屬,變成飛向車內自己手下的破片。「破片朝我們飛來!」克羅斯比叫著。
 
機場四周並沒有圍籬。那只是一個隱藏在低矮土丘後方、一大片由混凝土建成的停機坪而已。我們幾乎沒看見什麼機場,直到車子已經開到它上面為止。除了已有野草從路面的縫隙與炸彈的坑洞中冒出來以外,上面什麼也沒有。悍馬車分散開來,並衝向土丘,想要搜尋敵人的位置。
「喔,老天爺啊!」柏森笑了起來:「他竟然還上了刺刀。」
美國隊長越過他自己的悍馬車跑向前去,刺刀已經固定在他的M16上,準備痛宰敵軍。他每走幾步就轉過身,還戲劇性地揮手要部下向前,活像個動作片英雄。
「他以為自己是藍波,」柏森大笑:「那個白癡在領導部下?」
我們停了下來。陸戰隊員觀察著遠處的一些矮房子,因為它們可能是簡陋的營房,也可能是住家。美國隊長跑向科克的小隊並大喊:「攻擊那些建築!」
操作五○機槍的瑞德曼看著他,面無表情地想隱藏內心的蔑視。參加過阿富汗行動的他是個沉穩的大個子。雖然來自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瑞德曼講起話來卻像一名衝浪客。「老兄,」瑞德曼說:「那棟建築在四千公尺外。」隨後又補上一句大概每一名新訓中心的成員都知道的:「我的五○機槍射程是兩千公尺。」
「好吧,那就移前去再射擊它。」美國隊長大步地跑開了。
他們向前進,科克則從望遠鏡觀察著建築物。「不行,瑞德曼。我們不能攻擊那裡,裡面是婦女和兒童。」
我們從空地退回來。A-10攻擊機直接在我們頭頂上俯衝低飛而過。英軍始終沒有來,陸戰隊員贏了。這是個美麗晴朗的一天。在幾天來首度露面的陽光下,大家的MOPP防護衣上沾滿了的灰塵,彷彿像煙霧般裊裊上升,使每個人的身上看起來好像被火燃燒一樣。「男士們,我們剛攻佔了一座機場,」柯柏特說:「那還真是酷啊。」
 

書籍代號:0UCA0002

商品條碼EAN:9789869541886

ISBN:9789869541886

印刷:黑白

頁數:424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