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心靈養生>心理勵志> 你不必和每個人都合拍——在人際相處中保持「剛剛好」的距離,安心做自己「剛剛好」的距離,安心做自己

你不必和每個人都合拍——在人際相處中保持「剛剛好」的距離,安心做自己「剛剛好」的距離,安心做自己

「対人関係療法」の精神科医が教える 「苦手な人」とのつき合いがラクになる本

作者:水島廣子

譯者:楊詠婷

出版品牌:仲間出版

出版日期:2018-08-22

產品編號:9789869645713

定價 $28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過度依賴、缺乏共識、一相處就渾身不自在……

職場上、朋友圈,甚至是親人之間,

面對「不合拍、不對盤、處不來」的人,

不必強硬逼退、又不願委屈迎合,是否還有別的選擇?

 

培養「放過力」,善用「低耗能」的巧妙回應,

就能守護好自己的領域,和對方保持舒服的相處距離,

讓你的人生更清爽、也更隨心所欲!

 

面對「不合拍」的人,真的好困擾……

◎自作主張、隨意論斷的人          ◎情緒反覆、心思難測的人

◎打探隱私、愛下指導棋的人        ◎態度高傲、強詞奪理的人

◎步調不同,相處起來很累的人      ◎沒有理由,就是親近不起來的人……

 

我們之所以會覺得某個人不合拍、不對盤

是因為對方讓我們產生了「無法控制的感覺」,而不能輕鬆地「做自己」。

我們難以掌握對方的言行和事態的發展,無法確定對方能理解、接納我們。

 

更糟糕的是,我們還會認為自己有這種針對性的反感,是因為個性太差、心胸狹窄,

結果形成「討厭別人」也「責怪自己」的複合式情緒污染,承受更多壓力。

 

不想被「不合拍」的人擾亂人生,

就要擺脫「無法控制的感覺」,取回對現狀的主導權,

而第一步就是先告訴自己:現在覺得「不合拍」也沒關係。

 

真覺得跟誰處不來,就坦然接受現實,才能停止糾結;

如果還無法自在地面對那個人,就暫時避免接觸;

就算不擅察言觀色,總會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結交朋友……

 

就像打網球,只要挑有把握的球回擊,失誤球就「放過」,

在人際關係中,我們也不必要求自己面面俱到、或是立刻反制還擊,

而是要先照顧好自己的心情,再視狀況成因決定用什麼方式、花多少力氣回應。

 

人際關係療法專家水島廣子,直探人際相處中的困擾源頭,

並針對各種「不合拍」的情境提供因應之道,

把問題留在對方的領域,不讓自己的情緒被捲入波及。

唯有在彼此之間拉開適當的距離、不再互相牽制,

我們才能對自己的人生「獲得掌控感」,有餘裕向前邁進,

也才有機會和不合拍的人重建更理想的互動。

 

〈水島醫師的【退治不合拍之人】處方箋〉

遇到對自己指手劃腳、隨意論斷的人只要回答:「是喔,原來你是這樣想啊。」

——將對方說的話,留在「對方的領域」——

每個人都有唯獨自己才了解的「領域」當別人對我們指手劃腳,就等於是「侵害了我們的領域」,我們自然會惱火,認為對方沒有資格自作主張。

會侵害他人領域的人,幾乎都是在「自我領域」不受尊重的環境下成長,他們的身邊只存在著強勢專斷者,所以完全不懂得要「尊重他人的領域」、「對自己的領域負責」。

面對這樣的人,最好的做法就是劃清界限,明確地把「對方說的話,都當成是『對方的領域』裡發生的事。」

例如,當對方擅自論斷「你真是小氣耶,出去玩都不揪一下。」只要回答:「是喔,原來你是這樣想啊。」重點就在於,不要洩漏「自己的領域」裡的任何訊息。無論喜歡或討厭,都不要說。

換言之,對方只是在「他的領域」做出了某種論斷,和「我們的領域」沒有直接的關係。將這個狀況看成是發生在對方的領域,不要對號入座,我們就不會成為當事者,而能從容應對。

 

讀者佳評

◎有些人即使再想跟他吵也沒法吵,又不能斷絕關係對於這種讓人深感困擾的「不合拍」對象,本書教我們如何用最節能省力、又不必變成壞人的溫和方法做好妥善的處理。

◎本書提出的『放過力』,讓我深感共鳴,覺得茅塞頓開,每讀一次就越覺得融入其中,讓我可以對自己抱持更溫暖的感受。

每個人都會有不合拍的對象,也會遭遇價值觀及性格上的衝突。作者告訴我們,不必逼迫自己接受所有不愉快的事,這樣只會讓自己痛苦,有時做出一些切割,選擇逃開也並非是懦弱。

本書給我的最大觸動是,無需因為自己想要「逃開」人際關係而自責,以及過去的創傷會如何影響自己看待世界及其他人的角度。

 

本書特色

1. 直探核心的「低耗能」對策具有實用性

作者一針見血地指出「無法控制感」才是「不合拍」困擾的真正根源,使讀者更能認清問題本質,捨棄無畏的焦慮執著,以精簡有效的策略來因應。

2. 以人為本「放過力」觀點具有療癒性

作者強調,因故做出過分行為的不合拍對象,以無法和對方好好相處的自己,兩方的處境都一樣需要被溫柔地包容和接納,基於人性理解所提出的論述深具療癒力,也讓彼此更沒有負擔。

水島廣子(Mizushima Hiroko

精神科醫師,眾議院議員人際關係療法專科診所所長日本態度療癒學會AHJAttitudinal Healing Japan)代表。

慶應義塾大學醫學畢業、研究所修畢(醫學博士),曾任職慶應義塾大學醫學院精神神經科,目前為該科客座講師,是日本「人際關係治療」領域中首屈一指的權威。2000620058月,眾議院議員身分積極修正兒童虐待防法等眾多法案。

著有《找回自我肯定感,不再感到人生艱難》《女子的人間關係》《這樣就可以》《當你的心破碎時》《獲得真正自信9個步驟》《如何消除身邊親近人的攻擊》。

網站www.hirokom.org

Twitter@MizushimaHiroko

楊詠婷

輔大大系畢,曾任出版社日文編輯,現為專職譯者。譯有《練習有風格仲間出版找回自我肯定感,不再感到人生艱難》《拋開過去,做你喜歡的自己:阿德勒的「勇氣」心理學》《百病起於寒》《乾薑排寒》方舟文化《上司的條件》商周出版《東京異聞》獨步出版等。

E-mail: norikoyang1973@yahoo.co.jp

〈「不合拍」的感受從何而來?〉

 

「我跟那個人處不來」、「那個人的○○部分很讓我困擾」……就像這樣,我們常會在人際相處的情境中,覺得和某人「不合拍、不對盤而感到困擾、窮於應付」。

這種「不合拍」的困擾,有時是來自「對方總是酸言酸語」、「經常被硬塞工作」等伴隨實質傷害的問題,有時也可能是「對方個性太high」、「服裝品味奇怪」這種簡單的情境,還有時則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莫名」覺得不舒服、不對盤,狀況不一而足。

人在這麼多狀況下都會產生「不合拍」的困擾,卻很少有人認真思考過,這種情緒的根源到底是什麼。

本書的目標,是要幫助大家跟「不合拍的人」自在相處,因此首先我們就要好好探究、理解這種「不合拍的困擾」所為何來。畢竟知己知彼,才能找出有效對策。

 

◎為什麼「醉漢」令人困擾?

我們可以藉由「令人困擾的醉漢」這個例子,來理解「不合拍」這種困擾感的本質。

醉漢有哪些地方會讓人覺得「困擾」呢?

糾纏不清;不知道自己給別人帶來麻煩;渾身散發酒臭味;不懂得保持距離;不在乎旁人的厭惡;胡亂找碴;不講道理;無法正常溝通;蠻橫霸道;舉止無度;言行難以控制;不知道何時會發飆暴走……

總之,醉漢身上可說是集結了所有讓人「覺得不合拍而困擾」的要素。

只不過,為什麼這樣的人會「讓我們覺得不合拍而深感困擾」呢?

因為對方讓我們產生「無法控制的感覺」。

無法控制對方不過來糾纏。無法控制對方不渾身散發酒臭味。

無法控制對方和自己保持距離。就算厭惡,也無法控制對方的言行。

無法控制雙方能在合情合理的狀況下進行溝通。就算再有耐心,也無法讓對方理解。

也就是說,我們無法控制對方來理解我們。

因為感覺到自己「無法控制」對方的言行及現場的態勢,而產生了「不合拍的困擾」。

「不合拍的情境」看似各種各樣,但只要細心觀察,就會發現最根本的源頭,全都是來自於「無法控制的感覺」。

 

不合拍的人」類型2——強迫他人讓人「不耐」〉

 

【例】「我都在忍了,你也應該忍耐。」男友總是忽視我的意願,要我配合他。

該為什麼忍耐、又要忍耐到何種程度,這個判斷的標準不只存在於「男友(我)」的領域中,也存在於「女友(你)」的領域中。男生要求女友「也應該跟他忍耐同一件事」的行為,顯示出他是一個缺乏「領域」概念的人,不懂得在「自己」與「他人」之間畫出界限。

而當他用「我都在忍了」做為理由時,其實等於連自己的「領域」都放棄了。

即使要「忍耐」,也不是因為誰的命令,而是自己所做的選擇,因此要不要忍耐,只需在「自己的領域」裡判斷。既然是應該在各自「領域」裡決定的事,卻強迫別人要一起忍耐,這就是侵入「他人的領域」了。

一般來說,無法尊重他人「領域」的人,往往也無法對自己的「領域」負責。明明是在「自己的領域」、憑自己的意願所下的決定,卻仍然覺得自己是「被強迫」的。

或者,明明是「自我領域」裡的事,不表達出來別人就不會知道,卻要求對方必須「察言觀色」、「主動理解」,一旦對方做不到,還會加以責備。像這樣未曾意識到彼此界限的人,其實會帶給他人很大的壓力。畢竟,他人不可能完全了解我們內心的想法,若因此產生不滿,覺得對方「好冷漠」、「很白目」,也只是徒增困擾。

如果只是人際關係造成的壓力,呈現出來的問題可能不一而足,但人際壓力要是會發展成「我跟這個人不合拍!」的困擾,都是因為問題已經不再侷限於「領域受到侵害」,還摻進了自己「難以控制局面」的無力感。

 

「眼不見為淨」並非是逃避

 

願意接受「覺得某人不合拍」這個現實,我們就擁有了這個選項——可以「暫時不跟刺激到內心傷口的人接觸」。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那不是逃避嗎?」或是認為「既然是創傷就必須要處理。」然而,選擇「暫時不去接觸」,才是真正積極的作為。

其實,內心傷口的療癒,也跟「無法控制的感覺」有很深的連結。

心理創傷是由重大衝擊造成的,所以人們會被強烈的「無法控制感」所侵襲,覺得自己無能為力、難以逃離,沒有人可以理解或幫助自己……內心充斥著滿滿的無力感、絕望感及孤獨感。

想要療癒這樣的傷口,與其專注在治療創傷本身,首先更要擺脫「無法控制的感覺」。

即使內心的傷口尚未癒合,若能對人生抱持著「沒關係,總會有辦法」的自在餘裕,心裡的傷痛相對就會緩解許多,進展到「雖然想起來還是很痛苦,但總會度過」的境界。於是,過往受傷的經歷就不再那麼重要,這是因為「有了自信,就不會耿耿於懷、那麼介意自己的缺失」。

要擁有這樣的餘裕,必須歷經一定的過程,但如果中途讓內心的傷口又受到刺激,而加深「無法控制感」,就會對復原之路造成阻礙。

 

◎能寬待自己,也就能寬待對方

舉例來說,如果現在面對某個人會「激化內在的負面情緒」,就是內心的傷口受到了刺激,要是再自責「為什麼不能誠心地為對方的成功高興,我真是惡劣」,更會讓「無法控制感」越形強烈。

基本上,若顧慮到自己內心的傷口,無法誠心地為對方高興也是可以想見。強迫自己去做原本就做不到的事,只會深陷於「無法控制的感覺」。此時,就要先從「肯定現在的自己」做起,再找到適合的方式慢慢努力。

所以,如果覺得「現在還無法坦然面對那個人」,就暫時不要接觸。這是在「此刻的自己還做不到」的條件之下,承認自己「無法和對方好好相處」,所以積極地做出「暫時不要接觸」這個選擇。

這不是「逃避」,也不是「懦弱的證據」,而是接受自己當下的狀態,在需要的時候給予自己適當的照護。這才是對「自己的領域」負起責任的做法。

畢竟,每個人都有各自背負的狀況與原因,所以我們在此刻覺得某人「不合拍」也是很正常的事。能對自己的原由寬容看待,也就能對別人的原由寬容看待。

然而,若還是嚴苛地要求自己「不應該覺得不合拍」,就會同樣嚴格地要求他人「應該做好身而為人該做的事」,希望對方改變行為以控制現狀。唯有放下這樣的執念,世界才會變得更加開闊。

 

〈接受不可能,也是一種控制的形式

 

和說話無趣的朋友相處,實在很困擾。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跟這樣的朋友相處呢?

當然,除了「說話有趣」之外,人還有許多其他的價值,並不是對方說話無趣,就不值得我們交往結識。只要對方有其他讓我們欣賞、喜歡的部分,當然可以結交為朋友。

況且雖說是朋友,也有可能是以往的同班同學這種「自然形成的關係」。

現在,我們再回到「不合拍的困擾」這個問題。

這個例子裡有哪個部分,讓人產生了「無法控制的感覺」呢?

乍看之下,朋友說話無趣似乎就是導致「無法控制感」的成因,但這件事其實是屬於「對方的領域」。

批評對方的說話內容就已經是「領域的侵害」了,想要說話無趣的人變得有意思,基本上更是不可能的事。而接受不可能,也是一種「控制」的形式。就是因為一廂情願地希望對方改變,才會產生「無法控制的感覺」。

這麼思考下來,導致「無法控制感」的狀況,大概就是「必須和說話無趣的朋友聊天」了。既然如此,我們要怎麼做,才能將「無法控制感」轉變為「能夠控制的感覺」呢?

此時,就必須仰賴「覺得不合拍也沒關係」的認知了。

只要接受自己「和說話無趣的朋友聊天很困擾」這個現狀,就能思考各種具體的對策來因應,像是盡量縮短說話時間、不要一對一聊天……等。

 

既然不適合聊天,還有別的相處方法

接著,我們再來思考該如何與這個朋友愉快相處的方法。

我們可以和對方一起逛街購物、共同運動或做菜,有許多其他的相處方式都不必以「聊天」做為重點。

當然,如果「不想做到這種程度還勉強相處」,就讓彼此的關係維持在「一群人出遊還可以接受」的狀態,也是一個方法。

這樣思考「與朋友相處的方式」,並不是失禮的事。因為,讓我們覺得「不合拍」的並不是「說話無趣的朋友」本身,而是「和這個朋友聊天」的狀況,所以只要找到適合彼此個性的相處方式,問題就能夠解決。

思考「與朋友相處的方式」並非是失禮的事,而是「掌握彼此關係」的積極做法。

 

切斷關係,不見得是真的自由了〉

 

我們已經看到了各種從「不合拍的困擾」中解放、重獲自由的方法,而就某種意義上來說,直接和「不合拍的人」切斷關係,是其中最短視的一種。現實中,的確也有人就是這樣一直和他人切斷關係。

當然,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並非是強制性的,是否要與他人切斷關係,完全是個人的自由。

然而,就算切斷關係,若還是持續處在「不願意想起」、「一想到就很痛苦」的狀態,就很難說自己是真的「自由」了。我們甚至可以說,這還是被「不合拍的困擾」束縛著、綑綁著。

 

◎就算要「切斷」,也必須先「放過」

過去曾和他人切斷關係、或是即將要這麼做的人,無論是哪種情況,都先來進行「放過」的儀式吧!——也就是讓自己體認到,「對方之所以做出如此不適切的行為,背後應該是有什麼原因」。

雖然對方應該是有其原因,但這並不代表自己就要完全接受對方的言行舉止。如果跟對方在一起,自己就會受到傷害、充滿壓力,使人生品質變得低下,當然就沒有必要勉強相處。特別是會嚴重「侵害領域」的人,和他們在一起甚至可能會導致心靈生病。

「自己的領域」只有自己能夠負責,因此,能夠發現「和那個人在一起會生病」、並且做出應對處置的人,也只有我們自己。

雖然我們可以體諒「應該有重大原因」這個「對方的領域」,但也需要對「和這個人在一起我會生病」這個「自己的領域」負起責任,最後選擇保持距離,這是身為成熟的大人所應表現的負責行為。

然而,如果不歷經這樣的儀式去考量雙方的處境,無論事過境遷多久,我們還是會一直抱持著「疑問」,不解對方「為何要對我做出那麼過分的事」,還可能苛責自己「要是再努力一下,說不定就沒事了」。

不得不做出過分行為的對方、以及無法和對方繼續相處的自己,兩方所背負的問題與原因都一樣需要被溫柔、體諒地包容和接納。

書籍代號:1ISE0002

商品條碼EAN:9789869645713

ISBN:9789869645713

印刷:雙色

頁數:224

裝訂:膠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