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杏向晚(上卷):杏花落凡塵

杏向晚(上卷):杏花落凡塵

作者:明月別枝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1-09-29

產品編號:9789866158544

定價 $200/折扣1冊

缺貨中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晉江原創半年榜TOP10作品,真愛不怕上天入地捨命相求
 
輕煙淡水打馬過處,飛花杏雨疑是故人
是千絲萬縷的前緣再續,亦是斷不了的今生念想
 
一張似曾相識的俊美面容,一幅無言鞭笞的詭譎景象……
受盡欺凌的杏花村小孤女向晚,與才冠天下的玉陵君折蘭勾玉,
兩人的命運從此緊密相纏,驚起濤天波瀾。
 
 她搖身一變,成了三侯君之首──折蘭公子的女徒,對他滿懷孺慕;
他則驚異於這個超齡般淡定慧黠的孩子,愈發興味盎然。
荳蔻於似水流年之中熟成,有些心思,再不復最初的簡單……
 世局承平的景象下,皇權與諸侯世家的猜忌角力逐漸浮上檯面。
折蘭勾玉身為家族的繼承人,所有的運籌演謀,只為布一個縝密的局。
世局這盤棋,他步步為營;
為了她,是否終究錯落了這一步棋?
 
 那些似真還假、揮之不去的記憶殘片,總令向晚心慌無措。
這個暖若春陽的男子,為何與記憶殘片中冷厲決絕的那人如此相像?
兩人相逢於千山萬水之中,是圓前生的緣?抑或度今生的劫?
 
杏花仙子動凡心再入輪迴,萬般相思只盼再看你一眼

七生七世的嫁劫,難了的,是仙緣抑或塵緣?

 

明月別枝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
明月別枝,菊科,向日葵屬。看到太陽就曬。遇到下雨就宅。心情隨著天氣起伏,胃口隨著美食變化。之前無數次幻想自己成長,現在無數次幻想自己還未長大。簡單生活、快樂寫文,希望周圍的每一個人都健康開心平安。

晉江原創網當紅作家,已出版暢銷作品:《雲醉月微眠》、《何須執手問年華》、《浮生花事繪從容》、《素色錦年不自知》。

 謫仙
 
 向晚彎身摘了幾顆杏子往前扔,蜻蜓點水般地在杏枝上遊走。
 碧綠的杏林,滿樹沉甸甸的青杏,一襲曳地杏紅長裙,粉面若桃,黑眸若夜的女子,笑顏如怒放的杏花,
精靈般跳躍著。飄飛的如雪長巾與翻飛的杏紅裙襬相映成畫,銀鈴般笑聲在夜幕中漸隱漸沒。
 
 
「杏花仙子,既入仙門,便得遵守仙規。這一百零八條仙規,妳須謹記謹守。」
百花仙子羽衣如雲,裙襬飾繁花,螓首蛾眉,手中拿著兩本冊子,一金一翠,甚是好看。「花仙三十六條規矩,妳也得用心學習,切不可出了差錯。」
說完,百花仙子霓裳隨風輕舞,翩然轉身離去。
「百花姐姐、百花姐姐……」一襲杏紅曳地長裙、肩披長巾的女子伸手接過冊子怔了兩秒,趕緊提著裙襬跟上,慌張地道:「我還沒喝孟婆湯呢!」
是啊,她還沒喝孟婆湯呢!她的腦海裡對這一路經歷清晰而深刻:童年、少年、青年、戀愛、婚嫁……或許尚不能稱之為婚嫁,因為還沒來得及擺酒席。她才剛從民政局領了結婚證,卻不幸與法律上的新婚丈夫在回家的路上遇到車禍。她看著自己的靈魂與身體分離,不斷飄升……徹骨的疼痛與澈底的絕望。沒想到卻是到了天庭仙界,並且立刻成了杏花仙子。
那個在她的常識裡該是中年大叔,結果卻正年輕的玉帝是怎麼說的?他說她連著七世命斷婚嫁,放在古代是禮成暴斃,放在現代──如今算是前一世了,就是領證身亡。她來不及成全人妻之名與實,已先意外身亡。命舛如此,遭遇七世之後,她便直接昇了仙。
只是這昇仙,算是一種補償,還是這些經歷本就是一種磨礪修行?
向晚好笑地想著,眼眶一熱,心痛無比。
她沒有前六世的記憶,可如今已是杏花仙子,卻還保留著第七世向晚的記憶。得知她噩耗的父母、親朋好友,他們會多麼傷心難過?她想到了法律上已是她丈夫的那個男人,他是生是死?生是幸,抑或死才是幸?
她可能算不上愛他,只是年歲長了,屈於家庭壓力接受相親,挑了個還算看得順眼的人交往,半年之後兩人談婚論嫁。他是一個很平凡的男人,會做家務會持家,對她有禮不逾矩,雖不浪漫,卻是個好丈夫的人選。
她之前不覺得怎樣,聽玉帝一說,忽然對他生出十二萬分的愧疚。她雖然不愛他,但一想到他遇上她才會遭此厄運,便覺得對不起他。
向晚除了心痛,還有些心慌。
她不知道成仙的過程是怎樣,只知道一般人死後得先過奈何橋,喝一碗孟婆湯,將前世愛恨情仇統統抹掉,可她沒喝。帶著前一世向晚的記憶,走馬上任擔了杏花仙子一職,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會,前世的她對神魔妖道的書籍也不感興趣。轉念一想,既然她手臂上的杏花印已封烙,是否該讓她喝碗孟婆湯,將前塵往事統統遺忘?
 神仙,不都是沒有七情六欲,心無牽掛?
「妳沒喝孟婆湯?」百花仙子停步,卻也沒看向晚。
「嗯。」向晚點頭。
「無妨,不少仙子也是如此。」百花仙子說完便繼續前行。
向晚正待再問,眼前匆匆走來一位雲髻素衣的仙姑,拉著百花仙子的手直說時辰到了,催促她快些離開。
時值夏末初秋,向晚想著前世的種種,望著青杏點點掛滿枝頭的林子怔怔出神。
欲將心事付花語,只是花期已過,心事難了。
 
**
 
之後幾天,向晚沒再見到百花仙子。她待在杏樹林,足不出林。
昇仙之後,再沒有饑餓感。幾天滴水未進,不休不眠,這不是凡人所能達到的境界。她接受了目前的處境,想著玉帝說的七世命斷婚嫁,胸悶得喘不過氣時,她就折根樹枝將青杏打落下來。
那一金一翠兩本小冊子被她扔在地,三兩顆青杏滾落其上,鎦金翠綠,方冊圓杏,宛如畫卷般美麗。
只是再美麗,她都沒興趣看。
如此渾渾噩噩,不知過了多少時日。
這一日,向晚依舊站在杏林裡發呆,卻聽林外有人喚她,聲音不輕不重地傳入她耳裡。
向晚回身,斂了斂身上的衣裳。來此數日,除了第一天見到的玉帝與王母娘娘外,她只認識百花仙子。聽這聲音又不是,不知這時誰會上門來找她。
「妳是?」來人一襲明黃曳地長裙,肩披長巾與她一般無二,看裝扮該同是花仙。
「我是迎春仙子,妳是新來的杏花仙子吧?」來人的笑裡有著迎春花般明亮靚麗的春天味道,「晚上是王母娘娘壽筵,眾姐妹商定以百花齊放為賀,到時以蓮燈為信號,可別誤了時辰。」
「百花姐姐呢?」向晚問道。她雖然不懂這些,但知道自己的直屬上司是百花仙子。
「百花姐姐數日前便趕往瑤池。歷年天庭壽筵都由她和百鳥仙子督辦,這事是她讓風婆婆傳的信,錯不了。」
「知道了。」向晚點頭。
顧不及閒聊幾句,迎春仙子便趕去通知其他花仙了。
向晚想,自己畢竟只是最基層的。今夜王母娘娘壽誕,顯然他們這一階層的仙人並不在受邀之列。既有玉帝,想來天庭亦有職位與等級之分。
天上人間,這兩樣東西還真是無處不在。
天界也有白天與黑夜,向晚返身回杏林找那兩本小冊子。身為杏花仙子,卻連花開的法術也不知道,她忙將翠綠冊子撿起,兩顆翠中透黃的杏子骨碌碌地滾向遠處。
先花後葉再結果,冊上記載了杏花生長的規律,如今需花開二度,自得她這個當仙子的施法了。除去幾條開花結果令,冊子上還記載了三十六條規矩,無非是不能違反自然的生長規律、破壞三界平衡之類。
向晚復又將冊子扔下,足尖一點,輕輕躍上杏樹枝頭。這些小法術她沒怎麼研習,只是不經意間發現,就像身體的一種本能,幾日下來早已駕輕就熟。
綿延數百里,皆是一片又一片的花林,匯聚成花的海洋。
這片花海是各花仙的轄地,一位花仙一片花林,花海正中是一排仙殿,眾仙在此都有住處。只是比起仙殿,向晚更喜歡這片屬於她的杏林。包括花海、仙殿以及她們這一班花仙,都隸屬百花仙子管轄。
向晚彎身摘了幾顆杏子往前扔,蜻蜓點水般地在杏枝上遊走。
碧綠的杏林,滿樹沉甸甸的青杏,一襲曳地杏紅長裙,粉面若桃,黑眸若夜的女子,笑顏如怒放的杏花,精靈般跳躍著。那飄飛的如雪長巾與翻飛的杏紅裙襬相映成畫,銀鈴般笑聲在夜幕中漸隱漸沒。
獨自笑鬧了一陣,向晚停下歇息,等著蓮燈的信號。
不知過了多久,仙殿四周的蓮燈升起。向晚右手輕點左臂的杏花封印,左手舉至額前,掌心向右,大拇指與中指貼合成圓,另三指舒展朝上,心中默念杏花盛放令。
霎時,杏林吐苞綻放,萬花齊開,聽得見聲音,聞得到花香。秋風換春風,點點如胭脂,連綿數十里。含苞時的豔紅、怒放時的漸淡、花謝落地又成雪白一片,說不盡的嬌,道不完的豔。
「道白非真白,言紅不若紅,請君紅白外,別眼看天工。」
向晚飄然而下,隨口吟誦。忘了是誰的詩、誰的心思,只是看著滿枝青杏襯著杏花,豐收與綻放;收穫與希望,這一刻在她心裡漾開了喜悅,幾日來的鬱悶不平倏然消失了。
三兩朵淡粉杏花瓣宛轉飄落,向晚忍不住伸手去接。
她想,作個杏花仙子其實也不錯。
 
**
 
向晚知道自己闖了禍是在第二天。
她被押到玉帝與王母娘娘跟前跪下時,看到一旁已跪了一位仙女,正是百花仙子。
「玉帝,是小仙疏於教導才會發生此事。望玉帝念在杏花仙子初上任,饒她此次失誤。」向晚未及開口,百花仙子便伏地求情。
昨晚王母娘娘壽誕,以百花齊放為賀,只需將天界的杏花綻放即可。壽筵結束,蓮燈落下,即恢復原樣。向晚不知道這些規矩,巴巴地將三界杏花催放,直到今晨有人發現了異常,她被押住才知道自己闖了禍。
向晚心裡是有些不屑的。這下跪的規矩,在她前世可沒有。
「一夜之間,妳可知因妳這失誤,人間謠言紛起,百姓惶惶奔走相告,直道天呈異象必有大災,甚至已有不少人打算離家逃難。」玉帝說道。
向晚抬頭看他。丰神雋朗,眉目英挺,初見時高貴優雅如畫中人物,哪是印象中的中年大叔。不過眼下玉帝皺著眉,抿著脣,明明白白生著氣,仙風道骨的氣質蕩然無存。
「謠言止於智者。」鬼使神差地,向晚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話音剛落,一旁的百花仙子扯了扯她的衣袖。向晚轉過頭去看她,耳邊傳來玉帝的怒喝:
「還不知錯!」
百花仙子一慌,不由分說拉著向晚意欲伏地謝罪。向晚將腰挺得直直的,就是不肯磕頭。
「何錯之有?規矩不正是用來打破的嗎?花仙三十六條明明白白地寫著,不管什麼理由,都不能錯了花期果期,壞了自然的生長規律。若都守著規矩,這天上人間地下,百花齊放該只是一個永遠不可能實現的美好願望。」向晚心中不由得生氣。昨晚是他們要百花齊放的,通知時只說見蓮燈便開花,又沒說分三界。她新來乍到,怎知這些講究?如今出了事,就只成了她的錯,被人押來跪在這,還要磕頭求饒。
王母娘娘聞言,面子便有些掛不住了。百花仙子鬆了手,有些愕然地看著向晚,輕喝道:「怎能如此講話!」
向晚皺眉,倔強地不低頭不認錯。
「不知悔改!」玉帝臉上怒氣更甚。
「玉帝……」
百花仙子欲再求情,卻被玉帝喝住:「妳退下!」
百花仙子擔憂地看了眼向晚而後退下,王母娘娘一直沒有說話。
向晚直視著玉帝,臉上那抹倔強更甚。
半晌無聲。
向晚忽然想,她這樣被抓過來,除了眼前幾位也未見其他仙人,玉帝是否也想給她一個改錯的機會?不然對於她這樣的小仙,完全可以直接懲罰,而不必如此費周折。
「我……」
「杏花仙子違反仙規,即刻打入人間,再次修行。」
向晚軟了口氣想認錯,終究還是晚了一步。玉帝話音剛落,她只覺眼前金光乍現,本能地偏過頭,視線滑過座上的王母娘娘,似見她眼中閃過一抹不忍,口中念念有詞。向晚聽不到她說什麼,周身霎時被一道金光包圍。失去意識之前,車禍那幕重又在她腦海浮現,她只覺得那種靈與肉分離的痛楚再次襲來……

書籍代號:0NRR0010

商品條碼EAN:9789866158544

ISBN:9789866158544

印刷:單色

頁數:224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