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商業財經>經貿理財> 支配運勢的39種思考術:掌握簡單心法,下決定、決勝負,怎麼做都好運

支配運勢的39種思考術:掌握簡單心法,下決定、決勝負,怎麼做都好運

運を支配する

作者:櫻井章一、藤田晉

譯者:江裕真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5-11-25

產品編號:9789863591849

定價 $25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20年不敗雀鬼 X 上市公司社長

傳授職場與人生的39個祕訣

把逆境打成一副好牌

運氣從此無上限!

 

為什麼有些人能一贏再贏,有些人只能輸到見底?

為什麼好運總是缺席?

難道只能預支來世的運氣?!

 

二十年來未嘗敗績的雀鬼櫻井章一,與曾寫下日本史上最年輕上市公司(日本知名網路媒體集團Cyberagent)社長記錄的藤田晉,從縱橫牌局的多年經驗,學到叱吒商場、迎戰世界的秘訣:只要方法正確,運氣總量可以無上限!

 

本書不教你如何打麻將,而是教你走闖職場、經營人生的39個策略思考。與其輸到滿地打滾,不如探本求源對症下藥;與其跪求上帝降下五顆鑽石(或是一組大樂透號碼),不如重整旗鼓步步為營,把職場當牌桌,掌握決勝時刻,把逆境當成絕佳戰友,一起殺出重圍。從此擺脫一敗塗地的夢魘,不再被一棒擊沉,永遠都是好運連連。

 

整頓運氣七個法則

.在我覺得必須簡單思考時,一向都不太聽專家的說法。

.就算處於僅一成有利的劣勢,只要能精確掌控「轉捩點」,就能一口氣逆轉情勢。

.輸家有九成九都是自滅。

 

掌握好運者的九個習慣:

.不擇手段把自己逼到牆角。

.創業的本質就是,明知道或許不會有答案,卻希望把答案帶往「有」的方向。

.邊跑邊射下一支箭的人才能持續致勝。

 

斬斷負運的十個想法:

.陷入低潮時,要有意識地安排「間隙」。

.「不顧一切豁出去」只會運氣盡失。

.正面思考有礙成長。

.努力可提高勝率,但不保證成功。

.成功模式不會連續兩次奏效

 

維持運氣的七種思考:

.把「結束」當「開始」,就能維持運氣。

.愈缺乏運氣,愈會追求「確切證明」。

.稍微不認真反而能抓住運氣

.一個人的深度,來自逆境的型塑。

.無法冷靜判斷職場危機,形同賤價拋售自己的職涯。

 

召喚運氣的六個訣竅:

.犯錯時先承認,再忘掉

.要有不配合周遭的勇氣

.一人獨贏反而是整體損失

 

雀鬼櫻井章一、「麻將第一好手」藤田晉告訴你,想要好運不用求神拜佛養小鬼,一切就整頓思考開始。整頓運氣、斬斷負運、掌握好運,順風時保持危機感,低潮時回歸基本動作,才能判讀趨勢流向,在順境下乘勢而起,在逆風時飛得更遠。不再放槍、不用哀怨,把職場與人生的困境,都打成一副絕妙好牌。

 

 

 

 

 

作者

櫻井章一

一九四三年生於東京,大學時代開始打麻將,後來出道成為專業的地下麻將高手。一直到他退休為止的二十年間,從未輸過,贏得了「雀鬼」的異稱。退休後他開設「雀鬼流漢道麻將場牌之音」,並成立「雀鬼會」,透過麻將指引後進的人生方向。著有多本著作,包括《幸運的真面目》、《識人有術:20年不敗雀鬼的「人間觀察力》、《不落敗的技術》等。

藤田晉

CyberAgent公司社長暨代表董事。二〇一四年底贏得「麻將第一好手」頭銜。一九七三年生於福井縣,九七年自青山學院大學畢業後,進入人力服務公司Intelligence工作。九八年成立CyberAgent,成為社長暨代表董事。二〇〇〇年,該公司股票在東京證交所新興市場類股(Mothers)掛牌,二十六歲的他也成為(當時)史上最年輕有此創舉的社長。二〇一四年,該公司股票轉往東京證交所一部交易。著有多本著作,包括《創業家》、《在澀谷工作的董事長告白》等。

 

譯者江裕真

畢業於輔大管研所、中央資管系,現為《今周刊》特約譯者。喜歡到日本自助旅行,希望有一天能走遍日本47個都道府縣(目前去過25個)。譯著包括《無印良品培育人才祕笈》、《無印良品成功90%靠制度》、《SCRUM:用一半的時間做兩倍的事》、《社群媒體怎麼玩?》、《大數據@工作力》、《M型社會》、《AKB48的格子裙經濟學》、《中國不承認的地下經濟》、《史上最強哲學入門》西洋篇&東洋篇等。

 

 

 

1.前言

幸運,自己主宰 藤田晉

 

我是在學生時代認識雀鬼會會長櫻井章一,算算已經大概二十年前了。以不敗傳說聞名的櫻井會長,在當時已是麻將世界裡的超級知名人士。

那時的我,完全沉緬在麻將裡,幾乎每天從早到晚都泡在麻將館。我的青春幾乎都為麻將所占滿。由於當時的我強烈希望能變得更厲害,出於一種純粹想知道有「雀鬼」之稱、當代少有的賭博師究竟怎麼打麻將,於是開始固定到位於東京町田的雀鬼會道場報到。

雖然只有短短一年左右的時間,但櫻井會長教我的東西可不少。我在麻將中養成的經驗,現在工作上仍然很受用。

要說到為何我會和櫻井會長一起出這樣的書,是基於一種想法:打麻將時幸運或運氣的轉變軌跡,以及﹁輸贏的直覺﹂,如果應用於工作中,似乎也可以說得通。關於這部份,就算是不懂麻將的上班族,我覺得一樣能夠從長久置身於勝負世界裡的櫻井會長身上,學到很多課題。

此外,在職場工作或是經營管理,假如是在校成績愈好的人愈能創造出成果,那照理說企業高層應該都是由一向很會讀書的大學教授,或擁有MBA學位的人出線擔任才是。但現實並非如此。就算頭腦好又有才能,還比別人加倍努力,倘若缺乏勝負的直覺,無法解讀幸運或運氣這類肉眼看不到的東西如何變動,就無法充份予以活用。

然而,幸運、運氣、勝負的直覺這類東西實在很難依據邏輯說明,因此在本書中,我會試著把人稱「二十年來沒輸過的男人」櫻井會長的話,以適於上班族吸收的方式詮釋出來,並加以分析。

事實上,假如仔細觀察麻將,就會隨處看到一些有如商業的縮影,可歸納為以下四點。

 

-、一開始就處於不知道會發到什麼牌的「不平等」當中。

二、牌局處於「相對競爭」的態勢,看誰能夠在一定的規則下,憑著自己拿到的牌,以比別人還快許多的速度胡牌。

三、面對牌局的進行,以及與對手間的籌碼差距等分分秒杪激烈變動的狀況,必須有能力冷靜且迅速地「判斷狀況」。

四、由於四人只有一人能胡牌,大半時間裡需要的是「忍耐力」。

 

麻將的這些特點,都和商業很像。畢竟,商場既存在著「不平等」,也是一種「相對競爭」,還經常需要「判斷狀況的能力」,最後的「忍耐力」則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本書會多所探討這些事項,但如果我說其中大半都是從麻將學到的,也並不為過。

如果問我從櫻井會長身上有沒有學到什麼對我的工作或人生帶來特別重大影響的東西,我會回答「律己」以及「堂堂正正地競爭」。

麻將打不好的人,常是那些敗給自己欲望的人。

就像櫻井會長在本書中講的「到最後都沒有把臉從臉盆中抬起頭的才是贏家」一樣,麻將也帶有一些「比誰有耐力」的成份。

在商業中,想要提早放輕的人與急著要贏的人,因為輸透了而熱中於翻盤的人,以及無法「律己」的人,到頭來都會被欲望所淹沒而自滅。

此外,一旦投身商場,有時會讓人覺得,使詐騙人獲利好像比較划算,誠誠實實經營反而吃虧。

然而,假如抵擋不了想要以卑劣手段的誘惑,你當場就完了。這不但會讓別人失去對你的信任,就算你成功了,應該也無法覺得幸福吧。我深信,「堂堂正正競爭」,到最後才是最強的。

自學生時代以來,麻將慢慢地離我愈來愈遠;但最近我又開始打了。

打著打著,我發現了許多在還是學生時未能了解的、關於麻將與商業之間的類似之處。而我也發現,一直以來,自己在不知不覺間,把學自麻將的想法,都應用到了工作上。再次受到麻將魅力所吸引的我,也開始對輸贏認真起來,就像過去我隸屬於雀鬼會、在櫻井會長跟前學東西時那樣。

雖然我遠離麻將已近二十年,但我在商業世界裡培養起來的勝負直覺,都活用到麻將上了。二〇一四年,我在決定日本麻將界第一好手的權威性大會「麻將最強戰二〇一四」中參賽,和同為一流水準的專業麻將好手對戰,贏得了優勝。

現在的我,雖然是個企業經營者,卻也同時是現役「麻將第一好手」的頭銜保持人。我想應該從來沒有企業經營者保有這樣的頭銜,但我心裡強烈覺得,打麻將與企業的經營有相互回饋的作用,可以彼此提升,關係非常緊密。

肉眼看不到的幸運或運氣之流究竟是何方神聖?它在工作中會以何種型態呈現,我們又能夠如何活用並控管?倘若各位能從本書中體察到解答的線索,我會非常開心。

 

 

2.正面思考有礙成長 櫻井章一

 

不久前,在一場宴席上,有位初次見面的人問我,「櫻井先生是不是基本上都正面思考呢?」那人對我不太熟悉,似乎是現場的其他人告訴他,「這個人是二十年間沒輸過的賭博師唷」。可能是他對於賭博師抱持著「正面看待事情」,所以「受到幸運眷顧」,於是「在輸贏中勝出」的印象吧。

這固然是很單純的聯想,但沒有錯,凡事若都能積極思考與行動,好運前來的機率會變高。但如果太過積極、施力過度,好運不但不會來,還會漸漸遠去。

並不是單純地採取正面思考,就能受到好運的眷顧。

說起來,我並不是個正面思考的人。因為我幾乎不會以什麼事為目標積極思考或行動。但這並不表示我會悲觀看待事情,或是在行動上很消極。

我並不會刻意正面思考,也並無凡事在一旁風涼以對、負面看待的習慣。我只是採取一種生活態度:依順每一刻的情感,順其自然就行。

積極開朗地過活,當然不是壞事。雖然「正面」的意義與價值,會視不同情況而定,但以生存之道來說,再怎麼樣還是比退縮而陰鬱的人好太多。

不過,正面思考一旦太強烈,也會造成問題。

在心情不愉快的時候,假如還得想著「我必須要切換為正面的心情才行」,對於我們的心,是很大的負擔。過度的正面思考,等於是在逼自己相信「原本的我並不陰鬱」、我真正的樣子是「開朗的我」。這也會讓「陰鬱的我」變成應該排除、惹人嫌的東西。

人的真實情感,並不是我們能用理性依自己的喜好控制的。一旦硬要介入,會形成嚴重的心理糾結,一點一滴磨損我們的心。

不間斷且過於強烈的正面思考,就好像在期待「天空每天都清朗都晴空萬里才行」一樣。但實際上,不可能一直都是晴天,有時會下雨,有時也會陰天或下雪。

人心就像天氣,有放晴的明亮日子,也有狂風猛吹般的陰暗時刻。心會像天氣一樣,無時無刻都在變化。坦率地接受自然的變化,對心來說是最無負擔的生活方式。

總是想著要正面思考的人,其實比較無法成長。在難受時、難過時,還硬要以正面思考,裝作自己很開朗,等於是一種在現實教人厭煩時,想要別開眼光的逃避之舉。

心靈想要成長,就該好好面對自己的弱點或不足。假如只重視好的部份、加分的特質,那並不叫成長。心情低落時,就把那種心情當成是自己的負面部份看待。這件事能夠執行到什麼程度,和能否成長是有關係的。

 

3.輸家有九成九都是自滅 櫻井章一

 

人活著,便是如履薄冰。因為,人這種生物,就算別人不對自己做什麼,也會不小心做出自掘墳墓般的事——也就是擁有很強的自滅能力。這並非諷刺,而是我自己在過去的諸多勝負當中,所親身學到的事實。

代打的賭錢麻將多半賭的是超乎社會想像的龐大金錢或權力,而且不少都是不折不扣把命都賭上的戰役。我也碰過連續打兩三天的賭局,幾乎沒什麼睡。這種嚴肅的正式賽事,就像是把臉埋進盛水的臉盆一樣,先把頭抬起來的人就輸了。雖有這種全力拚戰,甚至於還聞得到血腥味的慘絕戰役,但有時也會碰到一些在平淡而安靜的緊迫感中進行的牌局。

在這之中,我有一個感受。無論是激烈的交戰,或是連大風都沒刮、乍看之下很平靜的戰局,輸家幾乎都是自我毀滅。

就算是實力相當你來我往的牌局,對手光是稍微喘口氣,或是因為節奏亂掉而做出失策之舉,就可能在還沒回過神來的狀況下垮掉。我們都還沒出手決勝,對手就自己在牌桌那頭不聲不響地逐漸沉沒了。這樣的光景,我不知道看過幾千幾萬次。這樣的情形讓我體悟到,輸掉有九成九都是出於自我毀滅。

會輸有九成九是因為自滅。這件事不但麻將如此,在體育、商業或是生存之道上,只要牽涉到人的一切,難道不都如此?事實上,無論在體壇或在商場,只要我們仔細觀察各個世界裡不斷發生的輸贏,就會發現,因為自滅而吸引「輸」的例子,佔壓倒性多數。

明明沒人想主動輸掉,又為什麼會自滅呢?只有一種可能的說法,那就是他們追求「贏」的思考與行為的型態,已經包含了自滅的要素了。就因為太過困在﹁必須贏﹂的想法裡,不知道早已因此輕忽了多少事,也會產生焦慮、緊張、不安或迷惘等負面情緒吧。這恐怕也會讓人的行為與思考無法走在正軌。就算犯了錯也沒發現,或者也可能懶得修正吧。也可能眼界變得狹隘、誤判牌局情勢、失去對於敵手的關注,也可能讓別人失去對你的信賴。這種事情一件一件累積起來,慢慢描繪出通往自滅的迴圈。

以前曾出版過我著作的某位出版社社長,聽說在看到了「輸家有九成九都是自滅」之後,就很自我警愓,覺得「一定要多加小心」,但那家出版社後來還是破產了。自滅的陷阱實在太多,就連自我警愓也避免不了。這代表著,想要發現所有的陷阱,並不容易。

 

 

4. 預先訂好放棄的條件藤田晉

在工作中,「放棄」的判斷極為重要。任誰都應該遇過,只因為放棄不得宜,損失也跟著擴大的經驗。

會把公司搞垮的原因,多半來自於不擅放棄。易言之,假如放棄得宜,公司是不會垮的。只不過,由於事情仍留有「變得順利」的可能性,到底要決定放棄還是不放棄,就很難判斷了。

一旦負責管理公司,在事業成長趨緩時,往往會面臨必須決定是否繼續經營事業,或是捨棄事業的決定。

我一想到參與決策者臉上的表情,就知道在決策的時候,他們腦子裡會有各式各樣的想法來來去去。他們可能會覺得想要再多賭一下子看看,也可能會覺得,如果再繼續做下去,搞不好會變成悲劇,並且在這樣的感受驅使下,覺得「應該停損,把心力投注在新事情上,或許會比較好」。因為一旦出什麼狀況,可不是就能簡單俐落捨棄的。

他們的腦海中會閃過兩種畫面。一種是「在接近界限的地方撐住,最後因為堅持到底獲勝」,但相反的也閃過「因為撐住不走,反而造成損失不斷擴大的難受結果」。

團隊合作愈是順利,大家做起事來心情愈是愉悅,就愈容易把放棄的時機往後延,因為不希望氛圍因而變差。然而,假如逃避決定,接下來可能會發展到難以收拾的地步。這麼一來,原本感情要好的團隊,到最後還是會陷入爭吵。原本只是因為放棄太難受,所以暫緩,但事後看來,事態反而會以悲慘數倍的狀態回來找你。我已經看過太多這種狀況,也從中學到,斷然捨棄這件事到底有多重要。

在需要做決定的情境下,固然得看當事人對於勝負的直覺判斷,但無論你再怎麼發揮自己對於輸贏的直覺,再怎麼累積經驗,唯獨對於「捨棄與否」的判斷,真的很困難。由於太過於困難,我訂定了一套「撤退規則」,好讓我在看到事業漸漸呈現失敗徵象時,能夠予以捨棄。只要在某段期間內,虧損了一定金額,就撤退;只要連續幾期營收與利潤減少,那就重新審視事業——我們就是在公司內部訂定諸如此類的規則。

這套規則原本是因為網路事業失敗大概都會呈現某種型態,所以根據經驗法則而得知,但要訂定撤退標準依然是難度頗高的作業。不過一旦成功把規則訂出來,也確實就很容易做出捨棄與否的判斷了。

一般來說,投資股票基金時,都會設定只要跌多少百分比以上,就自動賣掉的規則,而「撤退規則」就近似於此。麻將也一樣, 自己訂定「如果莊家一直沒聽牌, 我也不聽牌」、「如果聽嵌張沒用,就不聽牌」之類捨棄原則的人,最是厲害。畢竟,麻將也算是心理遊戲,而規則可以幫我們排除掉情感,為我們完成艱難的割捨。

這樣的規則,在難以做出判斷的局面下,可以為我們扮演「持穩」的角色就算結論是再撐一陣子,究竟允許撐多久,也可以把規則當成思考的基礎。有規則與沒規則,可說是天壤之別。

前面提到敝公司的「撤退規則」,也有例外。我們賭上全公司命運設立的Ameba 事業, 就是規則的例外。

這事業對敝公司來說,是說什麼都非得做起來的事業,因此我們有長達四年的時間,都讓它一直虧損,把它排除在適用「撤退規則」的名單之外。到了第五年,我又宣告「假如這樣還做不起來,我辭去社長之職」,把自己的進退也賭上去了。

雖然到頭來,Ameba 做得極為成功,但直到它的事業由虧轉盈,我們也沒有放鬆,一直維持不鬆懈的狀態。我想這是因為,公司內部有許多其他的事業都嚴格遵守「撤退規則」,卻唯獨對Ameba 特別寬待,導致該單位的員工都很過意不去,也因而在內部形成一股緊張感吧。

在推展事情之前,先訂好「放棄的規則」,是極為辛苦的作業。在那個充滿夢想與希望的時點下,任誰都不想去思考那樣的事。然而,依我之見,這個動作的做與不做,其實左右了日後的命運。

 

5.唯有邊跑邊射下一支箭的人才能持續致勝 櫻井章一

 

說到勝負情勢,不只要解讀而已,還必須不斷思考如何因應它行動,並且執行。畢竟, 局勢不可能一直以同樣型態維持下去。

由於局面無時無刻都在改變,只做一種準備將不足以因應。視野狹隘的人,以為局面是固定的,不由得就集中心力於其上。這種人並未做好射出下一支箭的準備,因此當局面改變,就算原本占有優勢,原有的幸運也會突然消失。能夠在輸贏當中持續致勝的人,射出第一隻箭後,會接連準備好第二支、第三支箭,在適切的時機射出。

有兩種類型的人,在射出第一支箭後,來不及做下一支箭的準備。一種是察覺力遲鈍的人,另一種是有完美主義傾向的人。出乎意料的是,最不懂修正的是後者。

所謂完美主義的人,都要等到仔細做好萬全的準備,才會進入下一步行動。射箭要有效用,重點在於如何讓準備與執行之間的銜接能夠順暢。但完美主義的人,在準備與射箭時機之間缺乏節奏感,不是射出去的箭偏離紅心,就是來不及準備下一支箭。

決勝時刻,不能準備好再跑,必須像是邊跑邊射第二支箭、第三支箭般的感覺,否則將無法跟上情勢。拉單槓時,如果拉到一半手臂全部伸到底,要再次拉抬上去,就需要很大的力量,也會因為精疲力盡而無以為繼。完美主義的傾向很強,拘泥於單一準備的人,和這種單槓拉到一半把手臂完全伸直的人相當類似。

為了不在情勢當中失去好運,就必須像這樣不只射第一支箭,還要接連射出第二支、第三支箭;反之,在已經失去好運時,也是一樣。

在缺乏好運的局面下,就算射出第一支箭,僅憑如此也不太容易馬上就改變情勢、讓好運開始進來。實力不足的人會就此放棄,決勝時會變成只能望對手之項背。

但只要知道光靠第一支箭不可能輕易改變狀況,那就不停歇地接續射出第二支、第三支箭。毫不中斷的果敢攻勢,不久就會演變為你的實力,也會慢慢成為引來好運的情勢。

競賽時居於優勢也好,劣勢也罷,有好運也好,沒有也罷,無論處於何種狀況,多預先準備各式各樣的箭,都是極其重要的。

 

6.拘泥於努力,成長將因而停止 櫻井章一

 

累積了嘔心瀝血的努力,贏得了光榮的獎項。像是在奧運贏得金牌,或是在有悠久傳統的藝術競賽中獲選為最優秀獎等等,諸如此類一口氣讓過去的努力得到回報的光景,都讓不少人感動。

不過,贏得獎牌或獲選得獎的人,自己如果太過感動,其成長就有僅止於此的危險。

「我一直以來把這些事都做得這麼好,我真的很努力呀……」這樣的想法如果太過強烈,會變成無法捨棄掉自己至今所做的努力。

終於實現目標,以日式大富翁遊戲來說,心情就像是走到了最後關卡而獲勝一樣。

但如果想要維持高水準,往更高的層次前進,就不能拘泥於一直以來的努力,應該要轉換為把它們全都捨棄掉的心情。不能抱持著「原來我至今努力成這樣呀」的想法,把自己的努力當成勳章,自豪地對外炫耀。

一旦對自己累積至今的努力給予過高的評價,接著就可能產生傲慢的心態,覺得「我都努力成這樣了,所以我拿到獎牌是理所當然的」。假如這樣,將會怠於進一步的努力,就連維持原本的水準,都可能做不到吧。就算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真的很了不起,也不能沉緬於曾有的努力。

以前,曾有一位桌球奧運選手來到道場,找我諮詢有關如何運用肢體的建議。她抱持的想法是,「以練習量來說,我沒有比任何人來得少。我都練習成這樣了,成果應該要比目前更好才對」。但只因為練習成這樣,就希望能夠創造出與之相稱的成果,其實是頗為一廂情願的想法。因此我那時告訴她,「妳這樣很像跟蹤狂耶,因為妳希望桌球務必要多愛妳一些……」

為了不過度受到努力的制約,對周遭的人抱持感謝之心,也很重要。亦即,自己之所以能夠努力至今,並不是光憑一己之力,而是託環境或周遭人士的福。

就算相信自己的努力而到達了目標,在那個時點,努力已成過去式,也不再是相信的對象了,這一點非得小心不可。

但執著於努力的人,一旦得到顯著成果,就會變得對自己的努力抱持強烈信仰。

我到現在一直不覺得自己在麻將上有多努力,也從來沒有從中產生什麼強烈的自信。

相較之下,我重視的是,面對輸贏時,是否認同自己已做好萬全準備,面對嚴峻的競賽時,自己是否全力以赴撐了過來,乃至於是否從麻將中學到許多重要的課題等等。我總覺得我重視的就是自己對於這些事情是否已經認同。

不能讓自己一路累積的努力,變得像是在扯後腿一樣。

假如是自己不斷累積至今的努力,才為自己創造出好運勢,我們會需要果斷的態度,在告一段落處,把迄今的努力全都捨棄。

 

書籍代號:0EBI0011

商品條碼EAN:9789863591849

ISBN:9789863591849

印刷:

頁數:224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書籍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