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日本文學> 怪談:日版《聊齋》,妖怪文學經典,日本近代幽玄之心始祖【獨家收錄小泉八雲文學&日本妖怪特輯】

怪談:日版《聊齋》,妖怪文學經典,日本近代幽玄之心始祖【獨家收錄小泉八雲文學&日本妖怪特輯】

怪談

作者:小泉八雲 こいずみやくも

譯者:黃瀞瑤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8-07-04

產品編號:9789863842903

定價 $35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日版《聊齋》,妖怪文學經典

日本近代幽玄之心始祖

東方恐怖美學的源頭

 

奇絕懸疑、淒美幽微的民間故事,

西方人透視日本之鏡。

 集「物哀之美」、「幽玄之心」之大成!      

【※特別收錄日本名家妖怪幽靈畫作】

 

雪女愛上年輕英俊的樵夫,饒他不死,多年後男子卻因為妻子背叛兩人的約定……

瞎眼的琵琶琴師芳一,夜夜被帶到神祕貴族面前獻唱,住持派人跟蹤他竟發現……

離家多年的武士,發現前妻仍不離不棄守在破屋裡,他以為自己重拾幸福,誰知隔天……

女工與人打賭,隻身到傳說中幽靈出現的瀑布,贏了賭注的她,卻失去最寶貝的東西……

商人看見年輕女孩在路邊掩面哭泣,沒想到他的一番好心竟是一連串恐怖的開端……

 

    《怪談》取材於日本流傳已久的民間奇譚,是小泉八雲竭力領悟日本文化精髓後的創作,八雲獨有的世界觀與人生觀,使這些故事超越了單純的「妖怪故事」或「鬼故事」,成為卓越精湛的文學結晶。

 

    在《怪談》裡,可以看到男女的情愛糾葛凝聚的執念、雪女與柳樹精的深情不悔、附身在鏡子裡的少女幽魂、深夜在路旁惡作劇嚇人的貉子、願意為櫻花樹獻出生命的武士……在深信「萬物皆有情」的小泉八雲眼中,這些古老的日本傳說無疑體現了人類與自然萬物的靈魂交流,更是日本自古以來「物哀之美」「幽玄之心」兩大美學之集大成。

 

    本書精選小泉八雲怪談作品集《怪談》《骨董》《明暗》《天川綺譚》《日本雜記》中二十六篇最膾炙人口的故事,題材豐富多變,其風格或詼諧,或溫馨,或諷刺,或發人省思,或淒美感人,如幻似真,迷離恍惚的氛圍,堪稱日本近代恐怖美學的源頭,對日本電影、電視劇、動漫、文學小說影響至深。

 

【獨家收錄小泉八雲文學與日本妖怪特輯】

 

〔小泉八雲文學特輯〕

日本近代怪談文學鼻祖——小泉八雲

‧一個英國人竟成日本近代妖怪文學鼻祖?

‧西方人透視日本之眼,造就日本近代妖怪文學經典

日版《聊齋》,妖怪文學經典,日本近代幽玄之心始祖

‧英文版《怪談》與幕後推手——翻譯家.平井呈一

‧電影《怪談》的美學革命

小泉八雲的足跡

‧松江市小泉八雲故居‧小泉八雲紀念館

‧新宿小泉八雲故居‧小泉八雲紀念公園‧雜司谷小泉八雲墓地

文豪趣談

‧照片之謎?大師的右臉比較上相?

‧小泉八雲與夏目漱石之間不可思議的緣分

 

〔日本妖怪特輯〕

小泉八雲《怪談》日本地圖

《怪談》中出現的妖怪

雪女‧平家蟹

‧貉‧野箆坊‧轆轤首

日本三大怪談

‧皿屋敷‧四谷怪談‧牡丹燈籠

日本三大妖怪

‧河童‧鬼‧天狗

小泉八雲

 

    小泉八雲,原名拉夫卡迪奧.赫恩(Lafcadio Hearn),一八五○年出生於希臘,母親是希臘人,父親是英國軍醫。赫恩在英國受教育,曾在美國擔任記者。

    赫恩於一八九○年赴日,抵達日本後不久,赫恩發現日本人民的生活方式、性情與對萬物的感受,都與自己完美一致,於是考慮在日本另謀新職永久居留。

    他曾先後在島根縣松江中學、熊本第五高等學校(今熊本大學)、東京帝國大學(今東京大學)和早稻田大學授課。赫恩與島根縣松江中學的英語教師小泉節子結婚,於一八九六年歸化日本,改名為小泉八雲。

    小泉八雲深愛日本充滿魅力的文化及風土人情,妻子節子為了不通日文的他蒐集許多日本鄉野奇譚及民間故事,八雲將這些有趣的故事,以英文寫成短篇,集結成《怪談》《骨董》等書。在平井呈一的翻譯推廣下,小泉八雲成為日本怪談文學鼻祖,對日本乃至整個東方恐怖文學、美學均產生深遠影響。

    小泉八雲一生從事於日本文化的研究,寫過不少向西方介紹日本和日本文化的書,在促進東西文化交流與相互瞭解上有極大的貢獻。其著作有:《怪談》《骨董》《幽冥日本》《內觀日本》《陌生日本的一瞥》等。

黃瀞瑤

 

    東吳日研所畢業,喜愛日語、日本文學及日本神話,也很喜歡看書買書。認為每一本書都是一個新世界,最喜歡的書籍類別是推理小說。將來的夢想是擁有一座私人牧場和私人圖書館。

【摘文1

雪女

武藏國某座村莊中,住著名叫茂作和巳之吉的兩名樵夫。這件事發生時,茂作已老邁年高,而徒弟巳之吉還是個十八歲的小伙子。

 

兩人每天結伴前往距離村莊兩、三里路的森林。前往森林的路上有一條大河,河上有渡船。過去人們曾在渡船場所在之處搭過好幾座橋,但每次蓋好橋之後,總會被洪水沖走。這條河一旦泛濫,普通的橋是撐不住的。

 

某個寒冷的傍晚。茂作和巳之吉下山返家的路上,碰上了暴風雪。兩人在暴風雪之中走到渡船場,然而只見小舟繫在對面岸邊,卻遍尋不著船夫的蹤影。兩名樵夫只好先躲進船夫休息的小木屋中,兩人都很開心可以找到遮避風雪的地方。

 

木屋中既沒有火盆,也沒有可供生火的地方。裡頭僅僅鋪了兩塊榻榻米,只有一個出入口,連扇窗都沒有。茂作和巳之吉緊緊關上入口的門板後,將身上穿的蓑衣蓋在頭上,便直接躺下休息。一開始,他們還感受不到寒冷,心想暴風雪不久之後就會停歇。

年老的茂作躺下後很快就入睡了,但年紀尚輕的巳之吉,很長一段時間聽著呼嘯的風聲和毫不停拍打著門板的雪聲,遲遲無法入眠。潺潺河水聲變成轟然巨響,小木屋彷彿在大海上載浮載沉的小舟,左右搖動嘎吱作響。風雪極其猛烈,隨著夜色加深,寒氣也變得更加逼人。巳之吉躲在蓑衣之下瑟瑟發抖,但終究還是不知不覺地在刺骨寒風中進入了夢鄉。

 

一片片打在臉上的雪花,讓巳之吉驚醒過來。原本應已緊緊關上的門板,不知何時被人打開了。透過積雪的反光,巳之吉看見一名女子站在木屋中。 女子穿著一身白衣,屈身站在熟睡的茂作之上不斷朝他吹氣,她呼出來的氣宛如一道白色煙霧。 就在此時,女子轉向巳之吉,彎下身子朝他靠近。巳之吉試著發出聲音,但不知為何,聲音卻出不來。白衣女子越來越靠近,她的臉龐幾乎就要碰上巳之吉了。女子的眼神凌厲,令人毛骨悚然,但臉孔卻是美若天仙。

女人凝視著巳之吉的面容好一陣子,最後終於露出微笑,低聲說了這幾句話:

「我本來也想讓你跟這個人落得一樣的下場,不過卻越來越覺得不忍心。畢竟你還年輕啊!

「巳之吉,你真是個討人喜歡的人。我不會傷害你的。但是,你絕對不可以告訴別人今晚看到的事情。即便是你的娘親也不准說。你有沒有說,我都知道。要是你說了,我就會殺了你。聽見了嗎?好好記住我說的話!」

女子說完這些話之後,便轉過身去背對巳之吉,直接走出了門口。

 

女子一走,巳之吉立刻關上入口的門,拿起好幾根原本就放在木屋裡的木棒堆在門前,以防有人再推門入內。

但是,他又仔細想想,更覺得不可思議。巳之吉心想:「是風吹開了門嗎?看來我大概是做夢了,在雪地反光下,不小心將門口吹進來的某種東西看成了白衣女子吧?」他叫了叫茂作。不過,老人沒有回答。他驚訝地在黑暗中伸手尋找茂作,手碰到了茂作的臉,老爺子的臉早已變得跟冰雪一樣冰冷,茂作已經僵硬死亡了。

 

直到天亮,暴風雪才停了下來。天亮後,回到木屋來的船夫發現了凍死的茂作屍體,以及一旁不省人事的巳之吉。巳之吉獲救後,很快就清醒了過來。然而,或許是當天夜裡地凍天寒,凍傷了身子骨,巳之吉在那之後病了很長一段時間。茂作老爺子的死,對他心靈造成相當大的陰影,也是原因之一。但是,關於那個白衣女子的幽靈,巳之吉始終不曾對任何人提過半句。不久之後,巳之吉痊癒了,他又回去從事樵夫的工作,每天早上獨自前往森林,傍晚揹著薪柴下山返家。巳之吉的母親則幫忙拿薪柴去賣。

 

翌年冬季。

某天傍晚,巳之吉回家路上,發現同一條路前方走著一個獨自旅行的年輕姑娘。她是個身材高挑纖細、容貌標緻的少女。巳之吉向她打招呼,姑娘也微笑回應。她的聲音宛如小鳥啾啁,清脆悅耳。

 

巳之吉和姑娘並肩同行,天南地北地聊著。姑娘說她名叫阿雪,不久前雙親離世,現在正在前往江戶的路上。她在江戶有幾個親戚,雖然親戚們都一貧如洗,但是只要到了江戶,至少可以幫她謀得一份幫傭的工作。

 

巳之吉聽著聽著,逐漸被這個素不相識的姑娘給吸引住了,他越看越覺得姑娘才貌過人。

巳之吉詢問姑娘:「妳是否有論及婚嫁的男人?」姑娘笑著回答沒有。接著,換姑娘詢問巳之吉:「你有妻子了嗎?或者已經論及婚嫁,將來會成為你媳婦的人?」巳之吉回答:「不,我只有一個老母親得靠我奉養。我還年輕,還沒想過討媳婦的事情。」

說完這些話之後,兩人默默不語走了好一段路。嘴上雖然沒說,但你來我往的眼神已說明了一切。當他們抵達村莊時,兩人的心早已暗生情愫。

 

……

 

【摘文2

埋葬的祕密

 

從前,在丹波國有個家財萬貫、名叫稻村屋源助的商人。源助有個名叫阿園的女兒。阿園是個聰明慧黠、容貌姣好的少女,源助認為讓女兒跟著鄉下教師學習未免太過可惜,因此派了幾名可靠的隨從跟著她,讓女兒前往京都,學習京城的姑娘應有的教養與禮儀。

學成之後,阿園嫁到父親的熟人——同為商人的長良屋,四年來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兩人育有一子。但是,阿園卻在婚後第四年,不幸因病過世。

 

喪禮當晚,阿園的兒子對眾人說:「娘回來了,她人在二樓的房間。娘看著我,不發一語地對我微笑。我覺得很害怕,就跑下樓來了。」

於是,家裡三、四個人決定到阿園生前起居生活的二樓房間查看,一行人驚訝地在佛壇燭火陰影後發現了過世的阿園身影。

阿園站在矮櫃前,矮櫃裡還放著阿園的髮梳、髮簪,以及衣物等等。阿園的身影從頭到肩膀清晰可見,但腰部以下卻逐漸消失,變成一道朦朧的影子,她的身影宛如水面上的倒影般透明。

 

一行人害怕地逃離房間,下樓商量。此時,阿園的婆婆說:

「女人啊,生性就很喜歡自己的衣飾、化妝品。阿園生前也很愛惜她自己的東西,她一定是回來查看那些東西的。如果不把那些東西送去寺廟放在家裡,過世的人必定會經常回來。我們也快點將她的衣服和腰帶送去寺廟供奉,她的魂魄應該就會安息了。」

 

商量的結果,眾人決定盡快執行,於是翌日清晨,便打開矮櫃所有抽屜,將阿園的髮飾及衣物等等,全送往寺廟供奉。然而,當晚阿園又回來了,和前一晚一樣頻頻查看自己的矮櫃。隔天晚上,以及再隔天的晚上也出現了;阿園每晚都回到家裡來。這也使得阿園的夫家陷入了恐懼。

 

  某天,阿園的婆婆前往寺廟,將事情來龍去脈全告訴了住持,並與主持商討如何處置幽靈。寺廟為禪宗寺,住持為大玄和尚,是位德高望重的老僧。大玄和尚說:

「想必一定是那矮櫃或附近還有妳媳婦掛念的東西。」

婆婆回答:

「可是抽屜已經清空了,矮櫃裡什麼也不剩啊!」

於是,大玄和尚說:

「好,今晚,老衲過去看看。老衲會在那間房間監看狀況,並設法解決。請妳回去交代家裡的人,在老衲之前呼叫你們之前,誰也別進房間。」

 

日暮西山後,大玄和尚來到長良屋一看,二樓的房間已經全準備好了。和尚獨自坐在房間裡誦經,但是直到子時為止,還是什麼都沒出現。然而一過子時,矮櫃前突然出現阿園朦朧的身影。阿園露出擔憂的表情凝視著眼前的矮櫃。

和尚專心地誦讀經文,念了好一陣子後他才呼喚阿園的戒名說道:

「老衲來這裡是為了幫助妳。就老衲觀察,這矮櫃裡似乎還留有讓妳掛念的東西,不如就由老衲幫妳找出來吧?」

 

這時候,阿園的影子微微點頭,看起來像是答應了。於是和尚立刻起身拉開矮櫃最上方的抽屜。抽屜空空如也。接著,和尚依序拉開第二、第三、第四個抽屜,翻過來檢查底部,並仔細檢查每一個抽屜裡面,卻還是什麼也沒發現。然而,阿園的身影仍舊跟先前一樣,擔憂地凝視著矮櫃。

「老衲究竟該如何是好呢?」

和尚思索著。此時,和尚突然想到,東西說不定藏在抽屜裡鋪的紙張之下。於是他撕開最上層抽屜的紙,但裡面空無一物。他再掀開第二、第三層抽屜的紙,裡頭果然什麼也沒有。不過,最底層的抽屜紙下,出現了一封信。

 

……

 

 

【摘文3

和解

從前,京都有一名身份卑微的武士。由於主人家道中落,使他經濟困頓,不得已只能拋棄自己的老家,前往遠國國守手下工作。

男子離開京城前,與結縭多年的髮妻離了婚。妻子是個氣質高雅的美人,可以的話,男子其實很想跟她重修舊好,但為了前途,只能將這個想法偷偷埋藏在心底。男子又迎娶了一位名門千金為妻,並帶著那名女子啟程前往新的任職之地。

 

男子不懂夫妻之間的情深義重,以致於他能如此輕易拋棄髮妻,其中一個原因是男子少不更事,另一個原因則是他切身感受到了貧窮的痛苦。但是,不消多少時間,男子便逐漸發現第二次婚姻並不幸福。

新妻子個性倔強頑固、嬌生慣養。這使得男子在任職地生活的期間,總是不時懷念過去京城裡的歲月,並對現在的生活懊悔不已。

──「我現在仍愛戀著前妻。當然,我也愛著現任妻子,但是前妻更惹人憐愛。」男子漸漸明白了自己的心意。「現在想想,我真是無情無義、不知感恩啊!」後悔之情深深撼動著男子內心。後悔的念頭逐漸變成深切的悔恨,無時無刻折磨著男子。

男子和離異妻子之間的回憶、她輕柔婉轉的說話方式、笑容、無微不至的縝密心思、巧妙靈活的待人處事之道,當然還有她的刻苦耐勞──她的好,無時無刻縈繞在男子心中,揮之不去。

 

某次,男子做了一個夢。他夢見過去窮苦困頓時,不分晝夜工作掙錢,但仍不足以負擔家計,妻子為了幫他紓解窘境,長時間坐在織布機前努力織布的情景。不,比起這個,他更常夢見的應該是自己拋棄的那個家,妻子頹然沮喪坐在孤單寂寞的小房間裡,用上面有破洞的衣袖掩面拭淚的可憐模樣。出仕公務時,男子的心思也總是忍不住飄回前妻身上。

此時,男子悄悄試問自己的內心:「啊啊,她現在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又在做些什麼呢?」但同時,男子胸中又懷著一個念頭,他深信前妻一定尚未投入其他男人的懷抱,只要自己回去找她,她不可能不會原諒自己。

好,等下次回京,無論如何,一定要立刻去找她!然後向她道歉,與她破鏡重圓。身為一個男子漢,只要我辦得到,要我怎麼彌補她都行!──男子偷偷在心裡下了這個決定。而日子就這樣過了幾年。

 

多年後,擔任遠國國守的主人任期結束,身分卑微的武士也卸下職務。

「好,我終於可以回到心愛的人身邊了!」

男子像在說服自己一樣低語著。

「啊啊,現在想想,我竟然會選擇跟她離別,我實在太薄情了!我真是個愚蠢的男人啊!」

男子將第二任妻子送回她父母身邊後,便直接趕回京城。他一回到京城,立刻前去拜訪前妻。──他甚至捨不得花點時間,回去換下旅途時穿的衣物。

 

男子抵達前妻居住的城鎮時,夜色已深。九月十日的夜裡,即便是遼闊的京城,大街小巷也像墳場般靜謐無聲。但,由於澄淨的月亮高掛夜空,男子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以前住過的房子。仔細一瞧,房子變得破舊不堪,屋樑上雜草長得又高又密。他朝門上「叩叩」敲了幾次,卻沒有半個人來應門。男子後來發現家門並未上鎖,於是他推開雨戶,走進家中。

 

他走進裡面一瞧,最前面的房間空無一物,裡頭的榻榻米和工具都沒有了,房裡空蕩蕩的一片。寒風鑽過門縫吹了進來,月光也從壁龕的裂縫射入家中。其他房間一樣荒涼,怎麼看,這房子裡都不像有人居住的樣子。但是男子突然心生一念,他決定去家裡最後面的房間瞧瞧。那裡是從前前妻最喜歡的房間,她經常在那個小房間中放鬆地伸展四肢休息。

男子走近緊閉的紙門一瞧,發現房間裡隱約透出燈光。男子看見燈光,內心不禁雀躍。他毫不猶豫地拉開紙門,並「啊」地發出喜悅的聲音。因為妻子就在房間裡面。

 

……

 

書籍代號:0NGW0107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2903

ISBN:9789863842903

印刷:部分彩色

頁數:25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