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周公哪有這麼神:課本沒教的兩周史教室

周公哪有這麼神:課本沒教的兩周史教室

作者:野蠻小邦周

出版品牌:遠足文化

出版日期:2021-06-09

產品編號:9789865080891

定價 $35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寫給臺灣人的商周史PART 2

不說教、不枯燥,只有讓你讀得想笑的兩周史話!

 

野蠻小邦周再度顛覆你的商周印象,

周公哪有這麼神?古人沒你想的那麼不一樣,

開發弊案、禁酒令、旅遊意外、官商勾結樣樣不缺,

滿滿笑哏又讓人讚嘆的兩周史教室~開講囉!

 

‧上古聖人周公旦竟是個用祭品威脅神明的惡質信徒?老愛在《尚書》裡碎碎唸的他是如何成就小邦周價值,繼而影響中國文化三千年?

‧古公亶父不喜歡打架,看見敵人入侵竟然落跑,說國家給夷狄統治也一樣!更妙的是,一大票死忠粉絲竟然舉家跟著他跑?

‧天選之人周文王阿昌帶頭衝衝衝,立下小邦周的強國基業,姓姬名昌但稱呼他「姬昌」可是個千年大誤會啊!

‧靠爸不稀奇,靠舅才有力?春秋五霸之一的晉文公竟是個完全靠舅舅當工具人的軟爛中年……

 

近百年來考古學的發展,讓我們對商、周的認識已經遠遠超越古人古書的記載,在這本書裡,野蠻小邦周結合最新出土史料與考古新發現,重新解譯兩周史,帶著讀者一起回到上古時期,看看歷史人物活靈活現的超時空表現,除了悲喜、算計、勇敢,更有普通的私生活或惡趣味。

還有還有,本書各篇追加相關文字的前世今生,兩千年來,有些漢字挺過了殘酷的競爭;有些誤打誤撞、寄生上流;有些最終悉數消失,就像生物的演化史一樣高潮迭起,令人嘆為觀止!

 

☆專文推薦☆

 

野蠻小邦周透過對於史料趣味而不失真實的解讀,用現代人能夠輕易理解的語言,把一個又一個好玩、稀奇的故事帶到讀者面前。這本《周公哪有這麼神》,真的不愧是近年最好懂的周史著作。讀者如對周史熟悉,不妨翻開來看看,是否有未曾發現的巧妙之處;如果對周史不熟悉,本書則不失為一本很好的上手讀物。

──Cheap知名YouTuber

 

野蠻小邦周以淺白、詼諧與年輕世代常用流行詞彙敘述兩周時代有趣故事,引人入勝欲罷不能。讀者既可輕鬆涉獵兩周史與漢字之梗概,更重要者是在讀者心田播下一顆種子,讓他們對歷史與文字不再感到陌生乃至於畏懼。對普遍講求效益的世代而言,《周公哪有這麼神》值得讀者一再品味。

──黃聖松/國立成功大學中文系教授

野蠻小邦周

從上古穿越來現代的五顆星星,為了想找到回去的方法,目前正苦逼蹲結界讀上古史。

原生於網路,廣受喜愛和分享的商周歷史科普文。

臉書專頁: facebook.com/ XiauBanZhou

 

主筆

黃庭頎

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專長甲骨文、青銅器銘文、簡帛文字、古文字學,可能還有書法。著有《鑄勒功名:春秋青銅禮器銘文的演變與特色》、《穿越吧吉祥話:周朝的漢字劇場》、《爆料商周:上古史超譯筆記》等書。

 

謝博霖

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專長青銅器銘文、古文字學以及在「野蠻小邦周」粉專中發沒人看的學術哏圖廢文,著有《穿越吧吉祥話:周朝的漢字劇場》、《爆料商周:上古史超譯筆記》。

 

校閱

王詩涵、歐陽宣、蔡佩玲

作者序

開箱吧!穿越時空的包裹

 

「古巴比倫王頒布了《漢摩拉比法典》,刻在黑色的玄武岩,距今已經三千七百多年。」這是歌手周杰倫出道早期的名曲〈愛在西元前〉。我們常常在想,為什麼大家對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北歐的盧恩符文甚至是馬雅圖象文字如此感興趣,卻對甲骨文或金文無感呢?

「祭司、神殿、征戰、弓箭」,不只是巴比倫的從前,也是商周兩代的從前。然而我們卻對這商周時代既熟悉,又陌生。在儒家將夏商周三代渲染上禮義聖人的色彩後,那些曾經活生生的人們,都成了遙遠陌生的存在。

在課本上、古書裡,商紂王按慣例是大壞人,周武王則是正義化身,周幽王是好色昏君,褒姒是亡國妖女。我們彷彿只要知道誰是好人、誰是壞人,誰建立了制度,而誰又讓一切化為灰燼,這樣就是所謂的讀歷史了。

若是如此,那讀歷史跟看電視機裡的戲劇表演又有什麼不同?我們不僅沒辦法因此鍛鍊出歷史的眼光,還只能像個觀眾或球迷般,討論著最喜歡的英雄人物或是最討厭的朝代。

可能也因為如此,新課綱中的歷史課本將這段遙遠而刻板的故事略去了,與其他古文明一樣,成為有興趣的人自行研讀的單元。當然,我們同意在有限的時間內,應該先學習與自身最為相關的歷史,瞭解是什麼形塑了我們當下的世界。然而我們也很難忽視,眼前記錄下這段想法的文字,也正是源於商周時代的文字。

商周時代留給漢文化相當多的遺產,有很多現代的問題,也可以在這個時代尋求答案。比方說簡化字問題,對此稍有瞭解的人應當知曉,這不是孰是孰非的問題,也不是可以一棒子打死的事。必須要正確理解漢字的發展,尤其是古漢字,才有可能產生比較客觀的認知。

由於近百年來考古學的發展,商周時期的文物大量出土,我們對這個時代的認識已經遠遠突破古人、古書記載。我們漸漸地知道,古書中的那些歷史人物,都是有血有肉的、曾經活著的人。他們有悲喜、有算計、有歷史課本記載的光輝勇敢的一面,但也有普通的私生活或惡趣味。

這些出土文物,有些像龐貝城一樣,因為戰亂被定格在過去的時空;有些是出於主動,用墓葬打包成穿越時光的包裹,在古文字學家、考古學家的爭論中,開箱、拆封、解密,並試著逐步還原當時的場景。

在我們研究上古史的時候,常會驚喜於當時的場景與現代有所重合。像是古人生怪病會去問神明,神明不靈驗還可能會口出威脅之語。又或者是正當高房價的現代,古人也有土地兼併的問題。武裝殖民的封建,就像現在開發某某新市鎮一樣,有些開發案成功了,延續千年,有些則湮沒無聞。

此外,當我們釐清漢字的前世今生,也會驚訝於它們兩千年來的人擇變化。有些漢字挺過了殘酷的競爭而留存至今;有些誤打誤撞,寄生上流;有些則開枝散葉,最終悉數消失。漢字的變化有如生物的演化史一樣,令人嘆為觀止。

「幾十個世紀後出土發現,泥板上的字跡依然清晰可見」,巴比倫也許只剩下難解的語言,但在我們身處的當下,仍隨處可見古漢字與上古史留給我們的遺產,感知它們與現代的連結。因此,我們希望在這本書裡,讓大家跟我們一起體驗這種開箱的驚奇與喜悅,也希望大家能多瞭解漢文化與漢字的早期樣貌。

本書的完成感謝遠足文化前總編輯李進文先生、編輯王育涵女士,因為你們的信任,我們才有勇氣完成這本書。還有感謝野蠻小邦周的其他夥伴,慶幸大家一路走來始終如一,讓我們彼此在古文字與上古史研究的路上,孤獨卻不寂寞。最後感謝教導過我們的師長,因為有前人的啟發與成果,這本書才有如此豐富的內容。

 

謝博霖、黃庭頎寫於二○二一年深坑總部

 

試閱

14 厲王還是烈王?一場被抹黑的失敗改革

 

在強大而殘酷的殷商滅亡之後,上古中國經歷了一段波濤洶湧的混亂期。有賴周公旦在文治武功上的苦心經營,開創了連孔子都魂牽夢縈的周代精神文明,周人體認到神與人的分際,人須盡力於行德,上天才會賜福賜壽,祭祀只是這種「德」的體現手段之一,不是全部。

這個重視德治的王國統治了兩百年後,上從天子,下到士大夫,雖然嘴上說的是仁義道德,做的卻是兼併田地、阿附高層的事情。〈散氏盤〉書寫貴族之間田界糾紛的現實問題;〈五祀衛鼎〉暴露貴族為了取得階級表徵的玉器而販賣土地的事實;〈訓匜〉更是殘酷地書寫底層人士被上層貴族打壓的案例。

沒有任何建制是可以百年不變的,古老的制度勢必要隨著時代的變遷而做出相應的改革。開國以來的封建制度建立在那時日闢地千里的輝煌之上,貴族享受著周公旦在山東血戰建構的封建防禦網,直到周昭王南征失敗,周王國的征途才宣告終止。但是封建制度不會停止,有功有恩的勳舊都要封地,可是周圍已經沒有更多更好的領土可以安插。統治階級開始玩弄各種文創小物,用各種制服與器物販賣天子的無上權威。

這個由實轉虛的轉向進程,在一位天子的手中被短暫中斷,史書說他愛財,想方設法地聚斂各種財富,重用跟他一樣貪婪的大臣汲取國家的金錢。這位天子就是周厲王,西周第十位天子,他橫徵暴斂的行為引起人民的反感,各種批評的言論如旋風一般在市井流行。

我們可以想像,一位每天上朝都被群臣歌頌的天子,在聽到這些批評時能有多憤怒。他不顧大臣的勸阻,組建特務機構抓捕那些異議者。這當然是非常愚蠢的粗糙作法,他以為讓人民不能溝通,彼此成為孤立的個體,反對的風向也就會消散。人民雖然不能發表反對言論,不知道現實的民調風向究竟如何,但他們每天在街上還是能用眼神傳遞不滿的訊息。不滿就是不滿,不可能因為民調蓋牌而自己消失,更不會因為上位者把這些看成黑厲王產業鏈而自動消解。然而得意洋洋的周厲王跟大臣召公說:「我可以消滅那些黑我的言論。」蓋住民調,大有自以為贏得民心的自信。召公卻說:「防民之口,甚於防水。水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召公更激烈地對天子說:「你試著蓋住民調,堵住大家的悠悠之口,你根本撐不了多久!」

一如召公所言,三年後這股反對橫徵暴斂的洶湧浪潮成了大海嘯,他們攻進王宮,周厲王得知消息後驚訝不已,匆忙逃往「彘」地,並且此後再也未能返回權力中心。貴族們嘗試自己控制國家,史書上稱為「共和行政」,也是今日所謂共和國之名由來。

以上是我們從史書上見到的故事。厲王,一位失敗的統治者,他犯了所有威權統治者的錯誤,也成為後世所有暴君的借鑑。但是事情真的那麼簡單嗎?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周厲王要聚斂財富?為什麼史書上說他「專利」?所謂專利,無疑是收歸各路財政在王的手中,從現代人的角度來看,這詞本身可能沒有負面意涵。那麼,周厲王錯了嗎?

歷史是勝利者的作品,既然最後的勝利者不是天子,而是那些貴族,我們就不得不想到前面說的那些貴族事跡。他們爭奪田地,販賣田產,壓制下位者對他們的控告,然後把這些他們所謂的「勝利」寫在了青銅器上。

在西周初年,為了給予那些浴血奮戰、戮力從公的貴族回報,封賞了不少田地。一代代下來,國家開疆日少,貴族賞賜日多,任何有遠見的人都會發現這絕對是一種可怕的慢性自殺機制。

為了維持天子的統治力量,周厲王的專利無疑是嘗試與貴族爭奪權力的手段。他從貴族中挑選忠於他的榮氏家族作為爪牙,奪回本來就該是他的財富。如果不這樣做,國家這塊餅就這麼點大,貴族一天天分食,天子一天天窮困,國家必然瓦解,王權必然崩墜。因此周厲王不得不嘗試收回本屬他的財富,可以說這是一場西周王朝的財政改革。

而你知我知,連公園阿伯都知道,任何改革只要碰到錢的問題,幾乎跟殺人父母沒什麼兩樣。貴族的既得利益受到重大刺激,便聚集在一起,趕走了天子,並將天子永絕於權力中心之外。因此,史書上所謂「專利」、「橫徵暴斂」可能需要換個方向解釋。

關於共和之變的說法非常多,這過程的資料已經相當稀少,很長一段時間大家都認為貴族真的搞了個共和體制,實行貌似民主的集體共治。其實從一些近年發現的西周銅器上可以發現,周厲王跟周宣王之間,貴族隻字未提共和時期。整個西周晚期的銅器記載裡,彷彿史書所說那場轟轟烈烈的共和 之變從未發生過。

這一部分肇因於銅器的紀念性質,畢竟我們不會在紀念獎牌上寫跟得獎無關的事情,更不用說寫什麼不光彩的往事。在兩件記錄西周歷史的珍貴銅盤上,即使是南征失敗的周昭王,也沒有提到他死在南方的事,反而還歌頌昭王如何在南方開疆闢土。

儘管如此,歷史學家的工作就是在這些古人自以為的「勝利」紀錄中,找尋那些刻意遮掩的蛛絲馬跡,從而戳破那些當權者製造的神話。我們從西周晚期的銅器中看到貴族如何爭奪田產,天子如何窘迫地賞賜畸零地給貴族。從這些紀錄,我們可以大膽地推測封建制度如何將西周王朝捲入自殺漩渦中,周厲王如何嘗試擺脫這個漩渦,貴族為何敢於反撲他們的「天之子」。

 

【漢字文化專欄】

前面我們談到周厲王試圖奪回權力的故事,很多人以為周厲王的「厲」正是因為他殘暴的施政而得名。《逸周書‧諡法》:「暴慢無親曰厲。殺戮無辜曰厲。」聽起來好像很差勁才會得到這個評價,難道貴族可以汙辱前王?繼位的周宣王,史上也算是中興之主,他能放任貴族取這麼難聽的謚號給自己的老爸嗎?

從青銅器上看,這根本是一場誤會!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從一開始,周厲王就不叫周「厲」王,而是叫周「剌」王,不是刺刺的刺喔,是大剌剌的剌。現在「剌」字左邊是一個「束」,雖然長得很像一束兩束的「束」,但在古代這個字是「禾」中間穿插一個「口」。「口」本來也不是「口」,是一個小圈,用來標示「禾」的莖稈,才畫在中間用作標示,這就好像我們會在書報上畫圈表示重點。莖稈加上一把刀,這個會意應該就很明顯了吧,那就是用刀割禾的莖稈。這個字的字音古代跟「裂」很像,也有點意義上的牽連,因此就被借去表示跟「列」相關的意思。

跟「列」有關的字當中有一個跟表彰王公貴族的偉大很有關係,那就是「烈」,英烈、壯烈、烈士、轟轟烈烈都是至今用來形容英雄偉人的詞彙,本來的意思應該是火勢猛烈,因著猛烈的火勢而有光明綻放的意思,很適合用來形容偉大的人。而回頭查查《逸周書‧ 諡法》,就可以發現這是個好字:「有功安民曰烈。秉德遵業曰烈。」

因此,周厲王本來應該是周烈王,也很符合他與貴族鬥智鬥勇、波瀾壯闊的人生。至於為什麼會變成厲王呢?很簡單,因為厲、烈兩個字音近,加上他改革的失敗,使得「周烈王」這個名號被封印於西周金文裡。

西周青銅器銘文的記載,不只給周厲王洗了個白,還顛覆了我們以往的認知

惡謚。過去大家多半認為古人有惡謚,也就是謚法是公正的,暴君就要給他

一個差勁的稱號。順著有惡謚的認知,人們也就認為周厲王可以說是最早的受惡謚者。

由於西周金文數次出現周剌(烈)王,人們開始認識到,西周十三王可能無一是負面稱號。又因一件名為「史牆盤」的銅器出土,銘文寫著史牆的祖先世系有一位「青幽高祖」,這就讓人聯想到「周幽王」的「幽」可能也不是惡謚。

雖然《逸周書‧ 諡法》說:「蚤孤隕位曰幽。雍遏不通曰幽。動靜亂常曰幽。」這看起來是非常糟糕的謚號。不過西周金文中有幾位貴族不約而同地將祖先冠以「幽」字稱號,很顯然「幽」應該不是當時普遍認識上的壞稱號,畢竟〈禹鼎〉上面說的是:「希望上司不要忘記祖先幽叔、懿叔的功勞。」如果是壞稱號,那不是叫上司想起令人討厭的過往嗎?

所以回歸到一開始的問題:「難道貴族可以這樣汙辱前王?」可以是可以,但在西周時代,還沒有發展出公平客觀評價先王的謚號傳統,只有死者為大的頌揚美謚。

書籍代號:6WTI0001

商品條碼EAN:9789865080891

ISBN:9789865080891

印刷:黑白

頁數:26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