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心靈養生>醫療保健> 心乃大藥:走過癌症,一代「禪醫」的抗癌悟語&45種對症食療帖方,清心除煩,百病不侵

心乃大藥:走過癌症,一代「禪醫」的抗癌悟語&45種對症食療帖方,清心除煩,百病不侵

作者:釋行貴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9-09-25

產品編號:9789863843771

定價 $42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治病必須先治心,心亂之人病難癒」

20年抗癌經歷,50年治病職涯,一輩子的智慧修行,

面對疾病,完滿的心靈就是最好良藥!

 

中醫養生榜連年暢銷書!

當當網近2500筆滿分好評!

聯合醫院仁愛院區、翰鳴堂中醫診所主治醫師──周宗翰中醫師專業審定

 

「我從癌症的磨難中走過來,當初只知道滿世界跑,直到癌症晚期了,躺在床上不能動了,才明白,再多的外物也救不了自己的命。」──釋行貴禪師

 

──百病由「心」起,「心」好則百病除──

現代人的疾病不離「心」,

「心」亂,會影響我們疾病的復原能力。

只要「心」好,疾病可去,癌症可癒。

本書帶您瞭解「心」對人體的影響,並提供45種對症食療帖方,

清心除煩,百病不侵,

從此常保神清氣爽、健康長壽。

 

──「中醫知識」與「禪學智慧」的長壽之道──

「心有一絲結結,脈有一絲結結」,中醫診脈的原理也是如此,

一點點的情緒變化都會影響到氣血,表現在脈象上。

本書結合專業「中醫知識」與「禪學智慧」,提供無窮【無盡的正能量 + 健康長壽作息指南】,從內到外完全調養,根除百病。

 

 

提供8道「三藥方」、45種禪醫食療帖方、圖解少林養生坐臥法、穴位自按法、四季養生訣,輕鬆找到適合自己及家人的調養方式。

 

禪醫實用清心除煩小偏方──

補充精氣神三白飯:白鹽,白蘿蔔,白飯。

清心又除煩三白粥:白茯苓,白扁豆,大米。

四季養生訣從流傳千年的少林呼吸法中,進行自我鍛鍊與療疾的修行。

 

禪醫日常保健食譜──

養顏美容三白膏:白茯苓,白芷,白芨。

舒緩胃痛百合糯米粥:緩解陰虛胃熱。

婦科保健痛經寧:緩解經痛極有效。

腸胃保健核桃扁豆泥:專治腸胃激躁症。

預防中風菊杞豆芽菜:清熱解毒,降壓退熱。

……

更多養生祕方,盡在本書中。

 

【本書特色】

萬病由心生,萬病從心滅。人的情志和心理,與疾病關係密切,大多疾病都源自於人的內心。心平和了,就身在天堂;妄念動了,便處於地獄。

 

(1)    最具說服力!大腸癌晚期康復的親身實例

本書作者釋行貴禪師原是知名中醫師,每天工作16小時,卻在事業正盛時,發現罹患晚期大腸癌。住院治療後,她毅然決定出家修行,鑽研佛法與禪醫,徹底調養身心作息,結果癌症自癒。

本書凝結了她的中醫專業、佛學法門與禪醫心法,為活在高壓之下的每個現代人,提供最療心的智慧良言與養生指南。

 

(2)    達成度最高!作者提供的養生法簡易且好做

現代人因為忙碌,許多複雜的養生法常常半途而廢,而沒有真正達成養生效果。

作者提供的食療帖方容易製作,呼吸養生法也皆有插圖說明及步驟指引,一步步調養身體素質,改善經絡氣血,自然就會藥到病除。

 

(3)    抗病還能防病!觀念正確就能遠離疾病

治病要先治心病。針對現代人的匆忙作息與焦急心理,禪醫指點處世智慧,讓你遠離疾病。佛說,「接受」是最好的修行。接受你現在的一切。只有接受疾病才能更好地認識疾病,戰勝疾病,只有接受失敗才能從失敗中找到成功!

 

 

——讓我們慢慢走進這本從生死邊緣領悟出來的書,從此洗盡鉛華,反璞歸真。

閱讀本書,就像為浮躁的心態帶來清涼甘露,為糾結的情緒送來美麗鮮花。

邁向「心底乾乾淨淨,身體健健康康」的大藥之道。

釋行貴禪師

曾擔任中醫院主任中醫師,現為鄭州佛光寺與古禪寺住持。

兒時拜於少林寺德禪大師門下,學習正宗少林禪醫,苦修易筋經、洗髓經、八段錦等養生健體之法。

1980年代在中國各地及美國、德國、加拿大、英國等五十多個國家講學。因工作過於勞累,於1996年診斷出罹患晚期大腸癌。經手術及化療後,禪師放下俗事,歸隱少林,深研禪醫。

經過一番調養鍛鍊,癌症自癒,遂以此經驗治病醫心,救人無數。

著有暢銷書兩冊:《心乃大藥》,《人本無病》。

前言 病由心生,病由心治

 

我爺爺青少年時期在少林寺出家,學得一身武藝,還俗後考中了光緒年間的武狀元。但當時處於清朝末年,民不聊生,爺爺在年邁之時又回到了登封老家。由於我小時候身體虛弱,經常生病,所以爺爺又把我送到少林寺中,拜於德禪老師門下。

正是因為修習少林武術,使我練就了一副好身板,同時也學到了正宗的禪醫治病之法。後來,因為學習刻苦,我上了醫科大學,畢業後成為一名醫師。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已經小有名氣了,之所以如此,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禪醫。我用禪醫給人治病,再用《達摩易筋經》《洗髓經》等指導病人進行康復鍛煉,這些經文都是流傳了一兩千年的智慧結晶,效果自然不凡。隨著行醫日久,我漸漸把佛學中的智慧、現代康復醫學、禪醫、自己的看病經驗結合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的特色,獨此一家。當我運用這些絕招治病救人之後,效果極佳,一傳十,十傳百,叩門求診的病人越來越多。

我是一個非常要強的人,有多強呢?說一件我小時候的糗事吧。少林寺有一個訓練項目叫「拿大頂」,就是頭朝下腳朝上進行倒立。這是小和尚習武的必訓項目,老師讓你立多長時間就得立多長時間,不能偷懶。我雖然是個女孩子,身體也不是太好,但是每一次都比大多數師兄弟們立得久。有一次,倒立前我喝了些水,沒倒立多久就想小便,可是又不想做第一個「認慫」的,所以就硬憋著不動,後來實在憋不住了,尿水和淚水一起從臉上往下淌。就憑著這股勁兒,我覺得後來我去當醫師,那真是命中註定。因為我這顆要強的心,在當上醫師以後就變成責任心了,對工作自然兢兢業業,對病人都是來者不拒。那時候,我每天的工作時間不少於十六個小時。仗著自己身體強健,我從沒感到過累。

後來,我經常感覺自己肚子疼,還經常拉肚子。但是呢,從來沒往癌症上想。第一,我總覺得自己身體好,不會生病。第二,我總想,我是個醫師,還不知道自己的身體?但是,很快我就發現我錯了,腹痛越來越頻繁,拉肚子也越來越厲害,身體也在急劇消瘦。我開始重視了,結果一檢查,已是結腸癌晚期,並且已經擴散到了子宮、卵巢、骨盆、腹壁等處。

那時是一九九六年,我在發現自己患癌症後就住院了,我命運的轉折也從此開始。人在得意之時往往容易忘乎所以,迷失本心,等到重病纏身,才知道反思自己。剛開始,我始終想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得癌症!我當時已經是主任醫師,名望、金錢、地位、家庭什麼都有了,而且我連續三十多年,每天工作十六個小時以上,我把心都放在病人身上了,所作所為都是為了解除病人的痛苦,為什麼我還會得這個絕症呢?

思慮再三,我才想到,在小的時候我就有拉肚子、脫肛的毛病,每次犯病的時候都是自己捂著脫出部分重新推進身體裡。可見,我在先天之時,就已帶有病根,當然,這不代表長大後就一定會得結腸癌,因為由微弱的病根發展成癌症主要還是後天失於調養所致。

以前在少林寺的時候,師父經常說:

 

施主一粒米,大如須彌山。

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

 

就是說,出家人,受著眾生的供養,吃的是百家飯、千家糧,眾生對我們的這種恩情像須彌山一樣大,所以我們要努力修行。如果出家而不修行,不思進取,混吃度日,辜負了眾生的期望,因這樣而欠下的債,以後做牛做馬都還不完。

以前聽著覺得很普通的話,在我躺在病床上以後才感覺到其意蘊深遠。確實如此,在當上醫師以後,我吃的是另一種「百家米」(那是世界各地的大魚大肉啊!),可卻忘了繼續修行,沒想到還沒等到「披毛戴角還」呢,現在就有報應了。

從前,我覺得死亡是一件很遙遠的事,可當得知自己已到癌症晚期以後,「死亡」突然變得近在眼前。好朋友之間,有福可以同享,但無論是誰,只要生病了,就得獨自受苦,無人可以分擔。大家仔細想一想,人這一輩子,名利和性命,哪個更重要?到現在,我才看得清清楚楚,對師父以前說過的話也都回想起來了。

──我真的不想死。

小時候雖然在少林寺長大,但是我卻不太相信佛、菩薩,等到躺在病床上以後,對佛學裡的那些話,越是反覆念越覺得有道理,所以我就躺在病床上在心裡默默念誦「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一句又一句,直到有一天,奇蹟突然出現──當時,似睡非睡之間,我似乎感覺到身著白衣的觀世音菩薩飄然而至,手持淨瓶向我灑甘露水,我覺得渾身通電了似的,然後就開始發熱,渾身麻酥酥的,舒服極了。

當時我就認定,我不會死了,我得回去,回到少林寺出家。

一想起要回去了,我的心就難以平靜,年幼時的一幕幕又浮現在腦海裡──我開始想念德高道廣的師父,想念練功、抓藥、背經的日子,繼續活下去的念頭越發強烈。我意識到,我得把以前的虧欠補回來,我得修行。於是,我在素喜老和尚的指引下,成了一名僧人。每天,除了鍛煉外,就看《大藏經》。為什麼要看《大藏經》呢?這是因為:《大藏經》是佛教典籍中的百科全書,是集合了所有佛經、所有戒律、所有古今高僧論述的著作;我小時候雖學過,但由於年齡太小,學佛不系統,又忘了很多;雖然我是重返寺裡,但是我要像個新人一樣,重新系統學習。

靜心觀書、滌除雜念之後,我覺醒了。這場劫難皆因我把名看得太重了,個性又太強,總想把事情做到極致,總想讓更多人高看我,於是執著就產生了,心一亂疾病也就悄然而至。那時,我每天什麼都想幹,什麼都想幹好,在臨床上想把病人都治好,在科研上總想搞出個大成果,還想多出些書,多寫些論文讓同行看到。

老子曾說過一句話:「不知常,妄作,凶。」我已經忘了是什麼時候在哪兒看到的了,但我記得很清楚,這句話的意思是:不知道規律,亂做,就會凶多吉少。我當時光想著工作,不會休息,於是疾病就來了。

入寺後,素喜老師父給我起的法名是真空,德禪老和尚起的字號是行貴,當時我不明白,感覺名字裡帶個「貴」字有點俗氣。可是後來我才明白,在佛教中,「信、願、行」是每位修行者的基礎,但是最後都必須落實到「行」上,也就是要認認真真、腳踏實地去做。說得再好,不去做,只能稱為「口頭禪」,所謂修行,貴在有行啊!──無我平等為貴。

所以,回到寺裡後,我並沒有因為生病、年長,而被安排到舒服的房間。我自己借住到一個養蜂人的破舊房子裡,因為那裡距離達摩洞比較近。從此,我開始了真正的苦修。每天,我讀完《大藏經》,就去達摩洞裡打坐。由於我的身體特別虛弱,所以我就趴在山道上往上爬。剛開始的時候,爬一兩公尺遠,渾身的汗水就把衣服濕透了,直到實在爬不動了,我就趴著或者坐起來哭一會兒,再往上爬,天天都是這樣。

同時,我也明白了,既然已經生病了,那就安安靜靜地做一個病人,不告訴別人。不和家人講,是因為家人的關心有時會讓人心亂,使人不能靜下來。不告訴上司和同事,是因為如果他們來看望我,有的人是真正希望我康復,但有些人則僅僅是出於禮節而已,心裡可能並不想來,這種人的心態會產生一種不好的氣場,影響到我。

明白了這個道理後,我第二次到腫瘤醫院住院的時候,除了我的一個學生以外,對任何人都沒有講,包括我的家人。我只是跟他們說,自己到外地出差一個月。

化療過後我又回到寺院裡,由於天天吃藥,聞到飯味兒就難受。化療後,腸子蠕動也很困難,每天只能喝點稀的。但是,我最大的變化就是有了些精氣神,我知道我能撐過去。有一天,我看到一群羊在吃草。我就想,羊光是吃那些草都能長得肥肥壯壯的,我要是去吃那些野草,會不會也對身體有好處呢?於是,我就把羊吃的那些草榨成汁,每天喝幾杯。還別說,這些野草真養人,慢慢地,我的腸胃好些了,我又加了些山核桃、花生、大棗等,一起榨汁服用,幾乎把人間煙火都斷了。

就這樣,我跟野草成了朋友。每天我伴著山風打坐以後,會看到眼前一棵棵毫不起眼的小草,雖然被風吹得東倒西歪的,卻在山岩縫裡茁壯生長。於是我想到了一句詩:「疾風知勁草。」草尚且有這麼頑強的生命力,何況是人呢?就這樣,在保持平靜的心態、不為外物所亂的同時,我每天還堅持練習《達摩易筋經》、八段錦、呼吸操,身體也一天一天好起來。從一九九六年被發現已到癌症晚期至今,已經過去二十年了,我的身體和精神反而越來越好。

在這二十年中,我把佛家和中醫思想熔為一爐,悟出了一些治病養生的心得,並將其介紹給更多陷於身心疾病之中、煩惱痛苦不斷的朋友。他們用後,都取得了不錯的效果。故而我把這些經驗集結成書,把我對人生的思考、對佛學智慧的理解,以及一些行之有效的禪醫鍛煉方法、治病小驗方告訴更多的人,希望眾生能憑此遠離疾病,喜悅吉祥。

書籍代號:0NFL0186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3771

ISBN:9789863843771

印刷:雙色

頁數:288

裝訂:平膠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