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興亡的世界史】凱爾特.最初的歐洲── 被羅馬與基督教覆蓋的文化水脈

【興亡的世界史】凱爾特.最初的歐洲── 被羅馬與基督教覆蓋的文化水脈

ケルトの水脈

作者:原 聖

譯者:はら きよし

出版品牌: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9-06-12

產品編號:9789578654655

定價 $550/折扣2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日本講談社百年鉅獻,從探究時代的「興亡」,認知未來前進的道路

全套 21 卷,至 2019 年 6 月中將出版 18 卷,全套定價 11,500 元,預購優惠價只要 7,999 元!

※ 每雙月出版 2 卷,預購後會先一次寄送已出版的卷數,之後新書出版上市另行寄出。

最低的 69 折訂閱方案優惠,6/30 即將截止,機會稍縱即逝!


 

「最初的歐洲人」──凱爾特,他們建立了西方文明的基底,

卻被羅馬和基督教文明覆蓋,視之為邊陲的「野蠻」文化。

 

凱爾特不只專屬於愛爾蘭!而是歐洲世界共通的文化遺產。

找尋最原始純粹的異教文化,從民俗學、語言學、歷史學全面解讀歐洲的起源!

 

 

一九八○年代後半,歐洲掀起了一波重新發現「凱爾特」的風潮。當時蘇聯勢力衰退,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九三年歐盟誕生,在歐洲逐步邁向大團結、重獲新生之時,凱爾特文化被視為是全歐洲共通的遺產,受到各國矚目。

 

雖然長久以來認為歐洲文明的基礎是羅馬與基督教文明,這點非常具有正統性,但這兩者並非歐洲所獨有。若再往更早之前追溯,在羅馬與基督教出現之前,幾乎遍及整個歐洲,可作為歐洲獨特認同基礎的,正是凱爾特文化。

 

「最初的歐洲人」凱爾特,在經過漫長時光後,仍在歐洲文化之中深植了某些如今我們依舊熟悉的元素,像是妖精、巫女、小人族、巨石文化、亞瑟王傳說。本書將以布列塔尼、愛爾蘭為中心,掌握其未受時代渲染的真實樣貌,帶領我們踏上尋找歐洲根基的知識之旅。

 

■獨一無二、首次出現全面的「凱爾特歷史」!

 凱爾特文化是了解世界史、尤其是西方文明關鍵的最後一塊拼圖。

 

在凱撒的時代,凱爾特人這個稱呼,是指以高盧地區為中心生活的人群,他們沒有自己的文字,只能在主流文明中被書寫。更久遠之前的古代,從不列顛群島、伊比利半島,乃至中、東歐到小亞細亞的一部分,都存在著與高盧人語言相通的集團,這就是我們大致可用語言範圍所定義的凱爾特文化圈。本書便是闡述這一文化圈的人們遭遇了何種歷史變遷的通史。

 

「凱爾特」一詞最早出現在西元前五世紀,並於西元前一世紀成為該族群的自稱。只是,這樣的稱呼也只用到西元五世紀為止。七世紀的神學家聖伊西多祿在著作中,還曾提及過去伊比利半島上存在凱爾特人,但當時這個民族的蹤影已消失不見。到中世紀後期,高盧人、凱爾特均已遭遺忘。

 

至十六世紀以降,「凱爾特」這個稱呼當作自身民族的起源與文化認同的展現,被歐洲人再次使用。故此,「凱爾特」重新復活登上歷史舞台。存在於歐洲文明之中,時而潛伏、時而外顯的「凱爾特水脈」,是貫穿西方文明的關鍵。

 

■「說到凱爾特的話,就是愛爾蘭!」……真的是這樣嗎?

 現今認識的凱爾特,已是重新解讀的產物──回歸凱爾特的真實脈絡。

 

目前多數關心凱爾特文化的人必會造訪之地是愛爾蘭。有關凱爾特歷史與文化的概論書籍,主要都是以愛爾蘭為中心。雖然一般都認為,從歐洲大陸移住到不列顛群島的古代凱爾特人,被羅馬人與基督教徒追趕,獨自在愛爾蘭島艱苦地生存下來,但是最近的研究正在否定這種常識。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愛爾蘭把凱爾特文化當成國家認同的基礎來加以主張。愛爾蘭是因為在近代成為獨立國家,需要面對如何追溯歷史斷裂的課題,才尋求將凱爾特文化作為起源;這不過是二十世紀,乃至於最近發生的事。

 

但是實際上,對凱爾特文化進行實證性的歷史檢驗時,愛爾蘭的分量反而降低了;甚至可以說,它和古代的凱爾特之間完全沒有關聯。本書釐清了從語言學與歷史學兩方面看見的「凱爾特文化圈」之間的奇妙「錯位」關係,展示了包括法國布列塔尼、英國的康威爾、曼島在內的凱爾特文化之分佈。

 

■妖精、巫女、小人族、巨石遺跡,與歐洲家喻戶曉的亞瑟王傳奇──

 發掘有別於基督教文化、凱爾特在歐洲留下的豐富元素。

 

相較於我們今日對歐洲的進步印象,透過凱爾特文化所呈現出的「歐洲」還有另一個面相,那就是被羅馬文明與基督教所壓抑,視之為野蠻、雜亂無章的文化。這些文化要素包括,以英國巨石陣為代表的巨石文化、妖精、巫女、惡鬼、小矮人等等今日仍常在電影小說中借題的地方傳說。這些我們熟悉的要素,其實源自在古代一直被視為邊陲文明的凱爾特人。

 

今日凱爾特人最知名的故事,便是九世紀時出現到了十二世紀前半化為文字而記錄下來的亞瑟王傳奇。「亞瑟王」代表的角色,便是日耳曼人大遷徙、入侵大不列顛島時,當地人之中奮勇抵抗侵略者的英雄。即便無法從史實上證明他的事蹟,但亞瑟王的形象經過多次傳承、再生,已成為無比真實的存在。

 

■經過漫長歷史潛伏的凱爾特水脈,最終在近代形成「凱爾特學」,

 也成為歐洲在二十世紀末創建共同體的思想基礎。

 

長久以來因為基督教文明覆蓋,而被邊陲化的「凱爾特」,成為「異教」般的存在。然而,凱爾特文化並未因此被消滅,而是以地方民俗、傳說的形式保存下來。透過近代民俗學的成立,有關凱爾特的文化要素被重新挖掘、蒐集。另一方面,隨

著民族國家的出現,凱爾特人也被法國視為是「我們的高盧祖先」而被正式納入正史之中。

 

到了二十世紀初,愛爾蘭以凱爾特當作建構自身民族起源的基礎之後,凱爾特一直以來被壓抑的文化水脈在二十世紀噴發出來,透過語言學、考古學、歷史學、文學的建構,「凱爾特學」於焉成立。跨越世紀之交,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成為歐洲共同的珍貴文化資產。

 

然而,此時充滿活力、具有豐富內涵的「凱爾特」,已經距離「真實」的面貌相距甚遠,成為結合歷史與虛構、事實與想像的學科。本書透過語言學、考古學、歷史學,試圖客觀地掌握凱爾特穿越漫長時光留給後世,清晰卻又模糊的文化遺產。

 

====================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能夠帶給台灣讀者什麼啟示?

 

從古代延續至今的「凱爾特文化水脈」,雖然在歐洲史中超脫了國家疆界與民族框架,且被當成建構歐洲共同體的文化基礎,在進入二十一世紀時,掀起重新解釋的熱潮。然而,凱爾特人在漫長的歷史中,一直處在主流文明之外,被視為是「邊陲」的野蠻文化。如今,歐洲似乎又再度面臨分裂的命運,未來凱爾特的水脈,會再度成為團結歐洲的關鍵角色嗎?

 

本書的啟示是:

台灣的地理位置,處在亞洲大陸的外緣,東南亞文明的前線,長久以來也受到中華史觀所桎梏。凱爾特在被無數次的解釋後,不但成為可塑性、包容性極強的文化,當中一些「異教」元素,反過來深深融入主流的西方文明之中。台灣是否能像凱爾特一樣,釋放出自身的文化潛力,同時發揮出中心與外緣、文明與野蠻、大陸與海洋、正朔與悖逆等,彼此矛盾卻又相容的力量?

 

====================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凱爾特.最初的歐洲──被羅馬與基督教覆蓋的文化水脈》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8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本書系由21卷構成,陸續出版中――

 

興亡的世界史──全書系書目

01《人類文明的黎明與黃昏》

青柳正規(東京大學名譽教授)──著

02《亞歷山大的征服與神話》

森谷公俊(帝京大學教授)──著

03《草原王權的誕生》

林 俊雄(創價大學教授)──著

04《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

栗田伸子(東京學藝大學教授)、佐藤育子(日本女子大學學術研究員)──著

05《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

本村凌二(東京大學名譽教授)──著

06《絲路、遊牧民與唐帝國》

森安孝夫(大阪大學名譽教授)──著

07《伊斯蘭帝國的聖戰》

小杉 泰(京都大學教授)──著

08《凱爾特.最初的歐洲》

原 聖(女子美術大學教授)──著

09《義大利.海洋城市的精神》

陣內秀信(法政大學名譽教授)──著

10《蒙古帝國的漫長遺緒》

杉山正明(京都大學名譽教授)──著

11《鄂圖曼帝國五百年的和平》

林 佳世子(東京外國語大學教授)──著

12《亦近亦遠的東南亞》

石澤良昭(上智大學特任教授)──著

13《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

網野徹哉(東京大學教授)──著

14《歐洲霸權的光和影》

福井憲彥(學習院大學名譽教授)──著

15《搖擺於歐亞間的沙皇們》

土肥恆之(一橋大學名譽教授)──著

16《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

羽田 正(東京大學教授)──著

17《大英帝國的經驗》

井野瀨久美惠(甲南大學教授)──著

18《大清帝國與中華的混迷》

平野 聰(東京大學教授)──著

19《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

姜尚中(東京大學名譽教授)、玄武岩(北海道大學准教授)──著

20《空中帝國──美國的二十世紀》

生井英考(立教大學教授)──著

21《人類該往何處去?》

大塚柳太郎(東京大學名譽教授)、應地利明(京都大學名譽教授)──等著

原 聖

女子美術大學藝術學部教授,專長近代語言社會史、文化人類學、比較民俗學。精通布列塔尼方言。著有《周緣性文化之變貌》(三元社,一九九○)、《〈民族起源〉的精神史──布列塔尼與法蘭西近代》(岩波書店,二○○三);編著《凱爾特諸語文化的復興》(三元社,二○一二)、與平田雅博共編《帝國‧國民‧語言:來自邊境的視點》(三元社,二○一七)等等。

 

【審訂、導讀者簡介】

楊明蒼

台灣大學外語系教授,專長中世紀文學、亞瑟王傳奇的研究。

鄭天恩

台大歷史研究所碩士,曾任出版社日文編輯,現為專職譯者。譯有《文明的遊牧史觀》、《二十世紀旗手》、《來自擇捉島的緊急電報》、《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等作品。

〈異界的居民們〉

◎妖精與妖怪

「人死後會前往另一個世界」,這樣的想法在人類當中非常普遍。至於那究竟是幸福的國度,還是不幸的世界,則隨信仰的宗教觀而異。

 

歐洲在基督教傳來之前,表現出生死觀的神話,主要是藉由希臘羅馬的古典世界,以及日耳曼、凱爾特這些異教民族來傳播。本書之後會提及,在凱爾特人的世界中,有很多神明都是從希臘羅馬世界移入的。對於這種交流應該不需要有合理的思想解釋,例如說明佛教與神道兩者關係的「本地垂跡說」,因為他們在作為前提的文化上有相似之處。這種相似性,有可能是源自同為印歐語族,在語言上的類似,也有可能是來自普世的自然信仰。

 

無論如何,不管就希臘與羅馬之間神明的相互對應關係,還是羅馬和凱爾特之間神明的相互對應關係來考量,都可以清楚發現,希臘與羅馬、日耳曼與凱爾特,其信仰型態與其說各自不同,還不如說相當接近。本書中也會探討此點,這和凱爾特的祭司──德魯伊的定位也有關係,並且迫使我們必須修正長久以來的學說。當這樣的古代世界被基督教滲入之後,人們的世界觀、生死觀也隨之產生了變化。如前所述,像是對火與泉水的信仰,便可反映出基督教傳入之前的信仰。

 

保羅.賽比略認為,法國各地、尤其在布列塔尼,流傳著一種關於「lutin」(小妖精)的傳說,而「lutin」是一種存在於基督教傳來之前的人種。他的兒子波伊夫.賽比略更進一步指出,凱爾特民間傳說中出現的「妖精」,是古代凱爾特女巫(女德魯伊)的變形。根據他的說法,在十九世紀法國的中古史家阿弗雷德.莫里(Alfred Maury,著有《中世紀的信仰與傳說》〔Histoire des légendes pieuses au Moyen âge〕等書)的著作中已經寫道,妖精其實是被基督教打敗的德魯伊神官;這類傳說中鮮明地殘留著德魯伊思想,也可以說是他們最後的身影。

 

至於柳田國男則是認為,妖怪是「前代信仰凋零的末期現象」(《妖怪談義》,一九三六年)。接著他更進一步說,這種想法「當然不是我的獨創之見」,「但我們也無須盲信外國學者,而是要去檢驗自己身邊的現象、解釋自己心中的疑惑;我認為,有必要將這件事時時惦記在心」。換句話說,雖然這種想法是來自外國學者,但不需要被外國人的論述牽著鼻子走,而是要從日本的事例當中加以辨明,並且將此道理牢記在心;柳田的基本思想,在這裡充分展現出來。只是,他口中的「外國學者」究竟是誰,書裡並沒有明說。

 

柳田在很多時候,都會參照一八七八年於英國設立「民俗學協會」的民俗學者,喬治.勞倫斯.戈梅(George Lawrence Gomme)的看法。戈梅也和賽比略一樣,主張「妖精是傳承昔日小人族(俾格米人〔Pygmy〕、希臘神話中的小人族)而來的形象,這樣的理論在民俗學者間受到廣泛的支持」(《民俗中的民族學》〔Ethnology in Folklore〕,一八九二年)。亦即,在十九世紀後半的西歐,雖然不知道是由誰率先提倡,不過這種看法已算得上是普遍的定論了。

 

歐洲的妖精、小妖精、小人族、巨人等等,不只可以和日本的妖怪相互比較,在布列塔尼,更是有許多和妖精接觸的故事流傳下來。這種記錄的內容,是和基督教全不相干的精神世界。在

這樣的精神世界裡,我們得以一窺基督教傳來之前的信仰形態。

 

所謂的「異界」,指的是和人類生活的世界相異的「另一個世界」。因此,並非是人死去之後所前往的、基督教所謂的天國或地獄。在異界過活的居民,生活形態與人類極其相似,且經常跨足人世。大部分情況下,他們在人世出沒的地點都是固定的。妖精或小人族等等,便是此等異界的居民。

 

在古、中期愛爾(愛爾蘭)語傳說故事系列中登場的「達南神族」(Tuatha Dé Danann),是一個被稱為「異界(sidhe)之人/地下妖精」的神話集團。他們棲息在地下、山中,乃至於墳墓之中的異界裡,而他們原本的身分,是遭到新來的人類驅趕,不得不躲進地下過日子的眾神。這個傳說,正好體現了基督教傳入之前的異教人後來的命運。而「sidhe」,也同樣被譯為「妖精」。

書籍代號:0UWH1008

商品條碼EAN:9789578654655

ISBN:9789578654655

印刷:黑白

頁數:432

裝訂:精裝、中式直排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