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商業財經>經貿理財> 虛擬貨幣經濟學:從線上寶物、紅利點數、比特幣到支付系統,數十億人都能從中獲利的新興經濟趨勢[二版]

虛擬貨幣經濟學:從線上寶物、紅利點數、比特幣到支付系統,數十億人都能從中獲利的新興經濟趨勢[二版]

Wildcat Currency: How the Virtual Money Revolution is Transforming the Economy

作者:愛德華.卡斯特羅諾瓦

譯者:黃煜文、林麗雪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7-12-27

產品編號:9789863842538

定價 $38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政府查不到,免稅!

你看不到,卻受它控制……

企業用紅利創造貨幣,遊戲玩家用點數交易,你自己也可以發行貨幣?!

虛擬貨幣正形成龐大金流,會發生金融恐慌嗎?能讓人致富嗎?

 

現在,我們正處在數位虛擬與真實世界交融的漩渦中,

看懂其中的機會與威脅,你就能為自己創造價值。

 

沈中華(台大財金系教授)、詹宏志(網路家庭董事長)、劉瑞華(清大經濟系系主任)/推薦

 

●虛擬貨幣正在大爆發,你知道嗎?

 

全球現在約有數十億人正在使用虛擬貨幣,人數只會越來越多而且幾乎你能想到的每一種大型線上社群、以及你沒想到的數千個社群系統,都發行過自己的虛擬貨幣,例如:

 

‧最大的社群媒體臉書(臉書cc點數)
‧最大的網路商店亞馬遜(亞馬遜幣)
‧各種電玩遊戲(屠龍點數、魔獸世界金幣……每種遊戲都有,且越來越多樣)
‧不只如此,我們日常熟悉的品牌與企業,也都在發行自己的虛擬貨幣──企業紅利點數、常客飛行里程數……

 

●實體經濟正在虛擬化,虛擬貨幣正在入侵實體經濟,你發現了嗎?

 

隨著生活型態越來越數位化,實體經濟交易正在虛擬化:我們也越來越頻繁使用電子錢包、線上刷卡、支付系統……反之亦然,因為上網時間越來越長,數位形式的虛擬貨幣,也一步步入侵實體經濟,讓人不必花真實的金錢,也能進行實體消費,比如:

 

兩千萬Xbox遊戲賣場玩家,可以用「微軟點數」在網影(Netflix)租電影。

‧亞馬遜幣可以購買亞馬遜網站上的所有實體商品。

‧有人用比特幣買豪宅、繳學費,二○一三年比特幣總價值達15億美元。

‧有人把常客飛行里程數換成現金,從加拿大飛到美國接受醫療照顧。

‧中國人因為太喜歡用QQ幣在實體經濟買東西,使得中國政府在二○○七年禁止QQ幣兌換人民幣。

FB捨棄發行單一FB點數,轉換定位成可匯兌各種遊戲幣的FB遊戲中央銀行,經濟規模就有近64億美元

 

●虛擬貨幣裡的機會與風險,你看懂了嗎?

 

虛擬貨幣雖然只是電腦上的數字,算得出來的虛擬金流就超過150億美元(而這只是二○一二年虛擬經濟的一小部分),如果你能了解其中的運作機制,就能從中獲利,否則也可能蒙受其害:

 

‧任何個人與企業,利用現成的應用程式軟體,就可以發行虛擬貨幣。

‧個人可以利用虛擬貨幣交易、致富(甚至逃稅、洗錢)。

‧企業可以利用虛擬貨幣做為非實體資產(甚至逃稅、洗錢)。

‧結果,個人與企業都能從中得到快樂與財富,政府會怎麼樣、又該怎麼辦?

 

●想像一下,虛擬經濟的未來……

 

未來你的帳戶裡可能有:新台幣、美元、日圓、便利超商點數、各種零售公司與品牌的紅利積點、信用卡紅利點數、航空公司里程數、比特幣、line幣、《魔獸世界》金幣……,市面上可能有數千種貨幣在流通。你可以用來購買巧克力棒、付學費、買房子……而你的「數位價值移轉系統」會幫你自動轉換匯率,任何交易都可能實現!

 

 

[推薦]

《虛擬貨幣經濟學》是我所讀過最淺顯易懂的經濟學書籍。卡斯特羅諾瓦的研究謹慎而完整。本書不僅對於今日成長最快速的線上趨勢做了出色、新穎與深入淺出的觀察,也對人類最悠久的制度做出反思:當我們提到「錢」的時候,我們指的到底是什麼?

約書亞‧費爾菲爾德Joshua Fairfield華盛頓與李大學法學院Washington and Lee School of Law法學教授

 

在《虛擬貨幣經濟學》中,卡斯特羅諾瓦清楚解釋,貨幣未來的發展仰賴虛擬世界與電玩,而非傳統的金融機構與政府。這本書的說法如此驚世駭俗,真的值得一讀嗎?相信我,你不會後悔的!

——凱文‧韋巴赫Kevin Werbach《遊戲贏家:遊戲思維如何革新你的商業模式》For the Win: How Game Thinking Can Revolutionize Your Business共同作者

 

面對即將到來的電腦網路交易勇敢新世界,愛德華‧卡斯特羅諾瓦針對電腦遊戲、飛行里程數、忠誠計畫、資料計畫、PayPal以及其他可用來支付和創造貨幣或準貨幣的工具,提出一連串問題,並且舉出基本例證來進行討論

——馬丁‧舒比克Martin Shubik耶魯大學經濟系教授、奇異、福特、蘭德公司顧問

線上遊戲研究權威、虛擬社群專家、經濟學家

愛德華‧卡斯特羅諾瓦(Edward Castronova

 

在印第安納大學擔任媒體與認知科學教授,是線上遊戲學術研究的創始者,也是虛擬世界社群的專家。

卡斯特羅諾瓦教授經常接受主流媒體如《六十分鐘》、《紐約時報》與《經濟學人》等採訪,並在奧斯丁遊戲研討會(Austin Game Conference)、數位遊戲研究協會研討會(Digital Games Research Association Conference)、歐洲互動軟體聯盟(Interactive Software Federation of Europe)擔任主講人,另外也為企業擔任諮詢顧問。他的研究目標是發展出研究人類社會行為的線上遊戲。著有《合成世界》(Synthetic Worlds)與《移居虛擬世界》(Exodus to the Virtual World)。

黃煜文(翻譯:導讀、致謝、第1~4章)

  資深譯者,譯有《耶路撒冷三千年》、《1493》、《奧許維茲臥底報告》、《歷史的歷史:史學家和他們的歷史時代》、《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等多部作品。

 

林麗雪(翻譯:第5~8章)

  專職譯者,曾任職國會助理、雜誌記者、雜誌編輯、出版社編輯。喜歡有生命力的人、事、物。熱愛文字工作。譯有《QBQ!就是要傑出》、《3300萬人的聊天室》、《學校沒教的就業學分》,合譯有《該他們腹脹了吧!》、《怪咖成功法則》、《超人氣主管教戰手冊》。

【導論】

虛擬貨幣的機會與風險

 

到二○○三年為止,「虛擬貨幣」(virtual currency)一詞運用的範圍仍相當有限,賭場籌碼與航空公司的常客飛行里程數(frequent flyer miles, FFM,詳見第二章),可以算是虛擬貨幣;線上遊戲的遊戲「金幣」也是虛擬貨幣的一種。過去,許多人試圖建立虛擬的e現金體系(eCash system),卻全部失敗。但過去十年來,情勢有了變化,開始出現大量的貨幣創新與貨幣擴張的現象。現在,虛擬貨幣的經濟規模,已經比現實中許多國家的經濟規模來得巨大。

  任何關於貨幣的討論,都與商人如何交換價值脫不了關係。貨幣其實是一種支付系統,目的是為了讓人快速而便利地進行交易。

  回顧歷史,越能滿足這項目的的支付系統,往往能取代功能較差的支付系統。硬幣取代以物易物,然後被紙幣取代,接下來紙幣又將被電子交易取代。虛擬貨幣也屬於最後這個取代過程的一部分,只是它太新穎,因此還未擁有固定的名稱。讓我們把虛擬貨幣稱為「數位價值移轉」(digital value transfer, DVT)。數位價值移轉系統也是一種電子支付系統,可以順暢地移轉使用者與貨幣的購買力。

 

數位價值移轉系統,直接幫你換算各種貨幣

 

  數位價值移轉系統與目前的電子支付系統的差異在於:在電子支付系統裡,不同的交易方(銀行、店家、僱主)使用電腦向他方表示,自己擁有的國家貨幣數量,如美元與歐元。這當中不需要使用紙幣:你只要在資料庫裡顯示你擁有多少美元、日圓或其他國家的貨幣就行。然而,每個帳戶依然鎖定在單一的標準價值單位裡──你擁有的是美元、日圓或其他國家的貨幣。

  數位價值移轉系統則不鎖定在任何單一的標準價值單位裡相反地,它有張匯率表來進行計價,並且用這張表讓各個交易方順暢地移轉價值。

  我的帳戶也許是美元,而你的帳戶也許是達美航空的常客飛行里程數,但這並不會影響我們雙方的交易。支付系統知道如何轉換兩者的價值。你可以使用達美的里程數、《魔獸世界》的金幣或日圓,來購買我的巧克力棒。數位價值移轉系統會自動處理這些問題。

  我們已經可以看到,數位貨幣的確使價值移轉更為流暢。以臉書的支付系統為例,臉書的應用程式開發者可以為自己的app創造任何種類的貨幣。假設有人製作了一個遊戲,或許遊戲使用的貨幣叫「呆幣」(sillie),你玩遊戲時可以不斷地累積「呆幣」。但你也可以用美元直接向遊戲開發者購買「呆幣」。

  對遊戲開發者來說,「呆幣」就像收入來源,而臉書會幫你處理支付的問題。開發者告訴臉書,他要對「呆幣」收取多少費用,當玩家購買「呆幣」時,他們會把錢移轉給臉書,然後他們在遊戲帳戶裡的呆幣就會增加。當遊戲開發者想兌換現金時,臉書會根據公定的呆幣與美元匯率,扣除一筆高額的手續費(在二○一三年是三成)之後,直接給開發者美元。

  臉書為數千名遊戲開發者提供這項服務,因此,某方面來說,臉書就像銀行一樣,可以順暢地在數千種貨幣之間進行兌換。二○一二年,若以美元換算,臉書內部虛擬商品的交易量,其實已經超過了八億美元。到目前為止,臉書仍不准使用者使用某個應用程式的貨幣,來購買其他應用程式的商品。但實際上這麼做是可行的;臉書內部各種貨幣之所以無法交流,原因不在於經濟或科技,甚至也沒有違法的問題。原因純粹只是臉書不願意這麼做。

  臉書如果願意的話,它大可撤除貨幣之間的藩籬,讓臉書成為一個巨大的經濟體。臉書身為這個巨大經濟體的唯一貨幣管制者,它可以發行自己的貨幣。事實上,臉書曾一度發行自己的貨幣,這種貨幣稱為「臉書點數」(Facebook credit)。但臉書之後還是決定創造一個數位價值移轉系統──一個擁有多種貨幣而非只是一種貨幣的世界。

 

舊時代的虛擬貨幣:香菸與郵票

 

  貨幣的種類越來越多。歐洲中央銀行指出,用來創造顧客忠誠度的貨幣(例如常客飛行里程數),其所產生的貨幣價值,要比實體的紙幣與硬幣來得高。遊戲《暗黑破壞神3》(Diablo III)允許玩家將遊戲中收集到的虛擬黃金直接賣給其他玩家,換取實際的金錢。虛擬貨幣比特幣(Bitcoin)的設計者顯然想創造出一種能在全球通行的貨幣,但這種貨幣並非「真實」貨幣。二○一三年,線上零售商巨擘亞馬遜書店已經宣布要發行自己的虛擬貨幣,「亞馬遜幣」(Amazon Coin)。

  在今日,幾乎每個社群媒體系統──數千個以上的系統,有數十億人關注使用──在某種程度上都使用了虛擬貨幣

  《魔獸世界》的一千萬玩家,帳戶裡擁有數量龐大的虛擬金幣。Xbox遊戲賣場的兩千萬玩家可以用他們的「微軟點數」(Microsoft Points),在網影(Netflix)租電影看。二○○七年,中國人民銀行禁止人民幣與遊戲QQ幣(QQ Coin)進行兌換,因為太多人使用可兌換的QQ幣卡在真實經濟裡購買物品。就連實體公司也開始使用QQ幣,將他們的常客累積點數轉變成具有廣泛購買力的帳戶。

  創造貨幣似乎成了普遍的商業手段顯然,下一步就是將這些貨幣連結起來。

  這些連結如何實現,由誰來促成連結,這些都將影響二十一世紀的經濟成長與國家力量。對於未來將如何發展,我們只能猜測,但目前我們至少可以提出幾個重要資訊。虛擬貨幣並非全新的現象,獄中的犯人會以香菸做為貨幣;你的祖母也許曾收集過綠郵票(S&H Green Stamp,詳見第二章),將這些郵票貼成一本,可以用來兌換烤爐或縫紉機。一九二○年代初,德國馬克就像遊戲貨幣一樣。南方政府債券在一八六二年還是真實貨幣,到了一八六六年就成了遊戲貨幣。虛擬貨幣(即民間貨幣)的出現,由於這種貨幣往往具有極大的彈性與力量,似乎引發了廣泛的討論,人們開始對於「貨幣是什麼」與「貨幣的目的」產生興趣。

 

地下的、網上的虛擬貨幣,等著變成檯面上的

 

  過去幾個世紀的趨勢與現在相反,人們傾向於貨幣種類越少越好。經濟學家與貨幣政策權威一直相信,如果世界只存在單一形式貨幣,那麼經濟會發展得更好。

  專家認為,在一個管轄區裡存在著多種貨幣──這在過去相當常見──是一件令人頭痛的事。如果存在著多種貨幣,每個物品都用不同貨幣標價,那麼光是買幾件東西,就會讓你搞不清楚到底要花多少錢。在不同管轄區裡兌換貨幣所需的成本,將會耗損貨幣的購買力。

  另外,在貨幣上進行投機生意會是很自然的事,因為貨幣的價值最終取決於使用者對於貨幣未來價值的預估。最重要的是,混亂的貨幣很容易產生金融恐慌。基於以上以及其他更多的理由,數世紀以來的金融政策制定者,總是傾向於減少貨幣種類,並且讓通行的貨幣受到金融單位的嚴格管控。

  因此,現在出現了大量未經管制的新貨幣,問題就出現了。

  我們是否要反轉趨勢,不再追求單一的全球貨幣?

  我們是否要重拾工業革命前的體系,也就是每個國王、君主與貴族都擁有自己的貨幣?

  這種舊體制的貨幣容易波動,而且也容易造成各種層面的混亂。正因舊貨幣制度的不便,我們才逐漸建立起今日的貨幣制度,只允許少數「硬」貨幣流通,並且確保其價值穩定。我們難道要回到過去那種混亂的狀況?或者,我們可以仰賴數位系統來處理複雜的貨幣流通問題?

  此外,我們還有其他需要擔心的事。

  要如何管制數位價值移轉系統?

  有人做得到嗎?

  如果有人自行發行貨幣,法律可以起訴他嗎?

  民眾如何靠虛擬貨幣賺錢?

  我們能否預測數位價值移轉系統的發展?

  如果我們要為未來的經濟做好準備,我們現在該做什麼?

  從二○一○年九月到二○一一年八月,我帶領了一個由國家科學基金會資助的研究團隊,專門研究在虛擬與真實的灰色地帶之間,所產生的新興經濟制度的發展。我們對於網路空間上一些重要產品做了案例研究,而且讓研究助理深入二十餘個線上媒體系統進行了解。

  我們發現一個現象:每個網路空間都擁有自己的內部市場,並使用自己的貨幣。而且,每一種貨幣都能兌換美元,也許是在合理健全的市場中交易,也許是直接與信譽良好的公司直接買賣。可以這樣說,地下的全球數位價值移轉系統早已存在,只是等著躍上檯面。

 

真實與虛擬?界線很模糊並持續混合中

 

  一般人(我指的是沒有經濟學學位的人)會把虛擬世界當成「不真實」的世界,認為虛擬世界與「真實世界」完全不同。但是,許多學者已經放棄這種區別,因為嚴格來說,這種說法並不正確。

  舉例來說,即使是用電腦與網路講電話,仍然是人與人之間的真實對話。另外,五個男孩組隊在網上打怪,他們團隊合作的過程,其真實性不下於在籃球場上組隊打球。雖然打怪的場景是電腦產生的,打怪的行為是電腦傳送的,但男孩卻是真的男孩。不過,「虛擬」與「真實」的對比,畢竟是一種方便的說法,因此我在本書中依然會持續使用。

  另外像「某種行為在虛擬世界很常見,但在真實世界則不是如此」,這也是一種便於描述的說法,用來解釋人類在電腦空間與非電腦空間,所採取的不同互動方式。因此,當我在本書中提出類似上述的說法時,並不是認定某件事是全然虛擬或全然真實。我只能說,在說明兩種領域的人類行為時,不得不用「虛擬」與「真實」來加以區別,就像我使用「法國」與「美國」一樣。讀者必須了解,這兩個領域是彼此衝撞交疊的。虛擬貨幣的出現就是個明證,顯示真實與虛擬持續地混合為一。

 

虛擬貨幣的前世今生,與未來

 

  本書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是虛擬貨幣在今天的地位,第二部分則是虛擬貨幣的意義。

  第一章與第二章簡介貨幣的歷史,做為一個思考脈絡,以了解虛擬貨幣的創造過程。

  人們創造貨幣已經有很長的歷史,創造的理由一直是相同的,唯一不同的是支付技術。在今天,每個人都可以充當中央銀行。

  在第三章與第四章,緊接著第一章與第二章的內容,我要提出兩個具體的問題。

  首先,創造貨幣合法嗎?民眾可以想創造貨幣就創造貨幣嗎?至少在美國,答案是肯定的。美國並未立法禁止發行「民間貨幣」。

  其次,民間貨幣是貨幣嗎?某人自稱是中央銀行,然後開始以自己的姓名與肖像發行憑證,但這不表示這些憑證就是貨幣。貨幣必須合乎定義,在第四章,我將檢視虛擬貨幣是否合乎定義。當然,絕大多數都是符合的。

 

  在第二部分,我要探討虛擬貨幣的意義,以及它將帶來的機會與風險。

  第五章與第六章從經濟健全的兩個重要面向,來探討貨幣混亂的影響。第五章,要討論的是貨幣在衡量與溝通價值上扮演的角色。貨幣系統如果無法成功呈現衡量與溝通的價值,將會為經濟帶來極大的負擔,會造成交易不便,成長趨緩。第六章,則要探討信心的問題。貨幣系統如果讓人對於它的穩定性產生懷疑,必然會造成恐慌。過去曾經發生過的金融恐慌現象,其造成的災難性後果,影響所及不僅限於經濟層面而已,整個社會都受到嚴重打擊。因此,我們應該好好地思考,龐大的虛擬貨幣系統是否會造成民眾信心不足的問題。

  在第七章,會概略說明虛擬貨幣現象的可能走向。人們總是有創造新貨幣的誘因,而且,經濟行動者總是想使用最能符合自身需求的支付系統。但每個人的需求都不相同,不同的行動者會支持不同程度的合法性,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接受管制。因此,貨幣很可能持續創新下去,並且產生更廣泛的數位價值移轉系統。

  在第八章與結語,則要討論政府對虛擬貨幣的回應。虛擬貨幣的發展如何影響經濟上的管理?我們能從民眾處理自身經濟的方式,了解國家如何掌理一國經濟嗎?隨著美元與遊戲金幣之間的界線日漸模糊,我們原本認為不可侵犯的其他界線,也不再清晰可見。

 

虛擬貨幣怎麼管理?怎麼借鏡?

 

  這一連串的發展,顯示至少有兩項具體的政策建議需要提出:

  必須劃定界線在虛擬社群與真實社群的制度之間,並不存在自然的、技術的或經濟的界線。我們甚至沒有理由將「真實」與「虛擬」對立起來。因為「虛擬」也是真實之物。真實與虛擬的經濟同樣都在網路上運作著。雖然一般基於方便總會用「真實」來指涉實體的經濟,用「虛擬」來指涉社群網站上的經濟,但這種區別只是概念上的,並非實際存在。

  然而,我們也必須牢記,這兩種經濟可能有著不同的「目的」。遊戲經濟與市場經濟有著完全不同的目的:前者是為了娛樂,後者是為了銷售。兩者之間的區別不在於技術,而在於兩者不同的貢獻。遊戲是為了讓我們快樂;如果我們從遊戲中獲取的所得,像真實所得一樣必須課稅,我們還快樂得起來嗎?市場經濟是為了銷售,如果銷售的利益像遊戲所得一樣不用課稅,那豈不是太不公平?因此,必須根據制度目的定出界線才行。

  測試政策。其次,虛擬貨幣的出現為公共政策揭示了一條新的決策途徑。虛擬貨幣的誕生,必須在發展過程中經過反覆的測試。遊戲公司不可能未經測試就推出新產品。當某個虛擬貨幣獲得重視時,通常這種貨幣已經在遊戲的實際運作中經過數千次的修改與增補。政府應該學習這種做法。隨著公共政策與社群媒體發展之間的界線日趨模糊,政府可以嘗試在實際施行之前,先在虛擬世界測試政策的可行性。

 

以網路為中心的生活型態,對未來的影響是?

 

  現在,民眾在虛擬環境中花的時間越來越多,這種傾向已經對經濟產生影響。十年前,一年有五.七%的美國人買新車,二○一三年已經下跌到四.九%。二○○八年汽車銷售大減是因為金融風暴的影響,但為什麼之後數年的銷售數字均不見起色?美國的人口持續增加,但在我寫作時,也就是二○一三年,汽車銷售量依然未回升到金融風暴前的水準。而且不只汽車如此,許多消費品也出現類似的銷售停滯現象。有很多理由可以說明,但一個可能性是民眾逐漸轉成以網路為中心的生活型態,實體消費因此變得比較不重要了。

  虛擬貨幣之所以越來越重要,不只是因為越來越多人玩起線上遊戲,也因為民眾越來越常使用虛擬貨幣,來進行日常的經濟交易。

  除了許多人遠離真實世界,進入到虛擬世界中,我們還發現其他的現象:虛擬世界也反過來進入到真實世界中。現在,在我們身處的世界裡,科技的進展已經讓虛擬化為真實。有些人運用科技讓自己活在夢境裡,但另外有些人則是運用科技將夢境轉變成真實世界。

  虛擬貨幣的重要性,在於它將遊戲世界與外在世界融合為一體。

 

 

【摘文2

第一部 

虛擬貨幣大爆發時代

──它何時開始、以什麼形式入侵現實經濟?

 

虛擬貨幣已存在很久一段時間,只是它以極不顯眼的方式存在,它出現在一些行銷手段之中,如常客飛行里程數、綠郵票與紅利點數、咖啡買十杯送一杯……

 

 

不可否認,市面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稀奇古怪的貨幣。

  遊戲玩家使用虛擬貨幣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玩過多人線上遊戲的玩家,或多或少會擁有某些種類的虛擬貨幣──遊戲金幣、點數或達布倫幣(doubloon),這些都能用來衡量財富的多寡。虛擬貨幣已經成為線上遊戲不可或缺的部分,一旦虛擬世界少了貨幣,絕大多數的玩家一定會感到十分詫異。

  許多單人遊戲更進一步設立了假的經濟體,讓玩家可以將獲得的物品賣給非玩家商人,以換取虛擬貨幣。單人玩家與多人玩家唯一的不同,在於多人遊戲裡的買賣是兩個真人進行交易。從這一點來看,多人遊戲的市場反而不像是遊戲,倒像是真實的交易。

  我是經濟學家,也是線上遊戲玩家,我留意遊戲裡的各種虛擬貨幣,並且對這些貨幣如數家珍,就像庭園設計師熟悉每一種草木一樣。

  然而,現在的你不必是個遊戲玩家(或經濟學家!),也能感受到虛擬貨幣的存在。只要隨意觀察一下商業、新媒體與網路就會發現,到處都是虛擬貨幣。虛擬貨幣已存在很久一段時間,只是它以極不顯眼的方式存在,它出現在一些行銷手段之中,如常客飛行里程數、綠郵票與紅利點數、咖啡買十杯送一杯……這些都是相當常見的促銷手法。

 

你最熟悉的紅利點數,就是一種虛擬貨幣

 

  然而,隨著世界的數位化,要建立與經營一套繁瑣的點數系統已非難事。現在,許多公司都已投入到這場遊戲之中。每一家大型信用卡公司、每一家大型零售商與每個社群網站app都有點數系統。

  幾年前,各個公司還會要你保留一張會員卡,表示你是他們的「俱樂部」會員。如果你跟格魯喬‧馬克思(Groucho Marx)相反,凡是同意讓你成為會員的俱樂部你一律參加,恐怕你會擁有上千家俱樂部的紅利點數,口袋裡要塞滿上千張會員卡才能記錄這些紅利點數。

  現在,我們已經不需要這麼多卡片了──只要在公司登錄,之後你在那家公司消費,你的紅利點數就會增加。沙拉、書籍、鞋子、啤酒或虛擬農場──在當前的經濟模式下,你每做一次交易,就能在某處建立點數。這些點數直到你兌現之前,都具有一定價值。

  但「兌現」不一定是指實際上將點數兌換成美元、歐元或日圓。(在這個脈絡下,現金指的是什麼?關於這點,我們接下來將會詳述。)

  「兌現」也可以指利用點數來購買某件擁有價值的東西,例如一杯咖啡或一本新書。如果使用點數來購買更多的虛擬農場呢? 這樣是否只是以無易無? 使用信用卡紅利點數來購買期限一個月的遊戲卡,或者是兌換成遊戲金幣呢?

  或者是反過來:使用遊戲金幣來換取信用卡紅利點數,然後再用這些點數換取貝果。這種交易模式其實已近在眼前。重點是,就算你不是遊戲玩家,也會隨時隨地遭遇虛擬貨幣。虛擬貨幣一開始是從遊戲中發展出來,但現在已經無所不在。

 

 

 

  •  

遊戲、社群玩歸玩,

都有一套虛擬經濟獲利模式

 

《魔法風雲會》、《星戰前夜》、臉書、斯地畝……這些為了獲利而提供商品與服務的遊戲公司與網路平台,傾全力運用數位科技。在它們的努力下,市場開展了,而交易也滾滾而來。

 

 

■來無影,去無蹤的龐大虛擬金流

 

 

  當我和學生開始進行這項研究計畫時,我們的目標是檢視位於實體與虛擬經濟之間的影子經濟(shadow economies)的成長。「實體」經濟指的是非網路的或實際存在的經濟,「虛擬」經濟指的是電玩與社群媒體系統(如臉書)的經濟體系。我們特別感興趣的是灰色領域,如網路書店亞馬遜的交易平臺或網路遊戲賣場斯地畝(Steam)的市場。

  花了許多時間檢視虛擬經濟裡的各種例子後,我們從中選擇二十七種做為社群媒體世界各個部門的代表。之後,我們設計了冗長的內容分析問卷,並僱用數名助理進到每個虛擬環境中,要他們盡可能回答問卷上的問題,數量越多越好。

  舉例來說,我們問到社群媒體環境是否設有市場?如果是的話,玩家是否很頻繁地應用這個市場?我們也問到一些實體資源,例如上網時間與金錢,是否會影響虛擬環境的經驗?虛擬經濟是否包含常態經濟的其他面向,例如薪資、銀行或生產行為?

  我們發現,這些虛擬環境有著龐雜的經濟、社會與文化多樣性。儘管如此,這些環境卻有一項明顯的共通點:擁有專屬的虛擬貨幣。

  發展社群網路計畫的人,無論他推動的是哪一種計畫,他一定會為他的社群網路建立專屬的虛擬貨幣。與上一世紀的石油投機業者一樣,虛擬貨幣建立者也希望從政府尚未開始監督的賺錢良機中獲取利潤。

 

  當我在雞尾酒會提到這項研究時,大多數人問的第一件事是:「這牽涉到多大數目的金額?」這個問題很難回答。首先,我們談的是整個虛擬經濟的金流,還是支持虛擬經濟存在的貨幣價值?關於這兩者,我們缺乏一般公認的數據,來確定它們的規模與成長。

  因為,虛擬商品在世界各地不斷地產生與交易,而且,虛擬商品全部都是以數位形式存在,因此它們的產生與交易極為快速而簡便。這種狀況肯定會讓理型論(The Forms)思想之父柏拉圖興奮不已:在這裡,我們有一堆令人困惑的「東西」,而且全是明確、可以辨識的東西,有些甚至擁有清楚的經濟價值。然而,這些東西卻沒有外在形體。這些東西留下的外在痕跡──它們本來就只有痕跡──只是記憶體晶片上的電子簽名。這些簽名來來去去回應著電腦程式指令;它們只是海岸上的足跡,在留下的同時馬上被沖刷消失。這些東西本身只是概念。我們該如何描述這樣一個混亂而流動的現象呢?

 

算得出來的虛擬金流,就超過百億!

──看得見的虛擬交易只是虛擬經濟的一小部分

 

  一個描述這個現象的可能方式是,直接對虛擬商品的交易進行衡量,並且用美元計價。這是個龐大的任務,不只是因為資訊太少,也因為資訊太多。

  虛擬世界的市場,一般總是會產生龐大的資料,包括交易活動、交易價格與交易量。在許多虛擬經濟中,資料會流入使用者的用戶端電腦,並且直接轉進資料分析軟體。統計人員只要進入虛擬世界,記錄螢幕上出現的數字就可以。

  但解讀資訊並不容易。

  虛擬世界產生的資訊流非常龐大,而且完全零散。這些資訊流包含了成千上萬已經加註時間的物件交易紀錄,例如一匹亞麻布換十二金幣。一般而言,網路公司本身不會為了分析與管理而去總計經濟數字。儘管我們可以做到整理資料,並且把虛擬經濟當成「常態」經濟來分析,但這項工作十分艱鉅。

  想衡量虛擬經濟(暫且不論虛擬貨幣)的全球意義,一個比較可行但較為間接的方式,是從虛擬商品的銷售切入,也就是一家公司從顧客購買虛擬商品中,賺進多少真實世界的金錢?二○一二年的一份資料指出,虛擬商品市場每年的交易量達一百五十億美元。歐洲中央銀行最近一份報告估計,二○○八年到二○一○年間,民眾為了購買遊戲與社群媒體虛擬貨幣,所支付的真實金錢,即所謂的「真實金錢交易」(real money trade, RMT),約介於兩億美元到一百億美元之間。

  然而,只估計虛擬商品的市場,會遺漏虛擬經濟中一切具有價值的東西。畢竟,以虛擬商品換取真實貨幣,只占虛擬經濟的一小部分。虛擬經濟中還有以虛擬商品換取虛擬貨幣,或生產虛擬商品供自身消費,這些物品也依然具有經濟價值。

  因此,統計人員在衡量虛擬經濟時,通常會低估這些物品的重要性。這就像衡量日本經濟規模時,只計算以美元購買的日本商品價值,而忽視了以日圓購買的商品以及生產者自身消費的商品。

  在虛擬經濟中,絕大多數的虛擬商品都直接由生產者消費,剩餘的虛擬商品才會以虛擬貨幣賣給其他使用者。出售虛擬商品與虛擬貨幣以換取美元,只是虛擬經濟的一小部分而已。

  現有最合理的估計顯示,包括遊戲貨幣、數位貨幣與顧客忠誠度貨幣(泛指顧客紅利點數)虛擬貨幣已經具有相當大的規模,而且正快速成長中。儘管如此,歐洲中央銀行目前的結論是,目前還不需要擔心虛擬貨幣。

 

虛擬貨幣如何變成可以買東西的金錢?

──「價值」在真實與數位世界之間,可以無縫轉移

 

  那麼,為什麼我們應該關心虛擬貨幣?雖然虛擬貨幣與虛擬經濟並未引起許多人的關注,但它們爆炸性的成長率說明,它們很快就會成為世界經濟極重要的一環。幾乎每個我們研究過的社群媒體產品──無論是遊戲、服務還是商業──都使用虛擬貨幣。對於虛擬世界的創造者來說,擁有貨幣似乎是很理所當然的事,甚至是必要的,即使他們所生產的產品並非幻想也非遊戲。但為了搭配提高顧客忠誠度的設計,每個在虛擬世界經營事業的人,似乎都傾向於自行發行貨幣。

  此外,貨幣只是支付系統的一項元素。設計一個不使用固定貨幣的支付系統完全是有可能的。

  虛擬貨幣的流通顯示,未來會出現無縫的數位價值移轉,也就是說,數位價值移轉系統可以在真實與虛擬的世界中無縫移轉價值,毫無障礙

  看看以下四個虛擬貨幣的例子,就能知道,虛擬貨幣可以為經濟、社會與商業需求,提供簡單的解決之道。虛擬貨幣的出現與使用,完全是應運而生。它們「可以派上用場」,這也許解釋了為什麼我們在研究的每個虛擬環境裡,都發現了虛擬貨幣的存在。

 

 

【摘文3

《魔法風雲會》:遊戲卡牌可以直接兌換美元

 

 

  第一個例子其實與網際網路無關。不過因為它可以顯示虛擬貨幣有多麼容易發行,以及多麼容易讓一大群人進行交易,所以我們就以它來說明遊戲貨幣如何轉變成真實貨幣的基本機制。

  《魔法風雲會》(Magic the Gathering)是一九九三年推出的卡牌遊戲。直到二○○二年為止,它從未正式出現在網路上。然而,它卻產生了經濟與交易;交易需要貨幣,於是便產生了貨幣;貨幣開始在網路上流通;現在,《魔法風雲會》的卡牌與美元的兌換率相當固定,每一張卡牌的價格比一美元略高一些。

  《魔法風雲會》的故事顯示,在資訊時代,幾乎任何虛擬的東西都很容易變成金錢

  一九九○年代,《魔法風雲會》遊戲看起來就像這樣:兩個人,面對面坐在牌桌前,他們通常是宅男。每個人面前放著六十張牌。輪到宅男甲時,他會抽走六十張牌最頂端那張牌,然後打出手上的牌。每張牌有不同的作用,有的可以減少對手的生命值,有的可以摧毀對手的一張牌。然後輪到宅男乙,他同樣也抽一張牌,然後打出手上的牌。就這樣輪番抽牌、出牌,直到其中一人的生命值從開始的二十點降到零點,遊戲便結束。

  世界上通行的數百種卡牌遊戲,玩法都是這麼簡單──抽牌與出牌。但《魔法風雲會》之所以大受歡迎,主要是因為它有兩項創新。

  首先,卡牌的玩法不是寫在說明書上──而是寫在卡牌上。你從套牌(也就是前面說的六十張牌)抽牌出來,閱讀卡牌上的文字,然後思索接下來的出牌策略。卡牌可以做的事千變萬化,但卡牌上清楚寫著這張牌能做什麼,所以你不用費神去記深奧複雜的規則。嚴格來說,卡牌上寫的都是必須知道的最基本的規則!如果你手上沒有卡牌,那麼卡牌上的規則與你無關。如果你手上拿著卡牌,那麼這張卡牌上的規則,你不能視若無睹。

  第二項創新是玩家可以建立自己的套牌,你可以購買公司發行的各種不同組合的卡牌,然後你可以考慮怎麼搭配卡牌,來創造出具有創意而出人意表的效果。玩家的本領部分靠運氣,部分仰賴臨場發揮,但管理與建立正確的套牌組合也同樣重要。

  卡牌的取得有兩種方式,像購買棒球卡一樣,你可以向公司購買卡牌,也可以與玩家交易卡牌。想想夢幻足球(Fantasy Football)的例子:你現在就是用六十張卡牌組一支「球隊」,這支球隊必須在與各種隊伍對戰時都能應付自如。

 

卡牌遊戲因套牌對戰策略靈活而湧現商機


  這些創新使《魔法風雲會》成為複雜而具高度策略性的遊戲。一九九四年,《魔法風雲會》榮獲門薩獎(Mensa Award)。但兒童也能玩這個遊戲。抽牌,閱讀卡牌,然後出牌。這個遊戲好玩的地方不在於閱讀與出牌,而在於期待有什麼牌會落到你手上,而你要如何應對。小孩子也許沒想那複雜,也不需要。但愛因斯坦與歐本海默很可能從《魔法風雲會》中得到不少樂趣,他們會很清楚自己的套牌裡有什麼,他們會推斷五秒鐘後某一張牌被抽出的可能性,或者是勝負即將決定之際,突然抽出殺手牌翻轉結果的可能性等。

  對於《魔法風雲會》最佳玩家來說,此遊戲的重點在於如何建立套牌,來創造擊敗對手牌型

  以下我們舉一個例子,來說明如何建立套牌與卡牌交易。《魔法風雲會》玩家建立的套牌最大的特徵是顏色,因為類似顏色的卡牌比較能彼此配合。讓我們先從綠色套牌講起。綠色套牌充滿了巨獸──龐大、強而有力的生物,在遊戲裡會造成對方嚴重損害。

  然而,這些龐大而強有力的怪獸需要相當大的資源才能建立,也就是需要魔法力(mana)才能召喚牠們前來戰鬥。因此,綠色套牌的玩家在比賽的前半局處於弱勢,要緩慢地累積魔法力。一旦有了足夠的魔法力,綠色玩家就能放出成群的熊、犀牛與蜘蛛來攻擊敵人,摧毀敵人。

  這種策略與擁有紅色套牌的玩家使用的策略不同。紅色卡牌會產生立即的小損害。紅色玩家會發動一波又一波的小攻勢,以蠶食的方式啃食敵人的生命值。當紅色與綠色對戰時,紅色玩家會希望他的小攻勢,能趕在綠色玩家累積足夠魔法力釋放巨獸前,打敗對方。

  然而,《魔法風雲會》的比賽中,大多數人使用的都是藍白組合的套牌。白色卡牌保存與護衛生命值。藍色卡牌可以管理套牌,最優秀的玩家最看重這種卡牌的力量。典型的藍色卡牌能讓玩家搜尋套牌,找出某張牌然後立即投入牌局。換言之,他不需要抽牌──他可以直接拿牌。其他的藍色卡牌可以讓玩家從棄牌堆裡拿回強有力的牌,或者是連抽十張牌等等。如果愛因斯坦玩《魔法風雲會》,他會選擇藍白組合的套牌。他的白色卡牌可以保存他的生命值,他的藍色卡牌結合他的機率知識,可以讓他手上的牌隨時發揮最大的力量。

 

玩家渴望交換卡牌,交易市場就產生了

 

  有這麼多策略可以使用,因此每一張卡牌都有一定價值。

  如果我是紅色玩家,而我要對抗的是綠色玩家,那麼對我來說,取得能摧毀綠色魔法力的牌就成了當務之急。如果我能將這些牌放進套牌裡,那麼我就有機會早一步抽到這些牌。若真的抽到,我就可以早一點破壞綠色玩家的魔法力,延遲他召喚貝西摩斯(behemoth)、攻城巨車(juggernaut)的時間。

  藍白組合的玩家特別看重能讓他們挖掘套牌的卡牌。他只需把幾張強力卡牌夾在套牌裡,然後仰賴自己的技巧從套牌中抽出這些牌。如果有一張卡牌可以讓玩家反覆地搜尋套牌,然後從中抽取力量最強的卡牌,那麼這張牌對玩家來說將是價值連城。

  這種玩法自然會產生市場。而它也真的創造出市場,因為魔法風雲很快就竄紅。對於在遊戲展場上四處等待活動的粉絲來說,這種卡牌遊戲原本被認為是浪費時間的作品,但到了一九九九年,《魔法風雲會》卻成為矚目焦點。

  發行卡牌遊戲的威世智公司(Wizards of the Coast)每隔一段時間會發行新的卡牌,而《魔法風雲會》巡迴賽也開始提供五位數字的獎金。這一切使《魔法風雲會》的開發者賺進大把鈔票。

  想想這個商業模式。你有十萬名腦袋靈活的玩家興致勃勃地準備打敗他們的朋友,而他們可以購買卡牌來做到這一點。他們會花多少錢購買比自己手中的套牌更好一點的卡牌?設計與發行一張卡牌需要多少成本?

  短期來看,這是一筆好賺的生意:如果現有卡牌平均力量點數是五點,那麼你只要發明一個可以讓卡牌提升成六點的古怪規則,然後付給畫家一百美元讓他設計美麗的圖像,接著印刷、販售。在點數五的世界裡,誰不願意花一美元買進可提升成六點的卡牌?也許二美元?甚至二十美元?

  但長期而言,你必須更謹慎一點。

  遊戲開發者是獨占者,我們都記得經濟學原理提過,獨占者知道他們必須限制產出,才能讓需求價格維持高檔。

  所以《魔法風雲會》開發者一年只發行一套新卡牌,並搭配新的力量與規則,在增添新規則與新力量的同時也「淘汰」舊卡牌。這些舊卡牌不准在正式比賽時使用,以保持新產品的穩定需求。

 

eBay、開發商,都能從卡牌交易中賺上一筆

 

  《魔法風雲會》快速成長到數千張卡牌與數千種力量。人類的無限創意表現在玩家建立的種類無窮的套牌上。每個玩家都有自己獨特的套牌組合。

  然後是交易。如果數十萬名玩家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喜好,如果卡牌發行時種類的組合是隨機的,那麼玩家就有了交換卡牌的誘因。

  一開始是孩子間的以物易物──我用送終天使跟你換森林潛行者。但以物易物沒有效率。第二個孩子說,「等等。森林潛行者的力量比送終天使大,你應該再給我一張縱火怪。」於是兩個孩子都同意了,成交。但進階的玩家可不這麼認為,他們知道送終天使與縱火怪加起來的價值要再乘以一‧一三倍才等於森林潛行者的價值,因此這個交易並不划算。這些玩家需要可以再細分的貨幣,例如美元,來促進交易,例如森林潛行者可能價值二‧六美元,而送終天使加縱火鬼怪則是二‧三美元。一旦有了貨幣,你可以在交易之後,再找三十美分給對方,這樣就兩不相欠。

  最早呼應《魔法風雲會》卡牌交易需求的是eBay。即使到了今日,我依然能在eBay上以十一‧三八美元的代價(第九次出價)買到孤立禮拜堂這張卡牌。唯一的缺點是手續費與瑣碎的麻煩事。卡牌必須運送,因此要附加運費。此外,從事販售必須繳納所得稅與營業稅;以美元交易必須遵守美元地區的法律與規定。如果你使用信用卡,還要外加費用。這一切實在很礙事。

 

便利性與地方稅制,讓實體交易轉換成數位虛擬交易

 

  沒有任何東西像網際網路一樣,能去除人與人交易時出現的障礙,二○○二年,《魔法風雲會》終於發行了線上版。開發商設計了用戶端軟體程式,可以安裝在你的電腦上,讓你跟中央伺服器對話。此外,中央伺服器可以販售數位版本的卡牌給你,追蹤哪些玩家擁有哪些數位卡牌,並且維持聊天管道讓你與其他玩家「交朋友」與交易卡牌。你可以參加活動:約定時間,玩家可以在這個時間上線與網上其他成員玩牌。要登入參加這些活動,你必須付一美元向遊戲公司購買數位通行憑證,又稱為活動入場券(Event Tickets)。如果你買了入場券卻未使用,可以保存起來給另一名玩家,或用來交換其他東西,例如卡牌,或者兌換美元。

  現在,假設我想建立一副完美的《魔法風雲會》套牌,而且願意為這副套牌花一大筆錢。我可以採取面對面的方式:在eBay上搜尋,盡我的能力買下我認為的好牌,老實地支付營業稅(或不支付),然後冒著付款後卡牌可能寄丟的風險。然後我必須找到人一起玩牌,我要在現實世界參加巡迴賽,希望爭取到最好的成績。

  或者我可以採取數位的方式:玩《魔法風雲會》線上版,買一千張入場券,用這些入場券購買最好的數位套牌。沒有稅的問題,因此也沒有逃稅的問題,因為國稅局不認為入場券是錢。我可以仰賴遊戲公司進行資料庫轉換以記錄卡牌的移轉──我不用擔心郵遞人員弄丟我的卡牌。而且交易是馬上發生。最後,我總是能找得到玩家──在線上。我只需要保留幾張入場券好讓自己能參與遊戲。

  

開發商為了最大的獲利,聰明掌控遊戲中的供需平衡

 

  這些入場券在真實世界是否有價值?答案是肯定的。

  跟我之前提到的例子一樣,在我寫下這段文字的這一天,第三人出售的入場券每張賣價一‧○四美元。但奇怪的是,到公司網頁可以直接用每張一美元的價格買到入場券,為什麼在公開市場購買居然價格會「超過」一美元?理由顯而易見,那就是從公司購買要課稅。在歐洲許多國家,增值稅的稅率超過二○%。美國大多數的州,銷售稅的稅率超過五%。有些玩家所在的州要課徵這些稅,這些玩家當然傾向於以一‧○四美元的價格向第三人購買,而不願以一‧○八美元的價格向公司購買(這個價格結合了公司的價格與政府的稅率)。

  但這無法解釋為什麼在開放市場入場券的價值,無論在何處都接近一美元。

  想像一下,你擁有一家公司,而這家公司基本上就是一個Excel試算表。試算表上有一長串姓名清單,姓名旁邊的欄位填著數字,欄位名稱是「入場券」。你寄電子郵件給這些人,上面寫著,「如果你們給我一美元,我可以增加你們『入場券』欄位的數字。」假設基於某種不知名的原因,有許多人寄錢給你,此時你更改資料庫裡的數字需要多少成本?

  基本上來說是零成本(或幾近於零),但你每改一次就能得到一美元。你身為這家公司的老闆,而且你一心想著開名牌跑車出去兜風,聽到這件事,你第一個反應應該是盡可能滿足客戶要求,全力提供這項「服務」!不管哪些人需要入場券,首要任務就是盡快提供入場券以滿足顧客的需求。

  但是,產品大量販售可能會降低需求──如果到了最後,每個人都擁有入場券,那麼自然有人不願以一美元的價格繼續買進。既然如此,好,我們降價到○‧九美元。你可以因此爭取到更多客戶,而○‧九美元依然遠高於你的成本,因為你的成本是零。當客戶的需求飽和時,你可以再次降價,例如降到○‧八美元,然後以此類推。你的直覺告訴你,只要高於成本,那麼你可以盡可能調整價格來推銷你的產品。

  然而,經濟學原理提到的獨占者了解,要賺更多錢,必須讓市場價格維持高檔。

  《魔法風雲會》的經營者也了解這點,所以他們限制卡牌的發行數量。他們採取了一些手段來維持入場券的價值。他們並不限制入場券的發行數量,但他們確實讓入場券的價格維持在一美元。遊戲公司為了維持入場券的需求,於是要求參加活動必須繳交更多的入場券。過去,你參加活動只需要一張入場券。現在,有些活動居然要三十張入場券。

  某個公司高層,我們姑且可以叫他《魔法風雲會》央行主席,可能會在威世智辦公大樓的隱密處觀察入場券的供給與需求,並且向活動舉辦者提供價格建議。如果他認為入場券的公開市場價格太低,那麼他會要求公司把每次活動需要的入場券張數提高。如果市場價格太高,那麼入場券張數就降低。藉由這種方法,《魔法風雲會》央行主席可以讓入場券的市價維持在一美元左右。

  《魔法風雲會》的經營者顯然認為,維持貨幣穩定是好事。入場券的公開市場價格也一直停留在相對狹窄的區間內:從○‧八到一‧二美元。

 

看到賺錢機會,寄生的小公司就出現了,刺激虛擬經濟更活絡

 

  價格的穩定產生另一種令人意外的發展:市場上出現了其他追求利潤的公司。

  《魔法風雲會》大約有三十萬名玩家,這是相當龐大的潛在交易市

書籍代號:0NEV4022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2538

ISBN:9789863842538

印刷:

頁數:288

裝訂: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書籍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