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心靈養生>宗教> 我是那:一位悟道者生命及行事的獨特證言(二版)

我是那:一位悟道者生命及行事的獨特證言(二版)

I Am That: Talks with Sri Nisargadatta Maharaj

作者:室利.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 Sri Nisargadatta Maharaj

譯者:陶張歡

出版品牌:自由之丘文創

出版日期:2019-05-15

產品編號:9789869695879

定價 $650/折扣2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地球上曾經存在的最重要證言,抵達了文字所無法抵達的真實

聖經指引人走上尋找上帝的這條路;

《我是那》則引領人超越一切神的存在、直抵實相。

 

印度當代最偉大的智者之一 超越時代的經典教導

被許多人視為是當代最重要靈性經典

最早於一九七三年出版的I Am That一書

持續不斷地吸引新世代讀者,

啟發了熱切追尋自我了悟的求道者

 

「生命究竟是什麼?我從何而來、又將去向何方?」

為了這時刻敲問在心的疑惑,許多人走上了靈性修行的道路。

一些人發現在地球第三密度之外,存在著更多高次元、極樂天堂,欣喜於「與神對話」、傳達高靈旨意;

一些人或透過天啟、或透過點化,開通了神之手、獲得所謂超能力,成了舞動虛空的療癒師;

一些人四處忙於求道,謁見靈性大師、或探訪能量高地,在地球上各個聖地留下足跡,相信終有一地會喚醒他的原鄉。

 

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一位終生幾未走出孟買的文盲小販,操持著粗樸的方言,卻持續用最白話的詮釋、最簡單的方式,喚醒愈來愈多的人真正覺知於真相。許多人認為求道了悟,必然是複雜的、需要依賴學習諸多技巧、承蒙大師臨在。馬哈拉吉則不斷用自身經驗告訴求道者,放下一切頭腦自以為的一切,試試他這最簡單的方式,深深浸淫在唯是一念「我是」之中、這引領他悟道的素樸途徑。

 

二十世紀中,這位印度孟買的文盲、菸酒小販室利.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在一邊實踐照顧家人職責的同時,潛心於他的上師(Guru)給他的幾句簡單指令,上師要他營生的同時,須臾不離這幾句話。四年後即徹悟真理。了悟後,他不立任何道場、婉拒任何金錢奉獻,就在原本簡陋的住家一方空間,迎接所有尋訪者,一次頂多十幾人的小客廳,擁滿了印度及遠自西方而來的求道者,他粗鄙不拘的用詞、寬豁的肢體動作,自然流洩出真理之姿,解開了許多渴飲真理人士的謎惑,他們結束了地球上的流浪,從此學習安住於一個至高至簡的真理。

這個極致真理是什麼?它無法言說,任何的言語都是心智層次的理解,語言文字是頭腦的工具,真理唯有在頭腦放下後,才會敞開流動。但是智者仍然勉力用這一溝通工具,傳達不可言之言,指月之手有力的擲出。求道者就是在尋找自己的人。

馬哈拉吉勉勵所有求道者,拋棄一切問題,只除了這個:「我是誰?」畢竟,你唯一可以確定的事實是你之所是。「我是」是確定的,「我是這個、我是那個」則不是。努力找出你真正所是。要知道你之所是,你首先必須探究並知道你所不是的。

發現一切你所不是的——身體、感受、思想、時間、空間、這個或那個——你所感知到的無論是具體還是抽象的都不是你,感知的行為正好表明了你不是你所感知到的。在心智層面你愈清楚地瞭解,你只能用否定語來描述你自己,你就會愈快地來到你追尋的終點,了悟到你是無限的存在。

這些最早的對話開示錄,被整理成三十多萬字的《我是那》於一九七三年同時以馬拉地語及英語出版,並陸續譯成十數種語言,從此,吸引更多求道者為見真理而來。而帶著肉身的他,直至八十多歲辭世前仍維持著這樣的開示生活。

 

室利.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離世後,陸續有各種錄音整理版本的書籍出版,但仍以最早、最完整敍說他一切真理的《我是那》,被視為是最重要靈性著作。《我是那》中,室利.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接待各種靈性修為層次的尋訪者,對不同的人點以不同的解題之道。而許多人初次到訪,不斷發出同樣的疑惑,室利.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仍然耐心地提點詳示,讀者跟隨這些看似重複的對話,智慧的話語一再敲擊心智的執拗,試圖粉碎頭腦的石化迷障。閱讀書中這三十多萬字的過程,正是一段將心智一點一滴放下的路程。

 

室利.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強調,「你是那」,「那」唯一存在、究竟實相、絕對真理,帶著全然的信任安住於這句箴言中,破除你對身體的認同,包括思想念頭、各種身分地位等。第一步,安住於你唯一可以把握住的「我在」(I Am)這樣的「覺知」之中,放下行為者的執念,成為觀照者,持之以恆的熱切意願,會讓覺知自然轉化、意識之光躍然照入。

室利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Sri Nisargadatta Maharaj,1897-1981

 

二十世紀印度著名靈性導師及證悟者。尼薩加達塔出生於1897月孟買附近偏僻鄉下的貧窮家庭,本名為馬魯蒂(Maruti)。他整個成長過程幾乎沒有接受過教育,主要協助父親從事一些簡單勞力工作。十八時父親去世,他不久即隨兄長來到孟買工作,一段時間後,他開始經營雜貨店並結婚生子,育有一個兒子和三個女兒。

馬魯蒂一直過著普通人單調平凡的生活,直到1933年三十多歲的他在朋友引介下拜訪了印度教其中一派「九聖傳承(Navnath Sampradaya)的靈性導師室利悉達拉梅斯瓦爾馬哈拉吉(Sri Siddharameshwar Maharaj),並成為其弟子。馬魯蒂謹遵上師的教導,很快地於1937年證悟,馬魯蒂雜貨店老闆的身分消融了,室利尼薩加達塔的光明人格出現。

之後,他棄家庭和事業,成了一名托缽僧、朝聖於浩瀚且各式各樣的印度宗教勝地。他赤走在前往喜馬拉雅山的路上,計畫在此用餘生追尋永恆的生命。但他很快又折返,回到家中,他理解到這樣一種追求的無用。他感知到永恆的生命不是尋求來的,他其實已經擁有了。他超越了「我是身體」的想法,獲得了一種如此喜悅、平靜和榮耀的心理狀態,與其相比之下,一切都似乎毫無價。他已證悟了真我。

繼續營生維持家計的同時,他開始在家中接待各方人士,包括印度各地、甚至遠自西方而來的求道者,儘管這位大師未受過教育,但他談話給予的啟發達到了非凡的程度。他熱心、溫柔、智慧、幽默、對無畏、對真實——啟發、引導並支持所有來到他面前的人。

這些最早的對話開示錄音,被整理成三十多萬字的《我是那》,於1973年同時以馬拉地語及英語出版,並陸續譯成十數種語言,被譽為是當代最重要的靈性經典。

陶張歡,筆名純然的空,分子生物學碩士。2003年開始廣泛接觸身心靈書籍。

引言

 

基於室利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Sri Nisargadatta Maharaj)話語的崇高性,即使應該還有另一個版本的《我是那》也不讓人奇怪。這些話語直接並且清晰地指向究竟,已經使得這本書成為最重要的文獻。事實上,許多人認為這是唯一一部真正得研讀的靈性教導。

 

各式各樣的宗教和哲學體系都宣稱賦予了人類生命以意義,但是它們都受到某些固有的局限性,傳統信仰以及神學或哲學的思想體系橫陳在聽起來很美好的話語裡,然而信徒們遲早會發現這些話語的意義和適用性有一定的限制,他們對此感到幻滅並打算放棄這些體系,正如科學理論因為太多與經驗性的資料相違背而受到質疑,然後被拋棄一樣。

 

當一個靈性詮釋的體系變得沒有服力、不合理恰當時,許多人就讓自己轉向其他體系。然而,過不了多久,他們在其他體系也會發現局限和矛盾。在這個得不到回報的接受與拒的追尋中,只留給他們懷疑論和不可知論,導致一種虛幻昏庸的生活方式,只能全神貫注在大體上實用的人生,消費著物質品。然而有時候,儘管很難得,懷疑會生一種對基本實相的直覺,甚至比那些話語、宗教或哲學體系更為根本。說來奇妙,這正是懷疑的積極層面。而在這樣一種懷疑的狀態下,但又有一種對基本實相的直覺,我碰巧讀到了室利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的《我是那》一書。我立刻被他話中的決斷和不容置疑的確信給擊中。雖然話語受到其有限性本質的限制,我仍然發現馬哈拉吉的言辭如同透明光亮的一扇窗。

 

然而,沒有一本靈性教導的書可以取代老師本身的臨在。只有上師直接對你說出的話語才完全擺了模糊性。在上師的臨在中,心智所描繪出的最後一道邊界消失了。室利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是這樣一位真正的上師,他不是傳道者,但他提供了求道者所需的最精要的指引。他所散發出的真實是不可剝奪的、是「對」(Absolute)。它是真實的。許多西方人體會到了《我是那》書頁中他話語的真理並受到啟發, 便上路來到馬哈拉吉這裡尋求開悟之道。

 

馬哈拉吉對真理的闡釋並非不同於智者瑜伽吠檀多不二論,但是,他有他自己的方法。他,我們周圍繁雜的形態,是由五種元素構成,它們轉瞬即逝,處於永恆的變化中,它們也受到因果關係的法則所支配。這一切也適用於身體和心智,這兩者都是短暫的,受制於出生和死亡。我們知道,只有通過身心官能,世界才能被知曉。正如康德(Kantian)的觀點,這是人類主觀認知的關聯,也因此,有著我們認識方式的基本結構。這意味著時間、空間和因果關係不是客觀的」,或外在的實體,而是屬於心智範疇,在其中一切被塑造。萬物的存在和形相全都取決於心智。認知就是一種心智物。從心智角度來看世界,是一個主觀和私人的世界,它隨著無休止的心智而不斷變化著。

 

相對於躁動不定的心智及其意圖性、主觀性和二元性等等的有限範疇,是那至高的「我在」(我是)的無限之感。我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我在」;不是笛卡兒觀點中思考著的「我在」,而是沒有任何論斷的。一次又一次,馬哈拉吉把我們的注意力引向這一基本事實,就是為了使我們領悟到「我存在」,從而擺一切自我造成的囚籠。他:唯一真實的陳述就是「我在」。所有其他的都只是推論。你無法透過任何努力把我在」變成「我不在」。

 

瞧!真正的體驗者不是心智,而是我自己,一切顯現在那光中。真我是所有體驗根源的共同因素、一切在其中發生的意識。整個覺知領域只是在「我是」之中的一部影片或一個微粒。「我是」是覺知到了覺知、意識到自身。而這無法描述,因為它沒有屬性。它就只是我自己,而我自己就是所有的一切。一切存在,都作為我自己而存在,沒有什麼是不同於我的,不存在二元性,因此,沒有痛苦。根本沒有任何問題。它是愛的領域,在其中一切都是完美的。所有發生,都是自動發生,沒有意圖——像消化作用或頭髮長出來。了悟了這點,就不再受制於心智的局限。

 

瞧!在沉睡時沒有作為這個或那個的觀念,然而,「我是」仍然存在。現在看著永恆當下,記憶似乎是從過去來到現在的,但所有發生的都只是發生在當下。只有在永恆的當下,現象才顯化它們自身。因此,時間和因果關係並不適用於實相。「我是」先於世界、身體和心智。「我是」它們在其中出現和消失的領域,「我是」它們所有的源頭、宇宙的力量,經由「我是」,世界及其令人迷惑的多樣性顯化出來。

 

然而,儘管它是本初的,我是」之感並不是最高的,它不是「對」。「我是」這感覺或品嘗,不是對超越時間的。作為五大元素的本質,它在某種程度上取決於世界。它來自身體,而身體接著是由元素組成的食物造出來的。它消失於肉體死亡時,就像焚香燃盡時火花熄滅。當達到純粹意識時,不再有任何存在,甚至「我是」,這不過是一個有用的指標,朝向對方向的指針。然後,「我是」的意識就很容易停止了。而遍及一切的是無法描述的,它超越了語言。這一「狀態」是最真實的,是純粹潛在的狀態,先於一切事物。「我是」和宇宙僅僅是它的投射。這即是智者了悟到的實相。

 

你最多能做的就是專注地傾聽智者——其中,室利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並且信賴和相信他。透過聆聽,你會了悟到他的實相就是你的實相。他幫助你看到世界和「我是」的本質,敦促你以嚴肅和熱切的專注力探究身體和心智的運作,去認識到你不是它們兩者,從而棄它們。他建議你一次又一次地回到「我是」,直到它成為你唯一的所在,外面無一物存在,直到我執這個「我是」的限制消失。然後,最高的了悟就會毫不費力地發生。

 

牢記智者的話語,它們會刺穿所有的概念和教條。馬哈拉吉:「所有這些荒誕的故事、所有這些觀念一直提供著,要一直到了悟真我、獲得真我之智、超越自我,要直到那時。」是的,它們都是觀念,甚至「我是」也是,但是,當然沒有更珍貴的觀念了。求道者應該把它們視為最嚴肅認真的事情,因為它們指出了最高實相。沒有更好的觀念可以擺所有觀念了。

 

我非常感謝編輯蘇達卡爾.S.迪克斯特,邀請我為這部新版的《我是那》作序,這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向室利尼薩加達塔馬哈拉吉致敬,他以最簡單、最清晰和最令人信服的話語闡述了最高的真知。

 

哲學教授 杜威提莫斯瑪(Douwe Tiemersma)

於荷蘭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大學

一九八一

書籍代號:0IIS4020

商品條碼EAN:9789869695879

ISBN:9789869695879

印刷:黑白

頁數:57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