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日本文學> 電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園4

電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園4

DENSHI NO HOSHI ─ IKEBUKURO WEST GATE PARK IV

作者:石田衣良 Ishida Ira

譯者:劉名揚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6-07-13

產品編號:9789863592686

定價 $26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我們的心靈已經有一半生活在電子世界裡。
其實你也活在這個世界上,應該不難了解在我們這個半真實、半電子的世界裡,
要成為一個真正的、而非虛擬的窩囊廢,其實是樁難度很高的差事。

——真島誠

 
  過慣了平靜的日子,彷彿去年夏天的「西口仲夏Rave」是久遠的事了。回頭仔細想想,假如池袋一直是風平浪靜,猴子不可能在短短時間內當上羽澤組系冰高組的代理會長,崇仔運籌帷幄的過人本領和恐怕也無用武之地,Zero One的Denny's情報屋恐怕早已關門大吉,更不可能讓我這水果店店員還能兼職當起地方的trouble shooter,能適時擺脫日常生活的枯燥煩悶。大夥離開校園後忙於找份工作或打工,久了也疏於聯絡,雖然一心想盡快讓生活穩定下來,但心裡又不時質問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

  幸好上述情況暫時還不可能發生。前G少年親衛隊的雙胞胎兄弟繼承了父親的廚藝,賣起了傳統口味的東京拉麵,卻陷入看不見的敵人暗中掀起的拉麵宣傳戰;五年前的一個夜晚,上野少年幫派Apollo的第一代頭目意外死在池袋,而他開著計程車的父親長年徘徊在池袋街頭,苦尋蛛絲馬跡。一只承載著恐怖回憶的黑色頭罩和一片挑戰觀者感官極限的DVD,無論何者更令人戰慄不已,可以確定的是從過去到今日網路世代,人類對製造恐懼一事始終樂此不疲。

  想過得平靜?這裡可是池袋──全東京人口密度第二高的豐島區,就算刻意過著不聞不問的日子,也不能擔保哪天麻煩不會找上門!

石田衣良
1960年生於東京,成蹊大學經濟系畢業。七歲時就想當作家,卻因為成功之路不容易,且對人有輕微的恐懼症,先在別的行業轉了幾圈,做過地下鐵工人、保全、倉管,還待過廣告公司,最後以自由文案工作者活躍於業界。寫作時喜歡聆聽古典音樂,所以作品非常具有音樂性,流暢起伏,高潮迭起。

1997年以《池袋西口公園》獲得《ALL讀物》第36屆推理小說新人獎。2001年的《娼年》及2002年的《骨音》分別為第126回及第128回直木賞候補作,2003年以《4TEEN》獲第 129 屆直木賞。作品題材廣泛,包括青少年犯罪小說、經濟犯罪懸疑小說、情欲小說、愛情小說等都是其創作領域。

《池袋西口公園》一書於1997年7月出版後,9月即躍上日販暢銷書籍排行榜第一名的寶座。同年12月,該書獲得日本推理小說新人獎,並於次年改編成電視劇(以及漫畫),並由當年尚未成名的宮藤官九郎擔任編劇,在日本青少年之間引起一股池袋西口公園熱潮。

劉名揚
1968年生於台北。美國紐約大學美術系研究所畢業。曾長年旅居美、日,現專職從事設計與英、日文翻譯工作。譯有《完全北野武》(紅色文化)、《GO》(麥田)、《性交與戀愛的幾則故事》(麥田)、《電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園4》(木馬)、《秋葉原@DEEP》(木馬)、《給我搖擺,其餘免談》(時報出版)、《續巷說百物語》(台灣角川)、《後巷說百物語》(台灣角川)等書。

東口拉麵長龍
 
你可知道在這景氣低迷得可以的日本,最棒的創業模式是什麼嗎?

那是一個令懷抱著希望與夢想的年輕人兩眼發光、接踵投入的行業。當然,它並不是IT泡沫瓦解後的電腦相關產業。幹這行完全不需要最先進的軟體和網路。不僅如此,它也不需要大學理工科的文憑,而且打字時不看鍵盤在這裡也完全派不上用場。

它需要的只有舌頭、品味與毅力(當然,任何行業要能幹得長久,多少也都需要一點運氣),而且只要少數幾個人,以及極少的創業資金就能創業。是一個能讓人一舉突破逆境、改善生活的時髦行業。

答案就是:開拉麵店。

聽來果真是個好主意,遺憾的是,第一個發現這條路的並不是我,而是我幫忙撰寫專欄的某時尚雜誌的攝影師。在拍攝某些街頭品牌的新產品時,他發現採用眉毛修得整整齊齊的男模特兒很不搭調。不僅是他們過於整潔而缺乏生活感,同時也拍不出青春應有的(真的嗎)執著與純真。因此這位攝影師被迫出門選角,在東京市內的大街小巷四處尋找適合上鏡的模特兒。

而這傢伙果真挖到了寶。那就是他在走得筋疲力竭時鑽過一扇門簾進入的池袋拉麵店。在擦得一塵不染的餐台後方,鮮美的豚骨精華在鋁鍋裡咕嘟咕嘟地溢入湯中,幾個神情緊繃的年輕男孩正在裡頭手腳俐落地忙碌著,個個頭上包著浸滿汗水的日式手巾。他們彼此以發自丹田的嗓音呼喚,檢視麵條是否煮好的眼神也異常嚴肅。這裡簡直就是個只要花上八百五十圓叫碗叉燒拉麵,就能不費工夫地選角的攝影師天國。

最後,他終於在這家店裡找來兩名店員,讓他倆穿上預定在今年冬天流行的貍貓帽黑大衣,往晨間的綠色大道一站,他倆就這麼上了兩星期後上市的雜誌封面。

雖然服裝只能妝點人的外表,但它其實也是一面反映時代的明鏡。它昭告了現在是一個比起在演藝圈輕鬆鬼混的模特兒,每天以粗糙的雙手剁碎幾百根蔥的拉麵店員要來得帥氣得多的時代。

池袋每家拉麵店門外隨時都排著長長的隊伍,就是最好的證據。據說闖出名號的店,月營業額甚至可達三千萬圓,簡直是天文數字,證明這果真是個幹得好就能獲得相對報酬的行業。試問在這個景氣已經低迷了十年的國家,還有哪個行業可以不靠金錢補助或談判就獲利如此豐厚?

因此身為這行的一員讓我如此驕傲,也就不足為奇了吧。



經歷了幾個颱風,瘋狂的夏天突然在十月底換上了秋衣。有天我接到了崇仔打來的電話。當時我正在店門口小心翼翼地排放著壘球般大小、一個要價千圓的珍貴新高梨。我輕輕地翻開手機,以免有任何大動作碰傷了這些商品。

「阿誠,今天也沒什麼生意嗎?」

雖然沒什麼好驕傲的,但這幾年裡我家的店隨時都是門可羅雀,簡直可說是池袋七大奇蹟之一。這是一家位於一條日漸凋零的商店街裡、不知靠什麼收入維持的水果行。或許是因為我的酬勞少得可憐吧,我已經很厭煩了。

「門外還有人在排隊呢!不知道為什麼,跟我買,水果甜度就能增加百分之十。瞧我這雙魔術之手有多神奇!」

這位街頭幫派的國王完全沒理會我開的玩笑。

「現在我人在七生,想盡快和你碰個面。」

七生是今年七月在激戰區的池袋東口開幕的拉麵店。說來難以相信,老闆兼夥計竟然是從G少年金盆洗手的雙子星大樓一號與二號。剛開幕那段日子,我也常以老朋友的身分登門捧場。

「噢——又有活兒要找我幹嗎?」

崇仔語帶不悅地回道:
「對,但要找你的不是我。是這對還沒倒塌的池袋雙子星大樓兄弟。」

噢,這可真稀奇呀,為了避開傍晚開始的拉麵店巔峰時間,我答應在下午三點上那家店一趟。到時候肚子想必也有點餓了,就向他們討一碗口味清淡的東京拉麵 果果腹吧。對這個老是給人出難題的國王來說,這還真是個好建議。



從我家水果行所在的JR池袋車站西口前往東口,有數不清的路可供選擇。這天我選擇的是那條穿過西口公園、鑽過JR陸橋時還能抬頭仰望大都會飯店的人煙稀少的路。

初秋的西口公園裡,遊民的將棋大賽與拉丁裔外國人的聚會正在和煦的陽光下進行著。周遭的緊張感幾乎等於零,教人無法置信這裡在夏天曾舉辦過一場超過一萬人的無照Rave 。

在都市長大的我對秋高氣爽這句話是毫無感覺,但是對秋天能促進食慾可是有切身體會。像現在肚子就叫個不停。腦子想起拉麵,會有一種特殊的副作用。只要一想起漂浮著豬油的湯和口感極佳的細麵,直到吃進嘴裡之前,它們都會在腦海裡揮之不去。想必沒有任何食物要比拉麵更讓人如此執著吧。

我身穿寬鬆的棉褲與長袖Border橫條紋衫,漫步在蔚藍的天空下。強烈的陽光把反光與陰影區分得異常清晰。即使宛如熱帶的夏天已經結束,東京的紫外線威力依然不減,看起來天際彷彿罩上了一層淺紫色的濾鏡。

從高架鐵路下的通道爬上階梯,就來到池袋東口。率先映入眼簾的是在地面翻騰的熱氣中晃動的隊伍。這就是老池袋無人不知的拉麵饕客排成的長龍。即使在這個非用餐時間,這些人還是在南池袋一丁目排成一個彎過十字路口的二十公尺長龍,個個準備進入以濃郁背脂湯頭的豚骨本丸麵聞名的「無敵家」用餐。

每個拉麵通都知道,池袋東口已經成了全日本拉麵業者競爭最激烈的地區。由於我曾在網路上的無數拉麵店家排行榜查過,對這點十分清楚。

「湯債湯還」的激戰天天都在這裡上演,在每個店家的調理區中堆起無數的豬、雞遺骨。無數饑腸轆轆的難民從各處湧入,在每家店門外排起了長龍。

全國同胞們,池袋拉麵戰爭戰況之激烈,已達驚天地泣鬼神之境地是也。



若以南池袋的十字路口為中心畫一個半徑一百公尺的圓,這區域內在今年夏天之前已有四家拉麵名店。其中最老牌的,是僅有六年歷史的「光麵」,其他的則是位於Libro書店大門對面的「蠻辣拉麵」、從十字路口往陸橋轉個彎十公尺外的「麵家玄武」,以及位於轉角處的「無敵家」。每家店都有自己的特色,但以豚骨或衍生型的豚骨醬油的濃郁口味為號召,則是它們的共通點。這種口味已經是日趨繁盛的拉麵業界的主流了。

光是這四家的戰況就已經夠激烈了,但今年夏天又有三家店加入了這場東口的劇烈競爭,讓戰況日趨白熱化。位於東側大道尾端的,是以魚貝類的和風湯頭熱鬧登場的「二天」;明治大道上的家具店Illums對面開了一家Noodles;最後還有我們這對雙子星兄弟放下屠刀金盆洗手後開始經營的「七生」。

這場戰爭明顯帶有新舊對立的味道。四家前輩級的店家以濃郁的豚骨湯頭聞名,新開的三家則是以清淡的湯頭和細麵為賣點。其中的Noodles與七生兩家,賣的則是預測會成為下一波主流的醬油雞肉湯頭東京拉麵,也就是小時候常花個兩、三百圓果腹,清澈的湯頭上漂浮著魚板與筍乾,教人十分懷念的支那麵。

由於這場激戰才開打沒多久,至今仍分不出勝負。至少直到一個月前,每家店門外隨時都排起數十人的長隊,甚至需要年輕店員指點來客該往哪裡排。即使是規模最小的七生門外,也排起了雖不算長、但頗為可觀的隊伍。

雙子星大樓一號與二號這回是要給我什麼差事呢?雖然該不至於找我去洗碗,但我在一家拉麵店裡哪幫得上什麼忙?

書籍代號:0EIW4005

商品條碼EAN:9789863592686

ISBN:9789863592686

印刷:黑白

頁數:264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