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歷史 / 武俠小說> 盛唐煙雲 卷五 兵車行

盛唐煙雲 卷五 兵車行

作者:酒徒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2-08-01

產品編號:9789865947217

定價 $320/折扣1冊

缺貨中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唯有酒徒才能超越酒徒
酒徒2012年度最新力作
隋唐三部曲最終部《盛唐煙雲》正式豋場
 
重現盛唐旖旎風華再探安史之亂始末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白居易長恨歌
 
    安史之亂爆發的消息傳到西域,王洵奉命回師平叛。途經疏勒,他發現自己在安西軍的上司和朋友大多數已經被調離,唯一剩下的熟悉面孔便是岑參。而岑參的表現卻與記憶中的那位詩俠大相逕庭。頓時有股不祥的預感湧上王洵的心頭,但是為了保持軍心穩定,他強迫自己不去多想,埋頭繼續向長安趕路。
在距離長安不遠的華亭縣,王洵率領先頭部隊與前來傳旨的小太監馮斌相遇。馮斌試圖將他殺死,奪走部隊的指揮權。卻被王洵提前識破陰謀,直接擒獲。小太監馮斌怕死,向王洵招供一切。昔日安西軍也早已被朝廷支解,一部分調往河東,另外一部分與哥舒翰所統轄的河西軍一道,在潼關城外與叛軍交戰,現今下落成謎。

得知消息後宇文至發誓要不惜一切代價為封常清討還公道,帶領數名年輕將領,離開了王洵。王洵心亂如麻,不知道該不該前去援救那個早已黑白顛倒的大唐。只好按照方子陵等人的建議,先行喬裝潛入長安去接出家人。不料正好目睹了皇帝出逃,長安毀於兵災的慘劇。

酒徒

  內蒙古赤峰人,男,1974年生,東南大學動力工程系畢業。曾從事電力設備維護多年,足跡遍及長城內外,將當時生活的所見、所聞、所悟,都記錄下來,轉化成文字,慢慢積聚。

  現旅居墨爾本,與讀者一樣,每天上班、下班,為生活而打拼。閒暇之時,則寫字為樂,一面娛人,一面自娛。

  2007、2008年度中國網路原創作家風雲榜獲獎作家
  2010年成為首度入選中國作家協會的網路作家

  目前為大陸歷史小說界的新翹楚,擅長運用真實史事,結合俠義、武俠、愛情諸多元素,建構出當時歷史環境的整體風貌,寫實刻畫場景,細膩透寫人物,在傳統歷史小說中破舊出新,成為新一代的小說名家。著有:《秦》、《明》、《指南錄》、《隋亂》、《開國功賊》、《盛唐煙雲》(以上三套均為野人文化出版,合稱隋唐三部曲。)

  《隋亂》在中國作家協會主辦的1999~2008年「網絡文學十年盤點」中,自7,000部作品中脫穎而出,囊括【十大優秀作品】&【十大人氣作品】雙料優勝,繁體中文版也創下金石堂、誠品、博客來三大連鎖書店暢銷排行榜三榜齊上的傲人銷售紀錄。其後的作品《開國功賊》、《盛唐煙雲》也屢創佳績,成為新歷史小說出版界的傳奇。

 天寶十四年冬,常山太守顏杲卿趁安祿山後方空虛,起兵勤王。殺安祿山部將李欽湊,擒高邈、何千年。又假託朔方軍宿將李光弼之名,攻打饒陽,一鼓而下之。刹那間,河北大地再度風雲變色,二十三郡中竟有十七郡響應顏杲卿,附于安祿山者,僅剩其六。
安祿山正親自率領主力在澠池一線與封常清惡戰,半月之內接連攻破對方倉促佈置下的四道防線,眼看著就要勝券在握,猛然聞聽老巢被抄,大驚失色。不得不連夜退回洛陽,同時分出一半兒精銳給其左膀右臂史思明、蔡希德,由二人領著回軍平叛。
叛軍一退,京畿地區所承受的壓力頓時減弱。長安城中,各路神仙又開始你來我往的相互角力。至於顏杲卿那邊到底能拖住叛軍多久?朝廷是不是該立刻督促河東、朔方兩地火速派軍為河北各地提供支援,則誰也沒功夫理會了。
史思明乃落魄突厥貴胄之後,原名阿史那干,曾經與安祿山一道為范陽節度使張守珪麾下捉生將,因戰功卓著,一路從隊正、校尉升到偏將、將軍、副節度。善戰之名從河北一直傳到長安,大唐天子李隆基親自接見了他,賜其姓史。改做思明。
這樣一個於戰場上滾了半輩子的宿將,自然知道兵貴神速的道理。接過安祿山的軍令之後,立刻命麾下將士拋棄輜重,一人雙馬,星夜兼程返回河北。河北各地剛剛歸附朝廷,軍務政務都沒來得及理順,又怎當得住史思明所部虎狼之師。轉眼之間,諸郡又紛紛陷落,只剩下了顏杲卿、顏季明父子領著一支孤軍,在常山郡苦苦支撐。
距離常山最近的一支大唐力量,為太原節度使王承業所部。早在數日之前,就接到了顏杲卿派遣長子顏泉明所帶來的親筆求援信。但是王承業反覆思量後,卻認為光復河北的頭功不能讓顏杲卿獨佔,竟然公然將顏泉明軟禁,然後派遣使者押著顏泉明帶來的俘虜,到長安向朝廷報捷。一番運作之後,朝廷加封王承業羽林大將軍,上柱國,其麾下文武都加官一級到數級不等。而顏杲卿那邊,則只給了個衛尉卿的頭銜,援兵竟然一個未派。
坐困孤城,眼看著身邊的弟兄們一個個減少,常山太守顏杲卿知道自己堅持不到王師來援的那一刻了。轉過頭,望向跟自己一樣渾身上下都被血染成紫黑色的兒子,嘴角處緩緩浮現一絲微笑。
顏家二公子顏季明也恰恰轉過頭來,目光與父親相對。把嘴一咧,他露出了光潔牙齒。「痛快,今天殺得真痛快。從小到大,我從來沒這麼痛快過。阿爺,您累了就下去歇會兒,今晚我來值夜。保證在明天日出之前,不讓一個叛賊攻上城頭!」
這種張揚的笑容和張揚的話語,絕對不符合顏氏家訓。換做以往,老太守肯定要板起臉來,大聲喝斥一番。但是今天,他卻覺得兒子的笑容分外燦爛,點點頭,笑著回應道:「不累。你以阿爺我真的老了嗎?比起當年的漢將黃忠來,阿爺我還正當壯年呢!」
「那當然,您比黃漢升歲數小一輪呢!」顏季明立刻接過話頭,笑呵呵地打趣,「不過您老再健壯,也不能跟自己的兒子比啊。況且顏家的家訓,也沒說過讓父親給兒子守夜的道理!趕緊下去喝口酒吧,放心,史思明的人頭,我肯定給您留著!」
「你這臭小子!居然敢教訓阿爺!」顏杲卿舉起巴掌,作勢欲打。走了幾步,卻張開胳膊,將兒子攬在了腋下,「難為你了!!阿爺當初,當初真該……
「此生不虛!」顏季明知道自家父親心裡想的是什麼,笑了笑,輕輕掙脫。「弟兄們都看著呢。我已經不是小孩子!」(注1
「他們看著,難道我就不能抱一下自己的兒子了?」顏杲卿佯裝憤怒,卻終是將手臂縮了回去,不敢讓弟兄們看到自己內心的遺憾。
已經被困了將近一個月了,援軍能到早就到了。至今城外沒見到大唐旗號,說明朝廷已經徹底將河北遺忘。早知道如此,自己何必要苦苦守著這片棄土?趁著安祿山沒反應過來,帶領弟兄們一道從井陘關去河東逃難便是。至少,那樣做,不會有太多的無辜百姓被捲入戰火。至少,顏家上下三十餘口,不會同時被困在腳下這座孤城當中!
自己今年已經六十有五,以身殉社稷不足為憾。可季明只有二十出頭,還有很多光陰去享受生活,還有很多值得做的事情沒有去做。如果他真的不幸跟自己同時殉國,自己又怎有面目去見他亡故的娘親?
「阿爺,我真的不是小孩子了!」看到父親的目光中清晰的悽楚,顏季明再度低聲催促。「您先下去喝口酒暖一暖,放心吧。這裡有我頂著,出不了任何事情。萬德,扶大人下城!」
「好來!」顏季明的好友,原常山郡捕快,現軍中大將翟萬德答應一聲,上前攙扶住顏杲卿胳膊,「老大人,您儘管放心。季明他做事,一向穩妥!」
「大人儘管下去休息片刻,這裡有我等盯著呢!」其餘眾將也不忍見顏杲卿拖著老邁的身軀繼續在城頭搏命,一起圍攏過來,低聲勸告。
「大人您可不能累倒。您如果倒下了,弟兄們主心骨就沒了!」
    「是啊,為了大局。您老也該下去休息!」
「我不是不放心,我……」顏杲卿本能地想搖拒絕,卻不忍辜負了部將和兒子一片好意,頓了頓,猶豫著改口,「那你等小心些,我吃過了飯,便上城來替換你等!」
「父親大人不妨多歇息片刻。反正賊人通常不會在夜裡攻城!」走上前替父親整理了一下被風吹亂的鬢角,顏季明笑著叮囑。
「你這孩子,可是越來越膽大了!」杲卿笑,心中湧起一股溫暖。望著他的背影蹣跚去遠,顏季明整了整盔甲,朝著身邊一個老者低聲問道:「馮參軍,您老給我一句實話,倉中糧草器械還夠支撐幾日的?。」
「少將軍……?」參軍馮虔猶豫著四下張望,然後以極低的聲音道:「糧草很充足,至少能撐到春末,但是,但是箭矢頂多還能用到明天正午。趙將軍已經帶領人手連夜趕製了,但鐵料和木材、膠漆、羽毛等,一時卻未必…….
「行了,我知道了!」顏季明擺擺手,打斷了對方的話頭。情況跟他預料得差不多,否則父親大人也不會終日愁眉緊鎖,「據你觀察,敵方的輜重,是不是存放在西北角上那座大營之內?」
「這……」素有忠厚之名的馮虔再度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回答顏季明的問話。
顏季明又笑,血跡斑駁的面孔上,寫滿了年輕人特有的真誠,「馮叔,您老知道我為什麼這樣問!別耽擱時間,父親大人很快就會有所察覺!」
「太守他?太守他不會同意!」馮虔被年輕人臉上的陽光晃得心亂如麻,低著頭,不肯正視對方的眼睛。
「馮叔,您聽我說。機會只有一次。把握不住,闔城男女老幼,都難逃叛軍屠戮。父親他不敢冒險,我卻不能眼看著他自毀名聲!」
「你,你阿爺不會自毀名聲。我知道他!」狠狠跺了跺腳,追隨顏杲卿多年的老參軍馮虔沉聲辯駁。「我可以幫你,但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馮叔儘管說!」顏季明必須搶在父親回來之前做出安排,答應得毫不猶豫。
「帶老夫一道去!」耳畔響起的,是老參軍馮虔絕然的聲音。
「馮叔!」顏季明嚇了一跳,連連搖頭。眼下唯一可能扭轉戰局的辦法,就是冒險去燒毀叛軍的輜重。但這個任務肯定是九死一生。自己年輕力壯,尚沒有全身而退的把握,更何況已經五十開外的老參軍馮虔!
「老夫不會拖你的後腿!」老參軍馮虔忽然變得執拗起來,花白的鬍鬚上下抖動。「老夫上過戰場,比你們這些毛頭小子更會打仗。衝鋒時,老夫可以替你開路。後撤時,老夫亦可以替你擋刀!若不帶上老夫,少將軍休想在老夫口中問到確切答案。」
「馮叔!」顏季明無奈,只好鄭重點頭。得到了他的保證,老參軍馮虔指了指城西北,敵軍連營的一角,低聲說道:「史思明是突厥人。他們的習慣,西北向來是供奉神明和存儲糧草的地方。這幾天據我觀察,每當叛軍準備攻城,總有數十輛馬車,從西北角那座大營裡趕出來。」
「燒了它!少將軍,末將願意跟你一起去!」
「少將軍,末將去即可,您儘管在城頭督戰!」前真定縣令賈深、槁城縣尉崔安石二人在旁邊偷聽到了馮虔和顏季明的對話,相繼上前請纓。
他們都不是武將出身,在起兵之前,甚至連刀都沒怎麼摸過。但這一刻,他們卻都義無反顧。顏季明目光從兩位長輩臉上掃過,微笑著輕輕搖頭,「我跟馮叔去就行了。父親大人身邊,不能沒有幾個得力幫手……
「讓賈大人和崔大人留下,俺跟你一道去!」馬道上,又傳來一個響亮的聲音,將顏季明的推謝打斷。
眾人轉頭回望,正看見翟萬德那特有的絡腮鬍鬚。立刻,指責的話鋪天蓋地,「老翟,不是叫你送太守大人去休息嗎?你怎麼跑回來了?!」「老翟,你做事怎麼這般不讓人放心!」「老翟……
「俺老翟,什麼時候讓大夥失望過!」翟萬德撇著嘴搖頭,「俺不忍心見大人過於勞累,就,就按照少將軍的吩咐,給他喝的水裡邊,加了,加了一點點蒙汗藥。等他在馬背上睡著之後,讓幾個弟兄們抬著他去府衙休息了。這一覺,估計不到天亮,大人自己不可能醒得過來!」
「啊,你竟敢….
「你老翟居然敢給太守大人下藥!」
聞聽此言,眾人又驚又喜。驚的是翟萬德居然和顏季明兩個早有準備。喜的則是,這下大夥有充足的時間,爭出到底哪個去「建功立業」,誰留下保家衛國了。
「咳咳!」顏季明清清嗓子,第二次將大夥的話頭打斷:「都別爭。幾位大人聽我說。咱們這回扯了安祿山的後腿,他心中一定羞惱得狠。眼下援軍遙遙無期,萬一常山不保,恐怕城中百姓都要為我等殉葬。顏某不願讓無辜者流血,更不願意讓父親大人的名聲受屠城之禍所汙。所以,今晚準備兵分兩路,一路跟著顏某去燒叛軍的輜重,另外一路,先下去組織百姓,待聽到城外亂起,立刻帶領百姓從東門逃走。只要遠離常山地界,想必史思明那廝也沒興趣追。時間不多,所以請諸位切莫……
「我等謹遵少將軍安排!」聽顏季明安排的井井有條,眾人凜然拱手。
「馮參軍聽令!」顏季明抓起一支父親留下的令箭,開始的調遣兵馬。眾將依次上前接令,而後分頭下去準備。待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妥當了,顏季明將裝令箭的匣子交給了父親的老部下袁履謙,「袁叔,今晚這裡交給你了!」
「少將軍放心,袁某只要一息尚在,就不會讓賊兵踏上城頭!」被弩箭射傷了大腿,只能坐在胡凳上指揮守城的袁履謙欠了欠身體,大聲承諾。
「那我去了!」顏季明笑著點頭,彷彿是要出門赴一場盛宴。
不敢看年輕的背影漸漸遠去,袁履謙以袖掩面,低聲回應。「少將軍再見。袁某在城頭等你凱旋的消息。」
「告訴父親大人,我一直以他為榮!」已經走出老遠,顏季明突然又回轉身,笑著補充了一句。
淚,一下子流了袁履謙滿臉。
寒風呼嘯,吹得城頭的旌旗剌剌作響。
 
  寒風呼嘯,戰旗翻卷如濤,
數以萬計的叛軍螞蟻般湧向城頭,刀矛撞擊聲不絕於耳。顏杲卿手持橫刀,淌著血泊在城頭上往來酣戰,將一個又一個叛軍砍下城牆。
「好男兒,跟我殺賊報效國家!」他大喝,接住一根從斜下方刺來的短矛,反手一刀,將來人的頭顱削去半邊。再踉蹌數步,撲向另外一個垛口,與兒子一起,抓住雲梯頂端的兩個鐵鉤,父子兩個齊心協力,將雲梯和雲梯上的賊兵掀成了滾地葫蘆。
「殺賊報國!」
「殺賊報國!」
「殺賊!」「殺賊!」「殺賊!」在老太守的激勵下,臨時組織起來的民壯們爭先恐後,用血肉之軀阻擋叛軍登城的腳步。一個倒下,再一個撲上去,一群倒下,又撲上一群。
青灰色的城牆迅速被熱血染紅,敵我雙方的將士卻都死戰不退。就在此時,敵軍背後突然傳來一聲嘹亮的號角,「唐」,一面鮮豔的戰旗,挑過墨一般的夜空,刺破四周無盡黑暗。
「援軍來了,跟我殺啊!」刹那間,城頭上士氣大振。袁履謙、翟萬德、崔安石、馮虔還有兒子季明,如同傳說中的大俠一般飛下城頭,直撲敵軍正中央。
顏杲卿自己也是肋生雙翼,揮舞著橫刀,緊隨大夥身後。在唐家兒郎的前後夾擊之下,叛軍崩潰如烈日下的殘雪。轉瞬之間,顏杲卿就殺出了一條血路,殺到了史思明馬前。
「救我!」史思明嚇得大叫,撥馬便逃。幾名親信挺刀為其斷後,顏杲卿橫刀一揮,潑出一片閃電。
「噗!」,閃電閃過,紅光飛射,叛賊的親信們不相信的看著他,直挺挺的倒下馬去。
二馬錯蹬而過,顏杲卿揮刀,將另一個叛賊劈於馬下。再一刀,抹斷第三名迎戰者的脖頸。反賊們不敢再阻攔他的去路,紛紛落慌而逃。老太守豪情滿懷,緊磕了幾下金鐙,與史思明追了個馬頭銜馬尾。
「叛賊,哪裡跑!」他大喝,揮刀欲剁。猛然間,眼前的史思明忽然搖身一變,變成了大唐皇帝李隆基。而那些賊兵賊將,則變成了平素與皇帝陛下往來密切的梨園子弟、鬥雞小兒。
「你——」顏杲卿楞在了當場,刀尖指著李隆基說不出話來。
李隆基卻滿不在乎地搖搖頭,笑著道:「顏卿勿惱,朕不過是想跟他們玩玩而已。你不知道,朕不怪你。不怪罪你便是!」
「陛下——!」顏杲卿氣得直吐血,「陛下,你看看,「這四下裡死的,可都是大唐子民啊!」
「朕的子民嗎?」李隆基依舊不知道悔悟,笑呵呵地搖頭,「他們為朕而死,難道不應該麼?」
「大唐…..顏杲卿還想再囉嗦幾句,對方卻已經不願意聽。將戲袍一拂,大聲斷喝,「朕的大唐,朕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干卿何事?」
「是啊,顏太守,趕緊告退吧!這不干你的事情!」高力士、雷海青、賈昌等太監和弄臣紛紛從面具下探出頭來,笑著奉勸。
周圍,亂兵們繼續殺人放火,流血盈野。百姓們奔走哭號,怨聲載道。
「胡說!」顏杲卿怒不可遏,刀尖直指大唐天子和幾個弄臣的鼻尖,「這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又怎會屬於你這昏君,你等奸賊…….
「殺反賊!」
「殺反賊!」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喊殺聲又起,高力士等人紛紛拔刀砍了過來,而他顏氏父子和常山眾豪傑,這回真的成了叛賊。四下趕來的援軍不明真相,也紛紛舉起兵刃,朝守城者猛砍。顏杲卿抵擋不住,且戰且退「顏某不是反賊,他們才是!」,「顛覆大唐的是爾等,不是顏某。顏某之心,可對日月蒼天!」
沒人聽他的辯解,亂刀紛紛落下,砍得他痛如骨髓。
 疼,好疼,劇烈的痛苦讓顏杲卿翻身而起。所有叛軍和援兵統統消失不見,入眼的,是一盞搖晃的油燈。燈光的暗影裡,則是侍妾綠珠驚惶的面孔。
唯獨外邊的哭喊聲還是若隱若現,絲絲縷縷鑽入人的耳朵。顏杲卿疲憊地笑了笑,低聲對綠珠說道:「剛才嚇著妳了吧。我做噩夢了。外邊怎麼這般吵,季明呢?他到哪裡去了?」
「季明?」綠珠慌亂地低下頭,不敢看自家夫主的眼睛,「季明不是在城上值夜嗎?老爺您忘了?」
「噢!你看我這記性!」顏杲卿用手掌輕拍自己的腦門,以便令自己迅速擺脫噩夢的困擾。「幫我打盆洗臉水來,我要換鎧甲……
話音未落,外邊的哭喊聲瞬間增大。「阿爺……」「土生——」「娃他娘,快點兒,別走亂了啊!」
「怎麼回事!」顏杲卿大驚失色,顧不得穿冬衣,拔腿便往門外走。侍妾綠珠趕緊從身後抱住了他,柔聲呼喚,「老爺,先換上綿袍子。外邊的事情,有季明和袁大人呢!」
「你沒聽見外邊的喊聲嗎?放開,大膽——」顏杲卿奮力掙扎了幾下,卻未能掙脫。惱怒的回過頭,正欲喝斥,卻看見了綠珠滿臉的淚水。

書籍代號:0NSM0029

商品條碼EAN:9789865947217

ISBN:9789865947217

印刷:黑白

頁數:368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