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主題閱讀 > 職場工作術> 鬥志是最強的武器:野村克也的野生教育論

2016-12-16

鬥志是最強的武器:野村克也的野生教育論

野村克也

我是個重理之人。 據理力爭是我的信念。 「棒球是動腦的運動。」 如我一直以來所主張的,打從現役時代,我可能是日本職業棒球界第一個注意、蒐集和分析數據,並加以應用於打擊和領導團隊的球員。 轉職監督後,我仍盡可能利用數據,甚至被人戲稱為「ID棒球」,帶領弱小團隊轉變成足以奪冠的隊伍。

第一章所謂野生,就是「鬥志 × 修為」

鬥志就是修為的泉源

光刺激鬥志和反抗心,也只是成就一時的動機,而一味追求修為,若遇到比較大的困難時,便可能會馬上放棄或是陷入沮喪之中。唯有鬥志和修為兩者兼備,才能喚醒真正的野生。甚至更進一步說,鬥志和修為其實是互補關係。鬥志誘發修為,修為煽動鬥志,使其永續。

所謂鬥志誘發修為的說法,我有必要說明一下。以我的經驗來說,鬥志就是修為的泉源。

我加入職棒第三年便晉身一軍,第四年獲得全壘打王,當中曾經也遇到過瓶頸,突然就打不好球。

「打不到表示練習不足。」

起初我固執地這麼認為,於是比以前更加努力練習揮棒,甚至練到滿手起繭。

但我還是打不好。之後二年內,過去超過三成的打擊率掉到二成五、六,全壘打數也急遽減少,只有被三振次數增加。我百般苦惱,一位前輩看我不知所措,便對我說:

「被打過的人,是永遠忘不了那種痛的。」

這時我才驚覺,

「原來我根本努力錯了......

練習成這樣都還打不好,就根本不是練習不足的緣故。我學會看出直球後,就確確實實打得到了。

但是,想等直球卻來曲球時,我就沒輒。我並不敏捷,身體無法像鈴木一朗或是長嶋茂雄那樣瞬間就能反應。我獲得全壘打王後,對手的投捕配球也開始對我有警戒心。

換句話說,吃過虧的對方投捕,不想再重演一次,便改變過去單純的配球,多以攻其不備的戰略。

也就是說,我突然打不好的原因,是因為我不夠敏捷,以及沒發現對手的變化。我真正應該努力的是,思考如何解讀對手的配球。然而,我卻以為是練習不足,而拼命練習揮棒。如先前所說,我都在做無用的努力。

換言之,我遇到的是技術層面的瓶頸。我被迫明白光靠自己的天分,是不可能再創造更好的成績。

但是,我若因為這樣就困於現狀,遲早要被踢出一軍。到底該怎麼辦才好,我想到:

「只能靠頭腦。」

若能預測到想打的球,就可以確實擊出安打或全壘打。

「提升解讀的精確度就可以了。那麼有什麼是必須要做的呢......」

當時南海隊有一位尾張久次先生,後來被人尊稱為「記分員的先驅」。我拜託尾張先生:

「你可以在每次上場打擊時,都幫忙記錄對方投手投出的球種和球路嗎?」

我開始收集數據,研究對手投捕的配球傾向。

另外,人稱「二十世紀最後四割男」的泰德.威廉斯(Ted Williams)曾經在著作中寫到:

「當投手舉起手準備投球的時候,就已經決定好要投什麼球了。動作中會有一點小變化,投直球和投變化球的時候,一定有什麼地方不一樣。」

我從此獲得靈感,開始留意投手的小動作。

結果,我解讀配球的精確度真的提升了,而我的打擊率也拜此舉所賜,頻繁地到達三成,且更是爭奪全壘打王和打點王時的常客。

「原來,歸根究柢,必要的是知性啊。」

說不定讀者們已經想到了。

沒錯,當我們遇到光是精神面和技術面都無法超越的瓶頸時,唯一可以依賴的就是運用頭腦,也就是增加「修為」。

而誘發這種修為的又是什麼呢──無疑是鬥志和反抗心。

「可惡,我不能輸,絕對要贏。」

如此強烈的意志才能誘發修為。人如果沒有這樣的意志,壓根也不會想到要用腦吧。

說得誇張一點,人類發明各種工具,不也是因為這種意志嗎?光靠天生的體能或運

動神經也不能期待會有更高的生產效率;但若危及生存,人類就會動腦,發明出工具來克服。我也一樣,光靠天生的能力也不可能更進步時,我便被逼得走投無路,這才找到解讀配球這條活路。

所謂修為,說是鬥志被逼到極限才產生出來的也不為過。

「置之死地而後生。」

這句話是說人即使被逼到絕境,只要不放棄,就能開出活路,即使走投無路,也堅持「不能輸」的意志,不放棄努力,才造就了現在的我。野性讓我在棒球員的生存競賽中得以獲勝存活。也因此我也要求球員們的鬥志。

另一方面,在修為上,我要球員了解自己,立定目標,隨時自問自答,該如何才能達成目標、該做什麼,以此激發創意,日積月累下來,相信能產生更高的鬥志。只要保持希望能更加成長的意志,就不會因為僅達成一個目標而以此自滿,反會砥礪自己,追求更高的成就。

圖片來源:https://unsplash.com/search/baseball?photo=wNQ4lFafIfI

延伸閱讀

關鍵字

棒球鬥志野村克也日本甲子園

關於作者

野村克也

1935年生於京都,高中畢業後以練習生的身分加盟南海鷹隊。入隊第四年獲得全壘打王。1965年成為日本二戰後首位打者三冠王。1970年兼任南海隊監督,開啟往後輝煌的教練生涯。1989年獲選進入日本棒球名人堂。1990年轉任養樂多隊監督,使養樂多隊從默默無名的墊底球隊躍升為A級球隊,四度獲得聯盟冠軍,並於1993至1997年三度拿下日本第一。1993年榮獲日本棒球界最高榮譽「正力松太郎獎」。1999年轉任阪神虎監督,2006年轉任東北樂天鷹隊監督,2009年轉任東北樂天鷹隊名譽監督。2012年正式引退。現任日本體育大學客座教授。

相關書籍

本月駐站主編

陳旭華

看書是人生中最划算的投資,我每天要讀600、750或1,000的內容。~巴菲特(Warren Buffe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