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商業財經>經貿理財> 為什麼GDP成長,我們卻無感?: GDP沒有告訴你的事,拚的是數字成長,還是人民的幸福?

為什麼GDP成長,我們卻無感?: GDP沒有告訴你的事,拚的是數字成長,還是人民的幸福?

作者:Dolin66

出版品牌:遠足文化

出版日期:2018-03-14

產品編號:9789578630116

定價 $32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薪資原地踏步,工作消失,財富分配不均……從GDP根本看不出來!

★只要GDP數字成長就夠了嗎?重點是,成長的果實放在誰的口袋?

★一本改變你看待GDP意義的書

 

——GDP幾乎年年成長,薪資卻超過15年不漲?——

▊為什麼GDP指標,無法精準反應人民的真實生活?

GDP為王的世界不在乎效率,不在乎花費多少成本,只求最終產出的產值。

即使是蚊子館,推動建設的錢仍計入GDP成長。

 

※※※

GDP成為評估經濟表現的指標後,

為了數字好看,有些政府會「合理化」的美化、調控數字,

看到了成長的GDP,看不到的是財富分配不均,資源浪費、環境汙染……

這些被操弄的數字奇蹟背後,隱藏的卻是人民躲不開,必須面臨的困境。

※※※

 

▊政府追求GDP成長的副作用有哪些?

‧政府傾向替大企業量身定做政策,因為對GDP成長效果立竿見影。新台幣貶值、低水電費、稅率減免,獨厚大到不能倒的企業。

‧弱勢匯率政策,賤價出售自家產品,希望商品能仗著比別人便宜打垮國際上的競爭對手,賠上的卻是人民的新台幣購買力;沒競爭力的企業,則依靠低匯率生存,賺低毛利率,不思創新。

‧因為新台幣不值錢,利率又低檔,想賺錢的人將錢流向房市,房價開始飆漲,吹出房地產泡沫。

‧政府大量舉債、盲目投資基礎建設……台灣的債務加上隱藏債務向未來透支了超過32兆新台幣,等於要台灣人民工作兩年才能清償。

‧低薪、高房價、高物價,導致低生育率,人口紅利消失。

 

GDP隱藏的問題無感,影響的是自身權益。

你要明白的是,政府想在GDP成長的考試上拿高分,方法有哪些?

本書教你看透GDP背後的邏輯,並提出讓自己過得更好的解方。

 

 

一個國家的福利狀況基本不能由GDP來判斷。

——GDP之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顧志耐

Dolin66

六年級生,財經作家,目前筆耕於商業周刊專欄部落格、運動視界及好房網。

著有《預售屋全攻略》、《房市泡沫來了!我該逃命,還是逢低搶進?》。

臉書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dolin66/

GDP的起源

GDP是怎麼出現在世界上的?1934年,美國剛走過痛苦的經濟大蕭條時代,政府迫切需要一套計算標準來評估各項政策的績效如何,於是諾貝爾獎得主顧志耐(Simon Kuznets)博士與其團隊,便開發了GDP這項能反應國內經濟程度的指標。後來隨著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ond)以及國際復興開發銀行(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現在的世界銀行)這兩個重量級的經濟國際組織都開始使用GDP來進行經濟評估,自然也就成為全世界衡量國家經濟能力的共通性指標。

 

這樣看來,用GDP衡量台灣的經濟能力似乎沒有什麼爭議吧?因為全世界不都這樣評估自己國家的經濟實力嗎?關於這個問題,GDP之父顧志耐博士曾說過:「一個國家的福利狀況基本不能由GDP來判斷。」換句話說,GDP反應的是客觀的經濟產出狀況,至於這個國家的人民是否幸福與快樂,似乎就不是GDP所能呈現與表達的重點。

 

 

具體來說,如果政府光以GDP成長,作為拚經濟的唯一目標,很容易引發以下的三個問題:

 

一、重量不重質:因為GDP只計算最終的產出值,卻不管這些產出消耗了多少原料,又製造了多少汙染;簡單來說,盲目追求GDP成長,就像一個家庭不顧一切的消費,絲毫不管口袋裡還有多少銀兩;在臺灣,這樣重量不重質的特點,造成了政府大幅舉債、盲目的基礎建設投資,以及弱勢匯率扶植出口產業,卻造成房價泡沫等後遺症。

 

二、不患寡,患不均:《二十一世紀的資本論》作者皮提凱及超過70個國家、100多名研究學者,聯合發表2018年《世界不平等報告》,預估如果貧富差距的問題不能有效解決,到2050年時,全球40%的財富,會集中在1%的富人手中;換句話說,過去全世界追求GDP成長所獲得的果實,在「資本所得」和「勞動所得」的分配比例卻愈來愈懸殊,繼而引發社會階級流動減緩、加深社會仇富心態,以及人民對政府施政信心下滑等問題。

 

  • 政府失民心:政府認為只要維持GDP成長,就達成了拚經濟的目標,但人民卻苦於實質薪資數十年不成長,房價等資產價格狂飆,以及弱勢匯率侵蝕新台幣購買力等問題,導致政府與人民間的距離愈來愈遠,彼此間的信任感自然也就日益下滑。

 

前總統馬英九先生在2008及2012年皆以633的經濟政策──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平均年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作為政府拚經濟的目標。其中每年經濟成長率6%,就是每年的GDP年增率要達到6%;而平均年國民所得3萬元是指年人均GDP要超過3萬美元。也就是說,633這3項經濟政策中就有2項與GDP脫不了關係。2017年蔡英文總統在年底出席全球招商論壇時,也把GDP成長作為政府經濟政策的成果之一,因此無論藍綠如何輪替,GDP對於台灣歷屆政府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指標。此外,只要你看過財經新聞,買過基金、股票、黃金與外幣的讀者,腦袋中應該都會自動將GDP與國家經濟、國民所得的繁榮、成長、蕭條連上線,這也是為什麼政府一直以來會以GDP作為政策的指標,因為只要喊出「G、D、P」三個字,就能輕易地讓人民聽懂政府想要達成的目標。而且長久以來,人民似乎也接受了「只要GDP成長,就是經濟成長,然後我們就會過得比較好」這樣的邏輯,只是事實真是如此嗎?

 

儘管馬政府的633政策並未樣樣達標,但從2008到2016這8年來的GDP一直都維持正成長(除了2009年受全球金融海嘯影響,該年的GDP年增率出現負值外)。但這些年來,臺灣人民的經濟狀況及薪資收入並沒有跟上經濟成長的腳步。所以接下來的問題就是,為何GDP持續成長,人民還是認為自己並沒有嘗到經濟擴張的甜美果實?

 

一個令人難過的事實是,台灣人的薪資已經超過15年沒有成長了!對於台灣多數的受薪階級而言,薪水的高低可以說直接決定了個人乃至於家庭經濟的寬裕與否。但2017年10月扣除通膨及獎金因素的「實質經常性薪資」僅37,694元,甚至還沒回到金融海嘯爆發前(2007年1月)38,771元的水準,自2000年1月迄今,台灣最高「實質經常性薪資」出現在2003年8月,金額也才39,632元。

 

反觀臺灣房地產價格,從2002年爆發SARS時的低點,一路倍數飆升到2015年才稍稍緩和,連帶使臺灣的房價所得比從2002年的4.47,翻倍到2017年第2季的9.46;台北市跟新北市更是漲到了12.7跟15.6的恐怖境界,如果人民要不吃不喝存下9年半的收入,才能買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我想很難讓人民對未來懷抱美好的憧憬。

 

所以台灣人民真的不是難搞,而是政府以GDP成長作為政策目標,已經造成實質薪資超過15年沒有成長、房價持續上漲,以及貧富差距擴大等問題。如果說民主社會的政府的施政應該以民意為依歸,造福民眾為目標,那麼政府還將追求GDP成長放在首要位置,卻無法帶動人民的實質收入增加,那不顧一切的追求GDP成長,政府到底陷入了什麼樣的迷思?

書籍代號:1XTR0003

商品條碼EAN:9789578630116

ISBN:9789578630116

印刷:

頁數:224

裝訂: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書籍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