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上卷)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上卷)

作者:桐華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4-04-30

產品編號:9789865723323

定價 $24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書籍專頁: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

桐華最想寫的故事,

耗時五年傾心打造的精華之作。

 

「寫完這個故事後,我有一種,好了,

我終於對那個純真又璀璨的年代有了一個交待。」——桐華

 

隨書限量贈送,畫布紙材質精美藏書卡,

附桐華簽名,以及最想跟讀者分享的本書祕密。

 

百名作家、百名影視界明星、百家主流媒體,百名經銷商

同時推薦的青春小說!

 

青春是一條無悔不羈的路!

年少的我們缺乏耐心,

不明白生命裡最不捨的那一頁,總是藏得最深。

多年後,回首當年,

才看清那些在疼痛中成長,在微笑中遺忘的片段……

 

羅琦琦是父母、師長眼中的頭痛人物。

自傷自傲的她,只能用倔強與尖刺來武裝自己。

 

某次與導師當面衝突後,在街頭遊蕩的她進入一間遊樂場,

意外結識了國中生小波,如兄長般地關愛、照護於她,

在最愛的外公去世時,一路陪伴琦琦走出痛失至親的陰霾。

 

一場冰雹,瞬間拉近她與班上不良少年張駿的距離,

少年的一句「我保護你」,就此深印在情竇初開的少女心上。

琦琦渴望著他的注意,卻總在他的目光轉來時,匆匆躲避。

 

她第一次知道,幸福和快樂可以非常簡單,

只需凝視著他,心裡就會充滿陽光。

這段美好的日子,卻在轉學生關荷出現後終結——

 

她只能用不在乎的笑偽裝心中的傷,在黑暗中凝望著他們的光華。

唯有小波,能看見她隱藏的脆弱……

主要人物側寫——

●羅琦琦:自小被外公寵溺長大,五歲那年被迫與外公分開,因為父母偏愛妹妹,個性倔強的她只能自傷自傲,假裝不在乎。不輕易接受他人善意,只因害怕再次失去所愛。對於自己所認定的朋友極富義氣,兩肋插刀在所不惜,唯獨無法坦然面對喜歡的人……

●張駿:不良少年,家境優渥,熱情風趣,是女孩子喜歡的「壞男孩」。當班上同學排斥琦琦時,唯有他釋出善意。曾混過幫派,但有主見的他,從不跟著其他人隨波逐流。

●許小波:曾是有名的小混混,打架以狠辣出名,自小失去父親,造就了他拼命的性格。但在琦琦面前,他永遠是最包容、最善解人意的大哥哥。在校成績優異,唸大學曾經是他的夢想……

 

 

桐華

生於中國西北,畢業於北京大學,現為旅美作家,被讀者譽為「燃情天后」與「中國古典言情第一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她從小看慣的景色,嚮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歷。喜歡沉浸在各色的文字世界中,從古龍到席絹,從《紅樓夢》到《百年孤寂》,來者不拒。

著有《步步驚心》(增訂版)、《大漠謠》、《雲中歌》、《長相思》、《曾許諾》、《最美的時光》等,以上皆由野人文化出版。

 

楔子 滿身風雨我從海上來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學習一件事情,就是不回頭。只為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後悔,不為自己做過的事情後悔。

  人生每一步行來,都需要付出代價,我得到了想要的一些,失去了不想失去的一些。

  可這世上的芸芸眾生,誰又不是這樣呢?

 

  二○○八年五月十二日,汶川發生了芮氏八‧○級大地震,陝西、甘肅發生了芮氏六‧五級到七‧○級的餘震。

  那一日,身在舊金山的羅琦琦如往常一般開車去上班。她提前三十分鐘到辦公室,邊喝牛奶,邊上網收發郵件,突然,她看到了汶川地震的消息,震驚地點擊進去,確定了這條消息的真實性。

  大腦麻木了幾分鐘後,她突然意識到四川與陝西接壤,四川發生這麼大的地震,陝西肯定也會被波及。顧不上此時是中國時間的凌晨,她打電話回家,電話沒有人接,換打爸爸的手機,也沒有人接,再換媽媽的手機,同樣沒有人接,最後打妹妹的手機,依然沒有人接。

  羅琦琦一遍又一遍撥打著父母的電話,在無人接聽的回鈴音中,她的手開始發顫。華人同事小玲的父母在成都,當電話持續打不通時,她趴在辦公桌上失聲痛哭。

  整個早上,羅琦琦什麼都沒做,只是一遍遍撥打著電話,一遍遍刷新著網頁,可地震剛發生,連震級都還沒有真正確定,網上的報導少得可憐。

  為了瞭解陝西省受到的衝擊,她搜尋了中國地圖,用尺測量西安和汶川的距離,按照比例尺計算實際的空間距離,又打電話給麻省理工研究地殼運動的大學校友,問他地震傳播的次級遞減規律,等到下班的時候,她已經成了半個地震專家。

  晚上,電話終於打通。爸爸說:「人都沒有事,房子也沒事,就天花板掉了幾塊,電視機被砸得有點兒變形,妳不用擔心,瑗瑗一直陪著我們。」

  羅琦琦挨個詢問了一遍家裡的親戚,確認了每個人的安全,又對妹妹千叮嚀萬囑咐。

  正要掛電話的時候,妹妹瑗瑗說:「妳十分鐘後打電話到我的手機,我有話和妳說。」

  十分鐘後,羅琦琦打到妹妹的手機,問:「什麼事情?」

  「姐,妳有算過妳多少年沒回過國了嗎?妳去的是美國,不是月球!昨天下午地震後,我們不敢在屋子裡睡,在街頭露宿了一晚,爸媽一直在念叨妳。就算是美國總統也要回家看望一下父母吧?妳就日理萬機到連回家一趟的時間都沒有嗎?

  我知道妳給了家裡不少錢,爸媽住的房子、我開的車子都是妳出的錢,如果沒有妳,爸媽和我說不定還在擠七十年代的筒子樓,可妳知道爸爸有肝硬化嗎?妳陪媽媽去過醫院嗎?妳有沒有想過,我們若在震中有個萬一,妳就見不到我們了……」

  羅瑗瑗忍不住哭了出來,五分是對生死無常的後怕,五分是對地震慘狀的感同身受。

  羅琦琦不吭聲,良久後,她說:「我會盡快安排假期,回國一趟。」

  羅瑗瑗一邊哭,一邊笑地說:「這還差不多,爸媽肯定會很高興!」

  雖然決定了要休假,可工作上的事情不是說放就放、說走就能走的,等羅琦琦一切安排妥當,已經是九月份了。

  周圍歸國的華人都拎著大包小包,就她只帶了一個中等大小的行李箱。

  從舊金山起飛,十多個小時就到了北京。

  羅琦琦恍惚地想,十多個小時,只是當年坐火車到北京的四分之一時間,原來太平洋的距離並不是那麼遙遠。

 

◎◎◎◎◎

 

  在西安機場取了行李,當羅琦琦朝外走時,聽到後頭有人高聲叫:「姐,姐!」

  一個打扮靚麗的女子不停地朝她揮手。四年沒見,有些許陌生,可當妹妹一把抱住她時,源自血緣的熟悉剎那間就回來了。

  瑗瑗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說話,她一邊開車,一邊說個不停,詢問著美國的事情,絮叨著國內的生活。

  她興高采烈地說:「哦,對了,那天我和同事去稅務局辦事,那幫公務員沒有豔若桃李,卻絕對冷若冰霜。後來突然出來一個人,我不認識他,他卻認識我,問我『妳姐是不是羅琦琦』,我說『是啊』,他就讓同事幫我們把事順利辦完了。

  我們要謝他,他卻推辭說『一點小事舉手之勞,我和妳姐是老同學』,我以前和同事說妳從小就是出類拔萃的風雲人物,我同事還不信,總說我吹牛,那次才算信了。」

  羅琦琦裝作累了,閉上了眼睛。她從小就是出類拔萃的風雲人物?究竟是她的記憶太好,還是別人太健忘?

  車子停在樓下,羅琦琦沒有回家的熟悉感覺,甚至壓根不知道房子在幾樓,像個客人,任由羅瑗瑗帶領。

  媽媽準備的飯菜驚人的豐盛,似乎要把羅琦琦四年來沒吃到的都補回來。

  羅琦琦只負責吃,不負責說,但是只要有羅瑗瑗的飯桌,永遠不會冷清,她連說帶笑,連比帶畫,一會講老闆的洋相,一會說同事的八卦,逗得全家人笑了又笑。

  媽媽一邊吃著飯,一邊試探地說:「琦琦,如果碰到了合適的人,妳自己也要上心一些,女孩子不管事業多成功,都要成家。妳得給妹妹做個榜樣,要不然她老是理直氣壯地說『我姐不也還沒男朋友嘛』。」

  羅瑗瑗朝羅琦琦皺眉頭,以一種小聲,卻全桌子都能聽到的聲音說:「還是妳聰明,待在國外,壓根兒聽不到這些嘮叨,下次把我嘮叨急了,我就去投奔妳。」

  爸爸媽媽都笑了起來:「就妳這樣子?大學時連英文四級都考了三次才勉強通過,還想要出國?」

  「好好的中國人,為什麼要考英語啊?考不過還不許畢業,神經病!怎麼沒見英國的大學生考中文啊?」

  「那不說英語,妳的專業課程成績……」

  「你們再說,再說我可不吃飯了!」

  羅瑗瑗驕橫地一瞪眼睛,爸爸媽媽立即和以前一樣全部投降。

  「其實的確沒必要考英文,平時也很少用,用的人去考就行了。」

  羅琦琦微笑地聽著,享受著這種細碎的幸福。

 

  吃過飯後,羅瑗瑗領著羅琦琦參觀她的臥室。

  房子是羅琦琦出國後才買的,她出了四十多萬,父母負擔裝修費用。因為這個臥室是留給琦琦的,一直沒有人用,桌子、床、書櫃都很新,沒有任何時光的記憶,只有書架上的書看著熟悉。

  羅琦琦拿起《紅樓夢》,坐在床沿隨手翻著。一九七九年的版本,紙張已經有些發黃,真難相信,這本書竟然要三十歲了。

  羅瑗瑗邀功一樣地說:「怎麼樣?妳的寶貝我都幫妳保存良好。」她拉開書櫃下方的櫃門,「妳親筆簽名的密封箱子在這裡,我可從沒打開看過。」

  羅琦琦沉默地凝視著箱子,羅瑗瑗笑著說:「姐,妳好好休息,等休息夠了,我再陪妳吃遍大街小巷。」

  琦琦拿出箱子卻沒有打開,只是用手指摩挲著箱子上的簽名。這些簽名寫於高三畢業那年,那時她才十七歲。這麼多年過去,其實連她自己都有些記不清裡面究竟裝著什麼了。

  她默默坐了一會兒,把箱子塞回床邊的書櫃裡。

  洗完澡後,羅琦琦給沈遠哲、楊軍、林依然各發了一封電子郵件。他們是她中學時代碩果僅存的朋友,自從出國後就失去了聯繫,她也不太確定這些電子郵件是否還管用。

  明明很累,可也許因為時差,也或許因為枕頭旁就是那個承載著過去的箱子,她翻來覆去,總是睡不安穩。

 

◎◎◎◎◎

 

  第二天早上,她正在刷牙,電話響了。

  「琦琦,妳的電話。」

  她急急吐出漱口水,跑過去拿起電話:「喂?」

  「羅琦琦同學,妳聲音變化挺大的。」

  這種說話方式,不可能是穩重的沈遠哲。

  「楊軍,你在……」她低頭看著來電顯示,「你在北京工作?」

  「是啊,妳呢?這次回國是暫時,還是長期?」

  「暫時,不過假期挺長的,有一個月。」

  「什麼時候回去?會經過北京嗎?我和林依然聚會時,總會提起妳這個無情無義的渾蛋,想當年我們的三角關係多惹人羨慕啊!」

  「那敢情好,我回頭去北京的時候,你請我們吃飯。」

  「好啊,只要妳來,吃什麼我都奉陪。」

  「看來你現在是有錢人了。」

  「去死,再有錢也不敢和妳這賺美元的人比。」

  「少來,美元在貶值,你不知道啊?你有女朋友了嗎?和童雲珠糾纏出結果了沒?」

  楊軍只笑不答,過了一會兒才說:「目前還沒有女朋友。」

  「同學,聽我一句勸,別一棵樹上吊死,虧你還是學電腦的,不知道重要檔案要備份啊?」

  楊軍好整以暇地問:「同學,那妳呢?有男朋友了沒?」

  羅琦琦悻悻地說:「目前也還沒有。」

  楊軍高聲大笑:「林依然已經結婚了,孩子都快一歲,是個女孩,非常像她,完全就是一個小依然。」

  「那可太好了,我批准她可以攜帶家眷出席我們的三角關係宴。」

  「好嘛!反正不是妳付錢。對了,羅琦琦,妳這次回國想做什麼?有想過回故鄉嗎?」

  「主要是陪陪爸媽,別的還沒想好。」

  「唉!妳這是剛回來,還滿懷著革命主義的浪漫情懷,等妳和父母在一個屋簷底下住上兩週,妳就知道階級敵人的滋味了。我已經總結過我和爸媽的關係,絕對的遠香近臭。」

  羅琦琦光笑,不說話。

  楊軍說:「我先掛電話了,我所有的聯繫方式都發到妳的郵箱裡了,有什麼事,妳隨時找我。我們是一塊長大的朋友,妳若和我客氣,我會生氣。」

  「我明白。」

  「把電話給妳媽,我給阿姨問個好。」

  羅琦琦把電話遞給了媽媽,聽到媽媽愉快的笑聲,重複著說:「哦,還沒女朋友呢。」

  羅琦琦搖頭笑笑,繼續去刷牙洗臉。

 

  在家裡連續住了兩個星期後,羅琦琦開始明白楊軍的理論。

  她和爸媽倒還沒有淪落成階級敵人,不過明顯不如剛回來時受到重視了。媽媽開始去公園跳舞,爸爸則常常跑去找棋友,都不再抓著她問東問西。

  羅瑗瑗還算仗義,盡量抽出時間陪她,可是大概也到最後的忍耐極限了。

  「姐,妳什麼時候回美國?」

  羅琦琦笑了笑:「下週我就會離開西安了。」

  「去北京?」

  「不是,先回去我們長大的地方看看,再去北京見幾個老同學,然後回舊金山。」

 

◎◎◎◎◎

 

  一週後,羅琦琦圓滿完成了探親任務,在爸爸、媽媽、妹妹的歡送下離開西安。

  經過兩小時的飛行,羅琦琦到達了她的目的地。

  一走出機場,熱浪就撲面而來,比西安至少高了兩度。風很大,頭髮被吹得亂飛。羅琦琦一邊走,一邊不停地左右看著,和周圍的旅遊觀光客一樣,一點兒看不出她曾在這個城市生活過十年。

  坐在計程車上,羅琦琦看著車窗外,神情很恍惚,道路兩側的變化真的太大了,她尋找不到似曾相識的親切。

  計程車司機問:「小姐來旅遊嗎?對什麼景點感興趣?」

  「不是。」頓了一頓,她又說:「我小時候在這裡長大的。」

  司機本來想推銷旅遊包車業務,沒想到看走了眼,竟碰到本地人。

  他笑著說:「看妳這樣子,好久沒回來了吧?」

  「十年。」

  「哎呦!那可真夠久的!」

  「是啊!」是很久。

 

  到賓館時,天色已黑。

  羅琦琦洗完澡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回到這座城市,她一路上一直有些恍惚,還有隱隱的亢奮。

  既然睡不著,索性爬了起來,站到陽臺上,眺望城市的迷離燈火,卻看不清楚哪一盞燈火是她的家。

  這麼多年過去,這個地方依舊牽扯著她的心。

  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認為,一個人所有的行為都受童年經歷的影響,所以,一切的因果都要追溯到生命最開始的地方……

 

書籍代號:0NRR0034

商品條碼EAN:9789865723323

ISBN:9789865723323

印刷:單色

頁數:25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