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科幻 / 奇幻小說> 這是一個奇怪的島-來自科學家的史特拉蘭提亞調查報告

這是一個奇怪的島-來自科學家的史特拉蘭提亞調查報告

STRANALANDIA

作者:史蒂法諾.貝尼/繪者:皮羅.庫尼柏堤 Stefano Benni/Pirro Cuniberti

譯者:發條王玉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3-05-30

產品編號:9789865829124

定價 $25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義大利當紅諷刺文學作家與插畫家聯手出擊
史上最荒謬、最爆笑的島嶼調查報告!
 
兩位生物學家:阿奇里斯‧孔貝多士(Achilles Kunbertus)和史帝芬‧羅培士(Stephen Lupus),有天正準備到一座小島進行科學性的考察,不料竟遇上一場史無前例的暴風雨,把他們吹向一座名為「史特拉蘭提亞」(STRANALANDIA)的怪島。在這座怪島上,充滿了前所未見、不可思議、奇妙有趣的瘋狂物種。
 
1、怪怪的生物:
歐斯瓦多:島上唯一的土著,因此成為丈量的單位。譬如:歐斯瓦多身高為一歐斯瓦多,一棵樹的高度有三歐斯瓦多。
便便鼠:進與出不成正比的動物。只要吃一顆花生米,隔天就能拉出一座山。
汽車魚:誕生汙染之中。魚兒們總是群體活動,製造出大量噪音,彼此氣氛緊張,常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撕咬互毆。
「去吧你很」大猩猩:性格十分善良,但被兩隻小鳥騷擾。「去吧你很強」小鳥叫牠去揍人,「去吧你很蠢」則要牠放下棍棒。時而兇猛時而傻笑,像個沒主見的傻大個兒。
 
2、怪怪的非生物:
阿公梨火山:島上最高的山。聖誕節時,會噴發兩百公斤的糖果給小動物們,如同天底下所有疼愛孫兒的好阿公。
可美麗:能映照出童年時期的鏡子。大象看見小象,歐斯瓦多看見小歐斯瓦多,海鷗看見鳥蛋。
 
3、怪怪的生活文化:
雞尾酒配方:天氣很熱的日子裡,歐斯瓦多為了飲用方便,發明了酒精和非酒精的飲料。如:夢幻菠蘿(1/4鳳梨汁+1/4鳳梨汁+2/4鳳梨汁)、香蕉船(十公升軟水+四十根去皮香蕉+一公升純酒精+一隻運動鞋)……
手語字母表:歐斯瓦多和島上動物溝通的手勢。而手語的基礎,就是把手指插進鼻孔裡。因此在島上,「不要把你的手指放進鼻孔」意指「請你住口」。
 
兩位科學家在島上生活,積極探查,慎重地將島上的生物與文化記錄下來,並詳加描繪其樣貌與習性,同時附上拉丁學名,完成一部兼具民間傳說與田野調查,顛覆知識與想像的島嶼百科全書!
 
這座島真的存在嗎?真的有廚房鶴、高空貓咪和製冰淇淋鳥嗎?拋開那些不重要的理性與邏輯,先翻開這本史特拉蘭提亞調查報告書再說吧!
 
 
 
★義大利暢銷圖像小說
★百科全書式的物種分類法,突破了動、植物,甚至機械和食物之間分類學界限的個別生物描述
★幽默諷刺的筆法,影射現代文明中的人性敗壞與社會亂象
★作者與繪者聯手完成的經典作品
★所有物種皆有爆笑的圖像,搭配幽默生動的文字,充分表現出「義大利即興喜劇式狂想」風格
★歐式圖像,帶來不同於日系美型的視覺經驗
史蒂法諾.貝尼(Stefano Benni)
1947年生於波隆納,是義大利著名的諷刺作家、詩人和記者,擅長以影像思考,作品大多富有豐富的意象性與幽默感,使用大量的文字遊戲與雙關語,隱含對當代現象──尤其是義大利社會和文化的侷限性──的諷刺和挑釁。他的二十幾本著作均廣受歡迎,已被翻譯成二十餘種外國語言,在義大利境內銷售超過250萬冊以上,具有顯著的商業成就。
 
繪者
皮羅.庫尼柏堤(Pirro Cuniberti)
1923年誕生於波隆納附近的小鎮,是義大利知名的設計家,儘管商業邀約不斷,始終堅持每日在自己的工作室內進行純藝術的創作,同時也替報紙和出版品擔任藝術指導和插畫設計。其中他自己感到最精采、最得意的一個書籍插畫作品,就是他與文壇才子史蒂法諾‧貝尼共同合作的本書。
發條王玉

 

本名王玉,因為覺得加上發條比較有動力,故決定以此為筆名。出生於台北。國立藝術學院(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研究所劇本創作組碩士、羅馬第三大學宗教與文化研究所碩士。著有童書數本,譯有小說和童書數冊。喜愛文字工作及一切與藝術相關的活動;除滿足的睡眠為畢生所愛、所求之外,也很喜歡旅行嘗新,與貓咪和鳥類相處甚歡。崇敬許多文學或非文學作家──僅僅拜讀了這本書,就這樣變成了作者的粉絲之一。
序幕
 
  一九○六年六月十五日,一艘名為「龍號」(Loong的船,在胡安‧費南德茲(Juan Fernandez)島上進行一項科學性的考察,並在一場史無前例的暴風雨中,繞經了號角岬(Capo Horn這個海域。據悉,在這恐怖至極的數小時內,超過三十艘的船,消失在翻騰的波濤之間。後來,極少數的倖存者,談到了「彷彿布滿蜘蛛網絲的黑色天空」、「雨水像被擊潰似的轟然墜落」的現場,海浪竟捲起高達四十公尺的浪頭,讓水手們再也分辨不出大海究竟是在天空之上,還是在天空之下了。
 
  龍號就在這場風暴中粉碎、沉沒。只有兩人倖存:阿奇里斯‧孔貝多士(Achilles Kunbertus和史帝芬‧羅培士(Stephen Lupus,這兩人都是愛丁堡大學的教授。當風浪大起時,他們設法緊緊依附一張厚重的核桃木書桌上,而這張桌子在重重浪潮中載浮載沉,直到最壞的情況過去,始終保持著穩定的漂浮狀態。在這張大書桌上,這兩位科學家靠著用繪圖尺當划槳,以鉛筆橡皮擦果腹,飲用吸水紙所收集的雨水,得以在大海上生存了三個星期之久。
 
  如同兩人每晚坐在浮動的書桌上所匯編的日誌中所指出的,在第二十一天早晨,他們看到了「一條狹長的白色陸地,被茫茫霧氣和一片美得不可思議的綠色海洋所圍繞。」幾個小時後,他們抵達了那裡。日誌中這麼描述著:「一座島嶼,是如此的美麗,就像是出自於一本關於上帝的廣告宣傳手冊。」這座島被命名為「史特拉蘭提亞」(Stranalandia,意思是「奇異之土」),因為它即刻就為學者們揭露了這輩子從未見過的各種令人驚異的植物,以及最為精采、奇特的動物。
 
  在這座島上,沒有任何一種東西相似於迄今被列入動物學、植物學,甚至生物學或傳統化學內的所有已知物種。這座島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大自然想像的實驗室」。羅培士寫道:「在那裡,一切都那麼奇怪,乃至於見怪不怪了。」兩位科學家留在史特拉蘭提亞三年,期間蒐集了許多數據、圖畫,和觀察報告,還結交了許多的朋友,其中包括了當地的土著歐斯瓦多
 
  一九○九年四月的某個夜晚,該島的火山(由兩位學者命名為「阿公梨」火山,各位將會看到如此命名的理由)在未曾預料的狀況下,突然猛烈地復甦、爆發了。孔貝多士寫道:「整個天空變成了紅色,就像在一個披薩烤爐內部一樣,那裡的溫度之高,讓墨水池都沸騰起來,把我的筆尖熔化了。我除了右臉頰上被噴濺到的一點灼熱疼痛外,並沒有被爆發時的岩漿給噴到。
 
  孔貝多士和羅培士又躲進了大書桌內避難,這張桌子再度成為他們的救星。火山爆發時,書桌被拋到空中達四公里之高。他們兩人飛行了好幾分鐘,才登陸降落,撞破了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自然科學系大教室的屋頂,當時教室裡正在進行一個關於「進化演變」的辯論課程。在震驚不已的科學家們面前,這兩人首先要了一杯冷茶,接著便是在仍冒著白煙的書桌前展開的一場可謂突如其來的即席辯論。頓時現場充斥著掌聲、尖叫和口哨聲。由此處,便誕生了二十世紀的科學之謎:「孔貝多士與羅培士論爭」。
 
  即使在今天,仍沒有人可以對史特拉蘭提亞說出一句論斷之語。許多學者認為,它可能是存在的,而且延續至今:它可能是位置接近南半球喬治亞島的一個小型島嶼;也許被霧氣及火山冒出的熱煙塵所掩蓋住了。「它是一個怪異的存在、一種科學的荒謬?」著名的動物學家古斯卡多斯(Guiscardos)寫道:「不過,科學經常基於其本身的確定性,來加以摧毀和譴責那缺乏已知原則基礎的史特拉蘭提亞的存在事實。」另一位權威的科學家卡普Kapp)則寫道:「以妄想取代了現實的兩位科學家,挨了三年的熱帶陽光,孤獨、加上僅以香蕉果腹,他們已然破壞了科學本身的信譽。孔貝多士和羅培士關於這些動物以及其他古怪東西的描述,都是幻覺的結果:這一切都不存在;就算存在,亦不屬我們未來的計畫討論之列。」
 
  爭議一發不可收拾:史特拉蘭提亞研究學者們支持他們「論文的描述和繪圖一絲不苟的準確性」以及「學術嚴謹的觀察評論」。反對者則強調指出,兩位科學家本身的某些行為舉止,可以說是有些「異乎尋常」:孔貝多士聲稱自己在與外星人接觸,而且多次進入城內的藥房裡,要求「為一個消化不良的火星人開些藥」。他持續教授他的天文學課程,還在遊樂園的一個摩天輪上繪製星圖,因為他說:「在那裡會比較接近星星。」羅培士則因他的惡作劇而著稱:有一天,他捐贈他所收藏的一個迴力鏢給大學的人類學系,入夜後這收藏品又原封不動地飛回來了;他也實驗「不需使用引擎的飛行」──有一次,他在一個口袋中裝滿了蜜蜂,拋出愛丁堡的鐘塔外。
 
  與此同時,為數眾多的探險隊直接朝向地圖上隨便哪一個點(他們假設應該是史特拉蘭提亞所在的方向)啟程。一艘軍艦及其登陸艇於一九一一年出發,但在大西洋上緯度50°與經度30°之間的交會處,誤駛入一堆雲霧之中,不久後,被發現擱淺在義大利阿爾卑斯山境內密蘇里納(Misurina的「密蘇里納滑雪場雪堆中。經過七十年的調查,人們仍舊無法解釋這究竟是怎麼發生的。一九二三年,六艘船組成一支大型探險船隊,由一個知名的飲料公司贊助經費,希望能將這座小島變成一組美麗的廣告影片。但結果並沒有比較好:船隊才剛進入慣常遇見的成群濃霧中,所有船隻就開始不斷縮小,令所有人員不得不跳進海裡。後來他們被一艘油船救出來,而一名船員攜帶出其中一艘變小的「迷你船」。這條船只有六十公分長,船身所有的部分都還很完整──例如透過顯微鏡,專家們看見了五千件泳褲,每一件都如同一隻微生物般大小。
 
  同一年,倫敦一家小型出版社「列菲爾德」出版了《史特拉蘭提亞的奇妙動物》一書。這本書立刻就被當局查禁,理由是它「有可能干擾中小學校的科學教材」。接著,在各處競相開發所謂處女地的重型產業便收購了該書的所有版本,並且統統予以銷毀。孔貝多士和羅培士仍繼續教書至一九三九年,就在這一年,他們被人目擊在愛丁堡公園池塘中的一艘小舢板上,正與妻子、孩子們和狗兒一塊兒,慢慢划行著消失在低垂的柳樹之間。直到今日,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下落。
 
  為此我們誠感自豪:我們成為第一批將孔貝多士和羅培士長年被忽視的四手聯撰日誌重新搬上檯面的人。我們不會透露如何取得該書的所有權,我們只能說,三冊書中的第二冊包含了原始的作品。有了它,我們可回到神秘的史特拉蘭提亞──不知道它還會繼續吸引我們多長的時間呢。幾個月前(註:指英國與阿根廷的福克蘭群島戰爭期間)在福克蘭群島的湖上,英國戰艦上一名船員撈獲了一個玻璃瓶,瓶內包藏著如下的信息紙條:「我們需要二十枝三號鉛筆,可以的話,還要一個開瓶器。謝謝!」署名為孔貝多士與羅培士。
 
  這是一個玩笑?還是一個史特拉蘭提亞粉絲的狂熱詭計?或者是阿根廷的情報機構?誰知道!歡迎來到史特拉蘭提亞!
 
 
歐斯瓦多
  在史特拉蘭提亞,只有一位土著:歐斯瓦多。因此空間的單位就叫歐斯瓦多。歐斯瓦多身高為一歐斯瓦多,一棵樹的高度為三歐斯瓦多,海的深度大概有十歐斯瓦多。依此類推如下:
  對於重量:「我抓到一條魚,牠至少有兩個歐斯瓦多!」
  對於氣候:「昨天至少有二十歐斯瓦多的陰雨。」
  對於速度:「史特拉蘭提亞速度最快的動物是飛行豬,牠可以達到時速六十歐斯瓦多。」
  在島上不存在其他的人類,所以歐斯瓦多也被使用於稱呼「人」的單位(例如:「媽媽咪呀,今早有多少歐斯瓦多在沙灘上!」)
  此外,用史特拉蘭提亞語文來說:
  歐斯瓦多=朋友
  不斯瓦多=敵人
  誰斯瓦多=不清楚的類型
  我們將會看見其他更多關於歐斯瓦多的事物。
 
 
 
便便鼠
學名:鼠騙騙
 
  這種小型囓齒動物的神祕性從未獲得澄清。事實上,在這個小動物身上,「進」和「出」向來是不成比例的。如果牠吃了三顆橡子,第二天早上,牠便會在沙灘上留下一個分量為三公擔的大蛋糕。
  孔貝多士教授按照他慣有的大無畏學術好奇心,捕捉了一隻這種老鼠,並且只餵牠吃一粒花生米。第二天早上,他在一座三公尺高的山頂上醒來:因為便便鼠在夜晚時,受到了感動

書籍代號:0ELG0032

商品條碼EAN:9789865829124

ISBN:9789865829124

印刷:

頁數:200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