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心靈養生>心理勵志> 茶禪一味: 禪與飲茶的藝術,安然度日的哲學

茶禪一味: 禪與飲茶的藝術,安然度日的哲學

The One Taste of Truth: Zen and the Art of Drinking Tea

作者:威廉・史考特・威爾森(William Scott Wilson)

譯者:傅彥瑤

出版品牌:開朗文化

出版日期:2021-07-07

產品編號:9789869973472

定價 $38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清、淨、寂、隱,一○九則「一行物」,道破禪宗與日本茶道的本質;

在悠遠古文化中,走一趟無垢的修心之旅。

 

相傳,習得密教精妙的日本僧人空海在九世紀從中國返鄉時,將茶葉帶進了日本。但日本茶道真正開始,是在十三世紀臨濟宗創始者榮西禪師所處的鎌倉時代。由飲茶發展出來的儀式性聚會自此開始演變,發展出了質樸、正念和審美體驗。

在禪與飲茶在日本不斷演進的過程中,一種獨特的文學形式也逐漸形成――那就是茶室「床之間」所掛的禪語「一行物」。

這些茶掛上的禪語不過一行,甚至僅有一字,或出自古詩、佛經、禪宗公案,或僅是蘊含精神境界與哲理的漢字,既為飲茶或靜坐創造適合的氛圍,也道出沉思的要點,引人意識每個瞬間都是獨一無二,都該被重視及細細品味。

這正是茶聖千利休認為「茶道中最重要的道具」。

「如雲無心,似水無想」,透過一○九則禪語一行物,《茶禪一味》讓我們在茶席間,與佛陀、莊子、老子、空海、無門慧開、雲門文偃、六祖惠能等無數智者的靈魂相遇,繼而在「一默如雷」的境界中,領略淡然生活的哲學,遁入禪思的無垠世界……

威廉史考特威爾森 William Scott Wilson

美國學者,以研究、譯介日本及中國文化而聞名於英語世界。

他英譯的《道德經》、《菜根譚》、《葉隱》、《五輪書》,以及世阿彌談能劇的《風姿花傳》等作,譯文忠實而優美,因而在英語世界廣受好評。

另著有宮本武藏傳記《孤獨的武士》The Lone Samurai,以及《漫步木曾路》Walking the Kiso Road(遠足)

傅彥瑤

北京外國語大學日語系畢業,曾於日本早稻田大學教育學部求學

  譯有《寫給大家的中國書法史》、《中國繪畫的深意》等書。

前言

八月末,日本西南部仍帶著暑氣。儘管如此,大地上秋草初生,秋日的花朵已開始絢麗綻放。杖朝之年的細川忠興望著熊本的天空,察覺到凉秋將至。忠興是細川家族的第三代大名。這位受人愛戴的主君有著敏銳的政治意識,同時也以漆器藝術家和茶人的身分聞名。忠興的城堡內有一間茅草搭建的小茶室。這天早上,他邀請了兩位客人來喝茶,一位是年輕的禪師,另一位是深諳美術與雕刻之道的著名武士。忠興前一天晚上打掃了露地中的飛石。現在,他注意到飛石上有些許樹葉和松針散落,更添了幾分愜意和自然氣息。

兩位賓客同時來到,他們俯身鑽過一道矮門,進入茶室。

這對武士來說並不簡單,因為他比大多數日本人來得高,儘管年過半百,身子有些單薄,但仍筋骨強健,肩膀寬闊。茶室內部十分侷促,只見幾件茶具和一只茶碗, 爐上放著一把鐵壺,壁龕處掛有一幅卷軸,素燒的花瓶裡插滿淡紫色的茶花。

細川忠興,號三齋,他用黑樂茶碗送上一碗苦澀的濃茶。大家並不苛求茶禮, 茶席間對話輕快,有時還揶揄打趣。武士這輩子大部分時間穿梭於鄉間,他說,今年還沒聽見金琵琶—一種活躍於夏末、叫聲響亮的蟋蟀—的鳴聲。他乘興吟出古今和歌集當中的一首,這首和歌是在描寫迷失於秋野、棲身於蟋蟀鳴處的心境。禪師聽後說出一段軼事:某日,他和武士在城郊的巨石上打坐,一條蛇爬過他的大腿,蛇猶豫了一下,隨後爬向武士。儘管主客之間有身分和地位的差距, 但在茶室裡似乎不存在人與人的分別。

大家的目光偶或掃過壁龕,在掛軸處稍作停留。這是一幅裱好的書法,寫者是一休禪師,這位超凡的禪師距忠興的時代已有一個半世紀之遠。掛軸上的漢字寫著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引自佛陀弟子阿難尊者所誦的七佛通戒偈。此偈還有下半句:自淨其意,是諸佛教。此語點亮了他們的思想,啓發了他們的談話, 三人似乎正與佛祖、阿難尊者和一休共飲。

中國自唐朝起,茶道與禪宗就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而在日本,二者的連結則始於鐮倉時代11851333。真正意義上的中國禪宗是從六祖惠能的時代開始的,比士大夫陸羽在八世紀寫下茶經早了幾十年。飲茶很快就在禪僧之間普及開來,原因有二:一是茶的提神功效;二是由茶發展而出的儀式性聚會創造出了質樸、正念和審美的體驗。中國早在唐朝之前就有茶。據禪宗所傳,茶是由禪師菩提達摩從印度帶入中國的。另有說法是由於達摩在打坐時睡著了,於是扯下自己的眼皮扔在地上,而眼皮落地處便長出了茶樹。茶有一個更早的起源傳說來自道教:公元前五世紀,老子出關時,函谷關的關令尹喜為老子獻上一碗茶,並要求他寫下道德經

據說,茶傳入日本是在八一四年,到中國學習密宗的日本僧人空海回國時,把茶葉帶了回去。不過,日本茶道真正開始是在榮西的時代。榮西將禪法從中國帶回日本,同時也帶回了茶種,很可能還帶回一整株茶樹。當然,他也一併將他在中國禪寺學到的茶的做法和習俗帶回了日本。榮西大力推廣喝茶,並寫下短小精悍的喫茶養生記,使得喝茶在日本更為普及。而十五世紀初,茶道因為禪僧村田珠光, 又更進一步發展,成為貴族、武士,甚至平民的一項活動。禪茶一味的理念便是由珠光悟出的。

茶能驅逐坐禪時悄然而至的睡魔,而茶道則包含了修禪與坐禪所要求的正念、寧靜與質樸。或許對禪與飲茶來說,最重要的是讓人意識到每個瞬間都是獨一無二的, 都該受到重視和細細品味。因此,習禪與習茶的軌跡相似,而且往往也重疊。應該注意的是,除了專業茶人,武家、公家、市民、農民當中也都有人在這兩個領域鑽研。

就在禪與飲茶的方式在中國和日本不斷進化之際,一種經典的文學形式也逐漸形成。它可以是禪宗故事裡的詩句、短語或片段,也可以僅僅是蘊含某種觀念、精神境界或是宗教哲理的漢字。掛於禪寺或茶室床の間的掛軸上可能只有一個字,也可能有一整首五十字的詩,但它們都道出沉思的要點,為飲茶或坐禪創造出合適的氛圍。其中最經典的禪語深植在中、日、韓的文化當中,就好比欽定版聖經深植於西方文化裡。這些禪語就在亞洲人生活當中,在武術館、傳統日本料理店、普通人家的壁龕,以及許多地方都能見到它們的身影。

日本人日常中常用的禪語有上千句,本書收錄了日語稱為一行物 的百餘句。很多一行物都是從較長的篇章中節選出來的片段,不過,有文化素養的日本人一讀就懂,而且瞭解箇中典故,就像西方人一看到耶和華是我的牧者就能接上下句。這些隱晦的片段是禪的本質,也是東方文化不可或缺的部分。的確,這就是禪宗中所說的奏無弦琴。其祕訣在於懂得用平衡形式,尤其是懂得何時點到為止。

 

3.

無著

無著說的是不要執著於世間的情與物,也不要執著於自身的意見、觀念、想法。你視為珍寶的成見只會讓你眼盲,遮蓋住眼前純粹的真實。要達到真正的無著,你必須拋開心理和精神上的包袱,去感受世界原本的模樣。下面這則故事發生在一位禪師和一位教授之間,可以幫助我們更理解無著

一位頗為自負的大學教授拜訪南隱禪師,表面說是想請教禪機,實則是要炫耀自己的學識。南隱為客沏茶,茶水滿杯而溢,南隱卻沒有停手。教授驚呼:不能再倒啦,杯已滿。南隱回答:施主如此杯,心中滿是己見,若不空固有之見,老衲無法說禪。

這個道理在茶藝與武藝上都適用。禪茶錄這樣寫道:

茶之本,不在擇茶器之好壞,不在評作法之優劣,僅是執茶器,入三昧,修煉心性而已。而以茶明心,以茶見性,需摒除雜念,專注一心,除此之外別無它法。

同樣的,宮本武藏經常告誡弟子,不要執著於某件武器、劍之長短、某種招數。

他舉了一個例子。某次他在削弓時遭人偷襲,因手頭沒有武器,便隨手拿起正在製作的木棒與人過招,結果輕鬆打敗了對手。

 

11.

一期一會

這是茶道崇尚的理念,而且是禪宗與武道提倡的人生態度。

一期指的是人的一生,從生到死是一個無法重複的過程;一會指的是相遇或聚會。世事無常,無論遇見何人,終有分別的一天。任何相遇都是獨一無二的,不會再以相同的方式出現。因此,無論是茶室中的相聚,還是大街上的偶遇,無論遇見的是比武時的對手,還是靜思時的倩影,你都必須全身心地投入當下的相遇。這種態度可以延伸到各個方面:對待任何事物都應抱著一種它不會再出現的心情。快樂和悲傷皆應是圓滿的,我們應悉心體會,但不帶偏執。松原泰道師這樣寫道:

一期一會不僅僅是與他人交往的原則,甚至是對待每一件事物應有的小心謹慎的態度。如果你真正理解、並接受了一期一會,那麼在言談舉止間、思考問題時,都會更負責、更慎重,你也會因此成為一個更有深度的人。

禪之書下面這則故事常用來說明這個至關重要的理念:

道元和尚在天臺山習禪,一日遇見一位上了年紀的典座寺院裡掌管飲食的僧人。時值盛夏,烈日當空,酷暑難耐。典座正在曬香菇,看起來十分賣力。

道元說:這真是件苦差事啊,怎麼不找個年輕人做呢?

典座答道:如果讓別人做,我就不能親自動手了。

話雖如此,但現在太熱了,為何不找個更舒適的日子才幹活呢?

何時才是更舒適的日子?回答我。還會有其他瞬間與此刻相同嗎?

道元無言以對,而典座繼續工作,默默揮汗如雨。

 

21.

太阿寶劍 本是生鐵

太阿記收錄了一封澤庵禪師寫給武士道大師的信:

行住坐臥,語裡默裡,茶裡飯裡,功夫不息,急著眼窮去窮來,須直見。月積年久而如,自然暗裡得燈相似。得無師智發妙作用。正此時,只不出尋常之中,而超乎尋常之外,名之曰太阿

此太阿劍人人具足,個個圓成。明之者,天魔怕之,昧之者,外道欺之……此心境之別。

太阿本是中國史書上記載的一把鋒利無比的寶劍,但在澤庵的信中卻有不同的立意。太阿,其意為﹁無產、短暫、無形﹂。我們每個人都有斬斷自己的貪欲、仇恨、無知的能力,但只有通過修行,我們才能從一塊生鐵變為一柄利劍。

以下這句也常見於一行物:

本立而道生。

這是一切藝術的根本,也包括生活的藝術。儒家思想對禪有極大影響,這句話在儒家思想裡指的是,只有守孝道,才能重現先人的大道;禪宗裡說的是,一個人全神貫注便能看到大道;茶道和武道中說,一個人只有學好基本、擺正態度,才能日進其藝。

 

77.

大巧若拙

當你的手藝不僅僅是技術,而且行動先於思考—達到這種境界時,你的行為和表現在外行人看來或許會很不專業。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沖,其用不窮。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訥。

道德經.第四十五章

白話

最完滿的東西看似有所欠缺,但其作用卻永不完竭。最充實的東西看似空虛,但其作用卻永無窮盡。最直的東西看似彎曲,最巧的東西看似笨拙,最大的辯才看似木訥。

在日本茶室裡,大師欣賞的茶碗往往是無奇、甚至醜陋的:表面粗糙,形狀不勻,上釉不均。一眼看去,這些茶碗粗陋如孩童之作,抑或窯中殘品。但實際上,匠人需要研習多年,花費多番心血,才能造出如此作品。其中一些甚至已被認定為日本國寶,價值不可估量。這樣的茶碗向世界傳達了蘊含於不完美中的完美,手感溫潤而親切。

道場裡,老師父佝腿駝背,站在一旁看著學生們嫻熟技法、行動敏捷。而與學生切磋時,卻發現他們的速度與敏捷程度完全不占優勢。老師父則步伐緩慢,身形顫巍,檢視學生們的一招一式。

師父沒有炫耀技藝,但真正的技巧總能透露出內在的優雅。真正的大師都自行其道,彷彿他們的技巧在這個世上毫無特殊之處。

禪師會告訴我們,理想只存在我們腦海中,與現實世界無關。誠然,理想是我們與現實世界間的阻隔,遮蔽了我們的視野。如此看來,彎曲者自有直處,結巴的人亦能侃侃而談。

書籍代號:2PSU0001

商品條碼EAN:9789869973472

ISBN:9789869973472

印刷:單色

頁數:352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