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日本文學> 灰色的彼得潘:池袋西口公園6

灰色的彼得潘:池袋西口公園6

HAIIRO NO PETER PAN ─ IKEBUKURO WEST GATE PARK VI

作者:石田衣良 Ishida Ira

譯者:江裕真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6-08-24

產品編號:9789863592891

定價 $25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你應該也曾經歷那種單純到不行、想遠離這個世界,一個人活下去的時候吧,
而且還裝出一副沒事的樣子,抬頭挺胸。
然而在你的心裡,其實很希望有個人來愛你,緊抱你。
這種孩子般的彆扭心情,為什麼不只是小時候,到了長大之後仍會存在呢?
 
  小學五年級的小稔,學「彼得潘」飛入大人的世界冒險,但現實裡卻有比虎克船長還難對付的惡勢力;「請你打斷這個人的腳。」一年前,某少年殘忍地踹碎了委託人哥哥的膝蓋,同時也讓哥哥的廚師夢破滅。如今他出獄了,年輕女子一定要他付出更多的代價才行。前G少年的國王開起無照托兒所,委託阿誠「證明所裡員工的清白」、找出真正連續猥褻幼童案的變態;出於善意、對在池袋從事不法工作的外國人展開大掃蕩的「池袋鳳凰計畫」,雖然讓街頭平靜了,附近店家的生意也沒了。再不想想辦法,阿誠可能連水果行店員都沒得當……
 
  G少年和崇仔的生存法則,說穿了就是在池袋這座灰色叢林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保護色,平時在街上的存在感很低,甚至不如其他組織拉風,然而一旦出大事往往能全身而退。那同樣身處其中、既非黑也非白的普通人呢?光是想辦法掙一口飯、理出自己的生活步調就已經很費力了,還能怎麼面對突如其來的意外?

  號稱「非暴力、非營利、不搞男女關係」的池袋麻煩終結者阿誠,再次接下一個比一個困難的任務。

石田衣良

  1960年生於東京,成蹊大學經濟系畢業。七歲時就想當作家,卻因為成功之路不容易,且對人有輕微的恐懼症,先在別的行業轉了幾圈,做過地下鐵工人、保全、倉管,還待過廣告公司,最後以自由文案工作者活躍於業界。寫作時喜歡聆聽古典音樂,所以作品非常具有音樂性,流暢起伏,高潮迭起。

  1997年以《池袋西口公園》獲得《ALL讀物》第36屆推理小說新人獎。2001年的《娼年》及2002年的《骨音》分別為第126回及第128回直木賞候補作,2003年以《4TEEN》獲第 129 屆直木賞。作品題材廣泛,包括青少年犯罪小說、經濟犯罪懸疑小說、情欲小說、愛情小說等都是其創作領域。

  《池袋西口公園》一書於1997年7月出版後,9月即躍上日販暢銷書籍排行榜第一名的寶座。同年12月,該書獲得日本推理小說新人獎,並於次年改編成電視劇(以及漫畫),並由當年尚未成名的宮藤官九郎擔任編劇,在日本青少年之間引起一股池袋西口公園熱潮。

江裕真

  畢業於輔大管研所、中央資管系,現為《今周刊》特約譯者。喜歡到日本自助旅行,希望有一天能走遍日本47個都道府縣(目前去過25個)。譯著包括《無印良品成功90%靠制度》、《史上最強哲學入門》西洋篇&東洋篇,以及《池袋西口公園10:Pride尊嚴》、《非正規反抗:池袋西口公園8》等小說。

灰色的彼得潘
 
  女孩的眼睛是明亮的黃綠色,瞳孔有兩張榻榻米那麼大,眼眸裡還有星星。不過,在那大得嚇人的臉部,眼睛本來就占了三分之一的面積,所以也沒什麼好奇怪。在她笑開懷的大嘴裡,有著又紅又圓的舌尖,以及大小和小型冰箱差不多的白色牙齒。她就這樣害羞地拋著媚眼,俯視太陽城前面的廣場。

  她穿的是螢光粉紅的女僕裝,這種款式源於英國維多利亞時代,在二十一世紀的日本迎向全盛期。雖然布料往上包到顎下,以盡量不露出肌膚為原則,但由於腰身緊束到極點,反倒強調了豐滿的胸部。及膝的裙子下襬有著多到不行的皺褶,每道皺褶之間的空間大到足夠給一個小孩玩躲貓貓了。腿上穿的是白色網狀絲襪。紫色的頭髮隨風飄動,形成無數道綿延一公尺的波浪。

  日本傲視全球的二次元美少女,占滿太陽城對面的十二層樓建築牆面。每當夕陽一照,就連感受不怎麼敏銳的我也深受感動,認為未來的藝術一定就像這樣,既輕巧又巨大,而且一整個薄到不行。

  喂,你應該也喜歡動畫或漫畫吧。我們僅有的些許教養,主要不就來自動漫的分鏡、故事以及角色的魔法嗎?

  聽不懂我的意思?

  我要說的很簡單。雖然東京的秋葉原向來以「御宅族天堂」著稱,但池袋也有多如牛毛的動漫或色情電玩專賣店。太陽城前方有條路叫「女孩之路」 ,街上就有很多這種店──有賣新刊與二手漫畫的店、模型或動漫周邊商品的專賣店,還有合法與非法的蘿莉控 商品專賣店。小時候愛看動漫的少年、少女現在長大有了錢,就跑來把這裡的街道與流行變成這副模樣。世界上沒有什麼是永遠不變的。

  這次要講的故事,是混跡在這條御宅族街道的「灰色彼得潘」。他只是個小鬼,卻很會做生意,單憑一己之力就把又笨又色的大人們玩弄於股掌之間,從他們身上賺來白花花的銀子。

  不過池袋可不像小飛俠的永無島(Neverland),既安全又整潔。原本應該算是極其完美的生意,卻不知不覺引來了嗅到銅臭味的瘋狂鯊群,連加勒比海盜都來了,不過沒有迪士尼樂園的版本那麼可愛就是。

  長久以來聽我講故事的你,應該知道我拿小孩與老人最沒轍吧。一旦他們有求於我,即使有點勉強,我也不會不出手幫忙。這次我的雞婆程度或許有點誇張,請各位不要見笑。

  你應該也曾經歷那種單純到不行、想遠離這個世界、一個人活下去的時候吧,而且還裝出一副沒事的樣子,抬頭挺胸。

  然而在你的心裡,其實很希望有個人來愛你,緊抱你。這種孩子般的彆扭心情,為什麼不只是小時候,到了長大之後仍會存在呢?

  各位兄弟姊妹,你們的心情我懂。

  這是因為,大家心中不成熟的部分雖然會磨得愈來愈少,但還是會一輩子黏在我們沒長大的屁股上。



  從十一月初開始,東京的街道就到處洋溢著聖誕歌曲。仔細想想,距離聖誕節還有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日本人卻被迫大量聆聽這些根本非自己信仰的宗教音樂,真是個寬厚的民族。

  我覺得全球的基督教徒或伊斯蘭教徒,都應該學學日本人這種「隨便怎樣都好」的態度。每隔兩個月,中東和美國就輪流閱讀《可蘭經》與《聖經》,這點子如何?我想應該有助於了解彼此吧。所有一神教 教徒之間永無止境的爭執,我已經看不下去了。

  即使進入十二月,池袋街頭仍像秋天一樣溫暖。由於氣溫高得僅次於熱帶的夏天,今年冬天我照例也是暖冬打扮:過長的牛仔褲、長袖外面套著短袖襯衫、綁在腰際的開襟毛衣,是揉合了原宿品味的街頭休閒風。至於太過女性化的穿法我就不喜歡了。

  我走在首都高速公路池袋線的高架橋下方,那條路有如溪谷一般,夾在外觀呈銀、藍兩色的豐田Amlux展示中心與白色的太陽城之間。雖然名為「女孩之路」,但是平常的白天幾乎看不到任何宅女。

  沿路開了很多動漫相關的商品店,我要去的是「漫畫的宇宙」,它的七個樓層賣的都是動漫相關產品,外牆畫著碩大無朋的女僕圖案。我想你一定也有印象吧?這可是池袋有名的女僕大樓。

  我按照平常在店裡閒晃的路線,先瞧一瞧三樓新出刊的漫畫,再到五樓仔細翻閱輕小說;沒想到,現在的輕小說寫得真有趣。最後,我走到陳列動漫人偶與塑膠模型的最高樓層,略事休息。

  這一層樓有價值好幾十萬圓的高級品,或是由知名模型高手仔細塗裝、彷彿藝術品般的傑作,全都是一些我買不起的東西。不過這次我是抱著期待而來的,因為有人認真地將我國中時期很迷的2D格鬥遊戲裡的角色做成了模型。

  透明壓克力盒在某個牆角從地面堆到天花板,我一邊觀賞著展示品,一邊慢慢地走著。由於是下午不早不晚的時間,除了我之外,只有一個穿著附近私立學校制服的小鬼。

  我仔細觀察著使出「天昇腳」、在空中靜止不動的春麗。人偶在壓克力盒裡的燈光照射下,看起來彷彿永生不滅──那是持續施展、直到永遠的必殺技。

  小鬼站在我身邊,看著由下數來第四層的壓克力盒。

  「這個人偶叫什麼?」

  我轉過頭去,看到一頂霜降灰的制服帽,帽舌朝正上方指來,上頭有東池袋名校三原學院的校徽,圖案是由三枝鋼筆的筆頭所構成的正三角形,眼熟到不行。那是一所可以從小學直升到高中、以學費昂貴著稱的私立升學學校,不過它和向來讀公立學校的我完全無關就是了。

  「你不知道嗎?這是快打旋風的春麗,格鬥電玩的女主角。」

  這尊人偶出自某位職業模型師之手,所以標價超過七萬圓。小鬼「噢」了一聲,看著壓克力盒內部。他穿著短褲與繡了金色鈕扣的外套,背著黑色的雙肩書包。一定是小學部的。

  「你常用春麗這個角色嗎?」

  在我小學高年級到國中這段期間,格鬥遊戲在電玩遊樂場的熱門程度,根本不是現在所能想像的。我裝出一副很厲害的樣子對小鬼說:「不是什麼常不常用的問題。以前,各地好手會聚集到池袋的電玩遊樂場打錦標賽,我也曾經拿過優勝喔。」

  「噢,這樣啊。」

  這個身高只到我側腹左右的小鬼,抬一下細邊黑框眼鏡,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出聲叫了店員,讓我很不爽。

  「不好意思,我要買這個人偶。」



  正在櫃台包裝新人偶的店員連忙跑了過來。

  「好的,您要買編號七十二的人偶沒錯吧?」

  小鬼點點頭。店員從腰上掛著的那串鑰匙之中,選了一把很像玩具的鑰匙,打開壓克力盒,將腳踢得直直的春麗小心翼翼拿出來,開口問我:「請問是由您付款嗎?」

  怎麼可能?我從來沒帶過七萬圓現金出門逛街。

  「我和他沒關係。」

  小鬼抬頭看著我,微微一笑,是有錢人臉上那種游刃有餘的笑容。我實在不想對小鬼使出快打旋風裡邪惡魔王Vega的必殺技Psycho Crusher,只能硬逼自己露出窮鬼般的微笑。小鬼對店員說:「我自己付錢。隨便包一下就行了。」

  小鬼打開黑色書包,拿出黑色皮革的錢包。我抵擋不了自己沒品的好奇心,看了看錢包裡有什麼──像是沒用過的摺紙,萬圓紙鈔整齊地放在裡面。略胖的御宅族店員說:「請到收銀機這裡。」

  穿著霜降灰制服短褲的小鬼對我點點頭,一副無所謂的模樣,跟在恭敬地抱著春麗的店員後面。不知道各位能否理解,我們的世界到現在還是分裂為「有錢人」和「沒錢人」兩大塊,可怕的貧富差距時代。

  已經過了二十歲、老大不小的我,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小學生搶走了好吃的獵物。我可不能再當什麼水果行店員了,或許也該開始從事IT 產業之類的比較好。

  這樣一來,別說買什麼人偶了,就連經營陷入困境的職棒球團,或是外牆畫著超大女僕的大樓,搞不好都能說買就買。我就是這種在掏錢買彩券之前,就先作夢考慮一億圓該怎麼花的人。

  我真是沒救了。



  過了三天,Zero One約我見面,地點是他的辦公室──位於東池袋、二十四小時營業的Denny's,就在那條動漫街再過去一點。他坐在窗邊的四人座位,對我說道:「終於也輪到阿誠走運啦。」

  講得不清不楚的。我看著Zero One那顆光頭,兩條鈦合金天線還是和以前一樣從額頭延伸到頭頂,但臉上卻多了不鏽鋼的飾品;與其說那是人的臉,不如看成是一棵掛了太多銀飾的聖誕樹。我沒作聲,他繼續說:

  「這次是保證賺得到錢的工作。對方先付一半,訂金十五萬圓。」

  我真想吹口哨,畢竟以前來找我處理麻煩的全是一些沒錢的窮人。但即便如此,我還是嘴硬地唱反調。

  「太危險的工作我不接唷。」

  Zero One把玩著穿在眉緣、看起來很重的眉環。

  「不是那種的啦。你就先聽聽看對方怎麼說吧。我想你一定會接的。」

  這位池袋的情報販子、北東京首屈一指的駭客老兄自信滿滿地說道。我老大不爽地說:

  「在眼睛前面掛著那種跟甜甜圈沒兩樣的玩意兒,你不覺得視野變差了嗎?你身上到底穿了幾個環啊?」

  Zero One一笑,頭部的皮膚就皺在一起,表情變得像頭溫柔的怪物。他以沙啞的聲音說:

  「十七個。品質都還算不錯啦,你看。」

  他把迴紋針黏在眉環上。

  「這是特別訂做的,可以當磁鐵用,很方便哩。」

  我一臉厭煩,看著這位在眼前晃著迴紋針的情報販子。

  「知道了啦,趕快把迴紋針拿下來吧,不然連我都會被當成怪胎。那要和對方約什麼時候?」

  Zero One微微一笑,以瓦斯漏氣般的聲音說道:

  「馬上去找他吧,事情似乎滿緊急的。委託人正在淳久堂書店 旁邊的星巴克等你。我已經向他吹噓說你是池袋最有能耐的人了,你可要使出渾身解數啊。」

  他話一講完,似乎就對眼前的我沒有任何興趣了,注意力再次回到並排在餐廳桌面上的兩台筆記型電腦。

  算了,反正這傢伙本來就活在0與1的位元世界,而不是活在我們所處的現實世界。
 


  池袋的星巴克真是多到爆。但對我來說,星巴克和羅多倫、Pronto或Veloce等連鎖咖啡店都沒什麼差別,有時尚感的店就是會讓我覺得不自在。我看了菜單半天,好不容易才點了一杯摩卡瑪奇朵。

  我拿著附有奇怪蓋子的紙杯走上二樓。十二月午後那熟透的陽光照射在沙發座位,那個傢伙坐在上頭對我招手。他穿著霜降灰的短褲。竟然是那個戴眼鏡的臭屁小鬼。本來想繞過去坐在他右邊,後來還是決定在他對面坐下,反正聽聽他要說些什麼也沒有損失。

  「呵呵,原來如此。這位就是真島誠呀。」

  「我不是這位也不是那位。你呢,叫什麼?」

  他坐在單人沙發的正中央說:

  「小野田稔。」

  「幾歲?」

  他抬一下眼鏡,露出不滿的神色。

  「大人老是立刻就問我幾歲、幾年次。這種事很重要嗎?我只不過想好好找個人委託一份工作而已。那你又幾歲?」

  我看著他認真的臉。確實,我幾歲和他要講的事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知道了,我幾歲確實和你要委託的事沒什麼關係。不過既然你來找我商量,應該就是很棘手的事吧。這樣的話,我還是必須知道你成年了沒;如果你未成年,那滿十四歲了沒。所以,你幾歲還是大有關係。」

  我凝視著小鬼的臉。最近的小鬼為什麼頭都比較小呢?我可沒聽過有什麼能讓頭蓋骨縮小的優良基因呀。

  「這樣你還看不出來嗎?三原學院小學部五年級。不過我接下來要講的事,請你向我父母保密。」

  就在我們認真談事情的時候,他的視線游移起來,從我的背後由左至右、陽台一直往樓梯的方向看過去。我也稍微回頭看了一下。搞不好有什麼危險人物在跟蹤這個小鬼。

  不過,靠在樓梯扶手的是一個在講手機的女高中生。長得滿普通的,腿也和電線桿一樣粗。但在深紅色的勞夫.羅倫(Ralph Lauren)開襟毛衣下方,是一件短到不能再短的格子裙,大概只有文庫本的書長而已,剛好勉強蓋住內褲底部。

  「你喜歡那種女生啊?」

  短褲小鬼以輕蔑的口吻說道:

  「真不知道那種人到底哪裡好?大人真是讓人搞不懂。只要說自己是女高中生,好像就很有價值,腿那麼粗,裙子卻穿得那麼短。這都是男人的錯,只因為她們年輕,就不斷向她們獻殷勤,討好她們。」

  這個小學生講的話還真是出乎意料地正經。

  「既然這樣,你幹嘛看她們?」

  小稔一手抓起綠色手機。

  「我問你,一加一等於多少?」

  他將手機內建的相機對著我。沒有快門的聲音,就這樣寂靜地拍好了。他把液晶畫面秀給我看,然後按回上一張照片。小小的液晶螢幕裡,鮮活地浮現由下往上拍攝的裙底風光,雪白雙腿之間是小花圖案的內褲。由於拍攝的時候裙襬搖晃,照片有點模糊。小鬼意興闌珊地說:

  「這就是我的生意。」

  我訝異地問道:

  「你是怎麼消掉快門聲的啊?」

  小稔露齒一笑,從短褲口袋拿出另一台手機。他兩手各拿一台,得意地說:

  「這支是講電話用的。綠色這支是拍照專用的,所以把連接到喇叭的電線剪斷了。工作專用唷。」

  「你拿偷拍的底褲照片做生意啊?」

  為了偷拍而使用違法改裝手機的小學生。二十一世紀的孩子們,到底要進化到什麼程度啊?我實在跟不上他們了。

  「把這些照片燒到CD-R之後,再上網賣。我做過各種實驗,發現客人比較喜歡低畫素的手機CCD所拍的照片,不喜歡高性能數位相機拍出來的,因為低畫素照片比較有真實感。價格也是,定價愈高賣得愈好。」

  我訝異地看著這個就讀名校小學部的紅頂小商人。

  「你連定價也做實驗啊。」

  他開心地點點頭。

  「嗯。一樣的照片,每張三千圓與七千圓,花七千圓買照片的客人多了一倍以上。大家似乎誤以為照片賣得愈貴,內容就愈棒。」

  我要好好反省一下。大家都容易盲目地認為東西賣得貴,是因為成本很高。真是資本主義的神話。

  「這樣不是很好嗎?看來你生意做得不錯嘛,那個春麗人偶說買就買。」

  小稔露出憂鬱的表情,開始玩起放在沙發旁的制服帽。臭屁的紅頂小商人突然變回他這個年紀的一般小學生。

  「但是我的祕密被一些奇怪的人知道了。」

  好極了。我本來還在擔心,神是不是這麼不公平,只給這個小鬼十足的好運。我對他露出大人那種「小事一樁啦」的笑容。

  「那麼,你有什麼麻煩呢,小稔?」

書籍代號:0EIW4008

商品條碼EAN:9789863592891

ISBN:9789863592891

印刷:黑白

頁數:248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