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興亡的世界史】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強人政治與統制經濟如何影響近代日韓

【興亡的世界史】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強人政治與統制經濟如何影響近代日韓

大日本・満州帝国の遺産

作者:姜尚中、玄武岩

譯者:李雨青

出版品牌: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8-12-05

產品編號:9789578654396

定價 $550/折扣2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日本講談社百年鉅獻,從探究時代的「興亡」,認知未來前進的道路

全套 21 卷,至 2019 年 6 月中將出版 18 卷,全套定價 11,550 元,預購優惠價只要 7,999 元!

※ 每雙月出版 2 卷,預購後會先一次寄送已出版的卷數,之後新書出版上市另行寄出。

最低的 69 折訂閱方案優惠,6/30 即將截止,機會稍縱即逝!


 

透過滿洲國孕育的鬼胎

──「昭和妖怪」岸信介與「獨裁者」朴正熙的故事,

把大日本帝國、滿洲國,及戰後的日、韓精彩黏合。

 

計劃、統制經濟、國家社會主義,

「滿洲國試驗場」留給後世東亞的一筆重要遺產,

是無法迴避的歷史悖論。

 

「滿洲國」──歌頌王道樂土、五族協和,建國十餘年便海市蜃樓般消滅的帝國,在中國史上被視為偽政權而遭批判,在台灣也幾乎不可能納入「世界史」書寫的主體。本書是中文出版品中第一本把滿洲和大日本帝國合併書寫,納入興亡的世界史之體系的作品。

 

滿洲國,在大清帝國解體後,夾在日本、蘇聯、中國、朝鮮(當時是日本殖民地)之間,醞釀出獨特而不為人知的故事,培養了戰後日本、韓國的兩位政治巨人──岸信介與朴正熙。一位是任期最長的日本總理、安倍晉三的外祖父,一位是現在服刑的前韓國總統朴槿惠的父親。本書就是以這兩個人的故事作為主線,將二十世紀的滿洲、朝鮮與日本的歷史、政治、經濟「黏合」在一起。

 

滿洲帝國,無論她是民族融合的樂土,還是應該遭唾棄的傀儡國家,都已經是過眼煙雲。然而這個早夭的國家,給戰後的東亞留下了什麼「遺產」?滿洲國的魂魄,至今如何仍然附身在「東亞」的身上,帶來無可抹滅的影響?

 

「滿洲乃帝國之生命線」——日本視角的滿洲,如何走向滿鮮一體之路?朝鮮人在滿洲,扮演的角色又是什麼?

 

「生命線」一詞,出自於當時擔任外務大臣的松岡洋右,也是本書主角之一岸信介的叔父在一九三一年一月的議會演說。此言一出,立即抓住了好戰的愛國主義者們,成為風行的流行語;這句讓人聯想到「日本與滿洲國有機性結合」的「魔法咒語」,一時之間膾炙人口。於是,從報紙、廣播、書籍、雜誌到電影、唱片,開始大量地、全面地,不斷反覆宣揚「守護滿蒙生命線」的口號。

 

新興帝國日本的羽翼是從朝鮮半島擴展到滿洲和蒙古的,隨著日俄戰爭、日韓合併等事件,大量朝鮮人以新的帝國臣民之身份湧入滿洲。「滿鮮」這個想像的地理空間因此被創造出來,國民作家夏目漱石的滿洲、朝鮮遊記,更讓「滿鮮一體」的概念深入人心。

 

滿洲被視為出人頭地的新天地。朴正熙正是在此時成功轉換為「帝國主體」的典型殖民地青年,來到滿洲,並把自己的名字改為高木正雄。他在滿洲國陸軍軍官學校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代表畢業生朗誦畢業詞,更從溥儀手中獲贈一隻金錶。

 

然而隨著日本帝國的侵略性擴張,與企圖恢復國權、達成統一的中國民族主義發生衝突,「在滿朝鮮人」剛好站在各方角力的中間點上。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加入以滿洲為據點的抗日武裝勢力,而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則站在剿滅他們的一方。但是,對大部分在滿朝鮮人來說,眼前的選項,其實只是徘徊於「已知的死地」(朝鮮)與「未知的死地」(滿洲)兩者之間罷了。

 

■「昭和妖怪」岸信介,與「獨裁者」朴正熙──

 兩位戰後的政治強人,在滿洲國充滿希望的新天地上,走過什麼樣的道路?

 

本書最獨特的安排,就是交錯、穿插描述岸信介和朴正熙在滿洲的故事和生命軌跡。宛如打翻的油漆桶一般,為他們染上強烈色彩的一九二○年代到三○年代的滿洲,是一個所謂「全面性危機的時代」,獨裁者朴正熙和昭和妖怪岸信介的根源,就是這樣狀態下的滿洲帝國。

 

岸信介進入東京帝國大學就讀的一九一七年,朴正熙誕生於殖民地朝鮮的一個貧窮村落。而後,當岸信介以商工省新銳官僚之姿嶄露頭角的三○年代初期,整個日本帝國彷彿是被附身般走上通往戰爭的道路。此時的朴正熙不過是貧困殖民地中的一名青年,度過了多愁善感的青春期。

 

岸信介在戰前是滿洲國的官僚,支配滿洲的五人之一;「岸系人馬」以滿洲為實驗場,嘗試著建立計畫性國家統制經濟的嶄新實驗。同一時間,朴正熙以殖民地教師身分進入滿洲國軍官學校,走上從軍之路。進而以滿洲國中尉的身分迎接了一九四五年的日本戰敗。

 

日本戰敗後,滿洲國也跟著瞬間瓦解。不論是朴正熙,還是岸信介,敗戰後帝國的毀滅,不只是他們忠誠對象的毀滅,更意味著自己成為隨時受到死亡威脅的「幽禁」之身。岸信介與「珍珠港內閣」的首相東條英機、外相東鄉茂德、藏相賀屋興宣等人一同因甲級戰犯嫌疑遭到逮捕,被關進巢鴨監獄,不得不做好可能被當成戰犯處以極刑的心理準備。而朴正熙則在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因為受所謂「麗順事件」(麗水、順天叛亂事件)牽連遭到逮捕,被判有「赤化」嫌疑而求處死刑。

 

然而,冷戰的到來給他們帶來了新的舞台。帝國的鬼胎再度甦醒。

 

■「日本夢想與野心的實驗場」──滿洲國,給戰後的日本和韓國留下了什麼?

 從滿洲的遺產和兩人的故事中,尋找日韓歷史發展的連續性。

 

新型態戰爭──冷戰的爆發,成為解救他們的援手。美蘇對立這一巨大的權力轉換,為「帝國的鬼胎」們提供了在新的「勝利者」(美國)旗下復甦的舞台。這猶如是上天送來的禮物,為他們抹去了受到汙辱的過往經歷,給予他們再次崛起的機會。

 

岸信介從以甲級戰犯嫌疑逮捕,到最後不起訴釋放,巢鴨監獄內外,處處可見為此奔走的滿洲人脈身影。朴正熙的情況也相當類似,在眼看勢必要被處以極刑的絕境之中,白善燁、丁一權等滿洲國陸軍軍官學校的學長們,伸出援手拯救了他。

 

這兩位強人,在大日本帝國的「生命線」──滿洲之地,構築撐起權力的人脈、學習建國方略之後,在因冷戰導致戰後局勢激烈變換的時期,透過美國的方針轉換,抓住時機、從死亡的深淵奇蹟地生還。不僅如此,戰後日本和韓國的重建和經濟起飛過程中,也處處呈現滿洲國留給岸信介與朴正熙的遺產。他們都具有強烈的反蘇、反共意識,果斷實行社會整合與軍國主義式的國家改革,執行「計劃性經濟政策」,追求出口導向型成長模式,來達成祖國的經濟起飛。

 

■戰後日韓「由上而下」、國家主導的計劃式「統制經濟」,

 其實是與滿洲國相似的發展模型,來自戰時的政策構想。

 

本書獨特的地方是詳細分析了滿洲國的經濟體制。矢內原忠雄將滿洲國的統制經濟政策,整理出三個特徵:其一,依「一業一社主義」制度,設立特殊公司。滿洲電信電話會社、滿洲石油、同和自動車工業、滿洲炭礦等,都是在此政策下誕生的龐大日滿聯合企業。其二,處處展露出要矯正自由競爭或壟斷資本主義弊害的思想。其三,聚焦於「具有軍事必要性的產業,以及政府認為和滿洲開發基礎產業有關的企業」。

 

這種戰時的統制經濟實驗,橫跨戰敗,一直延續到戰後復興,成為「日本經濟體系之原型」。從而讓君臨於戰後日本保守政府頂點的「昭和妖怪」岸信介,再次崛起。甚至,我們從岸信介外孫的「安倍經濟學」中,也可以看到滿洲國的殘影。

 

這樣的連續性不只是在日本,在戰後韓國也一樣呈現;只是韓國的戰時動員(指一九五○年的韓戰)孕育出了更加激烈的「成果」,尤其是朴正熙透過集權式軍隊獨裁、反共式國民整合理念、與國防產業相關的重化學工業化、重度的官僚主導等,創造出「控管式資本主義」,這些都與滿洲國有高度的相似性。

 

這樣看來,滿洲國的「統制經濟實驗場」,為隔著海峽相望的兩國之「重生」,開發獨裁型的統治以達成國家近代化,投下了巨大的陰影。

 

■重新質問滿洲國的虛實與留給後世的真正遺產。

 滿洲國向歷史提出的「悖論」,能否證明強人領導的時代仍未逝去?

 

在二十一世紀,韓國在自由化、民主主義、市場主義三位一體之下,飛躍式地走向全球化經濟。日本也捨棄了可追溯至昭和初期的「日本式經營體系」,打算走向新自由主義的市場經營。朴正熙也好、岸信介也罷,都已是過去之人;而他們的誕生之地滿洲國,也逐漸被大多數的人所遺忘。

 

但歷史總是充滿悖論。雷曼兄弟事件所引發的金融海嘯與經濟危機,讓國家主導的統制經濟,成為脫離危機的關鍵王牌而再次登場。岸信介曾在滿洲國實驗、在戰後日本也親自主導的計劃性統制及干涉體系,在堪稱新自由主義經濟「大本營」的美國,也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從這層意義上來說,朴正熙與岸信介的時代並未真正的結束。引導他們兩人的線,穿越了滿洲國,持續朝向之後的歷史前進;而跟隨著這條線看到其中的歷史,正是意義之所在。在面對金融風暴與中美貿易戰時,「統制」、「計劃化」等經濟手段仍不時被提起。「滿洲國」的存在,仍不斷在質疑著歷史。強人壟罩的時代,也未真正逝去。

 

====================

 

■《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能夠帶給台灣讀者什麼啟示?

 

台灣這座前日本殖民地島嶼,和海市蜃樓般消失的「滿洲國」貌似遙遠,實在關係密切。「大日本.滿洲帝國」的演變、戰前結構和包括統制經濟在內的戰後遺產,都是今天的台灣恍如了解自身前世一樣的存在,具有非常重要的借鑑意義。

 

本書啟示──────────────────────────────

台灣和滿洲國關係密切,日治時代的台灣也有非常多的台灣人到滿洲工作,包括身為滿洲國外交部長的謝介石、文學家鐘理和、及台灣總統蔡英文的父親蔡潔生等人。故從台灣視角看待「大日本.滿洲帝國」,會發現彼此之間的深層連接。而滿洲國留給今日東亞的遺產——國家社會主義和統制經濟模式,也可以檢討戰後台灣的經濟起飛模式,這些都不無啟發。

 

====================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19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本書系由21卷構成,陸續出版中――

 

興亡的世界史──全書系書目

 

01《人類文明的黎明與黃昏》

青柳正規(東京大學名譽教授)──著

02《亞歷山大的征服與神話》

森谷公俊(帝京大學教授)──著

03《斯基泰與匈奴──遊牧的文明》

林 俊雄(創價大學教授)──著

04《通商國家迦太基》

栗田伸子(東京學藝大學教授)、佐藤育子(日本女子大學學術研究員)──著

05《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

本村凌二(東京大學名譽教授)──著

06《絲路、遊牧民與唐帝國》

森安孝夫(大阪大學名譽教授)──著

07《伊斯蘭帝國的聖戰》

小杉 泰(京都大學教授)──著

08《凱爾特的水脈》

原 聖(女子美術大學教授)──著

09《義大利海洋都市的精神》

陣內秀信(法政大學教授)──著

10《蒙古帝國及其後續》

杉山正明(京都大學名譽教授)──著

11《鄂圖曼帝國五百年的和平》

林 佳世子(東京外國語大學教授)──著

12《亦近亦遠的東南亞》

石澤良昭(上智大學特任教授)──著

13《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

網野徹哉(東京大學教授)──著

14《歐洲霸權的光和影》

福井憲彥(學習院大學名譽教授)──著

15《搖擺於歐亞間的沙皇們》

土肥恆之(一橋大學名譽教授)──著

16《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

羽田 正(東京大學教授)──著

17《大英帝國的經驗》

井野瀨久美惠(甲南大學教授)──著

18《大清帝國與中華的混迷》

平野 聰(東京大學教授)──著

19《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

姜尚中(東京大學名譽教授)、玄武岩(北海道大學准教授)──著

20《空中帝國──美國的二十世紀》

生井英考(立教大學教授)──著

21《人類該往何處去?》

大塚柳太郎(東京大學名譽教授)、應地利明(京都大學名譽教授)──等著

 

※部分書名暫定

姜尚中(Kang Sang-jung)

東京大學名譽教授,在日韓國人二代。專長為政治學、政治思想史,特別是亞洲地域主義論、以日本帝國為對象的後殖民理論研究。目前是知名的公共知識分子兼作家。著有《民族主義》(岩波,2001)、《馬克思‧韋伯與近代》(岩波,2003)、《朝向東方主義的彼岸──近代文化批判》(岩波,2004)、《姜尚中的政治學入門》(集英社,2006)、《日朝關係的克服》(集英社,2007增補版)、《在日》(集英社,2008)、《煩惱力》(左岸,2011繁中版)等等著作多本。

 

玄武岩(Hyun Moo-am)

北海道大學大學院國際傳媒.觀光學院準教授,專長媒體文化研究、日韓關係論。著有《韓國的數位科技‧民主》(集英社,2005)、《統一Korea:展望東亞的新秩序》(光文社,2007)、《韓國‧媒體網路‧移動的歷史與空間》(北海道大學,2013)、《越境的媒體與東亞:邁向地域傳播的構築》(勉誠出版,2015)、《「反日」和「嫌韓」的同時代史──跨越民族主義的境界》(勉誠出版,2016)等著作。

 

審定、導讀者-林志宏

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專長近代中國思想史、滿洲史。著有《民國乃敵國也:政治文化轉型下的清遺民》。

李雨青

台灣大學學士、首都大學東京碩士,曾旅居日本多年。目前從事出版、翻譯工作,為內容力有限公司特約譯者。譯有《素顏的孫文:遊走東亞的獨裁者與職業革命家》、《袁世凱:左右近代中國的俗吏與強人》(以上為八旗出版)、《中國霸權的論理與現實》,共譯有《湯德章:不該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

〈前言〉

◎朴正熙與岸信介的軌跡

二十世紀是空前富饒與絕後殺戮所交錯的時代。在這極端的世紀之中,宛若亞洲的「新.亞特蘭提斯」(New Atlantis,星野直樹語)般聳立、然後又像海市蜃樓般消逝的帝國——滿洲帝國,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呢?它是五族協和的王道樂土?還是被唾棄的傀儡國家?

 

將猶如雙面神雅努斯(Janus)面貌的滿洲帝國置於聚光燈下的,不是別人,正是帝國親手培育、在戰後日本及解放後的韓國都留下鮮明足跡的兩位人物──朴正熙與岸信介。

 

身為怪物般的「獨裁者」,並以「馬克白式」臨終結束一生的朴正熙,周遭總是伴隨著鮮血的氣味;而令人懼怕的「昭和妖怪」、被稱為「權勢政治家」的岸信介,甲級戰犯的嫌疑始終是他揮之不去的陰影。

 

然而,愈是強調兩人的陰暗面,他們光明的一面卻反而愈加閃耀;相反地,那道光芒愈是耀眼之際,深沉的黑暗部分則又愈鮮明。

 

權力來自槍口。身為「軍人」的朴正熙,懷抱著讓人性感到毛骨悚然的虛無主義;同時他也受到貪得無厭的權力所驅使,本能地察覺到權力的本質即為暴力。即便人生走到悲劇性的盡頭之際,這位「獨裁者」始終也沒有放棄對權力的信仰,名符其實是不帶一絲絲慈悲之心的權力欲化身人物。然而,打出「鋼鐵建國」口號重建國家,並成功推行全民國防、完成「突擊性近代化」的朴正熙,同時也是韓國保守人士心目中「民族復興的先鋒」,至今依舊毫不褪色。

 

到底哪一個面貌才是真正的朴正熙呢?

 

在此層面上,「昭和妖怪」也一樣不單純。

 

深陷於權力無盡的深淵之中,以強硬的執念來實踐國策,並宣稱「錢只要洗乾淨再用就好了」的岸信介,彷彿就像是權力的惡魔化身。不過,正是這位嚴酷的馬基維利主義者,戰前先擔任國家改造的革新官僚,大刀闊斧進行改革,戰後又成立了保守聯盟,站在最高權力者的地位,才能創造出戰後日本高度發展的經驗,同時也是修改日美安保條約的功臣。

 

如果少了岸信介,我們又該如何去評論戰後的日本?

 

對於朴正熙與岸信介的評價,人們總是愛恨相伴,至今未曾停歇。直到現在,他們彷彿是長了腳的亡靈般再次甦醒,操控著「獨裁者」與「妖怪」的子孫們(朴的長女朴槿惠成為韓國總統,岸的外孫安倍晉三成為日本首相)向前邁進。

 

也許是兩人入棺時棺木釘得並不夠牢靠吧?還是將他們棄若敝屣的進步歷史觀,終於導正其扭曲的位置,而從偏狹中修正過來了呢?

 

◎滿洲帝國──「獨裁者」與「妖怪」的根源

解放與終戰後迄今已有六十餘年。以人的一生來比喻的話,可說已過了花甲之年。儘管如此,這相鄰的兩國卻依然無法消除對自身根源所抱持的矛盾心情。如此愛恨交織的情緒背後,究竟隱藏了什麼?不就是足以被稱為是兩國共通根源的母胎──滿洲帝國──嗎?

 

讓朴正熙變身成為「軍人」、鍛鍊岸信介成為「政治家」的,都是這大日本帝國的「分身」──滿洲帝國,之後它意想不到地,成為孕育出「獨裁者」與「妖怪」的搖籃。

 

朴正熙進入滿洲國陸軍軍官學校第二屆就讀(一九四○年四月)之際,岸信介已離開滿洲帝國、回到老東家商工省擔任次官,成為無人能出其右的改革官僚領袖,並指揮著總力戰體制的核心,確立「經濟新體制」。對於曾發下豪語,稱滿洲帝國為「自身作品」的岸信介而言,此時正是期待已久的絕佳時機,將之前在滿洲進行的實驗,轉移到日本國內來建立高度國防的國家。

 

另一方面,對殖民地朝鮮難有發展機會的的年輕人而言,滿洲帝國正是一個絕佳的「新天地」。當「滿洲事變」(九一八事變)爆發時,已有相當數量的朝鮮人移居至間島、東邊道等地,在日中戰爭爆發之際,人數已達近一百萬人。此外,為了因應日中戰爭,日本也對朝鮮發布了陸軍特別志願兵令,讓殖民地的年輕人得以加入「皇軍」。當時的朴正熙不過就是這些年輕人中的一位罷了。

 

之後,朴正熙以滿洲軍官學校預科第一名成績畢業,又進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就讀,成為滿洲國軍步兵第八團少尉的「高木正雄」(後來改名為岡本實),此一「滿洲歷練」絕對帶有命運性的意義。

 

朴正熙不只以「滿洲人脈」為核心的「親日派」來鞏固其「獨裁者」權力的堡壘,甚至過去滿洲帝國的計劃經濟「實驗」,也對韓國的國家發展罩上一層獨裁的陰影。他推行以兵營國家來培育國力,以及全民國防為主的「韓國式民主主義」裡,始終有著滿洲帝國的殘影遺業。

 

而孕育出此一殘影遺業的,正是一手策劃、推行「滿洲國產業開發五年計劃」的岸信介。

 

(節錄自本書【前言】)

書籍代號:0UWH1019

商品條碼EAN:9789578654396

ISBN:9789578654396

印刷:黑白

頁數:384

裝訂:精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