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華文創作> 微小記號

微小記號

作者:王聰威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9-06-05

產品編號:9789863596837

定價 $35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小說家王聰威首部詩集

優美得奄奄一息、薄如蟬翼的情詩

 

單憑這本詩集,王聰威就足以理直氣壯地站在最厲害的詩創作者行列。——羅智成

 

其詩情意壓縮如鐵丸,不能剝,不能嚼,最甜蜜都是湯汁收乾,不是熱油亂濺;詩中充滿了儀式物件在意微塵與風色——楊佳嫻

 

羅智成、楊佳嫻  專文推薦

王榆鈞、林達陽、徐珮芬、孫梓評、許悔之、陳育虹、陳繁齊  觸動推薦

 

王聰威:「每一首詩,都是一個微小記號。多年之後仍能提醒我,哪裡有誰曾經被愛。」

 

本書收錄詩作,以及王聰威視為詩的短文共八十八篇,橫跨三十年時間,可窺見其文學的起點、創作的核心、抒情的內裡。

 

作為一位小說家,王聰威以多變的形式技巧與高度的藝術自覺,大尺度出入宏觀性的追索與內向式的微觀之間,在台灣小說家中獨樹一幟。然而在他的詩裡,似乎褪去了那個理性機巧的小說家模樣,從心裡召喚出三十年不變的少年。他的詩是小說與詩體的深度融鑄,具有看似簡單明白卻令人低迴吟詠的敘事風格,既運用他擅長的小說佈局取景描情,也張開純粹的詩人之眼,提醒著我們那些因為太過隨手便利,而忘卻的愛情初心。

 

草草起床/手沖一杯咖啡/空空的白盤子/把今天想對她說的第一句話用叉子叉來叉去/好像這句話很害羞

……

把今天想對她說的第一句話用火筷撥來撥去/好像這句話是快熄滅的炭/千萬年前已滅的星——節錄自〈今天想對她說的第一句話〉

 

他的詩善用畫面、對白、善用反諷、比擬,加上隨處可見機智的警語,讓我們得到讀詩時少有的愉悦與樂趣。王聰威:「這樣的詩集適合什麼樣的人讀呢?……想要知道自己被誰愛著想著的人,想要穿著一雙溫暖襪子,走在冰涼的地板上的人。

 

推薦語

 

聰威學長在我的心中,先是一個台大詩社眾顧問口中的傳奇詩人,後來才成為了文壇都知道的厲害小說家。閱讀這些作品的時候,我好像又回到台大詩文學社/台大現代詩社當年收留我、與單車社共用的小社辦,牆上掛著車胎和齒輪,而手中的讀本文字裡有一些極好的腦袋、極難得的情緒、極稀有的意象在精密運轉──每個字都真心且神聖,或許因為想對最重要最難得的一人說話,所以並不打算讓所有人都明白。隔了多年重讀,這些詩作仍能通往令人嚮往的遠方、並隨時展開漫遊和冒險,非常迷人,非常懷念,也非常感謝。                                     

——詩人、作家  林達陽

 

 

彷彿太空總署寄給外星人、向未知文明自我介紹的旅行者唱片般,這本詩集如一片在真空中獨舞的葉子,上頭作滿了微小的記號,呈現著那些困住我們的甜美細節,清晰如祕魯沙漠中的納斯卡線,精緻像戀人真心編造的謊言。

——詩人 徐珮芬

 

 

《微小記號》至少有三種聲音在豐富變奏:其一是「檸檬塔砸碎的暮色」,滋味酸甜的少年始終維持著煩惱,不知如何把舌間熟度不明的話語遞出,如同獻上一個不確定的吻。其二是生活透明的深淵,「將頭顱放在車軌之下」,怎樣才能順利閃避霧中練習射擊與涉及的彈弓隊?怎樣才能好好掏出並交換「彼此深藏的彈簧」?其三是人間即興劇場,挪移小說技巧至詩中,編派人物,安排對話,調度場景,戛然而止的尾韻。讀《微小記號》,最觸動心神的往往是那些被捕捉了,卻難以轉述的片段:存在者像一道將被抹去的鉛筆畫痕,在虛實難分的「銀線之陣」留下線條——自然,那便是不需破解、無關拯救的迷宮裡,阿里阿德涅留下的線。                                                 

 ——詩人  孫梓評

 


感知細膩,節奏明晰;真摯內斂的情感,彷彿熔熔岩漿,因文字的冷卻壓抑而更顯張力。憑藉成熟小說家的創作力與經驗,王聰威完成的第一部詩集果然不負期待。                                                                             

   ——詩人  陳育虹

 

看著王聰威的詩集《微小記號》稿本,花了幾天,慢慢的看。讀到〈霧中彼岸〉這一首的句子:妳是我的歸航/即使/在霧中/也有一嗚清晰的號笛。讀到這裡,我突然了解以前讀王聰威小說,其中那詩味的來源,就是「不說完」的空白⋯⋯因為「不説完」,所以閱讀的人覺得文本「説不盡」。就語言的使用而言,詩的「精簡寡少」與小說的「洋洋灑灑」,是有本質上不同的。所以我們看一百多年來的諾貝爾文學奬得主,寫小說又善詩者寡乎!但是小說寫得好極了的王聰威以「情節」的「情緒」的美好比率,調配出耐讀、有味的詩。我讀著讀著,速度很慢,帶著愉悅,偶爾停下來,若有所思。 讀詩的時候,會忍不住停下來而若有所思的話,那麼,你正在讀的是,一定是好詩。

——詩人、有鹿文化社長  許悔之

王聰威

1972年生,台大哲學系、台大藝術史研究所畢業,現任聯合文學雜誌總編輯。曾獲巫永福文學大獎、中時開卷十大好書獎、法蘭克福國際書展選書、台北國際書展大獎決選、台灣文學獎金典獎入圍、宗教文學獎、台灣文學獎、打狗文學獎、棒球小說獎等。著有《生之靜物》(日文版《ここにいる》)、《編輯樣》、《作家日常》、《師身》、《戀人曾經飛過》、《濱線女兒──哈瑪星思戀起》、《複島》、《稍縱即逝的印象》、《中山北路行七擺》、《台北不在場證明事件簿》等。

換個方式靠近(節錄)/羅智成

 

     《微小記號》本質上是一本情詩集。

      由不同心境的獨白、不同場景的對白與不同風格的詩作形式組合而成。

 

       在這些作品中,我們似乎看到一個強大如宿命的日常生活現場。作者,或第一人稱,在此謹慎地生活、工作、戀愛、作白日夢……順從地憂傷或快樂著,熟練地應對一個豐富如幻想的現實世界;字裡行間裡看似壓抑而被動,卻由於深刻的自我意識、敏銳的觀察與反思,他其實也更主動地安置一切,盡情去訴說、去賦予意義。

 

       我們必須承認,詩創作往往是凡人最輝煌的抵抗……

 

        在《微小記號》之前,我沒看過聰威的詩。雖然我們認識已久,知道他寫了許多非常好看的小說,而且為了一個難以置信的理由,成為我台大哲學系的學弟。這個難以置信的理由,其實跟寫詩有著密切的關係,但一直沒有證據。一直到出現這本詩集。

 

        的確,在各種文學場合的互動中,我一直覺得他另有一面隱藏得不太好的,更細膩、浪漫的自我,但一直沒有證據。

 

        因為聰威的日常言談直白、緊湊,帶著未預期的創見與犬儒式的自嘲與幽默,那種率直的洞見、俐落的觀點,有時候我會認為是為了提防太過美好的想像、太過浪漫的情懷所致,而這似乎和刻板印象中的詩是格格不入的。

 

         這一點倒跟他的小說頗為接近:駁雜、不尋常的現實主題、新鄉土風的口語、多面向的實驗精神;但不時出現一些錘鍊許久的精緻表達與雋永字句,總讓你覺得他始終有一些東西蓄勢待發、呼之欲出。

 

        所以,在他的詩作裡,我們會不會發現到他性格中,較少顯示出來的那一面?或者,發現到詩創作較少被人預期到的那一面?這樣的好奇,讓我在閱讀的時候更為專注。

 

       第一首,序詩,Love of My Live,給了一個令人驚豔的起始。

       聰威襲用了Queen合唱團抒情得要死的歌名與詞句,開宗明義就把他壓抑許久的感性,或他獨有的感情形式華麗地宣洩出來:

「他不知道我決定放棄

他的世界即將不同

這是愛睡覺的我,唯一能改變某人世界的方式

才不管,這世界對他來說

有什麼我不明白的意義 」

 

       在這當中,以及之後的許多章節,我會一直記掛的,大概就是這種對於愛情的無力與堅持,以及優美得奄奄一息的、薄如蟬翼的表達。那其實是他面對這個世界時,特有態度的象徵。

 

後記

照片、舊物與詩

 

       我這個人的記性不太好,雖然不是刻意的,但隨著時光流逝,許多事情都像未曾發生過似的,從我的生命裡消失,這當然對不起那些曾經對我有重要意義的人事物,也讓我自己感到很沮喪,好像自己一直是個冷淡無情的人,我並不想當這樣的人,但我確實不是那種會把照片、舊物整理成序的人,所以找不到便找不到吧,也不是非要找到的東西不可,差不多每次都這樣說服自己,於是心就一點一點地像洗了太多次,洗得太白而最後破掉的衣服。

 

      收錄在這裡的詩,以及我個人視為詩的短文,歷經了很長的時間,從大學到此刻,原本四散各處,有的存在深深的電腦硬碟、有的貼在部落格、twitter、Facebook,有些只存在於正式的刊物,有的點陣列印在A4紙上卻沒有原檔,有的只是手寫在六百字稿紙上的草稿。母親於二〇一八年初過世,我在家中整理她為我保留年輕時代的照片、舊物、書信、稿件,忽然之間像是被過去的事物所捕獲,「在這裡。」他們對我說,「我們還在這裡。」到目前為止,究竟愛過誰或重重傷害過誰?曾經紀錄這些事情的,對不寫日記的我來說,終究只有詩而已。

 

      於是花了時間將他們從各處角落裡找出來,正如原本所想的,一開始看著這些過去寫的詩,無論是存在於什麼載體上,我一律感到非常陌生,許多句子我已不記得為什麼要這麼寫,當時的情緒與感受,連寫給誰,什麼時候寫的也忘記了。身為小說家的自己,許久不曾幻想能出版詩集,但一旦決定後,除了繼續新寫之外,也細細重讀舊作,重新打字,覺得不夠好的地方挑挑撿撿地修改,在這樣的過程裡,許多過去珍愛的人事物可以一一回想起來,每一首詩,都是一個微小記號,多年之後仍能提醒我,哪裡有誰曾經被愛,悄悄地為自己標引了時光片段。

 

       而這些詩,大概就是偶然想到誰,想對他說點什麼,在便條紙上寫寫看的東西。這成了極端的私史檢索,但在整理成有組織的詩集時,我反覆閱讀文.溫德斯的攝影文集《一次》與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塔可夫斯基拍立得攝影集》,純粹去感受那些旅程文字、時間印象與光影結構是如何被並置,且試著將這些詩作,放在公平的時光流動之中,洗去原有加諸他們身上舊有的時空標籤,僅憑著我的喜愛與靈感,排列成對如今的我具有意義的模樣。

 

       那麼,這樣的詩集適合什麼樣的人讀呢?我想,大概就是那些喜歡整理舊物、信件的人,想要知道自己被誰愛著想著的人,想要穿著一雙溫暖襪子,走在冰涼的地板上的人。

 

 試閱

〈今天想對她說的第一句話〉

草草起床

手沖一杯咖啡

空空的白盤子

把今天想對她說的第一句話用叉子叉來叉去

好像這句話很害羞

 

沙發感到寂寞,地毯感到寂寞,

感到不諒解,鐵鍋如褪去沙的穴底般沉默

把今天想對她說的第一句話煎來煎去

好像這句話太生

 

嘗過如蜜淌的擁抱,刀槍列陣的親吻

被餵養以哀傷的毒發,長途巴士上哭餓肚子

所以早習慣自己的樣子

習慣快樂

習慣是個大人

習慣被依賴

習慣瞧不起別人,也擅長奉承

習慣對眾人侃侃而談

卻無法安慰一位愛哭鬼 

習慣熬乾的言語

而她的浸滿酒釀

 

沒有資格說自己寂寞

沒有資格要求被愛

沒有資格脆弱

只能用許多的話去料理今天想對她說的第一句話

醃漬,沾粉勾芡,好像這句話太淡

 

習慣什麼都很容易

習慣聳聳肩隨便

習慣睡寬大的床

卻無法獲得真心的夢

草草睡著

把今天想對她說的第一句話用火筷撥來撥去

好像這句話是快熄的炭

千萬年前已滅的星

 

徒手

 

是無以為繼的周日傍晚,

小學生收起球棒和笑容,

紛紛回家被功課痛揍一頓。

黃昏從早晨起床便長出黴絲。

所有人感到傷心,宿命地,

「這一天,從來不是今天,

而總是明天。」

 

唯有他,

喜歡檸檬塔砸碎的暮色,

十指在空氣中,撫擦妳的臉龐,

妳耳際的微風細髮是幼小鎌鼬,

令他的指腹愉悅刃裂。

那麼總是明天,

他便有足夠的信誓旦旦

對妳展示,

徒手穿越思念的荒境。 

書籍代號:0EID0085

商品條碼EAN:9789863596837

ISBN:9789863596837

印刷:

頁數:288

裝訂: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