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心靈養生>宗教> 小和尚教你不糾結:53個放下的練習,每天少一點束縛,活出灑脫積極的人生

小和尚教你不糾結:53個放下的練習,每天少一點束縛,活出灑脫積極的人生

作者:李鑫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6-05-30

產品編號:9789863841357

定價 $28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與其抱怨,不如學會把困難釀成人生最甘甜的滋味!
 
無論路再怎麼難走,都能步步踏出蓮花。
一本讓你細細品味人生百般滋味,煩惱雜念盡消的啟發書。

 
    釋然自小在寺廟長大,這天,他告別師父,隨著師叔下山,展開他的修行之旅……透過小和尚釋然純淨的眼睛,看他一路經歷的人事物,以及從中體會的領悟,學會坦然面對生活中的挫折、恐懼、執著、失落……以最寬容自在的心,活在「當下」,活出屬於自己的精彩。
 

53個人生百態,53個抉擇小練習,
跟著小和尚一起經歷迷惘、犯錯、無措,到解開內心糾結,
享受從容淡定的幸福人生。

 
關於旁人的眼光——
人說:「該怎麼做,周遭的人才能夠認同我呢?」
小和尚的練習:提醒自己「別太在意他人」。
→眼中都是別人,心裡就裝不下自己。
 
關於憤怒——
人說:「真受不了那傢伙!怎麼會有這過分的人?!」
小和尚的練習:停止抱怨別人。
→生氣就是用他人的過錯懲罰自己。
 
關於付出——
人說:「我付出了那麼多,為何對方卻沒看到?」
小和尚的練習:別在意你的付出是否值得。
→給予那一瞬間心中的喜樂,就已經足夠。
 
關於完美——
人說:「我該如何做,才能更完美、更成長?」
小和尚的練習: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成長,從你包容自己的那一刻開始。
 
關於逃避——
人說:「眼前的事情好多好煩,真不想面對……」
小和尚的練習:改掉拖拉的毛病。
當斷不斷,將讓你失去面對的勇氣。
 
跟著小和尚走一場「莫忘初心」到「灑脫前行」的人生體悟之旅——
 

李鑫
   號清虛子,道名李嗣達,全真龍門28代玄裔弟子,大同青龍觀皈依弟子,自由撰稿人,筆名李馫,蝸居在京城的自由撰稿人,自幼受傳統文化薰陶,最喜詩畫,耳濡目染京城書畫界多位名人名作,善以文字表達情思。已出版作品:《天使就在你身邊》《唐詩:一場絕代風華》

目錄

【編者序】
從「莫忘初心」到「灑脫前行」的人生體悟之旅
 
【前言】
人生的困難都是命定的修行,與其抱怨,不如學會把困難釀成人生最甘甜的滋味!
 
〔練習1〕不去擔心未來,只專注當下的路
→腳踏實地的每一步,勝過腦中絢爛的千個夢
 
〔練習2〕煩惱該怎麼做時,先傾聽你的心
→心會告訴你「路在哪裡」
 
〔練習3〕想想你的堅持,是信念還是執著?
→別因為拘泥於原則,而拒絕他人的真心
 
練習4〕試著別太在意他人
→眼中都是別人,心裡就裝不下自己
 
〔練習5〕別只顧著把眼光放在將來
→你想要怎樣的未來,現在就要怎麼過
 
〔練習6〕停止過度在意「人生的意義何在?」
→一一在意人生的意義,將讓你裹足不前
 
〔練習7〕擔心結果時,告訴自己「先做就是!」
→光是煩惱無法讓人成長,實踐後才會知道不足
 
〔練習8〕不懊惱自己的選擇
→選擇是「好」是「壞」,端看你的定義!
 
〔練習9〕不以「對錯」批判他人
→善惡無別,分別只在人心
 
〔練習10〕不要求完美的「真命天子/天女」
→「默契」來自彼此的磨合與付出
 
〔練習11〕不著急脫離環境的束縛
→走出心中的障礙,才能真正自由
 
〔練習12〕對做錯事的人,別過度追究
→對他人慈悲,也是對自己慈悲
 
〔練習13〕停止抱怨別人
→別用他人的過錯懲罰自己
 
〔練習14〕偶爾緩下匆忙的腳步
→走路,是修行;停下,也是修行。
 
〔練習15〕給自己休息的機會
→心有餘裕,人生的風景就不同了!
 
〔練習16〕不與人爭長短、對錯
→心裡的清淨才是人生的方向
 
〔練習17〕別在意你的付出是否值得
→給予那一瞬間心中的喜樂,就已經足夠
 
〔練習18〕不去在意他人的是是非非
→做好自己,才能真正得到快樂
 
〔練習19〕偶爾跳脫出來看你的人生
→平凡生活,充滿你意想不到的驚喜
 
〔練習20〕給過去的自己一個微笑
→時光不會倒流,人生不能走回頭路
 
〔練習21〕忘記不愉快的事情
→再多的理解,也比不上自己的忘記
 
〔練習22〕不逃避生活上的難題
→難行的路,也是人生旅途中的風景
 
〔練習23〕學會從容面對生活中的煩惱
→凡事順其自然,才是向前行進的態度
 
 
〔練習24不操心下一步該怎麼走
→重要的不是如何規劃明天,是讓自己更適應今天
 
〔練習25〕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成長,從你包容自己的那一刻開始
 
〔練習26〕不費心尋找捷徑
→捷徑往往就在腳下,不必到處去尋找
 
〔練習27〕改掉拖拉的毛病
→當斷不斷,將讓你失去面對的勇氣
 
〔練習28〕不把挫折歸咎於上天                                                                           
→鬱結和失落彷徨,只能給自己帶來更多意志消沉
 
〔練習29〕不以自己的是非觀念評價他人
→何必糾結於是非,無是無非才正好逍遙自在
 
〔練習30〕不以一己想法判斷他人動機
→別人未給結論前就相信自己的判斷,會讓你懊悔
 
〔練習31〕不須計較人生的無常
→面對複雜的生活寵辱不驚,只求無愧於人生
 
〔練習32〕做任何事之前,先想三秒鐘
→暫且慢行!欲速則不達
 
〔練習33〕告訴自己:「我的人生沒人能決定。」
→沒人可以代替其他人走這一趟生命的旅程
 
〔練習34〕練習好好說再見
→分離雖然難過,但求人生無悔
 
〔練習35〕勇敢面對挑戰
→人只有經歷過一些事,才懂得拿起和放下
 
練習36〕別老是把大道理掛在嘴上
→道理不是用來說的,是用來實踐的
〔練習37〕對他人提問前,先問問自己
→找出你心中的答案
 
〔練習38〕擔心無法壓制煩惱
→想得越多,反倒成為阻礙前進的最大障礙
 
〔練習39〕把已逝的親友深藏在心底
→生活不會因為誰的故去而敗毀
 
〔練習40〕積極面對恐懼
→害怕,是你自己強加給自己的感覺
 
〔練習41〕試著心靈的減法運動
→沒有東西阻擋時,才能聽見自己的聲音
 
〔練習42〕不責備他人的錯誤
→同樣都是人,誰又能說得了誰!
 
〔練習43〕不總是想著求助於人
→真正值得求的,是我們自身
 
〔練習44〕保持內心的歡喜自得
→常保內心歡喜,也是一種修行
 
〔練習45〕不計較他人對你放的暗箭
→心胸寬闊,別人就無法傷害你的心靈
 
〔練習46〕不苛求事事完美
→往往,完整比完美更重要
 
〔練習47〕不因別人的缺陷而有差別心
→接受他人的不完整,也是一種功德
 
〔練習48〕經常打通電話給媽媽
 →一個人有再大能耐,也永遠不能忘記自己的母親
 
〔練習49〕鼓起勇氣為自己冒個險
→或許,這一次幸福就在前方
 
〔練習50〕保持一顆溫暖的心
→暖和自己,也感染他人吧!
 
〔練習51〕珍惜緣分,好聚好散
→生活的本真是互相的善緣,彼此傳遞希望
 
〔練習52〕不要放棄追尋目標
→只要努力去尋找,這一生過得就有意義
 
〔練習53〕做當下覺得自己應做的事
→當下的心,就是答案
 
【編輯後記】
另一段人生旅程的開始

書摘

【前言】
人生的困難都是命定的修行,
與其抱怨,不如學會把困難釀成人生最甘甜的滋味!

 
曾經仰望星空多少次,或許只是為了尋找那顆最亮的星辰。只是物換星移,滄海桑田,人世間有太多的變幻了,以你我的有生之年去求無限之事總是顯得無知。但無知又怎樣!從來沒有人會責備孩童的純真,因為,他們有比整個宇宙還要寬廣的未來。
每一段支撐著我們更堅強邁進的唯一目標,便是未來。

誠然,我們各自對未來的定義都不相同。但有一點卻是共通的,那就是願意為了自己的心願而努力和付出。所有蹲坐在原地等待著兔子來的人,在蹉跎了歲月的同時,也會被時間染了華髮,白白讓生命從手指縫中間溜走,永遠都抓不住既有的幸福。

可幸福,又是什麼?

沒有必要給所有的名詞都下一個定義。人生路雖然不同,但應為每一段人生都做好起航的準備。無論淒苦還是溫馨,這都是上天早已經註定要經歷的修行。不是去抱怨苦難,而是一點點地學會把苦難釀造成甘甜。

真正的偉大,在於你是否有勇氣放下過去,以一個稚童的姿態開始一段全新的人生,開始一場有關於釋然的修行。


【內文1】

 
〔練習3〕
想想你的堅持,是信念還是執著?
→別因為拘泥於原則,而拒絕他人的真心
 
「這不是釋然小師父嗎?」路過燒餅店的時候,賣燒餅的李大爺主動打起了招呼。

其實戒緣師叔和釋然特意挑選了這麼早的時辰下山,目的就是要躲避鎮裡面善信們的眼光。倒不是因為害怕誰,而是這些熱情的村民一旦知道這兩位出家人要到外面的世界去遊歷,必定少不了要送很多吃喝的東西,說不準還要淚灑送別。戒緣,師叔說,出家人放下的應該是一顆常來常往的心,是要走到哪裡都如同走到歸處。然而今天早晨意外地碰到了李大爺,釋然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對方的問話。

「原來是李大爺啊。」戒緣師叔看出了釋然的尷尬,主動上前幫他打圓場說:「我們兩人下山辦點事情。」

戒緣師叔的回答顯然並沒有切中要害,李大爺其實根本就不關心這兩個人這麼早要去做什麼,他直接走上前去把兩人往自己的燒餅鋪裡面拉。「來來來,兩位師父,我一個粗老頭子不懂什麼,但我活了幾十年只弄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不論什麼樣的要緊事都不如自己的肚皮要緊。天都還沒有大亮呢,我看廣緣寺的炊煙也才剛剛升起,您二位一定還沒有填飽肚子吧。坐在我老漢的燒餅鋪裡吃兩個燒餅,來一碗熱湯,吃飽喝暖再上路不是比什麼都好?」

李大爺這一番邀請實在讓人難以推辭,但釋然知道,如果此時他們坐在燒餅店裡吃東西的話,不消多長時間小鎮上的居民就全都要起來活動了,到那時再想悄悄地離開這裡就難上加難了。想到這裡,他趕緊推辭說:「李大爺你太熱情了,可我們倆現在真的不能久留,我們確實還要非常要緊的事情去辦。」

「到底有什麼要緊事啊?這麼些年來,也沒有見山上的師父們這樣火急火燎地下過山。」李大爺自言自語地說,像是對釋然的拒絕不是很滿意。

「這個……」釋然苦笑著,不知道如何做答。

「李大爺,我們確實不能在您老人家的店裡坐。」戒緣師叔說,「但我們特意從這裡繞一圈,就是來看看您,順便從您這裡帶一些燒餅路上做乾糧吃。你看行不?」

一聽這話,李大爺臉上頓時樂開了花。「可不是!不管怎麼說,餓肚子終歸不是什麼好事情。來,師父,我給你們找兩個袋子裝燒餅。」一邊說著,李大爺一邊在櫃檯底下尋找能夠裝燒餅的東西。儘管戒緣師叔和釋然再三推辭,但李大爺還是給他們兩人裝了整整兩大袋子的燒餅,看樣子足夠他們吃三四天了。李大爺還追問這些夠不夠吃,如果不夠他就再去找兩個裝燒餅的袋子,並且堅持一分錢都不收。直到看著這兩位出家人背著燒餅袋子消失在街道的拐角處,李大爺才心滿意足地回到店裡繼續做生意。

釋然回頭看了一眼,確定李大爺並沒有在他們身後跟著,這才開口說:「戒緣師叔,我們這樣做合適嗎?」

戒緣師叔卻反問說:「你覺得拒絕合適嗎?」

釋然沒有再說話。他知道,戒緣師叔說的每一句話都有他自己的道理,而自己尚且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和尚,對人世間的事情還處在懵懂的狀態,這次下山的目的就是要跟著戒緣師叔學習,而師父也曾教導說,真正的學習並不在於多麼正規的教育,身邊人的一言一行才是最值得去參考的法寶。儘管釋然並不十分理解戒緣師叔的做法,他也知道戒緣師叔有一個怪脾氣,就是凡事從來不喜歡向人講得太明白。他最常說的一句話是,世間的事情都有個因果,只不過時辰未到,所以世人才不明白其中的奧妙。釋然心想,大概也是因為時辰還沒有到,所以他才不曉得戒緣師叔這麼做的因果所在,當然也就更不懂得其中的奧妙了。

「釋然,我請教你個問題。」戒緣師叔突然說。

這反倒讓釋然嚇一跳,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戒緣師叔會向自己請教問題。

「你認為剛才李大爺送給我們這麼多燒餅,他是不是真心的,還是送我們兩袋燒餅另有所圖?」

「當然是真心想要送給我們了。李大爺是我們寺院裡的老香客了,每次上山的時候都給菩薩供奉好多新鮮水果,還給我們帶很多燒餅吃,他怎麼會因為兩袋燒餅而另有所圖呢?」

釋然對自己的回答斬釘截鐵。他十分瞭解李大爺的為人,所以根本不須對戒緣師叔提出來的這個問題做任何思考。

「也就是說,李大爺送給我們燒餅是心甘情願的了?」戒緣師叔追問。

「當然!」

戒緣師叔聽到這裡,哈哈大笑起來,說:「釋然,既然李大爺對我們是一片真心,現在擺在我們面前有兩個選擇,一是因為自己的執著而拒絕李大爺的真心,二是我們好意接受李大爺的心意。是要接受還是拒絕,我想你自己心裡應該有一桿秤。那麼現在你再來評價一下,我這樣做有沒有道理?」

「有道理是有道理,可是,師父常教導我們說,出門在外不要隨便拿香客家的東西,這是佛祖留下來的戒律。」釋然撓著光光的腦袋,似乎仍有不解。

戒緣師叔聽到這裡,拳起手指在釋然頭上梆梆敲了兩下,看似慍怒地說:「佛祖也沒有說過出家人就可以不講人情!」說完這句話,戒緣師叔背起布包大步流星地向著連接小鎮和外面世界的唯一一條山路走去。

釋然在後面自己吐了吐舌頭,嘿嘿笑了兩聲,也趕緊追了上去。



〔練習8〕
不懊惱自己的選擇
→選擇是「好」是「壞」,端看你的定義!
 
    既然已經決定,就應該選擇勇敢前行。雖然戒緣師叔並沒有給釋然過多的指引,但釋然已然在開始學著去放下心中的癥結。雖然已經過了成人禮,但釋然畢竟還是個孩子,悲傷總不會長久地在心中佔據。哪怕只是一縷明媚的陽光,也足以讓他在黑暗中找到歡笑的理由。

「師叔啊,你說我怎麼就從來沒有發現山下的花朵開得這麼好看!」釋然蹲在一朵野花前面使勁嗅了嗅鼻子,仰起頭問身後的戒緣師叔。

戒緣師叔的回答沒有好氣,他回答說:「那是你從來都沒有下過山。以後的路還長著呢,你將要見到的風景也多著呢,哪一樁不勝過眼前這朵不起眼的小黃花!」

釋然顧不得這許多,對他來說,現在的好心情最難得了。以後會遇到什麼事情反正他現在也想像不到,那就索性不去想,聞一聞花香,曬一曬陽光,雖然路上辛苦一點,最重要的是心裡快樂。現在的釋然就像是一隻剛剛從籠子裡放出來的小鳥一樣,對身邊的一切都感到無比新奇。他一心只想著盡可能多去感受身邊存在的一切,哪怕是自己曾經司空見慣的風景,現在也都充滿了新的意義。

戒緣師叔也不去搭理釋然的興奮之情,他自顧自地走路,不時提醒一下釋然要注意安全,山路不好走,隨時都有可能出現斷崖或者碎石。看到釋然並不太把自己的提醒放在心上,他乾脆就不再去操心。於是,自顧自地掏出乾糧邊走邊吃,填飽了肚子才會更有力氣趕路。戒緣師叔多年的雲遊生涯累積下來的豐沛經驗告訴他,眼前的這個小沙彌只不過是被幸運之手攙扶了一把,等待他的雖然有太多苦難,同時伴隨而來的,更有無邊的驚喜。但願命運一直眷顧這個不經世事的孩子,給他一個值得期待的未來。戒緣師叔此時心中閃過的這些念想,是他對釋然最真誠的祝願。

「師叔師叔,你看!」釋然忽然指著半山腰出的一塊巨石,驚訝地叫了起來。

戒緣師叔順著釋然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在那懸崖峭壁上孤零零地長出了一支花苞,迎著料峭春寒,只待陽光拂過的時候綻放出五彩。

「師叔,你說它是怎樣長到這麼危險的地方去的?」釋然撓了撓腦袋問。

「這樣的可能性太多了。」戒緣師叔回答說,「也許是其他地方鮮花的種子被某種鳥兒不經意間帶到了這裡,也許是山上的花籽被風吹落,也許……」戒緣師叔絞盡腦汁想要給出無數種可能的答案。他瞟了一眼釋然,想要看看他是不是正崇拜著自己的博學,卻發現釋然只一心觀望著那朵花,發呆到幾近癡迷。

「釋然?」戒緣師叔試探性地叫了一聲。

釋然緩緩轉過身來,仿佛剛從一場奇幻旅程中驚醒。「師叔,你說它孤單嗎?」釋然莫名其妙地問了一句。

「孤單?」戒緣師叔一下子被問住了,他從來沒有去想過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辭彙背後的意義,他更想不到一朵花竟然也會有孤單的時候。行走江湖數十年,戒緣師叔身邊的人們來了又去,他見證了太多的分分合合,也早就把孤單的解釋忘記在身後了。在戒緣師叔的記憶中,他從來都是自己一個人闖天下,是不是曾經孤單過,他從來都不會主動去思考這樣毫無意義的問題。或者,只是不願意去面對某一種結果。

釋然癡癡地笑了兩聲,自言自語說:「我想它大概不孤單吧,能在這塊懸崖上看風景,一定是它自己的選擇,鳥兒或者風兒可以把它帶到任何地方,而它又為什麼偏偏選擇在這裡停留呢?」

釋然說完,手腳並用地試圖往這塊巨石上面爬,戒緣師叔馬上阻止了他這一莽撞的行為。「你這孩子,你看不到腳下有多危險嗎?你要去做什麼?」

這一句責備,讓釋然稍稍恢復了一些理智。他轉過身,收起了剛才的癡狂,面色凝重地對戒緣師叔說:「我只是想……想走近一點去看看。我想,我想也許我就是那朵花。」

戒緣師叔完全被釋然給說懵了,他狐疑地摸了摸釋然的額頭,並不發燙,可為什麼這個孩子從下了張大爺的船後就一直呈現出一種不同的狀態呢?

釋然像是在對自己說,又像是在解答戒緣師叔的疑慮,他說:「我知道,長在孤零零的懸崖上一定很艱難,想要說話的時候都沒有人陪。但它肯定也是快樂的,因為沒有其他花朵能看到它看到的風景。有些路,如果不去走,就一定不會知道哪裡的風景到底有多麼美好。是不是,師叔?」

戒緣師叔被這個小毛孩兒說出來的大道理震驚了,他一直把釋然當成是不通世事的孩子,卻不曾想到他竟然也能悟到這麼深奧的哲理,不禁在心中暗暗挑起了大拇指。「但是也有可能是很壞的風景。」戒緣師叔故意說。

釋然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像是根本就沒把戒緣師叔的話放在心上。「很好或者很壞,都是自己的選擇,都是命運!」說完,釋然撿起地上的包袱,沒等戒緣師叔回話,就邁開大步向著前路走去。那朵小花依然在等待著春風拂面,好給自己一場最燦爛的綻放。

 
〔練習9〕
不以「對錯」批判他人
→善惡無別,分別只在人心
 
     雖然是初春的季節,可一到正午的時候也是熱得讓人難受。早晨從山上下來還要裹著夾衣,現在卻恨不得連單衣都要褪去。釋然抬頭看看並不毒辣的太陽,在臉上抹了一把微微滲出來的汗珠,不覺有些肚饑。雖然戒緣師叔把燒餅和水遞到了釋然眼前,釋然卻難以下嚥。一想到現在寺裡的師兄弟們早已經用過了午飯,饑餓的感覺也就越發強烈。他們吃的一定是大白饅頭和小米粥,雖然平時不感覺醃的鹹菜有多麼好吃,但現在想起來卻回味無窮。「師叔,我想吃其他的。」釋然眼巴巴地望著戒緣師叔,期待著他能給自己一個欣喜的答案。

「其他的?這裡怎麼會有其他的。」戒緣師叔一句話就把釋然的幻想拉回到現實中了,「我知道你想吃饅頭,可即便是我們早晨從寺裡帶了饅頭出來,到現在也早已經變成涼的了。再過兩天,饅頭就要變得和石頭一樣硬,我看你怎麼咬得動。」

出來行腳,本就是一件苦差事,釋然是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其實他只是想向戒緣師叔撒個嬌,尋求一下心理上的安慰,卻沒有想到戒緣師叔冷冷地把他從一片幻想中拉回到現實中,摔得生疼。「一點都不知道體諒人!」釋然自己嘀咕了一句。

突然,戒緣師叔停下腳步,他指著不遠處的一叢花草,對釋然說:「釋然,你看,那是什麼東西。」釋然抬眼望去,隱隱約約見有一個竹籃掩映在一片春綠中。竹籃上蓋著一塊藍碎花布,花布被籃子裡的東西頂了起來。看樣子這籃子中一定盛放了不少東西。釋然不自覺地提鼻子使勁嗅了一下,驚訝地叫了起來。「師叔師叔,我聞到饅頭的味道了。」

「這荒郊野外,哪裡來的饅頭。」戒緣師叔沒好氣地回答說,「快去看看這個竹籃是哪位留在這裡的,說不定失主正著急尋找呢。」

釋然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想到了一個很神奇的問題。還沒有等戒緣師叔把話說完,釋然早就幾個箭步沖到了竹籃前,他伸出去揭開藍花布的雙手早已經顫抖起來,口中還在不斷誦念著佛號。待到看清了籃子裡到底裝的什麼東西,釋然滿臉綻開了不可思議的笑容。「師叔,快過來,你看,真的是饅頭,大大的饅頭。」釋然手中舉著從籃子裡抓起來的饅頭衝還在不遠處發呆的戒緣師叔大喊。

還沒有等戒緣師叔回應,餓得忘記了整個世界的釋然早已經把饅頭塞到了自己嘴裡。他一邊叫著好吃,一邊還在招呼戒緣師叔也一起過來吃饅頭,誰知戒緣師叔卻把他給訓了一頓。「釋然,放下你手中的饅頭!」戒緣師叔滿臉慍怒,「你知道這個竹籃子是誰的嗎?你知道這些饅頭是要做什麼用的嗎?古人說過,不告而拿,就是偷。你見到這些饅頭的主人了嗎?你現在吃這些饅頭就等於是在偷。你把出家人的戒律放在什麼地方了?」

面對戒緣師叔連珠炮般的質問,釋然瞬間詞窮了。雖然他也知道戒緣師叔說得句句在理,但又低下頭看看自己手中的饅頭,依舊不捨得放下。「可是師叔,這四周也沒有人啊,肯定是佛祖顯靈……」

「少把佛祖放在面前來替你擋罪責!」戒緣師叔絲毫不給釋然留情面,「你現在放下,真心悔過,就是善;若是再繼續找藉口,就是大惡。」

釋然留戀地看了一眼已經被自己咬了一口的饅頭,無奈地放回到了籃子中。

看到釋然真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了,戒緣師叔的怒氣才稍稍平緩一些。「釋然,我們出家人有出家人的生活規則,雖然我們包中的燒餅沒有饅頭好吃,但那是我們自己的東西。在我們自己還能夠豐衣足食的時候,你卻趁人不在去拿其他人的東西,難道你會過意得去?我們不論做什麼事情,不能圖一時口腹之欲,最後反而造成了心理上的負擔。再假設,這些饅頭如果真的是某位施主暫時放在這裡的,他究竟是作何種用途你我都不知道,萬一因為你吃了這一個而耽誤了人家的大事,我們的罪過豈不是更加重了?」

聽到戒緣師叔在情在理的話,釋然也開始為自己剛才的莽撞行為懊悔。他責備自己不該一時間被饑餓沖昏了腦袋,他滿臉歉意地說:「師叔,我知道錯了。那我們就一起坐在路邊等施主來拿饅頭吧,我會當面向他道歉的。」

戒緣師叔點點頭,為釋然豎起了大拇指。當他再一次從背包中掏出來燒餅時,釋然雖然皺了一下眉頭,但還是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正在這二人埋頭吃東西的時候,突然從背後草叢深處走出來一個中年人。他剛看到兩個出家人坐在竹籃旁邊時,先是一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中年人走上前,給二位行了禮,說:「兩位師父,何必非要坐在這邊吃乾糧呢,我這籃子裡有現成的饅頭,你們可以拿著吃的。」

釋然此時正在竭力控制著自己對饅頭的渴望,依舊按照剛才的誓言向這位施主道了謙,並簡單地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講述了一遍,誰知這位中年人並不介意,他主動從籃子中拿出兩個白麵饅頭放到戒緣師叔和釋然的手中,說:「二位師父,人餓了就要吃東西,這與任何戒律都沒有關係。在我看來,你們剛才做的事情不善不惡。我是山野村夫,不懂得大道理,但我知道善惡其實沒有分別,真正的分別在我們自己心裡面。你善看,就是善;你惡看,就是惡。況且,我供養兩位師父饅頭吃,也是彼此的緣分,何必非那麼計較。你們說是不是?」

釋然剛要起身感謝這個中年人,戒緣師叔卻搶先高聲打了一句佛號後,他手中的饅頭已經有半個被送進了口中。

書籍代號:0NFL0153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1357

ISBN:9789863841357

印刷:黑白

頁數:272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