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文學小說>文學理論> 日本,不能直譯2—關鍵字,其來有自

日本,不能直譯2—關鍵字,其來有自

作者:林水福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8-06-27

產品編號:9789863595632

定價 $30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一片任何現象都能變成充滿影響力的關鍵字的土地——日本——它的文化既神秘又令人著迷。

這些關鍵字——藝妓、茶道、泡湯、奧之細道、武士道、百鬼夜行……——不僅影響著當地人的日常生活,成為日本文學與藝術創作的沃土與養分,更吸引著所有觀光客想一親芳澤、一探究竟——同時常常一頭霧水。

曾留學日本、長駐日本的林水福教授,多年來陸續寫下多篇對日本的文化觀察,而從一個自小在田野間玩耍的小男孩,到罕見能在日本拿下文學博士的研究者,在如此道地的台灣人眼中,看到的日本和日本人,又跟其他人有什麼不一樣呢?

在《日本,不能直譯2:關鍵字,其來有自》中,林水福教授將以輕鬆的筆調跟讀者一起分享他眼中千奇百怪的日本關鍵字,和他們背後的故事。

林水福

日本國立東北大學文學博士。曾任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台北文化中心首任主任、輔仁大學外語學院院長、日本國立東北大學客座研究員、日本梅光女學院大學副教授、中國青年寫作協會理事長、日語教育學會理事長、台灣文學協會理事長、高雄第一科技大學副校長、外語學院院長等職。現任南臺科技大學教授、台灣石川啄木學會會長、台灣芥川龍之介學會會長。

著有《讚岐典侍日記之研究》(日文)、《他山之石》、《日本現代文學掃描》、《日本文學導遊》﹙聯合文學﹚、《源氏物語的女性》﹙三民書局﹚《中外文學交流》(合著、中山學術文化基金會)、《源氏物語是什麼》(合著),譯有遠藤周作《母親》、《我拋棄了的女人》、《海與毒藥》、《醜聞》、《武士》、《沉默》、《深河》、《深河創作日記》、《對我而言神是什麼》、《遠藤周作怪其小說集》(以上立緒出版);新渡戶稻造《武士道》、谷崎潤一郎《細雪》﹙上下﹚、《痴人之愛》、《夢浮橋》、《少將滋幹之母》、《瘋癲老人日記》(以上聯合文學出版),《萬字》、《鑰匙》(木馬文化)。井上靖《蒼狼》。大江健三郎《飼育》﹙合譯、聯文﹚。與是永駿教授、三木直大教授編多本詩集;評論、散文、專欄散見各大報刊、雜誌。

研究範疇以日本文學與日本文學翻譯為主,並將觸角延伸到台灣文學研究及散文創作。

日本平安朝的信紙與折枝

日本平安朝(八至十二世紀)為貴族時代,文化絢爛,生活起居處處追求美。

書信方面也表現出貴族追求美的用心與美的意識。舉凡書信的筆跡與書寫形式都講求美。信紙的摺疊方式也有它的含義。而所使用的信紙,當然馬虎不得。

政府經營的製紙工廠,叫紙屋院。位於嵯峨野宮之東方,是嵯峨天皇大同年間(八○六至八一○)設立的。一般用於書寫公文書,尤其是宮中「物忌」(陰陽道齋戒、避忌)時使用為多。另一方面,民間的製紙事業亦相當發達,北從越後(今之新潟)南到大隅(今之鹿兒島)都有民營紙廠。須進貢京都,以滿足貴族需求。其中,又以那一種紙最受文人的青睞呢?

《源氏物語.蓬生卷》有「美麗的紙屋紙、陸奧紙」的記述,將民間的陸奧紙和國營的紙屋紙並列。對於陸奧紙,《源氏物語》中,還可以見其他評語,如「厚厚的紙質」(〈末摘花〉)、「久置,有點厚、泛黃」(〈蓬生〉)。又《枕草子》評它「很白」;《宇津保物語》說「非常純淨」;《宇治拾遺物語》說「極為芳香」,都給與極高的評價、讚詞,最受歡迎。

依小松茂美(一九二五年生,柳井中學畢,專攻古筆跡學,曾任東京國立博物館美術課長、東方教育大學講師)的統計,平安朝文學中,使用陸奧紙的有二十八例,其中十七例用於一般書信(有別於情書);相對地,紙屋紙用於一般書信僅一例。

平安朝貴族將信寫好後,繫在樹枝(稱為「折枝」)上,由專人傳送。

「折枝」的例子,十世紀的《宇津保物語》已可見;進入十一世紀的《枕草子》、《源氏物語》例子驟增,可見將信繫於折枝已是一般常識了。

折枝的顏色原則上與信紙顏色為同一色系。紫色信紙繫在藤花的折枝;紅色信紙繫於紅梅的折枝。下雪的早晨,當信差送來白色的信紙繫在綠意微吐的白色折枝上,映入眼簾的又是一片白色世界,想想是多麼雅緻、風流的畫面啊!

《枕草子》裡也有「青色信紙配上菖蒲葉,多有風情啊!」的描述。談論不幸或不吉之事的書信,則用深色信紙配上芥草枝;至於給感情已變淡的情人書信,就繫到已凋謝的菊枝或枯萎的芒草莖上。

今日,我們看到日本各神社樹枝上繫滿籤紙,或許與平安朝貴族們將信繫於折枝的習慣,並非完全無關吧!

書籍代號:0EID0078

商品條碼EAN:9789863595632

ISBN:9789863595632

印刷:單色

頁數:296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