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沒人敢說的戰爭史:袁騰飛犀利話二戰﹝1939-1945年﹞(上冊)

沒人敢說的戰爭史:袁騰飛犀利話二戰﹝1939-1945年﹞(上冊)

作者:袁騰飛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5-07-08

產品編號:9789863840671

定價 $40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百家講壇當家人物袁騰飛,

獨創「史話體」風格,詼諧開講!

最淺顯的語彙,最清楚的講解

讓你秒懂二戰史!

 

雖然一戰被揍得很慘,但二十年後,我們依舊是一條好漢!

一戰結束,帶來的不是和平,而是短短二十年的戰間期。

無論戰勝國戰敗國,歐洲列強們都得開始過上苦日子。

新秩序在建立,新霸權在壯大,新的戰爭動機在醞釀,新的獨裁者也在蠢蠢欲動……

 

軸心國

我們有最棒的戰術、最精良的軍備、最會作戰的將軍、最英明的元首。

但同時,我們也有……

最會拖後腿的盟友一號:

戰爭打得焦頭爛額還得去解救義大利……等等,你們的對手是拿著長矛的衣索比亞人嗎?

最能惹事的盟友二號:

日本你在哪?珍珠港?你們去那裡幹嘛?快回來你家要爆炸了啊!

我記得蘇聯應該是我們的朋友……呃你說我們絕交了?

 

VS.

 

同盟國

德國造反不是我們的錯!既然敢挑起WWI就得讓你們付出代價!

但為了世界和平,蘇台德地區你們就拿去吧。

為了世界和平,波蘭你就忍耐一下讓他們瓜分了吧。

只要別在我們家打架一切都好說……法國你怎麼投降了!

呼叫美國,呼叫美國,同盟國急需你的支援!

中國,你們自己搞定,我們已經無暇他顧。

蘇聯也想來幫忙?好吧,雖然戰爭快結束了,但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好。

 

這是歷史課本不會教的WWII。

觀點犀利,立場堅定

就是要告訴你真正的二戰史!

得獎推薦

 

*中國《百家講壇》迄今最受歡迎的主講人。據官方統計,袁騰飛主講的《兩宋風雲》,收視率大大超越易中天、閻崇年等人;而其更獨到、犀利、風趣的講史風格,帶動中國青年掀起一波前所未見的狂熱讀史風潮(部落格流量3日破百萬,演講影片點閱數單月衝破2500萬)。

 

*名嘴李承鵬稱:袁騰飛最好的地方是嘗試告訴學生「歷史不是什麼」,而不是按規定的歷史「是什麼」。「中國的歷史課總想爲歷史負點什麼責,其實歷史不需要我們去負責……中學歷史課應該成爲興趣課,成爲系統化一些的故事大全,讓學生知道一些普世價值和古人的情趣,從而成爲一個正常的人類,而不是火星怪獸或奧特曼。袁騰飛不是一個好的歷史老師,卻是一個有趣的歷史老師,這已經很夠了。」

 

*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張鳴表示:「我們的教育是標準答案教育,到了大學還扳不過來。對於袁騰飛的出名,應該反思的是教育本身的問題,而不是把學術爭議上升到意識形態。」

 

*《光明日報》王太拓認爲:「袁騰飛的歷史無關帝國主義」。這也是官方媒體對袁騰飛的首次直接評論,但其後此文被《光明日報》方面撤掉,在騰訊網新聞評論處還尚有保留。

 

袁騰飛

1972年生於北京,畢業於首都師範大學歷史系。曾在首都師範大學附屬中學擔任歷史課教師13年,現任北京市海淀區高級進修學校歷史研究員,北京精華學校教師。曾參與北京市高考歷史命題工作,也是《高中新課標歷史教材》(人教版)的編寫者之一。

2008年6月,袁騰飛在精華學校的授課影片上傳至網路,機智幽默的授課風格讓他瞬間走紅,一星期内點閱數即超過1,000萬次,被稱爲「史上最牛歷史老師」。中國中央電視台科教頻道《百家講壇》系列節目,曾先後推出由他主講的「兩宋風雲」,「塞北三朝」等。

袁騰飛講歷史時言語通俗但蘊含大量資訊,講起課來簡潔犀利,流利通暢,層次分明。著有系列書《歷史是個什麼玩意兒》、《沒人敢說的戰爭史》、《塞北三朝》、《袁騰飛講漢末三國》、《袁騰飛講成吉思汗》等作品。

 

精彩試閱

 

第一章 熙熙攘攘爭名利

(巴黎和會、華盛頓會議)

 

一戰結束,德國戰敗。戰後的巴黎和會成為列強分贓角力的場合,最後的《凡爾賽條約》是對德國這個戰爭挑起者明顯的報復,也為歐洲帶來僅僅二十年的和平。

 

別信那些傻話,最勇敢的人最先死去,活到最後你才能看到真相。

——題記

 

01. 看不見未來的戰敗國德國

  

二戰爆發的起點為何?

  戰爭是世間最殘酷的遊戲,第二次世界大戰(下文簡稱「二戰」)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戰爭。傳統觀點認為,二戰由德國首先挑起。有位叫朱維毅的旅德中國學者,寫了本名叫《尋訪二戰德國兵》的書。在這本書裡,有個德國老兵發問說,你們公認的二戰爆發起點是什麼?得到的回答是德國打波蘭。那個老兵很不服氣地說,打波蘭可不是德國自己幹的,還有蘇聯!他認為,是德國跟蘇聯一起發動了二戰。

  親歷者的觀點往往和教科書不一樣,其中雖有立場問題,但對這些觀點,我們不能完全忽視。今天,中國流行的觀點,依然認為德國閃擊波蘭是二戰爆發之始。

 

戰敗國猶如世界末日

  德國為什麼要挑起二戰?第一次世界大戰(下文簡稱「一戰」)就是德國挑起的,但它沒有獲勝,過了二十年,它又發動二戰,為什麼?二戰中,為什麼義大利與日本都和德國結盟?實際上,跟這幾個國家一戰後的經歷有非常大的關係。

  一戰以同盟國的戰敗而告終,同盟國即四個國家:德國、奧匈帝國、土耳其和保加利亞,這四個國家全部戰敗。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鄂圖曼帝國在這次戰爭之後解體,德國延續了數百年的霍亨索倫(Hohenzollerns)王室下臺。當時的德國是什麼狀況呢?可以說真像到了世界末日,人心惶惶,百業凋敝。

持續時間共四年零三個月的一戰,不光戰敗國傷痕累累,戰勝國也都損失慘重。以英國為例,英國自維多利亞女王以來幾十年的積累蕩然無存。戰勝國都這樣,你想德國做為一個戰敗國,又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邱吉爾參加過一戰,他在回憶錄中寫道,一戰即將結束時,德國的狀況令人沮喪;伴隨著日益加劇的聽天由命之感,德國人開始感到不寒而慄。德意志民族已經開始絕望,士兵們慢慢地顯示出他們的鬱鬱寡歡。惡性事故時有所聞,逃兵增多,度假士兵不願歸隊。仗打到了這地步,一般的德國士兵,甚至老百姓,都看出同盟國沒戲唱了。

  一戰進行到第三年和第四年時,德國兵的想法就從勝利轉為保命。除了極少數的頑固分子之外,大部分人都能明白現在是什麼樣的狀況。一九一六年,德國城市裡糧食就供應不上了,冬天人們啃蔓菁,有點類似於我們的醃蘿蔔,連麵包都沒有。如果這場戰爭有勝利的希望,如果這場戰爭能得到很大的好處,我們會吃不到麵包吃蔓菁嗎?所以,度假不歸的士兵數量大為增加:我好不容易度一回假,你還要我回去上前線,那不是去送死嗎?我當然不願意去了!

 

軍官不願與士兵同甘共苦

  有個德國士兵回憶,蘇俄根據〈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條約〉釋放的戰俘,在回國前就染上了「列寧病毒」。什麼是「列寧病毒」?簡單來說,就是布爾什維克主義。俄國「十月革命」爆發後,列寧說要將帝國主義戰爭轉為國內戰爭,號召人們推翻本國的資產階級。可想而知,被蘇俄釋放的戰俘一回到德國,自然拒絕再上前線。那軍官怎麼辦呢?只能藉由打罵、責罰士兵,讓他們上前線。這名德國兵回憶說,反對軍官無故責罵士兵的活動開始蔓延,為什麼呢?因為那些軍官雖然嚴格訓練我們,但在物資匱乏的時候,他們不與我們同甘共苦。

  軍官們如此表現是有原因的。德國軍官大部分是貴族出身的世襲職業軍人,爸爸、兒子、孫子,沿襲下來。他們特別強調貴族氣派,即便生活品質再不怎麼樣,也要穿軍禮服、用銀製餐具,必須這樣體面地生活才行。要他們跟士兵一起爬冰臥雪,啃馬鈴薯、喝袋裝咖啡,門都沒有。鑑於這種情況,士兵們一看,你平時教導我們玩命,趕著、踹著,趕羊似的,讓我們學打仗,等到真的打到沒吃沒喝的時候,你還能吃香喝辣,可是我們連馬鈴薯都沒得吃,我為什麼還要去賣命?於是德國普通士兵與軍官之間就產生對峙了。

 

德國人越打越窮

  除了士兵這個群體外,當時德國的老百姓是怎麼看待這場戰爭的?有個德國婦女回憶起當時的情況,說大戰之前,人們認為戰爭即使真的打起來,也不會持續太久。一戰時,德國皇帝威廉二世送士兵出征,說樹葉飄落之前你們就可以返回。大戰於一九一四年八月爆發,歐洲很冷,九月份就掉樹葉。威廉二世承諾一個月就讓人回來,他所想像的還是拿破崙時代的戰爭,速戰速決,一場混戰頂多三天,死不了幾個人。可讓威廉二世沒有想到的是,大戰進行了四年多。

  戰爭打到這種地步,進入了一種膠著狀態,讓人難以相信它會結束;整天把缺胳膊斷腿的人往下運,我們與正常的生活好像被一條鴻溝所隔開。在我方已無法取勝之後,這場戰爭還有意義嗎?這時連德國普通市民都已看出,戰爭對德國來說毫無希望,物資匱乏、人力匱乏。在拚人力時,法國可以招非洲人,甚至招越南人來當兵。但德國沒那麼多殖民地,所以越打勝算越小。可德國懷著復仇的使命,仍堅持戰鬥,不打不行。隨著英國的封鎖,德國主要生活用品的供應被切斷。因為打仗和被封鎖,德國人的元氣耗盡。此時對於戰爭的抵制,便成為千百萬人公開的意見!

 

02. 齊聚巴黎開和會

  

明知無法獲勝,還是下令艦隊出擊

  在一九一六年大家啃蔓菁時,德國只有少數人抱怨戰爭,大多數人還是相信戰爭能打贏。而此時大家已看到再打下去,弄不好自己的民族就要滅亡。同時德國軍隊也無力再戰。不過,德軍當時的情況具有某種迷惑性,因為你從表面上看不出來。直到一九一八年,德軍在西線仍然保持著進攻態勢——這種態勢和後來的越南戰爭、蘇軍入侵阿富汗非常相似——你贏得了每一場戰鬥,卻輸掉了整場戰爭。

  在一戰當中,德國有兩百萬人死於前線,一百五十萬人傷殘,還有一百萬人死於飢餓和瘟疫。德國國力已經支撐不住,青壯年男子基本上消耗殆盡。特別是那個時代的軍官,基本上都是貴族,因此軍官的大量死亡,也就是國家精英的大量死亡。這對整個德國是個很沉重的打擊。

  一九一八年十月一日,德國的魯登道夫將軍跟高級軍官們講,最高統帥部和德國軍隊已經完了,戰爭無法獲勝,徹底的失敗即將到來。魯登道夫是一戰中的英雄,德軍的靈魂人物,他都坦言德國已經完了。可是德國統帥部並不正視現實,仍然於一九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下令基爾港的公海艦隊出海。當時公海艦隊的司令官是曾指揮過日德蘭大海戰的舍爾,他命令艦隊出海攻擊英軍,提出的口號很聳動:要嘛輝煌地勝利,要嘛光榮地沉沒!

  實際上,德國海軍在此之前已經很久沒出海了,日德蘭大海戰之後就一直在軍港裡悶著。一九一六年都打不贏,到一九一八年,連燃料都沒有,還想去打敗敵人?你讓海軍們要嘛輝煌地勝利,要嘛光榮地沉沒,毫無疑問,那肯定是光榮地沉沒,不可能輝煌地勝利。這時候連傻子都看出來德國沒戲唱了,你還要艦隊出海去送死,這怎麼可能呢?沒有意義。

 

威瑪共和國成立

  公海艦隊不願去送死,所以海軍起義,爆發「十一月革命」,成立了蘇維埃。德皇威廉二世倉皇逃往荷蘭,直到一九四一年去世,都待在荷蘭。於是,霍亨索倫王朝下台一鞠躬。

  霍亨索倫王朝倒臺之後的一九一九年二月,在歌德、席勒、李斯特的故鄉——德國小城威瑪,人們通過憲法,成立威瑪共和國(Weimarer Republik);這是德國歷史上共和制的第一次嘗試。其實,威瑪共和國在德國歷史上是一個不存在共和黨人的共和國。德國在一戰後選擇共和制,並不是由於大眾民主意識有所提高,而是德國在帝制崩潰後,對西方強國政體無可奈何的一種機械式模仿。

 

有名無實的戰勝國義大利

  威瑪共和國一成立就趕上一件不光彩的盛會——巴黎和會。一戰打完之後,戰勝國得分贓,瓜分戰敗國。巴黎和會很有意思,說是五巨頭:英、法、美、日、義,但和會主要討論的是歐洲問題,日本不感興趣。英、法、美、義這四國派來的都是政府首腦和外交部長:美國總統、國務卿;英國首相、外交大臣;法國總理、外交部長;義大利首相、外交部長,只有日本派來的是前首相和前外長,因為他們對這種事不感興趣,所以和會上討論歐洲問題時不說話,被稱為沉默的夥伴。但一說到中國山東的歸屬問題,日方代表就開始說話了,而且說得很多;只有涉及自身利益的時候它才發言,一般情況下不說話。因此,和會的主要參與國就是英、法、美、義這四國。

  義大利在戰爭中的貢獻是負的。瓜分戰利品的時候,不把你瓜分就不錯了,你還要什麼好處?所以義大利也就沒什麼可說的,何況義大利對德國不感興趣,它只對奧匈帝國感興趣,想要的領土都在原來奧匈帝國的亞德里亞海沿岸。同時,英、法、美也不把義大利當回事,這使得義大利首相奧蘭多很生氣,並且一生氣就回國了。他回去也沒人挽留——又不是說你走了這會就開不成,你走你的,走了更好。

  他回去後,國內議會問,你從巴黎帶回什麼來?他說什麼也沒帶回來,只因為其他與會者令我生氣,所以我就回來了。議會敦促他回去繼續開會。他只好又回法國,但回來也沒人表示驚喜。他的境遇,跟義大利的國力強弱息息相關。

 

英法美各有所圖,無法達成共識

  在巴黎和會上,英、法、美三國各有各的要求,任何一國都跟另外兩國有心結,而任何兩國都可以聯合起來對付另一國。比如說,美國謀求世界霸權;一八九四年人家工業產量就是世界第一,當了二十年老大,它不甘心再做歐洲的小夥伴,由著歐洲人呼來喚去。問題是,當時在經濟方面美國是老大,但它的軍事力量不行,政治還是以歐洲為中心。美國號稱一九一七年參加一戰,其實它是訓練了一年多,一九一八年才開始打的,而且武器都是法國的。與其說一戰美國提供鋼鐵,不如說它提供人員——一百萬個年輕小夥子,它主要出的是這個。

  美國要謀求世界霸權,而法國呢,想法很單純——歐陸霸權。法國希望把德國肢解,最好讓它再回到俾斯麥統一之前的混亂狀態。英國想要殖民霸權和海上霸權,還希望維持歐洲大陸的均勢。

  美、英、法三國的要求一放在一起,就顯得特別有意思:美國要謀求世界霸權,英、法肯定不答應,所以美國和英、法無法達成共識,英、法因此聯合起來對付美國。而法國要歐陸霸權,肢解德國,但英國不願意,美國也不願意,誰願意歐洲大陸再出一個「東方不敗」,不聽我們的?英國要謀求殖民霸權和海上霸權,法國、美國又不答應。這樣一來,就只剩吵架了。

  巴黎和會是一九一九年一月召開的,地點在巴黎凡爾賽宮鏡廳,為什麼要在這裡?因為普法戰爭結束後,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是在該處加冕的。對此,法國總統得意揚揚地說:「四十八年前德意志帝國誕生在這間大廳裡。因為它生於不義,所以它死於恥辱!」明顯看得出來,法國是存心報復。

 

03. 讓德國永遠償還不了的債

  

法國總理與英國首相僵持不下

  在巴黎和會上,法國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和英國人時有爭執。有一次,法國總理克列孟梭指責英國首相勞合・喬治一再說謊,勞合・喬治一氣之下,跳起來抓住克列孟梭(當時他已七十多快八十歲了,頭髮、鬍子、眉毛全白,外號老虎總理),要求他向自己道歉。這就很不禮貌了,畢竟英國首相的位階比法國總理要小。美國總統威爾遜(美國唯一大學教授出身的總統)比較有風度,趕緊把他倆拉開,結果克列孟梭說要與勞合・喬治決鬥。決鬥是很古老的習俗,十九世紀初,政治家之間的決鬥已很少見。克列孟梭表示,用手槍或劍都可以。

  還有一回,法國想要德國的薩爾(Saar);薩爾盆地盛產煤礦。普法戰爭後,阿爾薩斯—洛林地區(Alsace-Lorraine)割讓給德國,現在德國戰敗,就得把該區還給法國。法國說,我的地盤你占了五十年,我也得占你一塊,算是利息。但英國不樂意;英國不願法國實力太強。結果呢,克列孟梭拿著德國地圖四處追逐勞合・喬治,說你得把薩爾地區給我。他甚至追到廁所裡去,讓勞合・喬治很不高興。

 

固執的反對者成為國家領袖

  克列孟梭與勞合・喬治真是棋逢敵手。勞合・喬治這人很講原則,甚至到了固執的地步。他曾反對英國與南非布林人開戰。當英國向布林人宣戰時,他便在伯明罕演講,公開反對這場戰爭。但英國當時群情激憤,沒人願意聽他的話。最後憤怒的人群湧向講臺,差點沒把他揍死。

  可是這件事為他帶來巨大的政治回報。英布戰爭打得磕磕絆絆,英國傷亡慘重,很多英國人都後悔了。這場戰爭結束後,勞合・喬治反而成了國家領袖。所以,要做國家領袖得有點定力,只會當牆頭草是不行的。

 

天價的報復性賠償

  當與會者在巴黎和會上討論戰爭賠款時,情況更加一發不可收拾。克列孟梭想要德國賠多少呢?他張嘴說了一個數目:一千三百二十億德國金馬克。金馬克若不貶值,相當於一千三百二十億馬克的黃金。德國代表一笑置之。為什麼呢?因為你就是把我們賣了,把德國人的骨髓都抽出來賣,也值不了這個數字,所以隨便你們怎麼開價,你要八千億也沒關係,反正我們給不起。最後還是英、美打圓場,特別是美國,說我們美國一分錢都不要。這樣吧,讓德國先交兩百億,我們別殺雞取卵、敲骨吸髓啊。

  克列孟梭這麼做,也是情有可原。說白了,戰勝國這麼做,都是受國內輿論的影響。這些戰勝國也是慘勝,死傷太重了。尤其法國北部是主戰場,法軍傷亡最重。且法、德兩國有不共戴天之仇,五十年了,好不容易逮到報復的機會,能不狠宰德國一刀嗎?

 

書籍代號:0NEV0024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0671

ISBN:9789863840671

印刷:單色

頁數:352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