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興亡的世界史】亦近亦遠的東南亞── 夾在中印之間,非線性發展的多文明世界

【興亡的世界史】亦近亦遠的東南亞── 夾在中印之間,非線性發展的多文明世界

東南アジア 多文明世界の発見

作者:石澤良昭

譯者:林佩欣

出版品牌: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8-06-06

產品編號:9789578654136

定價 $550/折扣2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日本講談社百年鉅獻,從探究時代的「興亡」,認知未來前進的道路

全套 21 卷,至 2019 年 6 月中將出版 18 卷,全套定價 11,550 元,預購優惠價只要 7,999 元!

※ 每雙月出版 2 卷,預購後會先一次寄送已出版的卷數,之後新書出版上市另行寄出。

最低的 69 折訂閱方案優惠,6/30 即將截止,機會稍縱即逝!


 

東南亞型的歷史是以「森林、水田及海」為基礎,
人類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歷史。

深耕吳哥研究五十年的學者,
從佛像與碑文考古中解讀出繁榮與衰退的訊號,
呈現東南亞夾在「中印」之間,
吸納並消化、非線性發展的多文明世界。


  常見的東南亞史,多採取國別史和民族史的視角,而缺乏通觀該區域的文化或文明的著作,也更多聚焦在歐洲人進入東南亞之後的歷史。甚至,「東南亞」一詞也是歐洲人的發明。

  那麼,古代的東南亞史是什麼樣貌?對於沒有留下文獻的文明,如何從遺跡建構出偉大王朝的歷史?而作為一個夾在印度和中國兩大古文明之間的區域,東南亞型的文明是什麼?而我們又該如何認識?

  一八六六年,在首度對吳哥遺址進行科學調查的法國考察團中,一位考古學家後來回想初次見到吳哥窟時的情景,讚嘆道是「超越最壯麗的夢境的存在」。

  本書作者從一九六○年代開始進入柬埔寨吳哥遺址的現場從事考古調查,親手「觸摸」歷史,並將其對吳哥王朝史的建構,透過考古和人類學「通觀」東南亞型的多樣性歷史文化及文明特質,濃縮在本書當中。

  東南亞地區存在著多樣的文化、人種、語言、宗教、社會組織,甚至政治體制,這是它多元文明的外在表現。不過在氣候風土、生活型態與文化的核心精神上仍具有一致性。東南亞型的歷史是以「森林、水田及海」為基礎,人類與自然和諧共存的長篇生活故事,是不斷吸收外來文化,豐富自身傳統,不以時間為主軸的文化史。

  ■東南亞史並非「直線進步發展」的歷史,而是不斷吸收外來文化、新舊並陳,豐富自身內涵的歷史。

  東南亞的歷史不是像古代、中世、近世、近代的直線性「伴隨進步和發展的歷史」,而是一部自我成長的歷史,精神文化的深化史。它並非一般認知的歷史發展模式:即隨著持續改變、克服各種困難後帶來進步、革新的過程;而是不以時間為主軸的文化史,一部與自然環境共生的長篇生活故事。

  東南亞受惠於自然環境的恩澤,保持自給自足的生活型態,並選擇性地接受了印度和中國的思考與技術,當作文化或制度的拼布,補強了在地既有的文化核心,開發出自身獨特的文化。

  但是,雖然東南亞作為海上交易的中繼地,自古以來具有眾多人群往來的開放性,一邊積極地接受從外部來的文化,並以自己的方式改造、融合,卻沒有積極地向其他外部世界傳送東南亞的政治、社會、文化的獨特性。這也是為何東南亞始終很難被周邊地區或國家熟悉的原因。

  ■跟隨作者的文字腳步進入吳哥遺址,從近代吳哥的發現史開始,建立關於吳哥王朝的完整知識!

  散布面積廣達六百公頃的吳哥遺跡群,含有超過一百個以上的世界遺產。在吳哥王朝鼎盛的十二世紀,都城人口成長至五十萬人,已發展出大規模的集約灌溉農業。究竟,蓋了吳哥窟的人是誰?又為何而蓋?

  面對著曾如此興盛的帝國,現今我們能掌握的文獻史料卻意外地稀少。當時柬埔寨使用一種椰葉製成的稱為「貝葉」的紙記錄文字,但是因為不易保存,經過戰爭及蟲害後已盡數佚失。

  本書透過對遺址的碑刻文、以及中國文獻記錄(例如周達觀)的研究,從吳哥在近代被「發現」的故事開始,對以往令人陌生的吳哥王朝的歷史,從政治、經濟、宗教、建築、美術等等各方面,建構出了豐富且立體的樣貌。

  ■吳哥王朝為何滅亡、並將雄偉的都城遺留在雨林之中?透過佛像與遺跡的發掘,重新修正吳哥失落文明的真相。

  曾如此繁華的都城,為何會滅亡呢?最初發現這些巨大寺廟的人,對此有著眾多的猜想。時至今日,歷經一百年的發掘與探索,我們對於吳哥王朝的理解,已有了長足的進步。

  關於吳哥王朝邁向衰亡的說法,長期以來皆以「法國遠東學院」學者們的看法為定見,認為在闍耶跋摩七世(1181-1219)以後,因為屢次內戰再加上大型寺院的工程造成龐大負擔,使得之後國力逐漸轉衰。最終於一四三一年吳哥都城被阿瑜陀耶攻陷,王朝滅亡。此即「建寺衰亡說」。

  不過,作者在二○○一年時挖掘出多達二百七十四座佛像,修正了此說。這些佛像證明了十三世紀中葉時吳哥王朝頒布的廢佛令,能被徹底執行,表示王的統治威信和日常政治充分地發揮功能。再加上周達觀於《真臘風土記》中的記載,絲毫不見社會的疲弊,反而呈現無比繁盛的景象。因此王朝應是從十四世紀後半才出現衰落的徵兆,至於原因仍眾說紛紜。

  ■現在對於「東南亞」的概念,是如何逐漸形成的?亞洲國家該如何看待現今的「東南亞」?東南亞諸國又該走向何方?

  「東南亞」一詞的出現,有著特別的意義。因為從近代以來,東南亞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被認知為「東南亞」,而是被冠以所屬殖民國家的名稱,例如荷屬東印度、法屬越南。「東南亞史」原本也是「殖民地學」的一部分。

  在印度與中國的陰影下,東南亞一邊被視為「外印度」,一邊則是與「華南」相接。至一九五○年代東南亞諸國獨立,對自身的自然、社會及文化展開調查和研究後,既不屬於印度也不屬於中國,獨立的特定地區「東南亞」的姿態才逐漸為人所知。脫殖民地化的東南亞,於二十世紀後期朝向建設民族國家努力,發展國民經濟。

  如今,經歷過全球化的衝擊,已運行數百年的地方傳統社會面臨崩壞的危機,被納入世界經濟體系的東南亞,很難在遵行傳統歷史發展的路線。一九六○年代成立的跨國組織「東南亞國協」(ASEAN)未來的發展值得關注。

  ■吳哥王朝──政教合一、水陸並進的帝國

  ◎政教合一
  吳哥王朝基本上是以王(跋摩)為中心的君主制政體。但是王的權力並不強勢,有相當程度依靠婆羅門集團(國師)的宗教權威支持。故此,建築巨大寺廟,也是一種政教合一、鞏固王權的必要手段。

  ◎以農立國
  吳哥是以集約稻作農業為立國基礎的國家。他們修築蓄水池(巴萊),開鑿運河,一方面藉由水網和海外通商,另一方面也藉此進行灌溉,化沼地為良田。

  ◎受印度影響的文化
  吳哥王朝受印度文化的影響很深。不只上層通用的文字主要是梵文,就連宗教、法律等各方面,也都受到印度的影響。吳哥人崇拜印度神祇梵天(四面佛),為之修建宏偉的寺廟,但上座部佛教也有很強的勢力,並且一直流傳至今日的柬埔寨。

  ◎吳哥王朝的法律制度
  法律主要是用來處理土地所有權的糾紛。王底下設有審判官,負責處理較大的訴訟事務,一般的糾紛則由地方的郡長村長等來解決;如有遇到重大事件時,王本人也會親自進行聽訟。

  ◎吳哥王朝的建設
  在吳哥王朝的建設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王道」與「巴萊」。「王道」是以首都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延伸的快速道路;「巴萊」則是修築在要城或是寺廟周圍,用以儲水的巨大蓄水池。無論王道或是巴萊,都需要龐大的人力來興建維持,由此可知,吳哥在當時已經擁有了高度密集的人口,以及強大的動員能力。

  ■ 《亦近亦遠的東南亞》能夠帶給台灣讀者什麼啟示?

  與台灣在地理位置上相近的東南亞,在意識上卻彷彿遙遠的存在。台灣目前的東南亞想像,多被「南向」政策所牽制主導,也大致不脫離西方國家所型塑的殖民地式的東南亞觀,實際上只了解近代以來的東南亞,而且被切割為國別史和民族史。本書強調了,要認識真正的東南亞精神,其實應從「東南亞型」的文明是什麼,其歷史文化的底蘊和特質是什麼開始!這是看東南亞的另外一種視角。

  本書另外的啟示是:身處在印度與中國兩大文明之間的東南亞,如何以自己的方式吸收、消化、改造異質文化,並維持自己文化的獨特性。這一點值得台灣反思與學習。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亦近亦遠的東南亞──夾在中印之間,非線性發展的多文明世界》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12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石澤良昭

  歷任上智大學特任教授、亞洲人才培育中心所長、吳哥遺跡國際調查團團長、上智大學校長。專攻東南亞史及柬埔寨碑刻學。二○○一年在吳哥遺跡群附近的班迭喀蒂寺挖掘出二百七十四座佛像,為考古重要發現。二○一七年,因畢生致力於修復吳哥遺跡的功績,獲得具有亞洲諾貝爾獎之稱的「拉蒙.麥格塞塞獎」(Ramon Magsaysay Award)。著有《古代柬埔寨史研究》(圖書刊行會,1982)、《吳哥窟:巨大伽藍與文明之謎》(講談社,1996)、《來自吳哥的訊息》(山川,2002)、《吳哥諸王的故事》(NHK,2005)等書。

審訂、導讀者
鄭永常


  成功大學歷史系退休教授、東南亞史專家,香港新亞研究所榮譽教授。專長中越關係史、明史、東南亞史。著有《漢文文學在安南的興替》、《來自海洋的挑戰:明代海貿政策演變研究》、《明清東亞舟師祕本:耶魯航海圖研究》等。

譯者
林佩欣


  台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博士,曾任一橋大學經濟研究所客員研究員。研究主題為近代台灣史、統計調查史、人口調查史、主計制度等,校譯多篇學術論文。現為台北大學歷史學系兼任助理教授、內容力有限公司特約譯者。

序章 「東南亞」的再發現

多文明世界的知識土壤

吳哥寺:等待救援的石造大伽藍

東南亞屬於熱帶雨林氣候,乾濕分明,雖然雨季來臨時水量豐沛,但乾季時不但滴水不下,還有著足以使草木枯萎的炙熱陽光帶來的高溫。但儘管居民必須在酷熱的環境中生活,卻不需擔心食、衣、住等基本生活問題,受惠於濕熱的氣候,作物生長容易,只要沒有戰爭就沒有缺糧的危機,是一個讓人得以安心生活的世界。

我對東南亞的調查始於一九六一年。進行調查時,心裡一直存在著疑問,為什麼這裡會興建吳哥寺?這是一個極大的謎團。

一九八○年八月內戰最激烈的時刻,我再度來到柬埔寨,著手進行吳哥寺及其他遺跡的調查。當時我就在波布和韓桑林兩方人馬交戰地附近,對人身安全感到緊張的同時,如何將這些大型文化遺跡從戰亂中救出,讓它們得到保護的難題也讓我同感焦慮。在我來到此地之前,它們已經整整十一年乏人問津,剝落頹圮,任憑大自然的力量無情地侵襲,安靜地矗立著等待救援。大寺院是昭示著輪迴轉世的存在,通往極樂淨土入口,祈求來世的夢想和希望的神聖場域,往昔曾經被大批的信徒包圍環繞,被盼望著能永遠地存續,如今卻傷痕累累,可憐地被遺忘在熱帶雨林深處。

不顧內戰還在進行,當時我對遺跡進行了第一次的預備調查,調查持續了十天,結果發現破壞遺跡群的三大元兇是雨水、植物及苔蘚,它們導致了遺跡群的傾倒和劣化。以莊嚴壯麗的容顏自豪的吳哥寺,其建築和地基竟然受到如此嚴重的損傷,卻沒有被發現,任憑時間經年累月地流逝,想到這點真令人心痛。

在過往的歲月裡,寺院緊緊牽引著大多數人的心思,就像一帖精神特效藥,給予人們活著的喜悅,暗示著來世的美好。幾經時光變遷、世代交替及戰爭侵襲,即使寺院的任務已被遺忘,卻因是石造建築而得以在風雨侵蝕下留下原貌,持續沉沈默地矗立著。無法說出自己痛楚的巨大遺跡群,是不是也在期待著被世人發現的那一刻呢?

東南亞:既非中國也非印度的世界

一聽到「東南亞」這個名詞,馬上讓人聯想到柬埔寨吳哥寺的輪廓、印尼傳統的人偶劇、峇里島的民族舞蹈、穿著黃色僧服的緬甸僧侶等……,是一個具有異國情調,充滿魅力的世界。

東南亞指的是位於中國和印度之間,既非中國也非印度的廣大地域,由中南半島與大陸連接的「陸域地區」和海洋上的「島嶼地區」組合而成,總面積相當於日本的十二倍大,居住著各種各樣的民族。其中包括居住在內陸深處或山岳地區的未開化民族,他們可能是在新一波民族大遷徙發生時,從平原地區被迫遷到當地而就此定居。

陸域上有一條來自中國雲南的大河及多條細長的溪谷,不僅運送雨水流向大海,也是數千年來民族遷徙的主要路徑。有許多民族,例如苗人、高棉人、越南人、馬來人、緬甸人、泰人、寮人、占婆人等民族就是透過這條路徑通往大海;而中國人和印度人也在很早以前靠著這條路徑來到此地。以下概略地介紹一下東南亞的歷史。

從西元前後開始,來自印度或中國夢想一夜致富的人們陸續到來;最初來的是鄰近地區的海洋民族,或許是搭乘小船的島民及冒險家。他們帶來了印度文化和中國文化,也有人就此定居下來。十一世紀開始,伊斯蘭教徒來到此地,十六世紀時歐洲人隨之而來;到了十七世紀前半,搭乘朱印船的日本人也來到此地,四處建立日本人村。這些外來者來到東南亞可能是為了交易,也可能是為了傳教,目的皆不相同,至十七世紀時更開始利用武力優勢占領地盤。接著沒多久歐美在當地的殖民也開始了。

今日的東南亞大約有五億八千萬(二○○八年的數據)人口,不管村落或是都市都有寬廣的居住空間。再用一種說法形容東南亞,這裡充滿異質性,境內存在各種集合體,有少數民族社會,也有國家聯合體制,進而發展出各種各樣的政治制度,有王國、軍事政權、共和國及社會主義國家,所有的社會組織和政治型態在這裡都看得見。

從宗教的觀點來看,伊斯蘭教從印尼、馬來半島開始,到民答那峨島為止,在島嶼上擴散。陸域地區的人們大部分(緬甸、泰國、寮國、柬埔寨)信仰上座部(小乘)佛教,僅有越南信仰大乘佛教。菲律賓則有百分之九十的人口是基督教徒。在峇里島,往昔傳來的印度教融入了當地社會產生質變,至今仍然存續。不過在大宗教之外,村落的日常生活中也殘存著傳統精靈信仰的痕跡。

像這樣儘管各種多元族群和異文化社會在東南亞各地存續著,但不論是生活型態或文化精神價值仍然潛藏著共通性。例如當地隨處可見的稻作文化,即是從史前時代一路繼承下來。即便自然、人種、宗教、語言等等都各有不同,但在其核心深處仍可以發現共通的關聯。

首先是氣候風土的一致性,東南亞境內幾乎都是乾季和雨季分明的熱帶雨林氣候,因此各地可見到類似的生活型態。例如:平原地帶有飽水的水田,利用小山的斜坡設計而成的梯田彷彿從谷底向天空延伸一般,人們就在那裡耕作。在兩頭牛或者水牛後方押著犁的是男人們,插秧的則是少女們,這様的風景在東南亞隨處可見。

東南亞位於中國和印度之間,同時接收來自兩個世界的文化,選擇性地接受外來文化,改造成對自己有利的形式,開發出獨特的「文化」。東南亞人創造了人類和自然協調共生的生活方式,成為多元文化和特有文化兼具的地域,若說多元集合又兼具共通性是東南亞文化的風格,那麼不同於東亞世界或南亞世界的「東南亞文明世界」就成立了。

誇示權力的巨大建築

讓我們用時間和空間來認識東南亞各地的村落社會。首先,這裡舉目可見複雜的生活環境,數千種的語言及數百種的民族或部族建立在山岳地、河階地及平原三角洲上,形成自給自足的大小地方村落。這些村落的生活文化和產業型態始終沒有改變,累積成特有的生活核心精神,在村落的習俗中被延續且深化,成為凝聚地域社會的重要共識。

這裡多數的民族社會曾歷經過興亡。這麼一說,整個東南亞世界究竟歷經了怎樣的興亡故事呢?東南亞的民族社會在歷史形成的漫長過程中,固有的傳統核心持續地累積和深化,受到外來的文化核心精神改造的同時,又納入自我特色的文化要素,以自己獨特的拼湊技巧進行技術改良,在新舊並陳的狀態中持續地前進。

隨著時間的流動,屬於東南亞世界獨具一格的精神文化悄悄地醞釀著。人民生活在這樣特殊的地域社會中,持續地擁有悠閒而快意的生活,緩緩地展開歷史前進的道路……若以這様的觀點來思考,東南亞獨特的歷史模式是如何發展出來的呢?

書籍代號:0UWH1012

商品條碼EAN:9789578654136

ISBN:9789578654136

印刷:黑白

頁數:400

裝訂:精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