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親子共享>家庭親子> 不是孩子愛鬧情緒,是他想說 卻不會說!德國幼兒園的小小 孩自我表達課

不是孩子愛鬧情緒,是他想說 卻不會說!德國幼兒園的小小 孩自我表達課

作者:莊琳君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9-01-23

產品編號:9789863843382

定價 $38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孩子都2歲了還不會說話?

3歲孩子竟然已經學會說謊?

當孩子出現負面情緒,該怎麼引導他紓解?

孩子明明不開心,卻不懂得拒絕人……

 

自我表達力=語言力+思考力+情緒覺察力

在德國,幼兒不學讀書寫字,

而是學習「勇敢為自己發聲」!

自我表達力的培養,0~6歲是關鍵!

 

德國幼兒園的193階段自我表達課

學表達學溝通

讓孩子說出需求、意願,打好獨立自主基礎

從日常生活學會覺察情緒、同理他人、處理衝突

 

學說話——

孩子都2歲了,卻不太開口說話

✕ 華人慣性思維:「孩子明明會說卻不說,應該讓他在人前多開口說話!」

š◯ 德國彈性做法:忽略開口說話與情緒間的密切關聯,對情緒敏感的孩子只會得到反效果,堅持「有問必答」沒意義,說話練習從字彙延伸的拋接練習做起。

 

學表達——

孩子情緒大暴走,不停地哭鬧

✕ 華人慣性思維:「你不要哭,好好用說的,告訴媽媽你為什麼哭……」

š◯ 德國彈性做法:很多時候孩子不是不聽話,而是他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感覺。當孩子透過言語表達與外界連結,知道自己的情緒被理解,就能有更好的情緒控管力。

 

學溝通——

孩子對人說:「我不想跟你玩!」

✕ 華人慣性思維:「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太沒禮貌了!」

◯ š德國彈性做法: 教導孩子有禮貌不代表不能有不同意見,他必須懂得拒絕自己不喜歡或不舒服的事。同時讓他知道拒絕別人不能只靠情緒和蠻力,也牽涉到思考能力和語言技巧。


為自己發聲,德國小小孩自我表達力養成之道!

 

從認識不同情緒開始,教孩子學會正確情緒表達

──>懂得用言語表達意願,是孩子學會自我保護的第一步

● 可以憤怒可以悲傷,接住孩子的求救警訊,情緒疏通不壓抑

──當孩子感覺情緒被接納,比較容易走出孤立的態勢。

● 不管小事大事,孩子老是愛告狀?

──>小問題別用大情緒回應,紅綠燈概念教孩子學會情緒調節能力。

「我不想這樣玩!」學會尊重別人的底線

──「身體的主人只有我一個!」教孩子向不請自來的親密接觸說「不!」

童話世界也藏匿著危險,教孩子判讀情況學自保

──>危機意識是獨立自主的條件,讓孩子知道他可以拒絕陌生人的邀請

 

本書特色


1.) 每篇文章都有實際案例與具體做法:兼具台灣老師、家長的習慣思維&德國老師的處理原則&德國爸媽的教養態度,以及老師和家長之間如何合作無間。

2.) 德國獨立小孩的全方位能力養成之道。

3.) 近距離體驗德國學前教育理念與幼兒園日常活動安排。

4.) 特別彩頁專欄 &【03歲孩子的語言能力發展特徵】&【26歲孩子情緒∕社交發展特徵】& 教養妙招圖解,實際操作最簡單!

 

專業推薦

 

洪蘭:「書中每一章節的例子都可以幫助父母更好的教導孩子,我極力推薦它!」

 

蔡傑爸(蔡昭偉,作家)

莊琳君

英國教育學碩士
十二年幼兒園教師經驗(台灣七年+德國五年)


  定居在德國的台灣人,英國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教育碩士。曾在台灣任職幼兒園老師七年,目前任職於德國漢堡市區雙語(德/英)幼兒園教師兼教學組長。
  從小一路叛逆到大,被爸媽稱之為「家裡最乖的那一個」。高中為了反抗無理校規差點被勒退,正式擺脫高中數學的那一天覺得人生頓時由暗轉明。教官黑名單中的列管學生竟然最後以教育工作者為一生職志,從此相信每個人生曲折都有其意義。

摘文1

2歲)孩子2歲了還不會說話?

——語言發展黃金階段,循序漸進引導孩子開口說話

 

 

    安迪亞娜,2歲4個月的小女孩,目前會說的詞彙約莫五十來個,除了「媽媽」「爸爸」「好」「不好」「還要」「水」「汽車」等常用詞彙,也會說幾個班上小朋友的名字,當她說「娜娜」時則表示自己。

    安迪亞娜想告訴我們什麼事時,最常做的是發出哼哼唉唉的聲音,一邊唉唉叫一邊用手指她想要的東西,但偶爾也有用手比劃也無法清楚傳達需求的狀況。她有溝通的意願,卻找不到順利連結的方法,別說小孩覺得無力了,家長跟老師也很頭痛。

    「豐富的語言刺激是什麼?醫生說得很簡單籠統,我也盡量鼓勵她說話了啊,但好像目前還看不出什麼效果。」安迪亞娜媽媽苦惱地說:「好像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等待。」

    原來安迪亞娜的媽媽前兩天帶她去給醫生評估過,醫生表示語言上的詞彙量確實少了點,但不需過度擔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多跟孩子對話,多鼓勵孩子開口,孩子一旦有了豐富的語言刺激,相信會慢慢進步的。

    我笑著回答:「是不需太操心啦,兩歲多還不太會說話的孩子其實並不罕見,但光等待也不行,當然有些我們可以努力的方向。」

    媽媽聽了便抓住機會追問:「有什麼好方法嗎?」

    當時約莫早上八點多,正是家長送孩子到幼兒園的巔峰時間,前門有許多家長進進出出,熱鬧得很,實在不是對談的好時機,我只好跟這位媽媽說,會跟幼兒園裡其他幼教師討論,再安排適當的時間進行親師會談。

 

◎為什麼孩子明明會說,卻不願意開口?

——忽略開口說話與情緒間的密切關聯,對情緒敏感的孩子只會得到反效果

 

    德國幼兒園裡,每位新生剛入園的第一個月裡都會有專屬的幼教師一對一地陪伴,來幫助新生適應環境,除此之外,每三個月至半年也會針對孩子的狀況跟家長安排會談,不過不管是哪一位幼教師,在與新生家長會談前,先詢問其他老師的意見作為參考幾乎已經是共識,就算同是幼教師,有不同的觀察視角也是常有的事,可以避免自己的觀察過於片面武斷,與其他老師群溝通過後再思考,也比較能給予家長全面且客觀的建議。

    擺在眼前的課題是,如何讓安迪亞娜維持想說話的意願,進而再幫助她提升說話的表達能力。

    有些家長或老師一旦發現2歲的孩子語言能力明顯落後同齡孩子時,常犯一個錯誤,就是操之過急,想盡辦法要讓孩子開口說。堅持要孩子「有問必答」的強硬方式,往往會讓孩子更不想開口,因為說話儼然成為一種訓練,不好玩哪來有想說的動力。

    一天早上,全班在吃早餐時,過一陣子,安迪亞娜又開始咿咿啊啊的,德國幼教師凱莎看了一眼,發現她的早餐吃完了,可能是肚子還餓著,想要再吃一點。

    凱莎:「安迪亞娜?妳說什麼?這樣我聽不清楚喔!」

    安迪亞娜:「……」

    凱莎:「妳想多吃一點,對嗎?」

    安迪亞娜:「對。」

    凱莎:「那妳試著說,請給我多一點。」

    安迪亞娜不作聲,只是看著凱莎。

    凱莎這時意識到也許句子的組成對她來說有點長,就換了個方式說:「還是妳試著說『請多一點。』」 (「請多一點」原文:Mehr Bitte)

    安迪亞娜緊閉著嘴巴,就算凱莎又試了好幾次鼓勵她說,她始終沒開口。

    「這句她明明會說啊!」凱莎朝我低聲咕噥,再試了一次:「安迪亞娜,說『請多一點』。」

    「請多一點。」安迪亞娜沒開口,坐在她身旁同樣2歲大的米藍倒是很想表現。

    「請多一點。」接著同桌的班也開口說。

    彷彿約好似地,坐在她身旁的孩子們接二連三都開口說了,安迪亞娜還是不願意開金口。

    幼兒園裡的老師都明白這孩子需要更多的口語練習,所以會盡量鼓勵她開口說,但若發生孩子明明會說,卻怎麼都不願意開口的情況,就有點棘手了。

    問了安迪亞娜好幾次,都石沉大海似地沒聲響,凱莎無奈地苦笑著,做了個深呼吸後,她蹲在孩子旁邊,用平穩的語氣輕輕地說:「是不是有點太多人了?是不是太多人在看妳所以不想說?」

    安迪亞娜默默地點著頭。

    「好,那我知道了,我們等待會兒人少一點再練習說?」凱莎提出建議。

    「好。」安迪亞娜終於給了個回應。

    看到這裡,我由衷佩服德國幼教師的耐心和觀察能力。有些家長或老師在察覺到孩子語言能力落後時,腦袋裡只惦記著要孩子多練習說話,卻忽略開口說話與情緒之間的密切關聯,特別是對幼齡的孩子,想要以「有問必答」的方式加強他的說話練習,對某些情緒高敏感的孩子來說,很有可能只會得到反效果。

 

◎堅持「有問必答」沒意義,說話練習從詞彙延伸的拋接練習做起

 

    根據我們的觀察,安迪亞娜在小團體中會比較有表達意願。例如每天早上我們圍著圈圈唱歌跳舞時,她並不會跟著唱歌做動作,但是到了下午四點以後,班上超過大半的小孩陸續被接走,她會跟幾個小朋友圍著圈圈哼著歌打拍子,即使歌詞斷了好幾節,但跟早上在晨間律動時間的她簡直是判若兩人。清楚了這點,我們決定在下午人少的時候,找機會進行對話練習。

    到了下午的自由玩樂時間,安迪亞娜突然走過來,手指著書櫃上頭對我說:「書。」

    我知道她是要我幫她拿上頭的書,但還是問了句:「妳想要這裡的書還是上面的書?」

    「上面的。」她說。

    「因為上面的太高你拿不到對不對,好,我幫你拿,是上面的哪一本呢?」我接著問:「是小熊的書還是餅乾怪獸的?」

    她卻只說了個字:「對。」

    這時我停下來,把兩本書擺在她面前說:「『小熊』和『餅乾怪獸』你想要哪一本?」又再強調一次:「哪一本?『小熊』和『餅乾怪獸』。」

    「怪獸。」安迪亞娜試著說出來。

    「很好,你說出來了,是餅乾怪獸嗎?那我知道了。」我順手把書遞給她。

 

    上述的對話模式是幼兒園的日常練習,其中最重要的關鍵是進行詞彙延伸的拋接遊戲。舉例來說,當孩子開口說一個詞的時候,我們先重複他說的詞彙,再順著情境以相關的詞彙來造句,例子裡的「高」「上面」「幫你拿」,雖然孩子沒辦法一次全數收入腦袋裡,卻有機會聽到更多的詞彙,並藉由你的句子去釐清言語之間的關聯,比起「有問必答」的鐵腕方式要孩子硬擠出字來,這個方法通常會提高孩子開口說話的意願,往往學得更快!要注意的一件事是,盡量避免只讓孩子回答YES or NO的問法,讓孩子有機會多練習說不同的詞彙,而不是只回答「好」「不好」「要」「不要」來表達需求,就算沒有辦法把字說得清楚,藉此練習不同發音也比較容易進步。

 

◎在對話情境中加入新詞彙,孩子就能自然學會如何使用詞彙

 

    有一些家長為了增加孩子的詞彙量,會使用很多圖卡在家幫孩子複習,這種閃卡∕圖片卡(Flashcards)雖然可以短時間內幫助孩子記憶,但在缺乏情境對話連結下,孩子往往只記住詞彙,卻不一定能在想說的時候使用出來。

    為了讓孩子不只是學詞彙,進一步也能夠明白這個詞彙應該如何在句子裡使用,我盡量會在不同情況下把新詞彙帶進對話裡,孩子頭一兩次聽不懂,第三次也會聽出點頭緒。不過度使用圖卡有個好處:少了一個思考步驟,孩子無需在腦袋裡搜尋詞彙,只要在相似的情況下,需要的詞彙就會很自然地從腦袋裡蹦出來。

    記得有一次,班上兩歲半的漢娜剛睡醒,只穿著內衣褲的她走出午休室,要到外頭的更衣室穿上衣服,她一走出來就說了句“It’s so cold here.”(這裡好冷喔!)

    我以英文問問題,小朋友用英文回答我的事常有,但爸媽都是德國人,在家也只講德文的她,突然不自覺脫口而出主動以英文跟我溝通,這點讓我頗為意外。我想了又想之後,發現可能是有幾次從午休室走出來要到更衣室時,都會經過一個大落地窗,窗戶若開著通常會有點冷,這時我會故意的打個冷顫,然後說“It’s so cold here!”我們幼兒園雖是德英雙語教學,但從不限制孩子的語言使用選擇,孩子想說德文或英文都可以。課堂上也不曾使用圖卡上課,只是簡單地根據說話當時的環境、實物和感受與孩子溝通,孩子聽多了便會記住,而且是把語言跟當時的情境一起記住。說穿了,最好的學習方式是讓孩子透過生活去了解語言,逐日累積,他們就不只是記住詞彙,而是能正確使用它,孩子自然而然就會慢慢開始說句子了。

 

 

 

摘文2

2歲)想說卻不會說,孩子情緒大暴走

——從認識不同情緒開始,教孩子學會正確情緒表達

 

 

    一陣又一陣刺耳的尖叫和哭鬧聲,接下來躺在地上亂打滾……家中孩子一鬧起情緒來,往往不管時間地點,就像攔不住的失控猛獸,狠狠地直衝爸媽理性和優雅的最後防線,沒在客氣的。

    在幼兒園工作多年,我發現幼兒情緒控制和言語表達之間其實有著微妙的關係。有不少被認為亂發脾氣或是愛哭鬧的孩子,其實是一開始就沒被引導如何適當表達情緒,特別是正在學說話的幼齡孩子,他們的理解能力已經遠超過語言能力,千頭萬緒在腦子裡想說卻說不出口,索性選擇最簡單直接的表達方式——哭給你看,哭到你懂!換句話說,當孩子能透過言語表達找到與外界的連結,知道自己的情緒被理解,往往能有更好的情緒控管能力。

    曾看過一個很有趣的研究實驗報導,旨在探討情緒感受和口語表達之間的關係。舉例來說,人受傷感覺疼痛時不自覺地脫口而出英文的“OUCH”或是德文中的”AUA“,於是研究者將五十多個受試者分成五組,要求他們把雙手放在極難忍受的冰凍水中,第一組的受試者被允許可以說話表示痛苦,第二組則只能按按鈕來表示,第三組則只能聽自己先前說話的錄音播放,到了第四組則是聽別人代為說話的錄音播放,最後第五組,被限制不能以聲音或手勢動作來表示痛苦。

    實驗結果證實,被允許表達痛楚的第一組,能在冰水實驗中撐最長的時間。也就是說,適切的言語表達在某種程度上能夠紓解緩和我們所承受的一些高壓情緒。

 

◎幼兒園日常作息中最常需要處理的3大負面情緒

 

    我們固然可以試圖壓抑內心的感受,但攢積的負能量過了乘載點還是會以某種形式外顯出來,所以一昧刻意忽略或直接反應情緒都無法提高我們的情緒駕馭能力,反而可能會養成慣性思考而做出情緒化的判斷或決定。因此,情緒管理不僅對大人是一門終身學習的課題,對小孩來說,能越早理解自己的不同情緒並懂得透過表達來消化這些負面的能量,非常重要。

    在幼兒園的日常作息中,有以下幾個最常需要處理的負面情緒:

 

〔負面情緒1〕挫折

    幼兒園的孩子學習任務多,學走路、用餐具、學穿衣穿鞋、整理學用品……等等,每天都有新挑戰要面對,3歲以下的情緒發展時期,像生氣、挫折、嫉妒、害羞、興奮,對孩子來說都是新的情緒體驗,很多時候孩子不是不聽話,而是這些情緒對他來說感受不僅陌生且強度也高,卻尚未學習如何控制這些情緒,一哭二鬧三打滾是可以理解的。

    有一天全班出發到附近的公園玩,玩了好一會兒已經接近午餐時間,老師們整頓好隊伍準備回去幼兒園用餐,這時突然傳出一陣哭鬧聲,定睛一看,原來是2歲的艾力克斯還想留下來玩,不想跟著大家回幼兒園,實習老師試著要抱他走,他氣得躺在地上亂踢。

    「不要!我不想(回去)!」艾力克斯大聲向我們表達他的不滿

    我蹲下身來:「艾力克斯,你很沮喪因為你還想玩,對嗎?」

    艾力克斯一聽到我說出他的想法,稍稍冷靜了一下,不過人仍賴在地上不想起來。

    「你很沮喪,因為你很想玩。」德國幼教師艾拉看了看他手上還握著剛剛撿到的樹枝,便說:「你是不是剛剛發現了一根大樹枝?所以很想留下來玩?」

    艾力克斯這時總算沒哭了,回答說:「對。」

    「我知道你不想離開,但是現在大家都肚子餓了想回去吃午餐,不如這樣好了,我們找個地方先把樹枝藏起來好嗎?明天你來公園的時候就可以再玩了!」我建議。

    他還在考慮,我順勢把他從地上拉起來:「快點!我們來找找看哪裡可以藏你的樹枝寶劍。」

    艾力克斯聽到我這麼一說,似乎也覺得這個提議可接受,我們把樹枝藏好後,他便乖乖地跟著隊伍離開了。

    這種預告式的轉移方法對3歲以下的小孩特別適用,因為此一階段說理的效果很有限,就算孩子聽得懂原因,情緒上也難以接受,我們可以藉由描述下一輪精彩有趣的「節目預告」讓孩子買單離場,請留意千萬不要編造謊言來哄騙孩子,也無須刻意獎賞,例如「你聽話,我等等帶你去吃冰淇淋。」只要在可容許的原定計畫範圍內,灑點驚喜就可以,例如:「等一下坐在爸爸肩膀散步回家」或「我們一起想想晚餐可以吃什麼?」讓孩子覺得雖然離開很可惜,但也有值得期待的好事。

 

〔負面情緒2〕疼痛

    德國幼兒園是一個開放的學習場域,自由玩樂的時間很多,在每個房間進行的活動雖然都會有老師在場,不過意外發生的時候,常快得讓人來不及反應,幼兒園的孩子又特別愛跑愛爬,跌跌撞撞自然是免不了的,

    一些相關科學實驗已證明,大腦會傳遞疼痛部位與強度的訊息,但積極且冷靜的正面情緒能有效減輕痛楚的感受。

    當然,我們必須依據孩子意外的嚴重程度來處理,有些疼痛自然不是呼一呼哄一哄就能神奇地消失,在此想討論的,是指孩子的小摔小跌,父母老師是否能有更合適的對應方式來幫助孩子培養情緒轉移的能力。

    在幼兒園裡,當孩子不小心摔了一跤,我們最常說的就是“oopsy daisy!”有點類似國語的「哎呦喂呀」,來形容一個不嚴重的小意外。我發現不少幼兒在摔倒時,常常會先抬起頭看我們的反應,想當然如果我們表現得很擔心,孩子就會覺得這一跤摔得更疼了,所以如果只是小摔小跌,我們都只會給「oopsy daisy!」這個反應,讓孩子知道你注意到他摔跤了,不過情況並沒有太嚴重,他可以自己爬起來。

    還有另一個德國幼教師常使用的方法,就是幫孩子把痛痛吹走的小把戲,我覺得這也同樣是幫助孩子轉移注意力的一個好方法。

   2兩歲的瑪雅從椅子上跌了下來,雖然沒有明顯外傷,但是肯定不知撞到哪裡摔疼了,抱著我們大哭起來。

    「噢!瑪雅,妳從椅子跌下來是不是?」德國老師尤拉問

    「好痛! 這裡很痛!」瑪雅指著自己的手臂,哭個不停。

     尤拉仔細確認手臂沒有嚴重的撞傷後,接著問:「需不需要我給你一個冰袋呢?」

    「好。」

    冰袋拿來後,瑪雅卻不想一直敷著,於是接著哭。

    「那麼瑪雅,妳手臂這裡痛是不是?」尤拉輕柔地說:「那我們一起把痛痛吹走好不好?」

    只見尤拉裝模作樣地在瑪雅的手上輕揉著,一把抓起什麼似地握緊拳頭,對著瑪雅說:「痛痛都在裡面了,我們一起把它吹走,說痛痛再見 (Aua Tschüss)。」 尤拉攤開手掌,和瑪雅一起吹走無形的「痛痛」,說也奇妙,瑪雅的心情似乎比較平復,因為她一起參與了這場疼痛的送別會。

 

〔負面情緒3〕憤怒

    瑪麗,4歲,一人蹲坐在沙坑裡挖挖舀舀玩得起勁,全然不知身後原本理應「歸屬」於她的黃色小水桶正被3歲的理查拿走,過沒多久轉身發現小水桶不翼而飛,而不遠處的理查手拎著它時,立刻爆氣追向理查大喊:「那是我的!我的!」

    理查看到後有追兵便加快腳步跑,只是個子小的他腳程還是沒有瑪麗快,沒幾秒就被追上,手卻仍緊緊抓著水桶不肯放。

    「那是我的水桶!」瑪麗一邊扯著水桶一邊喊話。

    「不是!是我的!」理查不甘示弱地也回了一句。

    就在這一來一往中,手裡還拿著鏟子的瑪麗突然狠狠地往理查頭上敲下去,這一擊打得又準又響,理查摸著自己的前額大哭了起來,德國老師凱莎立刻跑過去看理查有沒有被打傷:「理查,你是哪裡痛呢?」

    理查摸著頭哭喊:「Aua (德文:痛) 這裡很痛……」凱莎輕撫著他的頭說:「我幫你揉一揉好嗎?」

    這時瑪麗趁勢撿起了水桶,正要跑開時,被凱莎叫住。

    「瑪麗,請妳過來我這裡。」凱莎說。

     瑪麗看了凱莎一眼,明白她剛剛的舉動都被看見了,低著頭走過來,說了句:「但這是我的水桶。」

   「對,這是妳先拿的,所以理查拿你的水桶你很生氣,對嗎?」

     瑪麗點點頭說:「對。」

    「妳可以生氣,但是打人是不對的。」德國老師凱莎對瑪麗說。

    瑪麗沒回答,一心只想拎著小水桶趕快再回去沙坑玩。

    「瑪麗,我知道你生氣,你可以把玩具拿回來,或是跟我們說,但你不該打人,所以水桶暫時放在我這裡,你坐在旁邊先冷靜一下。」

    這時一旁的理查雖然還抽抽噎噎哭著,但情緒已經趨近緩和,凱莎對他說:「瑪麗很生氣因為你拿了她的水桶,下次你先問問她:『水桶可以借我一下嗎?』她應該就不會那麼生氣。」

 

    在德國幼兒園裡,孩子會漸漸學到的一件事,就是他們有權利感到生氣,但是必須找到正確的方法表達,或是適時尋求大人的協助。除非先被攻擊,不然我們對所有的暴力行為絕對是「零容忍」,就算理查先搶了瑪麗的玩具,我們也不會馬上把玩具交給她。當然,孩子也許沒有辦法一次便馬上理解行為帶來的後果,但幾次過後,他會知道暴力行為是絕對不可涉足的禁區,因為就算打人把玩具搶到了,之後也得乖乖繳回,於是就會試圖找出如何不打人也能把玩具要回來的辦法。

    當孩子玩具被拿走,橫豎都要不回來時,我們通常會請被搶走的一方(瑪麗)跟把玩具拿走的小孩(理查)進行交涉,與其說「這玩具是我先拿到的,請還給我!」倒不如換個方法問「等你玩完之後,可以換我玩一下嗎?」

    鼓勵分享,但不強迫分享,我發現這樣溫和的問法,會讓孩子雙方都覺得自己沒有吃虧,只是需要幾分忍耐,再加上幾分等待,大家就都有的玩。坦白說,藉由說理讓幼兒園學齡的孩子明白「不分享就沒得玩」,孩子在情緒高漲當下很容易聽不進去,唯有讓孩子最快體認到,這樣表達比打人還容易把玩具拿回來,不僅省去說教的時間,孩子也能在過程中真正學到「分享」的概念。事實證明,多數的孩子在這樣的情況下都會答應使用完畢後歸還「原使用者」,當他們想再要回玩具時也可以用同樣的方法詢問,這比冒著被處罰的風險去打人搶玩具更有效。

 

書籍代號:0NFL0187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3382

ISBN:9789863843382

印刷:部分彩色

頁數:288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