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商業財經>經貿理財> 偉大的貪婪:金融強權華爾街崛起的大歷史

偉大的貪婪:金融強權華爾街崛起的大歷史

The Great Game:The Emergence of Wall Street as a World Power,1653-2016

作者:約翰‧戈登 John S. Gordon

譯者:潘勛

出版品牌:大牌出版

出版日期:2020-01-08

產品編號:9789865511029

定價 $50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第一部以人性為線索串連的金融交易史ƒ

本書將帶你重返「財富重分配」的百年賭局

聆聽各種貪婪與恐懼的聲音!

 

當你研讀這些當代景氣循環和恐慌事件後,你將震驚地發現:

那些市場參與者的面貌始終如一;股票遊戲從未改變,人性也是。

── 傑西李佛摩(Jesse L. Livermore

 

金融強權──華爾街,如何從一個只是在街邊喊價的小市,

蛻變成今日全球資本主義的心臟?

人性的貪婪與恐懼,又如何造就金融市場上一次又一次的盛衰循環?

從過去到現在,每一位曾經或即將參與賭局的人,

無論你是無良冷血的惡棍,或是茫然待宰的肥羊,

都可在本書中預見似曾相似的自己!

 

金融市場是由人所組成的,而人性,正是造就市場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膨脹、狂熱、泡沫與崩盤的主因。

 

350年來,參與華爾街大賭局的人們來來去去,那些能成功攫取巨富之人,往往便是將獲利建立在他人(或制度)的謬誤之上。

 

《偉大的貪婪》強調,完全理智的人類是不存在的,而所謂的「完美資訊」,在本質上也是一條漸近線──可以逼近,但永遠也達不到。這也意味著在自由市場中始終會有輸家,而本書的問世,正好提供我們一套最佳範例,藉以驗證亞當斯密所說,那隻「看不見的手」究竟是如何在市場上運作的?

 

 „憑什麼是華爾街?金融強權崛起的啟示錄

時間回到1653年,當時華爾街所處的紐約曼哈頓,不過是荷蘭人殖民下的一個破落貿易站,它如何承襲荷蘭祖先唯利是圖的血脈,吸納來自世界各地的資本,最終推動美國躍升為全球最強的經濟體?

 

在這個造市的過程中,市場的遊戲規則與漏洞是怎麼產生的?歷經多次多空循環、崩潰與大蕭條後,它為什麼還能昂首屹立,地位甚至更扶搖直上?本書將鉅細靡遺地回答這些問題。

 

 „那些前仆後繼、戲夢人生的貪婪者群像

紐約證交所的前身,竟是一家咖啡館?股市首次的內線消息、投機與泡沫是怎麼發生的?200年前已有人透過報紙預測股匯市走向?曾經4次破產的狡詐投機客,如何靠著放出假利多而奮力一搏?

 

本書透過豐富的史料與流暢的敘事軌跡,讓第一線的政策制定者、商業鉅子、股票經紀人、淘金者,以及偷拐搶騙的投機客們現身說法,生動地拼湊出華爾街百年來最真實的樣貌,逸趣橫生且發人深省。

 

 

各界推薦

 

本書完整描繪出華爾街古往今來的眾生相,無論是君子或是惡棍皆在此一一現形。──《華爾街日報》

 

戈登的書一向是同類型中最好的,這一本即為證明──《經濟學人》

 

將數個世紀所涵蓋的經濟奧祕,與那些推動時代的人物們,融合成一段如行雲流水的史詩絕非易事,但是這本書辦到了……作者才氣洋溢的描寫,讓華爾街成為傑出的縮影,刻繪出美國人的發明、怪癖及正反通吃……這樣的歷史書寫,叫人欣喜癡狂。──Kirkus評論》

 

讀起來的感覺非常棒,而且饒有所得,書中滿是全世界最有權力那條街的好故事。──理查布魯克希瑟,暢銷書《美國人漢密爾頓》作者

約翰戈登

著有《漢密爾頓的祝福》Hamilton's Blessing、《華爾街的紅衣女郎》The Scarlet Woman of Wall Street)等暢銷書,曾為《美國傳統》American Heritage撰寫美國商業史專欄,廣獲讀者喜愛;另曾為《華爾街日報》、《美國今日報》言論版撰寫文章,亦在公共廣播電台「市場」Marketplace時段主持節目,現居紐約州北塞勒姆。CNBC曾改編《偉大的貪婪》為電視節目播出。

潘勛

國立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肄業,彰化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研究生。曾任中國時報國際新聞中心的撰述委員。譯有《貿易大歷史》、《偉大的貪婪》、《野心時代》等書;合譯有《理性選民的神話》、《西方憑什麼》、《世界是平的》等書。

序章

這是一個始終敘述著「人性」的故事

 

這本書談的歷史前後涵蓋三百五十多年,敘述推動美國經濟體的主要力量,如何從一群耕作小農,轉變成操作電腦的辦公室職員們;從伽利略手工製作、還無法數清楚土星有多少個環的兩英寸望遠鏡,演變為能瞧見相距一百二十億光年的外太空──擁有一對口徑十公尺設備的「凱克天文台」;從只能依靠馬匹傳遞消息,到電光火石般的資訊流通……

 

因此,這本書談的是大歷史,而如此宏大的歷史,按理來講,大致談的是偉人、大命題及強權的故事。

 

政治科學給「強權」的經典定義為:任一國家,別的國家一定得把其利益納入考量。正因如此,就算俄羅斯的經濟慘兮兮,它依然是強權。沒有任何國家,會不把一個軍火庫裡有數千件核武器的俄國利益納入考量。

 

只是談到定義,強權一定得是國家嗎?答案顯然不是。中世紀的教皇國肯定是強權,話雖如此,它主權所轄的領土及人口相形之下都很小。梵蒂岡本質是神學上的帝國,但重要性依然不減。

 

另外,早在一八一八年,當時法國還得向銀行貸款來償還戰爭債務,路易十八世的首相黎塞留公爵(Duc de Richelieu)便假惺惺地嘆息說:「歐洲有六個強權,分別是英國、法國、普魯士、奧地利、俄國及霸菱兄弟公司。」

 

直至今日,金錢能運使的力量,要比十九世紀初大得多了,而政府控制世界經濟的力量──也就是金錢,則變弱許多。因此別搞錯了,「華爾街」已變成強權。當然啦,就地理而言,它並不算什麼,僅是延伸於「一塊墓地跟一條河流之間」,具有通衢大道的六個建築區塊而已。

 

然而,就一個轉喻詞而言,它可是自成一格。華爾街長久以來代表著紐約金融市場,但隨著西元第二個千年結束,這個市場儼然已成為全球資本主義跳動的心臟,今天所有的主權政府、其他市場乃至於個人都一樣,全都必須留神「華爾街」,不然就得吞下苦果。

 

這麼不起眼的一小方地,是怎麼變成如此強大的象徵?除了十八世紀個把年之外,從未成為全國首都,甚至是全州首府的紐約,對全球金融市場的意義怎麼會如此重大,一如太陽之於整個太陽系?本書就是要回答這些問題。

 

紐約在崛起之初就有很多優勢,尤其是其天然良港,顯然為北大西洋上最優的港灣,加上它承襲的是荷蘭人愛錢、講世俗的哲學。只不過,紐約能登上金融至尊,肯定不是天生注定的。

 

歷史總是充斥著僥倖──威靈頓公爵(Duke of Wellington)就把滑鐵盧戰役,稱為「一生中所瞧過,勝負最接近的賽馬」。華爾街的歷史也不例外。

 

假如一八一二年,美國副總統喬治柯林頓沒有打破參議院票決的僵局,投票支持麥迪遜總統的提議,而延展合眾國銀行的特許狀,或者當時投下反對票,那麼今日電視新聞主播在播報晚間金融新聞時,很可能說的是:「談到栗樹街今天的表現……」而非華爾街。又假如他的侄子,時任紐約州長的德威特柯林頓(DeWitt Clinton)沒能推動提案,闖過不情願的議會,修築伊利運河(Erie Canal),那麼今日的紐約可能只是美東海岸的大城之一,而無法躍為西半球最大的都市。

 

還有一件事很幸運,美國這個國家與《國富論》這部經濟學著作皆在同一年誕生,這部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作品,對系統經濟學影響深遠。古老國家都有「恩准特權」的積弊,要想根除絕非易事,幸好美國是嶄新國家,就沒那回事。

 

據估計,大革命發生前的法國,有人想把一批貨物,自魯昂打陸路運到馬賽去(實際上並非任何人都辦得到),那麼他會碰到不少於五十多個稅收站,還有各色貴族、市鎮,每處都有王室在不同時間點所授予的收稅權。反觀一七八七年的「美國制憲會議」,倒是能禁止向跨越州界的貨物開徵關稅,實際上也真的那麼做了,如此一來也把美利堅合眾國化為龐大的共同市場。

 

此外,斯密的強大著作亦提供適時的哲學基礎──時逢工業革命開始翻轉西方文明的整個經濟根底,它叫政府別來束縛經濟。美國經濟以及它的主要資本市場,才能蓬勃發展,政客的干預程度減至最小──他們自私自利的程度,大致跟資本家差不多。

 

讓「華爾街賭場」變得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原因,不光只是運氣。就數學的意義來看,自由市場根本就是賭博。所有的賭博,從紙牌遊戲「心臟病」,到世界大戰都一樣,有賭客、謀略,以及計分手段。

 

然而,自由市場跟「心臟病」不一樣,它並非零合遊戲。賭梭哈會有贏家的原因,是因為有輸家,輸贏剛好相等。但是,假如自由市場這個賭博,參與的玩家是完全理智且握有完美的資訊,那麼有可能大家都贏。當然,完全理智的人類是不存在的,而完美資訊在本質上是漸近線──可以逼近但永遠達不到。當然,這對歷史作者及讀者來說可謂幸事,畢竟「什麼都能預測」的完美世界極其無聊,而這也意味著自由市場中始終會有輸家。

 

只是隨著時間推移,在自由市場中賺錢的總件數還是會超過虧本數很多倍。這一點在資本市場再真實也不過。在馬克思理論裡多所詆毀的「資本」,是任何國家經濟必不可少的成分,一如勞工、資源與技術。畢竟,沒有工人、沒有原料,就造不出像是汽車這類的產品,但想造汽車,沒有工廠也一樣是不可能的,而工廠需要資本,一如需要庫存、薪資等成功企業數不清的其他面向。

 

但是,要特別注意前一段第一句裡,「隨著時間推移」這句話。時間,正是自由市場缺少的東西,這種情況太常見了。市場完全自由放任,往往會自毀。其理由真夠簡單:市場是由自私的人類組成的。

 

確實,斯密也明白地承認這個問題。他在《國富論》中寫道:「同行卻甚少碰頭,即使聚起來消遣娛樂,但交談到最後總是陰謀算計民眾,或者合謀調升售價。」換句話說,自由市場要有規矩,還要有執行規矩的裁判,不然玩家自己就會把市場毀掉。眾所公認,「若說社會主義的麻煩在於社會主義,那麼資本主義的問題就在於資本家。」

 

但是在華爾街的歷史上有一個關鍵時刻,規矩及裁判剛好皆付之闕如。早期的華爾街因為規模小,如同在社區中打梭哈般的公平比賽,靠著合群壓力還能夠維持下去。直到美國內戰(南北戰爭)爆發後,華爾街突然間變成地球上第二大的證券市場,進出的賭資高達數十億。舊有、不拘形式的系統很快就崩潰了。當時,聯邦政府無暇顧及與管制市場,造成紐約州、市政府的貪腐嚴重,大部分的官職都可以買賣,只在乎下次大撈一票的投機客有好幾年對他們予取予求。

 

當然啦,身為人類,他們所做所為正是符合人性。只是接下來,證券商為了維持長期穩定的利益,找到控制及執行規矩的法子,節制了投機客的力量,因而讓華爾街這個資本市場得以長期運作下去。

 

以結果來看,大概很難找出比華爾街更好的範例,來驗證斯密所說的,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市場上運作。華爾街的證券商們只是追求股市穩定、誠實,而對自己有利。只是這麼做的同時,他們也提供一個可靠的機制,讓美國經濟的工業化有充足的資金可做周轉運用。而美國很快地就成為世上最大最強的經濟體,這讓華爾街更加繁榮,但增益更多的則是美國整體的富庶──華爾街讓「美國世紀」(American Century)成其可能。

 

在美國世紀當中,隨著證券商利益與投資人(不可將之與投機客混淆)的衝突日增,證券商抗拒改革,一如七十五年前的投機客,只是這次大致是由政府施壓而催生的改革。但是大約在同一時間,追求利益一如既往的華爾街,把證券投資帶給中產階級,再次轉型、富裕了美國經濟及社會大眾。

 

最後,當電腦這種新型科技引發一場經濟革命,其深遠程度,至少跟蒸氣引擎在華爾街早期引發的革命一樣,華爾街可沒變成緬因街(Main Street)。電腦科技的首批成果之一,便是容許華爾街把自由市場的威力擴散到全球,同時幾乎讓各地的社會主義都為之崩潰了。

 

因此,我打算在本書述說的,乃是一個新強權崛起的故事。就如同兩千五百年前的羅馬,華爾街一開始的規模小而沒有影響力,地球上的強者完全沒留意到它。但客觀環境、政治、科技,以及純粹的好運氣(這是成就強大永不可缺的因素),促使它成長、征服鄰居,當它碰到內部衝突時,就算經常很痛苦,也能成功化解,最終華爾街以強權之姿躍上世界舞台,其他權力中心若膽敢忽視它,就要冒著龐大的危險。

 

好比羅馬帝國的歷史,華爾街的故事值得一提。正如同羅馬人,參與華爾街大博奕的玩家們,涵蓋偉大、渺小、高貴、猥瑣、聰明、沒腦筋、自私、慷慨的各色人等,從過去到現在,他們始終敘述著人性。

書籍代號:0KFD4023

商品條碼EAN:9789865511029

ISBN:9789865511029

印刷:單色

頁數:452

裝訂:膠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書籍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