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科學百科> 動物的存在與虛無,以及牠們如何溝通的科學藝術:鳥會說方言、魚會打摩斯密碼、大象會說韓文、鯨魚愛K歌……破解「動物語言」裡的生物哲學

動物的存在與虛無,以及牠們如何溝通的科學藝術:鳥會說方言、魚會打摩斯密碼、大象會說韓文、鯨魚愛K歌……破解「動物語言」裡的生物哲學

Dierentalen

作者:伊娃.邁爾 Eva Meijer

譯者:林敏雅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9-10-02

產品編號:9789863843856

定價 $450/折扣1冊

缺貨中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如果動物會說話,我們應該讓牠們進立法院嗎?

  

科學哲學語言學

 

野性的呼喚

v.s

笛卡兒、維根斯坦、海德格、梅洛龐蒂……

以動物和語言的哲學思想史,解答以下問題:

究竟什麼是語言?

何時可以將溝通稱為語言?

若動物也有語言(思想),牠們在政治上是否也有話語權?

 

榮獲荷蘭文壇最重要獎項Halewijn Award大獎最佳圖書

Trouw日報評選年度最佳哲學書

 

大象會說韓文,原因只是太無聊而自學成材?

鳥語也有分國家,住在邊境的鳥兒甚至會雙語!?

鯨魚每季會唱不同系列的歌曲,經過牠的鯨魚還可能順道把曲調學走,最後變「流行曲」!?

 

大猩猩與蜘蛛的共同點,其實比人類與大猩猩的共同點還要少。——德希達

 

古埃及人除了「人類」之外,沒有描述「動物」的集合名詞,牛就是牛,馬就是馬,鳥就是鳥,魚就是魚,牠們毫不相似,當然不能以一個集合名詞指稱牠們。那麼,是何時起,人類理所當然地將所有的飛禽走獸劃進「動物」這個分類,與人類徹底區別開來呢?

 

動物不會說話,因此動物不會思考。因此動物不存在。——笛卡兒

人類以思想劃分人類與其他動物。這不只是物種的劃分,還是位階的劃分。自笛卡兒說出著名的「我思故我在」以後,人類便理所當然地用「思想」、「語言」來做為高等的證明。這樣的想法自啟蒙時期已影響人類對動物的看法上千年,然而,越來越多科學研究顯示,大多數動物有自己的「文法」,牠們發出的響聲並非單純的身體本能或警戒功能,鸚鵡與小狗會開玩笑,烏鴉與大象會哀悼,鯨群會創作流行歌曲……這些都是非生存必要的本能,而是經過思考後的行動。

 

如果一隻獅子會說話,我們也無法聽懂牠說什麼。——維根斯坦

人們經常開玩笑說動物無法投票。然而近年來的科學研究顯示,動物有語言,當然也有政治,也有社群。牠們會投票,會互相討論某幾個選項,再集體提出最佳方案:當歐洲馬鹿群中有超過62%成年鹿站起來時,牠們就開始移動;在狒狒群中,由占主導地位的公狒狒和母狒狒做決策,但其他狒狒也影響這些決定,所有的行動都會被列入考量……水牛、蜜蜂、鴿子、螞蟻都有各自的群體決策方法,也有自己的政治體系。

 

語言對我們如何存在於世界上極為重要,那些沒有語言的不可能死亡,只會簡單地消失……因為動物不能理解什麼是死亡,牠們不會死,只是消失。——海德格

在理解到動物語言與動物思想的繁複程度後,我們或許不得不承認,人類與動物的界線(或鴻溝),似乎只在於我們不懂牠們的語言。那麼,我們便不得不思考一個嚴肅的問題:我們會因為不懂某一人類族群的語言而任意殘殺、處置他們嗎?若是不會,為何我們可以如此對待動物呢?

 

本書以哲學、語言學、社會學、政治學探討動物的語言與行為,或許可以藉此釐清我們與動物的距離並沒有想像中的遙遠。

 

推薦人

朱家安(簡單哲學實驗室創辦人)

帕子媽 (動物守護者)

林子軒(貓行為諮詢專科醫師)

林映彤(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黃貞祥(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泛科學專欄作者)

黃美秀(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副教授)

綦孟柔(WildOne野灣野生動物保育協會創辦人)

顏聖紘(國立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

──科學哲學 跨界推薦

 

得獎與推薦記錄

荷蘭文壇最重要獎項Halewijn獎(Halewijn Award2017年評審評語:

伊娃.邁爾是一位偉大的文學天才,作品每每傳達出重要的信息。她能夠在作品中以令人信服和不尋常的方式,將文學和理念巧妙結合在一起。她以優雅的自然寫作風格闡明:一旦人類開始關注動物的溝通形式以及如何與動物溝通,就能創出一個新的世界。

 

與動物交談讓我們重新思考人類對動物的想法,伊娃.邁爾在她的書中總結道:動物其實一直在說話,牠們不需要學習任何新東西。但是我們人類必須改變對動物的態度,開始以不同的方式看待牠們。──荷蘭特勞日報(Trouw

 

把維根斯坦、海德格和燕八哥放進一本書裡討論,會有什麼樣的結果?這是一本非常平易近人的書,告訴我們動物如何彼此以及和我們溝通。 [……]書中充滿實例和實驗研究,《動物的存在與虛無,以及牠們如何溝通的科學藝術》提供了非常有價值的見解,讓我們看到語言與溝通的複雜性,以及研究動物語言的可能性。直到最近,我們都是從人類語言的角度評估動物語言,而伊娃.邁爾證明這其實和判斷一隻魚會不會騎腳踏車沒太大差別。──雅典娜書店(Athenaeum Bookshop  

伊娃.邁爾 Eva Meijer

跨領域全才,她是哲學家、作家、詩人、裝置藝術家、創作歌手(出過四張專輯)。她也在阿姆斯特丹大學教授(動物)哲學,是荷蘭動物倫理研究組主席。學術論文已翻譯成西班牙文、法文和義大利文。

林敏雅

臺灣大學心理系畢業。留學德國特利爾大學。曾旅居日本、荷蘭多年,目前定居德國,從事德、荷文翻譯工作。

【推薦序1

理解動物的理由

朱家安(簡單哲學實驗室創辦人)

 

我每天都被小狗叫醒。

「勾錐」是隻台灣常見的混血狗,後腳不方便,早上九點多會跑來抓床,提醒我抱他上去沙發。勾錐喜歡沙發,如果是打電動的日子,我們可以在沙發待一個上午。勾錐喜歡撒嬌,我工作時,他會用爪子搭膝蓋提醒我摸摸他,如果有空間,他會把自己捲成小狗球,塞在坐著的我的大腿旁邊。

勾錐不是家裡唯一會撒嬌的動物。古銅雞尾鸚鵡「多多」會低頭要我搔他,讀書時在膝蓋上打瞌睡,洗澡時在梳妝台上打瞌睡。虎斑貓咪「菜脯」會蹭腳踝叫我抓尾巴根、拍屁股。派特雞尾鸚鵡「小乖」不跟我撒嬌,但會在我吹口哨的時候跑來練合唱團。

除了跟人,動物之間也會互動。勾錐和菜脯不一起玩但經過時會打招呼;多多和小乖住在一起,是感情普普的室友,但小乖對勾錐唱自創曲;小鳥受到驚嚇拍翅膀時勾錐會從客廳衝進房間對著鳥籠著急嗚嗚叫;勾錐經過訓練不會追小鳥,菜脯則不那麼令人放心,所以不跟小鳥一起放風。家裡最出世的應該是鴿子「咕咕」和胡錦「小黑」,他們原則上不跟大家玩,自己過自己的生活。咕咕會穿布尿布出來放風,在書櫃上答答答的走,看下面其他人在幹嘛。

我從未想過自己有可能跟動物一起過日子。我喜歡動物,但我不會去想動物喜歡什麼。我從小基於自己的想像去捕抓和飼養昆蟲和小爬蟲類,養誰死誰。我對動物的喜歡,其實對動物來說是災難。我喜歡金龜子,也喜歡兒童樂園,我用吸管替金龜子搭了我想像中兒童樂園會有的立體迷宮,但金龜子不上去玩,我很失望。事實上金龜子的腳沒辦法爬吸管,如果我是金龜子,面對吸管迷宮,應該只會出現金龜子問號圖。

我的父母在這方面跟我很不同,媽媽放過牛,爸爸養過鴿舍,但這些都是我出生前的事。在我的兒時記憶,跟動物互動最多的應該是阿嬤,他端一盤剩飯到後院喊「喵咪」,野貓就會聚集過來。阿嬤家附近也有狗,大人會告誡小孩狗會咬人,不要接近。

我從未想過自己有可能跟動物一起過日子。我能獲得小狗小貓和小鳥的撒嬌,是因為我的伴侶老王。老王喜歡動物,也在意動物喜歡什麼。老王能認出好久不見的朋友第二次帶來家裡玩的兩隻蜜袋鼯誰是誰。老王知道小鳥什麼時候高興或不舒服。老王會主動歸納貓咪一整天習慣的行程,讓大家能舒服住在一起。跟老王這種德魯伊一起出現,動物很難不誤以為我也是好人。

理解人可以跟哪些動物怎樣相處,改變了我生活的許多面向。我在家有動物陪伴,出門會知道不需要因為街貓對人沒反應就認為貓沒注意到自己,也不再總是擔心迎面來的狗會對自己不利。

就算為了自己,人也該理解動物

人接納動物,也為自己開啟新的生活空間。值得注意的是,這種生活空間不是全有全無。對於不同地方的不同動物,需要不同理解和知識。我去年跟阿嬤分享家裡的鸚鵡跟人撒嬌,阿嬤相當驚訝。對阿嬤來說,動物是協助實踐「不浪費食物」原則的系統,不是玩伴。如果阿嬤當初意識到有些動物可以做為玩伴,生活也許會有更多趣味。

動物的生活是什麼樣子、人可以不可以怎樣跟動物互動,只是本書的主題之一,但對我來說,也是特別有趣的部分。照書中說法,「人類中心主義者」只在乎人類的福祉,但即使是這樣的人,也有理由理解動物,因為跟動物相處,是讓人類生活變得有趣的方式之一。

當然,若進一步了解動物,了解動物的認知能力和情感遠比自己想的還要複雜,這或許會讓人脫離人類中心主義,承認動物有道德地位(moral status),該受到道德保護。效益主義者辛格(Peter Singer)認為道德該避免受苦。若你認為動物受苦無所謂,辛格會說你這是物種主義(speciesism)。種族主義(racism)在不同人類種族之間進行歧視的差別待遇,物種主義則在不同物種之間進行歧視的差別待遇。

對辛格來說,受苦就是受苦,不會因為受苦的是男人、女人還是老鼠而變得完全不重要。若我們因此有理由去了解其他人會因為什麼而受苦,我們也會有理由了解其他動物對各種苦痛的敏感程度。當我們了解動物不僅僅會因為皮肉傷受苦,也會因為缺乏同伴和遊玩空間而受苦、出現心理狀況,那我們除了不虐待動物,也有理由重新規劃飼養規則。

當然,就算我不夠了解動物,或許我還是會基於效益主義基礎,認為動物有不受苦的權利。但僅僅把動物當成有資格受道德保護的對象,跟把動物當成潛在生活夥伴,當中的差異足以影響一個人如何過活。如果人了解動物有多複雜,就不會僅僅把動物當成物品看待。把狗當成「會咬我的動物」跟把狗當成「有機會認識我,會因為人不理他而表現得難過」的動物,會引發人進行不同生活方式潛力。

多數人天生需要陪伴,養寵物能讓退休族恢復活力,撮合監獄受刑人飼養貓狗能讓他們更容易回歸社會,這些都是人類需求受滿足後自然正向發展的例子,動物的陪伴對特殊狀況的人有效果,對一般人就更不用說了。不了解動物,就不能了解自己能和動物做哪些有趣的事情,這對人來說會是生命遺憾,這是為什麼我們有理由讀這本講動物行為、心理和語言的書。

 

 

 

【推薦序2

我們與動物的距離

黃貞祥(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泛科學專欄作者)

 

我家的愛貓小皮,會在不同情況下,發出五花八門的叫聲,彷彿就像個牙牙學語的小孩一樣。

小皮那樣算是在說話嗎?不管是不是,貓喵喵叫,主要是和人溝通,養貓的人,也幾乎一定會和貓說話。有朋友甚至要介紹我所謂的寵物溝通師,來理解小皮究竟在說什麼,只是那太超過科學的想像了,所以我從未答應。

語言真的是人類獨享的能力嗎?動物究竟是否也有語言呢?如果我們發現,原來動物真的在某個程度上掌握了語言的能力,那是否意味著人類不再是萬物之靈呢?

古希臘的《伊索寓言》(Aesop's Fables)是動物寓言的經典之作,動物常是寓言故事的主角,故事多是動物之間的互動,如鷹和夜鶯或龜和兔或螞蟻和蚱蜢等等。當然,寓言故事並不是科學地瞭解動物的認知能力,只是借動物之口,說出人類心中的慾望和期望等等。

當我們懷著人類中心主義的想法,來想要研究動物的認知能力時,甭提高高在上的偏見有礙我們看到真相,我們是不是也被自身的感官和認知能力給限制了?畢竟,人類在某些方面,是退化得很嚴重的大猿,即使那些我們認為比其他動物優越的能力,也是為了補足身體已不再適應環境而已。

人類優越感也會讓人貶低動物的認知能力,認定禽獸就該要有禽獸的樣子,當動物作出「不得體」的舉動顯示牠們可能具有「人類」的某些認知能力時,就要驚慌失措。這或許是因為當動物一旦比我們想像中更聰明,人類就再也無法心安理得得、為所欲為地宰制牠們了?還是這會讓人發現人類原來更像動物,而非動物更像人類?

這本《動物的存在與虛無,以及牠們如何溝通的科學藝術》就要來告訴我們,動物也可能有牠們自己的語言,牠們的溝通方式可能比我們原本以為的還複雜,我們人類也不過開始一探其中的冰山一角而已。也因為牠們可能有效溝通,因此也能形成不同大小的群體,其中還會能玩弄政治。

這本書使用了許多哲學概念,包括動物哲學、語言哲學、政治哲學、現象學、存在主義、懷疑主義、結構主義、後結構主義、後人類主義等等,以及社會科學的方法,並不單純從自然科學的角度出發,是本跨學科的書,文理共賞。

當然,人類的語言是極為複雜的,複雜到可以長篇大論動物究竟有沒有語言,但是我這個坐在電腦面前用手指敲鍵盤的動作,在小皮眼中可能實在是太愚蠢了,所以剛好寫到這段時,牠就來擋著螢幕討摸了。

抛開了偏見,科學家有了愈來愈多動物可以透過各種方式長距離溝通,其精妙之處還讓人類學了去。在土耳其山中小村落「酷斯寇伊」(Kuşköy),村民便能藉由吹出一種類似鳥叫聲的哨音,在遠距離的山區互相傳訊與對話,這種美妙又簡單的通訊方法已經在當地流傳了四百多年。在不知所云的人聽來,他們吹口哨傳達的鳥語,像極了簡單的鳥鳴唱,然而在精通此道的村民耳中,卻是有系統的語言。

小皮有時候會呆呆望著某處,實在不知牠在想什麼。但是,動物有意識嗎?牠們會思考嗎?《動物的存在與虛無,以及牠們如何溝通的科學藝術》作者伊娃.邁爾指出,有些哲學家甚至認為我們永遠無法證明人真的會思考,我們能夠用人類的認知能力來了解其他動物嗎?

小皮每天都會和牠的玩伴小白打架,那是貓咪之間的遊戲,雖然牠都已邁入老年了,可是玩性卻沒減多少。遊戲是動物互相溝通的方式之一。動物行為學家甚至發現,動物對遊戲也能表達意見,這是種溝通的溝通——「後設溝通」(metacommunication)。動物的語言甚至可能有語法,指涉過去與未來,而非簡單情感表達而已。

家有養寵物的飼主,常常關注的是一兩種動物,這可能並非一種健康的人與動物關係。現代城市人更熟悉的是貓狗,狗是高度被馴化的動物,而貓則是被低度馴化,牠們和人類一起生活了超過一萬年,我們或多或少改變了牠們的許多遺傳基因,但是許許多多不曾被人類圈養的動物,行為的複雜程度可能比起貓狗毫不遜色。

雖然用了近乎一章在談貓狗,《動物的存在與虛無,以及牠們如何溝通的科學藝術》中提到的動物五花八門,顯然動物的認知能力可以是跨越門類的。因為行為往往是一種最複雜的表現型,研究動物行為也需要對該種動物的特異性有更高的認識,才不會出現把貓和魚丟到水裡比賽游泳這種荒謬的事發生。

因為研究工作的需要,我也需要養鳥和觀察牠們的行為,也親身體驗鸚鵡和白頭翁能夠與人類複雜的互動。鳥類的認知行為能力常常讓科學家跌破眼鏡,鳥類可以使用工具已非新聞了,一些鳥類如斑胸草雀早已被用作研究語言發展的神經科學模式。

即使是生活在城市中且不養寵物,人和動物仍有可能有許多密切的關係,都市空間規劃和飲食的選擇也會對動物的福祉有很多影響。如果我們學會了動物的語言,根據薩皮爾-沃爾夫假說(Sapir–Whorf hypothesis),人類的思考模式會受到其使用語言的影響,懂得動物的語言能夠讓我們懂得牠們的思考模式嗎?我們還不知道答案,可是我很肯定的是,這些基礎科學研究會擴展我們的知識邊疆,豐富我們的生活和文化。

同樣是荷蘭人的著名動物行為學家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的大量研究,也讓我們對動物行為有許多更深入的了解,他的好書《你不知道我們有多聰明:動物思考的時候,人類能學到什麼?》(Are We Smart Enough to Know How Smart Animals Are?),更著重要談論這個動物行為學學門的發展歷史,也很值得一讀。

 


摘文1

導論:我們如何看待語言?

 

一隻叫亞歷克斯(Alex)的灰色紅尾鸚鵡認識一百多個詞,除此之外,牠會數東西而且還會分類,甚至會開玩笑並用詞語影響身邊人的行為;一隻叫切瑟(Chaser)的邊境牧羊犬學會了上千個玩具的名稱,而且能夠理解文法;生活在自然界中的海豚會互相叫名字;草原犬鼠有豐富的語言可以描述入侵者,牠們可以用自己的語言描述入侵者的個子、身上衣服的顏色、甚至身上所攜物品和頭髮顏色;被圈養的大象會說人類的語言,野生的大象則會用一個字彙代表「人」,意味著有危險;鯨魚、墨魚、蜜蜂還有無數的鳥類語言都具有語法;蝦蛄利用顏色來溝通,牠們有十二種感光細胞,而人類只有三種;不同於牠們的近親野狼,狗能夠了解人類的動作和表情;狨猴會讓對方把話說完,而且還會把這習慣教給牠們的小孩。

自古希臘以來,人們就已經開始關注動物的語言和溝通,動物行為學在一九五〇年左右開始蓬勃發展,在這個學科中,專家有結構地研究動物行為,語言在近幾年來尤其越來越受重視。最近的研究讓我們知道,動物彼此之間的溝通要比我們以前認為的複雜多了。至於這對動物和語言具有什麼樣的意義,還很少人寫下來。在這本書裡,我主要想討論的是關於動物語言的實證研究,以及由實證研究喚起的哲學問題。我們可以稱其他動物的溝通為「語言」嗎?我們可以和其他的動物交談嗎?如果可以,如何進行?人類的語言很特別,還是所有的語言都很特別?究竟什麼是語言?然而,我的目的不是想要概述所有的動物語言——有很多的動物語言我們依舊所知甚少,除此之外,還有極多的物種有牠們自己一種或多種的語言。我的目的是要展示動物語言的豐富性,以及探討這些語言對我們如何看待動物,和如何看待語言具有什麼樣的意義。

長久以來,人們拿動物的智慧和人類的智慧做比較,例如在實驗中,研究者比較動物和人類解謎題的能力。很多動物在這樣的測驗中表現不佳,因為為了生存,牠們的感覺器官發展出不同的特質。由此可推論:在螞蟻眼中,人類也許很笨拙,因為人類不像牠們那麼會分工合作;或者在鴿子眼中,人類也不怎麼聰明,因為人類的空間視覺能力不及鴿子;或者從狗的角度,人類也不怎麼厲害,因為人類無法用嗅覺來定位。在第一章中,我要探討那些試圖教會動物人類語言的實驗以及其相關性,好讓讀者理解語言的運作方式。

當今生物學中對智力的定義,是物種處理特定挑戰的能力。動物的溝通由生活的環境決定,其方式則基於牠們的身體和認知能力。例如,鯨經常利用聲響感知,因為聲音在水底的傳播速度很快,而利用氣味和視覺則不太可行;大象可以發出非常低沉的叫聲與幾公里外的同伴保持聯繫;蝙蝠會利用頻率很高的聲音來感知周圍的環境。這些動物都發展出非常複雜的溝通系統,在某些方面比得上人類的語言。在第二章我將更深入的探討動物的語言。

因為動物不會用人類的語言來表達,我們通常便認為無法得知牠們真正在想什麼。我們可以了解人,因為人會說話,語言讓我們能夠洞悉人的內心世界,而動物不會說話,所以始終是個謎。但是,你當然可以自問:我們真的了解別人的想法和感受嗎?語言也可能讓人迷惑:例如,一個人原本說喜歡你,後來卻又否認了。語言也可能造成誤會,就像剛剛提到的「喜歡」也許不是指愛情,而只是友誼上的友好。語言從來就不明確,人也一樣,我們永遠沒有明確的證據可以證明人的想法。甚至有些哲學家認為,我們永遠無法證明人真的會思考。此外還有一個問題:為何屬於一個特定的物種,會是理解另一個物種的關鍵?人喜歡分類,雖然其他的動物以不同的方式表達,以不同的方式感知世界,我們還是有足夠的共同點。如果你對某個動物很熟悉,你可能會非常了解牠,也許甚於了解一個來自完全不同文化的人。第三章我將討論人和動物的共同生活,以及人與其他動物之間的語言。第四章我將討論身體在思考中的作用,以及種種有關動物語言和思考的研究。

第五章我將更深入探討動物語言的結構。長久以來,大家都認為只有人類語言具有語法,而動物語言只是直接的情感表達。最近的研究說明,事實並非如此,動物語言有時也具有複雜結構,可以有象徵性,也可以是抽象的,而且可以指涉過去或未來的情況,甚至是動物領域之外。動物互相溝通的方式之一是遊戲,在遊戲當中,牠們也可以表達自己對遊戲的意見,我們稱之為「後設溝通」metacommunication):關於溝通的溝通。第六章我將探討遊戲、語言、後設溝通以及規則的關係,除此之外,也討論動物的道德。

以這樣的脈絡思考動物語言也許有點牽強——好像我們的溝通方式和動物的溝通方式之間存在巨大的差距,而且讓人覺得人類的語言比較高等,動物永遠跟不上。然而就在不久之前,人們也認為女性不理性,無法做政治決定。在殖民時代,西方人瞧不起非西方的種族,並沒有認真把他們當作對話的對象。譬如說,澳大利亞原住民的財產權並沒得到承認,因為它不符合歐洲殖民者的規則和法律系統。第七章,也就是結論,我將討論語言在政治中的作用。思考動物語言以及與動物對話,可以幫助我們建立新的共同體和新的關係,並且以批判的角度,審視動物在我們社會中地位。

 

 

 【摘文2

哲學家對語言、動物以及世界的看法

 

語言深深左右我們對人類的看法。許多西方傳統的哲學家認為人類語言獨一無二,有些哲學家甚至認為語言造就了人類。亞里斯多德(Aristotle)認為掌握語言才能分辨善惡,而且決定誰可以參與政治團體。根據笛卡兒(Descartes)的說法,我們可以從「動物不會說話」這事實推論出動物不會思考。啟蒙哲學家康德(Kant)認為動物沒有理性,因此屬於道德社會之外。對現象哲學家海德格(Heidegger)而言,語言對我們如何存在於世界上極為重要,那些沒有語言的不可能死亡,只會簡單地消失。這些哲學家定義的「語言」是人類語言,而把其他動物預先就排除在外。他們把語言和思考本身連結在一起,視語言為理性的表達。

在當今人類的社會和政治中,這些問題始終仍是重要的議題。因為動物不會使用人類語言,人們便認為牠們不會運作政治,這也影響了牠們在政治及法治體制中的位置。如果我們不了解動物,通常便會假設牠們的溝通不具意義,而且每當牠們不懂我們的意思,就會被當作是愚蠢。也許動物沒有權利,或是人類不去聽動物要說什麼看似理所當然,因為人類社會原本就是以人為本位,然而問題是:人類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許多動物的生活,被馴養的動物和人生活在一起,沒有太多的自由做選擇或發展,即使是野生動物也受人類的影響,譬如人類佔據或污染牠們的生存空間。

我們如何思考動物,也會影響我們如何對待牠們。以笛卡兒為例子,他認為動物沒有靈魂,因為動物沒有理智,他之所以這樣推論,又是基於實際上動物不會說話。他寫道:甚至是再蠢的人都可以想辦法以某種方式用人類語言表達。他認為動物實際上又啞又蠢,因為牠們完全不會表達。他舉了鸚鵡學舌的例子,認為動物模仿人說話是出於想要得到獎賞,所以才會做出的特定行為。笛卡兒認為身體純粹是機械性的,就像時鐘一樣的運作。動物沒有靈魂,只有身體,牠們其實只是一種機械,因此他稱牠們為「動物機械」(animal-machine)。他認為動物只有身體,所以不會感到痛楚,如果有人拿刀捅牠們,牠們可能會尖叫,但那不是在喊疼,而純粹只是機械性的反應。笛卡兒對了解身體如何運作非常感興趣,他也贊成動物活體實驗,因此他可說是至今仍盛行的動物實驗的發起人之一。

其他動物是否有語言,也許看來算是實證的問題。然而,訊息總是必須經過解釋,哲學是解釋直覺以及尋找事物關聯的工具。本書中的討論,一方面帶批判性:現存的評價和意見,不會因為很多人贊成就一定是對的,哲學家的任務是以實事求是的態度,研究那些現存的觀念;另一方面,我的討論也帶實驗性:思考可以為經驗帶來新的領悟,因而改變我們對世界的理解。維根斯坦認為哲學的任務,是讓我們以不一樣的方式看待事實。藉由思考語言和動物,可以改變我們看待動物和語言的方式。

如上所述,明顯可看出我將採用不同的見解:我將討論生物學(biology)和動物行為學(ethology)的動物實驗、新的專業領域針對動物的看法、動物研究(animal studies、動物地理學以及哲學的不同分支的見解。我的起始點是:動物有語言。這和長久以來人們所相信的背道而馳,同時也反映出我所採的理論立場。我將探討現今那些思考關於動物與人類的批判態度,重新解釋(西方)哲學傳統中對動物關係的觀點,也討論其他以「有可能與動物溝通」為出發點的文獻以及值得研究的動物語言。動物以異於人類的方式表達自己,並不意味牠們的表達不具意義。若因為動物和我們不屬於同一物種就故意忽略牠們,這也算是一種形式的歧視:物種歧視(Speciesism)。例如,大家都知道海豚是社會性動物,牠們彼此之間常常互相溝通,我們很難理解牠們的語言,但是藉由新的科技,可以收錄牠們高頻率的聲音並加以解析。我們是否有一天能準確了解牠們說的話仍是未知,然而,假使現在就斷言海豚的溝通沒有太多意義而且過於簡單,無非是不科學的(而且太高傲)。

研究語言時,我們必須檢驗普遍的偏見,而且在必要時做出調整,因為如何發問,可以決定問題的答案。如果你的出發點是「動物沒有語言而且缺乏有意義的溝通」,你的研究很可能就會證明你想證明的。如果你的假設是「動物可以溝通而且是以非常複雜的方式」,你提的問題就會不同。研究語言不單是找出動物彼此如何溝通,研究牠們如何和我們溝通也同樣有趣。從哲學中發展出來的概念和想法可以作為工具,幫助我們理解現有的溝通,並且刺激我們進一步思考。

 

【摘文3

說話的海豚

一九六年代初期,神經科學家約翰李利(John Lilly)為了研究海豚的語言,在加勒比海的聖托瑪斯島(St. Thomas)建立了實驗室。海豚可以透過牠們的氣孔發出類似人類的聲音,因此一位對海豚感興趣,但是沒有科學研究背景的年輕女士瑪格麗特洛瓦特(Margaret Lovatt),想要研究是否能夠透過建立親密關係以及大量的練習教會海豚說話。於是一九六五年,她和年幼的海豚彼得(Peter)搬到水下房屋,彼得是實驗室裡養的三隻海豚其中之一。她一天給彼得上兩次說話課,彼得非常努力學,譬如彼得要說她的名字有困難,牠會試著在水中吹出氣泡,發出類似M的音。然而,瑪格麗特很快就發現,說話課並沒有讓她對彼得的想法有最深入的理解。當他們什麼都不做的時候,她學到的最多。譬如彼得對她的身體構造非常感興趣,牠花很長時間看她的身體四肢,而且試圖理解它們如何做動作。

這個研究持續了六個月,在這期間,李利開始使用迷幻藥LSD在海豚身上做實驗,這導致該研究計畫的補助中斷。另一個原因是,彼得和洛瓦特之間的性行為引起人們的關注,彼得因為進入青春期常會有性衝動,這造成訓練的困難。剛開始,洛瓦特把牠送到其他水族館和母海豚在一起(他們必須先利用特殊的升降機把牠吊上來)。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她用手來滿足牠,這省事多了,而且她並不覺得這麼做很糟糕,但這件事很快就傳開來,也引來《閣樓》(Penthouse)雜誌刊出一篇文章,至今在網路上都還可以找到相關資料。根據洛瓦特的說法,那些報導產生了嚴重誤導,可是傷害已經造成。那些海豚被送到較小的實驗室,暗無天日,也沒有瑪格麗特。幾個星期之後,李利打電話給洛瓦特,告訴她:彼得自殺了。和人類無意識的呼吸不同,海豚是有意識的呼吸,牠們必須每次浮上水面呼吸。萬一生活令牠們無法忍受,牠們會吸入最後一口氣,然後潛入水底待在那裡。李利仍舊繼續研究與海豚的溝通,除了以科學方式,他還利用了帶著神祕學色彩的心靈感應方式。然而和海豚接觸的經驗,讓他了解到圈養對海豚有害,因此在他晚年時成為動物權利的擁護者。

越來越多的研究顯示,海豚的語言比我們原先認為的要複雜多了。我們還不真正清楚複雜的程度,因為海豚能夠發出很多頻率超過人類能夠聽見的聲音。能夠錄音的工具不久前才被發明,研究者丹尼赫岑(Denise Herzing)利用數位科技相互翻譯海豚語言和人類語言。二一三年她第一次成功翻譯了一種指涉海藻的詞彙「馬尾藻」。之前對海豚語言的研究,就如同前述的靈長類語言:當海豚學習了符號和語詞的意義,牠們也學會當句子中語詞的順序改變,意義也會跟著改變,而且牠們學會了解手語和身體姿勢。海豚語翻譯機讓人有機會和海豚做更廣泛層面的溝通,而這項研究和其他海豚行為研究同時進行,因為要能夠正確解讀訊號,便有必要了解訊號的使用時機還有海豚的生活情況。甚至不同群體的海豚有牠們自己的方言,甚至有自己的語言——這顯示出語言是文化的傳播,而不純粹只是出於直覺或生理反應——所以要到我們能夠和牠們真正溝通時,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尚有許多奧秘待我們發掘,將來總有一天,我們會知道這互動的範圍有多大。

並非只有人類會利用語言尋找接觸,一九七年代後期,白鯨諾克(Noc)被捕獲,送去讓現今仍存在的美國海軍哺乳動物計畫做實驗。專家利用海豚和鯨的聲納來偵查海中的炸彈,他們利用諾克在兩極地區偵查魚雷。研究者使用語音和手勢來訓練海豚,有一天,一個教練突然聽到水中有人說話,但是沒有看到人,後來同樣的情況一再發生,最後發現是諾克在模仿人類嘟噥說話的聲音。諾克一生被圈養,牠的教練認為,這是牠企圖和周圍的人建立更緊密關係的方式。

四年之後,諾克停止模仿人說話,牠二十三歲時死於腦膜炎。直到二一二年,出現一篇報導牠說話的影音紀錄,這才讓牠的聲音在世人眼前開啟了第二次的生命。

書籍代號:0NEV1054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3856

ISBN:9789863843856

印刷:黑白

頁數:272

裝訂:精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