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籍搜尋 >商業財經>經貿理財> 會計帝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壟斷與危機

會計帝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壟斷與危機

The Big Four: The Curious Past and Perilous Future of the Global Accounting Monopoly

作者:伊恩.蓋爾 Ian D. Gow、史都華.凱爾斯 Stuart Kells

譯者:李祐寧

出版品牌: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20-01-15

產品編號:9789578654921

定價 $450/折扣1冊

儲值會員,馬上選領 加入儲值會員 購買單書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譯者簡介
  • 書摘
  • 詳細資料

是自由市場的良心?還是白領詐欺的幕後推手?

審視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演化與角色,揭開資本主義世界鮮為人知的一面

 

哈佛商學院劍橋賈吉商學院史丹佛商學院多位教授 好評推薦

 

俗稱「四大」的德勤、普華永道、安永與畢馬威,

幾乎掌控全球會計、稅務與審計等關鍵市場,更將業務拓展至管理諮商領域;

但《會計帝國》卻指出四大那輝煌卻搖搖欲墜的組織體系,

很可能在瞬間分崩離析,衝擊全球資本市場……

 

《會計帝國》就像是一本囊括財富、權力與運氣的精彩故事集:

14世紀的梅迪奇銀行與達官顯貴的交往開始;

談到19世紀英國大型企業倒閉潮,間接促成會計業因審計服務崛起;

乃至20世紀大型會計師事務所涉足管理諮商、稅務服務,導致球員兼裁判的疑慮;

來到21世紀當今,因科技衝擊、中國市場失利,四大面臨轉型危機。

 

《會計帝國》談的,不只是四大的前世今生,同時也是全球政治、經濟、產業市場背後運行的世界。大型會計師事務所往往只有在鑄成大錯時,才會浮上檯面,受到嚴格審查。普羅大眾往往不了解會計師事務所的主要業務是什麼?以及他們為什麼深深影響我們如何工作、如何管理、如何投資,以及如何治理等等層面。

 

|壟斷市場的商業巨頭|

 

四大在全球有近100萬名員工,分布150多個國家,科技公司如微軟、IBM、金融巨頭如摩根士丹利、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星巴克、迪士尼,都是他們的客戶,主宰了會計、稅務和審計服務等關鍵市場。

 

以美國為例,標準普爾500指數的500間公司中,有497間雇用四大來做審計,這些公司也幾乎都買了四大所提供的管理諮商服務。2017年的統計資料,光是普華永道,就為《財星》500強中的422間公司提供服務。看來,倘若沒有(四大)提供的會計、審計和管理顧問,現代經濟體系將窒礙難行。

 

光鮮亮麗的外表之下,是一樁樁繽紛絢爛的商業成功傳說,同時也暗藏著道德妥協、職業焦慮、手法拙劣的投機、藏汙納垢的黨羽、吃相難看的企業聯姻、惡名昭彰的利益關係,與晦澀難懂的儀式。

 

|因審計成為英雄,也因審計備受質疑|

 

會計師這門職業,在19世紀大型企業歷經蓬勃發展,接著面臨倒閉潮之中,應運而生。會計師作為「詐欺的敵人,誠信的守護者」,把自己定義成保護市場的角色。透過審計揭露一樁樁財務醜聞,贏得大眾尊重。儼然成為誠信代言人。

 

但在會計師事務所進軍管理諮商領域時,情況變得有些尷尬。會計師的角色,應該是扮演投資人與企業之間超然獨立的第三方,查核企業財務報表,避免公司作假帳。

 

然而,近年四大紛紛遭遇重大災難。有上百起因為審計失誤、稅務醜聞、違反獨立原則而引起的官司和訴訟案。專業誠信與獨立原則一次又一次地遭受考驗。大型會計師事務所多次瀕臨「滅絕等級事件」,卻又因大到不能倒而躲過一劫。

 

|科技衝擊,與中國市場失利|

 

在面臨傳統會計、審計,以及諮商服務的結構性矛盾下,四大迎來科技衝擊的新挑戰。過去審計員在執行任務時,只能從客戶進行的上百萬筆交易中,挑出一小部分查核。但現在可以運用人工智慧、機器學習和大數據,設置「追蹤金流」的系統與產品,針對業績效與誠信建構出完整的樣貌,新的技術徹底顛覆審計服務。

 

另一方面,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將四大的拓展視為外國企業的入侵。基於保護「國家經濟資訊的安全」,中國國務院也將打造由中國人領導的會計師事務所列為政府政策,企圖和國外會計巨頭一較高下。儘管普華永道仍是中國市場龍頭,但其餘三大已經跌出四名之外。在中美不斷升溫的軍備與貿易緊繃氛圍中,乏味的審計監管也成為競爭的一環。

 

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改變迫在眉睫,

無論對員工、合夥人、客戶,還是民主與經濟體制,都將產生極大影響。

而本書的目的,就是讓所有人能為此做好準備。

 

各・界・推・薦

 

「儘管這些公司的歷史還有更深更廣的內容值得探索,蓋爾與凱爾斯還是做出極其偉大的貢獻,憑藉著引人入勝的文筆,呈現這些公司手裡所握有的巨大權力以及其對傳統責任忽視所可能導致的嚴重後果。任何對該門專業以及對資本主義懷抱興趣者,絕對會深深被《會計帝國》吸引。」──珍.格里森-懷特(Jane Gleeson-White),《記帳遊戲》作者

 

「誰能猜想得到透過了解梅迪奇銀行的興衰史,居然能讓我們更深入理解四大如今所面臨的困境?蓋爾和凱爾斯以饒富趣味的分析手法,將當代四大的架構與策略和歷史上的前身進行比較,並讓我們為著該產業的未來充滿憂慮。對於這樣一門必要、我們卻所知甚少的產業而言,作者以獨特的歷史性比較維度,創作出一部絕對不容錯過的佳作。我簡直像著了迷。」──里奧納德.塞辛格(Leonard A. Schlesinger),哈佛商學院教授、巴布森學院榮譽退休校長

 

「《會計帝國》以深具啟發性的角度,審視全球最大會計師事務所的演化及角色。本書能引導人們進一步去探究會計此門職業應該達成哪些任務、其當前做到了幾分、而為了迎向未來其又該如何創新等急需探討的議題。」──艾倫.賈戈林瑟(Alan D. Jagolinzer),劍橋大學賈吉商學院金融會計教授

 

「在全球大型企業公司裡,大型跨國會計企業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財務報表的品質,對於管理階層與公司市值的評估有著關鍵性的影響。《會計帝國》深入探索了這些公司的起源,以及其在全球商業中所扮演的角色。對許多組織而言,會計師事務所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這門職業該如何適應嶄新的環境?《會計帝國》能告訴讀者,可以期待些什麼。對管理階層與投資人而言,本書絕對不可錯過。」──大衛.拉克爾(David Larcker),史丹佛商學研究所會計學教授

 

「精彩絕倫的好書……大力推薦。」──堤姬.富勒頓(Ticky Fullerton),天空商業新聞台

 

  「太有趣了。帶給我極大的享受。」菲利普.亞當斯(Phillip Adams),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的夜現場

伊恩.蓋爾(Ian D. Gow

墨爾本大學的企業管理與規範中心主任,曾於哈佛商學院與西北大學凱洛管理學院任教。他也曾在摩根士丹利、通用汽車、史坦.史都華公司和安盛諮詢任職。

 

史都華.凱爾斯(Stuart Kells

曾任維多利亞州總審計長助理及畢馬威主管。也曾在德勤、S. G. Warburg投資銀行任職,並在二〇〇八年金融海嘯後擔任雷曼兄弟破產案管理人之一。其撰寫的關於企鵝出版社史《企鵝與萊恩兄弟》更獲得艾舍斯特商業文學獎。

李祐寧

畢業於政治大學新聞系,旅居海外,目前從事專職翻譯工作。譯作包含《被壓榨的一代》、《說理》、《金融投機史》、《異常流行幻象與群眾瘋狂》等。

序幕 科學、魔法和四大會計師事務所

 

十九世紀末,英格蘭及威爾斯特許會計師公會(Institute of Chartered Accountants in England and Wales)成立,作為世界上最早的會計組織之一,它迅速發展,很快地建立起自己的餐飲俱樂部、運動俱樂部,還有一座圖書館。這座圖書館第一批取得的館藏中,包括一本由會計學之父盧卡・帕西奧利(Luca Pacioli)在文藝復興時期寫下的開創性實用數學經典《算術摘要》(Summa de Arithmetica)。

《算術摘要》解釋了該如何管理分類帳、存貨、負債與支出帳戶,同時也極具前瞻性地將印度阿拉伯數字系統引進歐洲,促成複式簿記(double-entry)的普及。帕西奧利在書中寫道:「分類帳中的每一筆貸項,都必須要有對應的借項。」這位聰明的學者鼓勵所有企業家在面對各式各樣的經營困境時,不要尋求占星術士或隱士高人的指點;他勸誡所有商人,要想成功,首先必須擁有可運用的資金、好的會計師和最先進的會計方法。

帕西奧利屬於高尚的傳統學者類型,簿記學(還有地圖學、透視圖法和彈道學)也成為經歷科學革命的首批學科之一。德國的偉大學者歌德(John Wolfgang von Goethe)認為複式簿記是「人類思想史上最偉大的發明之一」。

更奇特的是,早在人類摸清月亮運轉與砲彈加速機制前,就出現了相當細緻的金錢記帳法。在天文和物理等科學範疇中,很大程度上也依賴著會計學作為先例:放眼物理學及天文學的先驅們,曾學過經濟與會計者的亦不在少數。舉例來說,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寫過星體運行,也寫過貨幣改革。而伽利略(Galileo Galilei)教過會計學,並認為該門學科讓自己獲益匪淺。現代科學之父牛頓(Sir Isaac Newton)曾在一六九六年被指派擔任皇家鑄幣廠(Royal Mint)的廠長,更在一六九九年升任英國皇家鑄幣局局長,相當於現在的央行總裁。

在科學發展早期,數字的應用包羅萬象,不管是在實用或非實用的層面都是如此。第一本以拉丁文及義大利文寫成的計算書籍中,甚至包括了指導讀者如何施行戲法、占星術、法術、把戲、講笑話、詛咒和黑魔法。倘若我們從現今角度回頭看,會發現早期的數學和魔法僅有非常細微的差異;事實上,數學與超自然現象有著淵遠流長的關係。五世紀時,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就發出警告:「良善的基督徒應對數學家以 及所有做出空泛預言者抱持警戒。危險已昭然若揭,數學家和惡魔立下誓約,讓靈魂蒙上陰影,致使人們困囿於地獄。」

十三世紀,當英國方濟各會修士羅傑・培根(Roger Bacon)開始提倡採納印度阿拉伯數字時,教會指控他施行魔法,並判處他終生監禁。即便在這些有著奇異外觀的數字傳播到歐洲許久之後,仍擺脫不了自身所帶有的異國、甚至是邪惡的色彩。儘管如此,對西方文化而言,數字的出現猶如恩賜。這套遠比羅馬數字更實用且多功能的東方數字,開啟了現代數學的大門,現代會計學才得以誕生。

複式簿記以恆真式(tautology)為基礎:一個組織資產的價值,必須等同於債權人和所有者對這些資產的所有權。這是個相當嶄新的想法,因為更早期的財務是以截然不同的觀點所建立的。舉例來說,一〇八六年的《末日審判書》(The Domesday Book)就是以條列的方式,記錄征服者威廉一世(Williame I)的財產權、教會權、法律特權、稅金和開銷。這不是一部借、貸平衡的財務記錄。掌握絕對權力的統治者更在乎的是細數自己的金銀財寶,而不是債務(也就是計算自己所擁有的,而不是欠下的)。中世紀晚期,複式簿記開始在銀行家與商人間流行的情況,也反映出該時代社會、政治與經濟結構的轉變,以及權力是如何流轉到那些為文藝復興增添活力的男男女女身上。

無論是內容本身的開創性、或在珍稀書籍市場上的價值,帕西奧利的著作都是英格蘭及威爾斯特許會計師公會最為寶貴的資產。作為「古版書」(incunabulum),這本書在現代也被視為最早關於數字的著作之一。最近在米蘭的書籍拍賣會上,一本偶然在櫥櫃中被發現的羊皮紙印刷、精裝成冊的《算數摘要》,以五十三萬歐元的價格落槌。這些書籍是極為珍稀的倖存者,因為多數在一四九四年付梓的《算術摘要》,早已在教師、學生、會計師與商人的反覆翻閱下支離破碎。

英格蘭及威爾斯特許會計師公會所保存下來的其他珍稀書籍,還包括在一五四三年被翻譯成法文與英文、並讓複式簿記在西歐廣為流傳的《新方法》(Nieuwe Instructie),這本書的作者是絲綢旅行商人克里斯多夫(Jan Ympyn Christoffels);以及 世上僅存一冊、於一五五三年在倫敦出版的《做到完美計算的方法與模式》(The Maner and fourme how to kepe a perfecte reconying),作者為皮爾(James Peele),書裡更是附上了優雅的分類帳範例。

一九六六年,英格蘭及威爾斯特許會計師公會的圖書館被讚譽為全球會計及相關領域收藏最完整的圖書館。同時這也標示著一個強大信念的里程碑:穩健的會計是治國與商業成功之本。現代的會計專業就是依此理念而打造的。會計師事務所承諾將引導客戶穿越危機四伏的形勢,迎向偉大的成功。而四大會計師事務所與審計企業,也憑藉著眾人對此理念的深信不疑,獲得了巨大利益。但這樣的信念根基真的穩固嗎?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真的是最值得信賴的嚮導嗎?地位又真的穩如泰山嗎?

 

內容連載

1章 超國家組織——四大的壟斷與危機

 

寡頭遊戲

回溯到幾世紀前至今,俗稱「四大」的德勤(Deloitte)、安永(EY)、畢馬威(KPMG)和普華永道(PwC)有著一段精彩輝煌的歷史。一則則積累財富、權力與運氣的故事,更是打動人心。事實上,我們現在如何工作、如何管理、如何投資,以及如何治理等等各種生活的層面,都深受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影響。

在這個看似有些枯燥、而且聲名狼藉的領域,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就像天之驕子,也是會計界最輝煌的成功案例。二一一年,他們的總營收引人注目地突破一千億美元大關。自此之後數字更是持續攀升,並於二一六年突破一千三百億美元,約全球排名三十。在普華永道於二一七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惹出那場烏龍之前,該公司與迪士尼、Nike與樂高共同入選全球十大「最具影響力」品牌。

倘若我們將在全球擁有近一百萬名員工(不含外包)的四大視為一體,無庸置疑,四大絕對是世界上最卓越的雇主之一。他們直接雇用的員工人數,比俄羅斯軍方的現役軍人還要多。要是把曾在四大工作過的員工也計算進去,更是數不勝數。四大過去的員工們,有些進入其他專業服務公司,有些則成為業界、政府部門的資深要角。部分前員工完全遵照「四大作風」行事,有些則是反其道而行。

四大主宰了會計、稅務和審計服務等關鍵市場。舉例來說,幾乎所有英美大型企業的審計業務,都是交給四大其一或多間進行。二一七年的資料指出,標準普爾五百指數(S&P 500)的五百間公司中,有四百九十七間雇用四大來做審計,這些公司也幾乎買了四大提供的管理諮商服務。當年光是普華永道,就為《財星》(Fortune)五百大企業之中的四百二十二間公司提供服務。看來,倘若沒有四大提供的會計、審計和管理顧問服務,現代經濟體系將窒礙難行。

 

9章 無保留意見——作為品牌根基的審計

 

審計的魔力光環

四大企圖將自己在審計與會計方面的品牌資產,轉移到如策略、IT 諮商或不動產顧問等其他領域和服務。這麼做確實很有效:指派審計員能讓客戶在尋求建議的同時感到放心。利用審計的魔力光環,四大輕而易舉地贏得顧問方面的業務。然而,這些業務卻在許多層面上和原有服務產生利益衝突;此外,顧問業務的增長也極有可能提高風險,並損害企業的品牌形象。

而品牌削弱的情況,在稅務諮商方面更為嚴重。少數幾個重大稅務服務很有可能徹底摧毀四大的品牌價值。比起提升企業在誠信方面的聲譽,協助富人與跨國企業轉移收入或隱匿海外資產的舉動,只會腐蝕既有的好名聲。

 

期望落差

曾經擔任安達信律師的吉姆.皮特森(Jim Perterson)認為,在當代的審計標準下,一份無保留意見的審計意見,指的不過是審理的財務報表內容「大致上、且就我們所看到的多數時間上,沒什麼大問題。」會計專業人士是如此定義審計的,一份任何人都不可能出錯的工作。隨著時間過去,企業審計開始縮窄規模,結論也變得更有所保留。審計員漸漸開始只抽樣檢查交易,並以有限的方式進行控制測試。結果和結論則充滿但書。

期望落差似乎是一個處處可見的現象。原則上,病患會預期醫生可以治癒所有病痛;客戶希望律師能打贏每場官司。但當我們Google「期望落差」時,會發現這個概念絕大多數都是針對審計。基本上,其他職業和產業不太會受這種落差折磨。此外,透過Google 的搜尋結果,我們還可以發現受期望落差折磨最深的是審計員,而不是那些抱持著煩人期望的非審計員。

 

創造信任的技巧

麥克.包爾(Michael Power)稱審計為「創造信任的技巧」,讓投資者與大眾確信公司的管理階層是負責且廉潔的。法蘭辛.麥坎納(Francine McKenna)認為,「會計師事務所與成千上百名的審計員,應該是投資者的第一道獨立防線。」弗德列克.惠尼曾於一八九四年對伯明罕註冊會計師學生協會(Birmingham Chartered Accountants Students Society)表示,審計員的義務是「確認數字是否為真」。世人的普遍認知是無保留審計意見等於一間公司的會計帳通過審核;而審計報告則會針對該公司事務給予「真實且公正」的評論。

然而多數時候,當代負責上市公司審計的審計員,總是試著減輕眾人對於審計結果能保證程度的期待。舉例來說,審計員會強調他們不「保證」財務報表是正確的,他們只針對報表是否符合標準,以及就報表有沒有刻意誤導之嫌表示意見。在〈昏昏欲睡的看門狗〉(The Dozy Watchdogs)一文中,《經濟學人》的編輯發現美國當代的審計對於正確性並不發表任何意見,只不過是提供一份「單頁的通過/未通過樣板報告」,並針對公司報表內容在素材上是否合理呈現、有沒有符合一般公認會計原則,給予「適當的擔保」。

儘管如此,預期落差仍舊存在。其中有兩個層面格外明顯。第一:審計員是否該警告投資者破產即將發生?第二:審計員是否應該察覺受審方的詐欺行為?

 

11章 準備起舞——稅務服務上的利益衝突

 

出賣靈魂

四大每年用避稅計劃讓政府與納稅人損失超過一兆美元的掠奪行為遭世人唾棄,他們卻仍樂此不疲地「從政府口袋裡掏錢」。在一篇刊登於《衛報》上的社論中,普林.西卡教授指出這些事務所「製造虛假交易、損失和不存在的資產,幫助客戶逃稅。」

大型會計師事務所的現代史,是一段從專業價值轉移到商業價值的故事。而這種轉移在稅務諮商方面的展現更是赤裸。推銷避稅手段的高峰期,正巧與會計師事務所商業化高峰期重疊。四大在稅務服務做出了埃德溫.華特豪斯想都想不到的事:用聲譽來換取金錢。在其中一個案例中,德勤被指控為客戶做出來的稅後損失會計建議罔顧公眾利益。然而德勤的品管聲稱,稅務顧問必須優先考量客戶的利益,而不是公眾的利益。稅務是四大出賣靈魂最為明顯的所在。

 

12章 他們來,他們見,他們征服——在中國的的挫敗

 

中國的本質

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WTO),四大終於能和國營合資的企業夥伴分道揚鑣。吉利斯提到,這樣的決定為四大開啟新的契機並點燃他們的野心。很快地,他們成長為超過四千名員工的大型企業,並「開始談著在不遠的將來,四大在中國的加盟所可與美國匹敵,成為全球網絡中最龐大的勢力」。最初將重心放在協助中國境內外資企業的會計師事務所,也很快地將收入重心轉移到中國企業身上。

中國明白對市場經濟而言,西方的會計方法是必要手段。一九九年代,中國財政部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讓德勤與普華永道協助中國建立會計準則,並讓教育和監管機關的框架能與國際標準接軌。到了二○○六年,中國廣泛採用了國際財務報告準則(International Financial Reporting Standards)。

 

獨霸一方

有些中國的地方部門選擇公開與四大為敵。迎擊外國企業入侵的方法之一,就是在市場上直接面對面。創造出中國四大(或一大、十大)這個的想法,深深誘惑著中國的會計監管機關。在一九九年代,中國註冊會計師協會為中國會計專業範疇的主要監管機關,會長丁平准深信,中國必須培植一家規模大到足以和外國「巨頭」匹敵的本土企業,丁平准稱之「一大」(Big One)。普華和永道的合併,讓丁平准有機會實現自己的計劃。

藉由這個合併,丁平准預見中國企業將能「團結起來,獨霸一方,和國外『巨頭』一爭高下。」而這個提案早有不少先例,中國政府曾在各個產業領域像是汽車製造業、電子業和重型機械製造業等,資助數間本地企業的合併。然而丁平准的計劃,卻遭遇了海內外的強力阻撓。他被擊敗了,他在自己的回憶錄中提及此事時仍深感遺憾:「就這樣,當時中國最著名的會計師事務所被普華永道吞併了。在他們的文化入侵下,我們的夢想因此幻滅。」

 

(更多內容,請詳見《會計帝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壟斷與危機》)

書籍代號:0UNF0007

商品條碼EAN:9789578654921

ISBN:9789578654921

印刷:單色

頁數:328

裝訂:平裝

您可能也感興趣

選了此商品的人,也選

書籍類別