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主題閱讀 > 練習。生活> 青藏高原:世俗之外的心靈之旅

2016-12-12

青藏高原:世俗之外的心靈之旅

中央大學數學系教授 單維彰

如果您見過他單手將20公斤的背包甩上肩頭,或者以大跨距的步伐登上玉山南峰前的碎石坡,必然會同意他是一頭大型的山羊。可是,如果您讀他的文字他的詩詞以及他用攝影圖像呈現的書畫,就如您即將在後面的書頁裡讀到的那樣,想必您也會發現這粗枝大葉的軀殼裡面,其實住著一顆纖細的心靈,像三毛那樣孑然遠行、像席慕蓉那樣懷想著愛情的心靈。

一顆詩心的遠行

李旭陽先生,自號大羊。如果您見過他單手將20公斤的背包甩上肩頭,或者以大跨距的步伐登上玉山南峰前的碎石坡,必然會同意他是一頭大型的山羊。可是,如果您讀他的文字他的詩詞以及他用攝影圖像呈現的書畫,就如您即將在後面的書頁裡讀到的那樣,想必您也會發現這粗枝大葉的軀殼裡面,其實住著一顆纖細的心靈,像三毛那樣孑然遠行、像席慕蓉那樣懷想著愛情的心靈。
 
我在二〇〇六年四月初識旭陽,當時我為駱駝登山會籌辦玉山後五峰登山活動,旭陽受推薦以會外人士隻身加入。在彼此熟稔的團體中,他像一頭孤獨的羊,經常帶著相機離群而獨踞崖頂,觀望著我們。那幾天日日天晴(他說因為我們帶著「十顆太陽」),圓峰山屋在夕陽下如輝煌的宮殿,他背光的黑色身影牢牢地嵌在我濃濃的金黃色記憶裡。
 
逐漸聊開之後,我們才知道這位「新人」其實已經是一方神聖。他兼任一間(大型)科技公司的登山社長,自有一群社眾;他去年到四川徒步旅行了一回,而那種令人震懾「子何恃而往」的旅行方式,他已經獨自走了十年。他的獨行倒不見得全然是為了跟隨一顆行吟詩人的心,想想那中國對外開放的初期,就連長江中游的市鎮都是世人所陌生的,而他企圖涉足的是青康藏高原,是橫斷山脈,是天山北麓,那該有多少的未知與不確定的危險?那段時期有香港人組成四驅車隊深入藏區,有時候還獲得當地荷槍軍警的護送,而他們自稱那些活動為「探險」。所以,他的獨行有一部分是因為根本找不到伴,或者他負不起組團的責任。
 
我當然明白旭陽不是第一位也不是唯一深入橫斷山脈的外人,但我相信他是很獨特的一位,以豐富情感和眼光,為那一段時間的那一塊地理,留下一份值得我們將來擁有的共同記憶。旭陽在二〇〇六年就對我們展示了這樣的文化素質和文字能力;儘管旭陽已經寫了一整本書讓我們閱讀,我還是想在這裡額外附贈一小段他的〈款款玉山行〉:

 
中國的山水畫,有很多我嚮往的境界,層煙疊嶂、飛泉流瀑、小橋人家,畫中常見高士倚仗獨行或文人靜坐書屋,要不就是樵夫晚歸山徑,漁人夜泊舟艇,表面上看起來很出世,但其實背後隱含著入世的精神,以元明畫家而言,不管是受異族統治不願出仕的民族苦悶,或者仕途不遂,生活潦倒的現實逆境,並沒有太多人選擇去當和尚,或離群索居,他們把心中的塊壘,畫成可居可遊的山水,現實生活中離不開七情六慾與柴米油鹽,他們於是翻開畫卷,澄心淨慮,神遊在與自我的對話中。
……十里畫廊南玉山……一路江山如畫……我放慢了腳步,彷彿走在故宮博物院二樓,靜靜的欣賞這美麗的畫廊,不禁忘情吟起古詩:
青青陵上柏,磊磊澗中石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圖片來源:https://goo.gl/a7X5r0

Copy short URL

延伸閱讀

關鍵字

青藏高原心靈深度旅遊旅遊

關於作者

中央大學數學系教授 單維彰

畢業於美國賓州州立大學博士,現為中央大學數學系教授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