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心靈養生>心理勵志> 問題是,妳打算當少女到幾歲?

問題是,妳打算當少女到幾歲?

貴様はいつまで女子でいるつもりだ問題

作者:Jane Su ジェーン·スー

譯者:Miyako

出版社:不二家

出版日期:2016-10-05

產品編號:9789869368612

定價 $34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青春啊,就像撒在甜點上的糖粉,年過三十,風一吹就會露出原形。
糖粉飛了,而我們發現上頭仍刻著大大的「少女」二字……」

 
不再可愛,如何(被)愛?
日本最炙手可熱的兩性專家Jane Su
「說岀女人的心聲,一個人就是智囊團」

 

【當肉體不再青春正盛,但心智尚未成熟?!】
年過三十、有些社會經驗、有點世故、小有資產,在這個「少女?」的世界,
人生不再存在自動化的選擇,正確的事情無法成為任何保證,
失聯的前男友在網路裡活得精采,有(友)人不斷奔入結婚列車、有人兀自留在月臺……
結不結婚?生不生小孩?繼續工作?
 
現在,我們遇到了「最S的」Jane Su。
她在前方吶喊:「女人,一輩子都是少女!」
也在後方鞭策我們:「女人啊,以戰略和覺悟,面對妳的人生吧!」
 
聯誼也有大智慧" Fake it till you make it! "──〈發現好女人〉
在三十拉警報的時刻,拒拿「女人」當武器的Jane Su精心策畫了兩場聯誼,她偽裝自己,試圖破解「可愛=被愛」的人生不平等公式,卻發現……
 
一開始我們模仿別人,我們說:「那些OOXX的女生,都去死吧!」,最後我們發現,女人的「理想像」不是已存在的「某人」,從來都只有在思考與實踐之下,每天活出的「自己」。
 
◆「可愛的形貌,原本就不是由自己決定的。」──可愛屬於誰?
「心情受到小或弱的事物牽引,感到憐愛與想要珍惜。」(「可愛」的定義;《大辭林》)
Jane Su說:「不是人人都是(小叮噹世界裡的)宜靜」。如果妳不符合最大公約數的可愛,厭惡被看作「小的、弱的=較低等的生物」,如何從一對一的關係中,找尋自己的價值?
 
◆「能讓遊戲往有利方向進行的人,是那些清楚規則的人。」──某種遊戲的攻略
「和女人一起工作好麻煩!」面對職場中的多數派玩家(男性),Jane Su的【男性社會遊戲攻略】十年精華。「讓對方看見我比男人更男人」只會讓女人身心受創/避開男性玩家的地雷/某些階段「和誰一起做事」比「做什麼事」更重要……
 
最後,(打開本書)在「痛苦與舒服間來回」之前,不妨做一下簡單的少女資格測試:
【O】喜歡粉紅色
【O】討厭某人/事/物沒有明確根據
【O】看到可愛事物會興奮雀躍
【O】歐巴桑為敏感詞
【O】已決定購買本書
以上任一勾選者,恭喜您,您已經符合少女(魂)資格!
 
問題是,妳打算當少女到幾歲?

Jane Su
 
1973年生,土生土長的東京人, 自封「未婚專家」。
曾於大型唱片公司擔任宣傳,歷經十多年與「男性社會」苦戰的社員生活,末期留下「失戀暴瘦25公斤」的傳說。
 
探討兩性、戀愛、家庭問題的專欄常見於《CREA》、《VERY》等女性雜誌;
在TBS電台擁有黃金時段節目包括「Jane Su的生活在跳舞」、「Let’s so dance」。
 
轉戰作家成績亮眼,著有《問題是,妳想當少女到幾歲?》(幻冬社)、《Let’s so dance》(Poplar)、《我們沒被求婚的101個理由》(Poplar),其中《問題是,妳想當少女到幾歲?》一書榮獲第31回講談社散文獎。
 
「最S的Jane Su」現以廣播主持、專欄作家、歌詞創作等多元身分活躍各界,舉凡生活情報、戀愛煩惱、人生智慧,為日本無數少熟女最倚賴的建言者。

Miyako
 
文字、音樂、美術、動漫畫多方雜食,從事編輯、翻譯、創作、身心靈療癒等工作。譯有《幻想即興曲》、《從福星小子到火影忍者,經典暢銷的祕密》、《荒木經惟 寫真的愛與情》、《好想推倒!萌男圖鑑》、《富士見二丁目交響樂團》系列等。著有音樂劇《新社員》改編小說。

封面攝影
章潔

 
臺北出生的紐約藝術家/旅人/攝影師,用眼神說一些生活的意外。現兼職馬格蘭攝影通訊社 Magnum Photos 紐約分部。

解說
【解開僵硬身心的魔法書】

三浦紫苑(作家)/文
 
最近,我經常去按摩。從小時候我就痛恨一切運動,體育課時總是處心積慮想辦法躲在角落。但到了四十歲的現在,無法再這樣下去了。
 
再不活動身體的話,就會死!
 
於是,我認真思考了「什麼是最適合我的運動」,靈機一動,「就是按摩啊」!
這樣,妳根本沒在運動吧?運動的反而是按摩師傅啊!也許大家會這麼認為。但對一個四十年來從不運動的身體而言,光是躺在那裡全身被大力揉來揉去,就是極激烈的運動量了。每次按摩我不但會汗流浹背、氣喘如牛,再加上肩膀又僵硬得跟岩石一樣,都痛到不行。一按到背部,我就會從喉嚨深處發出像被惡靈附身般的歐吉桑聲音。
 
按摩師傅對客人通常毫不留情,根據我的個人統計,他們多半是S。看到歐吉桑的惡靈如此苦苦掙扎,卻能毫不在意地說出:「好─最後讓我們來個伸展。哎呀─怎麼都伸不開!再加油一下啊!」然後無情地拉開我的手臂,或是硬扭身體。不行不行不行!我說不行了啊!歐吉桑的惡靈差點就要升天,一邊發出痛苦聲音,在痛楚與快感間掙扎。
 
按摩師傅愛的S按摩術……我思索著這跟什麼好像啊?原來就是Jane Su的散文。每次看Su姐的散文,我都會叫著「好痛、好痛!噢─不要了─!」然後笑到顫抖。就連不希望被發現的痛處,也難逃她的魔掌。有時候我會忍不住想大叫:「哎唷─!好害羞!」然而看完後,不可思議地,身心的痠痛完全被解除了。「好!接下來可以好好過每一天了!」心情變得無比開朗。
 
Su姐自稱「未婚專家」,但她所寫的文章無關未婚或已婚,對各種立場的女性都能成為指標,帶來鼓舞,並成為重新思考自己與周遭關係的契機。
 
身為「女人」,在生活中能無憂無慮、不犯任何過錯的女性,應該只是極少數吧。箇中原因,在本書中有相當有趣且具深度的探討。我個人在閱讀時,可說是點頭如搗蒜,拜此所賜,脖子痠痛也好了一大半。
 
在內心深處,無論到了幾歲,還是住著一個「小女孩」,但對於大方穿上粉紅色又有所抗拒。儘管如此,要說我不希望被稱讚「好可愛」當然是騙人的。換句話說,就是我很麻煩。就連自己也覺得自己「麻煩」,周遭的人應該也覺得如此吧。唉……
 
不過,不麻煩的女人(遑論人類)應該不存在吧。看了本書後,我便自然地理解了。Su姐以清晰的文筆,化開一直以來我無法以言語形容的疑慮,「啊,原來我這樣也沒關係」、「以後要注意一下這些地方」,像這樣打開了我的視野。Su姐不只擁有明晰的分析力,也富有以知性為底蘊的體貼和想像力,她不會隨意否定他人。她只是以身體力行的經驗傳授我們:「有些人很難溝通,那這些人的思考方式是什麼?我們又該如何跟這些人相處?」不僅能幫我們用大笑來解開身心的痠痛,也能成為現實社會中的生存指標。
 
我一直在思索,對於女性而言的「理想女性像」,到底會是誰?個人而言,如果投胎轉世的話,我希望成為像叶姐妹(譯註:由叶恭子和叶美香組成的團體,以追求「極致的美」的貴婦形象走紅,具爭議性的言行經常成為話題焦點。)一樣的華麗型女性,但這似乎很難稱得上是眾所推崇的「理想」……我沒有夢想過成為明星,或在政經界或體育界闖出名號,小時候也從未想過要成為「新娘」,完全不知道該以哪個領域的誰為目標。不過,就像Su姐所說的,女性本來就擁有各樣的生活方式選擇(要不要結婚、生不生小孩、要不要繼續工作等),立場也各有不同。所以,擁有什麼樣的憧憬、以何處為目標,這些會變得曖昧不明也很正常。
 
但是讀了本書後我發現一件事。現在的我們,不就是透過每天的生活,獨自地創造出自己的理想像嗎?我們的理想像,並非是已存在的「某人」,都只有在思考與實踐之下,每天活出的「自己」。
 
自動接受「到了一定年齡,就結婚步入家庭」一途的時代已經結束了。無論有沒有結婚,有了小孩的話情況更是複雜,選擇繼續工作的女性會面臨到接二連三的困難。那麼家庭主婦就輕鬆了嗎?當然也絕非如此。「小孩都大了,這種時代妳還不去工作啊?」總會有人來多管閒事。管我這麼多!我們應該可以自己選擇喜歡的路吧!
 
無論選擇哪一條路,都不會是「自動化」的選擇,而是抱有一定的戰略與覺悟所做的決定,這就是女性的現狀。真的很累。但是,看完這本書後我開始思考,汲取周遭與自身的感受,並走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這樣的生活方式雖然艱難,卻也十分自由。更何況,我們還有Su姐!在妳的周遭,一定有人的思考與感受方式與Jane Su相似吧。
 
我從Jane Su的書中得到了勇氣。我們女人,並不是會決裂、仇視彼此的生物。我們能夠尊重每個人的不同立場、互相支持,並一步步邁向各自嚮往的所在。「理想像」不用是唯一,也不必陷入「女人就應該這樣」的思考,或因此對不符合標準的自己感到灰心喪氣。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去生活,如果有夥伴受傷脫隊,就集結眾人之力幫她「維修」,再目送她上路。這就是自由。然後,在迎接人生的黃昏時,若能認定自己「稍微接近心中的理想人物像了(不是女性像)」,那應該就是無上的幸福了。儘管每個人走的路不同,是夥伴的話,一定會在最後的相送時刻為我喝采致意吧。
 
我的目標就是如此。為此,今後也要全力力行思考與實踐,提醒自己看待他人時不要忘了想像力。看完本書,讓我有了這樣的想法。謝謝妳,Jane Su!
 
就這樣,今日的我,依然一人過著悠哉生活。看過我的房間的朋友,都覺得裝潢實在簡陋,而把它戲稱為「歐吉桑的房間」。
 
房間內精力茂盛的只有觀葉植物,樹葉陰影遮住了電視,畫面變得看不太到。我無計可施只好放棄電視,轉而對朋友傳送大量簡訊。我在簡訊中完全不會使用表情符號,語尾還加了很多「!」。之前還曾在簡訊的句尾用了「v」(當成愛心符號),搞得眾朋友都很惶恐,紛紛詢問「那個『v』,是什麼意思?」
 
這樣好嗎?不,當然不好!
 
問題在於男人。並不是說要怎麼去抓住男人(到了我輩層級,這種煩惱本身早已煙消雲散)。就算是男人,應該也有煩惱「我這樣下去可以嗎?」的時候吧!但對於此類問題,我跟男人從來都話不投機。為什麼會這樣?男人平常究竟在想些什麼?
 
關於這一點,前幾天發生了一件令人錯愕的事。我和一個不到六十歲的男性聊天,他以凝重神情吐出了一句話:
 
「男人,是會思考死亡的動物。」
 
當時,我差點要噴出嘴裡的飯,但轉念一想覺得自己太早下論斷,決定敞開心胸繼續對話。
「這個不管男女應該都會吧。最近我也在煩惱要有多少存款才能安然過老後的師活、要怎麼照顧父母之類的。」
「不是那樣的意思,是形而上的意義的死亡。」
 
形而上的……!
 
抱歉,我噴飯了。雖然我知道這樣的態度會傷害男性自尊,但實在是忍不住。妳說嘛!關於死這種事不是十四歲左右的時候就想過一遭了嗎!現在是太閒嗎?還是因為一腳踏進棺材了才開始想?不管如何,先決條件是要工作然後準備老後生活喔。尤其是像我們這種自由業、單身又沒有小孩的人!
 
這個插曲讓我感觸良多,我們之間要能以共通語言溝通,應該是接近不可能吧。不過,我同時也明白了,就像女人心裡永遠住著一個「小女孩」,男人的心中也永遠住著「思春少年」。
 
生活很難,也因此更彌足珍貴,這對每個人而言都一樣。能去輕柔觸碰這樣的心靈、解開僵硬的思考,讓人的身心狀態彷彿是接受了最高等級的按摩,這就是Jane Su的書。無關性別,衷心地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它。

摘文
【三十歲的十項心得】

 
如果你問我:三十幾歲是一段怎樣的時光?我認為女人在這段時間裡會遇到人生第一次的「盤點」。確認自己的庫存,有不夠的就下單,多餘的就處理掉。我的倉庫完全沒在管理,光是盤點就花了十年。重新回顧三字頭歲月,我整理出了下列十項心得,請容我冒昧介紹。
 
1. 若未婚,應儘早結婚。
三字頭的單身生活,實在太過自由太過快樂。熱衷工作的人,在這時期會充滿成就感,工作也正上手,私生活中可以盡情歡笑哭泣喧鬧,就算心情低落甚至想在地上打滾耍賴都可以照自己的意思,活得自由自在。而且,跟二十幾歲的時候比起來,錢包跟心境都更寬裕,漸漸地每天的生活也就越來越隨心所欲。
 
偶爾看到同輩中已婚人士,為了小孩、婆婆、老公、太太、房貸再加上小孩的教育,失去屬於自己的時間,每天過得手忙腳亂。雖然自己心裡很清楚,除了辛苦之處,當中還是有相當多樂趣,但對享盡自由的三字頭單身人士來說,輕鬆的單身生活還是難以放棄。
 
世界上,有少數的單身者可以斷言自己一輩子都不須要建立家庭,這也是事實。除此之外,我認為還是趁著對結婚依然懷著夢想或希望,抱定主意(或有意)只跟一個人長相廝守的時候,就趕緊結婚。要選定人生中最重要也(預計是)最長的事業的伴侶,需要衝動。之後,就如大家所知,隨著年齡增長,這股衝動會慢慢減速。
 
已婚者值得稱讚之處,在於面對欲求時比較容易放手。藉由和無血緣關係的人或是無法用語言溝通的小嬰兒建立生活,他們每一天都在習慣「事情不會照著自己的意思發展」的訓練,認識到自己可以控制的範圍並沒有那麼大。我認為明白這些道理的人,在面對突發狀況時適應力會比較高。這並不是說,所有已婚者的德性都比較高。然而,那些把不愉快的事物一步步捨棄的單身人士,最後將在孤島上品嘗孤獨。如果不想走上這條路,在妳確實感受到自由裁量權的存在無法割捨之前,趕快登記結婚吧,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了。
 
2. 一回神就會來到三十八歲,要做好心理準備!
「時間彈指即過」這件事,並不會只針對忙著養兒育女的父母組。對於可以肆意玩樂的單身人士來說,三十幾歲的時光就像是被允許過夜身上又有點零錢的小學生,簡直就像待在龍王的水晶宮,不知不覺間七、八年過去。然後,一回神每個人都成了浦島太郎(譯註:出自《日本書紀》的傳說,講述少年漁夫浦島太郎到海中龍宮遊玩了數日,發現陸地上已過了數個月。故事隱喻人類為了短暫的快樂,切斷與家庭、社會的牽繫的因果報應。)。這個時候,如果三十八歲時心性還像三十歲,只會更加凸顯妳的「內在年久劣化」,務必自我警惕!
 
3. 頭五年伸展枝幹,後五年修剪枝葉。
邁入三十,剛開始的五年是還可以揮霍體力的時候。既然如此,就應該把油門踩到底,全力去做至今沒有嘗試過的事情。旅行、上課、花錢、戀愛、興趣、學習等,什麼都好。在這個時期如果裝成熟、趨於保守,只會讓自己的路越走越窄,所以先讓枝幹長粗吧。
 
就我個人的實際感覺來說,三十五歲再開始削減多餘的東西,綽綽有餘。但多餘歸多餘,年過三十五,贅肉就很難去除,還是要注意。
 
4. 以前看不起的事情當中,選一件來做。
我從小就不擅長運動,甚至傲慢地認為「運動是閒人才做的事」,但三十歲後我開始打拳擊,認識到運動後流汗的樂趣,也明白了原來肩膀僵硬其實很容易治好。對假設又進行假設,這種任性的一廂情願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5. 重新確認保險與存款。
直到三十五歲我才發現,自己自二十歲就持續支付的人壽保險,根本沒有包括癌症險。時代的觀念會改變,所以,從那時候起我每年都會重新檢查一次保險。
 
關於存款,我個人認為,三十幾歲時把二十幾歲時存的錢用掉,也是一種做法。若是單身,更應該善加利用「浪費也是一種對自己的投資」這種藉口。我指的不是那種小額小額地慢慢花用,而是心臟快崩潰、胃都要痛起來的那種消費。
 
參加廉價旅遊團之外的海外旅行、在免稅店以外的地方買名牌包,這些我也都在三十五歲前經歷一遍。我親身體驗到,同樣的風景、同樣的皮包,若付出的金額不同,得到的服務也就不同。浪費有個優點,是可以看清楚對自己來說什麼是不必要的奢侈。如果妳沒有親身體驗過,看什麼都會覺得是好的。
 
我二十幾歲存的錢,三十幾歲的時候全用光了。大家應該會認為這是笨蛋的行為吧?然而從清水舞臺往下跳,(譯註:「以必死的覺悟下定決心做某事」的比喻。清水寺相當於今日四層樓高的建築,日本自古便有「從清水寺往下跳」的相關傳說與創作,普遍動機是藉由把性命交給神明來祈願,明治時代已頒法禁止。)甚至骨折一段時間,那真的很刺激!一旦進入四十歲,就會心生畏懼沒法這樣做。浪費後的極端節制也是,趁還有體力與克制力的時候才捱得過去。
 
投資的話日後也還來得及,在看到青春的尾巴之前,請務必體驗一次浪費。
 
 
【發現好女人啊!】
 
你曾經透過聯誼研究自己嗎?換個精準一點的問法,您曾經親身去驗證過,什麼類型的人在聯誼時較受歡迎嗎?我曾經研究過。
 
那時候,大約是《CanCam》的模特兒蛯原友里小姐被大家暱稱「小蝦」的當紅時期。當時我剛跟交往一段時間的男友分手,久違地重新回到「戀愛市場」這個獵場。因為年過三十,我心裡盤算著和下一個獵物無論如何都要步入婚姻關係。所以,必須找到預期長久關係、適合結婚的人(當時我是這麼以為的)。
 
當時我的身邊有好幾個讓人感興趣的個性派男人。但是,他們身邊一直都有特別可愛(僅此而以)的年輕女孩。至於其他的準個性派男人,若以結婚為前提來看,他們都不值一顧。不過我一向說話比較超過啦。
 
若是以結婚為前提,我決定要找大學畢業、在企業工作的上班族(排除媒體或廣告代理商那類外表光鮮的行業),也就是一般所說的「普通男人」。當時自視甚高的我,抱著這樣的想法。想要認識這樣的男人,快的方式就要參加那種有社交手腕、結婚意識強烈的女性主辦的聯誼。我開始細細打算,尋找聯誼機會……
 
隔周就是聯誼了,我受到A小姐戰略性思考的刺激,想來進行一項實驗。首先,我安排了一場跟科技新貴工程師的聯誼,就在與製藥公司的行銷人員聯誼的隔周。據男主辦人說「他們腦筋好,卻缺乏社交性」,我決定把它往後排。
 
擅社交的大企業行銷人員,以及缺乏社交性的新興企業工程師。就我的解釋,前者就是「大家憧憬到要死的普通男人」,後者比較可能跟我合拍,卻是大家常說的那種「普通被認為很難結婚」的男人。
 
連續兩星期要進行勢均力敵、對照性絕佳的聯誼,我為自己定下三項規則:在和普通男性聯誼時,要把自己內在的可愛按鈕開到最大,而且把最強武器——幽默紐完全關閉。和與亮麗無緣的科技新貴聯誼時,就把平常的自己百分之百展現出來,享受脣槍舌劍。然後不管是哪場聯誼,都要以「小蝦」為典範來打扮自己。
 
當然,我很清楚,有「醜女村第一美女」之稱的我要以小蝦為目標,實在是太不自量力。但是,當時我比現在瘦很多,況且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小蝦,我被厚重的衣服層層裹住,看起來頂多像隻炸蝦。
 
我想藉這個實驗找出的,是自己的問題點。普通男人不選我,是我的外在有問題?還是我的內在有問題?
亮麗打扮然後抹殺自我,參加普通男人的聯誼會,沒意外的話應該都會有人來邀續攤。如果我非常清楚已經百分之百抹殺自己,卻依然沒有人來搭訕,那就可以做出「我的外表,不管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吸引普通男人」的結論。
 
如果亮麗打扮但無法百分百抹殺自己,那麼應該會演變為一開始接觸很順利,到後半無法和任何人聊得愉快吧。這樣一來,就可以導出「我的性格,不管再怎麼修正都不會吸引普通男人」的答案。聯誼根本就不是找靈魂伴侶的場合,而是藉由「有多少人來跟妳講話」來測試自我價值的地方。
 
為了準備連續兩星期的聯誼實驗,我去購置了新衣。當時小蝦在廣告裡穿著白色連身洋裝吃著麥當勞蝦堡,我在一陣自我糾結後也買了白色連身洋裝。另一件則是質地柔軟的深藍連身洋裝,外面預計套上淡駝色小外套,我在鏡子前面重複試穿,從頭到尾徹底檢查,就像隔天要上戰場的武士,前晚磨亮盔甲的興奮感竄流全身。
 
與普通男人聯誼的日子終於到了……
 

書籍代號:0C1AA001

商品條碼EAN:9789869368612

ISBN:9789869368612

印刷:單色

頁數:304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