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北歐萬有理論:北歐人本vs.美國夢,美好生活的終極探求

北歐萬有理論:北歐人本vs.美國夢,美好生活的終極探求

The Nordic Theory of Everything: In Search of a Better Life

作者:安努‧帕特寧 Anu Partanen

譯者:洪慧芳

出版品牌:奇光出版

出版日期:2017-10-25

產品編號:9789869488334

定價 $42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英國工黨黨魁米勒班(Ed Miliband):「想實現美國夢,就去芬蘭吧
未來已經率先降臨在北歐國家,學習北歐經驗的國家都能受惠
 
北歐福祉vs.美國夢,何者是台灣百廢待興的終極解答?
治國者必看,想過美好生活的公民更該看!
本書提供洞見、建議與解方,
主張以北歐的獨立自主人本生活方式,
打造更快樂、健全、公平的社會!
 
◆亞馬遜書店人文社科暢銷書。《歐普拉雜誌》2016年夏季書選。《紐約時報》、《出版者週刊》、《柯克斯評論》書評力推。《Bustle》雜誌2016年夏天最佳非小說類書籍。《Gizmodo》網站2016年夏天必讀好書。
◆作者以親身經驗切入、記者犀利公允之眼和細膩深刻筆觸解析北歐成功祕訣,為美國和北歐的政經文化、育兒教育、社會福利、醫療健保、兩性關係、工作稅制等政策差異優劣,提供清晰翔實的調查研究面面觀和具體建議。
◆北歐國家向來給人「社會主義保姆國家」的刻板印象,作者破解這種迷思,揭露美國人其實遠比我們所想的更陷入難以自拔的依賴心態,說明北歐生活方式反而讓人民享有更多自由平等。
 
我們這種福祉國家不像討厭的福利國家,加入這個體制不需要抱持無私無我的崇高理念,不需要為了幫助不幸者而犧牲自己的發展。這種制度支持你個人的自由、自主,以及每個人決定個人命運的能力,因為我們不需要靠父母、配偶或雇主的慷慨解囊,來取得醫療、教育、急難救助等基本服務以發揮潛力。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比較沒那麼具體的效益:參與這種讓人人機會平等的社會,還會讓你產生自豪與得意感。
──本書作者 安努‧帕特寧

21世紀初,全球公認北歐國家是最成功、調適最好的地區,
但是他們究竟做了什麼?
他們真的是一群同質性很高的孤立小群體,無憂無慮地享用各種福利嗎?
還是事實正好相反呢?
 
這本書來得正是時候,熱情洋溢,發人深省!作者安努‧帕特寧曾是芬蘭記者,如今是美國公民,她以這本書懇請大家考慮以北歐的生活方式,打造更快樂、健全、公平的社會。
2012年5月,一場有關社會流動的會議上,專家討論世界各地的人是否過著比上一代更好的生活,英國工黨黨魁艾德‧米勒班(Ed Miliband)語出驚人地表示:「如果你想實現美國夢,那就去芬蘭吧。」數十年來,美國向來以發展機會傲視全球,但米勒班說現在榜首換人了。
2008年,芬蘭記者帕特寧移居美國後,馬上從意氣風發的專業人士,變成不知所措的外籍新娘,時時自我懷疑,心存戒心。她覺得在美國要搞定基本的日常生活,遠比家鄉來得複雜,令人備感壓力,舉凡申辦手機、報稅、教育、育兒等都令人無所適從。一開始她把自己的焦慮歸因於文化衝擊,以為自己只是難以適應自由的新環境罷了。但是隨著她逐漸瞭解美國人,她發現其實美國人跟她抱持同樣的深切憂慮。為了瞭解為什麼芬蘭的生活與美國如此迥異,她開始密切關注這兩個國家。
在本書中,她比較美國與北歐的生活方式,把焦點放在四種重要的關係上──親子關係、男女關係、雇傭關係、政府和公民關係。北歐國家向來給人「社會主義保姆國家」的刻板印象,她破解了這種大眾迷思,揭露美國人其實遠比我們所想的更陷入難以自拔的依賴心態。她逐步說明北歐的生活方式反而讓人民享有更多自由平等。
帕特寧想讓美國人瞭解,生活其實可以過得更好;她想讓美國知道,他們可以參考其祖國的作法,重振美國夢,讓人人都有機會過更健康、安穩、有經濟保障、向上提升的生活。本書提供洞見、建議與解方,並以有力的論述主張,我們可以重新打造社會,喚醒熱情,恢復獨立自主的關係與生活。

安努帕特寧Anu Partanen
曾在芬蘭的赫爾辛基擔任記者多年,任職於北歐發行量最大的《赫爾辛基新聞報》(Helsingin Sanomat),負責國內新聞版、週日版和月刊。也曾擔任雜誌編輯和專欄作家,寫作題材多元,涵蓋教育、政治、科技、文化和藝術等。2008年起移居美國,本書即是將美國生活各個面向與北歐地區加以比較。2009年,透過史丹佛大學的創新記者協會引薦,在《財星》雜誌擔任客座記者。現多為《紐約時報》和《大西洋月刊》撰稿,也是《BBC國際頻道》(BBC World Service)的常駐評論員。目前與夫婿定居紐約市。


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畢業,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MBA,曾任職於花旗銀行與西門子電訊公司,目前為專職譯者,從事書籍、雜誌、電腦與遊戲軟體的翻譯工作。

序言
柯林頓把身子往後一靠,從眼鏡邊框的上緣若有所思地凝視著前方。他一手握著麥克風,另一手張開掌心懸在半空中,爆滿的會議廳頓時陷入一片沉靜。
他開口時,對著台上坐在他旁邊的橙髮女士說:「現在美國有一大議題爭論不休。」那是二〇一〇年九月,金融危機爆發近兩年後。柯林頓停了一下,把手放了下來,懸擺在一旁,「關於二十一世紀卓越的國家需要具備那些特質,許多國家也面臨同樣的爭論。」柯林頓望向觀眾,「很多人的信心開始動搖。」
台上柯林頓的對面,坐著幾位美國最頂尖的影響人物,包括Google的董事長艾力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蓋茲基金會的共同主席梅琳達‧蓋茲(Melinda Gates)、當時擔任多國企業寶僑(P&G)執行長的麥睿博(Bob McDonald)。但柯林頓不是對著他們任一位說話,他完全是對著身旁那位橙髮女士說的。
柯林頓問她:「妳如何建議世界各地的人,不要只看過去、歸咎過去,而是思考我們現在、明天醒來究竟該做什麼?」
柯林頓的焦點日益專注,他把椅子轉離觀眾,直接面向那位女士。他一邊說,一隻手像空手道劈掌那樣揮舞著。
「我們怎麼判斷政府該做什麼?民間該做什麼?如何設計稅制?」他又把椅子轉向觀眾繼續說,「如何規畫我們和世界其他地方的關係?如何界定我們對窮國的義務?如何經營事業?妳會怎麼建議現場的各位,回去該怎麼做?」
他放下麥克風,雙手交叉於胸前,從眼鏡上方凝視著那位橙髮女士。
「謝謝。」她看了柯林頓一眼,「這問題很簡單。」
觀眾都笑了,接著她開始盡力答覆柯林頓提出的棘手問題,以回應現場每個人似乎都抱持的恐懼和憂慮。
那是某週二上午在紐約市舉行的柯林頓全球倡議大會(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 Conference),地點在時代廣場的喜來登飯店。來自全球六大洲、九十國的上千位人士齊聚一堂,為二十一世紀的全球公民該如何追求更好的生活進行腦力激盪。許多與會者是各國的現任或前任元首、企業領導者,或非政府組織的領袖。
一個小時前,柯林頓上台歡迎大家蒞臨會場,並為大會揭開序幕。他看起來氣色不錯,體態比總統任內消瘦一些,看起來明顯老了一圈,但藍西裝搭配白襯衫和紅領帶的裝束顯得俐落有型。他以輕鬆自信的風采,介紹台上的座談成員,包括那位橙髮女士。他在提到他最感興趣的部分以前,先介紹了那位女士的職業(她也曾是總統),以及她參與過的其他活動。
柯林頓說:「而且她的國家在教育品質、經濟運作、財富分配、發展機會的全球排名中,一向名列前茅。」
那些讚譽在不久前可能和全球最知名、最強大的國家有關,那個國家也許是美國,也許是日本,也許是德國,但這位在自由世界的前領導人邀請下,與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科技巨擘、產業大佬、慈善大亨同台的女士是塔里婭‧哈洛寧(Tarja Halonen),她穿著簡單俐落的米色褲裝,來自遠比前述幾個強國更低調的國家,遠在北極圈旁邊的歐洲東北角:芬蘭。
這時芬蘭博得全球讚賞已經十年了,如今更是眾所矚目的焦點,這一切是從芬蘭學童的教育引起熱切關注開始的。從二〇〇〇年起,在國際競賽上,芬蘭青少年在閱讀、數學、科學方面的排名就一直名列前茅。各國代表紛紛前往芬蘭取經,造訪芬蘭的學校,訪問芬蘭的教育專家。不久,世界各地的人都開始熱切地談論芬蘭的教育奇蹟。
接著,就在柯林頓全球倡議大會召開的前一個月,《新聞週刊》(Newsweek)發佈全球調查的結果,該雜誌企圖回答一個既簡單又複雜的問題:「如果你今天出生,哪個國家最有可能提供你健全、安穩、蓬勃、向上提升的生活?」它以五個類別來衡量國家福祉(教育、醫療保健、生活品質、經濟競爭力、政治環境),並以那些衡量指標來比較一百個國家。調查結果令美國及其他原本預期名列前茅的強國大感意外。《新聞週刊》宣布,對二十一世紀初出生的人來說,全球最好的國家是芬蘭。美國甚至沒擠進前十名,排名第十一位。
往後多年,芬蘭持續獲得各界的讚譽。國際生活時尚雜誌《Monocle》把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列為全球最適合人居的城市。二〇一一年,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競爭力報告》(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把芬蘭列為全球競爭力第四的強國,隔年還晉升到第三位。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指出,在工作與生活平衡的全球排名中,芬蘭高居第四位。歐盟的《產業創新指標》(Innovation Scoreboard)也把芬蘭列為歐盟的四大創新先驅之一。
聯合國甚至測量了看似無法衡量的指標:幸福。二〇一二年春季,《全球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公布時,芬蘭榮登全球第二幸福的國家。此外,高居第一和第三名的國家,也是位居北歐的芬蘭鄰國:丹麥和挪威。
歐元危機席捲南歐,使大家普遍對未來陷入悲觀之際,《金融時報》刊登了一篇芬蘭的專題報導,標題是〈富有、快樂的撙節專家〉。在此同時,還有一個全球排名是芬蘭敬陪末座的:《失敗國家指數》(Failed States Index)。和平基金會(Fund for Peace)的研究指出,芬蘭是全球脆弱度最低的國家。在國際聲譽方面,還有一些錦上添花的成就,例如全球超人氣的手機電玩《憤怒鳥》(Angry Birds)是芬蘭程式設計師的創意結晶。
不過,最令人訝異的事,或許發生在二〇一二年五月。英國政治人物在一場關於社會流動的會議上,講出上個世紀大家可能意想不到的話。在那場會議中,專家討論世界各地的人是否過著比上一代更好的生活。數十年來,最有機會讓人靠著奮發向上提升社會地位的國家一直是美國。但那天英國工黨的黨魁艾德‧米勒班(Ed Miliband)語出驚人地表示:「如果你想實現美國夢,那就去芬蘭吧。」
在這些競爭力與生活品質的排名中,經常名列前茅的國家不止芬蘭。誠如《全球幸福報告》所示,整個北歐地區似乎擁有某種得天獨厚的優勢。丹麥、挪威、瑞典、冰島等等芬蘭的鄰國通常也雄踞榜單的前列,大家常把那幾個國家統稱為「斯堪地那維亞」。不過,加入芬蘭和冰島以後,比較精確的說法應該是北歐地區。
數十年來,美國在社會流動及生活品質方面一直是全球的典範,但現在不止英國工黨的政治人物覺得美國不再是表率。英國保守黨的總理大衛‧卡麥隆(David Cameron)為英國尋找改善家庭、增加女性就業、促進兒童發展、創造更多全民福祉的方法時,他也不再參考美國的作法,而是往北歐國家尋找靈感和建議。不久之後,英國偏自由市場的《經濟學人》雜誌也刊登一篇特別報導,名為〈新超級典範〉,探索北歐國家究竟做對了什麼,才創造出如此卓然的經濟和社會。
北歐文化在美國國內也備受好評,瑞典出了超人氣的樂團Abba、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的暢銷犯罪小說《龍紋身的女孩》、平價時尚連鎖店H&M、革命性的家具零售商宜家(Ikea),還有環保汽車品牌Volvo。丹麥出了行銷全球的塑膠積木樂高(Lego),最近也推出《謀殺》(The Killing)之類的一流影集,哥本哈根的Noma贏得了全球最佳餐廳的美譽。二〇一二年八月,《浮華世界》雜誌(Vanity Fair)正式宣布一項日益明顯的趨勢:全球正掀起「斯堪地那維亞風潮」。
對我來說,這一切都讓我感到悲喜參半。二〇〇〇年,哈洛寧當上芬蘭總統時,我二十五歲,是個初出茅廬的芬蘭報社記者,剛獲得北歐發行量最大的《赫爾辛基新聞報》(Helsingin Sanomat)錄用。我是土生土長的芬蘭人,從小在那個北半球頂端的國家成長。那個向來不起眼的小國竟然在一夕間爆紅,成了全球矚目的焦點。
但是芬蘭成為全球寵兒之際,我卻反其道而行,開始前進美國。就在《新聞週刊》宣布我的祖國是全球最好的國家以前,我決定拋下芬蘭的一切,遠走美國,展開移民的新生活。
我從美國的新家隔著汪洋,遙望著北歐的故鄉,像球迷為家鄉的球隊叫好一樣,自豪地看著芬蘭在國際競賽及全球排名中的優異表現。在此同時,美國新生活所面臨的挑戰也令我分心。更重要的是,我身邊的美國人大多不太注意芬蘭或北極圈附近的北歐國家,美國生活的種種挑戰已讓美國人疲於因應。也許柯林頓和《經濟學人》編輯之類的政策專家,有時間和精力去關注芬蘭的種種,但說實在的,一群無關緊要又寒冷的小國,每個人的樣貌、言行、思維都差不多,他們能提供活力充沛又多元的美國哪些有意義的參考呢?
長久以來,美國在全球一直是引領自由、獨立、個人主義、機會的燈塔。相較於熱愛自由、無拘無束的美國,北歐地區不僅看來無關緊要,根本就糟透了。不少美國人認為北歐國家是一群可悲的「社會主義保母國家」,以福利制度寵慣人民,那不僅無法創造幸福,還會讓人依賴成性,陷入冷漠與絕望。美國對「北歐超級典範」的批評,大多提到他們憂鬱、酗酒、自殺的比率很高。
在北歐,其實很多人也不解全球到底在大驚小怪什麼。尤其,我的芬蘭同胞根本是以自尊低落出名。《新聞週刊》宣布芬蘭是全球最好的國家時,芬蘭國民幾乎一致認為那個雜誌應該是犯了很尷尬的錯誤,大家也覺得「芬蘭是全球第二幸福的國家」簡直是荒謬。芬蘭的冬天漫長、冰冷又昏暗,很多芬蘭人一年到頭有好些日子都必須忍受這種天候,酗酒確實是一大問題。瑞典、丹麥、挪威通常比芬蘭和冰島更有自信,但是北歐國家無論如何都稱不上是完美國家,北歐人依然深受美國的啟發與鼓舞,尤其是美國的流行文化、進取精神,以及紐約、舊金山、洛杉磯等世界級的城市。
我在美國展開新生活時,美國經濟已從金融危機的谷底反彈,芬蘭的氣氛反而開始陰鬱了起來。全球經濟衰退和歐元危機開始對芬蘭產生嚴重的影響,減緩了眾人推崇的芬蘭經濟。芬蘭的學生表現依舊搶眼,但是在國際競賽中不再樣樣名列前茅。整體來說,如果你上街訪問芬蘭人,他們的國家是不是全球(更遑論美國)的「超級典範」,他們可能都會暴躁地否認,尤其天氣又冷又陰時,他們更有可能一口否定。
不過,我以北歐移民的身分住在美國愈久,有個感覺卻日益清晰。無論芬蘭是不是全球「最好」的國家,美國多數人以及北歐家鄉的多數同胞並未意識到,在二十一世紀初離開芬蘭或北歐國家到美國定居,彷彿是回到過去的特別之旅,而且特別辛苦。
身為移居美國的北歐移民,我也發現美國和世界各地的很多人似乎沒有發現,生活其實可以過得比當下更好。

書籍代號:1LBV0017

商品條碼EAN:9789869488334

ISBN:9789869488334

印刷:單色

頁數:384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