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主題閱讀 > 大顛覆時代

大顛覆時代

  • 阿姆斯特丹:存在於阿姆斯特丹紅燈區下的反文化

    當然,那是一個自由年代:有言論自由,擺脫了威權統治。從許多方面來看,那都是一個為自由與過度自由而戰之後餘波蕩漾的年代──六○年代的餘波。珍妮絲‧賈普林(Janis Joplin)與吉米‧罕醉克斯(Jimi Hendrix)剛辭世不久。《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援引資訊自由原則與社會對政府作為有知的權利,即將刊登「五角大廈文件」(Pentagon Papers),即美國國防部長的越戰歷史。美國與世界各地的大學校園紛紛展開反戰示威。

  • 我們都被騙了,脂肪不是肥胖的罪魁禍首!

    過去五十年來,營養科學走過了這樣一段紛擾的歷史:心臟病在一九○○年只有少數病例,一九五○年已成為威脅生命的頭號殺手,科學家為因應心臟病病例的暴增,而假設了膳食脂肪,尤其是飽和脂肪(因其富含膽固醇),就是罪魁禍首。這個假設在尚未充足驗證之前,就被視為真理,而公衛官員也加以採納並奉為圭臬。於是它就這樣在龐大的公衛機構中永垂不朽。科學在正常狀況下,會具有自我修正機制,不斷地挑戰自己的信念,但在此卻失能了。好的科學應該經得起質疑和自我懷疑,但營養學領域卻經常遭到近乎狂熱的理念左右,使整個檢測體系完全失去了作用。

  • 視覺與味覺的連結:湯匙的顏色也能影響料理的味道!?

    二○○四年,休士頓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的科學家利用功能性磁振造影,研究了品牌如何留下在我們的腦海裡留下深刻印象。他們比較了大家對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兩種可樂的反應。這兩種可樂的化學組成、味道、顏色和黏稠度都很相近。在沒有看到品牌時,大多數的受測者都認為兩種一樣好喝。但是一旦秀出品牌後,可口可樂便不費吹灰之力的獲得勝利。有標示的可口可樂得到的票數,比沒有標示的可口可樂多。

本月駐站主編

富察

外部視野,在地思索。在分眾人文領域,和你一起定義、詮釋與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