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其他地區翻譯文學> 海鷗:契訶夫經典戲劇新譯 (修訂版)

海鷗:契訶夫經典戲劇新譯 (修訂版)

Чайка

作者:安東‧契訶夫

譯者:丘光

出版品牌:櫻桃園文化

出版日期:2020-12-23

產品編號:9789869714334

定價 $32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本書是這部經典劇作出版120週年紀念版(1896-2016)的修訂版,俄文原典直譯,豐富注釋,邀集藝文界作「海鷗與我」紀念短文,並收錄多篇專文導讀與評介文章。

這齣劇不僅對契訶夫本人意義重大,它轉變了契訶夫的戲劇創作之路,也對世界劇壇影響深遠,田納西‧威廉斯自陳師承契訶夫,認為《海鷗》是最偉大的現代劇,而世界各地的劇場至今仍一再上演此劇,改編成各種藝術形式。

《海鷗》劇情圍繞在一個平凡家庭的鄉下莊園生活,平淡安逸的日常之中,一場家庭戲劇表演引爆了母子兩代對藝術與人生的價值觀衝突,點出擺盪在安於現實與追求理想之間的人生課題。故事裡大大小小的戀愛情節即在日常中反映同樣的人生課題,莊園裡八個角色之間的單戀糾葛不清,最終沒有一個人得到真正所愛。沉悶的生活一再磨耗人的意志,在這個看似毫無出路的生活迷宮裡,有人因而放棄倒下,有人屈服走平順的路,也有人堅持理想努力在困境中追求新生活。

《海鷗》反映的人生困境與出路之爭,百年來一再考驗著苦於現實生活的人。契訶夫從開場的湖邊戲中戲彷彿就暗示著全劇要旨:人透過藝術的精神活動,渴望達到與現實環境的和諧共生,追求永恆的心靈平靜──或許,看戲的觀眾、讀者也跟著思索起該如何走出一條心靈幸福之路。

海鷗象徵自由,牠與大自然湖水的和諧互動,反映現實生活中的人對於幸福的想像與渴求,劇中可以看到三隻海鷗,投射的三種形象便是理想與現實衝突後三條不同的人生道路:一、被打死的海鷗是被現實生活擊垮的人(即放棄自己的特列普列夫),二、海鷗標本是被現實俘虜的人(即沒有個人意志的特里戈林等人),三、自由飛翔的海鷗是不向現實屈服的人(即受挫折仍相信理想使命不斷找機會當上演員的妮娜)。

《海鷗》讓我們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初衷,值得深思:我們想要什麼樣的人生?是否始終如一去追求?現實不如預期又該如何面對?

契訶夫終究不會給答案,只留下一貫冷靜的眼神:不去親身體驗人生就永遠不會有答案。

安東‧契訶夫(Anton P. Chekhov, 1860-1904),俄國小說家、劇作家,他的小說流傳至今讓人一讀再讀,他的戲劇影響世界一再搬演。他的偉大在於創新了小說和戲劇藝術,在文學上有著承先啟後的地位……如果簡單說,他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作家,值得我們回頭看他,或許可以說,他永遠是最新的作家,某種程度上他幫我們在文學藝術上找到了得以重新開始的「零」,而另一方面,他在作品中所談論的,也使我們看清新舊生活的交界。

契訶夫出生於俄羅斯南方亞述海濱的港市塔干羅格,祖父自農奴贖身,父親經營小商鋪,十六歲時父親因債務問題帶全家避走莫斯科,留下他獨自在當地生活至中學畢業,除了劇院活動的歡樂時光外,大體上這是一段慘澹的青春少年期,但他從沒怨嘆生活的不幸,而是轉化成未來的文學創作。十九歲進莫斯科大學醫學系,就讀期間為了賺稿費補貼家用,開始投稿短文至幽默雜誌,畢業後持續寫作,漸漸成為職業作家。他雖然沒有正式走上職業醫生一途,但經常抽空為平民看病,尤其對當時的鄉村霍亂防疫工作投入最多。

醫學的科學思維也影響著他的文學寫作方式,他曾為自己的客觀寫實立場辯護:「小說家不該是自己筆下人物的裁判法官,而該是中立的見證人……讀者才是陪審團,自會做出評價。」

把醫學當妻子、文學當情婦的他,一面用筆寫小說戲劇,針砭讀者觀眾的心理疾病,一面用醫術診斷病患的生理疾病,以及興建學校等公益活動,救助不少窮困的農民。而他自己卻在盛年死於肺病,直到死前幾個小時還不忘口述創作幽默故事給妻子聽,讓他現實生活中真正的妻子歡笑。

這就是永遠值得我們一讀再讀的契訶夫。

丘光,國立政治大學東語系俄文組畢業,俄羅斯國立莫斯科大學語言系文學碩士,長年從事俄國文學推介,譯作有:《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當代英雄:萊蒙托夫經典小說新譯》、《地下室手記:杜斯妥也夫斯基經典小說新譯》、《關於愛情: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海鷗:契訶夫經典戲劇新譯》、《白夜:杜斯妥也夫斯基經典小說新譯》等。

海鷗

第一幕

 

在索林領地裡花園的一處。有一條寬闊的林蔭道從觀眾席往花園深處朝湖邊而去,道路被一座匆忙搭設給家庭戲劇演出的舞台給圍住,因此完全看不到湖。舞台的左右是樹林。幾張椅子,一張小桌。

太陽剛剛下山。舞台上,雅科夫和幾位工人在落下的布幕後面;傳來咳嗽聲和敲打聲。瑪莎與梅德維堅科散步回來,從左邊走過來。

 

梅德維堅科  為什麼您總是穿黑衣服?

瑪莎     這是為我的生活守喪。我很不幸。

梅德維堅科  為什麼?(陷入沉思)我不了解……您身體健康,您的父親雖然不算富有,但生活也夠寬裕了。我過得比您要艱苦多了。我每個月收入才不過二十三盧布,還要扣掉退休津貼保費,我都沒有守喪。(兩人坐下)

瑪莎     問題不在錢。窮人家也可以幸福。

梅德維堅科  這是理論,實際上是:我月薪才二十三盧布,要養母親、兩個姊妹和小弟弟。難道我們不用吃喝嗎?不喝茶吃糖嗎?不抽點菸嗎?這種情況下你試著去打點看看。

瑪莎     (轉頭望向舞台)戲馬上開演了。

梅德維堅科  對。演戲的是扎列奇娜雅,寫戲的是康斯坦丁‧加弗里洛維奇。他們彼此相愛,今天他們將努力創造一個共同的藝術形象,心靈交會融合。而我和您的心靈,卻彼此沒有共通點。我愛您,心煩得沒辦法待在家裡,我每天徒步六里路走到這裡,又徒步六里路走回去,從您那邊得到的,卻只有冷漠。這可以理解。我沒財產,還有個大家庭……誰會想要嫁給這種連自己也顧不得吃的人呢?

瑪莎     胡扯。(嗅鼻菸)您的愛情讓我感動,但我無法回報,就是這樣。(遞菸盒給他)您來一點吧。

梅德維堅科  不要。

(停頓)

瑪莎     悶啊,夜裡大概會下暴雨。您總是高談闊論,不然就老是講錢。照您的看法,沒有什麼是比貧窮還更不幸的,但就我看來,就算一身破爛去乞討也要好上千百倍,總比……不過,您不會了解這個的……

(索林和特列普列夫從右邊進來)

索林     (拄著拐杖)老弟啊,我住在鄉下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不用說也知道,我是永遠不會習慣這裡的。昨天我十點躺下睡覺,今天早上九點醒來,心裡有種感覺,好像因為睡得太久而腦子黏住了頭殼,像是這類的事。(笑)然後午飯後不知不覺又睡著了,現在我整個人累垮了,常常作惡夢,總之……

特列普列夫  確實,你該要住在城市裡。(看見瑪莎和梅德維堅科)各位,戲開演前會去請你們的,現在不能待在這裡。請離開吧。

索林     (向瑪莎)瑪麗雅‧伊利英尼奇娜,能不能麻煩您,請您的爸爸去把狗鬆綁,不然牠會一直叫。昨晚我妹妹又整夜沒辦法睡覺。

瑪莎     您自己去跟我父親講,我不去。請饒了我吧。(向梅德維堅科)走吧!

梅德維堅科  (向特列普列夫)那麼您開演前要找人來通知一聲。(兩人離開)

索林     這麼說,狗又要叫整晚了。原來如此呀,在鄉下我從來沒辦法照自己的意思過生活。以前有好幾次,請了二十八天的休假,只想來這裡休息一下,但是這裡的每一句蠢話都讓人受不了,才來第一天就想跑掉。(笑)離開這裡我總是很快樂……欸,我現在退休了,到頭來也沒地方去。不管你想不想,都得住這裡……

雅科夫    (向特列普列夫)康斯坦丁‧加弗里洛維奇,我們要去泡一下水。

特列普列夫  好,不過十分鐘後要回到原位。(看錶)快開演了。

雅科夫    遵命。(離開)

特列普列夫  (打量著舞台)看看這好一個劇場哪。舞台大幕,然後第一道側幕、第二道側幕,再過去是一片空蕩,沒有任何布景裝飾,視野直接面對湖水和天際。我們準時在八點半將幕拉開,那時候月亮剛好升上來。

索林     太棒了。

特列普列夫  如果扎列奇娜雅遲到,那這一切的戲劇效果就完了。她也該要到了吧。她父親和後母都緊緊盯著她,她從家裡出來,就好像從監獄逃出來一樣困難。(幫舅舅整理領帶)你頭髮和鬍子亂七八糟的,應該要剪一剪了是不是……

索林     (順一順鬍子)這是我人生的悲劇。我年輕的時候就是這副模樣,好像老是喝太多酒似的,從來得不到女人的關愛。(坐下)我妹妹為什麼心情不好?

特列普列夫  為什麼?她心煩。(在旁邊坐下)她嫉妒。她就是要反對我,反對這次演出,反對我寫的戲,因為她的那位小說家可能喜歡上扎列奇娜雅。她還沒看過我的戲,就討厭起它了。

索林     (笑)你想太多了,真的……

特列普列夫  眼看在這座小戲台上受歡迎的會是扎列奇娜雅,而不是她,她就很氣惱。(看一下錶)我的母親──真是個心理學的奇特案例。她毫無疑問有天分,聰明,看個書都會看到痛哭,涅克拉索夫的詩可以俐落地全部背給你聽,照顧病人就像個天使般;但你試試看在她面前讚美一下杜絲!哦喲喲!必須只能讚美她一個人,必須要報導她,為她驚呼,讚嘆她在《茶花女》或《生活的迷醉》中超凡的演出,但是因為這裡,在鄉下沒有這樣的迷藥,因此這下子她覺得又心煩又氣憤,而我們所有的人──都成了她的敵人,我們全都有錯。而且,她很迷信,害怕點三枝蠟燭和每個月的十三號。她很小氣。她在敖德薩的銀行有七萬盧布──這點我很肯定,但你要是跟她借錢,她就會哭鬧起來。

索林     你以為你母親不喜歡你的戲,所以就一直覺得心煩。放心吧,你母親非常愛你。

特列普列夫  (掰花瓣)愛,不愛,愛,不愛,愛,不愛。(笑)你看,我母親不愛我。還用說嗎!她想生活、戀愛、穿光鮮的衣服,而我已經二十五歲了,我時時提醒著她,她已經不年輕了。我不在的時候,她只有三十二歲,我一在場她就是四十三歲,就因為這樣她才討厭我。她也知道,我不認同當前的戲劇。她卻愛它,她覺得她是為人類、為神聖的藝術服務,而我認為,當代的戲劇──只有保守和偏見。當舞台的大幕拉開,夜燈打亮,在一個有三堵牆的房間裡,這些偉大的天才,神聖藝術的獻身者,表演著人們如何吃喝、戀愛、走路、穿衣服;他們從庸俗的場景和漂亮話裡,努力唬弄出一個道德寓意──一個小小的、容易理解且有益家庭日常生活的道德訓誡;他們演給我的東西,如果千百次都一模一樣,一模一樣,一模一樣,我就想逃開,就像莫泊桑要逃離艾菲爾鐵塔一樣,那庸俗會扼殺他的腦袋。

索林     可是沒有戲劇又不成。

特列普列夫  需要新的形式。新形式是有需要的,如果沒有,那不如什麼都不要。……

(本文摘自《海鷗:契訶夫經典戲劇新譯》[修訂版]

書籍代號:CL009R

商品條碼EAN:9789869714334

ISBN:9789869714334

印刷:單色

頁數:17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