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半暖時光(上下卷不分售)

半暖時光(上下卷不分售)

作者:桐華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4-11-19

產品編號:9789863840138

定價 $50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桐華「時光三部曲」之三,

繼《最美的時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之後,

又一青澀愛情˙感動指數十足的現代都會小說。

 

是什麼天大的理由,你愛他、她愛你,卻又不能在一起……

要有多大勇氣,可以笑著分手說:「我一定會讓自己幸福的!」

 

顏曉晨是個一腳踏出校門的大四生,也是同學眼中年年拿獎學金的資優生,

同班的沈侯,則是她的「前」男友,鎮日呼朋引伴、花天酒地,成績慘不忍睹,

也因此,如所有人預料的,這段天差地遠的戀情只存活一個多月就宣告失敗。

 

程致遠,是她打工時在酒吧認識的客人之一,出手大方,談吐優雅,迷倒酒吧的一群女侍者,

眾人開設賭局,看誰能邀請這位資優股約會吃飯,就能贏得賭金,

也因此,在生活費捉襟見肘的情況下,她巧施詭計,逼得他在眾目睽睽下不得不答應邀約,

赴約時帶他到學校餐廳用餐以魚目混珠,卻好巧不巧碰見沈侯和朋友,差點打了一架……

 

此後,一個如水般溫柔的男子和一個如火般熱情的男孩,總出現在她的視線裡,

在她絕望時伸出援手,在她低潮時挹注光明,

本以為這是兩段如水般綿長的友誼,卻在沈侯對程致遠漸漸嶄露的敵意中變了調……

 

--------------------------------------------------

永遠不會忘記,深夜守在電腦前的你,只為找到那一首我唱過的歌;

也會躲在漆黑的陽台上,用走調的歌聲,為我唱一首全世界只有我聽到的歌曲。

那樣的你,點亮了歲月,溫暖了時光。

 

「我們永遠在一起,永遠都不要分開,好不好?」

「好!我們永遠在一起!永遠都不分開!」

 

年輕的他們並不是不知道人生有多麼百折千迴、世事有多麼無常難測,

但年輕的心,更相信自己的勇氣和力量,敢於期冀永遠,也敢於許出一生的諾言。

--------------------------------------------------

 

【主要人物側寫】

˙顏曉晨:出身清寒家庭,一邊勤奮讀書,一邊努力賺取家用,雖然在升上大一的暑假失去了父親,為了母親,她強逼自己挺直背脊,堅定地走在人生的道路上,可她卻不知道,遇見了此生最深愛的人,真正的考驗才剛到來……

 

˙沈侯:意氣飛揚的天之驕子,樂觀自信,出身富裕,父母親是跨國企業經營者,在遇見顏曉晨之前,從不知挫折為何,但他漸漸發現,顏曉晨就是他此生最大的挫折……

 

˙程致遠:溫潤儒雅的翩翩男子,社會精英分子,無論何時都波瀾不驚,一身脫俗氣質,說明了不凡的出身背景,總是體貼周到,總能在顏曉晨需要幫助時出現,卻似乎對她別有目的……

 

[桐華╳時光三部曲]---------------------------------------------------------------------------

讓我們踏著青春的足跡,一同尋找溫暖時光的記憶──

 

從沉浸《最美的時光》追求初戀的不悔與勇敢,

到追憶《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的衝動與彆扭,

《半暖時光》則是夾在青澀與熟成之間、微憂傷又溫暖的愛情成長習題。

-------------------------------------------------------------------------------------------------------

 

桐華

生於中國西北,畢業於北京大學,現為旅美作家,被讀者譽為「燃情天后」與「中國古典言情第一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她從小看慣的景色,嚮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歷。喜歡沉浸在各色的文字世界中,從古龍到席絹,從《紅樓夢》到《百年孤寂》,來者不拒

著有《步步驚心》(增訂版)、《大漠謠》、《雲中歌》、《長相思》、《曾許諾》、《最美的時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等,以上皆由野人文化出版。

 

[摘文1]
【Chapter2】愛情

愛情和火焰一樣,沒有不斷的運動就不能繼續存在,

一旦它停止希望和害怕,它的生命也就停止了。

——拉羅什福科

 

 

早上,顏曉晨泡在資訊教室修改履歷。

下午,是最後一門全院必修課——經濟法。顏曉晨去上課時,發現階梯大教室裡的人格外多,一眼望去,只看見黑壓壓的人頭,看不到空位,她這才想起今天發期中考成績,難怪來上課的人這麼多。

顏曉晨正四處找座位,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叫她。

「顏曉晨,這裡有空位!」沈侯站起來,衝她招手,示意她過去。

在同學們詭異的目光下,顏曉晨擠了過去,坐到沈侯旁邊,「你怎麼沒坐最後一排?」

「妳以為還是大一,大家都爭著搶著坐第一排?現在想坐最後一排得早點來!」

顏曉晨拿出課本,開始看書,沈侯拿著平板電腦在看財經新聞。

顏曉晨和沈侯的手機幾乎同時響起,顏曉晨看手機,是老大魏彤的簡訊,「妳和沈侯和好了?」

顏曉晨鬱悶地盯著螢幕。

沈侯湊過來,看了一眼顏曉晨的手機,嘿嘿地笑,把他的手機拿給她看,一連十幾則,有簡訊、有微信,都是問:「你和顏曉晨復合了?」

顏曉晨抬頭看了教室一圈,想不到在期中考試成績即將公布的陰影下,大家的八卦心依舊熊熊燃燒!

沈侯問顏曉晨:「妳打算怎麼回覆?」

「實話實說。」

顏曉晨敲了兩個字「沒有」,摁了傳送。

沈侯扯了扯嘴角,把他的手機扔給顏曉晨,「幫我一塊兒回覆了。」他埋下頭,繼續玩平板。

顏曉晨用的是一款諾基亞的舊手機,連微信功能都沒有,沈侯用的是蘋果手機最新款。顏曉晨還記得第一次拿到沈侯的手機時,連怎麼接電話都不知道,還是沈侯手把手教會她如何用這種觸控式手機,現在她雖然會用了,可畢竟用得少,很多功能不熟,只能笨拙地一條條慢慢回覆。

沈侯抬頭瞅了她一眼,看她微皺著眉頭,一絲不苟地和手機搏鬥,忍不住唇角微翹,含著一絲笑繼續看財經新聞。

經濟法老師進來,看到教室裡滿滿的人,笑著說:「除了考試,這是最齊的一次課。」

大家都笑了,老師說:「為了留住難得來的同學,先講一小時課,第二節課我會留半小時發考卷。」

同學們笑完了,都開始聽課。

第一節課上完,課間休息時,顏曉晨去洗手間,聽到幾個女生在議論她和沈侯。

「沈侯和顏曉晨又在一起了?」

「我問過了,沈侯說沒有。」

「他們可真夠奇怪的,談戀愛時像沒有關係,分手了反倒像談戀愛。」

「大概顏曉晨想找機會復合,讓沈侯幫她占座位,沈侯拉不下面子拒絕。」

「不可能吧?」

「怎麼不可能?顏曉晨看著很老實,實際私生活很亂,聽說她常常去外面和男人鬼混,是她死皮賴臉主動追沈侯的。」

顏曉晨拉開了廁所門,很淡定地從幾個女生身旁走過。她們沒想到八卦的對象就在裡面,尷尬地閉了嘴。全院兩百多人,除了全院必修課,很少有機會在一起,顏曉晨只是覺得她們眼熟,連她們的名字都不知道。

 

回到教室,沈侯已經在座位上,正和一個男同學聊天。這同學也是院裡的神人,經常缺課,和大家都不熟,顏曉晨敢保證他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可據說已經在外面做專案,收入不菲。

顏曉晨默默坐下,腦子裡一直回想著剛才幾個女生說的話。說她私生活混亂,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自從她大二開始在酒吧打工,就有了這說法,最誇張的版本是說她在外面坐檯。不過,說她死皮賴臉地追沈侯,卻是第一次聽到,畢竟她和沈侯這個學期才在一起,總共在一起的時間還不到兩個月。

 

老師開始講課,顏曉晨卻沒在聽課。

沈侯奇怪地看了她幾眼,終於忍不住問,「妳沒事吧?居然不聽課?」

她想說話,可看看周圍的同學,拿起了手機,準備發簡訊。

沈侯也默契地拿起了手機。

顏曉晨問:「你覺得是不是我死皮賴臉地追你?」

沈侯滿臉的笑,「沒感受到,不過,的確是妳先表白,當然算是妳先追我!」

他把手機遞給顏曉晨,螢幕上,一則舊簡訊。

 

發信人:顏曉晨

發信時間:8月2日 5:28

內容:我喜歡你。

 

顏曉晨十分吃驚,完全沒想到沈侯竟保存著這則簡訊,他在螢幕上滑了一下,示意她接著看。

 

發信人:顏曉晨

發信時間:8月2日5:53

內容:剛才的簡訊很抱歉!我只是想讓你知道而已,沒有其他想法,也不會再做任何事情,你無須回覆,可以當沒有收到。

 

顏曉晨苦笑,她清楚地記得那天她情緒壓抑,一時衝動發出了那則表白的簡訊,發出後,卻花了二十幾分鐘寫第二則道歉的簡訊。沈侯當時沒有給她任何回覆,而她也的確只是想讓他知道有個人喜歡他而已,沒有抱任何希望,也沒期望任何結果。對她而言,把話說出來,就如火山噴發一次,噴發完也就平靜了,依舊過自己的日子。

可沒有想到,一個月後的某個晚上,她從自習室出來,快要到宿舍時,沈侯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對她說:「做我的女朋友!」

猶如突然被五百萬砸中,第一反應不是高興,而是被砸懵了,懷疑是假的。顏曉晨愣愣地看著沈侯,遲遲不說話,讓沈侯很不耐煩,「到底同不同意?痛快一點!」

「好!」顏曉晨依舊分不清東南西北,卻立即答應了,就如被五百萬砸中的人,即使懵到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飛來橫財,卻一定會先緊緊抓住。

兩個確認了戀愛關係的「親密戀人」,卻一點親密的姿態都沒有,更沒有喜悅的表情。沈侯沉默著,好像不知道該再說什麼,顏曉晨也沉默著,是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兩人面對面,呆呆地站了一會兒。

沈侯問:「妳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沒有。」

「那我走了!」

他瀟灑地走了,顏曉晨卻猶如做夢一般回了宿舍,她不知道他到底哪根神經搭錯了,但真的很開心,希望他多神經錯亂一段日子。

 

顏曉晨記得他們在一起的那一天是九月十六日,他提出分手是十月二十八日,期間她要打工唸書,他連假和父母去了趟國外旅遊,其實真正約會的日子很少。似乎還沒等顏曉晨進入狀態,沈侯就發現錯了,喊了停!

 

突然之間,顏曉晨心情很低落,把手機還給沈侯,開始認真聽課。

沈侯本以為顏曉晨看到自己以前發的簡訊會說點什麼,或者有點羞澀乃至悵惘的反應,但沒想到顏曉晨居然像一個機器人,霎時就把所有歸零,沒有任何情緒波動地聽課記筆記,他靜靜瞅了她一會兒,才繼續玩平板了。

 

……

 

顏曉晨問:「聽說你要考雅思?打算出國?」

「怎麼?捨不得我走?」

「不是。就是突然想起來了,問問你畢業後的打算。」

沈侯盯著她,「妳認真的?我出不出國,妳都沒感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路。」即使沈侯不出國,顏曉晨也沒有奢望會和他在一起,所以,只要是他選擇的路,她都會衷心祝福。

沈侯低下頭,吃了幾塊水果,淡淡地說:「我媽心氣高,非要逼得我給她做面子,我懶得看她哭哭啼啼,就先報個名,哄哄她。」他回頭看了一眼,見宿舍的門鎖著,笑著說:「妳很清楚,我對唸書沒有太多熱情,這四年大學我可是靠著妳讀完的。」

那是大一,顏曉晨剛到這個城市,人生地不熟,只知道做家教賺點生活費,後來急需一筆錢,她賣了一次血,可依舊差三千多塊。那時候,沈侯正沉迷魔獸世界,懶得做作業、寫論文。一個急需人幫忙,一個急需錢,機緣巧合下,顏曉晨和沈侯談成了交易,她幫他做作業、寫論文,一個學期四千塊錢。

沈侯知道顏曉晨要價偏高,要求預付三千五也很離譜,但他看著這個寡言少語的同學,竟然鬼使神差地答應了,不但答應,還主動預付四千。他對顏曉晨吊兒郎當地說:「反正要預付,不差那五百,免得我惦記。」他數了四千塊錢給她,她卻臉漲得通紅,沒有伸手接。他裝沒看見,把錢塞到她手裡,故意調侃地說:「妳叫顏曉晨,是吧?金融系的第一名,我算賺了!」

顏曉晨和沈侯雖然在一個學院,可是主修不同,顏曉晨是游離在班級之外的人,沈侯也是游離在班級之外的人,兩人完全無交集,就算有學院必修課,可全院兩百多人,混到大學畢業,仍會有很多人叫不出名字。本來,他們的生活應該是兩條平行線,可就是因為代寫作業和論文,顏曉晨進入了沈侯的視線。從那之後,沈侯不想做的作業,要完成的論文,期末考試前影印筆記、勾重點……沈侯都會找顏曉晨,顏曉晨從來不拒絕,但只第一次收了他四千塊錢,之後,無論如何她都不要錢。因為顏曉晨不肯要錢,沈侯也不好意思總找她代寫,只能變得勤快點,借了作業來抄,一來二去,有意無意地,變成顏曉晨幫他輔導功課,沈侯也漸漸地不再玩遊戲。

沈侯瞅著顏曉晨,「妳那次可是獅子大開口要了我不少錢!妳說,當年我要和妳這麼熟,妳會不會免費啊?」

顏曉晨淡笑著搖搖頭,那筆錢真是急需的救命錢。

他拿起書敲了一下顏曉晨的頭,「妳這人真沒勁!連點甜言蜜語都不會說!」

顏曉晨揉了揉並未被打疼的頭,不解地問:「你媽媽那麼希望你出國唸書,為什麼不索性高中一畢業就送你出去呢?」

沈侯沒有避諱地說:「兩個原因。我媽就我一個孩子,她生我時是高齡產婦,吃了不少苦,對我很緊張,捨不得把剛滿十九歲的我放出去。還有個重要原因,我高三時喜歡玩遊戲,過度沉迷,新聞上總報導孩子太小送出國就學壞,我媽怕我性子未定,也學壞了,不敢把我送出去。」說著,沈侯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接完電話後說:「我要走了。」

顏曉晨送他到樓下,「今天真的很謝謝你。」

「好了!妳這話說了幾遍?妳不累,我還累!」他不耐煩地揮揮手,大步流星地離開了。

顏曉晨回到宿舍,坐在他剛才坐過的椅子上,拿著他剛才用過的叉子,覺得絲絲縷縷的甜蜜縈繞在心間,可下一瞬,想到他如果出國了,她就沒了這種偶爾得來的甜蜜,再想到畢業後,他會漸漸走出她的世界,再無交集,絲絲縷縷的甜蜜都變成了苦澀。

顏曉晨輕嘆口氣,理智雖然都明白,情緒卻是另外一種不可控制的東西。
[摘文2]
【Chapter3】年輕的心

我們的心憧憬著未來,現實總是令人悲哀,

一切都是暫時的,轉瞬即逝。

——普希金

 

 

隨著參加過一次又一次的徵才活動,投遞出一份又一份履歷,有的同學得到面試機會,有的同學沒有得到。

找工作不像唸書,唸書的付出和收穫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贏者是努力勤奮所得、理所應當;輸者是不夠勤奮,不能怨天尤人。找工作卻讓人看不清楚,明明成績很好的同學竟然會第一輪筆試就失敗,明明成績一般的同學卻在面試中大放光彩。

同一個專業,找工作的方向完全相同,每一次投遞履歷都是一輪競爭。剛開始,大家還沒什麼感覺,沒有顧忌地交流著如何製作履歷,如何回答面試問題,可隨著一次次的輸和贏,大家逐漸意識到他們不僅僅是同學,還是競爭者,不知不覺中,每個宿舍的氣氛都變得有一點古怪。大家依舊會嘻嘻哈哈地抱怨找工作很煩,卻都開始迴避談論具體的細節,比如面試時究竟問了哪些問題,他們的回答是什麼。

顏曉晨在兩個外商企業的第一輪面試中失敗了,她自己分析原因,和英語有很大的關係,因為表達上的自信不足,導致給人的第一印象不好。但經過幾輪面試,積累了一些經驗,她開始明白其實面試的問題都有套路,尤其第一輪,可以更有目的性地準備。

顏曉晨和她幫助輔導功課的留學生商量好,不再泛泛地練習對話,而是做一些面試練習,本來留學生已經答應,可又突然反悔了,甚至取消他們互相輔導功課的約定。剛開始,顏曉晨以為她哪裡做得不好,找他溝通,他卻言辭含糊,後來才發現他被院裡的另一個女生搶走了,兩人說話時,肢體間透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顏曉晨知道,事情已經無關能力,她成績再好也搶不過,只能給他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謝謝他這一個多月的幫助,並祝他在中國學習愉快。

學校的留學生不少,可從英美這些英語國家來的留學生並不多,現在學期已經快結束,顏曉晨不可能再找到留學生幫忙,只能自己練習,效果差了很多,她鼓勵自己,熟能生巧、勤能補拙!

 

為了找工作,顏曉晨不得不把打工的時間改成三天。酒吧裡來往的老外不少,但這些老外大部分是附近學校的外語老師,人家靠教英語賺錢,不可能指望和他們練習對話,而且他們或多或少會講一點中文,點單時,還會特意說中文,練習對話。但顏曉晨不管了,逮到一個機會是一個,反正碰到老外就說英文,即使翻來覆去不過是些酒水名字,好歹可以練習一下語感。

程致遠來酒吧時,顏曉晨剛招呼完一桌老外客人,又練習了一下午英語對話,腦子裡轉來轉去還都是英語,對著他也用了英文,「Sir, what can I do for you ?」

他笑著也回了英文,「Sure, I just want to have some drink.」

顏曉晨才反應過來,抱歉地說:「不好意思,昏頭了。」

程致遠問:「妳最近是在練習口語對話嗎?」

顏曉晨很詫異,「你怎麼知道?」

「很多年前,我剛去美國唸書時,也曾這樣過,抓住每個機會,和外國人說英語。」

顏曉晨笑起來,「我是為了找工作。真討厭,明明在中國的土地上,面試主管也是中國人,卻要用英文面試!」

程致遠仔細看了她一眼,關切地問:「怎麼?找工作不順利?」他每週都來酒吧,有時一個人,有時和朋友一起,每次都是顏曉晨招呼,他一直溫文有禮,從沒有逾矩的言行,一個多月相處下來,顏曉晨和他雖然不能說很熟,可也算能聊幾句的朋友。

「我拿到了幾個大公司的面試,不能算不順利,但也不能算順利,聽說最後一輪面試會見到一些老外高級主管,我口語對話不流暢,怕是因為這個原因最後被拒。」這段時間,宿舍的氣氛很微妙,很多話都不能說。說不行,會覺得妳在裝,說行,會覺得妳炫耀。程致遠離顏曉晨的生活很遠,反倒可以放心訴一下苦。

程致遠說:「我這段時間不忙,妳要願意,我可以幫妳。」

「你幫我?」顏曉晨不解地看著程致遠。

「我在國外唸書工作了很多年,英文還算過得去,何況我的公司徵過人,我也算是有經驗的面試主管。」他笑看著顏曉晨,「有沒有興趣接受一下挑戰?」

顏曉晨突然想起,好像是Apple還是Yoyo說過他從事金融工作,和顏曉晨算是同行,一個「有」字已經到了嘴邊,卻仍克制住了,「我先去幫你拿酒。」

給他拿了酒,顏曉晨忙著去招呼別的客人,沒時間再繼續這個話題。

 

————·————·————

……

————·————·————

 

程致遠領著她走進一個小會議室,窗戶外面是一段不錯的河景,沒有樓房遮擋,很是開闊。

程致遠請顏曉晨坐,祕書辛俐送兩杯茶進來,看顏曉晨在脫大衣,體貼地問:「我幫妳掛外套?」

顏曉晨忙說:「不用,我放椅子上就可以了。」

辛俐禮貌地笑笑,安靜地離開了。

程致遠坐到會議桌的另一邊,「現在開始嗎?」

顏曉晨把履歷、各種證書影本遞給他。

他低著頭,把履歷和資料仔細看了一遍,方抬頭說:「Hi, you must be Xiao-chen, I‘m Zhi-yuan Cheng , nice to meet you !」

看上去,他和剛才一樣,坐姿沒變,也依舊在微笑,可不知道究竟哪裡不同了,一瞬間,顏曉晨就覺得他變得很鋒利,帶著禮貌的疏遠,審視挑剔著她的每一個小動作。

顏曉晨不自禁地把腰挺得筆直,「Hi, Mr. Cheng, nice to meet you, too!」

他指指顏曉晨的成績單,「Wow! I am quite impressed by your GPA as I know it‘s very tough to get top scores in your university. I was wondering how you did it. You must work really hard or you are extremely smart, maybe both?」

顏曉晨的面試經驗很少,可她知道程致遠很厲害,他看似在讚美她,卻每一句話都是陷阱。

為什麼成績這麼好?妳認為自己聰明嗎?為什麼喜歡學習,卻沒有考慮繼續讀碩士?既然不喜歡做學術,打算畢業後就找工作,為什麼沒有多參加一些相關的社團活動?為什麼想到我們公司?為什麼對這個職位感興趣?我們公司最吸引妳的是什麼……一個又一個問題,看似都是常見的面試問題,可當他巧妙地穿插在聊天中,精心準備好的回答竟然都用不上,如果說了假話,肯定會立刻露馬腳。

三十多分鐘後,當他放下她的資料,表示面試結束時,顏曉晨一下子鬆了口氣。

程致遠笑問:「感覺如何?」

顏曉晨喝了口水,說:「感覺很糟糕。」

他笑著說:「看得出來,妳為了面試精心準備過。面試是需要準備,但記住,盡量真實地面對自己!面試官雖然職位比妳高、社會經驗比妳豐富,可都是從你們這個年紀過來的人,他們沒指望你們這些還沒踏出校門的人有多能幹,他們更重視你們的性格和潛力是否和企業文化符合。」

顏曉晨疑惑地看著他。

他說:「舉例說明,四大會計事務所會更喜歡勤奮踏實的人,投行會更喜歡聰明有野心的人,諮詢公司會希望妳性格活躍、喜歡出差,四大國有商業銀行會希望妳性格溫和、謹慎懂事……一個性格適合去投行的人卻不幸進了國有商業銀行,對他自己而言,是悲劇,對公司而言,也是一次人才浪費,反過來,也是如此。」

顏曉晨若有所悟,邊聽邊思索。

程致遠說:「其實,面試官拒絕一個人,很多時候並不是因為他不夠優秀,而是因為面試官根據自己的經驗,判斷出他不適合這個公司。有時候,即使透過提前準備的答案,騙過了面試官,可生活最終會證明,人永遠無法騙過自己!」

顏曉晨很鬱悶,剛覺得自己找到成功的門道,結果他卻說即使成功了,最終也會失敗。

程致遠說:「你們剛要踏出校門,缺乏自信,很著急,總想著抓到一份工作是一份,可等你們有朝一日也成為面試官,去面試別人時,妳就知道這是多麼錯誤的做法。職業是人一輩子要做的事,在現實允許的情況下,應該盡可能忠實於自己,選一個和性格、愛好契合的方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尤其重要,如果選錯了,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去糾正。」

 

書籍代號:0N003064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0138

ISBN:9789863840138

印刷:黑白

頁數:568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