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科學百科> 荷爾蒙:科學探險如何解密掌控我們身心的神祕物質

荷爾蒙:科學探險如何解密掌控我們身心的神祕物質

Aroused: The History of Hormones and How They Control Just About Everything

作者:蘭蒂‧胡特‧艾普斯坦 Randi Hutter Epstein

譯者:張瓊懿

出版品牌:行路出版

出版日期:2019-09-25

產品編號:9789869804028

定價 $42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科學新聞》雜誌(Science News2018年度選書

《富比世》(Forbes)雜誌2018年腦科學必讀選書

暢銷書《基因:人類最親密的歷史》作者辛達塔.穆克吉盛讚

 

*****

 

荷爾蒙掌控了我們的行為、代謝、睡眠、性愛、情緒與免疫系統……

可以說是活著、會呼吸、有情緒的個體的生物化學。

荷爾蒙的基礎科學是怎樣的?

它們的發現有些什麼樣的精彩故事?

 

 *****

我們是怎麼發現荷爾蒙的?

這種人體自行生成的激素,又是如何影響我們的方方面面的?

 

想像我們的身體是個強大的資訊運輸系統,有大量訊息需要傳遞。

神經系統就好比傳統的電話交換線路,

訊息來源通過這些線路才傳送到目的地。

反觀荷爾蒙的運作,則猶如無線網路,

在身體的一端製造出來,卻能控制遠端的標的,

譬如大腦細胞釋放的荷爾蒙,只需要一丁點量,

就可以啟動睪丸或卵巢反應。

 

內分泌學直到十九世紀才問世,比起其他重大醫學發現晚了許多,

當時醫生才開始探索分布在身體各部位、分泌化學物質的的腺體。

一個世紀過去,這門晦澀不明的科學才漸漸躍升為受關注的專業,

直到近七十年,科學家終於找到了測量荷爾蒙的方法,

在這之後,亦發展出各式各樣荷爾蒙替代療法,

它們改善了我們的生活,但仍然有進步的空間。

 

荷爾蒙是相當複雜的人體系統,尚有許多未知之謎。

除了述說荷爾蒙發現的故事,

本書更將幫助你了解各種荷爾蒙的功能,以及它們彼此複雜的交互作用,

你會發現,原來身體有這麼多方面與荷爾蒙息息相關!


得獎與推薦記錄

這本關於荷爾蒙的著作談及性別、苦難、神經學、生物學、醫學與自我發現。艾普斯坦不但能刺激我們的想像力,也能平復它。她描述的故事扣人心弦,成功地將整個內分泌系統的科學知識呈現在大眾面前。

——辛達塔.穆克吉Siddartha Mukherjee),《基因:人類最親密的歷史》(The Gene: An Intimate History)作者

 

艾普斯坦的文筆趣味橫生,宛如一位無所不知的八卦專欄作家,一個接著一個講述著荷爾蒙的精彩故事,在這些仔細考察、具有啟發性的大小人物故事、怪胎秀、謀殺案、熱紅潮與成千上萬枚裝在罐子裡的腦垂體中,到處可見艾普斯坦的聰明才智。

——安娜・萊斯曼(Anna Reisman)醫師,耶魯大學醫學人文計畫主任

 

現下的荷爾蒙彷彿大家過去口中的天使與惡魔,在看不到之處神祕地操控我們生命中的每一件事。在這本充滿趣味、讓人大開眼界的著作中,艾普斯坦揭開了這些神祕分子的面紗,卻又絲毫不減它們的神奇力量。
——卡爾齊默Carl Zimmer),《她繼承了媽媽的笑》(She Has Her Mother’s Laugh)與《霸王寄生蟲》 Parasite Rex)作者

 

艾普斯坦幽默、精湛、滔滔不絕地細數荷爾蒙的社會歷史,讓人一個接一個聽得津津有味……追隨她的穿針引線,一起見識荷爾蒙對我們的身體與生命的影響。
——海莉特.華盛頓Harriet Washington),著有《醫療上的種族隔離》(Medical Apartheid)與《致死壟斷》(Deadly Monopolies

 

提到荷爾蒙,一般人首先聯想到的是青春期、懷孕、更年期等,但是就像艾普斯坦在這本內容精湛豐富而且趣味橫生的著作中說的,荷爾蒙跟我們的關係絕不只這樣。善於說故事的艾普斯坦收集了從醫學歷史到當今新聞的各種例子,探索這些神奇的化學物質如何影響我們的吃、睡、外表、愛、恨與思考。

——蘇珊.科文Suzanne Koven,麻省總醫院家庭醫師及駐院作家

 

就像本書所揭示的歷史,內分泌學領域中除了有過人的聰明才智,也不乏因傲慢而鑄下的錯誤。

《紐約客》(The New Yorker

 

蘭蒂.胡特.艾普斯坦醫師對荷爾蒙領域的了解透澈,文筆生動,她以輕鬆詼諧的散文記事串起歷史事實,以及真實人物的不幸遭遇,讓整本書的內容格外引人入勝。

《舊金山書評》

 

對於荷爾蒙研究的歷史描述精闢、內容豐富。

——《紐約時報書評》

 

如果說身體是一座馬戲團,那麼荷爾蒙就是表演指揮官,從性別到新陳代謝都由它掌控。但是在這本令人振奮的歷史著作中,它們登上了舞台,反成了明星。
《自然》(Nature

 

這是一趟內分泌學的歷史之旅,除了講述它的發展過程,也不避諱提及被誇大療效的炒作。
《柯克斯書評》(Kirkus

 

以生動有趣的文字介紹荷爾蒙,以及它們在人體內的重要功能。

——《出版者週刊》(Publishers Weekly

 

這本書探索了荷爾蒙對飢餓、性等各種事的影響。

——《以色列時報》The Times of Israel
 

書裡的內分泌學歷史兼具知性與娛樂性,內容涵蓋了基本科學、臨床應用,以及令人持保留態度的荷爾蒙商業。

《書架情報網》(Shelf Awareness

 

向讀者傳達生理學的重要知識,吸引力十足的醫學史書。

《圖書館雜誌》(Library Journal

 

這是一本發人省思的著作:具啟發性、涵義深遠而有趣。

——線上書單Booklist Online

 

具備十足幽默感與好奇心的醫學記者蘭蒂.胡特.艾普斯坦,帶領我們做了一趟不尋常的歷史巡禮,從堆放了一罐罐十九世紀大腦的地下室,到二十一世紀位於洛杉磯的荷爾蒙診療所,認識這些能力驚人的化學物質。

《內分泌新聞》(Endocrine News

 

同時身為作家與醫師的艾普斯坦巧妙地在時空中來回穿梭,避免了枯燥乏味的直述。她探查那些發現荷爾蒙、找出它們的作用的科學家,同時也利用個人故事來揭露這些化學物質如何大幅改變我們的生命。

——《科學新聞》(Science News

 

引發好奇心、同情心,機智而幽默的指南。
——Undark.org 

蘭蒂胡特艾普斯坦│Randi Hutter Epstein

於賓州大學取得科學史與社會學學士,接著從哥倫比亞大學取得新聞學碩士,並擁有耶魯大學的醫學學位,以及哥倫比亞大學梅麥爾曼公共衛生學院(Mailm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公共衛生碩士學位,現為醫學作家、耶魯大學講師、耶魯大學醫學院駐院作家,也擔任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研究院的兼職教授。

她曾擔任「倫敦聯合通訊社」(London bureau of The Associated Press)的醫學作家、倫敦《醫師週刊》的主任,撰寫的文章見於《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每日電訊報》、《衛報》與《為人父母》等媒體,另著有《生孩子的歷史:從伊甸園到精子銀行》(Get Me Out: A History of Childbirth from the Garden of Eden to the Sperm Bank)。

現在與先生史都特.艾普斯坦居住在紐約市,育有四個孩子。

張瓊懿

美國德州農工大學醫學生理學博士,喜歡藉閱讀來開拓視野,更樂於與人分享所聞、所學,因而熱衷於翻譯工作。

譯有《心流:高手都在研究的最優體驗心理學》、《我發瘋的那段日子:一個大腦疾病真實案例》、《羅絲瑪麗:啟發身障人權、特殊教育和醫療倫理的甘迺迪家族悲劇》、《你教育孩子?還是孩子教育你?》、《品嘗的科學》(合譯)、《癌症探祕》、《生命的關鍵決定:從醫生決定到病人決定的時代》、《不願面對的真相》等書,並長期擔任《BBC知識》、《孤獨星球》等雜誌譯者。

導言

一九六八年夏天,我經常跟瑪莎奶奶去紐約揚克斯市(Yonkers)的史布朗溪鄉村俱樂部(Sprain Brook Country Club)游泳。奶奶和她的三個朋友(總是她們四個人)坐在陰涼處打橋牌,一邊喝著熱咖啡、抽著菸。我和哥哥、姊姊則在池子裡游泳,但更多時候,我跟姊姊其實是在做日光浴。我們在身上塗滿嬰兒油,頭上戴著包了鋁箔紙的唱片封面來吸收更多的陽光,然後手挽著手回家。姊姊總是能晒出令人羨慕的棕褐色,但是紅頭髮的我只是跟番茄一樣紅通通的,隔天就脫皮。瑪莎奶奶則永遠是漂亮的古銅色,不費任何力氣就把最好的陽光都吸走了。

五年後,我們才發現奶奶在做日光浴這件事上,並沒有過人之處,而是罹患了愛迪生氏症(Addison’s disease),身體無法製造足夠的皮質醇(cortisol──一種維持正常血壓、增強免疫力的荷爾蒙。患有愛迪生氏症的人會有極度疲倦、噁心與低血壓等症狀,有時血壓甚至低得危險。除此之外,這個疾病還會讓皮膚變黑。一旦診斷出來了,治療方式其實很簡單:只要每天服用皮質酮(cortisone)這種化學成分類似皮質醇的荷爾蒙,來補足身體所缺的即可。

奶奶出生於一九○○年,當時還沒有「荷爾蒙」這個詞(一九五年才問世)。但是到了一九七年代,她生病的時候,科學家已經能精準地找出她的荷爾蒙缺失,以十億分之一克的單位來測量她的荷爾蒙濃度,並開藥控制病情。

一八五五年,著名的生理學家克洛德.貝爾納德(Claude Bernard)曾有預感,肝臟可以防止體內糖分濃度劇烈變化。他長期研究人體消化,發現胰臟會釋放分解食物的汁液。為了測試,他只餵一隻狗吃肉,不吃糖類。然後犧牲了那條狗,取出牠的肝臟後,立刻檢測當中的糖濃度,並分別在數分鐘、數個小時後再量一次。如他所料,那隻狗肝臟裡的糖含量一開始幾乎是零,接著持續升高。(雖然狗已經死了,但是牠的肝臟──還有其他器官──仍可持續作用幾天;這也是器官移植可行的道理。)

貝爾納德告訴同儕,肝臟裡面肯定有某種可以貯存並製造糖的化學物質。他還宣稱,不只肝臟和胰臟,所有器官都會釋放維持身體運作的物質。他稱這些化學物質為「內在分泌物」(internal secretion),這種觀點是前所未有的。

貝爾納德因此被許多歷史學家稱為「內分泌學之父」,但我不這麼認為。真正的先驅對這些化學物質的認識,不能只停留在內在分泌物而已,它們扮演著更重要的角色。它們可以喚醒細胞、激發標的細胞上的受器、啟動開關,讓事情開始運作。

我一頭栽入了荷爾蒙的歷史研究,因為過去這個世紀,有太多偉大的發現與難以置信的事件了。一九二年代,胰島素的發現讓糖尿病從絕症變成了慢性病。一九七年代,簡單的甲狀腺素檢驗,讓成千上萬的孩童長大後不至於智能不足。過程中當然也有失誤,像是一九二年代中期,提倡輸精管切除術可以讓男性返老還童,而且這熱潮還維持了將近十年。不久後,更有醫生宣稱可以藉由觀察一個人的臉,就得知他有什麼樣的荷爾蒙疾病,甚至開荷爾蒙偏方給患者。然而這非但是騙人的招數,還可能嚴重危害健康。

本書裡的故事除了讚揚科學家的膽試過人,也訴說了為人父母的無可奈何。二十世紀早期的神經外科醫師,必須在沒有先進成像技術的情況下進行大腦手術,移除他認為分泌過剩而導致疾病的腺體。一九六年代,一對夫婦為了替個子太矮的孩子收集生長激素,不停進出病理科實驗室與太平間。還有個好奇心旺盛的消費者,想要試試當紅的荷爾蒙,看看能不能讓自己活得久一點、感覺好一點。我從一八○○年代晚期的醫生開始回溯,當時他們還在屍體中尋找腺體,有時甚至得掘墓盜屍。接著我一路跟隨這些科學家的腳步,直到他們找到對應荷爾蒙的基因。

我們怎麼發現生長激素的功用不只是促進生長?什麼時候得知睪丸與卵巢是由大腦的荷爾蒙控制的?最近才發現的飢餓激素,是否意味著不是我們沒有自制力,而是身體裡的化學要我們吃東西呢?果真如此的話,兩者之間又有什麼差別呢?畢竟,我們不就是身體化學的產物嗎?關於荷爾蒙的使用,像是廣受初老男性歡迎的睪固酮凝膠,以及女性更年期的荷爾蒙替代療法,最新研究又是怎麼說的?

本書以荷爾蒙發跡前的十九世紀為起點,當時醫生才剛開始探索分布在身體各部位這些分泌化學物的腺體。一九○○年代初期,大家對荷爾蒙的概念有了雛形。到了一九二年代,內分泌學領域迅速發展,從晦澀不明的科學躍升為最受關注的醫學專業。不但有人發現胰島素,雌激素與黃體激素也接連被分離出來了。各種荷爾蒙治療偏方的書籍,更是如雨後春筍的發行。

如果說咆哮的二年代是內分泌學初試啼聲,在虛虛實實的治療中累積聲望的階段,那麼一九三年代就是它鞏固科學地位的時期。此時,有三件重要的生化進展打破了多年來的教條。一直以來,雌激素與睪固酮便被視為極端不同的物質,但研究人員發現,兩者的差異竟只有一個羥基,也就是一個氧原子和一個氫元子的差別。它們就像同卵雙胞胎,只差穿的衣服不一樣而已。第二項,從馬的尿液中分離出了雌激素,而且還是公馬的尿液。科學家一直認為雌激素來自卵巢、睪固酮來自睪丸,但事實上,不管卵巢或睪丸,都會製造雌激素和睪固酮。最後,研究人員原本以為雌激素和睪固酮是對立的荷爾蒙,就像玩翹翹板的孩子,一邊上升了,另一邊就會下降,結果發現這兩個化學物質其實是合作夥伴。

這些發現讓我們必須以更複雜的角度來看荷爾蒙。科學家不再一次只研究一種荷爾蒙,而是探討它們當中的連結。

二十世紀後半一開始就有好消息。科學家找到了測量荷爾蒙的方法,這在過去被認為是不可能的事。因為荷爾蒙雖然威力強,它的量卻非常微小,小到大家認為是沒有辦法測量的。在這之後,避孕藥改良了、驗孕變得又快又方便、女性開始服用荷爾蒙紓解更年期症狀。只不過好景不常,就在荷爾蒙藥物大行其道的同時,它的副作用也開始浮現。原始劑量的避孕藥會造成中風。冀望可以預防各種老年疾病的荷爾蒙替代療法雖然有其功效,卻也不如想像中美好。現在我們使用荷爾蒙療法更敏銳了,但尚有許多未知的事。

益處與可能風險間該如何權衡呢?重點不是再次尋找長生不老藥(這是個不斷改版的老故事),也不是一切講求天然(畢竟,我們是荷爾蒙的產物;它們是我們的天然化學)。希望這本書可以幫助讀者明白,我們體內的荷爾蒙間有複雜的交互作用,我們與我們接觸到的荷爾蒙也息息相關。

直到最近,母親才告訴我,瑪莎奶奶是怎麼被診斷出有愛迪生氏症的。在那之前,奶奶的牌友們就發現她很容易累,甚至打牌打到一半就睡著了。接著,在一九七四年感恩節前的那個星期一,她來到我們在紐澤西的家中,靜靜的坐著。喝湯時不喝湯,而是皺著鼻頭,嘀咕著說她要多一點鹽,然後躺在沙發上休息,跟我們認識的瑪莎奶奶完全不一樣(我們後來得知,對鹽渴望是愛迪生氏症的另一個徵兆)。我們的瑪莎奶奶不閒聊,也不發牢騷了;她甚至沒有力氣走到後院去抽菸。我母親嚇壞了,趕緊打電話給醫生。

醫生找不出任何問題,但是奶奶的性格改變太詭異了,所以他讓奶奶住院檢查。坐在輪椅上的奶奶到病房時,已經絲毫沒有力氣,只能由媽媽餵她吃東西。就在這時候,媽媽發現她的舌頭黑黑的(媽媽覺得醫生未免太粗心了,怎麼會錯過這個症狀呢?)

我的父親是病理學專家,他把所有症狀結合起來──舌頭發黑、皮膚呈古銅色、異常疲倦──懷疑是愛迪生氏症。他要求做荷爾蒙檢查,果然發現奶奶嚴重缺乏皮質醇。那時我對這個疾病所知不多,只知道甘迺迪也是患者,因為這病跟總統沾上了一點邊。我記得小時候常聽媽媽喊,「媽,別忘了吃你的皮質酮!」早上吃一顆,下午吃一顆。我不確定自己知不知道那是荷爾蒙疾病,當時的我對荷爾蒙的印象就只有胸部發育、月經和性,就這麼簡單。

然而,荷爾蒙不僅如此,它不只跟青春期發育或性愛有關,還掌控了我們的代謝、行為、睡眠、情緒變化、免疫系統、「戰鬥或逃跑」反應,可以說是活著、會呼吸、有情緒的個體的生物化學。荷爾蒙的歷史有精彩的發現、有峰迴路轉、有堅持、挑戰與希望。這本書介紹了當中的基礎科學,以及參與其中的人,將從內而外娓娓道來我們何以為人。

書籍代號:1WFO0015

商品條碼EAN:9789869804028

ISBN:9789869804028

印刷:黑白印刷

頁數:33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