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商業財經>行銷企管> 資訊分享,鎖得住?還在抱怨盜版?可是,網路科技已經回不去了(二版)

資訊分享,鎖得住?還在抱怨盜版?可是,網路科技已經回不去了(二版)

Information Doesn't Want to Be Free: Laws for the Internet Age

作者:柯利.多克托羅 Cory Doctorow

譯者:朱怡康

出版品牌:行路出版

出版日期:2017-07-05

產品編號:9789869406970

定價 $35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知名Youtuber:冏星人Kyon的囧說書來了!】
 
數位科技將帶內容產業走向何方?
盜版的未來是什麼?
囧星人推薦:「業者與創作者都必須要讀的一本書。」
翟本喬邀你探究,為何「靠保護版權來收費」已經過時。

 
為什麼科幻小說家尼爾‧蓋曼認為:「拷貝音樂不等於偷……」
為什麼創作者阿曼達‧帕爾默樂見免費分享,邀大家擁抱拷貝?
凱文・凱利在2016年出版的《必然》中直陳:「網路的技術需要自由複製的權力。」
Boing Boing的站長柯利・多克托羅在2015年出版的本書中除了提到這點,也深入探討:
●為何阻撓分享拷貝的各種技術都會徒勞無功,甚至損及創作者和投資者?
●網際網路跟以往的科技革命不同在哪?舊的著作權規範為何不適用於它?
 
網路,本是靠著拷貝來溝通的科技,彈指分享已是難以逆轉的溝通方式,
著作權規範如果不因應科技與時俱進,將會變成「無差別殺人機器」。
柯利・多克托羅熟諳網路科技運作原理,以及國際著作權法規範與發展,
此外本身也是著作豐富、名利雙收的創作者,在本書中他要告訴你:
 
如果你是創作者,想找金主或拿作品賣個好價錢,要知道:
給作品「上鎖」只撐得了三分鐘,不僅杜絕不了人們分享它,
還會奪走你和投資者協商的大權,將它拱手讓給數位鎖公司。
善用「網路」這個超級閱聽機讓人們談起你,才是聰明作法。
 
如果你是企業主,想開發客源或捧紅賺錢金雞母,要知道:
認清新科技原理並善加利用,舊產業才可能在新世界找到出路。
網路是超便宜、超划算的工具,不僅能大幅減少企業的硬體花費,
也使得與人合作遠較以往方便,它不是你的敵人,而是你的利器。
 
還有,身為網路時代的閱聽人與公民,你不能不知道:
限制資訊分享的技術,不只會使我們的電腦門戶洞開,隱私不保,
為商業目的而阻撓網路分享,還會成為有心之人整肅異己的手段。
­不講「比例原則」的著作權規範,會讓你我「連躺著都中槍」!
 

柯利‧多克托羅(Cory Doctorow
 
科技趨勢報導網站Boing Boing的站長,加拿大知名科幻作家,著作豐富,亦曾榮獲許多獎項。他支持資訊自由並且身體力行,很早便倡議散播電子著作,他的首部科幻小說出版時,提供了多種格式供人免費下載,結果名利雙收。
多克托羅相當了解網路科技運作原理,擁有電腦科學榮譽博士學位,且熟諳國際著作權法規範與發展,曾擔任「聯合國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代表,以及主打科技議題的公民權利組織「電子前線基金會」的歐洲主管,並與人創立「英國開放權利團體」。現居倫敦。
 

朱怡康
專職譯者,譯有《偏見地圖1》(Atlas of Prejudice 1)、《偏見地圖2》、《自閉群像》(NeuroTribes)、《塔木德精要》、《複製、基因與不朽》(合譯)等書,並參與醫學倫理、國際人道與法律翻譯工作。其他歷史、科普譯作散見於《BBC知識》

前言1  我覺得,拷貝音樂不等於偷,應該用另一種方式描述
——尼爾‧蓋曼(Neil Gaiman)
 
        那是個思想實驗。我忘了故事怎麼開頭(顯然是外星人的陰謀),但後來的情節記得很清楚。
        我們在百貨公司裡,有人放了兩個物質複製機,都有盆狀凹槽。你只要把某個東西放進第一個凹槽,按按鈕,第二個凹槽就會複製出一模一樣的東西。
        於是我們整天都待在那間百貨公司裡,店裡的東西都以最低價出售,他們拚命用複製機複製東西,能賣的全部複製,但只能用支票或信用卡付款,不能用現金(因為你也能複製現金——此時顯然已非法律禁忌)。最後大家終於停手,開始認真思考新世界的考驗:所有的規則都變了,而工匠和工程師的需求大增。
        大家發現有了複製機之後,廠商不會再製造幾百萬個一模一樣的產品,而會開始生產成千上萬個略有不同的東西。商店成為展示間,「倉儲」一詞成為歷史,於是1950年代的零售風格發生根本改變——不幸言中1958年後的長期衰退。
        1990年代,我第一次聽音樂家朋友抱怨別人在音樂分享網站濫觴Napster偷了他們的歌時,便跟他們說了這個複製機的故事(我忘了故事的名稱和作者,直到我答應寫這篇前言才寫email問了一個朋友,然後我這個咕狗大神的新皈依者,才終於在幾十年後重讀了這個故事)。
        我覺得拷貝音樂不等於偷,這種行為應該用另一種方式描述。這其實跟複製機的故事很像:你按個按鈕,東西就從凹槽裡出現了。換個方式說,我覺得實體音樂(如CD、唱片、錄音帶)的價值正快速流失,而另一些無法複製的東西(如現場演唱、粉絲互動等),價值正不斷攀升。
        我也記得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當年是怎麼做的:一百五十年前,根據當時的著作權法,狄更斯的著作權在美國一文不值——他的讀者滿街都是,可是他一毛錢也拿不到。於是他乾脆把盜版當廣告,巡迴美國劇院朗讀他的書。他賺了一筆,也見識了美國。
        後來出售音樂的方式真的發生劇烈改變,我並不覺得意外,只是默默旁觀。現在,連書籍出版的方式都面臨重大改變,不過,那些聲稱了解十年後出版業崩壞情形的人,要不是笨蛋,就是在自欺欺人。也有人相信天要塌下來了,但我不覺得這完全是他們的問題。
        好在柯利・多克托羅寫了這本書。它不但處處機鋒,還有豐富的辯證,更有許多顛覆一般認知的內容。但請別擔心,柯利很會說故事,我記得有次跟他聊天,他以哺乳類和蒲公英為喻說明世界將來的樣貌,講得真是傳神,傳神到我後來沒法用以前的眼光看事物了。
        我想我沒辦法說得跟柯利一樣好,但還是在此姑且一試。柯利說:哺乳類花很多時間懷孕、照顧幼獸、撫養牠們長大;蒲公英則是放手讓種子隨風飛,即使沒落對地方也不感遺憾。到目前為止,為利益投入智力、創造產品還是哺乳類式的想法,但創作者必須慢慢接受:我們現在該學蒲公英了。
        世界並未走向終結。或者應該這樣說:只要人類夠聰明,能想出辦法解決自身目前面臨的問題,世界就不會終結。
 
前言2  把作品換成錢的舊交易體系已經死了
——阿曼達‧帕爾默(Amanda Palmer)
 
        鎖上網路通道、架起重重規則,圈禁原本無償分享的作品,不啻於扼殺整個世代的演化,妨礙他們自然建立更能彼此扶持的生態系。我們的確無法預知這個生態系的樣貌或運作方式,但只要人類依舊樂於交易創作與資訊,這樣的生態系就可能出現。
        用我常年混街頭的方式來說:鎖上網路上的作品,就像強迫塞住街頭歌手的嘴,等到某個有興趣的路人跟中間人談妥價錢之後,中間人才扯出歌手嘴裡的布,讓他唱個幾分鐘,然後再把布塞回他嘴裡、雙手綁上。立法禁止資訊、聲音、影像自由流通,等於關閉了真誠交易的可能性。創作者和公眾的主導權都被剝奪,後者不再能決定他們是否願意出手支持。
        我兩年前提出一個群眾募資計劃,募到超過一百萬美元,讓我可以不靠大唱片公司自己出專輯。很多人大惑不解:這怎麼可能呢?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報紙、雜誌、部落客紛紛討論:這是音樂的未來嗎?這種群眾募資「模式」可以「複製」嗎?或者我只是特例,剛好我很怪,出資的群眾更怪,於是意外造就這個破天荒的美好結局?
        我可不覺得如此,因為我知道像我這樣的人很多、多得數不勝數,現在如此,過去亦然,而同樣的「意外」,現在也不斷誕生。
        我們這些新一代的藝術家、創作者、贊助人和消費者相信:作品與金錢的舊交易體系已經死了。
        不是苟延殘喘,而是死了:翹辮子了,救不了了,死透透了。但這項事實一點也不令我們哀慟(靠!杯具!沒有唱片公司怎麼辦?以後他媽怎麼賣唱片賺錢啊?),相反的,我們對此歡天喜地,準備大肆慶祝重獲自由(宋啦!恁祖媽以後愛把作品免費給誰就給誰!他們想付錢就直接進我口袋!再也沒人機機歪歪該怎麼創作、怎麼付錢了!)。
                身為搖滾歌手以及披婚紗多年的街頭藝人,我學到的是:
 
・讓作品真誠,
・讓交易真誠,
・善用各種可能的方法散播訊息,
・然後就有人來。
・只要有人來,而他們欣賞你,很多人會願意付費。
 
        當大家知道、感受到你敞開大門、解開大鎖、暢通交流管道、大方分享創作……他們就會來,而且為了繼續欣賞作品、保持交流,他們會願意付出自己的血汗錢。
        新生代歌手光是創作就忙不完了。他們寫完一首就上傳一首,在網路上狂轟猛炸,而且完全免費,巴不得更多人看見他們、欣賞他們,與他們一同締造新的傳奇。
        保護一套千瘡百孔、搖搖欲墜的體系,就像試著把烏雲趕走,叫西北雨下到別的地方。我認為你還是面對它、接受它、撐起雨傘比較好。
        或者你也可以像我認識的很多人一樣:脫個精光跑到街上,享受大雨淋漓的快感,興奮不已的大聲狂呼:
        COPY! COPY! COPY! COPY! COPY! COPY!
 
【3.16】每個海盜都想當海軍司令
 
        這可不是我們第一次得重新思考何謂著作權?著作權該發揮什麼功能?它又該為哪些人服務?舉凡拷貝、傳播、展示、演出等著作權規範的活動,無一不是科技活動,所以只要科技發生改變,著作權就也得跟著改變——不過改變的過程往往不太乾脆、也不太光彩。
        鋼琴紙卷(piano rolls)發明時,賣琴譜為生的作曲家深感震驚,不敢相信自動演奏鋼琴(player piano)公司竟敢錄製他們作品的演出,還大剌剌地四處銷售。他們試圖控告這些錄音侵犯著作權——失敗。
        接著,部分歸功於強制授權規定,鋼琴紙卷海盜和他們的蠟筒製造嘍囉就地合法,成了唱片產業始祖。
        然後廣播出現,電台大言不慚地說他們可以公開播放錄音。這次換成唱片公司氣得跳腳,他們顯然認為:「老子運用新科技借用作曲家的作品賣錢,叫做進步;廣播公司用新技術搶了我們的錄音賣錢,叫做盜版。」於是他們也試著訴諸法律,禁止電台在未獲演奏者明確授權下播放錄音——還是失敗。
        幾十年後,廣播公司的爭議好不容易平息,有線電視頻道也來湊上一腳:他們同樣「借用」了廣播內容,大大方方地在電視上播放。於是廣播電台抓狂了,大聲控訴這根本是海盜行徑,要求司法當局立刻查禁——又是失敗。廣播電台振振有詞的理由呢?還是一樣:「咱們做是進步,你們做叫盜版。」
        接下來上場的是錄影帶廠商,氣昏頭的有線頻道業者和電影公司毫不手軟,提出驚天地泣鬼神的史詩級訴訟,這場法律抗戰長達八年,直到1984年才由最高法院劃下句點。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控方慷慨激昂的陳詞,簡單來說是這樣:「我們沒獲電台授權就借用他們的東西,叫做進步;有群渾球沒獲我們同意就錄了我們的信號,很明顯是盜版。」
        結果索尼(Sony)勝訴,而15年後,它也成了第一批向網路公司提告的企業之一,理由無他:網路公司把線上拷貝音樂、電影變得太方便了。
        本人在細心研究後,歸納出一條通則:「每個海盜都想當海軍司令。」   
 
 
【3.18】這一次,科技改造了全世界
        如果你虛心求教當今娛樂業高層:從歷史來看,好像侵權的人遲早都會合法,還會扶正成娛樂業霸主呴?他們會勉強忍住火氣回答你:對對對,好萊塢當初不辭辛苦跑到加州,是為了擺脫愛迪生(Thomas Edison)的專利訴訟沒錯,可是那不一樣。網路把拷貝搞得太容易了,還全球化咧!所以這次可不能再向科技妥協,一定要好好給它個教訓。
        我覺得他們只說對一半。沒錯,這次的科技變化的確不一樣,可是也跟他們想的不一樣:這一次,我們改造了全世界。以前,對錄影的規範只會影響一小部分其他產業與活動(比方說,讓拍家庭電影比較麻煩),不至於造成全面影響。我們可以僅僅規範錄影、廣播、錄音,不必多想這會對汽車、助聽器或投票機帶來什麼問題。
        但現在不一樣了。修「正」著作權的代價高得不可思議。對娛樂產業之外的人來說,娛樂相關科技所引發的爭議,其潛在傷害從未像今天一樣大。
        這就是娛樂業在策略上的根本錯誤。如今每天都有更多的人得依賴網路過日子,但在此同時,娛樂業卻不斷強調除非讓他們規範網路,否則他們難以生存,他們的訴求簡單來說就是:「選我們或選網絡,只能二擇一。」如果他們執迷不悟,恐怕真的一語成讖。

書籍代號:1WFO4002

商品條碼EAN:9789869406970

ISBN:9789869406970

印刷:單色

頁數:224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書籍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